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4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紫藤恋剧情

智利,一个遥远到无法想像的地方,却是赵彦祖「Elvis」童年最美丽的回忆。在那里,如同阳光一样温暖的小女孩“JoJo”,走进了彦祖的生命里;而这一趟异国之旅,却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彦祖的父亲赵尔翔(孙兴饰),6年来一直深爱著何慕茵(林美贞饰),她是智利“幸福酒庄”的酿酒师,也是JoJo的母亲。由於尔翔与慕茵各......[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红酒发表会会场,是亦乔与彦祖多年後的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心芸与尔翔为了见多年不见,却又不肯回家的儿子,也来到红酒会场,但在发表会结束後,彦祖无情的离去,让心芸心慌意乱而昏眩,亦乔刚好扶住心芸,尔翔向亦乔道谢,亦乔觉得尔翔有些面熟。
    离开红酒发表会场後的彦祖来到尔翔开的红酒专卖店门口,陷入回忆中。当年尔翔带著小彦祖前往酒庄,让小亦乔与小彦祖成了好朋友。但尔翔爱著小亦乔的母亲慕茵,却因为乳癌已是末...[详情]

    红酒发表会会场,是亦乔与彦祖多年後的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心芸与尔翔为了见多年不见,却又不肯回家的儿子,也来到红酒会场,但在发表会结束後,彦祖无情的离去,让心芸心慌意乱而昏眩,亦乔刚好扶住心芸,尔翔向亦乔道谢,亦乔觉得尔翔有些面熟。
    离开红酒发表会场後的彦祖来到尔翔开的红酒专卖店门口,陷入回忆中。当年尔翔带著小彦祖前往酒庄,让小亦乔与小彦祖成了好朋友。但尔翔爱著小亦乔的母亲慕茵,却因为乳癌已是末期,希望尔翔帮她把小亦乔带到她的好朋友叶勤萱所经营的育幼院---路加之家。心芸正好在此时打电话给尔翔,慕茵不小心接起,心芸才知道尔翔的精神外遇。
    小彦祖安慰担心的小亦乔,如果她害怕的话,可以向著上帝的那个方向,闭上眼睛,开心的笑一笑,就可以听见幸福的声音在绕,然後,从口袋拿出写著「小亦乔。Elvis」的软木塞,慎重的放在小亦乔手里,表示软木塞会像保存红酒一样保存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也会听到幸福的声音。彦祖回神离开专卖店之後,亦乔也刚好骑著脚踏车来,想著当年她告诉慕茵,长大後要嫁给小彦祖。亦乔想起自己的母亲,伤感著。
    而当年不愉快的回忆,让彦祖迟迟无法决定要不要回家。原来尔翔带著小亦乔回到赵家後,心芸误会小亦乔是尔翔与慕茵的私生女,激动的把小亦乔赶出赵家,尔翔不得已,只好将小亦乔带到路家之家。心芸将所有怨气出在小彦祖身上,在那个下大雨的夜晚,歇斯底里的推小彦祖站在门外淋雨。回到现实,彦祖仍然无法忘怀童年阴影,正想离开赵家时,心芸却在此时走了出来,心芸心急的抓住彦祖,却一阵晕眩,身形一软,心芸晕倒,彦祖忙扶住心芸。[收回]

  • 第2集

    亦乔因为参加红酒发表会使得上班迟到,餐厅经理奚落亦乔,亦乔发著誓,她一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湘怡则是羡慕亦乔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能像亦乔一样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亦乔安慰湘怡,育幼院的小朋友,她都照顾的很好,而且,李杰很欣赏她。湘怡听到李杰的名字,红著脸告诉亦乔,她跟李杰的身分悬殊,是不会有结果的。
    诺威渡假村,律霏心不甘情不愿的收著床单,被床单绊倒,气得吼著她再也不要待在诺威,虽然诺威是...[详情]

