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小兵张嘎剧情

故事以1934年的白洋淀为背景,以嘎子梦想参加八路,梦想得到一支属于自己的真枪展开。奶奶为了保护八路老钟牺牲了,嘎子只身上县城找传说中的罗金保,打鬼子替奶奶报仇。在县城结识了集贤居少掌柜佟乐,嘎子仇没报,反而陷入鬼子追杀。在佟乐和一个神秘便衣的帮助下,脱离险境。便衣原来是罗金保,将嘎子带到区队秘密隐藏之地,钱队长收留了嘎子......[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老钟躲在嘎子家养伤,削了一把木头手枪送给嘎子。
    嘎子正高兴呢!想有朝一日弄把真枪比木头枪更来劲,想着想着枪就响了,鬼子进了鬼不灵。
    嘎子凭着机灵劲儿掩护老钟出庄,眼看进了芦苇荡,又被红眼迎头抓了回来。嘎子恨透了红眼。
    回到家里,奶奶快断气了。说是正和进院门的肥田一郎说话,就被肥田一刺刀抹了脖子。嘎子恨透了肥田一郎。
    红眼是伪军队长,肥田是鬼子队长,嘎子十三岁一个打两个明显不够份量,更别提红眼和肥田手下还有那么多人。仇...[详情]

    老钟躲在嘎子家养伤,削了一把木头手枪送给嘎子。
    嘎子正高兴呢!想有朝一日弄把真枪比木头枪更来劲,想着想着枪就响了,鬼子进了鬼不灵。
    嘎子凭着机灵劲儿掩护老钟出庄,眼看进了芦苇荡,又被红眼迎头抓了回来。嘎子恨透了红眼。
    回到家里,奶奶快断气了。说是正和进院门的肥田一郎说话,就被肥田一刺刀抹了脖子。嘎子恨透了肥田一郎。
    红眼是伪军队长,肥田是鬼子队长,嘎子十三岁一个打两个明显不够份量,更别提红眼和肥田手下还有那么多人。仇是要报,嘎子就得找帮手找靠山。
    老钟和奶奶都没说,但嘎子猜老钟是八路,要不然鬼子为什么抓他?养伤的时候老钟说有个罗金保,是生死兄弟,是打鬼子的高手。
    纹银老汉替嘎子埋奶奶,嘎子说要去找八路军。纹银说什么也不让嘎子去,奶奶刚死,小孩子家又要去打鬼子,一门眼看要绝后。
    纹银岁数大力气也大,拧着嘎子回了自己家,找条绳子一头拴着嘎子一头拴在嘎子身上。
    天亮醒来,纹银老汉扯扯绳子哪儿都紧,绳子都在自己身上,绑得粽子一样,嘎子早不见了。
    嘎子只身上县城找传说中的打鬼子高手罗金保。可是罗金保长什么样?当面碰见也不认识呀?找一天嘎子饿了,跨步进了县城最大的酒楼集贤居。好吃好喝一通准备开溜,被佟掌柜拎回来,要钱没有嘴里还不饶人,伙计气得要动手,却抵不住嘎子灵活,上窜下跳将集贤居弄得鸡飞狗跳,可是也跑不出去。
    嘎子悬在酒楼二层栏杆上,眼见没路走了,索性便胡说八道。嘎子说罗金保听过么?是我大哥!我的饭钱他来了算账,谁敢动我他来了也算账!
    话没说完,佟掌柜招呼伙计关门谢客。嘎子想,奶奶和老钟的仇报不了,自己也要完了!佟掌柜却笑脸露出来,说饭钱不用算,吃饱了没有?鸡鸭鱼肉下来接着吃。嘎子又想,罗金保果然面子大,光提名字都管用!
    酒足饭饱,佟掌柜要送客。嘎子不走了,反正县城也不熟,吃了上顿没下顿,干脆在集贤居让佟掌柜把罗金保找来。佟掌柜发誓不认识罗金保,嘎子不信!不认识为什么一提罗金保的名字,就怕成那样?其实嘎子更不明白的是,就算罗金保真是自己的大哥,佟掌柜也没必要抖成这样啊!
    嘎子不走,佟掌柜急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文文静静的佟乐夹着书出现在包间门口,他说你必须走,我妈马上就回来。
    嘎子说天王老子来,我也不走。
    佟乐说你不走日本人会来抓你,我爸爸会被抓走,酒楼也要关门。因为你是八路。
    嘎子到底没走了。不是不想走,佟乐斯斯文文地说,你是八路,嘎子便懵了。昏昏沉沉跟着佟掌柜往外走,迎面就碰见鬼子的小汽车,车里下来的是斋藤和集贤居内掌柜李仙花。
    佟掌柜将嘎子塞进佟乐的房间里,房间里都是书,佟乐戴上小眼镜盯着嘎子看,看了小半个时辰。嘎子坐不住了,开始折腾。
    嘎子说鬼子到你们家来干什么?佟乐说女的是我后妈,男的是我干爸。嘎子说你是小鬼子,你亲爸你后妈是男汉奸女汉奸。佟乐说我不是!说着说着,两人动起手来。
    打得动静很大,斋藤和李仙花上来看,敲了半天门才开。佟乐小脸挂着乌青,屋子里东西翻得乱七八糟,说是自己上架子拿东西摔跤了。
    佟乐关上门和大人下楼,嘎子从门后出来,从后窗爬到房顶,先用乱草堵了集贤居的烟囱,又揭瓦片将集贤居的堂屋明窗砸了个稀叭烂。
    斋藤脑袋被玻璃划了个大口子,街上鬼子乱窜,满街搜进城的八路。
    嘎子沿着房顶一气狂奔,摔到后巷伤了脚脖子,见巷口一个便衣在撒尿,一辆崭新的自行车靠墙放着。
    跑是跑不掉了,嘎子一不做二不休,掏出木头手枪过去顶伪军的后腰,想下支真枪,没成想被便衣甩了个大跟头。
    嘎子就势滚了几滚,心想这回真是要完蛋,小命怕是难保。这么想着一路滚到自行车边,翻身上车不管三七二十一蹬起就跑。[收回]

