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3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历史的天空剧情

该剧根据荣获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改编,展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在峥嵘岁月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革命情怀,同时以人性化的表现手法再现了主人公从一名流氓无产者成长为真正的革命者的艰难转变。而该剧的魅力也正在于此,透过大的时代背景,直面人物的内心世界、精神追求,生动感人的再现了一个革命家和革命集体的成长过程。 这是一个既起伏......[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
    军长武培梅伏在堑壕里,心焦如焚。他的部队已经伤亡过半,弹尽粮绝。可是长官部许诺的援兵和弹药给养却迟迟不见到来。
    他的得力部属石云彪团长跑来,气愤地报告说,长官部虚与委蛇,压根就没把79军的危局放在心上;而侧翼的国军嫡系蒋文肇的新六军更是以种种借口见死不救。石云彪提醒武培梅,老蒋惯于倾轧非嫡系,我们再守下去就是坐以待毙,应当自救。武培梅痛下决心,率部浴血突围。一场鏖战下来,...[详情]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
    军长武培梅伏在堑壕里,心焦如焚。他的部队已经伤亡过半,弹尽粮绝。可是长官部许诺的援兵和弹药给养却迟迟不见到来。
    他的得力部属石云彪团长跑来,气愤地报告说,长官部虚与委蛇,压根就没把79军的危局放在心上;而侧翼的国军嫡系蒋文肇的新六军更是以种种借口见死不救。石云彪提醒武培梅,老蒋惯于倾轧非嫡系,我们再守下去就是坐以待毙,应当自救。武培梅痛下决心,率部浴血突围。一场鏖战下来,仅剩下二千人。
    不料,长官部得知消息后,反而严令他们重返火线。79军残部的四周突然出现了蒋文肇一万多人马,荷枪实弹,围得水泄不通,威逼他们返回。武培梅雷霆震怒,亲自抱起机关枪作鱼死网破之拼。但终因力量悬殊,本已遍体鳞伤的79军大部被就地解决。武培梅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中,临死前嘱托石云彪要保住79军火种,并把情况报告79军创始人陈上将。石云彪带着剩下的一百六十二名弟兄奋力突出重围,消失在夜幕中……岂料,刚刚天亮,他们又钻进了尾随追来的高汉英第246团布下的口袋里,被雨泼似的枪弹压在小山坳里。
    高汉英胸有成竹:上峰一旦下令,只要发起一次冲锋就足以把79军消灭殆尽,上峰所担心泄露的东条山真像,也就永远埋藏于战火之中了。他指示部下除恶务尽,决不能留下一个活口!
    刚刚履任的副团长文泽远快马带来了上峰命令。上峰竟然要高汉英放对方一马,并将该残部收入他帐下……原来,军政部的陈上将得知79军的遭遇后怒不可遏,是他的努力挽救了79军这批最后的种子。高汉英肚里狠狠骂着上峰的昏招,但又无法抗令,不得不打着白旗到阵地上去招抚那一百六十二人,差一点被愤怒的官兵们打死。但是石云彪强压住了火气,把仇恨埋入心底,接受了招抚……天高皇帝远,一派山野风光的蓝桥埠今天要办喜事了。