    亦乔因为参加红酒发表会使得上班迟到,餐厅经理奚落亦乔,亦乔发著誓,她一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湘怡则是羡慕亦乔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能像亦乔一样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亦乔安慰湘怡,育幼院的小朋友,她都照顾的很好,而且,李杰很欣赏她。湘怡听到李杰的名字,红著脸告诉亦乔,她跟李杰的身分悬殊,是不会有结果的。
    诺威渡假村,律霏心不甘情不愿的收著床单,被床单绊倒,气得吼著她再也不要待在诺威,虽然诺威是父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但是现在几乎一个客人也没有,她一定要出去找工作,律希则是想到自己还没缴掉贷款,心中暗暗担心。
    天空下起雨,亦乔想起Elvis哥哥,律希告诉亦乔,他不会给亦乔压力,但是希望亦乔不要活在回忆里,他希望跟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竞争,而不是一个只活在回忆里的小男孩。
    彦祖不愿意回家,让尔翔非常挫折,彦祖说他回来,只是想要找到JoJo,尔翔虽然心惊,却仍告诉彦祖,当年他将JoJo带到路加之家,就没有再见过JoJo,却在三年後,传来JoJo病逝的消息。彦祖不可置信的夺门而出,伤心的来到路家,感受著这个JoJo曾经住过的地方。
    彦祖悲伤的来到湖边,想要忘掉关於JoJo的所有回忆,将紧握的项鍊丢入湖水,却又後悔的走进湖里想找项鍊,被在远处的律希与亦乔看到,把彦祖拖上岸,彦祖痛苦的神情,令亦乔和律希两人不解。
    柏光看著熟睡的心芸,心疼心芸的痛苦,原来柏光一直默默的爱著心芸,偷偷的忌妒著尔翔,但是尔翔一直将柏光当作最好的朋友,毫无防备,以致於有後来的赵氏危机。
    律霏觉得彦祖一定是要自杀才会走进湖里,没想到彦祖正好听到律霏的话,律希为了化解尴尬,赶忙说话化解,彦祖不在意律霏的话,对律希说他要住在诺威。[收回]

  • 第3集

    律希和律霏带彦祖到客房,彦祖还是一言不发,律希识趣拉律霏走,好心的替彦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亦乔等人在准备烤肉用品,亦乔拿烤肉用品时在大厅遇到彦祖,邀请彦祖一起来烤肉,彦祖却要亦乔帮他找个小瓶子,彦祖写信给JoJo,装在瓶中,丢入湖水中,搭os,很抱歉,我没有早点回来找你。众人烤肉,彦祖独自坐在远处,亦乔看不惯彦祖的不合群,湘怡拉住亦乔,因为她觉得彦祖似乎真的很伤心。李杰来劝彦祖回家,彦祖因为弄丢项鍊心情混乱,不理...[详情]

    律希和律霏带彦祖到客房,彦祖还是一言不发,律希识趣拉律霏走,好心的替彦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亦乔等人在准备烤肉用品,亦乔拿烤肉用品时在大厅遇到彦祖,邀请彦祖一起来烤肉,彦祖却要亦乔帮他找个小瓶子,彦祖写信给JoJo,装在瓶中,丢入湖水中,搭os,很抱歉,我没有早点回来找你。众人烤肉,彦祖独自坐在远处,亦乔看不惯彦祖的不合群,湘怡拉住亦乔,因为她觉得彦祖似乎真的很伤心。李杰来劝彦祖回家,彦祖因为弄丢项鍊心情混乱,不理李杰。
    亦乔找到两人,要两人过去跟大家一起玩,彦祖没兴趣,亦乔用激将法,如果彦祖赢了游戏就帮他找回项鍊,没想到亦乔真的输了,彦祖说他玩游戏只是不希望被打扰,亦乔则是要遵守诺的找回彦祖的项鍊。隔天,亦乔,律希拿著竹竿找彦祖的项鍊,湘怡跑来告诉他们,因为律希没缴贷款,诺威被查封了,连路加也被贴上封条。律希沮丧的走著,亦乔来安慰律希,表示不管再怎麼困难,一定陪他渡过,律希感动。诺威餐厅里,亦乔等人计画募款会,湘怡问著彦祖要不要帮忙他们,彦祖却表示他一点兴趣也没有,说完走掉。
    湘怡来做身体检查,柏光看出李杰喜欢湘怡,趁著湘怡不在,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因为湘怡是个有心脏病的孤儿,根本配不上李杰,湘怡正好回来,听到谈话,哭著跑走,李杰追著湘怡,大喊他不会放弃湘怡的。
    心芸躺在床上,悲伤的表示彦祖一直不原谅她当年赶走JoJo,而且她不相信一个健康的小女生怎麼会这麼轻易的染病就走了?心芸希望柏光能帮她找到JoJo,柏光点头。徵信社打电话给柏光,表示路加近十年没有小朋友过世纪录,柏光讶异,拨电话给心芸,请心芸跟他去路加募款会,说不定有机会可以找到JoJo。[收回]

  • 第4集

    募款会开始,湘怡在募款会上有钢琴独奏,但是因为太紧张,心脏不太舒服,亦乔来关心,解下自己从不离身的软木塞项鍊,希望能带给湘怡好运。李杰也关心的找来,湘怡为了躲避李杰,跑进女厕所,却与正在女厕所的心芸对撞,心芸看见湘怡戴的软木塞项鍊,心里异常的激动。心芸对柏光说她真的见到JoJo了,柏光看著尔翔与湘怡的病例报告,发觉两人的血型一样,柏光震惊,但为了知道真相,决心要验DNA。
    募款会成功结束,勤宣谢谢大家的努力,亦乔问湘...[详情]