  • 第2集

    斋藤受伤,肥田和红眼带队赶来集贤居。
    佟乐一板一眼地说,刚才自己屋里来了四个八路,用枪逼着不让说话。八路是来杀干爹的,这会儿可能已经从后窗跑了。
    县城枪声大作,鬼子伪命军满街乱窜,不知来了多少八路。小嘎子骑着自行车,迎面碰见一队伪军,掉头跑没多远,伪军超过去根本没理他。再跑,迎面又碰上一队鬼子,嘎子一不做二不休抄石头准备拼命,鬼子呼呼啦啦擦着嘎子跑过去,连瞧也没瞧他一眼。嘎子松口气,转眼又郁闷上了。自己到底不是八路,...[详情]

    斋藤受伤,肥田和红眼带队赶来集贤居。
    佟乐一板一眼地说,刚才自己屋里来了四个八路,用枪逼着不让说话。八路是来杀干爹的,这会儿可能已经从后窗跑了。
    县城枪声大作,鬼子伪命军满街乱窜,不知来了多少八路。小嘎子骑着自行车,迎面碰见一队伪军,掉头跑没多远,伪军超过去根本没理他。再跑,迎面又碰上一队鬼子,嘎子一不做二不休抄石头准备拼命,鬼子呼呼啦啦擦着嘎子跑过去,连瞧也没瞧他一眼。嘎子松口气,转眼又郁闷上了。自己到底不是八路,连鬼子都瞧不上!
    嘎子越想越郁闷,奶奶死了罗金保也找不到,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干脆找几个鬼子拼命,好歹死了也落个小八路的名声。
    这么想着,血往脑门上涌,嘎子重新蹬上车,开始满大街找鬼子伪军。
    那个丢自行车的便衣,追了好几条街,眼看就逮住嘎子了,嘎子却追着鬼子的摩托屁股玩命蹬车,急得便衣一脑门汗。
    嘎子蹬车蹬出城,鬼子的摩托一溜烟没影儿了。两个守城的鬼子上来问是干什么的,嘎子说我是八路打鬼子的,说着便动手,一招没过木头枪缴了,绑起来往城里送。一路上嘎子有些懊悔,说我大哥是罗金保,他不会放过你们。
    两个鬼子乐得不行,拣了个小八路回去领功,抬头见一个便衣拦住去路,不认识。鬼子说什么人,死拉死地!便衣说那自行车是我的,那个小孩我也要带走。鬼子说小孩是八路。便衣说小孩是不是八路我不知道,我是八路。
    嘎子都没瞧清楚怎么回事,两个鬼子横躺着被便衣拖进乱草丛。然后坐在车座后面,便衣呼呼地拉着他一路猛蹬。没往城里走,越走越荒,进了白洋淀边杨树屯的一破座庙。
    庙门后面一挺机枪,往里走一堆人站着躺着,钱队长在地炕上。嘎子说你们是什么人?钱队长说你是什么人?嘎子说我是八路,罗金保是我大哥!钱队长看了看便衣,便衣说没错我是他大哥!至于他是不是八路,队长您点头说是就是。
    嘎子梦游一样,便衣罗金保救了他,八路钱区队长点了头,嘎子成了真正的小八路。
    美美睡了一大觉,嘎子醒来去找钱队长,说天亮了咱们去打鬼子救老钟,给我奶奶报仇。钱队长说不急,你放哨去,我们开个会。