    镇上南北两侧同时在搭台唱戏,一边是京戏《定军山》,一边是黄梅调《夫妻观灯》。蓝桥埠的乡亲过年似地看得津津有味,同时也讥嘲主家朱二爷不打算过日子了。虽然办喜事唱戏是蓝桥埠老传统,可也用不着同时请两个戏班子呀。娶亲的是镇东头瑞泰米庄的朱二爷家,朱二爷膝下无子,他是为干儿子兼两代伙计的姜大牙娶亲的。由于东洋人突破了东条山防线后,已经打进洛安城,风声渐紧,所以黎民百姓有粮的挖窖深埋,有闺女的赶紧出阁。朱二爷为兑现承诺,赶紧操办婚事。至于请来两套戏班子,是因为姜大牙喜欢京戏,朱二爷喜欢黄梅调。当然,眼看就要兵荒马乱了,慈善的朱二爷也想请乡亲们乐一乐。新娘子是镇西头韩染匠家的堂侄女韩春云。都说韩染匠攀上了高枝,谁知小妮子韩春云自己却百般不愿意。韩春云读过几年书,十二岁上父母双亡,是在表叔表婶家当使唤丫头长大的。她平素就喜欢读书懂礼数的人,对自小泼皮无赖打架耍蛮的姜大牙从来就没有好感。特别是两家论亲后,姜大牙居然和镇上有名的浪货水蛇腰打得火热,使韩春云倍感污辱。因此临到出阁,表婶都为她梳上头了,她还是哭哭啼啼地不情愿,最后硬是被表叔架上了花轿。花轿准时起轿,吹吹打打出了镇西关。当地有民谚"花轿朝东,一世受穷;花轿朝西,一世牛皮",因此韩春云的轿子划了个圈子,绕道上了大坝。不料,本应在这里接轿的姜大牙却不见踪影。准新郎姜大牙此刻正在浪货水蛇腰那儿"学艺"呢。这个蛮横粗野的小伙子是特来请教如何"娶亲"的。水蛇腰因材施教,她告诉姜大牙:不能光和男人在地下打拳,还要学会和女人在床上摔跤。正学得来劲,从小滚大的伙伴朱一刀跑来找姜大牙,说新娘都抬上大坝了,就等你狗日的接轿呢。姜大牙这才中途"辍学"跑了出来。
    大坝上,送亲的队伍迟迟等不到姜大牙,看热闹的乡亲们开始议论。韩春云听说姜大牙可能钻进水蛇腰屋里,愈发啼哭得厉害。
    在洛安中学读书的陈墨涵回家乡,遇到了送亲的队伍。陈墨涵家也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大户,而他自己,因为受国文教员王兰田的影响,一直追求进步,宣传抗日,这次回来是专门为新四军筹款的。韩春云曾和陈墨涵同过小学和一年初中,相处融洽,因此现在见到老同学,更是悲怀大恸,泣如雨下。陈墨涵十分愤慨,书生气地把韩春云拉下花轿,表示不能搞强迫婚姻。
    姜大牙衣冠不整地赶到,见陈墨涵陈三少爷要拉走韩春云,顿时火冒三丈。他少年就拜师学过拳脚,百里方圆没有遇到过对手。于是便提出与陈三少爷比武:三少爷嬴了带韩春云走,输了给我姜大牙牵马坠蹬抬轿子。韩春云知道姜大牙拳脚厉害,吓得劝陈墨涵快走,陈墨涵却不动声色。凑热闹的乡亲们已经忘了论是非,都兴致盎然地围拢来,要看这一文一武两个小虎崽生生地打上这一架。正要交手,大坝下的镇子里传来爆豆似的枪声和呐喊声。有人喊"东洋人来了!"顿时众乡亲作鸟兽散。姜大牙指着韩春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老实呆着!等我救出朱二爷,回头再来娶你!陈墨涵也因为惦记家人,匆匆招呼了韩春云一声,也向坝下狂奔而去。坝上就剩下孤零零的韩春云,心神不宁地望着枪声四起的镇子……姜大牙冲进瑞泰米庄,背起朱二爷就跑。枪子追打得他身后尘土团团爆起,姜大牙凭着矫健的身手,把朱二爷送上了逃难的马车……
    陈墨涵晚了一步,家人已经跑反了。他遇见老管家向他要银元,老管家迂腐地竟然还要他在帐本上画押,直到鬼子的小炮炸塌了屋子。陈墨涵分文未能到手,只好随着混乱的人群逃出镇子……韩春云终于看到了跑反的众乡亲,得知真是打来了东洋鬼子。她问起陈墨涵的下落,谁随口说了声,他家叫炮弹炸塌了,埋进去了。
    韩春云刚刚看到一点生路,眼下又断了。不论是遭遇鬼子,还是嫁姜大牙,都是自己绝不愿意的,想想心里都打寒战。如今陈墨涵又死了,茫茫天下,还有我小女子的活路吗?韩春云越想越万念俱灰,于是她跑上庄子岭,准备上吊自杀。就在她要把脖子伸进吊在树杈上的绳环时,一阵叽哩咕噜的狂笑,四个日本兵高喊着花姑娘,狼群似地围了上来……[收回]

