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巢看看

我看过的

投名状The Warlords2007

剧情介绍

  1870年秋,大哥(李连杰 饰演)一身官服,在城墙顶俯瞰自己的就职典礼舞台;充满理想、胸怀壮志的他,如果没有走上这条不归路,极可能是推翻腐败清庭的新中国革命者之一,创大事业名留青史,可惜……

  两个强盗和一个女人改变了他的一生,造就了他的成功,亦导致他最后的毁灭。这两个强盗是曾跟他矢誓生死与共的结拜兄弟:二哥(刘德华 饰演)和三弟(金城武 饰演),而那个女人正是二哥的妻子莲生(徐静蕾 饰演)。

  率性而为的二哥,乃一条光明磊落的好汉,在乱世中沦为强盗,带着几百人到处劫掠,他为人盗亦有道,就算打劫也“劫七留三”,留一条活路给被劫的村民,而劫掠所得就拿来分给和他同住一条山村的良民,所以深得众心。二哥一生人最爱两个人,一个是莲生,一个就是十三岁便跟了他做强盗的三弟,把自小成为孤儿的三弟视如亲弟。

  三弟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男人魅力,除了狼的野性和杀手的狠冷,更有着少年才有的天真浪漫;因此在他的生命中,同生共死的兄弟情义是他视如生命的永恒感情。自从在打劫太平军粮车的一役中,大哥这个陌生人为替他挡箭而受了伤,令他深感救命的恩情,天生的狂热使然,他对大哥的崇拜竟超过他对二哥的崇拜。

  在二哥等人的山村被清军洗劫,付出伤亡惨重的代价后,三弟极力主张他们三人结拜为兄弟,由大哥带领他们投效清廷,二哥为了不想令三弟失望,也为了不想自己的一班同村兄弟陷入绝境,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将首领地位拱手让给大哥。

  作为男人世界中的一个好兄弟,二哥在女人世界中却是一个失败的情人,一个不合格的丈夫,浓烈的大男人热血,令他少了那种迷住女人的浪漫魅力;他的妻子莲生却偏偏又是那种深信一见钟情的浪漫主义者。所以,尽管他当年救出被卖到扬州当雏妓的莲生,尽管他很努力的去关怀莲生,但目不识丁的他就是没有莲生所喜欢的文人书卷气,始终得不到她真心的爱。

  为实现天下没有战争的太平盛世理想,大哥借助以二哥、三弟为首的一班兄弟的力量,成立“山字营”暂时为清廷效力,原来是要借助攻打太平天国结集军力;但是随着他大权在握,大哥变得越来越野心勃勃,令他要清除一切的障碍。他不惜和二哥决裂,屠杀被二哥劝降的太平军降兵,只为怕降兵造反。他利用三弟的狂热性格,说服他站向自己那一边。

  本来,大哥距离成功已仅有一步之遥,但他的作为伤透了对他崇拜不已的三弟。就在就职大典上,就在权势如日中天的最辉煌时刻,大哥竟横死于刺客之手……

幕后

陈可辛重新演绎《刺马》

  《刺马》原型为清朝四大奇案之一,地位与“杨乃武与小白菜”并列。因为牵涉到美女、义气、背叛诸多戏剧元素,被改编成京剧、电影。电影最出名的当数三十多年前导演张彻为邵氏所拍版本。

  张文祥、黄纵皆为草莽中人,与马新贻不打不相识,并结为异性兄弟。老二黄纵的妻子米兰爱慕大哥马新贻,但马新贻建立起感情的坚强防线,未被米兰的爱所冲破。待马新贻任两江总督,米兰对于马新贻愈加爱慕,而马新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的道德和感情防线也彻底崩溃,终于占有了米兰,杀害了兄弟黄纵。老三张汶祥闻得此事义愤填膺,刺杀了马新贻,并在刑部公堂之上供认不讳。

  老牌导演张彻的经典之作《刺马》,当年是由姜大卫、陈观泰、狄龙与井莉主演。整个故事围绕三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血腥刚烈。当年张彻的影片色彩很用力,该片不仅横扫第11届台湾金马奖,还被奉为导演张彻和动作指导刘家良合作的典范。

