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4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陆军特战队剧情

S军区着眼未来战争发展趋势和部队信息化建设需要,决定从所属各侦察、通讯等部队选拔优秀官兵,组建一支能适应未来信息化条件下作战需要,执行应急任务的精锐部队。经严格筛选,初步留下80名队员,然后再进行全程淘汰,直到留下最精锐的队员,形成全天候、全时段的实战能力。 集训队队长高风智勇双全,性格刚毅,极具阳刚之美,他以优异成绩毕......[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某军区为了适应现代化战争需要,在封闭的大山深处,成立一支特战集训队,经过最初的体能考核,500队员只剩下了80名,等待他们的将是严酷的超越生理极限的淘汰式训练。从南美猎人学校毕业的高风出任队长。高风要求每一名队员必须每分每秒保持高度紧张状态,时刻准备战斗。白凌云是8名女队员中惟一通过考核的,却被高风以“不便管理”为由打发回原单位,白凌云走时发誓一定要回来。第一天的15公里越野,10名不合格的队员就遭无情淘汰,有名队员...[详情]

    某军区为了适应现代化战争需要,在封闭的大山深处,成立一支特战集训队,经过最初的体能考核,500队员只剩下了80名,等待他们的将是严酷的超越生理极限的淘汰式训练。从南美猎人学校毕业的高风出任队长。高风要求每一名队员必须每分每秒保持高度紧张状态,时刻准备战斗。白凌云是8名女队员中惟一通过考核的,却被高风以“不便管理”为由打发回原单位,白凌云走时发誓一定要回来。第一天的15公里越野,10名不合格的队员就遭无情淘汰,有名队员仅超过规定时间两秒钟。陶虎由于帮助了筋疲力尽的康东,二人的成绩统统不算数。高风的有悖传统的训练方法令教导员李开铭和副队长陈建无法接受。10名队员含泪恳求队长再给一次机会,遭拒绝。李开铭与高风发生激烈争执。李认为这些队员都是各部队选拔来的尖子,应该给他们机会,但高风心硬如铁。第二天的举弹药箱训练,聂志远等16名队员没合格,高风限期7天后补考,不及格者淘汰。康东气喘吁吁地进行15公里越野补考,他想起在军区总院当护士的女友秦璐,只因为秦璐的一句“非特战队员不嫁”,他才报名参加集训队,在距终点600米时,他一头栽倒,准备放弃,全副武装的李开铭跑来,喝令他站起来,并在前面领跑,康东终于过关。队员们之间也互不服输,一直在与康东较劲的聂志远也拼力训练,补考及格。队员们6人一组进行扛圆木练习。康东偷懒,导致小组训练无法进行,中午开饭,康东小组只得到很少的饭菜,根本不够吃,康东却拨走了一大半,王小江一拳打掉康东的饭盆,高风却不问青红皂白,劈头就让王小江做二百俯卧撑,聂志远、沈立川、于超觉得队长在偏袒康东。陈建也指责高风简单粗暴,高风说,就因为这个小组团队意识差,他才有意给他们这么点饭菜,难道在战场上他们也因饭菜分配不均而相互动手吗?他的目的就是要把6个人变成一个人,陈建惊问,吃饭也是一种训练吗?高风回答,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贴近实战的训练。[收回]

  • 第2集

    陈建不以为然,李开铭让陈建先不要嚷,他倒是要看看高风怎样通过这一盘饭把6个人变成一个人。聂志远等人开始挤兑康东,想方设法把他挤出小组。攀登训练开始了,康东又未达标,队长只给他一周时间,康东压根没接触过这个项目,自知自己无法过关。聂志远等人幸灾乐祸,认准康东肯定会被出局。陶虎开始帮助康东练攀登,在考核前夜,康东仍是攀不上去,他绝望,陶虎说,如果你认为自己不行,那你就真的完蛋了。考核时,连高风都认定康东无法过关。康东一次...[详情]

