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镇长剧情

一辆红旗轿车行驶在通往杨河沟镇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黄川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戴兴想借机过把车瘾,没想到这瘾就过大发了。“红旗”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坑,怎么也爬不出来了。远远地来了一群孩子,带头的孩子是杨立仁,老黄招呼孩子们帮忙推车,少年说给钱就帮忙。好不容易成交了,其中一个女孩又崴了脚。少年提出这是“工伤”,......[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一辆牌号为00001的红旗轿车行驶在通往杨河沟镇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黄川县办公室副主任戴兴想借机过把车瘾,没想到这瘾就过大发了。“红旗”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坑,怎么也爬不出来了。远远地来了一群孩子,带头的孩子是杨立仁,老黄招呼孩子们帮忙推车,少年说给钱就帮忙。好不容易成交了,其中一个女孩又崴了脚。少年提出这是“工伤”,得用车把他们送到镇上,戴兴答应了。老黄这个气呀:这杨河沟的人真是穷疯了!
    汽车转过一道山弯,只见一泓碧水...[详情]

    一辆牌号为00001的红旗轿车行驶在通往杨河沟镇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黄川县办公室副主任戴兴想借机过把车瘾,没想到这瘾就过大发了。“红旗”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坑,怎么也爬不出来了。远远地来了一群孩子,带头的孩子是杨立仁,老黄招呼孩子们帮忙推车,少年说给钱就帮忙。好不容易成交了,其中一个女孩又崴了脚。少年提出这是“工伤”,得用车把他们送到镇上,戴兴答应了。老黄这个气呀:这杨河沟的人真是穷疯了!
    汽车转过一道山弯,只见一泓碧水掩映在翠绿的群山之间,古老而残破的长城又为柔美的山水凭添了几分肃杀气象——杨河沟到了。
    回到县城的第二天,戴兴向吕县长汇报工作。其实组织上已经安排好了,让戴兴到杨河沟镇当镇长,准确地说是代理镇长。
    戴兴跟好友县财政局副局长周允明来到黄川县最大的饭店“红磨坊”,戴兴喝醉了……“红磨坊”的女老板单荣的确是把戴兴送回了家,但是回了单荣她自己的家。当戴兴在单荣那张宽大松软的床上醒来,并且发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的时候,着实是吃了一惊。
    县委书记李长河原定是下午回家,戴兴早早儿地到了书记家。书记的老婆宋姐正忙着杀王八炖汤,戴兴让宋姐歇着,自己和一堆活物好一番搏斗,书记却突然来电话说要到市里参加个紧急会议,明天才能回来。戴兴正施施然地要告辞,宋姐一拍脑门:看我这记性,我们家老李给你留了封信,我一忙就给忘了。信上写着:小戴,老吕建议你到杨河沟锻炼锻炼,党组会已经通过了。我也觉得这对你很有必要,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新镇长来要来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杨河沟。马辛春用自己的一百五十块钱垫上,安排了一顿接风宴。[收回]

  • 第2集

    那个要债的胖子又来了。此人名叫田建三,曾是和镇政府合作在水库边上开度假村的老板。后来镇政府的投资没到位,度假村也青黄不接地搁在那儿了。等于是杨河沟欠了田建三五十万。田胖子并不客气,进得屋来边拣好的往嘴里送,边向新镇长大倒苦水。言谈间倒象是原来的镇领导言而无信把他害了,马辛春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饭馆的玻璃“啪”地碎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田胖子一口鱼刺没吐干净卡在了嗓子眼里,再也无法咶噪。马辛春借着一股闷气的劲儿蹿了出去...[详情]

    那个要债的胖子又来了。此人名叫田建三,曾是和镇政府合作在水库边上开度假村的老板。后来镇政府的投资没到位,度假村也青黄不接地搁在那儿了。等于是杨河沟欠了田建三五十万。田胖子并不客气,进得屋来边拣好的往嘴里送,边向新镇长大倒苦水。言谈间倒象是原来的镇领导言而无信把他害了,马辛春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饭馆的玻璃“啪”地碎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田胖子一口鱼刺没吐干净卡在了嗓子眼里,再也无法咶噪。马辛春借着一股闷气的劲儿蹿了出去,一声大吼:杨立仁,你不去上学,又做什么妖!杨立仁就是那个帮戴兴和老黄“有偿推车”的少年。这会儿手里拿着一把弹弓,站在地当间,神色却并不慌张:我们老师说不上课了。老师说不上课?肯定是出事了!一行人赶到镇学校的时候,发现已经乱了套,部分老师因为半年没拿到工资决定罢课。不管马辛春怎么劝说,教师们就是不同意恢复正常教学。戴兴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那我来先代一课吧。
    戴镇长代课,学生老师都觉得新鲜。教室外面围满了人,有点象是“公开课”的意思,讲的是古文。课上成功了,罢课的老师里有人听了这话,开始觉得不好意思。戴兴借机拍了胸脯:一个月之内解决问题。一场风波总算暂时平息。
    原来杨立仁是主管文教卫生的副镇长杨月华的儿子,马辛春让立仁带着去找杨月华。
    月华是个清秀,内向的女子,谈起工作来却是有条有理。了解到镇里的财政情况,戴兴还是吃了一惊。不仅是欠教师的工资,镇里的干部也有十个月没发饷了,所以就连上班都不起劲儿。看来戴兴这个代理镇长要想稳住局面第一件事就是找钱。
    三个人商量着对策。原来两年以前镇里和省城的一家公司签过板栗代销合同,对方收了货却迟迟不结款。镇里把对方告上了法庭,判也判了,赢也赢了,但是执行的时候对方却踪影全无。按法律规定镇政府应该在半年内申请强制执行,眼瞅着就要到期了,戴兴决定去趟省城。[收回]

