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江塘集中营剧情

抗日战争烽火正烈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特遣支队三千将士,与国民党整编三十九师合击日寇三木红日旅团。 战斗异常惨烈,新四军死伤大半,但依然如一根钢钉,钉住日寇。 三十九师侧面强攻,等待增援部队赶来,歼灭三木红日那不可一世的禽兽部队,一雪南京大屠杀的奇耻。 狡诈的三木使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诱使国民党三十九师肖占魁师......[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三木红日与伊田秀男讨论战况,伊田秀男提议,绕过三十九师正面防线,猛击其侧翼,特种分队直捣肖占魁的指挥中心。而三木红日却不然,他现在显得有些犹豫、有些不安。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搞清楚肖占魁的作战意图。他研究过肖占魁,肖占魁毕业于西典军校,是一个不怕打硬仗的军人。然而,他认为三十九师是一支孤立无援的部队,决不可能取得战役上的胜利。三木红日停止了进攻,调整了布署,准备向三十九师正面阵地发起更猛烈的冲击。
    谭克平与秦瑞带领的...[详情]

    三木红日与伊田秀男讨论战况,伊田秀男提议,绕过三十九师正面防线,猛击其侧翼,特种分队直捣肖占魁的指挥中心。而三木红日却不然,他现在显得有些犹豫、有些不安。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搞清楚肖占魁的作战意图。他研究过肖占魁,肖占魁毕业于西典军校,是一个不怕打硬仗的军人。然而,他认为三十九师是一支孤立无援的部队,决不可能取得战役上的胜利。三木红日停止了进攻,调整了布署,准备向三十九师正面阵地发起更猛烈的冲击。
    谭克平与秦瑞带领的一支新四军特遣支队,在林家埠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特遣支队决定半个小时之内冲过河去,但遭到日军的猛烈轰炸。支队长谭克平不幸中弹牺牲,秦瑞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悲愤不已。
    肖占魁的所有通讯手段已经被炸毁,巫和松立刻派了阿贵和石愣子,潜出日军防线,与新四军指挥部联系,希望得到特遣支队的增援。
    伊田秀男也得到了这个情报,肖占魁已经失去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
    傍晚,阿贵带着新四军特遣支队参谋王是林回到三十九师师部。王是林带来了谭克平的亲笔信,告知新四军特遣支队伤亡过半,已经没有能力过河,希望三十九师向我方靠拢,不惜一切代价,向西突围。
    新四军老兵贺秀庭在战场上捡到一个孩子,起名小鸽子,并跟政委秦瑞说等孩子长大后教他打鬼子。
    王是林带回的消息立刻在三十九师师部炸开了,美军事观察员弗兰克建议放下武器,康有根和弗兰克发生了激烈冲突。按照这个美国人的逻辑,打一场不可能赢的战役,不如缴械。
    肖占魁决定突围,但他话音未落,马金龙从外面冲进来报告,西面沿河一带大批日军正向这里冲过来。弗兰克火了,整个三十九师已经伤亡过半,还有几千士兵被压缩在不到十平方公里的范围,每一次冲杀,都会带来严重伤亡。
    这时伊田秀男请示三木红日,要去跟肖占魁谈判,令其缴械投降。为防意外,康有根和马金龙互换身份,马金龙以康有根的身份出面与伊田秀男进行谈判。谈判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双方剑拔弩张。
    面对明显处于劣势的战局,肖占魁痛苦地决定,放下武器。[收回]

  • 第2集

    林家桥的战斗依然在继续。新四军与三十九师依然无法联系。
    肖占魁把康有根叫进里间,命令康有根一定要带领兄弟们活下去,担当起领导三十九师的任务。
    士兵们都不愿意放下手中的枪,骆家良带着头冲进师部,破口大骂……肖占魁又一次命令部队,放下武器。
    日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冲进了村镇,迎面碰见了站在街口,用枪刺挑着白旗的康有根。康有根对鬼子说,我们已经放下了武器。日军士兵抡起枪托朝康有根猛砸下去……
    三木红日对眼前这数千...[详情]