    陈建不以为然,李开铭让陈建先不要嚷,他倒是要看看高风怎样通过这一盘饭把6个人变成一个人。聂志远等人开始挤兑康东,想方设法把他挤出小组。攀登训练开始了,康东又未达标,队长只给他一周时间,康东压根没接触过这个项目,自知自己无法过关。聂志远等人幸灾乐祸,认准康东肯定会被出局。陶虎开始帮助康东练攀登,在考核前夜,康东仍是攀不上去,他绝望,陶虎说,如果你认为自己不行,那你就真的完蛋了。考核时,连高风都认定康东无法过关。康东一次次攀爬着,却怎么也上不去,突然,康东甩掉保险绳,拿出背水一战的劲头,终于创造了奇迹。全体队员带着全部个人物品在操场点验,康东的背囊里多了一大包护肤品,20公里武装奔袭开始了,康东背负着沉甸甸的背囊艰难地跑着,中途他想把护肤品藏在草棵子里,被王小江制止。午饭时,面对盘中的三个馒头,王小江、聂志远等人一抢而空,康东气得要命。几个小伙子又差点打起来。李开铭、陈建看在眼里。抬橡皮舟训练,康东故意偷懒,造成小组集体被警告,聂志远等人对康东的厌恶到了极点。聂找队长要求把康东调离小组,遭拒绝。陈建的妹妹陈蓝来到集训队,带来了高风7岁的女儿楠楠,高风妻子叶秋因白血病去世,楠楠一直由陈蓝照管。楠楠一到特战队就钻进队员宿舍去捣乱,被高风发现,勒令楠楠做俯卧撑,楠楠毫不在乎,一气做了20个,看得队员们目瞪口呆。陈建对陈蓝说,现在的高风已变得不近人情,他眼里根本没有这个女儿。陈蓝不信,高风拎着楠楠的脖领进来,要求陈蓝立刻把她带走,连顿饭也不留两人吃。陈蓝惊异地看着他,说不出话。聂志远等人又找茬与康东争吵,金贵说导致这场矛盾的根源就是高队长,他的目的就是想把所有人都淘汰走。夜晚,陶虎梦见父亲,他父亲是侦察兵,在80年代初牺牲。训练强度越来越大,刚结束训练的队员又被高风要求进行武装奔袭,队员们在到达目的地后,全都躺倒。[收回]

  • 第3集

    筋疲力尽的队员们倒在地上,高风发给每人一个馒头,命令队员在20秒内吃下去,气喘吁吁的队员根本无法吞下馒头,吐了出来。陈建再也无法沉默,指责高风在折磨队员,而高风却说自己是磨炼他们的意志。6名队员来到两人面前,将臂章默默交给高风,表示自己放弃训练,选择离去。队员中弥漫着一股悲观情绪,陈建让李开铭必须阻止高风,否则早晚要出乱子。半夜,一颗烟幕弹被扔进队员宿舍,教员在门外喊,宿舍遭敌人偷袭,懵头转向的队员在激烈的枪声、爆炸...[详情]

    筋疲力尽的队员们倒在地上,高风发给每人一个馒头,命令队员在20秒内吃下去,气喘吁吁的队员根本无法吞下馒头,吐了出来。陈建再也无法沉默,指责高风在折磨队员,而高风却说自己是磨炼他们的意志。6名队员来到两人面前,将臂章默默交给高风,表示自己放弃训练,选择离去。队员中弥漫着一股悲观情绪,陈建让李开铭必须阻止高风,否则早晚要出乱子。半夜,一颗烟幕弹被扔进队员宿舍,教员在门外喊,宿舍遭敌人偷袭,懵头转向的队员在激烈的枪声、爆炸声中,过铁丝网,攀悬崖,康东在惊慌中从山石上滚落受伤,高风令其他队员继续。在队部,高风与李开铭、陈建发生激烈争执,高表示只要自己还是集训队队长,这种训练方式就不会改变。李陈二人表示要去上级机关找领导谈谈。第二天早晨,女队员白凌云回来了,营地静悄悄的,队部空无一人。高风意外地来到陈蓝家,遭楠楠白眼,但陈蓝还是留高风吃饭,面对陈蓝的揶揄,高风手足无措。白凌云告诉队员们,自己直接去找军区的有关领导申诉,这才得以返回集训队。金贵等人吓唬白凌云,说高队长如何冷酷。聂志远更是关切地劝白离开。康东只是受了皮肉伤,却装出痛苦无比的样子想在医院泡病号,被秦璐揭穿。军区梁部长听完了李开铭和陈建的叙述,并不做评价,只说自己会向首长转达他们的意见。在集训队,60公里强行军开始了,从医院回来的康东走入队列,高风命令在每人的背囊里再加一个五公斤沙袋,李开铭考虑白凌云是姑娘,就不要给她沙袋了,高风铁青着脸说,这里只有队员没有什么姑娘。军区来了两名记者,高风不给他们好脸,并拒绝他们的车进入演练场,王记者说自己就用脚跟队员走完60公里。在强行军中,金贵用卫星定位仪作弊,记下坐标,将沙袋藏起来,在他的挑唆下,康东也想效仿,被陶虎制止。有队员悄悄拿出沙袋,将沙子倒出一半。王记者吃惊地发现一只军犬在草棵子里翻找,将金贵的沙袋找出来。体力已到极限的队员们艰难地挪动脚步,几名队员拦下一辆小货车,钻到篷布底下。康东累得躺倒在地,几乎想放弃,被陶虎硬拉起来。在返回途中,金贵找不到埋藏的沙袋。李开铭和高风站在院中,陶虎、康东、白凌云相互搀扶着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金贵等作弊队员被淘汰。王记者一一看在眼里。晚上,李开铭要高风在镇上的餐厅请记者吃饭,遭高风拒绝。[收回]

