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超级女声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美丽分贝剧情

一个“超级女声”的宣传片段,令三个怀着优秀歌唱天分的少女聚首一堂,尽管她们各有不同背景,也有着不同的目标,但她们必须在“超级女声”的舞台上绽放光芒,追逐梦想和出路。 李惠恩(何洁 饰)遗传了母亲的歌唱天分,热爱唱歌,梦想成为歌星。在中下小家庭长大,父母都是工人,希望她过着简单的生活。惠恩自小向往歌手的......[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一个名为“超级女声” 的大型歌唱选拔比赛即将揭开序幕,这个比赛不单止将会引出无数明日之星,而且还会掀起一幕幕于台上台下的悲欢离合,带出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故事。
    一个平凡的夜晚,著名的电视节目总监成朗被好友——金牌主持人贺升带到一间破破烂烂的“尼欧酒吧”,贺升告诉成朗,这酒吧内有一名天才钢琴师,更有一个潜质优厚的女歌手。成朗环顾四周,只见乐师老鬼、肥肥、长毛一个个无精打采,成朗认为这种地方根本不可能孕育什么天才,但给贺...[详情]

    一个名为“超级女声” 的大型歌唱选拔比赛即将揭开序幕,这个比赛不单止将会引出无数明日之星,而且还会掀起一幕幕于台上台下的悲欢离合,带出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故事。
    一个平凡的夜晚,著名的电视节目总监成朗被好友——金牌主持人贺升带到一间破破烂烂的“尼欧酒吧”,贺升告诉成朗,这酒吧内有一名天才钢琴师,更有一个潜质优厚的女歌手。成朗环顾四周,只见乐师老鬼、肥肥、长毛一个个无精打采,成朗认为这种地方根本不可能孕育什么天才,但给贺升强留下来。
    少女李惠恩拿着盒饭匆匆赶至,酒吧中的熟客群起哄动,看得出李惠恩极受欢迎。在年轻的钢琴师(兼“尼欧酒吧” 的老板)郑裕泰的伴奏下,少女演唱,不但歌声悦耳动听,而且神情更由一个傻呼呼的少女,变成一个拥有压倒性自信心的表演者。成朗神为之夺,在演唱完毕后,主动上前结识,并留下名片,原来成朗准备为电视台举办“超级女声”这个歌唱比赛节目,目的是要网罗拥有优秀歌唱潜质的女孩,他希望李惠恩参加。
    郑裕泰老于江湖,知道街上无数人自称星探,其实是引诱女孩走上歧路的混混,于是对成朗毫不客气。成朗一句:「惠恩是为舞台而生的,她不应该埋没于这种九流酒吧里!」,激得郑裕泰极为恼火,更把成朗的名片当众捏成纸团。两人一言不合,大为动气,此时,贺升收到电视台同事雷敏来电,告知电视台发生大事,着成朗尽速回去。
    成朗匆匆赶回电视台,艺员管理科的主管雷敏正急如锅上蚂蚁地等他,告知电视台的其中一个最大的广告客户、大财团凌氏兴业的总裁凌兴云闹上门来,电视台广告部经理、副总监等高层纷纷回来,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知他们急召成朗。从雷敏对成朗的紧张态度,知道雷敏对成朗并非只是同僚的情谊。