  • 第2集

    庄子岭上,正当日本兵剥开了韩春云的衣衫,要强行奸污"支那美女江北玫瑰"时,一个蒙着面的彪形大汉从树丛中大喝一声,跳了出来,挥舞着大刀,连杀了两个鬼子。剩下两个日本兵半天才反应过来,缠住那大汉拼上了刺刀。拼杀中大汉的蒙面帽子让鬼子挑落,韩春云这才看清,救了自己性命的是姜大牙!她不禁叫出声来,姜大牙一分神,让鬼子绊倒。千钧一发之际,骑在姜大牙身上的鬼子一闷棍被打倒。姜大牙定睛一看,出手援救的竟是陈墨涵!他们来不及招呼,联...[详情]

    庄子岭上,正当日本兵剥开了韩春云的衣衫,要强行奸污"支那美女江北玫瑰"时,一个蒙着面的彪形大汉从树丛中大喝一声,跳了出来,挥舞着大刀,连杀了两个鬼子。剩下两个日本兵半天才反应过来,缠住那大汉拼上了刺刀。拼杀中大汉的蒙面帽子让鬼子挑落,韩春云这才看清,救了自己性命的是姜大牙!她不禁叫出声来,姜大牙一分神,让鬼子绊倒。千钧一发之际,骑在姜大牙身上的鬼子一闷棍被打倒。姜大牙定睛一看,出手援救的竟是陈墨涵!他们来不及招呼,联手杀掉最后一个鬼子,拉起韩春云在山岭间狂逃。奔逃中的姜大牙一边感谢陈墨涵,一边还计较着比武的事情;陈墨涵对姜大牙的粗莽不屑一顾,冷语讥嘲;而重获希望的韩春云则又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山道上,逃离镇子的朱一刀也加入了行列。分水岭头,四个年轻人俯望着黑烟滚滚的蓝桥埠,默然无语。有家难回,今后的出路在哪里?"参军打日本!"姜大牙和陈墨涵不约而同想到了这一点。但在投哪支军队的选择上,他们俩的立场又截然相反。陈墨涵常听王兰田老师介绍新四军的情况,要去山南梅岭投新四军;而姜大牙认为新四军没枪没有炮,还是干正规军来劲,坚持要去山北蓼城投国军。你一言,我一语,两人又开始争执不下。于是,相持不下的姜大牙要朱一刀和韩春云表态,以为以多压少,稳操胜券。朱一刀自然表示要跟姜大牙走;而韩春云则坚决要与姜大牙不在一起。这个态度大大出乎刚救了韩春云一命的姜大牙的意料,使得他瞠目结舌,倍感羞辱。事已至此,姜大牙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四人决裂,分道扬镳……
    姜大牙和朱一刀夜途中遇到一支溃退的人马,误以为是汉奸土匪姚葫芦的队伍,便躲到一边。其实这正是他们要投的国军高汉英部。
    天亮时,两人走进了蓼城东门外的榆林寨。姜大牙认为这应该是国军驻扎的地面,没想到劈头遇上的却是新四军麒麟山游击支队。
    姜大牙认出了接待他的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杨庭辉,前年因受伤迷路,曾和自己有过一面之交。于是,两人一见面姜大牙就有了好感,而另一位叫做张主任的瘦子看人的眼光却叫他很不舒服。当然,张普景对这个叫姜大牙的粗野汉子的第一印象也不佳。杨庭辉款待了他们一顿当地土食面鱼后,表示欢迎他们留下来,一起打鬼子。姜大牙支支吾吾,还是一心想要当有枪有饷的正规国军。席间,他借口上厕所,和朱一刀约定,吃完了饭抹净了嘴,死活要离开这里。正当准备辞行时,美丽而富有朝气的政治部宣传部长董闻音,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走进了屋子,她的到来就象一抹阳光那样绚丽。
    姜大牙顿时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破衣烂衫的新四军里竟会有这样精神这样出众的女子,怎么看怎么心里舒坦。也许就是为了以后能经常看到这个女子,姜大牙临时性地作出了决定。他突然改口,表示可以暂时留在新四军试试看。朱一刀对他的出尔反尔大惑不解,才待要问,被姜大牙狠狠踩了一脚……就在姜大牙和朱一刀将错就错当了新四军的同时,陈默涵和韩春云却在三岔口迷了路。陈墨涵这一路一直遗憾不已,因为他既没有为新四军筹到款项,又未能说服姜大牙同行。而韩春云的心情如同脱出樊笼的鸟儿那样,既兴奋又欢悦。日本兵的到来,居然为自己解脱了婚姻,离开了姜大牙,实在值得庆幸。如今,又能和一贯喜欢的陈墨涵在一起,韩春云心里怎能不充满了幻想?两人又饥又饿地转了上百里地,却不料在渡口阴差阳错地遇上了国民革命军高汉英的第246团。他们撒腿就跑,很快被抓了回来。
    冷漠的高汉英立在船舱前,斜眼看了看这两个年轻人,三言两语就打算把他们当奸细杀掉,靠着陈墨涵临危不惧的应对和独眼军官石云彪的适时解救,二人才死里逃生。外表文弱但骨子里勇敢的陈墨涵,引起了高汉英和石云彪的同时注意。在石云彪不动声色的坚持下,高汉英只得允许陈墨涵进了石云彪的79大队当了一名学兵。而韩春云也因祸得福,一名别着手枪的女上尉仿佛要巴结石云彪似的,紧步他的后尘,把韩春云带进了246团战地女子服务队。她告诉韩春云,自己是高秋江队长。分手时,陈墨涵暗示韩春云要机灵点,保持联系,一旦有机会,就逃跑去找新四军。[收回]