    林家桥的战斗依然在继续。新四军与三十九师依然无法联系。
    肖占魁把康有根叫进里间,命令康有根一定要带领兄弟们活下去,担当起领导三十九师的任务。
    士兵们都不愿意放下手中的枪,骆家良带着头冲进师部,破口大骂……肖占魁又一次命令部队,放下武器。
    日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冲进了村镇,迎面碰见了站在街口,用枪刺挑着白旗的康有根。康有根对鬼子说,我们已经放下了武器。日军士兵抡起枪托朝康有根猛砸下去……
    三木红日对眼前这数千战俘感到吃惊、亢奋,扫视了一下,大声叫,肖占魁出来!肖占魁推开人们的阻拦,走了出去,站在队伍最前列。
    三木红日告诉肖占魁他,阿贵和王是林是叛徒。肖占魁立刻明白了,他们传来的命令是假的!三木红日下令将阿贵和王是林当众放了。士兵们高呼要杀了这两个人
    日军在高音喇叭里对着新四军阵地喊话,通告特遣支队,立即放下武器,否则杀死所有三十九师战俘……
    为了阻止三木红日杀更多的战俘,肖占魁走上土坡,希望新四军看在三十九师弟兄们生死存亡的情分上,放下武器……
    全体党员神色严肃地看着秦瑞。秦瑞决定,为了掩护二分队和预备队撤离,为了眼前这些国民党战俘能生存下来,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放下武器。
    秦瑞与范子章带领新四军,从土坡后面站了起来,他们手里依然握着枪,犹如一道土墙矗立在阵地上,高唱《在太行山上》。
    长长的战俘队伍在日军的看押下,沿着一条蜿蜒的土路走去……
    战俘被押解一处临时看押场地。
    秦瑞愤怒地质问肖占魁为什么要投降,肖占魁不语,良久,告知秦瑞,我们被出卖了,三木红日指挥部里的地图和我桌上的地图完全一样。秦瑞惊得说不出话。
    秦瑞要范子章设法搞清楚,三木红日把战俘圈在这里的目的,必须根据敌人的意图,制定出对策。
    骆家良认为是弗兰克出卖了三十九师,准备杀了他。[收回]

  • 第3集

    康有根低声对肖占魁说,兄弟们在抱怨我们,骆家良和一些士兵要杀了弗兰克。
    在临时设立的“战俘管制营”中,三木红日向伊田秀男大佐下达了一项命令,任命他为战区“战俘管制营”最高长官,在长江南岸,一个叫江塘的地方,建立本战区最大的战俘集中营。伊田秀男认为失去了在战场上直接指挥作战的权力是一种耻辱。然而,三木红日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
    巫和松总用目光追踪着范子章,范子章也注意到了巫和松,——他们曾经是对手,国共两军在情报界的...[详情]

    康有根低声对肖占魁说,兄弟们在抱怨我们,骆家良和一些士兵要杀了弗兰克。
    在临时设立的“战俘管制营”中,三木红日向伊田秀男大佐下达了一项命令,任命他为战区“战俘管制营”最高长官,在长江南岸,一个叫江塘的地方,建立本战区最大的战俘集中营。伊田秀男认为失去了在战场上直接指挥作战的权力是一种耻辱。然而,三木红日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
    巫和松总用目光追踪着范子章,范子章也注意到了巫和松,——他们曾经是对手,国共两军在情报界的对手。巫和松怀疑是新四军出卖了三十九师,范子章建议二人必须改变一种相处方式,联手合作,因为现在小鬼子才是我们真正的对手!
    伊田秀男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他机敏、多变、迅速,了解中国文化,这是三木红日看中他的一个重要原因。三木红日请伊田秀男在一家日式酒楼喝酒,伊田秀男明白他的意思,然而伊田秀男却远没有理解三木红日下达这个任务的真正意图。
    三木红日坦言,建立这个战俘营的主要目的,是要利用这些战俘为日军的战争目的服务,用中国的物资支持战争继续打下去。三木红日不能给伊田秀男足够的部队看管这三千战俘,仅有一个不满编的大队。三木红日命令伊田秀男明天上午出发,押送战俘到江塘,二十天之内,江塘码头必须完工,并且要坚守到码头的战略任务完成为止。
    人群中,小鸽子倒下去了,贺秀庭趁人不备,偷了骆家良的水壶,把水送到小鸽子嘴边。这一下引起了一阵混乱,骆家良和贺秀庭俩人撕扯在一起。康有根想阻止他们,却跟骆家良发生了激烈争吵。骆家良根本不把他们这些军官放在眼里,康有根和骆家良打了起来。肖占魁喝止他们,然后拾起一块石头扔给骆家良,道:你有种就冲我来!……肖占魁毕竟余威犹在,骆家良不得不重归于沉默。
    日军抬来了一辆压水车,把一根管子牵进铁丝网内。伊田秀男一直在窗内注视着这一大片干渴难耐的战俘将如何分配这一根管子里的水。然而,队伍井然有序,肖占魁、康有根站在水车前,先是伤兵,然后士兵、军官,一人一口,一直到日落,到天黑……
    这是伊田秀男最担心的。他问手下:什么是万众一心?大日本帝国就是靠万众一心才有今天的伟业,但是中国人不行,决不行!要分化利用他们,要让他们自己扼制自己!兵者,不战而胜,尚为最高谋略。
    秦瑞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叮嘱范子章,多注意康有根,因为他是我们和国民党战俘团结起来的关键人物。
    肖占魁把马金龙叫到身边,万分痛苦地对他说:你要是能逃出去,就去上海找一个叫孔仁臣的帮会老大,一定要干掉王是林和阿贵那两个杂种!
    伊田要求肖占魁管理所有的战俘,肖占魁断然拒绝。[收回]

