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夏天的味道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下载影片

阳光下的阴影剧情

6月,北方大学,2002届毕业生毕业答辩典礼,安晴晴在急切的期盼和等待着哥哥安然,等来的却是安然车祸生亡的消息。也就在同一时间,张奕在骑车去参加毕业答辩的途中,巧遇安然的车祸,并把安然送到医院,其间安然悄悄把一个内有母亲的照片的项链塞到了张奕的衣服口袋里。张奕错过了答辩,又因为在一个月前帮同学徐超和别人打架,学校不给发放毕......[详细]

  • 在线观看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六月,阳光灿烂的大学校园里,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们中气氛有点紧张。
    一条红色的横幅上写着“2002届毕业生毕业答辩典礼”。
    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安晴晴)在人群中显得十分与众不同,她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紧张,不停地背书,而是在校门口着急地张望着。不时还看看手腕上的表(一块娇俏可爱的BABY—G或者SWATCH的限量发售版,并不是什么豪华名表)。一辆黑色大奔在“北方大学”校门前的道路上行驶着。一位沉稳而有风度的中年男子(安...[详情]

    六月,阳光灿烂的大学校园里,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们中气氛有点紧张。
    一条红色的横幅上写着“2002届毕业生毕业答辩典礼”。
    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安晴晴)在人群中显得十分与众不同,她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紧张,不停地背书,而是在校门口着急地张望着。不时还看看手腕上的表(一块娇俏可爱的BABY—G或者SWATCH的限量发售版,并不是什么豪华名表)。一辆黑色大奔在“北方大学”校门前的道路上行驶着。一位沉稳而有风度的中年男子(安庆祥)和一位虽然看起来容颜已老,可是很有气质的中年女性(关阿姨)一起坐在车内。
    安庆祥看见校牌,十分感慨地说,阿关,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的工夫,咱们就老了。连晴晴都大学毕业了。关阿姨也不禁有点怅然地回答,是啊,咱们从这儿毕业都二十多年了。我还记得你刚毕业那会儿豪情万丈地说将来要是干不成点事情就不进学校的门,还好,这些年你也算干出来了。安庆祥有点动情地说,阿关,这些年,委屈你了……现在我把公司交给安然,晴晴也毕业了,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关阿姨刚想回答什么,车就已经停下来了。安晴晴冲到车前,非常高兴地冲他们招手。
    安庆祥和关阿姨从车里下来,安晴晴没怎么理关阿姨,径直问安庆祥,我哥呢?他怎么还不来,我们可就要开始了!他答应来给我加油的!安庆祥说我刚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他还有点事要办,一会儿就来。安晴晴不依不饶地要父亲再给哥哥打个电话,安庆祥照办了。
    一个表情十分绝望的男人(安然)匆匆钻进车里,忽然手机响了。他吓了一跳,掏出手机,看见上面的号码写着“爸爸”。安然犹豫再三,毅然把电话挂了。他颤抖着手掏钥匙开车,一路上险象环生。情绪十分不稳定的安然拿过车载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是他的老友朱诚。在对话中,安然没说什么,但朱诚还是觉得对方有些奇怪,他想再问问,安然却已经挂上了电话。
    一个穿着普通格衬衫的年轻男孩(张奕)骑着一辆与潮流非常脱节的28老式自行车急急忙忙地赶往学校。途中,他看见一辆名贵的房车在他面前不远处突然失去控制,翻毁。张奕连忙上前,想法把里面的人(安然)拖出来,由于安然血流不止,张奕二话不说脱下自己的格衬衫,露出里面的“北方大学”T恤衫。张奕用衣服把安然的伤口包起来,匆匆把自己的自行车存在路边,迅速打车送安然去医院。医院里,安然回光返照,把一个内有母亲的照片的项链塞到了张奕的衣服口袋里。张奕没有发现,觉得安然可能没事了,就匆匆离开,连名字都没留下来。张奕一走,安然就不治身亡。
    张奕赶到学校,但答辩时间已经过去了,张奕没赶上答辩,心情很不好地跟教导主任争吵了几句。他们的声音很大,影响了正在答辩的安晴晴。安庆祥很不满的回身望见了张奕。
