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越狱第2季剧情

Michael Scofield是一头陷于绝境欲拼死一搏的怒狮,他的兄弟Lincoln Burrows几个月就将被以谋杀罪处以死刑,但Michael坚信他是被冤枉的。为了拯救了自己的手足,Michael抢劫了一家银行,因此而被与Lincoln关进同一所监狱-- 福克斯河州立监狱。作为一名建筑工程师,他对监狱的建设蓝图了如指掌,带着Lincoln逃出生天也成为Michael入狱的唯一目的......[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FBI特工亚历山大·麦霍恩(Alexander Mahone)受命调查、追踪狐狸河监狱犯人越狱案,对几名逃犯的资料一一过目,听说迈克尔·斯考菲尔德是行动的主谋后,亚历山大对他的资料格外注意。在新闻发布会上,麦霍恩举出过去的案例,号召全美国的人都来关注受到通缉的八名逃犯。
    怒火冲天的贝里克带领一群狱警和警犬追赶着迈克尔等人来到一条铁道边,凭借火车的掩护,迈克尔他们终于暂时摆脱了贝里克。惊魂稍定后,几个人开始抱怨阿布兹的...[详情]

    FBI特工亚历山大·麦霍恩(Alexander Mahone)受命调查、追踪狐狸河监狱犯人越狱案,对几名逃犯的资料一一过目,听说迈克尔·斯考菲尔德是行动的主谋后,亚历山大对他的资料格外注意。在新闻发布会上,麦霍恩举出过去的案例,号召全美国的人都来关注受到通缉的八名逃犯。
    怒火冲天的贝里克带领一群狱警和警犬追赶着迈克尔等人来到一条铁道边,凭借火车的掩护,迈克尔他们终于暂时摆脱了贝里克。惊魂稍定后,几个人开始抱怨阿布兹的飞机失约,“便条”提到了威斯特莫兰的500万美元,迈克尔打断了他的话头。
    麦霍恩询问监狱长波普,萨拉在整个越狱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波普告诉他:“她现在不能回答任何问题”,原来注射了过量毒品的萨拉深度昏迷,戴着呼吸机生死未卜,但是在她意识最深处,与迈克尔相处的情景一幕幕闪现,画面越跳越快,萨拉突然醒来,深吸了一口气。
    受伤的“背包”一处野营地发现了一桶冰块正好用来保存他被斩下的断手,然后继续踉跄上路。麦霍恩决定从迈克尔的纹身入手进行调查,贝里克对他的介入不以为然。
    维罗妮卡被困在蒙大拿布莱克斯通的房屋中,她想努力说服泰伦斯摆脱遭人软禁的环境,为整个事件画上句号。泰伦斯告诉她自己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维罗妮卡用手机报警,泰伦斯没有过多阻拦。
    “背包”来到一家私人诊所,用螺丝刀逼迫医生马文·古达特为他施行断手再植手术。
    迈克尔告诉林肯阿布兹的飞机只是计划之一,自己在Ripe Chance Woods另留了一手。FBI总部,麦霍恩与纹身师谈过话后,开始了解迈克尔纹身隐藏下的计划。迈克尔等人被一对父女发现行踪,阿布兹以小女孩相要协,一行人抢得汽车逃离。迈克尔告诉“便条”他们的下个目的地是奥斯维戈。麦霍恩来到迈克尔居住过的旧屋,试图从遗留下的蛛丝马迹中探究他的思路。贝里克从信用卡纪录中获得线索,率众亦赶往奥斯维戈,寻找迈克尔租下的仓库。迈克尔等人拿着铁锹等工具正欲离开,贝里克荷枪实弹守在仓库门外,大门被骤然拉开,里面却空无一物,贝里克再次被耍,气急败坏,麦霍恩意识到Ripe Chance Woods是一个人名。此时迈克尔等人来到一座公墓,挖出他早先埋藏好的衣物,穿戴一新。麦霍恩也随之赶到,但几人混入人群难以被发现。一群警察赶到泰伦斯的寓所,正与林肯通话的维罗妮卡没料到她等来的是一枚射入眉心的子弹。萨拉从护士凯蒂给她带来的包中发现一张纸鹤,上面是迈克尔留给她的便条。[收回]

