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巢看看

我看过的

赤壁(上)Chi bi2008

剧情介绍

  赤壁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战争之一。公元208年(汉献帝建安十三年)曹操率领水陆大军,号称百万,发起荆州战役,然后讨伐孙权。

  七月秋,曹操亲领大军十余万南下荆州,用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的话来说是“乘破袁绍之势以下荆、吴”。企图一举消灭刘表和江东的孙权,统一天下。正当曹操疾趋宛、叶之时,八月间刘表病逝。九月,其次子刘琮在新野(今属河南省)不战而降于曹军。荆州水军数以千计的蒙冲、斗舰,悉归曹操所有,至此曹军水战实力大增。依附刘表屯兵樊城(今湖北襄樊)的刘备,闻讯后率部南撤。

  当时江陵(今湖北江陵)贮有刘表的大量粮草、兵器等,因此刘备一方面由樊城向江陵撤退,另一方面命关羽带领水军经汉水到江陵会合。九月,曹军亲率精骑五千,包括亲兵虎豹骑,追击刘备,在当阳长坂坡(今湖北当阳东北)击溃刘备军后占领江陵。

  曹操至江陵后,立即采取安顿州吏民的措施,下令“荆州吏民,与之更始”。贾诩劝说曹操先利用荆州的资源、休养军民、稳定新占地,可是曹操并没有理会他的建议。曹军的作战部署大体是:以赵俨为章陵(郡治在今湖北枣阳东南)太守兼都监护军,于禁、张郃、朱灵、李典、张辽、冯楷等七军,统一指挥他们在汉水、淮水之间的行动。荆州方面,曹操以曹仁和夏侯渊驻守江陵,以曹洪驻守襄阳,另以一部水陆军由襄阳沿汉水南向夏口。曹操亲率一部连同新附荆州之众顺江而下,攻打东吴。

  当曹操南下时,孙权派鲁肃出使荆州,吊刘表丧,兼说刘备同心御曹。鲁肃与刘备相遇于当阳,后刘备用其计折向东南汉水方向撤退,和自汉水东下的关羽水军会合,并与刘表长子江夏太守刘琦所部一万余人联军退至夏口(今湖北武汉汉口),图谋联合孙权抗击曹操。刘备遣诸葛亮随肃往东吴共谋抗曹之计。

  诸葛亮到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孙权已接到曹操威胁的书信,信上说:“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孙权不愿以“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于曹操,又顾虑孙刘联军不能与曹操相匹敌。孙权部下以鲁肃为代表的主战派和张昭为首的主和派也展开了激烈争辩。诸葛亮为孙权分析敌我双方的利弊:“豫州(刘备)军虽败于长阪,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他指出(一)曹操劳师远征,士卒疲惫;(二)北人“不习水战”;(三)荆州之民尚未心服曹操。诸葛亮的结论是如果孙刘联合,定可取胜。

  鲁肃又用激将法进言,说服了孙权,同时劝孙权立即把周瑜从鄱阳(今江西波阳东北)召回。周瑜支持诸葛亮和鲁肃的意见,先后分析曹军的弱点,指出:第一,曹军疲惫不堪;第二,“又今盛寒,马无藁草”第三,加之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曹操的后患。既而进步分析了曹军的实际力量,指出来自中原的曹军不过十五六万,而且所得刘表新降的七八万人,人心并不向曹。

  孙权增强联刘抗曹取胜的信心,命周瑜和程普为左右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周瑜率精锐部队三万人,沿江而上至夏口,与刘备统军两万多人会合,共同抗曹。兵败乌林 :周瑜率领的军队在樊口与刘备回合。然后逆水而上,行至赤壁,与曹军相遇。曹军新编及新附荆州水军,战斗力较弱,又遭瘟疫流行,以致初战不利。曹操不得不把军队“引次江北”,把战船靠到北岸乌林一侧。周瑜则把战船停靠南岸赤壁一侧,双相对峙。

