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红梅花开剧情

大校工程师宋红梅到基建兵318团视察工作。她没有按照团里的安排住进宾馆,而是直奔隧道挖掘基地。在基地她与一营官兵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她的技术指导下,隧道提前一个多月打通。期间,她的丈夫王振华千里迢迢从北京倒船倒车赶到工地来看望宋红梅,被宋劝回。在全营官兵欢庆胜利时,宋红梅接到急电;回北京不久的丈夫王振华出了车祸,生命垂危。......[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太阳把陡立的崖壁晒得直冒烟,随着突突突的钻机声,一团烟雾弥漫开来,营长刘大虎带领战士们正在开山钻洞。宋红梅一身军装出现在一营的工地上,而此时的营长刘大虎正和战士们光屁股在水池里凉快。宋红梅冷冷地说:我是新来的技术总工。
    宋工在办公室审图纸:你看看图纸是怎么画的?你们是怎么干的?!大虎把图纸在手里转了个个儿:这不是一样嘛!宋工气得大骂一营之长连图纸都不会看,你们就会闷头瞎干,偏离轴心2公分了,你给我返工!
    公路上,一个...[详情]

    太阳把陡立的崖壁晒得直冒烟,随着突突突的钻机声,一团烟雾弥漫开来,营长刘大虎带领战士们正在开山钻洞。宋红梅一身军装出现在一营的工地上,而此时的营长刘大虎正和战士们光屁股在水池里凉快。宋红梅冷冷地说:我是新来的技术总工。
    宋工在办公室审图纸:你看看图纸是怎么画的?你们是怎么干的?!大虎把图纸在手里转了个个儿:这不是一样嘛!宋工气得大骂一营之长连图纸都不会看,你们就会闷头瞎干,偏离轴心2公分了,你给我返工!
    公路上,一个背着大旅行包的中年男人往前走,一辆家用车飞驰而来,男人挥舞毛巾拦车,他掏出一百块钱。司机同意他搭车。司机按照中年男人的要求越开越开越觉得不对劲,男人安慰他:放心,不就是部队吗,他们干的活就是建筑工,不瞒你说我老婆就是管他们的。
    中年男人被门口哨兵当可疑人员抓了起来,他说他叫王振华,是这里总工程师的丈夫,但哨兵告诉他,这里从来没有女人。王振华被临时看守了起来。
    值班室里,中年男人对墙相面,见有人来了赶忙问:你到底让我等多久。小战士说和宋工联系不上,中年男人解释自己是军属,又拿不出证件,小战士说:您先等等吧!转身又把门反锁上了。
    宋红梅打电话向上级汇报工作,她追到营部问大虎工期,大虎拍胸脯保证20天内完成,比计划提前10天。宋工要求他保质保量,偏离图纸1公分就得返工。小战士汇报有个可疑分子被他们抓住了。宋红梅见到王振华后反问:你怎么来啦?也先不打个电话,现在正赶工期,没工夫接待家属。王振华低头听训,倒是大虎和副营长劝宋工:人家大老远来了,快一起回宿舍吧!
    回到宿舍,王振华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各样小吃,宋红梅边问王振华:你怎么找来的?王振华说了自己倒车倒船的经历。又把自己被关押的经历描述一遍。宋红梅说没关你一天一宿就算好的,谁叫你在军事禁地瞎撞的。哎,他们管你顿饭没有?王振华憨憨一笑,抓起一个鸡腿:管吃不管饱。
    工期在即,大虎日夜奋战在第一线。他带领战士们炸山,隆隆炮声中碎石纷纷滚落,一块饭桌大的巨石悬在了崖壁上,摇摇欲坠,却又掉不下来。宋工看着非常着急,大虎二话不说,纵身跃上推土机从缓坡开上山崖,战士们扬脖看着,连大气都不敢出。推土机一寸寸接近巨石,忽然机身颠簸了一下,一串碎石滑落下来,一个战士抱头跑开,手上流出了鲜血。大虎盯着巨石,小心的移动操纵杆,铁铲轻轻一点,巨石终于顺利的滑落在指定地点。大虎从推土机里出来,得意的看着宋工,宋红梅冷冷的:你以为你这么干就是英雄,三四百号的兵等着看你玩命啊!她让他背条令。
    宋红梅回到宿舍,把安全帽往门后一挂,转身看见房间里摆上了漂亮的野花,床上换了粉红色的新床单。王振华走近宋红梅,有亲昵动作。宋红梅一边翻资料,一边打电话,根本不答理他。
    无聊中的王振华要求给曦曦打电话,他告诉女儿曦曦她的衣服都放在什么地方。又告诉她穿完哪一件衣服要注意保养。
    王振华最终匆匆离开了军营回到北京。
    半个月后,宋红梅陪上级领导验收工程。首长问起刘营长的工作,宋红梅破天荒夸奖了大虎,说他干起工作来真是猛虎下山一般。
    工程在宋红梅的指挥下,提前完工了。喝完庆功酒,回到宿舍,她照照镜子,自己这回真是喝了不少。想起给家里打个电话,响了几声没人接,王振华的手机也是不在服务区。宋红梅只得作罢,远处传来大虎即兴填词的二人转,说是唱不如说是嚎叫。宋红梅笑着摇了摇头,正准备就寝,电话铃响了,拿起电话,刚听完一句,宋红梅的酒就全醒了。[收回]