  • 第2集

    麦霍恩接到通知,加拿大和墨西哥边境已经收到了通缉令,将提高警戒,严防八名逃犯越过国境线。
    迈克尔打扮得像个大学生,坐在公园长椅子上,乘人不备偷回了大包食物,与苏克雷
    、“便条”和阿布兹等人美餐一顿后,五个人分道扬镳。林肯从报纸上看到儿子听证会即将开庭的消息,执意要潜入法院救出儿子,迈克尔反对无效,只得顺从林肯的主意。
    在古达特医生的诊所,“背包”的断手再接术终于完成,为防止医生报警,“背包”给其注射了药剂,并染了头...[详情]

    麦霍恩接到通知,加拿大和墨西哥边境已经收到了通缉令,将提高警戒,严防八名逃犯越过国境线。
    迈克尔打扮得像个大学生,坐在公园长椅子上,乘人不备偷回了大包食物,与苏克雷
    、“便条”和阿布兹等人美餐一顿后,五个人分道扬镳。林肯从报纸上看到儿子听证会即将开庭的消息,执意要潜入法院救出儿子,迈克尔反对无效,只得顺从林肯的主意。
    在古达特医生的诊所,“背包”的断手再接术终于完成,为防止医生报警,“背包”给其注射了药剂,并染了头发,他开走医生的汽车,踏上前往犹他州之路。
    贝里克和监狱长波普被排除追捕逃犯的行动之外,并就越狱事件接受上级调查。被辞退的狱警高里出面作证,证实贝里克接受了阿布兹的贿赂,才让几个参与越狱的犯人有机会在警卫室打出地洞。监狱长波普被扣薪,贝里克遭到解职,波普为贝里克鸣不平,愤然提出辞职。贝里克回到家中,颓废沮丧的他一度产生自杀的念头,但是得知林肯等人的悬赏金有数十万之多,他决心开始追踪这群让他丢了工作又蒙受羞辱的人。
    小偷图纳想买票前往尤他,看到报纸上的通缉令他惊慌失措地跑出车站,在一块公告牌上他找到了拼车前往尤他州的一个女孩名字。
    林肯冒充律师给儿子LJ打电话,提醒他自己会想法营救他,他们的电话却遭到了录音。麦霍恩询问LJ电话内容一无所获,LJ被押走前,麦霍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挤进电梯提出亲自押送LJ。果然迈克尔和林肯从电梯顶现身,用枪指住他的头,要LJ下了他的佩枪。他们把LJ往上提的时候,枪掉了下来,麦霍恩抓住了LJ,不让他逃走。眼看营救无望,林肯万般无奈地松开了儿子。麦霍恩制住LJ,通知警卫立刻上楼顶去抓迈克尔和林肯。逃跑过程中,林肯腿部中弹,流血不止。[收回]

  • 第3集

    调查员们赶到了车祸现场,检查着烧焦的轮胎,车体残骸。一名医官充满感情地哀叹:“这个人冒着生命危险越狱,结果一出狱就死在了车轮底下。”马霍没有表情地问:“出事的是他们中哪一个?”
    画面闪回到12小时之前。福克斯大河监狱的逃犯照片被放大了挂在墙上,朗警官踱来踱去:“我们在所有的医院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他们敢进去索要药品,绷带也好,消炎药也好,我们就准能抓住他们。而且,我们也在监视逃犯的家人,但目前为止一无所获。”马霍赞同...[详情]