  • 第4集

    伊田秀男对肖占魁的态度并不意外,他自然有他的手段!他驱车来到特高科战区总部见井上清。井上清已经在自己的官邸等候他了。他们过去是同行,因此谈话简单而直截。井上清同意选择一些中国人(变节分子),充当伊田秀男在战俘中的眼线。同时,井上清还举荐了一个统辖这些眼线的核心人物。
    这是个女人,伊田秀男介绍,她叫唐丽,是日军南京汇战中的101情报员,在井上清的授意下,唐丽拿起手中的枪向自己的肩膀开枪。
    伊田秀男把弗兰克押进他的办...[详情]

    伊田秀男对肖占魁的态度并不意外,他自然有他的手段!他驱车来到特高科战区总部见井上清。井上清已经在自己的官邸等候他了。他们过去是同行,因此谈话简单而直截。井上清同意选择一些中国人(变节分子),充当伊田秀男在战俘中的眼线。同时,井上清还举荐了一个统辖这些眼线的核心人物。
    这是个女人,伊田秀男介绍,她叫唐丽,是日军南京汇战中的101情报员,在井上清的授意下,唐丽拿起手中的枪向自己的肩膀开枪。
    伊田秀男把弗兰克押进他的办公室。伊田秀男要求弗兰克领导一大队,助手由他自己选择,出了问题首先枪毙他。弗兰克明白伊田秀男是什么意思,实际上他们就是人质,站在大多数战俘对立面的人质。弗兰克当然拒绝。伊田秀男不动声色:要么死,要么合作!弗兰克无可选择,他只能答应。然而,弗兰克完全不清楚,他答应之后,屠杀将要开始了。
    按照伊田秀男的计划,武藏在队前宣布了一串名单,这些人全部是三十九师指挥机关的首脑人员。日军把他们带到铁丝网前,一队排好……肖占魁站在对列的第一位。
    秦瑞料定,日本人要行凶。果不其然,日军开枪了,铁丝网前喷扬起一片红色的血雾……万余名战俘这时犹如一股狂潮猛地向前涌动,日军调转枪口……
    弗兰克等人跑出来,惊慌地大喊,停止开枪,停止开枪!伊田秀男抬起他的手——静!彼此三方对峙着。在战俘中,那股巨大的喘息几乎喷面而来……
    然而,征服这些战俘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解战俘内部的情况,坚决而有效地操控他们的核心人物,对伊田秀男来说至关重要!
    伊田秀男毫不掩饰地对弗兰克说,中国人失去了他们的核心,这仅仅是他要做的第一步,他也需要弗兰克这时跑出来请求他停止开枪,这正中他的下怀。在中国人心目中,你这美国佬在仓库里和我做了什么交易?你们现在是他们的敌人还是朋友?他们已经搞不清了。伊田秀男冷冷地命令他,回到你的队伍中去!弗兰克坚决地回答:NO!
    伊田为唐丽送行后,暗示森江除掉唐丽。
    清晨,唐丽和那些已经化妆成战俘的特务便在伊田秀男的安排之下,混入了大批战俘当中……
    康有根让巫和松去了解一下刚刚被押进来的战俘,在了解的过程中,巫和松告诉田正阳,要听从三十九师的领导,通敌者杀,通新四军者杀。
    新来的战俘被驱赶着集中在一起,突然,人群中一阵混乱,只见唐丽惊恐万状地奔跑,一群日兵大声吼叫着在她身后狂追!当唐丽跑到离秦瑞不远的地方,日兵开枪了,唐丽当场扑倒在血泊里!一个女俘哭叫着朝唐丽扑过去,日兵大叫着要将她带走,田正阳忙劝止,不停地对日兵说好话……
    女俘跟在秦瑞身后,全身都在哆嗦。秦瑞一路都在跟她说话,想使她平静下来。她告诉秦瑞自己的身世,秦瑞这时才知道,她叫尚秋玲,他认真地看了看她,不觉心里难过,这是一个多么年轻靓丽的女儿啊!另一名名叫春花的女战俘走上前来,与尚秋玲安慰地搂在一起。
    人们极度疲倦地依偎在一起,没有任何一点声音,一片寂静。
    骆家良手里摸起一块尖锐的石头,在人群中轻手轻脚地朝弗兰克爬过去。与此同时,伊田秀男接到相关情报,陷入一阵沉思之后,即令人立即通知弗兰克。
    任玉林在茅草乱石之间,悄悄爬到弗兰克身边,告知弗兰克有人要杀他。弗兰克惊恐地抬起头来,扫视四周。
    尚秋玲靠在树下,半睡半醒。春花蜷缩在一旁。不远处,骆家良和他手下的几个人正朝弗兰克围过去。
    清晨,几个日本兵押着尚秋玲和春花往山坡上走去,突然鬼子朝尚秋玲扑过去,当众把她们往树林里拖。骆家良的行动立刻被终止,惊骇地看着这情形,不顾一切冲上去,和日兵扭打在一起,但必竟寡不敌众,日兵把他按住,拔出刺刀要捅死他。伊田秀男围着骆家良看着他。然后大声命令,将骆家良绑起来。
    骆家良被绑在树上,绳子绕过他的脖子,迫使他呼吸变得很困难,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他粗粗的喘息声。康有根准备去救骆家良,但在山坡上发现了秦瑞的身影。[收回]