    嘎子便摸着腰里的木头手枪到村口放哨。
    天下着小雨,钱队长的会没开完,二十几个鬼子进了村。来得很突然,报信来不及,嘎子凭着机灵劲儿,配合区队打了场挑帘战。
    嘎子得了把真枪,压着兴奋劲儿,和区队打出杨树屯。
    队伍打了胜仗转移到鬼不灵,晚上破例在露天场子休整。一副皮影车支了影窗在唱影戏,大人孩子看得津津有味。
    嘎子没兴趣看,心比谁都高兴。觉得自己是八路了,招摇着真枪对一群野孩子指手画脚。野孩子们原来都围着耍影的胖虎,胖虎心里不服气,眼睛溜溜地盯着远处的嘎子,皮影耍得模模糊糊,头上没少挨胡半仙的琴弦子。
    嘎子乐得望形,被区队长叫进大屋收了手枪。理由只有一个,是八路就要听指挥,枪是队伍的财产。
    嘎子想不通,委屈得不行。场子上皮影已散了,胖虎见到嘎子便上去较劲,说好嘎子输枪。胖虎没值钱东西,嘎子便说输整副皮影行头。
    摔跤。嘎子输了。还摔,嘎子咬了胖虎,还是输了。再摔,胖虎力大无穷,嘎子输得一点面子也没有。终于厮打起来。胡半仙喝了酒回来,拎儿子找钱队长去告状,八路军欺负老百姓。
    钱队长狠批了一顿嘎子,嘎子却冲队长要手枪,说是八路不欺负老百姓,打赌输了枪就该胖虎,八路军说话要算数。钱队长根本不理会嘎子。
    自嘎子从后窗走了之后,集贤居少掌柜佟乐变有些异样。佟乐从没见过八路长什么样,见着了真八路,年岁个子竟和自己差不多?
    佟乐每天见得最多的只有三人,爸爸,后妈李仙花还有斋藤先生。斋藤说八路杀人不眨眼,日本人是来建和平大东亚共荣圈的。那天嘎子问佟乐,如果我们是哥俩,我们打架外人端着枪来把我杀了,帮你和平共荣,你乐意么?佟乐说咱俩不打架。嘎子说不打架,鬼子都已经来了。佟乐说日本人不杀坏人,嘎子说日本人刚杀了我奶奶!
    佟乐隔三差五去一趟司令部,斋藤先生有许多中国古董,斋藤还说等佟乐学好日本话以后送他去日本念书。
    佟乐见了斋藤便问大东亚共荣圈的事,问日本人为什么要杀嘎子的奶奶。斋藤很耐心地问佟乐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话,佟乐说是一个小八路,斋藤便说下次见到那个小八路,把他带来见我。佟乐说怕人家不愿意,但来了会告诉斋藤。
    佟乐回家,李仙花正在给足月的女儿喂奶,这是佟乐新添的小妹妹。
    佟乐把和斋藤说的话,告诉了佟掌柜和李仙花,招来一顿臭骂。瞧着父母惧怕的样子,佟乐心里一千个想不明白。平时父母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只有见到斋藤先生,见到日本人才有笑脸,恨不得自己天天到斋藤先生那里去,怎么和斋藤说实话,他们又会这样?[收回]