    成朗推开会议室大门,吓了一跳,凌兴云带来了四个西餐大厨、两个中菜大厨,正派场十足地与电视台高层大排筵席。四个高层只掉下一句:“你给我摆平他!”便即离去。原来凌兴云知道了“超级女声” 这个比赛,而他的女儿凌雪乔正是歌演家阮文燕的徒弟,凌兴云要以庞大的广告生意逼使电视台内定凌雪乔冠军。成朗不从,与凌兴云闹翻,凌兴云正要夺门而去时,门外正站了一个身穿晚礼服的翩翩公子——凌兴云的世侄、宋氏集团的副主席、“超级女声”的其中一个最大赞助商的负责人宋天孙。
    宋天孙与凌雪乔是青梅竹马,遂以凌雪乔性格硬朗,自视极高,凌兴云此举如给她知道,势必闹得不可开交为理由,劝住凌兴云,暂时放下此事。
    宋天孙本来正与兴云妻子荻风和凌雪乔在舞会中,听到凌兴云大闹电视台才巴巴地赶到,于是便与凌兴云同往接回荻风和凌雪乔。可是宋天孙与凌兴云到达舞会现场时,凌雪乔却自行驾车离去。宋天孙急忙上车追赶,终于在一处河岸长堤截下凌雪乔。两人下车漫步,凌雪乔知道父亲不知又在为她安排什么,大为不快。宋天孙百般开解安慰,却碰上一鼻子灰,最后宋天孙苦劝凌雪乔参加“超级女声” 比赛,凌雪乔表示要看看其它参赛者质素才作决定。
    肥肥在酒吧打烊后打扫,拾起了成朗的名片,一看是省电视台,登时一愕,遂致电在电视台工作的朋友,问出确有成朗其人,而“超级女声” 这比赛确如火如荼地筹备中……
    郑裕泰、李惠恩、老鬼和长毛在路边摊吃夜消,众人警告李惠恩,社会上有很多人冒认星探欺骗女孩,吓得李惠恩瞠目结舌。肥肥匆匆赶来,告知已查出成朗的来历与比赛事宜。老鬼、长毛立即改口,为李惠恩失去机会而可惜,郑裕泰光火,带走李惠恩。
    郑裕泰送李惠恩回家,李惠恩表示如果不是骗人的比赛,她便很想参加,因为她想多些人听到她的歌声,郑裕泰无言以对,因为他清楚自己反对李惠恩参赛的原因,并不单纯地只为保护她。此时,一个暴喝声从头顶传来,原来两人已行到李惠恩家门,被李惠恩的父亲李森与母亲韩盈在阳台看到。李森喝走郑裕泰,并大骂李惠恩不应与乐手这种没出色的人在一起,也不应再做歌星梦,要她踏踏实实地做人。李惠恩看到父亲的反应如此,对参赛的事不禁犹疑起来。
    “超级女声”的宣传片制作完成,成朗表示满意,并寄望这比赛能找出乐坛中的生力军。
    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一群文工表演团的女孩子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超级女声” 的宣传片,她们都希望参赛,但众女皆认为只有表演团的台柱路瑶有能力角逐出头。此时,团长华毅兰示意大家出台表演,路瑶在台上以精湛舞技全力演出,可是台下观众却只顾着饮酒,而且有人醉酒闹事,混乱中路瑶更被玻璃瓶掷中受了轻伤。路瑶面对这种表演环境,大感失落,华毅兰亦知道这样下去,会埋没路瑶的才华,于是支持路瑶参赛。
    李惠恩如常回酒吧献唱,肥肥趁郑裕泰不在,问她准备好参赛了没有?李惠恩表示因怕父亲和郑裕泰反对,不敢参赛。在此时,成朗忽然致电到“尼欧酒吧” 。[收回]