  • 第2集

    王振华出了车祸,生命垂危,躺在了医院里。宋红梅提着简单的行李,急匆匆走进医院大门。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宋红梅看见王振华头上裹着纱布,一动不动的躺在许多管子之中。宋红梅赶紧追着大夫问伤情。大夫举着CT片子:颅内出血控制住了,不过醒不醒的过来还不一定。你什么意思?!宋红梅急了;他老这么躺着不成植物人了嘛!大夫: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宋红梅愣在那里:你是说……大夫:随时有危险。
    其他患者家属立刻包围了大夫问这问那,宋红梅:...[详情]

    王振华出了车祸,生命垂危,躺在了医院里。宋红梅提着简单的行李,急匆匆走进医院大门。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宋红梅看见王振华头上裹着纱布,一动不动的躺在许多管子之中。宋红梅赶紧追着大夫问伤情。大夫举着CT片子:颅内出血控制住了,不过醒不醒的过来还不一定。你什么意思?!宋红梅急了;他老这么躺着不成植物人了嘛!大夫: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宋红梅愣在那里:你是说……大夫:随时有危险。
    其他患者家属立刻包围了大夫问这问那,宋红梅:大夫,你得给我们用最好的药,最好的设备,帮他恢复,钱不是问题。大夫:你看我这儿,不是肿瘤晚期就是跳楼的,哪个比你的轻?有钱也没用,你等等吧!
    你是王处长的爱人吧?一个女声问。宋红梅回头一看,一个30多岁的女同志:我叫赵霞,是老王的同事。你别急,我们一起想办法。宋红梅:怎么会出这事的?他在哪儿出的车祸?!赵霞:说是在北四环开车撞护拦上了。
    重症监护室的红灯闪了起来,大夫、护士赶忙往里冲。宋红梅、赵霞紧张地站在门口。
    大夫:准备注射,心脏起搏机。护士推针筒。大夫给王振华一下下电击。心电图终于恢复了正常。大夫长出了一口气。
    宋红梅疲惫的坐在楼道里,见大夫出来追问情况。大夫说病人需要安静。看着护士进出给王振华换药。宋红梅问护士,我们家的人呢?护士:没来,手术单上是病人同事签的字。宋红梅联系母亲和女儿,可是都没联系上。赵霞告诉她;我在附近宾馆订了房间,你住那儿离医院近一些。
    赵霞和宋红梅在病房里听大夫说病情。