  • 第3集

    胡半仙父子在鬼不灵唱了几天皮影,要转场去县城挣钱了。
    嘎子还欠胖虎一把枪,胖虎天天追着他要。嘎子烦了,参加八路一点也没好处,奶奶的仇不报,老钟不救,得了把枪还收了。嘎子越想越生气,趁夜偷了罗金保大哥的手枪,离开鬼不灵。
    罗金保睁眼没了枪,和钱队长一汇报,便知道是嘎子干的。再找嘎子不见了,部队马上转移。
    其实罗金保带嘎子回来的那天,区队连夜日开会,是接到上级一项任务;南方大城市要来一位特派员,肩负重要军事机密,路过白洋...[详情]

    胡半仙父子在鬼不灵唱了几天皮影,要转场去县城挣钱了。
    嘎子还欠胖虎一把枪,胖虎天天追着他要。嘎子烦了,参加八路一点也没好处,奶奶的仇不报,老钟不救,得了把枪还收了。嘎子越想越生气,趁夜偷了罗金保大哥的手枪,离开鬼不灵。
    罗金保睁眼没了枪,和钱队长一汇报,便知道是嘎子干的。再找嘎子不见了,部队马上转移。
    其实罗金保带嘎子回来的那天,区队连夜日开会,是接到上级一项任务;南方大城市要来一位特派员,肩负重要军事机密,路过白洋淀去大后方。钱队长想救老钟,但特派员关系重大,一路行来都没出事,必须确保通过白洋淀地界。救老钟打鬼子先放一放,接特派员耽误不得。
    罗金保本来要去县城外水路关卡接特派员的,枪丢了也得去。估计嘎子可能也去了县城,罗金保准备顺便找找嘎子,看见了带回一块儿算账!
    嘎子果然去了县城,腰里别着罗金保的二十响。
    进城门的时候犯了难,二十响个儿大,在腰里怎么过检查?随队伍往前挪,便见着了胡半仙父子。嘎子朝他俩过去,胡半仙脸吓得煞白,嘎子是八路呀!胖虎却不管不顾拉住嘎子,说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嘎子二话没有将二十响掏出来给了胖虎,胖虎乐颠颠到皮影车跟前往行头箱里藏。
    胡半仙问塞什么?胖虎说嘎子欠我的手枪。
    跑已经是不可能了,胡半仙坚持着不晕过去,鬼子过来开箱检查,见了一箱子皮影鬼子像见到了宝。在胡半仙昏到之前,两把刺刀顶上来,将胡半仙父子连人带行头,通通押进了鬼子司令部。
    嘎子也进了城,原想有枪就可以冲进司令部杀鬼子,枪没了怎么办?大街上闲逛着,想起同乡大叔纯刚在县城开照相馆,便找上门去。
    两个鬼子从街上抓了个男人,进照相馆抽出刺刀比划砍人的姿势要纯刚照相。嘎子在一边看得直运气,从后门绕出去,拿锥子扎漏了鬼子的摩托车胎。不解气又找了两支铁钉,倒摁进摩托车后垫,然后若无其事从前门回来。
    鬼子左照右照满意了,说三天后来取相片扬长离去。纯刚面无表情收拾好东西问嘎子来干什么?嘎子说你怎么不生气?纯刚说生气刺刀就该捅我了,以后这里谁照相?
    嘎子觉得纯刚落后,要求也不求这种人。嘎子前脚离开,罗金保后脚进来。照相馆是联络站,纯刚是联络员,后半夜上一站的护送联络员要将特派员送来。罗金保和纯刚到指定地点接了特派员连夜护送离开白洋淀。