  • 第3集

    姜大牙在新四军部队里这一"试试看"不要紧,很快就上了瘾。
    他凭着自己过人的武功和勇敢,在入伍第一仗中就初露锋芒。和其他参军的新战士吓得哆嗦不同,姜大牙一上战场,浑身是劲。他象其他老兵一样,抡着大刀片子就往上冲。在他看来,杀日本鬼子跟揍地痞混子没太大区别,小事一桩,没有学问。姜大牙的战斗表现颇得杨庭辉赏识,很快就当上了管二十多人的小队长。但由于他粗野习气不改,有一天看到手下士兵有双新鞋,就要强行让对方脱下换给自己,甚...[详情]

    姜大牙在新四军部队里这一"试试看"不要紧,很快就上了瘾。
    他凭着自己过人的武功和勇敢,在入伍第一仗中就初露锋芒。和其他参军的新战士吓得哆嗦不同,姜大牙一上战场,浑身是劲。他象其他老兵一样,抡着大刀片子就往上冲。在他看来,杀日本鬼子跟揍地痞混子没太大区别,小事一桩,没有学问。姜大牙的战斗表现颇得杨庭辉赏识,很快就当上了管二十多人的小队长。但由于他粗野习气不改,有一天看到手下士兵有双新鞋,就要强行让对方脱下换给自己,甚至要动手打人,受到了张普景主任的严厉批评。张普景拉着脸训斥道,姜大牙你已经是新四军的小队长了,不能搞军阀作风,欺压士兵。姜大牙竟然回嘴说:我就欺压士兵,你咬我的蛋!气得张普景脸都白了。
    姜大牙人粗心不粗,他已经看出来,在新四军队伍里,不是所有人都象杨庭辉司令那样对自己客气和重用的。
    的确,在用什么人怎么用人的问题上,以杨庭辉为首的土生土长的"麒麟山派"和以张普景为代表的上级派来的"江淮派"之间,一直存在着不同意见。针对姜大牙的土匪习气,张普景又和杨庭辉较起真来。杨庭辉认为,麒麟山的革命还处在低级阶段,对姜大牙这样的刚参军的劳动者要少讲理论,多讲实际,少讲主义信仰,多讲利害关系。革命的路很长,革命的思想只能一点一滴灌输。不认识这个真理,就要走弯路……在姜大牙和朱一刀在接受着革命教育的同时,陈墨涵却在经受着难以想像的炼狱般严酷的训练。
    在已被缩编为79大队的独特训练中,陈墨涵从石云彪那里所领教的是对肉体和意志极尽鞭挞的折磨。但也正是通过这种训练,陈墨涵迅速接近了79大队的精神内核,逐渐地了解到了79军的故事,了解到国军中嫡系和非嫡系的矛盾。陈墨涵在认识石云彪的同时,也认识了那条战犬雪无痕。训练之余,陈墨涵和韩春云终于找机会见了面。他们商量着还是要寻机脱离国民党军,投奔王兰田和新四军。言谈中,韩春云羞涩地向陈墨涵暗示了情意。毫无防备的陈墨涵不免大窘,因为尽管他和韩春云很谈得来,但从来只有友情,没有爱情。陈墨涵生怕伤了韩春云,只得婉转地换了话题……手下有了人马的姜大牙为了向董闻音露一手,向上级主动请缨,要带领自己的小队单独执行破线任务,得到了杨庭辉的批准。