    安晴晴在答辩中一直寻找哥哥安然的身影,但安然却一直没有出现。晴晴的答辩圆满结束,她高兴地冲父亲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却发现安庆祥举着电话脸色苍白。安庆祥叫上女儿和关阿姨,一行人匆匆离去,他们和愤愤离开的张奕擦肩而过。安家父女赶到医院,医生正为安然蒙上白布,安家父女悲痛欲绝。交警事故认定是安然的责任(甚至从某些迹象怀疑他有自杀的倾向),但现场的自行车痕迹使安庆祥依然认为可能安然是为了躲避某个骑车人突然刹车才出现事故的,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觉得儿子虽然死了,但送儿子来医院的人还是应该被感谢的。他开始到处寻找这两个人,压根没往这两人其实就是一个人的上面想。安晴晴几乎不能相信哥哥忽然死去的事实,她以为哥哥是为了来参加自己的答辩才开快车出事的,不免十分自责,在悲痛中度日。安庆祥的老友朱老板得知安然去世的消息,表情十分奇怪。他的表现让人觉得这里面可能有点什么问题。
    张奕因为在一个月前帮同学徐超和别人打架,在学生处挂了一个记过处分,还得罪了教导主任,这回没参加毕业答辩,更被认为是故意捣乱,校方决定杀一儆百,毕业证书不予发放。张奕主动找教导主任希望能再给他一个机会,并求情说自己已经和几家国外大公司谈好了协议,并和其中一家著名公司签了合同,就等着拿毕业证书去报到了。不过,教导主任却根本不听他解释,张奕一赌气干脆摔门而去,而出了学校大门的他不禁失落。
    一直管张奕叫“老大”的徐超却不分时机地跑来拉他去学校旁边的一家名叫“X—ZONE”的酒吧喝酒,说自己有心事要跟他说。一脑门子官司的张奕根本无心听徐超的心事,但自小条件优越的徐超却一点也看不出来,他自顾自地告诉张奕,自己爱上了本校同级的女生安晴晴,但他约过安晴晴几次,安晴晴根本就不搭理他。眼看毕业在即,要是再追不上安晴晴,那可真的就没戏了,因此一定要张奕出面帮他。徐超说自己想出来了一招苦肉计,要张奕帮他演成这出戏,张奕听了他的计策,非常不满,没有答应下来。徐超很失望。交谈中,张奕的手机响了,是他的女朋友李小华打来的。李小华说她妈妈做了美味的饭菜等着他去,张奕支支吾吾地推脱了。
    李家,挂断电话的李小华对张奕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李小华母女两人探讨张奕今后的发展,李小华说张奕已经被一大国际大公司录取了,不过开始几个月试用期工资不会那么高。李母盘算,设计李小华和张奕的未来,她教育李小华今后对张奕及其妹妹张菁应该显得比以往更好(自从张家父母双亡之后,张奕兄妹不时受到李母的照顾,这也算是李母看好张奕,一直做好情感投资吧),李母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告诉李小华,男人最重要的是可靠,她给李小华出主意,叫她抓牢张奕。
    晚上回到家,张奕发现李小华已经给妹妹送来了美味可口的食物,他十分感动,但面对李小华及李母憧憬自己从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进入大公司大展鸿图的满腔期望,他实在不知如何说得出口自己肄业之事。他只是告诉李小华,自己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敏感的李小华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了。
    张奕去已经录取他的国际大公司,跟人家说明自己没有拿到文凭的情况,希望公司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哪怕延长试用期也行,但因为该公司应征者众多,被对方礼貌地拒绝录用了。张奕非常难过,只好开始到处找工作,虽然他从前成绩不错,能力也很强,但一纸大学文凭却难为死了他。什么公司也不要连大学本科文凭都没有的人。张奕这才发现自己一时逞气付出的巨大代价。为了生计,张奕给徐超打电话,想请家里做生意的徐超帮帮忙介绍一下。但自尊心很强的张奕最后终于没有好意思跟徐超开口,徐超却误会他答应给自己帮忙去追求安晴晴了。张奕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他。安庆祥开始在电视广播里铺天盖地地寻找安然出事现场那个骑自行车的“肇事者”和送他去医院的“好心人”(张奕)。但张奕由于一心找工作,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则消息。骤然间老去的安庆祥为儿子举办了盛大的葬礼,安然的副手冯远扬主持整个场面,他显得非常悲痛。在安然的葬礼上,安庆祥老友朱老板的公子朱诚从海外归来(他在比利时留学学习珠宝鉴定,出场的时候是个有点潇洒浪荡的富家子)。[收回]