    白洋淀边芦苇荡,特派员和两个护送的联络员遭埋伏。一名联络员牺牲,另一名联络员被捕特派员失踪。
    天色擦黑,集贤居开始热闹起来。佟乐在楼上自己屋里收拾收拾,准备跟后妈李仙花出门。斋藤先生让鬼子兵带来口信,晚上到司令部看中国皮影。
    李仙花在门外喊儿子,嘎子从后窗爬了进来。又见传奇般的小八路,佟乐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佟乐说干爸是日本人也是好人,他想见你。嘎子一口答应,跟佟乐一起去司令部。
    门开了,出来两个孩子。李仙花不知道怎么回事,佟乐说是朋友,同去看皮影。下到楼堂佟掌柜看清楚已经晚了,嘎子上了鬼子的三轮摩托。
    去司令部的路上,佟乐说嘎子就是斋藤干爹要见的小八路,李仙花这才明白事情严重,再问嘎子去司令部干什么?嘎子不知天高地厚地说去杀鬼子报仇。李仙花也没法和儿子解释,觉得待会儿天就要塌下来了。
    嘎子坐三轮摩托一路无阻进了司令部,天已黑透,佟乐一扭头不见了嘎子。
    司令部空场上乱哄哄,胖虎和胡半仙在支影窗准备唱戏。胡半仙连着安慰儿子,其实是安慰自己。半仙说鬼子就是喜欢看戏,待会儿唱完戏就让我们走,不给钱也没关系,只要让我们带着皮影。皮影是胡半仙爷爷传下来的,是胡半仙的命。胖虎没工夫听这个,只要想想皮影箱底的真枪就浑身肥肉颤颤都是力气。
    嘎子可算是进了司令部,要报仇得先取枪,嘎子摸到影窗后面找到胖虎要枪。胖虎见到嘎子乐得不行,但枪说什么也不能给。俩人溜到一僻静处,又要打赌。上次摔跤是嘎子的弱项,这回比爬树,胖虎输全副皮影行头,嘎子输了光着屁股去看胖虎的皮影戏。胖虎先爬,好容易也爬得挺高。轮到嗄子一溜烟爬到树顶,却再也不下来了。胖虎在下面说我认输,下来我要耍皮影开戏了,戏完了皮影都归你。嘎子抱着树冠还是一动不动。
    嘎子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树顶紧挨着高墙的一个小窗,里面一伙鬼子在拷打一个男人,肥田和斋藤还有红眼都在。
    低头看树下胖虎已经走了,嗄子一个虎扑从树杈上了房顶,三蹿两纵到了听得见声音的地方。
    下面被拷打的是刚从白洋淀抓回来的联络员,联络员受不住打,招了。联络暗号、地点、任务、护送特派员都招了,再问白洋淀区联络站是什么地方,一口气没上来肥田又是一顿鞭子,叛徒联络员死了!
    嘎子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肥田主张按叛徒说的去指定地点诱捕白洋淀前来接头的八路。斋藤不同意,说不如派个假的派特员混入八路区队,不但要一网打尽区队八路,还要跟踪到大后方,打乱八路反扫荡总部署。
    肥田对斋藤佩服得一塌糊涂,斋藤说你们打仗的事我不管,我要看中国皮影去了。
    嘎子悄悄溜下树来,这会儿报仇看戏的心情都没了,得马上赶到联络地点,截穿鬼子的骗人把戏,不然八路要吃大亏。可是皮影已经开锣了,司令部戒备森严进得来出不去。[收回]