    但一到了战场上,姜大牙小队却因支队侦察科提供的情报不准确,遭遇了数倍于己之敌,陷入了危险境地。阵地上姜大牙甩开膀子,和几个鬼子拼起了刺刀,如入无人之境。
    日军联队一个名叫西村的中队长在用望远镜观战,他对姜大牙的勇敢和凶猛有了极深刻的印象,连连夸赞:武士,真正的支那武士!
    由于杨庭辉和窦玉泉及时救援,才打退了鬼子。姜大牙浑身是血,刚见到杨庭辉和窦玉泉,就扑通一声倒地,虚脱得晕了过去。
    在撤回根据地的路上,姜大牙从担架上醒过来,问为啥抬他,回答是他负了重伤。姜大牙说,我没负伤啊!原来他身上全都是鬼子的血。但姜大牙觉着躺担架挺好玩,死活不肯下地,搞得杨庭辉和窦玉泉哭笑不得。姜大牙立功了,庆功会上杨庭辉当场宣布提升他为中队长。春风得意的姜大牙再次见到了董闻音,不免忘形失态,这让张普景和窦玉泉皱起了眉头,十分反感。而喝了几盅的姜大牙握着董闻音的手不放,更是得罪了早就暗恋着董闻音的万古碑……万古碑找到一起从江淮军区派来麒麟山的李文彬,忿忿不平地大发牢骚,他谈了对姜大牙这样的无赖进入革命队伍的耽心。毕竟万古碑和李文彬这样有文化的正宗革命者,在打仗方面不是那些大老粗工农干部的对手。但李文彬却充满自信,说我们有我们之长。他们可以靠打仗建功,我们可以靠建立和扩大根据地来立业呀!……踌躇满志的李文彬不计较职务的安排,他内心充盈着布尔什维克的火焰般的激情,主动选择了到基础较薄弱的陈埠县去打开革命的新局面。
    他在燃烧激情,激情也在燃烧他!他在忘我地日以继夜地工作,充分地展示出他的理想和他的才华。房东崔家姑娘崔二月从来没有见过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为了老百姓扑下身子疯狂工作的人,不竟迷上了他。最终她把她的心和身子一起交给了革命,交给了李文彬。[收回]

  • 第4集

    在李文彬的发动下,群众赶跑了地主老财和高汉英委任的一批县府官员,这些人跑到麒麟山山北,向国民政府麒麟山特别行政公署专员高汉英告状,控诉共产党新四军,要求高汉英派大军去山南勘乱。已在山北舒霍埠站稳了脚跟,即将把部队扩张为抗日独立旅的高汉英,正在试戴少将衔。对告状新四军的事,高汉英自有他的算盘:现在的任务是养精蓄锐保存实力,但是该做的文章他还是要做的。高汉英一面暗示这些人去找汉奸土匪姚葫芦,因为这些人多年和姚葫芦官匪一家...[详情]