  • 第2集

    李惠恩内心挣扎,但最后还是接听成朗的电话,成朗只说出比赛面试的地点和日期,希望到时能见她参加。
    钟晴、钟爱去到一所破旧工厂,那儿聚集了一批乐与怒狂热份子,节奏强劲的音乐令死气沉沉的旧工厂洋溢着无比动力。原来钟晴、钟爱都是摇滚发烧友,甫一下班便会到此练习。但因为旧工厂行将拆卸,他们即将失去这个“乐园”,这一夜已是他们的告别演奏。钟晴当众宣布,将会参加“超级女声”比赛,她定要取得优异成绩,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辞,博得一众摇...[详情]

    李惠恩内心挣扎,但最后还是接听成朗的电话,成朗只说出比赛面试的地点和日期,希望到时能见她参加。
    钟晴、钟爱去到一所破旧工厂,那儿聚集了一批乐与怒狂热份子,节奏强劲的音乐令死气沉沉的旧工厂洋溢着无比动力。原来钟晴、钟爱都是摇滚发烧友,甫一下班便会到此练习。但因为旧工厂行将拆卸,他们即将失去这个“乐园”,这一夜已是他们的告别演奏。钟晴当众宣布,将会参加“超级女声”比赛,她定要取得优异成绩,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辞,博得一众摇滚同道三呼支持。
    路瑶告诉父亲路添财,她接受了华毅兰的建议,将会出城参加“超级女声”比赛,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照顾家里的开支,但寄望日后能更有出色,改善家里的生活。路添财明知家境贫困,仍二话不说,完全支持女儿的决定。
    回到文工表演团,练习完毕后,华毅兰宣报路瑶即将离开文工团,出城参加比赛。所有女孩都对路瑶非常羡慕,更将自己的梦想放在路瑶身上,每个女孩都献出仅有的一元几角,尽力协助路瑶,令她无比感动。
    夜晚,路添财尽搜自己所收藏的金钱,得出百多元残旧钞票和辅币,作为路瑶出城的路费。即使家无隔宿之粮,但为了女儿的梦想,他是不哼一声,义无反顾了!
    李惠恩正要离家到“尼欧酒吧”上班的时候,韩盈正在看电视,电视上播放“超级女星”报名参赛的宣传片,不禁发呆。韩盈知道女儿心事,李惠恩也想将参赛的愿望告知,但欲开口之际,李森对着电视的宣传片,说会参赛的人都是不务正业、好高骛远、贪慕虚荣的人,李惠恩知道父亲在指桑骂槐,始终不敢开口。
    酒吧打烊,众人收拾,李惠恩无精打采,郑裕泰奇怪,这晚李惠恩状态不佳,演唱亦欠神韵,一问之下,方知原来李惠恩本想开心见诚告诉父母想参加比赛这件事,奈何父亲反对得十分强烈,令她开不了口。众人开解李惠恩,对她深表同情,又暗示如果她参赛,郑裕泰也会反对。
    郑裕泰徒步送惠恩回家,路上裕泰说出如果李惠恩真的想参赛,他不但不会阻止,更会无限支持;但在感情上,他并不希望她参加,因为如果她一旦成功,两人也许从此走上分岔路,永远再也不会碰头。其实,郑裕泰已在披露自己对李惠恩的爱慕,可是郑裕泰欲言又止的态度,加上李惠恩浑如不知的应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未能成功传递。不过郑裕泰倒劝服李惠恩,要开诚地面对父亲,就如人生路上的问题,得要努力地刻服,而不是逃避。李惠恩受到郑裕泰的鼓励,终于下定决心,要说服父亲,让她追求自己的理想。
    宋氏集团总部接待处,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孩,自称荣胜男,指名道姓要找宋天孙。宋天孙听到“荣胜男”三个字,如喜从天降般,立即跑到接待处。果然,站在面前的,便是歌演家夫妇荣豫、阮文燕的亲女,幼时出道便已一鸣惊人的天才女歌手荣胜男,她亦是宋天孙的儿时玩伴。
    宋、荣两人茶叙,诉说荣胜男当年突然离家出走,已失去消息两年。今日重现眼前,荣胜男竟然向宋天孙求助。原来荣胜男因为受不了母亲期许的压力,当时少不更事,遂离家出走,逃避现实,过了两年浪荡糜烂的生活。今日浪子回头,仍觉无面目见父母,决定要做出成绩才回到父母身边。宋天孙念在总角之交,当然义不容辞地帮忙,但对他更重要的是:凌雪乔一直视荣胜男为假想敌,只要荣胜男参赛,凌雪乔一定会动心!于是,宋天孙除了答应接济荣胜男外,更力邀她参加“超级女声”比赛,荣胜男一口应承。[收回]

  • 第3集

    李惠恩鼓起勇气,向李森道出将会参加“超级女声”的决定,并言辞艰切地表达自己想成为专业歌手的心愿。可惜这一番陈情并未得到李森的认同,更惹怒了李森。李惠恩终于被父亲锁在房间内,禁足不得出外!
    李惠恩被父亲禁足的事情,很快被郑裕泰知道。“尼欧酒吧”仝人商议如何将李惠恩救出。肥肥、老鬼、长毛等想出的办法通通荒诞不经,最后郑裕泰决定单身到李家,面对面与李森详谈。
    郑裕泰泰然自若地出现,令李森也感愕然。郑裕泰原原本本地将李惠...[详情]