  • 第4集

    佟掌柜火急火燎地赶来司令部,戏已开锣。佟乐坐在斋藤先生边上,还有一张凳子空着,佟掌柜将儿子叫来问嘎子呢?佟乐说进司令部就不见了。佟掌柜问儿子有没有告诉斋藤先生嘎子也来了?佟乐点头,说干爹要看小八路,我就带来,干爹是好人答应一定会没事的。佟掌柜觉得这回死到临头了。
    斋藤说没事的没事的,小孩客人都来了怎么不来看戏?我已经叫人去找了。原来还开着的司令部大门突然紧闭,鬼子开始搜索嘎子。嘎子躲在树顶,心里那叫一个着急。
    胖虎一...[详情]

    佟掌柜火急火燎地赶来司令部,戏已开锣。佟乐坐在斋藤先生边上,还有一张凳子空着,佟掌柜将儿子叫来问嘎子呢?佟乐说进司令部就不见了。佟掌柜问儿子有没有告诉斋藤先生嘎子也来了?佟乐点头,说干爹要看小八路,我就带来,干爹是好人答应一定会没事的。佟掌柜觉得这回死到临头了。
    斋藤说没事的没事的,小孩客人都来了怎么不来看戏?我已经叫人去找了。原来还开着的司令部大门突然紧闭,鬼子开始搜索嘎子。嘎子躲在树顶,心里那叫一个着急。
    胖虎一边耍皮影一边说,爹,咱这是最后一次耍皮影了。胡半仙正扯着嗓子唱戏,抽空问为什么。胖虎说嘎子爬树厉害,皮影行头是他的了,嘎子是八路说话算数,咱也要说话算数,行头给他咱好歹好有一把二十响。胡半仙说你又赌了?胖虎说刚才在司令部后院打的赌。胡半仙正吊高腔,当场就劈了嗓子岔了气。
    佟掌柜在县城的风光全仗着儿子是日本人干儿子,没想到这次儿子和八路扯上了干系,越胆小麻烦越上门。佟掌柜坐到斋藤身边想解释儿子根本没有带小八路来,根本和八路没有关系,正说着后院枪响,紧接着马厩起火了。空场上鬼子炸了窝,叫喊着抓八路。斋藤起身而去。
    佟掌柜一手拉李仙花,伸另一只手去拉儿子,儿子跑没了。
    场子一乱,胡半仙收拾行头就想跑,两个鬼子上来说这是斋藤先生的东西不能动,胡半仙头脑一热当时就张口咬鬼子,结果连人带皮影都被鬼子收下了。
    胖虎抱着二十响往黑地里扎没了影,枪是朝嘎子放的,火也是嘎子放的,胖虎心里明白。
    火就是嘎子放的。人一乱嘎子就跑,拣一处临街不高的墙正爬了一半,两个白脖在下面瞧见了,喊嘎子下来不然就开枪。嘎子不得不下来,脚落地见两个白脖老实了,再一看胖虎端着二十响顶着白脖后腰冲嘎子乐呢!
    嘎子让两个白脖相互绑上,堵了嘴。胖虎说咱们有枪,救爹去,还有你的皮影行头。嘎子说有大事得马上走。胖虎急了,说你是八路哪能见死不救!嘎子说我现在让你也当八路,我是老八路你听命令就跟我走。胖虎一听参加八路了,什么都不顾了。
    俩人耸着屁股上墙,胖虎笨上不去,耳听鬼子的声音往这边来了,越急越往下滑。一双肩膀顶上来,摇摇晃晃将胖虎托上墙头。嘎子胖虎往下看是佟乐。
    鬼子已经过来。嘎子说佟乐你也上来吧,我是八路,鬼子会杀了你。佟乐说你们走吧,我干爹对我好着呢!
    肥田先赶到举枪要往墙上打,佟乐展开小胳膊推,肥田一巴掌扇得佟乐滚开七八丈。嘎子急了,举二十响往下便是一梭子。肥田挂了彩,嘎子和胖虎跃下墙消失在黑夜里。一路上两人商量先办大事,再回来给佟乐报仇救胖虎的爸爸胡半仙。
    半夜,芦苇荡。罗金保和纯刚如约接到了特派员。罗金保连夜领派特员回区队见钱队长,纯刚完成任务往县城返。
    纯刚没走出芦苇荡,迎面碰见两人影,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张口便问是不是来接头的派特员。纯刚问你们是什么人?对方说是白洋淀区队的八路。纯刚纳闷了,自己和罗金保不是刚把人接走么?紧接着对方把接头暗语都说了,纯刚犹豫着也对了暗语,话音刚落后脑勺挨了胖虎一棍子。醒过来已纪手脚绑好嘴堵上,二十响在眼前晃晃。纯刚定睛再看竟是胖虎和嘎子。
    纯刚连解释带骂都不管用,嗄子和胖虎认定纯刚汉奸,是鬼子派来接头的卧底。嘎子本来就觉得纯刚不像好人。
    清晨,白洋淀鱼户的女儿玉英,在水边见到一位受伤昏迷的女人。玉英叫来爷爷奶奶将女人搬回家里,女人细皮嫩肉不像当地人。
    清晨,胖虎在村外乱草里守着纯刚,嘎子进鬼不灵见钱队长。找了一圈没找着,区队早就转移了。晨雾里碰见了纹银老汉,嘎子心想八路讲原则,儿子汉奸不连累老子,但还是想以八路的身份和老汉说点什么!纹银大约听明白了自己儿子在嘎子手里,好像还随时会被八路枪毙!
    嘎子说完便走了,老汉差点昏过去。
    罗金保接回去的特派员叫石磊,一副斯文样子受了伤,钱队长让他先休息,天黑送过封锁线。石磊说不着急,要在白洋淀区队待一阵子,到时下一站联络员自然会来接头。
    找不到区队,嘎子不急纯刚却急了。从嘎子嘴里大约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假特派员到了区队,区队随时有被围捕的危险。可是嘎子满不当回事,纯刚就汉奸,汉奸已经在自己手里了,区队有什么危险?倒是如何处理纯刚犯了难,放了是绝对不行。胖虎吵着要回去救老爸。
    两个孩子在村边商量商量决定就地枪毙。
    胖虎打纯刚后脑勺那一棍重了点,纯刚连急带伤晕得不行。
    二十响在胖虎手里,冲着纯刚脑袋来回比划,砰地一声走了火!纯刚两眼一闭彻底晕死过去。[收回]