  时隔多年,由陈可辛重新搬上银幕的《刺马》,片中三位男主角将换成李连杰、金城武与刘德华。李连杰饰演由正转邪的马新贻,刘德华饰演被夺妻并遭杀害的黄纵,金城武的角色则是最终完成“刺马”的张汶祥。

  本片的背景为清朝,剧中男演员都得剃头上阵。此次《刺马》将走写实路线,除了三大男主角之外,其他演员“一定要很男人,一定要不帅”,拍摄中也将“风餐露宿”。金城武一改以往英俊潇洒的形象,以胡子拉碴的造型出镜。

刺马更名为《投名状》

  “投名状”典出《水浒传》林冲投奔梁山的情节,是忠诚之证,意思是加入一个组织前以该组织认可的行为表示忠心,所谓“但凡好汉们入伙,须要纳投名状。”以此表达“生不能同生,死愿同死”的决心。片方者透露,“投名状”在片中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所在:李连杰饰演的马新贻在与刘德华和金城武两兄弟结义之前,为了遵守规定,必须在加入前杀掉自己遇到的第一个人,而这个人恰好是李连杰多年前的救命恩人,但是为此规定,最终李连杰还是杀掉了恩人以表决心。导演陈可辛表示:“早在剧本策划阶段我脑子里就有这个概念,但是《刺马》这个片名总是让媒体拿来与邵氏老版影片对比,实际上我们加入了很多虚构的情节和想象力,并非是邵氏经典的重拍,更不想因此对观众产生误导。兄弟结义是全片的关键,更是全片道德价值观的基础,故此更名为《投名状》。”

《投名状》拍摄压力大

  《投名状》是陈可辛执导的首部古装大片,但是开始一个月的拍摄并不顺利,原计划7天拍完的首场戏到实际拍摄时竟然用了20天,陈可辛坦言无论在投资还是创作过程中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主要是对天气和动作设计上有点低估。这次的动作设计完全是一个摸索的过程,这并非是要创造出什么新动作,而是我完全追求动作上一种‘实’和‘有劲’的感觉,没有古装片中惯用的威亚、也不在镜头上做什么文章。但是这却让其他人非常没有安全感,他们总是说我把中国武侠片惟一的长处给灭了。”此外,由于片中大场面的戏份非常多,陈可辛表示在沟通上也极为复杂。不过他并未因此而改变自己多年的工作方式:“拍戏总是想做的做不到,没想到的反而做到了。这次虽然是我投资最大的一部影片,但是我依然会给拍摄现场留有很大的创作空间。这么多优秀的人员在一起,我必须迁就每个人的情绪和表达的方式,即便是我明知不会被用在影片里也不会在当时打断对方,因为你可能会捕捉到你想要的瞬间。而最后我要做的,就是把所有人的表达归纳到我的轨道上。”

比导演更懂角色的李连杰

  陈可辛说,《投名状》里那些江湖血雨、人心险恶的东西,对他自己来说只是纸上谈兵,但对李连杰来说,“曾经活在那些故事里”。

  有场戏,庞青云打苏州,围城一年后,缺粮缺枪,只能去求手握粮草,但一直怕他功高盖主的三公,可三公根本不见庞青云,绝望中庞青云决定去求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何魁将军,以攻南京让出头功为代价。

  李连杰跟陈可辛说,他觉得庞不会找三公,他一开始就会直接去找何魁。“李连杰其实更懂得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环境中,如何求生。”陈可辛说,到那时他才明白,人年轻的时候的生活真的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李连杰比自己懂庞青云。结果,陈可辛还是希望那个阶段的庞青云,对人生不要有那么深的城府,希望他得到观众的同情,保留了这场戏。但是他也认识到,“李连杰对庞青云这个角色的理解,跟我不同,或者更深也不一定。”

《投名状》犯了金城武的三大忌

  陈可辛其实和金城武是老朋友,前年那部《如果·爱》已经建立了信任。但说动李连杰只需要15分钟,说动金城武却用了两个月。因为《投名状》犯了金城武不接戏的三大忌。

  第一,不接和别的男主角轧戏的戏;第二,不接古装;第三,不接在太辛苦地方拍的戏。尤其是第一条,了解金城武甚深的陈可辛泄密解读:“首先,金城武是个与世无争的人,其实,这个世界没有真的与世无争,只是表面与世无争。做演员怎么能不争?所以到男主角一多,大家都争的时候,他一定吃亏。”接不接姜午阳这个角色,金城武苦思了两个月也没答应,陈可辛以为他一定不演了,准备找别人,却在深夜接到金城武电话:“我还是演啦,相信你啦!”金城武说最终他说服自己接这个角色的理由是,“我信任陈可辛,我会给他看我不自信的一面。”