    李惠恩鼓起勇气,向李森道出将会参加“超级女声”的决定,并言辞艰切地表达自己想成为专业歌手的心愿。可惜这一番陈情并未得到李森的认同,更惹怒了李森。李惠恩终于被父亲锁在房间内,禁足不得出外!
    李惠恩被父亲禁足的事情,很快被郑裕泰知道。“尼欧酒吧”仝人商议如何将李惠恩救出。肥肥、老鬼、长毛等想出的办法通通荒诞不经,最后郑裕泰决定单身到李家,面对面与李森详谈。
    郑裕泰泰然自若地出现,令李森也感愕然。郑裕泰原原本本地将李惠恩到“尼欧酒吧”打工的经过说出,并带出与成朗同出一辙的一番话:「惠恩是为舞台而生的,不可以让她埋没在平凡的生活里。」面对郑裕泰的坦诚,李森出奇地冷静,并说出心底的话,原来李惠恩母亲韩盈年轻时亦曾投身歌舞演艺,但限于际遇,亦因这圈子的复杂人事,韩盈终于虚渡了青春,最后选择了李森——一个平凡的上班一族,普通的公司职员,作为她的最后归宿。李森深爱着妻子和女儿,他尽了努力为妻子带来平凡安稳的幸褔,所以不希望女儿像母亲一样虚掷光阴。最后,李森更表示看得出郑裕泰是个有诚意的人,并不反对郑裕泰与李惠恩来往,只要他放弃作为乐师的飘泊生涯,郑裕泰语塞。李惠恩在房间里听到一切,心如鹿撞,百感交杂。
    面试当日,现场是个巨型商场的露天广场,由早上至中午,报名处水静鹅飞,雷敏不禁暗暗为成朗担心。吴能带同两队摄制队,名为帮成朗拍下“盛况”,实际是要拍下无人问津的情况,要让成朗难受。传媒记者纷纷到场,吴能暗喜,因为到了明天,成朗“超级女声”这个计划彻底失败这件事,便会全省皆知,到时他再没颜面在电视界立足。
    报名参赛者人头涌涌,但素质参差不齐,简直古灵精怪。吴能更是开心,领着两队摄制队满场飞,像遇上奇珍异兽般兴奋地拍摄。结果,半天的招募,只有一个唱儿歌的十四小女孩杨淇,和一个黑口黑面但歌声甜美的唐菲。
    在商场对面的一个露天茶座,宋天孙与凌雪乔目睹了整个第一天面试情况,凌雪乔看着那些古灵精怪参赛者的「精湛演出」,简直笑得人仰马翻,合不拢嘴,宋天孙甚感气馁又觉惭愧。本来宋天孙是希望有素质优秀的参赛者能够立即打动凌雪乔,但适得其反只换来凌雪乔一番奚落,他知道若非荣胜男出马,绝不能够动摇凌雪乔。[收回]

  • 第4集

    李家,韩盈和李惠恩谈起看到电视上“超级女声”的面试片段,两母女打开心扉,真诚的诉说心底话。其实韩盈是十分赞成李惠恩的,因为对年自己无法达成的梦想可以由女儿承继,当母亲的怎会反对?韩盈更表示,如果当年自己也有一个像郑裕泰般的男人支持自己,也许她会坚持下去。于是韩盈又问起郑裕泰与李惠恩的关系,李惠恩支唔以对。
    第二天面试,宋天孙忽然在面试现场出现,成朗大感奇怪,虽然宋氏集团是“超级女声”的最大赞助商之一,宋氏要监察赞助...[详情]