  • 第4集

    高风听说记者还要呆一天,十分气恼。在帐篷里,通讯员用弹药箱和木板给两位记者搭床铺,梁部长来电话让李开铭和高风在生活上照顾王记者,高风并不放在心上,夜里,王记者打起响酣,搅得高风无法入睡,他不客气地推醒他。康东和陶虎在被窝里说悄悄话,康东想不明白军犬怎么会找到沙袋,陶虎说,沙袋有一股肉汤味。为了感激陶虎,康东从树上拿下自己藏起的巧克力,被王小江发现。翌日,高强度的训练又开始了,划舟时,白凌云望见了前面高大的游船,不禁想...[详情]

    高风听说记者还要呆一天,十分气恼。在帐篷里,通讯员用弹药箱和木板给两位记者搭床铺,梁部长来电话让李开铭和高风在生活上照顾王记者,高风并不放在心上,夜里,王记者打起响酣,搅得高风无法入睡,他不客气地推醒他。康东和陶虎在被窝里说悄悄话,康东想不明白军犬怎么会找到沙袋,陶虎说,沙袋有一股肉汤味。为了感激陶虎,康东从树上拿下自己藏起的巧克力,被王小江发现。翌日,高强度的训练又开始了,划舟时,白凌云望见了前面高大的游船,不禁想起往事,5岁时,她与父母在海上游玩,游船被武装歹徒劫持,父母双双死在歹徒枪口下。队员们奋力向船上攀登,白凌云却滑下来掉入海中,王记者注视着她,只见她抓住绳子一下下攀着,白凌云的耳边再次响着歹徒的枪声,她终于攀了上去。结束训练、体力已到极限的队员们又被高风命令拖舟匍匐前进,王记者看得惊异万分。梁部长急冲冲来到集训队,要高风立刻带他去见王记者。王记者从木板床坐起来,梁部长敬礼,叫到:王副参谋长。原来,王记者就是军区的少将副参谋长。在全体队员面前,王将军坦诚地说,这种训练方式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这却是最贴近实战的,他肯定了高风的方式,表示将为坚持到最后的队员亲手颁发特战队员臂章。夜晚,白凌云独自夜练,聂志远来帮忙。宿舍内,陶虎和康东在赞叹白凌云的顽强,康东突然想起藏在树上的巧克力,爬到树上,却发现巧克力不见了,这时,他发现聂志远正在给白凌云送巧克力,便怒气冲冲地认定是聂偷了自己的东西给白凌云献殷勤。聂志远说巧克力是王小江给的,宿舍内,又一次发生争吵,第二天早饭,康东小组的餐盘里仍是三个馒头,康东抓起馒头大口吃起来,聂志远等人怒目而视。很快,这个极不团结的小组接到命令,共同去营救大山深处摔伤的测绘队员,高风指定聂志远为组长。6个人在争执中上路了。聂志远等人很快就找到了摔伤的测绘队员,聂立刻拿出电台呼叫队长派直升机来,却怎么也呼不通,归途足有30公里,无奈,他们只得轮流抬着伤员走回去。天热得要命,他们在毒日下走得筋疲力尽,水只剩下了半壶,王小江又把脚崴了,无法独自行走。大家只好轮流背他,6个矛盾重重的队员不得不携起手来,共同去面对艰难的行程。他们终于明白团队精神意味着什么,在康东的背上,王小江愧疚地承认,巧克力是自己偷拿的,又把最后一口水留给康东。他们终于回到了驻地,高风微笑着注视他们,伤员坐起来,拿下头上的绷带,队员们吃惊地发现原来是教导员,至此,他们才明白,这是一场队领导设计的考验。食堂内,面对盘中的三个馒头,他们相互谦让,高风和李开铭相视一笑,让炊事员将一盆馒头放在他们面前,他们终于通过了考验。陈建心事重重地坐在队部,李开铭知道他的心事,这次的干部调整结束了,陈建又没调上正营。[收回]