  北兵不惯船上生活,曹操下令用铁索将战船连锁在一起,以减轻风浪颠簸。周瑜部将黄盖建议采用火攻战术以败曹军:“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然观操军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周瑜采纳了黄盖的建议,并即决定让黄盖用诈降接近曹操战船。黄准备了十艘蒙冲斗舰,满载薪草膏油,外用帷幕伪装,上插与曹操约定的旗号。

  时值隆冬,多刮北风,但按气象规律,几天严寒日过后,以常见有少暖之日,风向亦或变为东风,南风。据说,十一月十二日甲子日(合公元208年12月7日)这一天,晴空风暖,傍晚南风起,及至午夜风急,黄盖以准备的船舰出发,顺风驶向曹船。到了江的中心,黄盖手锯火把,使众兵齐声大叫:“降焉!”曹军官兵毫无戒备,“皆延颈观望,指言盖降”。离曹军二里许,黄盖遂令点燃柴草,同时发火,火烈风猛,船往如箭,烧尽北船,延及岸上各营。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

  在南岸的孙军主力船队乘机擂鼓前进;同时刘备也自蜀山向乌林进发。盟军横渡长江,大败曹军。曹操见败局已无法挽救,当即自焚余船,引军退走。周瑜、刘备军队水陆并进,曹操沿华容小道(今湖北监利北),向江陵方向退却,加以瘟疫、饥饿,曹军损失大半。幸得张辽,许诸等接应,才得脱险。至江陵城下,曹操恐后方不稳,自还北方,留曹仁、徐晃守江陵,满宠驻当阳。

  后果 :赤壁战前曹操的优势是非常大的:第一,曹操“挟天子令诸侯”,诸侯自然在道义上难以争锋;第二,曹操以新胜之军南下,其气自盛,第三,曹操兵力数倍于孙、刘两家。既然曹操具有如此的优势,孙刘联军的战绩更以辉煌。此战,孙刘军扬水战之长,巧施火攻,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果断、以少胜多的的著名战例。赤壁战后,曹操退回北方,再未有机会如此大规模南下荆州。曹操集团也失去了在短时间内统一全国的可能性。

  周瑜等与曹仁隔江对峙,遣甘宁袭取夷陵(今湖北宜昌),曹仁率部进围甘宁,周瑜率军救援,大破曹仁军。刘备回师夏口,欲溯汉江迂回曹仁后方。次年,曹仁被迫撤退。孙权继续与刘备联盟,以抗拒曹操。刘备乘势取得荆州大部,包括武陵(郡治在今湖南常德)、长沙、桂阳(郡治在今湖南郴县)、零陵(均在今湖南境)等四郡。稍后又夺得刘璋的益州。孙权据有江东,形成了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割据局面。

幕后

  在离京城几百公里之外的河北易县《赤壁》片场,拍摄渐入高潮,剧组日夜奋战,继续上演大阵仗,继前不久本报记者亲眼目睹剧组拍摄“草船借箭”的宏大战争场面后,日前记者再次“匹马探营”,这一次张丰毅胡军置身于“赤壁”中的造型风采被收入记者的镜头中,而吴宇森片场沉着指挥的大导风范亦让人佩服。

  “拜神出征”边拍两夜 张丰毅“奸雄嘴脸”曝光

  日前记者再次长途驱车直奔易县安格庄水库《赤壁》片场,到达拍摄地点已是傍晚时分,记者发现可能因为有了之前被偷拍的教训,《赤壁》片场的防范更加严密,通往片场的几条小路甚至草丛都安排了保安防守,在片场附近的山头上剧组也安排了人看守,看来在一直高调宣传的《赤壁》这回要刻意保持住“神秘面纱。”