    李家,韩盈和李惠恩谈起看到电视上“超级女声”的面试片段,两母女打开心扉,真诚的诉说心底话。其实韩盈是十分赞成李惠恩的,因为对年自己无法达成的梦想可以由女儿承继,当母亲的怎会反对?韩盈更表示,如果当年自己也有一个像郑裕泰般的男人支持自己,也许她会坚持下去。于是韩盈又问起郑裕泰与李惠恩的关系,李惠恩支唔以对。
    第二天面试,宋天孙忽然在面试现场出现,成朗大感奇怪,虽然宋氏集团是“超级女声”的最大赞助商之一,宋氏要监察赞助项目的宣传效果亦不足为奇,但也用不着集团副主席、宋家大少爷出马呀!但宋天孙神秘兮兮,笑而不答。
    参赛者的水准仍是平平无奇,吴能绝不放过挖苦成朗的机会,成朗直斥吴能无聊,吴能表示他的工作就是替电视台清理垃圾,两人针锋相对。
    钟晴、钟爱在更衣室匆匆换上摇滚劲装,准备出发,却被女主管喝住,原来二人还未到下班时间,只是找了另一更的同事来顶替。两姊妹见势头不对,奔跑逃去。两女风驰电掣地底达面试现场,人龙之中,出现了这两名造型超酷的摇滚女郎,立即气氛火热。钟晴、钟爱强劲的节拍,带起围观人群的情绪,搏得热烈掌声,成朗喜见人才出现,吴能大感没趣。
    路瑶跟着长长的人龙,终于到达报名处,正磨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之际,一句雷轰电殛般的说话出自工作人员之口,直如把她打进十八层地狱一样:“小姐,你的身份证呢?”原来路瑶万事俱备,就是忘了带身份证,华毅兰摇头叹息,但路瑶今日不能参加,已成定局。
    忽地在场的记者不约而同向着同一方向举起照相机,镁光灯此起彼落地闪得犹如战地上的炮火,一个女孩自信满满地迈步入场,记者们当然不会忘记,歌演级大师荣豫、阮文燕的亲女儿,两年前忽然人间蒸发了,那位外号“越云鸟”的天才女歌手——荣胜男!
    “越云鸟”荣胜男的歌艺的确非同小可,开腔一唱,诸位评审全被摄住!荣胜男就是随手拣来一首歌,其歌声之嘹亮,即使没有用话筒,每一字每一音,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评审一致通过,颁予荣胜男“直接通行证”——她将不必再接通知,直接入围!
    宋天孙上前祝贺荣胜男,成朗此时方知宋氏大少爷亲临现场之意,原来他找来了这一张皇牌,这个宣传机会当然不可错过。但成朗仍未猜到,宋天孙这一招的真正目标其实是为了凌雪乔。
    台上的荣胜男受尽赞赏,台下的路瑶连参赛的机会都没有,更听不到华毅兰的话:“现在赶回去,也许还赶得及明日截止之前,快走吧!”到路瑶回过神来,只见人潮之中,已看不见华毅兰的身影……
    夜晚,荣家,阮文燕正捧茶给荣豫,但看到“超级女声”面试的录播,竟将杯盘全都掉到地上!当然了!失踪了两年的女儿忽然回来,却只能从电视上看到,这种震憾,岂是任何一个母亲所能抵受?荣豫静心听罢荣胜男每一字每一音,呆立半晌,只吐出一句话:“退步了,这可不行。”便回到自己房间。
    荣胜男在酒店的房间,收到宋天孙的电话:“胜男,有个人想见你,我说不过她,已把你房间的号码告诉了她,请你不要恼我,好好跟她谈吧。”荣胜男心知不妙,立时想夺门而出,房门打开,阮文燕果然便已站在门前。两母女久违重逢,劳胜男的表现大为失措,阮文燕看到女儿倔强的神情,不禁怔怔泪下……[收回]

  • 第5集

    宋天孙到凌家探望,并带了当日的面试录像,凌雪乔当面挖苦宋天孙,问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奇珍异兽”参赛。宋天孙嬉皮笑脸,表示的确是奇珍异兽,电视屏幕亮起,竟然便是荣胜男技惊四座的表演,凌雪乔登时站起。宋天孙说:“越云鸟,怎还不算是奇珍异兽?”凌雪乔一言不发跑回自己房间,宋天孙追上,提醒她明日已是最后面试日子。
    华毅兰和路瑶互相四处寻找对方不果,最后路瑶在饥疲交逼之下跌坐路边,神情萎顿,想到自己不走运,忍不住悲从中来。
    ...[详情]