  • 第2集

    两周后。
    北方大学毕业典礼上,新毕业的学生们兴高采烈地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学士帽,每一个学生上台都引起一阵掌声。主席台旁边,坐着前来观礼的家长们。一个突然闯进学生方阵中的人引起了一阵骚动,原来是刚被学校通知不能获得毕业证书的校剑道队长张奕,他径直向人堆里走去,教导主任以为张奕没拿到毕业文凭,今天是寻机捣乱的,非常紧张,但张奕却直接找到安晴晴,俯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之后又马上离去。安晴晴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短暂的...[详情]

    两周后。
    北方大学毕业典礼上,新毕业的学生们兴高采烈地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学士帽,每一个学生上台都引起一阵掌声。主席台旁边,坐着前来观礼的家长们。一个突然闯进学生方阵中的人引起了一阵骚动,原来是刚被学校通知不能获得毕业证书的校剑道队长张奕,他径直向人堆里走去,教导主任以为张奕没拿到毕业文凭,今天是寻机捣乱的,非常紧张,但张奕却直接找到安晴晴,俯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之后又马上离去。安晴晴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短暂的风波过后,毕业典礼继续进行,但坐在旁边家长席的安庆祥心里却有点儿不踏实,他觉得那个照片被贴在门口的受处分学生会威胁到女儿以后的生活。毕业典礼结束后,匆匆接着女儿安晴晴离开的安庆祥在校门口被张奕拦住,在安庆祥的阻止之下,安晴晴终于还是下车去和张奕对话。原来她和张奕也不认识,只是张奕刚才说有重要事情告诉她,她才决定在这儿见他。
    因为安晴晴自从离开家去上中学就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她家巨富的背景,所以安庆祥坐着的奔驰让张奕很不舒服(他不清楚安庆祥和安晴晴什么关系)——他告诉安晴晴,自己找她还真与安庆祥坐的奔驰车有关系:他的同学徐超暗恋着安晴晴,听外班的学生说安晴晴坐奔驰傍大款,他一气之下就与那人打了起来,结果被人家打得不行了,现在,张奕找安晴晴,就是想让她去医院看看暗恋她的徐超。
    安晴晴也不知张奕说的是不是真话,是否找借口泡她,加上她对这种为女孩打架的事觉得太无聊,便有些骄傲地一口回绝了张奕。张奕对她的态度十分恼怒。但为了帮兄弟的忙还是忍着气把自己的联系方法写在纸条上塞给了安晴晴。一直不肯到大学来(当年李小华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但交不起学费才没有上成)的李小华忍不住来看男友张奕,却刚好撞见了这一幕,她不禁担心张奕跟这个女孩不简单。
    张奕找工作,四处碰壁,不禁掩饰不住的沮丧和焦急。而张奕一段时间以来的反常表现,却让李小华担心他在感情方面发生了变化,在李母的催促下,李小华用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给张奕买了一套新西装,让他穿得比较体面地去做新工作。李小华劝张奕不要再去酒吧打工,会和他将来在大公司上班的身份不符;张奕却借口说去正式报到前,还是要挣钱养家。李小华遂答应帮他找另一个比较体面的工作。张奕压力很大,但什么也没敢说。李小华找徐超旁敲侧击张奕的情感有否变化,徐超支吾不敢说实话,并赶紧把李小华找他的事告诉了张奕,张奕痛苦。
    心情非常失落的李小华在网吧和网友(其实就是远在比利时的朱诚)联系。李母担心李小华跟张奕感情出现问题了,为了帮助女儿抓住张奕,拼命对张菁好。张奕的心理压力更大了。
    安晴晴常去安然墓地,吊唁哥哥。在墓地,她遇见了也来纪念安然的朱诚。安晴晴觉得朱诚和小时候变化很多,变得懒散而有些不亲近了。朱诚独自在安然墓前听安然最后给他打的电话录音。
    安庆祥见女儿安晴晴整日情绪低落,要带她去参加朱诚家举办的生日大party。在party上,有从香港回来的马老板和马小姐、朱家父女、冯远扬等商人及子女。马小姐明显对朱诚很有点意思,但朱诚却对她和其他佳丽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安庆祥见到马老板,微微一愣。两人说话间流露一点前史(安庆祥曾在商场上打击过投机经营的马老板)。
    在争其斗艳的一众佳丽中,只有一身缟素的安晴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清新秀丽。朱诚与安晴晴都不喜欢这种场合,只有和对方才能有话谈,两人逐渐显得比较接近。马小姐等很不满。
    安家与朱家的老人都有心撮合两人,但安晴晴和朱诚两人对相亲都不以为然,但朱诚相对来说比较沉稳,只是用态度上的漫不经心来拒绝,安晴晴却对父亲把自己的婚姻和事业全部设计好的方式十分恼怒,当面和父亲顶撞起来。party搞得不欢而散。虽然朱诚和冯远扬都帮晴晴说话,但安庆祥还是很生气,他决定跟女儿好好地谈一谈。谈话中,安晴晴说想自己找工作,过一种自己养活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爱人当然也要自己找。父女两人在这些方面发生争执,争执之中,安庆祥无意中说出了安晴晴死去的哥哥安然,痛失接班人的伤痛重新浮现,安庆祥情绪激动,数落安晴晴不好好听话,不能担当起哥哥的责任,负担起光辉集团未来的重任。安庆祥激动之下,又严厉批评安晴晴与张奕这样的小流氓弄在一起,迟早会出大事情!安晴晴负气,摔门而去。[收回]