    调查员们赶到了车祸现场,检查着烧焦的轮胎,车体残骸。一名医官充满感情地哀叹:“这个人冒着生命危险越狱,结果一出狱就死在了车轮底下。”马霍没有表情地问:“出事的是他们中哪一个?”
    画面闪回到12小时之前。福克斯大河监狱的逃犯照片被放大了挂在墙上,朗警官踱来踱去:“我们在所有的医院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他们敢进去索要药品,绷带也好,消炎药也好,我们就准能抓住他们。而且,我们也在监视逃犯的家人,但目前为止一无所获。”马霍赞同地点头:“世上有几件事是无可避免的:死亡,纳税,所有的逃犯在逃亡生涯最初的72小时之内必定会犯错。他们要逃得更远一点,就得去偷车;要现金用,就会去抢劫商店;因为需要帮助,就会错信不该相信的人。只要他们犯下以上的错误,就等于把双手绑着回到了监狱。”
    麦克的妻子妮卡听到前门有急促的敲门声,连忙去开门。门口站着麦克和虚弱的林肯,林肯身上还在滴血。“你得帮我。”麦克扶着哥哥进了房间,让妮卡去找下列东西:“胡椒粉,跌打伤酒,毛巾,止痛药。”“再来点酒。”林肯替他说完。妮卡慌乱地搜着屋子。麦克把林肯的伤腿放平,给他上药。林肯疼得一缩,说:“我们得赶快走。”麦克说,这条腿如果不止住血,他们根本走不出伊利诺斯州。他盯着哥哥:“你得忍着点。”接着把酒精直接倒在了林肯腿上的枪伤处。林肯疼得有些发昏,连忙又喝了一口妮克拿来的伏特加酒。麦克拿起胡椒粉,撒在林肯的腿上,说:“这可以帮你消肿。”林肯疼昏过去。妮克责怪麦克不该来找她,警察已经在她家附近埋伏几天了,就等着要捉拿麦克。麦克说自己别无选择。
    麦克把林肯的腿包扎好,让妮克照看他,自己出去找车。林肯有气无力地说:“算了,别找那车了,我们再偷一部好了。”但麦克需要找回那部车,因为里面有他和林肯逃亡需要的各种东西。他回到五金店旁边的小巷里,但那部车无影无踪了。麦克一边想着可能发生的情况,一边慢慢地蹲下去,捡起来一片碎玻璃。他的视线落在自己手腕上的刺青处。那是监狱里的一个号码,写着38 312 1037。[收回]

  • 第4集

    一部车沿着乡间告诉公路飞快地驶向前方。林肯开着车,麦克坐在旁边,妮卡在后座上紧张不安地问:“你们到了墨西哥之后会怎么样?你们以后会去哪儿?”麦克连头都没回,说:“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们到了下个小镇就把你放下来,回头就把许诺给你的一万块钱汇给你,不会超过一两个礼拜。”林肯扫了一眼后视镜,注意到有一部小轿车紧紧跟在他
    们车后,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他告诉了麦克。麦克转过身,刚看到后车的模样,它就撞了上来。梆地一声,妮卡的便...[详情]

    一部车沿着乡间告诉公路飞快地驶向前方。林肯开着车,麦克坐在旁边,妮卡在后座上紧张不安地问:“你们到了墨西哥之后会怎么样?你们以后会去哪儿?”麦克连头都没回,说:“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们到了下个小镇就把你放下来,回头就把许诺给你的一万块钱汇给你,不会超过一两个礼拜。”林肯扫了一眼后视镜,注意到有一部小轿车紧紧跟在他
    们车后,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他告诉了麦克。麦克转过身,刚看到后车的模样,它就撞了上来。梆地一声,妮卡的便宜小车被撞得差点散了架。林肯竭力把着方向盘。后车加大了油门,和他们并排行驶。贝利克奸笑的脸从车窗露了出来,看着他们。林肯吃惊地大叫:“贝利克!”
    吉瑞转了一把方向盘,又重重地撞在妮卡车上。妮卡尖声大叫,林肯把油门一踩到底,高速行驶。然而他们的车实在太破了,根本和对方无法相比。麦克在不住地摇晃中问林肯:“这东西不能再快点儿么?!”林肯瞪了他一眼:“你自己来试试!”后面过来一部大卡车,吉瑞不得不靠边给卡车让路。麦克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卡车很快就拐到了其它路上。吉瑞把车又开上前,撞着他们的车,终于把妮卡的小车撞下了路基。三人连滚带爬地从车里逃出来,迎接他们的是几声枪响。贝利克命令他们不准动,说因为他们害得自己已经不再为政府干活了。麦克松了口气:“还以为你是为了赏金前来抓我们的呢。”但他们高兴得太早了。贝利克说:“我听到关于你们财宝的一些风声。给我进车去,我要带你们去犹他,瞧瞧那些好宝贝。”[收回]