    宋天孙到凌家探望,并带了当日的面试录像,凌雪乔当面挖苦宋天孙,问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奇珍异兽”参赛。宋天孙嬉皮笑脸,表示的确是奇珍异兽,电视屏幕亮起,竟然便是荣胜男技惊四座的表演,凌雪乔登时站起。宋天孙说:“越云鸟,怎还不算是奇珍异兽?”凌雪乔一言不发跑回自己房间,宋天孙追上,提醒她明日已是最后面试日子。
    华毅兰和路瑶互相四处寻找对方不果,最后路瑶在饥疲交逼之下跌坐路边,神情萎顿,想到自己不走运,忍不住悲从中来。
    路瑶终于回到长途汽车客运站,便问客运站长,回乡的公车班次,站长答她:“刚才那一班已开出,下一班,很快!明早六时。”路瑶十分惆怅,再问他哪处可以渡宿,站长向四方八面各一指:“容易,容易!这边是香格里拉,那边是君悦饭店,不合心意的还有假日酒店,处处可以投宿。”路瑶十二分惆怅,再问何处可以免费渡宿,站长一愕,说道:“那更容易,你看到的地方,见可以躺下的,你便躺下吧!一毛钱都不收。”说罢下班离去,留下十二万分惆怅的路瑶。
    时方盛夏,但路瑶坐在路旁,肚子太饿,身体也渐冷起来,想起了华毅兰说过:“只要集中精神做事,便什么痛苦都能忘记。”于是不断对自己说:“集中!集中!”然后,霍然而起,跳出了平日训练有素的舞步,竟然渐入忘我境界!
    黑暗之中,一个神秘男子在偷窥路瑶的舞姿,并且鬼鬼崇崇,一步步向路瑶走近……
    “尼欧酒吧”中,众人在商议如何救出李惠恩,在肥肥、老鬼、长毛胡说八道下,当然不得要令。此时,韩盈忽然来电找郑裕泰,要他去接李惠恩,但她并不方便在大门进出,要他准备一条“路”让李惠恩从阳台出去。
    郑裕泰、肥肥、老鬼、长毛一同上路,边走边想怎么准备这条“路”,忽然,他们看见一个人骑木梯在修理街灯,肥肥灵机一触,想到“借”梯救人,郑裕泰认为不对,但事急马行田,只好如此。四人伺机将木梯拿走,可怜那人就挂在半空,不上不下。
    韩盈知道女儿踏出这个门口,李森便不会轻易让她回来,临别依依,再三叮嘱告别。李惠恩也知道个中为难,但为了理想,为了不让一生留下遗憾,只得见步行步,母女情深,溢于言表。
    郑裕泰、肥肥、老鬼、长毛到达,将梯子搁在墙上,岂料梯子不够长,众人七手八脚,呱呱大叫,弄醒了不少街坊,韩盈回头一望,看不见李森身影,总算松一口气。最后,郑裕泰想出办法,兄弟扶着木梯,自己骑到梯顶,让李惠恩从阳台飞扑到自己身上,终于救出李惠恩。
    其实,这一切,李森都在房门边看到,他没阻止,也知道阻止不了……
    李惠恩无处可去,唯有先到郑裕泰家安顿,至于以后去向,肥肥、老鬼、长毛七嘴八舌,暗指郑裕泰与李惠恩即将开始同居生活,胡闹个没完没了,竟连郑裕泰的奶奶也吵醒了。郑裕泰忍无可忍,将三人全部赶走。
    郑裕泰的奶奶状似痴呆,但说话往往要人意想不到,单是“小媳妇”一个笑话,就令郑裕泰和李惠恩两个尴尬无比,狼狈万分。无论如何,李惠恩是得到参赛的自由,郑裕泰着她早些休息,准备明日的面试。
    长途汽车客运站,路瑶仍在起劲热舞,她尚不知道已引来一个神秘的男子……就在那男子将要有所行动之际,华毅兰赶到,并大声呼叫,将那男子喝得抱头鼠窜。华毅兰安慰路瑶,说凡事皆有命数,也许报不了名,也不是坏事。路瑶却十分坚持,表示不能辜负所有曾为她付出的人。华毅兰被她的热诚感动,认为如今唯一的办法是向乡间的人求救,明天一早打电话回去,着人把她的身份证送出来,还有可能赶得及在截止前报名。
    深夜,凌雪乔辗转反侧,她没法忘记在电视上,荣胜男的精湛歌艺。她独个儿走到大厅,一再重温这个片段,眼里闪出斗志的火花。凌兴云和荻风在暗处窥见,知道女儿大概是决定参赛了,喜出望外,更觉得只有宋天孙对自己的宝贝刁蛮女有办法。[收回]

美丽分贝精彩对白

美丽分贝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美丽分贝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美丽分贝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