  晚上九点多钟,记者看到剧组搭建的曹营大寨码头处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好像正在进行拍摄。在码头前的一片空地上剧组搭了一个方形的矮木台,木台四周架设着几樽火炉,炉火烧得正旺,木台中央站着十几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群众演员。他们的造型让记者想起了《无极》中的“雪国人”,看上去既古老又神秘。众多的拍摄人员正在架设设备,准备拍摄。拍摄开始后,场面颇为出乎记者的意料,那群“雪国人”全都戴上了黑面具,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株高高的好像是麦穗的的东西,他们在一个黑衣人的带领下,一边高声地喊着听不懂的话语,一边动作夸张地蹦蹦跳跳,好像是在跳着一种神秘的舞蹈。据记者现场观察和猜测,剧组拍摄的是曹兵出征前举行的拜神仪式,祈求旗开得胜,攻无不克,这种仪式的场面不知道是编剧从哪里考证出来的,但效果却让人感到有点滑稽而落入俗套。

  在拍摄的人群中记者看见了导演吴宇森,他的双手一直插在裤兜里,静静地注视着拍摄的场面。拍摄时,吴宇森不仅全神贯注,而且他似乎还一直在静静地思考。他的话语不多,面容严肃,每次叫停给演员和工作人员说戏时显得不急不躁,沉着有力,一派大导风范。《赤壁》是一部投资巨大昂贵的大片。作为“一军之主”的导演,吴宇森的压力可想而知,但记者在片场却看到一个镇静、沉着、认真的“指挥员”,这场“赤壁大战”在他的指挥下让记者不由多了几分信心。随后记者在吴宇森的身边还发现了张丰毅,他扮演的是奸雄曹操,他的造型也在不经意间显现,与电视剧《三国演义》中鲍国安扮演的曹操相比,张丰毅留了两撇黑胡子,衣着古朴而少了些华丽,气度上显得精壮剽悍,少了几分老谋深算,多了几分血气方刚,确实“赤壁大战”时曹操才四十多岁,正值盛年,看来张丰毅诠释的是一个谋略中不乏血性的曹操。

  吴宇森对这个“拜神”场面非常重视,而且多机位拍摄,全景特写镜头都有,从晚上九点多一直拍到了凌晨五点钟,结果还没有拍完,第二天晚上灯火人马依旧又拍了一宿。天气炎热,蚊虫叮咬,但“拜神”场面却连拍了两夜,可见这个情节的重要,或许因为“拜神”之后“大战”就开始了,这是一场揭幕戏。

花絮

  旅美导演吴宇森重返华人世界拍摄的三国史诗大作《赤壁》,现确定第一集将在7月10日在两岸三地同步上映。中影董事长韩三平对媒体表示,《赤壁》将是今年北京奥运前的超级大片,“7月看《赤壁》,8月看奥运。”这部电影会横扫今夏电影市场,三亿人民币将只是票房“起跳”,上看五亿人民币。

  自吴宇森宣布开拍《赤壁》以来,这部战争大片就吸引了各方目光,很多影迷早已在问这部星光闪耀的电影究竟何时推出?中影董事长韩三平明确指出,第一集于7月10日在两岸三地同步上映,紧接着是韩国与日本市场,至于第二集则可能是明年的春节档。而无论是上集或下集,都将是最大档期的最大强片,两部电影起码会卖出六亿人民币,上看10亿人民币,创下内地影史新纪录。

  为什么对《赤壁》如此有信心,一方面是档期特佳,且《赤壁》已被列为重点大片的情况下,其它电影都得闪到一边。再者,大陆中影高层似已看过部分片段,发现战争场面精彩无比,而周瑜梁朝伟与小乔林志玲间的爱情又浪漫唯美,再加上吴宇森特别在他重视的《兄弟情》上有所著墨,所以全片很有看头,让大陆投资方充满信心。

  另外,《赤壁》的戛纳造势活动已确定,除饰演诸葛亮的金城武因另有工作无法前往外,吴宇森将带着梁朝伟、林志玲、张震、张丰毅、赵薇、胡军等男女主角于19日在坎城举办国际记者会与海滩派对,成为此片全球宣传的第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