  • 第3集

    戴誉觉得大哥戴兴不容易,说:我倒是认识个人,在省城公安局工作,叫乔娟。她家原来也是黄川的,和我还是中学同学呢,戴兴大喜。笑容还没褪去单荣就又找上门来了。单荣有点喝高了,颠三倒四的和戴兴说,她和牟老板之间没什么。戴兴说就是有什么我也无权干涉。单荣听了倒乐成了一朵花:你吃醋?真好!戴兴这个烦呀,就说是,算我吃醋成了吧。单荣说那我就好好安慰安慰你,说着就要进戴兴的屋,屋里睡着的杨午辰吓了一跳,戴兴的老娘也惊动了,戴兴觉得这...[详情]

    戴誉觉得大哥戴兴不容易,说:我倒是认识个人,在省城公安局工作,叫乔娟。她家原来也是黄川的,和我还是中学同学呢,戴兴大喜。笑容还没褪去单荣就又找上门来了。单荣有点喝高了,颠三倒四的和戴兴说,她和牟老板之间没什么。戴兴说就是有什么我也无权干涉。单荣听了倒乐成了一朵花:你吃醋?真好!戴兴这个烦呀,就说是,算我吃醋成了吧。单荣说那我就好好安慰安慰你,说着就要进戴兴的屋,屋里睡着的杨午辰吓了一跳,戴兴的老娘也惊动了,戴兴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个麻烦。
    杨河沟出乱子了——刘各庄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刘安氏过世了。刘安氏膝下的女儿们个个孝顺,说什么也要把老娘风风光光地埋了。姐妹们就是一句话:总不能把我娘再刨出来烧了吧?
    月华没办法,去找马辛春,马书记却去了县城。
    马辛春看着老领导憔悴的样子,着实不忍开口了。李书记倒象是明白他的心事:辛春呀,杨河沟这烂摊子不好收拾,全靠你和小戴维持。我也干过乡镇,要我说这书记和镇长就像两口子,得互相帮衬着。要是家里本来就穷,夫妻再闹家务,你说这日子还怎么过?话说到这份上,马辛春只能请领导放心。
    戴兴一行赶到省城,已经过了半年的期限。[收回]

  • 第4集

    没办法去找戴誉介绍的乔娟。电话里听说他是戴誉的哥哥,乔娟也是不冷不热,只说你们先等着,这一等就是快两个小时。戴兴正焦躁着,却看见乔娟一袭白裙,娉娉婷婷地走了出来,戴兴看得有点儿发呆。
    乔娟还是挺帮忙的,总算把法院“强制执行“的手续办下来了。
    戴兴要请乔娟吃饭,订好了一家挺高档的酒楼。乔娟说不必了,我晚上还约了两个朋友,高律师说那就叫上你的朋友一起吧。朋友一来戴兴和高律师全傻了,足有十好几个,原来今天是乔娟的生日。
    杨...[详情]