    一户装修豪华的人家,女主人正在看电视,“叮咚”门铃响了。女人开门一看,是自家的小保姆。女主人:给你10天的假,你可好,一走一个月音信全无,活儿都给你留着呢!这月工资扣了!小保姆怯怯的看着女主人:阿姨,我爸干活把腿摔了,阿姨,别扣我工资了……女人:你说走就走,在我们家干活不能没规矩。“谁说规矩呢!”这时,一脸正气的冯淑珍老太太冲到女人面前:那咱们就说说规矩。女人惊讶的:你谁呀?!
    冯老太太进屋,盘腿坐在床上:人家姑娘两年没回家了,《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有劳动和休息的权利,五一、十一政府机关都放假,你让人休息过吗?温总理还给民工要工资呢,你敢随便扣人家钱。半夜12点让姑娘给你按摩你怎么不说啊。这房子少说一、二百万,你扣小保姆的几百块钱,你也忍心!女人结结巴巴:您是社区服务公司的吧,那、那我们改。
    冯淑珍潇洒的背上大旅行包扬长而去。女主人:你们什么关系啊?小保姆:我们火车上认识的。
    在一个广场演出现场,在军队文艺单位工作的王曦自称病假,她在为这次个活动拍摄。她参加了现场的一个抽奖活动,却因为主持人要求表演一个节目而放弃了领奖。
    病情好转的王振华转到了普通病房。赵霞想尽办法弄来了只有高干病房才有的旋转病床。
    回到干休所的冯淑珍得到了老玩伴们的欢迎,大家问她事办得怎么样,她说差不多了。她一转身就被身后的人奚落:多少年了,就听她说差不多了,到今天也没落实。冯老太也许只能从周毅和林老太那儿才能找到一些安慰。
    剪辑机房里,王曦拼命工作,她要赚足和爸爸一块出去旅游的钱。
    得到消息赶到医院的冯老太和王曦,看完王振华的病情就与宋红梅吵了起来。她们互相埋怨着。
    尾随王曦而来,号称“摄影艺术家”的苏驰,在楼下与护士暧昧,被王曦看见。随后赶来的牛兆强替这一家子解决了王振华的便急问题。王曦家和牛兆强家是隔了几代人的亲戚。王曦要牛兆强做她的“听用”。就是随时调用。牛兆强傻笑着答应了。
    一家人对王振华一会读报,一会按摩的努力让王振华苏醒了过来。但他逮谁管谁叫妈。[收回]

  • 第3集

    客厅里开着电视,王曦举着识字卡片教轮椅上的王振华边看边读,然后把卡片连成一句话,结果发现总是教了上句就忘了下句。曦曦正着急,王振华学会了两个字地往外崩:姑妈。
    宋红梅推着轮椅带王振华下楼,王振华为了抢小孩的一根冰棍和小孩打了起来。王曦和说话过分的邻居吵了起来。宋红梅劝王曦算了,王曦转而对准她发火:就是你不让爸爸吃冰棍,他才会和人抢。这也不准那也不准,你把家都改造成部队了。
    两个月后,赵霞接到宋红梅的电话邀请。赵霞在明...[详情]