  • 第3集

    安晴晴出门,朱诚出于礼貌和关心追出去。安晴晴在外面刚好遇到张奕。为躲避朱诚,安晴晴一着急,跳上了张奕的自行车。朱诚一直开车默默地跟在后面。
    聊天过了一会儿,安晴晴就明白了全过程,她和徐超一起感叹张奕是条汉子,不但救了徐超,而且把全部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张奕对校方说是自己喜欢安晴晴,听到有人说安晴晴的坏话,所以才打架的——这样,张奕保住了徐超,自己却受了处分。安晴晴十分感动,等她要去找张奕的时候,却发现张奕已经不见了...[详情]

    安晴晴出门,朱诚出于礼貌和关心追出去。安晴晴在外面刚好遇到张奕。为躲避朱诚,安晴晴一着急,跳上了张奕的自行车。朱诚一直开车默默地跟在后面。
    聊天过了一会儿,安晴晴就明白了全过程,她和徐超一起感叹张奕是条汉子,不但救了徐超,而且把全部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张奕对校方说是自己喜欢安晴晴,听到有人说安晴晴的坏话,所以才打架的——这样,张奕保住了徐超,自己却受了处分。安晴晴十分感动,等她要去找张奕的时候,却发现张奕已经不见了。徐超告诉安晴晴,张奕现在在一家酒吧上班(酒吧打工是张奕在做学生时就开始的兼职工作,并不是他现在毕业后寻找的工作。他还在不停地寻找合适的固定工作),现在已经到他上班的时间了。
    安晴晴有些遗憾地离去,但她既不愿回到party现场,也不想回家。安晴晴和朱诚两人闲逛,安晴晴这才想起朱诚过生日,为了自己才从party上跑了出来的,表示歉意;朱诚却说自己也很烦那种场合。
    徐超扒在病房的窗口看见安晴晴和朱诚一起,并坐上了朱诚的车离去,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他认定安晴晴和朱诚有关系。徐超欲跟踪他们两人,但已经来不及追了,徐超记下了朱诚的车牌号码。
    安晴晴带朱诚去一个地方玩(朱诚很多年没有回国,不太熟悉这里的环境了),两人谈起了安然,又说起了一些各自今后的发展想法。安庆祥打电话给朱诚,不放心地问女儿怎么样了,朱诚让安庆祥放心。朱诚劝说安晴晴,安晴晴说了一些对关阿姨的不满,最后朱诚还是把她送回了家。父女暂时和解。
    徐超绑着假绷带,一瘸一拐地找到酒吧,告诉张奕说安晴晴好像真的傍上了一个公子哥,自己十分痛苦,要大哥再帮帮他的忙。张奕本来对这件事就不太赞成,现在更劝徐超干脆收手算了。徐超自作多情地认为还有希望,因为如果安晴晴对他没兴趣的话,根本就不会来医院了。张奕对此不以为然。徐超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应该提高经济实力,才能把安晴晴追到手。徐超回家,向母亲要钱,并未满足,便悄悄把家里的一个古董青龙碗偷了出来,决定第二天到古董市场卖掉。
    李小华在健身中心上晚班,被调戏,她恶狠狠地教训了对方。张奕来接她下班,她又变得十分温柔可爱的样子。张奕和李小华在路边摊吃夜宵,李小华旁敲侧击地问张奕那天她在学校门口看见他和一个女生(安晴晴)在一起,那个女孩子是谁等等。张奕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说是徐超追的女孩,不过这种女孩好像是傍大款的,实在够讨厌。李小华半开玩笑地说傍大款有什么不对啊,我就是希望你能成了大款,我才好傍着你生活呢。张奕笑着说你跟她可不一样。两个人又说起张菁,张奕说如果她病一直不能好,要养她一辈子。李小华默默无语。晚上,张奕把李小华送回家,自己回到家里,张菁已经趴在一幅画上睡着了。张奕小心地把妹妹抱上床,再给她盖好被子。
    次日晨,朱诚起床,被朱昭光批评,说昨天把那么多宾客扔在那里,自己追安晴晴没错,但总应该尽快回来和大家有个交代,结果玩到那么晚才回来。朱诚直接说自己根本就不喜欢那帮人,他们其实也并不在意自己在不在场,只不过借这个机会来社交罢了。父子俩冲突(朱诚与安庆晴晴不同,他不会硬吵,而是对不满的话根本不听,心不在焉的样子)。朱诚出门,打电话,约安晴晴出来,两人逛古董市场(潘家园),朱诚十分在行地从一堆真货假货中淘金。