    募款会开始,湘怡在募款会上有钢琴独奏,但是因为太紧张,心脏不太舒服,亦乔来关心,解下自己从不离身的软木塞项鍊,希望能带给湘怡好运。李杰也关心的找来,湘怡为了躲避李杰,跑进女厕所,却与正在女厕所的心芸对撞,心芸看见湘怡戴的软木塞项鍊,心里异常的激动。心芸对柏光说她真的见到JoJo了,柏光看著尔翔与湘怡的病例报告,发觉两人的血型一样,柏光震惊,但为了知道真相,决心要验DNA。
    募款会成功结束,勤宣谢谢大家的努力,亦乔问湘怡为什麼募款会上都躲著李杰?湘怡才说出柏光不赞成他们两个在一起,而且,她好像没有想像中那麼喜欢李杰,亦乔劝著湘怡,现在要找到像李杰这麼好的人不多了,希望湘怡再试试看,湘怡犹豫一下,便点点头,并且要把项鍊还给亦乔,亦乔要湘怡再戴著,继续帮她守护湘怡。
    检验报告出来,尔翔跟JoJo并没有血缘关系,柏光把这个消息告诉心芸,心芸喜极而泣,表示为了弥补JoJo,她来到路加,决定收养湘怡。但见到湘怡,心芸还是难掩激动,问著湘怡的身世,湘怡一急之下,将亦乔小时候告诉她的话通通说出来,当作是自己的。
    李杰知道湘怡要被赵加收养,惊讶,那她不就成了彦祖的妹妹?回到诺威,湘怡紧张又期待的跑到彦祖房,告诉彦祖他们即将成为兄妹了,彦祖听了大怒,表示永远也不会承认湘怡是他的妹妹,说完离开,湘怡错愕。彦祖怒气冲冲的走出来,湘怡也泪眼婆所的跟在後面,大家忙问发生了什麼事?湘怡说彦祖不承认她是他妹妹,众人傻眼,李杰要湘怡放心,他一定说服彦祖接受她。[收回]

  • 第5集

    亦乔俐落的洗著碗盘,经理进来告诉大家外面有个重要客人,要大家用心。湘怡来,亦乔请湘怡吃饭,当作是安慰湘怡,突然有个同事跑来,说有紧急事件,要亦乔快到厨房。原来是重要客人的酒被另一个客人用了,经理很生气,要开除犯错的侍者,亦乔表示没有这麼严重,随即选了一瓶酒,并向客人解释换酒的原因,重要客人喝了之後,大为赞赏,表示亦乔的品味真的很高,从此经理对亦乔的印象从此改观。
    尔翔对心芸说过几天他要去智利一趟,心芸知道尔翔去的目的...[详情]

    亦乔俐落的洗著碗盘,经理进来告诉大家外面有个重要客人,要大家用心。湘怡来,亦乔请湘怡吃饭,当作是安慰湘怡,突然有个同事跑来,说有紧急事件,要亦乔快到厨房。原来是重要客人的酒被另一个客人用了,经理很生气,要开除犯错的侍者,亦乔表示没有这麼严重,随即选了一瓶酒,并向客人解释换酒的原因,重要客人喝了之後,大为赞赏,表示亦乔的品味真的很高,从此经理对亦乔的印象从此改观。
    尔翔对心芸说过几天他要去智利一趟,心芸知道尔翔去的目的,不禁难过的对尔翔表示他和彦祖都不在家,她觉得很寂寞,所以想要收养一个女儿,尔翔答应。
    李杰一直劝彦祖接受湘怡,彦祖怎麼样也不接受。彦祖骂心芸当年因为尔翔的外遇,所以将所有怒气都出在他身上,她都不爱自己儿子了,又怎能好好对待领养来的女儿?尔翔震惊,李杰在一旁不知所措。彦祖,李杰离开後,心芸哭著解释她是因为承受不了被背叛,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尔翔才惊觉真正罪魁祸首是他。
    李杰沮丧的回来,湘怡知道彦祖还是不答应,哭著跑走。跑到湖边,遇到彦祖,硬装坚强的对彦祖表示彦祖不接受她也没关系,反正她本来就是个孤儿,湘怡见彦祖没吭声,留著眼泪跑走。亦乔追来,看见这一幕,责问彦祖为什麼这麼冷血?难道他不知道家是他们都很盼望的东西吗?而且她相信彦祖心中是有温暖的,只是一时迷失了。彦祖被亦乔的一番话牵动。
    尔翔来找彦祖,诚实的说出自己爱的人是慕茵,对心芸则是责任,这些年,他一直想弥补过错,後来才知道有些错误一但犯了,是无法弥补的,就像心芸对彦祖的伤害一样,尔翔希望彦祖能原谅他们。彦祖表示其实他已经原谅他们了,只是他有他自己要做的事情,家,他是不会回去的了,尔翔悲伤。[收回]

紫藤恋精彩对白

紫藤恋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紫藤恋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紫藤恋的短评

(2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