    客厅里开着电视,王曦举着识字卡片教轮椅上的王振华边看边读,然后把卡片连成一句话,结果发现总是教了上句就忘了下句。曦曦正着急,王振华学会了两个字地往外崩:姑妈。
    宋红梅推着轮椅带王振华下楼,王振华为了抢小孩的一根冰棍和小孩打了起来。王曦和说话过分的邻居吵了起来。宋红梅劝王曦算了,王曦转而对准她发火:就是你不让爸爸吃冰棍,他才会和人抢。这也不准那也不准,你把家都改造成部队了。
    两个月后,赵霞接到宋红梅的电话邀请。赵霞在明皇城遗址独自徘徊。
    赵霞拎着礼品在宋红梅家小区里犹豫不决。宋红梅下楼接赵霞,赵霞推说单位有急事得马上回去。把礼物留给宋红梅,赶紧走了。
    “摄影师”苏驰请曦曦参观自己的工作室,曦曦看照片,摄影师给她讲拍摄时的小故事,逗得曦曦呵呵直笑。摄影师让曦曦坐在布景里,打开昏黄的灯,放着轻音乐,又倒来红酒,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曦曦挺喜欢摄影师的工作,摄影师夸曦曦身材好,有气质,想请曦曦当模特拍一组照片参赛,曦曦一口答应。
    曦曦成天没个准点儿,背着大包,早出晚归。宋红梅一问,她就说在电视台打工。
    一天,宋红梅实在忍不住了,曦曦刚一出门,她也跟了出去。曦曦打车,宋红梅就叫司机跟着。
    曦曦的车停在某摄影厂,她下了车,宋红梅不远不近地跟踪。宋红梅找到灯光通明的摄影棚里,曦曦正赤身裸体地摆姿势供人拍照。前边留胡子,后边梳辫子的苏驰正跟曦曦说他需要的动作、表情。宋红梅:你背着我干什么呢?!曦曦:妈——你怎么来了?!宋红梅冲苏驰:你要给她拍什么?曦曦:妈,我正拍写真呢!宋红梅:闭嘴!把胶卷给我!摄影师:曦曦,你不是说你妈有文化吗?宋红梅:他是谁?曦曦:是我男朋友。宋红梅:我命令你把胶卷给我!曦曦:妈——我在工作!是参加比赛的!宋红梅没有讲话,一把抢过照相机,拆出胶卷:王曦,你穿上衣服回家!
    曦曦和妈妈赌气住到姥姥家快一个月了,家里只有王振华和宋红梅。赵霞打来电话问老王的情况,自己有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
    宋红梅在家擦地,曦曦推门而入,径直去看爸爸。她把给爸爸买的零食一样样拿出来,最后又掏出一个玩偶毛毛熊表演起来:爸,这就是我,天天陪着你!曦曦把毛毛熊套在爸爸手上,扶着它点头、拍手,父女俩玩得好开心。
    第二天,宋红梅去找军区首长,谈了自己的境况,首长表示理解:要不就把你调回来吧,去军区的干休所当所长,除了照顾爱人,还能侍奉母亲——冯淑珍就住在那个干休所里。宋红梅同意了。
    技术总队的同事们给宋红梅饯行。宋红梅面对曾经朝夕相处,又恨又爱的战友,百感交集,喝了不少酒,但是这回没喝高,她好像怎么也喝不醉,因为她觉得她的心就像山洞,被掏空了。
    办公室里,宋红梅一样样收拾自己的东西,绘图尺、铅笔、笔记本……她端着整理好的纸箱,转身带上房门。
    宋红梅在镜子前试新发的文职套装,她前前后后的照着,手不自觉的摸到了肩章上……[收回]

  • 第4集

    宋红梅和曦曦在家里还为拍照片的事争吵, 曦曦生气离家而去,王振华高声叫曦曦,宋说不准叫她。强逼着王振华把水都喝了,王振华恼怒之下把水大壶打翻,把宋红梅推倒在地。此时的王振华瞎的尿从上而下流了出来,宋红梅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女儿的叛逆,丈夫生活不能自理。痛苦的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宋红梅去找军区首长,谈了自己的境况,首长表示理解:要不就把你调回来吧,去军区的干休所当所长,除了照顾爱人,还能侍奉母亲——冯淑珍就住在那个干休...[详情]