    没办法去找戴誉介绍的乔娟。电话里听说他是戴誉的哥哥,乔娟也是不冷不热,只说你们先等着,这一等就是快两个小时。戴兴正焦躁着,却看见乔娟一袭白裙,娉娉婷婷地走了出来,戴兴看得有点儿发呆。
    乔娟还是挺帮忙的,总算把法院“强制执行“的手续办下来了。
    戴兴要请乔娟吃饭,订好了一家挺高档的酒楼。乔娟说不必了,我晚上还约了两个朋友,高律师说那就叫上你的朋友一起吧。朋友一来戴兴和高律师全傻了,足有十好几个,原来今天是乔娟的生日。
    杨月华为了刘安氏土葬的事忙了一天,回到家正要给立仁做饭,一辆气派的进口轿车就停在了她家的院门口,从车里下来的是单荣和田建三。
    月华悄悄问单荣:你怎么认识这人?他可是我们镇政府的债主。单荣说:债主总比躲债的强吧?这人挺实在,家底也挺厚实,是我给你介绍的男朋友。
    月华的丈夫是个援外劳工,自从两年前在非洲赶上兵变就失了音信。单荣已经几次三番地要给表姐张罗,月华都婉言谢绝。这次这姑奶奶硬是没打招呼,就把人带上门来了,弄得月华气也不是,笑也不是。田胖子倒是很实在,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开门见山地说瞅着月华挺顺眼,希望月华能给自己机会,说罢又掏老粗的金链子当见面礼。单荣就笑:你个直肠子的老山东,别把我姐吓着,去门口把柴辟了,我们姐妹说点儿私房话。
    戴兴让高律师和杨午辰先陪乔娟和她的那帮朋友吃饭,自己跑出去给乔娟买生日礼物。看中了一块挺贵的羊脂玉吊坠,头脑一热就交了钱。回到饭馆发现高律师和杨午辰要了一桌子的菜,席间戴兴把玉坠子都攥出汗了也没敢送出手。
    戴兴和杨午辰为了省钱住进了洗浴中心,在包厢里发现了骗走杨河沟钱的大发经贸公司的许总。戴兴和杨午辰正欲下手抓人,不想被许总叫的小姐打草惊蛇,许总夺路而逃,戴,杨二人紧追不舍。眼看许总已成了瓮中之鳖,突然闯进一队警察——敢情儿是碰到扫黄了!
    戴兴是高高兴兴地离开省城的——正事儿也办了,乔娟还把他送到了长途汽车站。告别的时候,戴兴看到乔娟脖子上那块羊脂玉坠子,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刘安氏土葬事件越闹越大,全镇的领导班子和派出所的所有警力都出动了。马辛春本来不同意这么兴师动众,可是民政局的副局长坚持,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刘各庄的村民也并不相让,谁让刘老太太生前行善积德呢,双方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戴兴下了汽车就直奔现场,正看见村民们把矛头都对准了杨月华。 他拦住了众人,只说了一个字:撤。[收回]

  • 第5集

    这话让老崔十分不满:戴镇长,现在要是撤了,咱镇政府的脸可就丢光了。戴兴叹了口气:撤吧,回去再想办法。于是一干人等有点儿灰溜溜地撤了。
    散会以后,戴兴想找马辛春聊聊,马辛春却是一味的客气,让戴兴碰了个软钉子。
    晚上,戴兴在宿舍里,单荣打来电话:你想不想我?要不我去找你吧。有一瞬间戴兴真想说:你来吧。不过终究还是按捺住了欲望。月华带着立仁来拜访,是来还钱的。其实立仁向戴兴索要那笔推车“劳务费”并不是为了自己,是给妞妞凑学...[详情]

    这话让老崔十分不满:戴镇长,现在要是撤了,咱镇政府的脸可就丢光了。戴兴叹了口气:撤吧,回去再想办法。于是一干人等有点儿灰溜溜地撤了。
    散会以后,戴兴想找马辛春聊聊,马辛春却是一味的客气,让戴兴碰了个软钉子。
    晚上,戴兴在宿舍里,单荣打来电话:你想不想我?要不我去找你吧。有一瞬间戴兴真想说:你来吧。不过终究还是按捺住了欲望。月华带着立仁来拜访,是来还钱的。其实立仁向戴兴索要那笔推车“劳务费”并不是为了自己,是给妞妞凑学费的。
    临走的时候,戴兴问月华:是不是大伙儿对我有意见?还是因为我是县里派下来的,你们把我当外人了?月华说:我觉得你是自己把自己当外人了。这话让戴兴琢磨了一宿。
    过了几天等待中的日子,等周允明的信儿,等乔娟的信儿,说白了就是等钱,可等来的却是县委书记的电话:小戴呀,你们镇刘各庄那个老太太土葬的事影响很坏呀,民政局的同志和我讲了,你也不能只想着息事宁人嘛!有些事是没办法和领导解释的,戴兴只有唯唯诺诺。
    吃中午饭的时候,戴兴在镇政府的院子里看见了刘虎城的老伴儿,老太太是来领刘虎城的年补的。会计的脸色很难看:没钱,等有了再通知你。戴兴看不下去了,让会计好歹把钱给了,又领着她在镇政府的食堂吃了顿饭。边吃着边拉了些家常,就说起了刘安氏葬礼的事。老太太告诉戴兴:这事没准儿我们老头子能帮得上忙。戴兴耳朵里听着,心里慢慢有了计较。
    墓园里,刘虎城正在把坍塌的围墙重新砌过,戴兴二话没说,一起干活。干完活戴兴拿出五粮液,刘虎城摇头,戴兴以为是他喝不习惯。老伴给刘虎城翻译:他是嫌少。戴兴乐了:刘大爷,这是我自己花钱,再多了我可买不起。刘大娘说:我们老头子的意思是你得弄两箱酒请客吃饭,请刘安氏的女儿和女婿,不用这么好的。
    戴兴把请刘家人吃饭的主意对马辛春说了,马辛春没想到戴兴居然这么快就“进入情况”了。戴兴又说:听说刘老太太那几个女婿都是酒篓子,能不能请书记给我护护航,马辛春痛快地答应了。[收回]

镇长精彩对白

镇长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镇长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镇长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