陈可辛:我看到的兄弟情,都是基于利益的需要

  外界给《投名状》的描绘一直是一部“讲述兄弟情的战争片”,但其实导演陈可辛从小到大“都没有过什么兄弟情。”甚至,你问他朋友,他也只能指指坐在不远处的吴君如,“我要没有她呢,就没有朋友。”然后,诚恳抱歉地从眼镜后面望着你。

  陈可辛自小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妹妹,跟爸爸关系最好。在学校因为个子小,不打球,甚至没结交上什么球友,反而喜欢和女孩子交朋友。从小到大没有打过架,没有混过哥们儿,最热血沸腾的一次是观摩别的男孩子打群架,“就像看那些黑社会片一样,突然间很兴奋很紧张,那些血啊,砖块啊,好像古惑仔的戏一样。”成年后陈可辛的第一份工是在嘉禾做暑期工,1986年吴宇森在嘉禾旗下拍摄一出以泰国为背景的枪战片《英雄无泪》,找来懂泰文的陈可辛帮忙,从此入行。29岁当导演,拍《双城故事》,拍到张曼玉与谭咏麟离别的戏,自己和在场的工作人员一起掉眼泪。从此,他拍的都是爱情戏,直到《投名状》。

  他皱着眉说:“我不晓得什么是兄弟情。有时候在酒吧喝酒,会有人拍着我的肩膀说‘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兄弟’,我每次听到这些话都会起鸡皮疙瘩,觉得还是不要藉酒精将情绪浪漫化吧。我看到的,都是基于利益的需要。真有那么好的兄弟情吗?我向往,但是我没有。”

  所以,在《投名状》里,兄弟情最后被阴谋论取代。那种港片中经典的用枪指着头问“是不是兄弟?”的场面没有出现,反之是庞青云危难时骗赵二虎留下的巧言令色,大功告成后躲在暗室里暗示杀戮的眼睛。陈可辛觉得,这就像现代社会里,“当大哥的CEO生意顺当了,开掉以前做拓荒牛的小弟。”

《投名状》的动作

  《投名状》开拍第一天,拍一线天劫军粮那场戏。原计划拍7天,结果,拍了一个月,中途陈可辛一度觉得“完蛋了”,第一场戏就拖成这样,后面别想拍了。沮丧时甚至自我否定到想主动请退,让投资方换导演。

  原因是陈可辛从来没有拍过打戏,更别说动辄群众演员上千的战争场面了。他请来的是中国最好的三个动作指导之一——程小东。程小东外号“威也王”,最擅长多个威也连用,让演员在天上飞着打。动作风格飘逸灵动,漫天小飞侠。你看过的《新龙门客栈》、《英雄》、《黄金甲》、《少林足球》都是他的手笔。但这次陈可辛要求的却是——真实,所以,“你一个威也都不要用,一个花哨的招式都不要设计,全部都要‘实’。”金城武说,陈可辛撂下这些话就走了。剩下程小东一人绞尽脑汁,几近崩溃。

  “外行指导内行”的惨痛局面终于出现了,程小东明白陈可辛的意思,但是程家班整组人要从“空军”立刻变成“陆军”,不知多少工序细节要被颠覆,彼此沟通起来,问题多多,惯性难改。直到十天以后,来了一个“翻译”——李连杰。

  “我一个不会拍武打片的导演非要追求真实感,讲的东西他们都听不明白,程小东那组人就很难做。李连杰懂动作,又明白演员,熟悉导演,结果他就做了一个沟通的桥梁,很明白地传译出我要的东西。”连程小东也说:“他是唯一真正懂武术的演员,有他沟通,我容易多了。”李连杰透露他“翻译”的过程其实充满“暴力”,“我和小东是20多年的哥们儿,我可以和他关起门来,拍桌子打板凳,你那样做,不行!你听我的!”在李连杰看来,程小东和陈可辛的沟通障碍只是“两个语言不通的外国人,一个做惯了批萨,另一个非要吃饺子。有一个翻译,一下就明白了”。