  • 第5集

    弗兰克在秦瑞的劝说下找到伊田秀男,要求将骆家良放了。伊田秀男提醒弗兰克,我们之间是有契约的。伊田秀男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交给他,令他去找这两个人,看看他们说什么。看着纸条上秦瑞和康有根两个名字,一滴硕大的汗珠顺着弗兰克的额角慢慢淌下。
    弗兰克亲自将绳索解开,质问骆家良是谁派他做出暗杀举动。骆家良咆哮道,是老子自己,你出卖了三十九师!出卖了肖占魁!弗兰克一脸绝望,脚步蹒跚地离开。
    康有根让巫和松找骆家良了解情况,几...[详情]

    弗兰克在秦瑞的劝说下找到伊田秀男,要求将骆家良放了。伊田秀男提醒弗兰克,我们之间是有契约的。伊田秀男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交给他,令他去找这两个人,看看他们说什么。看着纸条上秦瑞和康有根两个名字,一滴硕大的汗珠顺着弗兰克的额角慢慢淌下。
    弗兰克亲自将绳索解开,质问骆家良是谁派他做出暗杀举动。骆家良咆哮道,是老子自己,你出卖了三十九师!出卖了肖占魁!弗兰克一脸绝望,脚步蹒跚地离开。
    康有根让巫和松找骆家良了解情况,几句没说到两人又要扭打起来,这是秦瑞冲出来制止了他们。
    无论是新四军还是国军,都不能让伊田秀男知道他们的核心人物,也都不希望对方摸透自己的底细。面临生死存亡,信任无疑是彼此间的重大障碍。
    巫和松拿了半块大饼放在尚秋玲面前,微笑着要与尚秋玲谈谈。尚秋玲不解地看着他,巫和松突然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尚秋玲挣扎着,巫和松凶恶地命令道,你既然是国军战俘,就应该听我们的,去了解秦瑞那些人,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你要是想干我们就还是自己人,要是不想干,我们对你就决不会手软!他的话不容置疑。
    战俘们全体集中,站在山谷里,山坡上到处都是日兵。森江渚石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尖锐地喊叫,宣布着战俘四个大队的分布名单。
    长长的战俘队伍,在大片的滩涂地前进。高高的茅草在清新潮湿的风中颤动,大块大块的云朵在天边涌动。
    队伍将要到达江塘,弗兰克找到秦瑞,要求秦瑞协助他管理一大队战俘,并明确地说,这是伊田秀男的建议。秦瑞不觉暗吃一惊!这说明伊田秀男是很了解他们的!可是他想干什么?!弗兰克声称,其实他根本不想干这个事,可是,妈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能让小鬼子抬手就杀人!
    弗兰克找到康有根,告诉康有根他没有出卖三十九师的弟兄和肖占魁,并告诉康有根秦瑞已经接受了
    实际上这是伊田秀男向他们发出的一个信号,一个危险的警告。他们不能有任何迟疑,任何迟疑都可能使伊田秀男改变主意,使他们自己,使战俘们陷入危境之中。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顺水推舟,把隐蔽变为公开,在公开的形式下进行隐蔽的工作!
    秦瑞也找到康有根要他答应接受弗兰克的要求,并亲自出马,康有根不接受。
    伊田秀男把弗兰克、秦瑞、马金龙押到其官邸,向他们问话。[收回]

江塘集中营精彩对白

江塘集中营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江塘集中营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江塘集中营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