    徐超鬼鬼祟祟地抱着青龙碗瓶来卖,正好撞见朱诚和安晴晴。吓得夺路而逃。安晴晴觉得自己受了蒙骗,恼火地追赶,结果徐超不慎摔倒,为了保住青龙碗,更是受伤不轻,青龙碗也摔成两半。朱诚和安晴晴见状,赶紧把他送到医院。这回徐超是真的被绑上绷带了。但徐超最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老爸珍藏的碗给摔了,钱也没换到。朱诚看了一眼,却说碗是赝品。徐超不信。安顿好了徐超,安晴晴气鼓鼓地要找张奕去算账,因为她觉得徐超傻乎乎的,根本没什么头脑,平时闷声不响的张奕一定才是出坏主意的人。徐超劝阻不住,安晴晴冲了出去。朱诚在一边看着觉得挺有趣的,也跟着走了。
    安晴晴走后,徐超缠着石膏赶紧一拐一拐地偷偷溜出医院,尾随着安晴晴。在酒吧里,安晴晴见到了打工的张奕,忍不住要和他大吵。没想到张奕对自己做的事供认不讳,并主动向安晴晴认错,不应该用这种手段欺骗她。这反而让安晴晴发不了火了。
    张奕不怕苦不怕累的勤力工作,却使安晴晴好奇和钦佩。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在读书期间“深入底层”的打工生活与张奕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张奕在工作的间隙与安晴晴诚恳地说:他希望安晴晴能和他的哥儿们徐超好好接触一下。安晴晴觉得十分好笑,张奕虽然一副大哥的样子说这种话,但安晴晴觉得他内心有十分讨人喜欢的天真和孩子气。张奕的意思是,徐超家里条件比较好,对安晴晴又一往情深,安晴晴应该可以考虑一下。他还间接地告诫安晴晴,让她不要被奔驰宝马冲昏了头脑,要冷静一点儿考虑自己的爱情,不要真的傍上了大款。伶牙利齿的安晴晴几句话就把张奕说得无话可说了,她说徐超喜欢自己她很高兴,但她没有义务去喜欢徐超,她还说张奕也没必要做出一副为了哥儿们就将她拒之千里的样子。张奕有些尴尬,他开始觉得安晴晴不一般了。躲在一边的徐超强忍着伤痛注视着安晴晴与张奕的谈话,他看着两人越来越投机,心里开始酸酸的。就在这个时候,朱诚在车里等得无聊,也跟了进来,他的到来,使两人间微微都有些尴尬,大家都不再说感情问题,假装说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
    几个人聊得还算投机,张奕一副豪爽的样子,粪土金钱,只讲义气和友谊,朱诚一直保持微笑,但对张奕的话题也不反对。直到张奕谈起剑道,这才让朱诚刮目相看。看到张奕的生活,安晴晴不由得有些羡慕,这是她从来没有体验甚至是想象的生活,她说以后有机会也要一起来打工,但张奕却摇头,张奕说:你有这样的男朋友,还用来这里打工吗?安晴晴和朱诚两人同时否认有恋爱关系,这反倒有些像两人串通好的。张奕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也不好再问。
    张奕对女孩子的生活有些简单化,他觉得讲义气、讲友谊、挣钱养家是男孩的事情,女孩子则应该温柔解语,老老实实嫁人得了。他骄傲地说起自己的女友李小华,安晴晴有点羡慕他口中的这个女孩。但在一点上,安晴晴与张奕发生了争执,她觉得自己要是打工,挣的钱就不会比张奕少。张奕觉得好笑,他认为不可能。安晴晴性格中好强的一面出现了,她说也要来打工,靠自己养活自己,让张奕等着瞧。
    朱诚始终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的争论。张奕从酒吧出来的时候,他和安晴晴的争论还没有结束,张奕让安晴晴骑着自己的车,他跟在旁边走着。朱诚也没开车,跟着他们走着。争论到激烈的时候,安晴晴笑着把张奕的自行车骑走了,张奕只好坐着朱诚的车追上去。三人一直闹到安晴晴家小区的门口才停下。朱诚没有进去,张奕也骑着车回去了。
    晚上回到家,安晴晴走到书房门口,撞见安庆祥和关阿姨单独在一起,安庆祥感慨万千,说自己刚刚失去爱子,女儿又不听话,实在太让自己担心了;而两人开始说好的一起去南方安度晚年的计划恐怕也暂时无法实现了。关阿姨安慰地拥抱着安庆祥,说这么几十年不都这么过来了吗?我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在你身边就满足了,也不在乎什么了。安晴晴本来对关阿姨就很不喜欢,这时更是怒火中烧(包括误解关阿姨的一些话),冲进去责骂。安庆祥又窘又怒,一时又解释不清楚,冲动中打了安晴晴一记耳光。安晴晴负气,终于收拾行李离家出走。[收回]