    宋红梅和曦曦在家里还为拍照片的事争吵, 曦曦生气离家而去,王振华高声叫曦曦,宋说不准叫她。强逼着王振华把水都喝了,王振华恼怒之下把水大壶打翻,把宋红梅推倒在地。此时的王振华瞎的尿从上而下流了出来,宋红梅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女儿的叛逆,丈夫生活不能自理。痛苦的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宋红梅去找军区首长,谈了自己的境况,首长表示理解:要不就把你调回来吧,去军区的干休所当所长,除了照顾爱人,还能侍奉母亲——冯淑珍就住在那个干休所里。宋红梅同意了。
    技术总队的同事们给宋红梅饯行。宋红梅面对曾经朝夕相处,又恨又爱的战友,百感交集,喝了不少酒,但是这回没喝高,她好像怎么也喝不醉,因为她觉得她的心就像山洞,被掏空了。
    宋红梅在镜子前试新发的文职套装,她前前后后的照着,手不自觉的摸到了肩章上……
    宋红梅走进办公楼。老干部们堵在了会议室外面,领头的正是冯淑珍。冯老太太讲述事情的起因,干休所里门诊部的救护车坏了,把一个犯心脏病的老爷子搁在了四环路上。
    正吵得热闹,老干部们推门进来。一见宋红梅,冯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在老所长的介绍下,这位是新来的宋所长,你们有事就跟她说!她负责给解决!老首长们群情激愤,冯老太带着大家闹了起来,她不听宋红梅的口头承诺,她要她给一个解决问题的准日子。宋红梅望着妈,可是妈像不认识她一样。她只得答应20天内解决救护车问题。冯老太又要她立下字据。宋红梅一一照办。
    看到宋所长许了愿,冯老太太才带领大家“撤离”会议室。
    宋红梅觉得冯淑珍这个当妈的太不给自已女儿面子,下了班,宋红梅去找妈。冯淑珍在厨房调饺子馅不理她。
    苏驰把宋红梅没有毁干净的照片卖给了一个不法商人。不久,曦曦的照片就被登了出来 。牛兆强拿着那个小刊物来找她。[收回]

  • 第5集

    萧条的织袜厂大院。有的厂房门口已经挂上了某某公司的牌子。
    冯淑珍在织袜厂党委办公室,极认真地向负责人员汇报外调成果:您看,我这回去东北,走访有关部门,辽沈战役中攻锦大军曾沿四平、郑家屯、对方无心理她.
    宋红梅找到政委常锋问所里都有什么问题需要改进。常锋:说来话长,干脆我带您四处看看吧!常锋用一个上午的时间陪着所长视察了全所。宋红梅发现问题可不是光换一辆救护车那么简单——车队的小战士们都养成了“老爷兵”,太阳都晒屁股了...[详情]

    萧条的织袜厂大院。有的厂房门口已经挂上了某某公司的牌子。
    冯淑珍在织袜厂党委办公室,极认真地向负责人员汇报外调成果:您看,我这回去东北,走访有关部门,辽沈战役中攻锦大军曾沿四平、郑家屯、对方无心理她.
    宋红梅找到政委常锋问所里都有什么问题需要改进。常锋:说来话长,干脆我带您四处看看吧!常锋用一个上午的时间陪着所长视察了全所。宋红梅发现问题可不是光换一辆救护车那么简单——车队的小战士们都养成了“老爷兵”,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呼呼大睡.
    曦曦生气地赶到苏驰的家中,却发现苏驰正和另一个女人睡在一起。
    中午政委常锋陪宋红梅在食堂吃饭,伙食让人没法下咽。老干部活动中心里灯光昏暗。
    经过裸照事件的王曦,渐渐发现牛兆强才是他的最终。牛兆强答应做她永远的“听用”。
    宋红梅觉得,这个干休所的大院简直就是她从没见过的一张最复杂的施工图纸。
    烦躁不已的宋红梅发现自己只能找赵霞说话。赵霞约宋红梅一起到外面喝茶。宋红梅把干休所的烂摊子说了一些。赵霞说搞人际关系不比在山里管大兵,得变通,另外得学会找钱。
    宋红梅翻着家里的相册,发现全是王振和女儿及同事的合影,她觉得自己为这个家庭做得太少了。在相册里,她唯独没有发现赵霞的照片。
    赵霞在家里拿着一堆他和王振华的合影出神。
    第二天早晨六点,车队的司机们听到了很久没有听到的紧急集合哨,所长亲自带操。路上,院里晨练的老头、老太太惊奇的看着这支拖拖拉拉的跑步队伍。
    第二拨儿倒霉的是承包食堂的刘老板夫妇,宋红梅带着老干部反映强烈的几个问题找他们谈改善伙食的问题。这两口只说自己是按合同办事,对老干部们反映的问题一概不理。宋红梅听了这话转身就走。[收回]

红梅花开精彩对白

红梅花开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红梅花开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红梅花开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