  • 第5集

    林肯开车行驶在一条空旷的高速公路上。收音机里说福克斯大河监狱的八名逃犯还剩下七名:约翰-阿布兹昨晚被接到密报的警察击毙在华盛顿郊外。“我从没想到阿布兹会死在所有人的前头。”林肯说。麦克说恐怕前面还有无数惊奇等着他们。“七名逃犯,”林肯说,“只为了分散警方对我们的注意力,也太多了些。”麦克回答说:“他们可以为我们赢得
    时间,这才是关键。”不过,从林肯的表情看,他可不这么乐观。两兄弟之间出现了短暂的紧张气氛。“还有多远...[详情]

    林肯开车行驶在一条空旷的高速公路上。收音机里说福克斯大河监狱的八名逃犯还剩下七名:约翰-阿布兹昨晚被接到密报的警察击毙在华盛顿郊外。“我从没想到阿布兹会死在所有人的前头。”林肯说。麦克说恐怕前面还有无数惊奇等着他们。“七名逃犯,”林肯说,“只为了分散警方对我们的注意力,也太多了些。”麦克回答说:“他们可以为我们赢得
    时间,这才是关键。”不过,从林肯的表情看,他可不这么乐观。两兄弟之间出现了短暂的紧张气氛。“还有多远?”麦克问。林肯估计了一下,大约还有七八十里路。麦克说,那么下午他们就能到达目的地。林肯建议:“不如我们直接逃到巴拿马去?”麦克直接否决了:“我们不能去巴拿马,我们除非拿到钱,否则哪里也不能去,我们得找到查尔斯的宝藏。”林肯说:“没错,其他人也觉得我们会这么干。”麦克沉默下来,他知道去挖掘宝藏对他们现在非常危险,但他们别无选择。
    “便条”在车上,和一个邻座的女人聊着她的孩子们。她给他看了孩子的照片,他说自己也有一个女儿。
    特纳和黛布拉狂饮后上了床。一阵云雨后,黛布拉满意地躺在特纳的臂弯里:“我们以后可以去夏威夷,你觉得怎么样?”特纳大笑:“夏威夷可不能就这么开车去。”黛布拉也笑了起来。她只是在做梦而已。门上响起了敲门声。特纳有点紧张,叫黛布拉别去开门。黛布拉说她先看看是谁。一位警官露面了。特纳顿时从美梦中被扔回了现实。警官手持一张照片:“你见过这个人么?”照片里的人头发略长,但很明显就是特纳本人。特纳在浴室里,忐忑不安,盯着黛布拉的背影——她会出卖自己么?很显然,黛布拉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她没有回答,先反问了一个问题:“你们找他干吗?”警官说照片里的人刚刚越狱,有人在附近发现了他。黛布拉睡眼朦胧地回答:“不,这人看起来不太眼熟。”警官有些怀疑:“你确定?”黛布拉肯定地点点头,关上了门,回头望着刚从浴室里钻出来的特纳。“得了,得了,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因为偷了几张棒球卡才进去的,可不像其他恶棍。”黛布拉把手放在门钮上,我现在要去散步了,桌上有我的车钥匙。等我回来的时候,多半我的车就会不见。不过,我相信几个小时后警察局就会在哪里找到被丢下的车。”特纳真希望事情别这么发展,很显然黛布拉也不想,但黛布拉不打算卷得更深。她走了,特纳抓起了车钥匙,奔出门去。
    麦克和林肯到了犹他的一个小镇,麦克很高兴,迄今为止一切顺利,他们有希望在天黑前就起出宝藏,离开小镇。两人做着美梦,开车经过了一个提着塑料袋的步行男子。男子手里握着一张从售报亭买的当地报纸,凝视着他们的车子背影,正是“背包”。[收回]

越狱第2季剧照海报(17个)

越狱第2季剧照(17个)

越狱第2季精彩对白

越狱第2季幕后花絮

  像第一季一样,整个第二季的故事都将发生在三周之内。因为主角已经逃出了监狱,所以第二季的拍摄场景自然也由封闭的室内转移到了德克萨斯州北部城市达拉斯的野外。剧中有关人员也表示,大家在第二季中会看到很多新的场景,故事在一些小镇、高速公路等地方继续发展下去。

越狱第2季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越狱第2季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越狱第2季的短评

(129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29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