  “一线天”之后,再拍舒城大战,陈可辛又出“幺蛾子”。“我希望那个镜头是在人群里面,我希望后面的人能看到这些武器从前面那些哥们儿的背后出来,我还要好多脸部细节,要让观众看戏的时候如同身临战场。”程小东告诉我们,这就是陈可辛对他描绘的要求。而程小东的个人爱好则是,把机位架到一边狂拍大场面效果。陈可辛又停下来跟程小东讨论,“我只知道他这样拍不是我要的,但他看着我问我到底要怎样,我又说不出来。”最后协调的结果是,陈可辛专心拍他想关注的那些细节,士兵流血的脸部、杀红眼的狰狞表情,金戈铁马的大场面就让程小东来调度。

  舒城大战拍了20几天,在电影里剪成12分钟,成为全片最好看的一场恶战。

《投名状》的摄影

  曾经六度获得金像奖最佳摄影的黄岳泰,是香港影坛名副其实的大腕,他称陈可辛是特别会“压榨”人智慧的导演。首先是大场面的拍法。黄岳泰用了一个“从影30年来最多”形容演员之众。“拍几千人的大场面我们动用8台摄影机同时拍,3条的话就是24个机位。拍文戏也要同时启动三四台摄影机,这对我们摄影来说真是受宠若惊,超出预期。”这样的拍法,让黄岳泰迸发火花,“抓住瞬间的反应会自然很多,演员的自然流露都留下来了。”

  苏州战壕夜戏是黄岳泰拍过的夜戏中场面最大的。两三公里的夜景范围,要表现士兵在战壕死守9个月后的心情。“城墙这边是黑暗的,那边却是张灯结彩的。陈可辛要求战壕这边是黑的,不要有任何补助的光源。”这给摄影出了难题——范围那么大,又不是在棚里拍,不给光,怎么弄?最后黄岳泰称自己被逼想出“钻木取火”的方法,借助很多荧光灯打在城墙上反射回到人脸上,完成了拍摄,“恐怖感很强,这段戏让我很有成就感。”

  电影的基调色彩,陈可辛坚持要“以前没有过的”,黄岳泰从影30年,什么古装片都拍过,就是没拍过“没有过的古装片”。只能施展浑身解数,红、蓝、绿加上各种光,翻来覆去地调,不断被否定,再不断重来。直到最后,出来——古铜色。陈可辛满意了。“我们就选择了古铜色的调子,穷光蛋土匪男人嘛!服装、布景都统一在这一点上。只突出了皮肤的颜色和红色。红色在这部戏里象征欲望和血腥,他们用血买欲望。”全戏一直冷色调,直到三人升官发财到南方后,鲜艳的色彩才开始冒出来,布景、服装、灯光也多了一种颜色处理,“就是黄昏。以前都是白天黑夜的戏。夜里只有银白色的月光,一点蓝色都没有。”黄岳泰回忆起来如数家珍。

花絮

·片名《投名状》源于《水浒传》里林冲入梁山的情节。入伙结义前要杀个人,拿人头作投名状。

·影片动用了15名副导演、6架摄影机,最大一场战争场面足足有20分钟,甚至连两个人谈情说爱都要有300人做背景。

·李连杰印象深刻的是场“死人戏”,“依惯例我收到一个100元的红包,因为要躺进棺材里,又多封了个5元的小红包,我把这105元捐给了壹基金。”

·片中李连杰文戏最多,陈可辛说:“李连杰好像除了十三姨之外没有拍过给人印象深刻的爱情戏,但是这部戏打的比较多、比较狠的是金城武,找了一个那么美的男孩,但是狠到你不会相信。李连杰反而是文戏最多的一个。”

·陈可辛的确考虑过找舒淇演女主角,但角色需要一个第一眼看上去不太起眼、又不性感的人,舒淇虽然戏好,但因为太过性感所以被“飞”。


·《投名状》获得第45届金马奖最佳导演(陈可辛)以及最佳剧情片两项大奖,同时也获得最佳视觉效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