  • 第4集

    晴晴离家,关阿姨慌了手脚,可安庆祥却好整以暇,觉得这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根本不相信女儿可以在外面独立生活下去,认为安晴晴熬不过两天就得回来。这两天里吃吃苦也是好的。他的态度让关阿姨急坏了,她连忙打电话给自己的邻居方平。方平是空手道市冠军,同时也是光辉公司特约律师事务所里的一位法律顾问。由于一直独身,关阿姨对方平就像亲生孩子一样,安庆祥也看中了她的聪明机智,前一段时间一直请她协助调查儿子安然之死。关阿姨说安然才刚出事...[详情]

    晴晴离家,关阿姨慌了手脚,可安庆祥却好整以暇,觉得这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根本不相信女儿可以在外面独立生活下去,认为安晴晴熬不过两天就得回来。这两天里吃吃苦也是好的。他的态度让关阿姨急坏了,她连忙打电话给自己的邻居方平。方平是空手道市冠军,同时也是光辉公司特约律师事务所里的一位法律顾问。由于一直独身,关阿姨对方平就像亲生孩子一样,安庆祥也看中了她的聪明机智,前一段时间一直请她协助调查儿子安然之死。关阿姨说安然才刚出事,万一晴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她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因此请方平赶紧跟踪和保护安晴晴。方平虽然为难,还是答应了下来。
    关阿姨不知道,安庆祥之所以会对安晴晴这样狠心,是因为他在接手安然留下的账目时,发现了一笔一亿人民币的借款(通过冯远扬问话)。虽然以光辉企业从前的赢利额,在半年的还款期内达成资本周转完全不成问题,但马老板公司却在这段时间内推出了一系列前卫新潮的珠宝,抢占了许多市场份额,安庆祥意识到了安然的这笔借款可能会造成公司危机,搞不好会使光辉企业走向破产。因此他开始觉得借此机会让从来在温室里长大的安晴晴出去锻炼一下也没有什么坏处。因为他隐隐感到笼罩公司和家族的阴影可能会让自己不一定能保护安晴晴一辈子了。但为了安全起见,安庆祥吩咐方平第一任务是保护安晴晴,第二任务才是追查安然之死与公司危机的联系之事。冯远扬和朱诚在酒吧,聊天,追忆安然。夜里,坐在出租车里的安晴晴才忽然发现自己这一离家,根本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兜兜转转中,出租车开到了医院附近。安晴晴无奈,到了医院,以陪护的名义在徐超病房的陪护床位上过了一夜。不明原由的徐超兴奋无比,以为安晴晴真的爱上了自己!
    徐超编借口说自己亲戚家有空房,介绍安晴晴住进去。安晴晴不想再花家里的钱,徐超主动提出先借给她。安晴晴没有生活经验,不知道怎么就花了很多钱。 收拾好房子之后,安晴晴开始了疯狂购物,倔强的她说什么也不肯用爸爸给她的信用卡了,徐超马上大方地说自己可以先借给她,安晴晴觉得同学之间互相帮忙挺正常的,也就接受了。她跟徐超说好一挣钱马上还给他。虽然晴晴自己认为没买什么,但她在宜家买的那些家具、窗帘和小饰物就让徐超把他这个月的零花钱全砸进去了。