    在李文彬的发动下,群众赶跑了地主老财和高汉英委任的一批县府官员,这些人跑到麒麟山山北,向国民政府麒麟山特别行政公署专员高汉英告状,控诉共产党新四军,要求高汉英派大军去山南勘乱。已在山北舒霍埠站稳了脚跟,即将把部队扩张为抗日独立旅的高汉英,正在试戴少将衔。对告状新四军的事,高汉英自有他的算盘:现在的任务是养精蓄锐保存实力,但是该做的文章他还是要做的。高汉英一面暗示这些人去找汉奸土匪姚葫芦,因为这些人多年和姚葫芦官匪一家,实际上是姚葫芦的钱库和粮仓,而姚葫芦则是他们欺压百姓的靠山。另一面他派人给杨庭辉送去公函表示抗议。现在毕竟是国共合作时期,因此可以指责共产党驱逐政府官员,是破坏抗日统一战线,并堂而皇之地要求杨庭辉归还陈埠县的权力和地主们的财产。高汉英的信和随后而来的姚葫芦的恐吓通谍,在麒麟山游击支队和特委会议上引起争论。
    李文彬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对高汉英的态度应不予理睬。万古碑完全同意李文彬的意见。窦玉泉因为历史上吃过政治上的亏而模棱两可,不明确表态。张普景支持李文彬和万古碑的意见,认为要坚持原则,不能退缩,万一不行就准备硬拼。最后杨庭辉的意见占了主导:斗争是要讲策略的,特别是在敌我友力量对比于我不利,三方关系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既要有原则性,也要有灵活性。不能用鱼死网破的办法来葬送自己的实力。副政委王兰田支持了杨庭辉的意见。会议最后决定:一、表面上还政于国民党旧班底,作适当妥协;二、"苏维埃"政权转入地下;三、成立陈埠县抗日游击中队,并公开向国民政府麒麟山专员行署报告备案,申请装备和军饷。四、即派姜大牙中队严惩汉奸姚葫芦……杨庭辉的回复犹如回马枪,杀得高汉英深感棘手,他想让杨庭辉和姚葫芦冲突起来,自己坐收渔利的目的看来是落空了;而对于新四军的那个刚刚解决了姚葫芦亲弟弟的陈埠县中队,承不承认都已是事实了。高汉英想来想去,只能假戏真做,带上一门破钢炮和十条汉阳造前去宣读任命,嘉勉抗日中队奋勇杀敌……陈埠县抗日中队正式成立了,姜大牙当了中队长,董闻音因此专门来采访姜大牙,亲眼看到了姜大牙不讲卫生不拘小节的粗野相。
    游击支队的军事训练由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窦玉泉亲自组织的。窦玉泉过去在陕甘边区肃反运动中有过大难不死的经历,这使得他在政治上极为谨慎。但他毕竟是经过多次战斗磨练出来的军人,被派到麒麟山根据地来后,也满怀雄心,要带出一支兵强马壮的队伍来。窦玉泉按照自己的经验亦即按照苏军和日军的战术来训练部队,但这种正规训练的做法却和姜大牙身上的江湖气发生了冲突。
    姜大牙和窦玉泉在训练拼刺上较上了劲,两人真的比拼了一回,姜大牙见窦玉泉有真本事,从此便认真向他学习军事理论。而窦玉泉也惊讶这个外表粗莽的汉子爱琢磨善动脑,竟然粗中有细。姜大牙按照窦玉泉的教的战术小试锋芒,果然很有收获。但是他在战术运用方面的创造性也让窦玉泉刮目相看……
    陈墨涵终于找到了逃跑的机会。他慎密地事先在床板上画了路线图,备了手电和干粮,在某个晚上约韩春云一起逃往山南梅岭。不料半途中先后被战犬雪无痕和石云彪拦截。
    石云彪不理解这个看似文弱实则不怕苦不怕死且颇具军事才华的年青人为何要逃跑。他召集部属,要陈墨涵和79大队连长赵无妨当场摔一百跤,并声称陈墨涵如能胜一跤,便放他自由。
    在残酷的摔跤中,陈墨涵毫无还手之力,被摔的几乎散了架子。但他依然一次次挣扎站起,一次次摇晃着扑上前。他的无畏和坚韧赢得了在场的石云彪和79大队全体官兵的钦敬。
    就在陈墨涵被摔得死去活来之时,战地女子服务队队长高秋江闻讯前来。她大骂石云彪残忍,丧尽天良。也许是事出意外,也许是因为高秋江是高汉英的妹妹,人人望而生畏的石云彪竟然背过身去,一言不发地走开。就在高秋江扶起陈墨涵要带他离开时,陈墨涵却坚决不走,并在最后的关头用计摔倒了赵无妨。当昏厥的陈墨涵再度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高秋江的战地女子服务队的帐篷里了。高秋江温柔细心的呵护与照料,与摔跤场上的泼辣嗔怒判若两人,使陈墨涵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异样温暖。
    休养期间,陈墨涵在一次习惯的傍晚散步时,不意窥见了高秋江在河里洗澡。面对月色下这美丽的胴体,陈墨涵如被雷击,直愣愣地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直到被高秋江发觉。高秋江用枪比划着他,要他忘记看到的一切,不许对任何人说。陈墨涵重回79大队的那天晚上,石云彪和赵无妨等军官带着烈酒来为他送行。石云彪再次问陈墨涵,为什么不愿留下。陈墨涵说"国军不抗日",一句话惹恼了石云彪,他让所有军官裸裎上身,指着他们身上的伤疤,历数79军抗战的功绩。由此带出了他们一向讳莫如深的79军东条山的惨烈悲剧。陈墨涵被震撼了,他下决心留在这支特殊的部队里。[收回]