  • 第5集

    第二天,情绪低落的陈建请假进了城。靶场,队员们在进行射击训练,康东自诩自己是神枪手,陶虎也曾是原部队有名的狙击手,可高风让举靶的士兵将靶子摇晃起来,结果陶虎落靶,高风认为,打固定目标百发百中根本不能算是枪手,要全体队员从基础练起,整整一下午,队员们盯着天上飞的鸟,练追踪活动目标,这让他们很不以为然,康东干脆偷懒,只有陶虎在认真练着,恍惚中,他又一次看见父亲并且聆听他的教诲。陈蓝来到集训队,交给高风楠楠的作文,在作文里...[详情]

    第二天,情绪低落的陈建请假进了城。靶场,队员们在进行射击训练,康东自诩自己是神枪手,陶虎也曾是原部队有名的狙击手,可高风让举靶的士兵将靶子摇晃起来,结果陶虎落靶,高风认为,打固定目标百发百中根本不能算是枪手,要全体队员从基础练起,整整一下午,队员们盯着天上飞的鸟,练追踪活动目标,这让他们很不以为然,康东干脆偷懒,只有陶虎在认真练着,恍惚中,他又一次看见父亲并且聆听他的教诲。陈蓝来到集训队,交给高风楠楠的作文,在作文里,楠楠说她不明白老高为什么是爸爸,因为他从不像爸爸,连吃螃蟹也给女儿规定时间,不能超过两分半。晚上,陈建到陈蓝家,告诉妹妹自己决定转业,他倾吐了内心深处的苦衷,当初,陈建以0.5分之差输给高风,没去成南美猎人学校,组建特战队时,本来他是队长第一人选,结果高风回国了,占了属于他的位置,他屈居队副,如果不离开军队,他注定只能生活在高风的阴影里。陈建又告诉妹妹,叶秋去世前曾给丈夫高风写过几十封信,他却一封也没回,这人没有情感,陈建劝陈蓝尽快把楠楠交给高风,她该考虑自己的婚姻了,陈蓝若有所思。高风得知陈建的决定后异常震怒,他质问陈建为什么要转业,他们现在干的事业不正是当年在军校时的梦想吗?夜半,在山上练瞄准的队员全都疲倦地倒地睡去,只有陶虎如雕塑般站立。陶虎和康东下山去抬绿豆汤时,遇到村民正在追捕杀人狂,二人干脆利落地将之擒获。记者来采访,让高风拦住,认为两名特种兵抓一个持刀歹徒没什么可张扬的,李开铭为此与高风发生冲突。短暂的休假,康东去军区总院跟秦璐吹嘘自己如何勇擒歹徒,秦璐告诉他,自己已报名参加维和医疗队。聂志远等人找李开铭诉说对高风训练方式的不满。高风利用休息时间请陈蓝和楠楠吃饭,却心不在焉,想着集训队的训练,结果不欢而散。陈建去意已定,决定办复员。休假提前结束,仍是射击基础训练,队员们有很大抵触情绪,李开铭也同队员们一样请高风给个解释,队员们七嘴八舌地问高风能否在夜暗条件上打移动目标,高风提出,他与陈建同全体队员搞一场对抗演练。夜晚,陈建正在收拾行李,高风来到,请他在走前参加这场演练,给军旅生涯画上个句号。山林里,52名队员摩拳擦掌,觉得肯定能赢二位正副队长,只有陶虎明智地提出,大家对高陈二人的枪法、战术一无所知。[收回]

陆军特战队精彩对白

陆军特战队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陆军特战队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陆军特战队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