在新收拾好的家里,安晴晴高兴地洗完澡出来,从来没有干过活儿的徐超已经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替她把窗帘挂上了,但安晴晴马上又要出去买衣服,因为她带出来的衣服都已经脏了,还没洗呢。她问徐超家里有没有保姆,这一下把徐超问住了,因为他妈妈从来只请钟点工的。为了增进感情,也为了多有时间和安晴晴在一起,徐超决定亲自替安晴晴洗衣服,但他用热水洗的时候把颜色染在去年生日时安然为安晴晴买的裙子上了,想念哥哥的安晴晴心疼得哭了。徐超以为安晴晴是因为心疼裙子,大方地说别哭了别哭了不就是一条裙子嘛,我再给你买一条一样的!安晴晴不要,但徐超认为不要就是看不起他,说什么也要把裙子赔给安晴晴。安晴晴拗不过徐超,只好跟着他一起去买裙子。在一家巨贵的专卖店里,安晴晴指着跟自己那条裙子一模一样的裙子说就是那条。徐超马上把自己的卡拿出来要买下来送给她。到结账时徐超才发现一条裙子就让他的卡快被刷爆了,这时他才真有点儿心惊肉跳的。安晴晴看见了徐超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她答应借徐超的钱,以后一定还给他。
    徐超母亲发现家里的青龙碗不见了,马上找到徐超,徐超瞒不过,只得承认是自己拿了,但钱也没换到。徐母要徐超和她一起,在父亲发现之前,找工匠赶紧把碗补好。李小华找张奕,告诉他说自己工作的健身房在招聘兼职的剑道老师,问他要不要去。张奕动心。其实这一招是李小华妈妈的计策,她说要控制一个男人,就得以柔克刚。他对你越不好你越得对他好,他就没辙了。次日,徐超答应陪安晴晴买家具,结果被母亲拉去补碗,徐超只得再求助张奕。张奕无奈只好做替身。两人一起在家具店被李小华再次撞见。徐超和母亲去补碗,结果青龙碗被朱诚不幸言中,果然是赝品。原来徐超老爸也是个没什么文化的暴发户(跟徐超有很多相似处),却学人家风雅花大价钱买来古董放在家里撑门面。喜闹场面。朱诚到安然的墓地去给他换鲜花,告诉他自己还是不习惯大陆的生活,可能过些日子就要回比利时去了。他在坟墓前听安然临死前最后一个打给他的电话,他隐约听见安然说了一句“你爸爸也……”,朱诚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上父亲的公司去转悠看看。在父亲的公司里,朱诚与父亲诚挚的谈心。朱父说自己还能再干几年,朱诚本来也不是搞这个的,因此他并不想让朱诚留在国内,接手公司业务。等老了干不动了的时候就把公司卖了,把钱留给朱诚。朱诚笑说自己不要父亲的钱,不过他也不打算在大陆多逗留,特别是父亲的公司,他觉得经营方式很落后,他根本没兴趣接手做。朱父接到一个电话,神色紧张地出去接听了。朱诚随手在父亲的电脑上翻纸牌,无意间发现父亲公司的危机。他心里微微一惊。[收回]

  • 第5集

    安晴晴心高气傲,以为凭自己到处能找到工作。但四处碰壁。安晴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文秘工作,几天就厌烦了,辞职。朱诚开始调查公司是否真的有问题,经过细致多方侦察,终于发现危机已经临近(有不少高层干部趁朱老板传统经营思想不能应付现代商战的薄弱时期阴谋夺权),但当朱诚进一步调查时,却感到公司里壁垒重重,如果不能留下来进入公司内部的话,根本无法探究到事实真相。
    朱诚听说了安晴晴离家出走的事,找到她请她吃了顿饭,临走还留了张卡给她...[详情]