  • 第5集

    转眼已是抗战相持阶段。
    根据形势需要,新四军麒麟山游击支队将升格为军分区,同时要成立七个县大队,把队伍扩充到两千人以上。干部不够用了,杨庭辉力主姜大牙升任陈埠县县大队长。
    姜大牙自恃有功,并且知道杨庭辉对他独有一份厚爱,因此在杨庭辉找他谈话时,开始老三老四起来。谁知杨庭辉勃然变色,他这才知道平常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杨庭辉原来还有着如此的威严。杨庭辉严肃地告诉他:我是很看中你不错,但我不是梁山上的宋江,你也不是那黑旋风...[详情]

    转眼已是抗战相持阶段。
    根据形势需要,新四军麒麟山游击支队将升格为军分区,同时要成立七个县大队,把队伍扩充到两千人以上。干部不够用了,杨庭辉力主姜大牙升任陈埠县县大队长。
    姜大牙自恃有功,并且知道杨庭辉对他独有一份厚爱,因此在杨庭辉找他谈话时,开始老三老四起来。谁知杨庭辉勃然变色,他这才知道平常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杨庭辉原来还有着如此的威严。杨庭辉严肃地告诉他:我是很看中你不错,但我不是梁山上的宋江,你也不是那黑旋风李逵,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你必须完成一个从流氓无产者到到真正的革命者的转变。这个转变也许是很难的!姜大牙知趣了一点,但是又提出要求把董闻音派给他。
    杨庭辉不客气了:你以为是派你去当山大王吗?你想要个压寨夫人是不是?杨庭辉眼中的寒光让姜大牙害怕了,粗中有细的他立刻给自己找了个漂亮的台阶下:司令员也太小看我姜大牙了吧,我这个粗人想学得斯文点还不成么?想学革命,得跟你学;想学斯文,就得跟董闻音姑娘学,她是咱队伍中最斯文的人了,你说是不是?杨庭辉说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于是又告诉姜大牙,为了加强党的领导,支队决定抽调一批战斗骨干给他。大队长由姜大牙担任,各中队长小队长都由有经验的老同志担当。你推荐的朱一刀等小兄弟,都到各区中队去当副队长。姜大牙认为这是上级不信任他,心想我命都卖给你们了,怎么就这样对我和我的弟兄呢?他耍起了蛮横,气得杨庭辉都骂了粗口……
    当晚,梅岭的麒麟山游击支队和特委的几位主要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集中研究是否撤消姜大牙的任命?如果撤销又如何处理姜大牙?尤其万古碑提到,姜大牙如果真的一时性起,不服从命令,拉走了队伍投靠国民党高汉英怎么办?这可是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参加会议的有杨、王、张、窦、江,董闻音列席会议记录。这是一次高度机密的会议。会上万古碑提出了一个矫枉过正的方案:秘密处死姜大牙,以绝万一有可能发生的后患。
    对于这个提案,张普景赞成;窦玉泉不表态;万古碑眼看姜大牙一天天坐大,认为将来必成尾大不掉之势,立主除之而后快。而董闻音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一边埋头记录,一边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王兰田则语重心长地说:看一个人应该历史地看,长远地看。姜大牙虽然有很多恶习,但他投身抗日的爱国精神是不容置疑的。从全民抗战的立场上看,象他这样能舍生忘死地打仗的人尤其难能可贵。这是一个正在成长的战斗骨干,我们首先应该考虑如何帮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而不是简单地除掉他!问到董闻音时,她的表态让所有人大感惊讶。她说她不能想象怎么能杀掉自己队伍中的同志。只要是为了抗战大局,怎么安排她都行。