    安晴晴心高气傲,以为凭自己到处能找到工作。但四处碰壁。安晴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文秘工作,几天就厌烦了,辞职。朱诚开始调查公司是否真的有问题,经过细致多方侦察,终于发现危机已经临近(有不少高层干部趁朱老板传统经营思想不能应付现代商战的薄弱时期阴谋夺权),但当朱诚进一步调查时,却感到公司里壁垒重重,如果不能留下来进入公司内部的话,根本无法探究到事实真相。
    朱诚听说了安晴晴离家出走的事,找到她请她吃了顿饭,临走还留了张卡给她。安晴晴立即表示不要他的接济。朱诚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好玩,不过暗地里还是安排她去自己朋友开的一家公司做事,并且许诺给她很高的工资。安晴晴高兴极了,第二天上班,她特意穿得十分漂亮,可是在洗手间里,安晴晴听见了员工们对自己的议论。她知道自己又是被朱诚给“介绍”来的,因此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安晴晴觉得受到了羞辱,立即写了辞职信,并且打了一大通电话把朱诚骂了一顿。几天下来,安晴晴又累又饿,而且这时候,她身上已经没多少钱了,她不想再问徐超借钱,只好到银行取钱,这才发现家里给自己开的银行账号已经被冻结了。安晴晴非常意外,她跑回家里,父亲安庆祥不在家。由于小阿姨传话失误,安晴晴更误会是关阿姨在他们父女中间说了坏话,而且她对父亲的做法也特别生气,她从自己房里取走了自己用的东西,发誓不再回这个家。
    郁闷的安晴晴一个人去了酒吧,想一个人好好地哭一场。可在那里,她竟然遇见了张奕!应聘上剑道老师的张奕带着李小华来喝酒庆祝,却刚好看见了失意的安晴晴。最见不得女孩哭的张奕热心肠的毛病马上就犯了,他请在健身中心做会计的女朋友李小华介绍安晴晴去她工作的高级健身中心做宣传部品牌推广。还热心地解说虽然这里工资低,但人比较熟,工作起来也比较容易一些等等。李小华对安晴晴十分提防,怕她会对自己和张奕的关系造成威胁(两个女人之间微妙的对手戏)。但为了更好地把握张奕,同时把安拉到自己身边,也能控制住对方,她还是同意了下来。安晴晴非常高兴。果然,第二天,安晴晴就在这里开始上班了。张奕也终于找到了一个正式工作,在一家售楼公司做市场销售。这一次,念了4年大学的张奕真的是从底层做起了。他非常担心是李小华和她妈妈是否能接受自己做这样的工作,毕竟李家母女曾经给他那么大的期待。张奕鼓足勇气把自己肄业的事实告诉了李小华,并紧张地准备了一大套说辞想说服李小华,但临了都没用上,李小华明显的失望虽然藏在心里,张奕还是感觉了出来。他很痛苦,觉得自己很没用。此时倒是安晴晴对张奕的新工作十分支持,并能理解他在事业上从基础做起的长远打算。朱诚觉得自己上次得罪了安晴晴,特意抽空来健身中心看安晴晴,结果看见张奕做剑道教练,他立即就被这项运动吸引了。在剑道场上,张奕像换了个人似的,十分英武。朱诚跃跃欲试。
    刚好安晴晴忙着处理一大堆没干完的工作,反正也没空吃饭,索性安排他送李小华回家。朱诚对女人一贯不会说“NO”,因此立即遵命。李小华坐在朱诚的车上,听他在车内戴着耳机不停地和别的女孩子聊天。李小华坐在宝马跑车的后面,她不停地从车内后视镜里与朱诚的眼睛相遇,但朱诚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东西。在朱诚通话的间隙,李小华与朱诚搭话,朱诚也只是随意应付,但却慷慨地给李小华微笑。朱诚通话的女孩都是一些当前热得烫人的明星的名字,李小华默默地坐在后面,听着这些遥远生活里来的声音,心驰神往——朱诚给别人留电话和电子邮箱的时候,李小华呆住了——梦幻中的网络好友竟就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潇洒富家阔少!第一次被宝马送回家的李小华满心欢喜。到了自己家的附近,李小华选了一幢最漂亮的楼让朱诚停下说到家了,并主动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李小华下车了,假装上了那幢漂亮的楼,无意间,李小华留给他的电话号码被风从窗外吹出来,朱诚没有发现就开车走了。李小华下楼,看到自己留的号码已被随手丢在地上。她非常伤心,怔怔地站在原地许久,才穿过弯曲肮脏的小胡同,回到了自己窄小难堪的家。[收回]

阳光下的阴影精彩对白

阳光下的阴影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阳光下的阴影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阳光下的阴影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