    杨庭辉最后发言了,他再三思考,说出三点:第一,姜大牙是个好同志;第二,姜大牙是个可以进步的同志;第三,姜大牙是个可以重用的同志。我们面前的问题不是要不要杀掉他,而是要用他去更好地杀日寇!当然,要重用就必须有必要的措施!在对姜大牙的观点上,张普景和杨庭辉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当时的政治委员是有最后决定权的。身兼三职的杨庭辉最终得到了四比一的表决结果。会议决定:依然让姜大牙当县大队长,但是另派宋上大、马西平和董闻音到陈埠县大队任职。宋上大当副大队长;马西平当参谋长,董闻音当副政委;而政委则由县委书记李文彬兼任。各基干中队长则由朱一刀等担任。宋、马两人都是保卫干部出身。杨庭辉虽然并不流露对姜大牙有所防范的意思,但从人事安排上,还是能看出他一种藏得很深的韬略。坚持到最后的张普景对万古碑和窦玉泉的见风使舵丧失原则十分反感,认为这不是纯洁的党性。这使得江窦二人颇有些灰溜溜……
    在舒霍埠,国民革命军的扩张一直在进行着。当上了国军麒麟山抗日独立旅少将旅长的高汉英一直有块心病,那就是目前收编在他麾下的79大队究竟该如何处置。他刚刚收到了一封电报,军政部的陈上将要求把原79军残部79大队扩编为新编第79团。高汉英带着文泽远等来到训练场,在亲眼观看79大队的独特的无声拼刺刀操练中,他体味到其间饱含着一种隐忍不发的巨大力量。这力量和力量背后的东西使高汉英愈发感到芒刺在背。
    高汉英深知石云彪虽然收归为自己的部属,实则他和79大队和自己的关系,就如同两只猛兽关在了一个笼子里,表面上称兄道弟,暗地里誓不两立。想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小妹高秋江偏偏爱上了石云彪,终日与自己口角,更是烦恼不已。高汉英唯一的收获是发现了时任排长的陈墨涵果然是个人才。看着虎狼队伍中的这位文弱书生,他不禁心里一动,若有所思……
    陈墨涵在严酷的训练中飞速成长,精神气质产生了变化,他的生命中渐渐融入了79军的精神,他和石云彪等人的关系也愈来愈密切。
    与此同时,陈墨涵发现自己始终不能忘怀那晚的河边所见,在亢奋的想像中,那神秘女子的身影忽远忽近,始终盘桓在自己心底。他多次鬼使神差地去老地点散步,也几次遇见高秋江,当然都是在岸上。奇怪的是,平时一身戎装的高秋江每次都穿着白色长裙站在河边高坡上,对着79大队驻地方向痴痴了望,暗自神伤。那孤独凄美的身影深深打动了陈墨涵。有一次,陈墨涵借请教打手枪的机会接近高秋江。高秋江虽然也喜欢陈墨涵,却一直以姐弟相待。她似乎看透了这位小兄弟的心思,淡淡一笑说:"什么神枪手,我的枪法全是让子弹喂出来的。"她抬来两箱子弹,自己扬长而去[收回]

历史的天空精彩对白

历史的天空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历史的天空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历史的天空的短评

(4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4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