  • 第5集

    嘎子和胖虎以为纯刚死了,好一会儿缓不过劲儿来。待看清楚子弹并没有打在纯刚身上,再也没有开枪的胆量。
    纹银老汉听到枪声,白发倒竖疯了似的循声而至。
    见到儿子,老汉不和孩子费话,架起纯刚就往村里走,进了自家屋安顿好,出来将两个孩子堵在外面。
    村民都来看热闹,嘎子觉得脸面没地方搁了。明摆着一汉奸,被纹银强行带回家,自己身为八路无计可施。嘎子让胖虎搬了几块砖站上去,号召全村人听八路的话,替八路砸了纹银家的门,进去带出纯刚。村...[详情]

    嘎子和胖虎以为纯刚死了,好一会儿缓不过劲儿来。待看清楚子弹并没有打在纯刚身上,再也没有开枪的胆量。
    纹银老汉听到枪声,白发倒竖疯了似的循声而至。
    见到儿子,老汉不和孩子费话,架起纯刚就往村里走,进了自家屋安顿好,出来将两个孩子堵在外面。
    村民都来看热闹,嘎子觉得脸面没地方搁了。明摆着一汉奸,被纹银强行带回家,自己身为八路无计可施。嘎子让胖虎搬了几块砖站上去,号召全村人听八路的话,替八路砸了纹银家的门,进去带出纯刚。村里都是熟人,看嘎子神叨叨地直乐,有人问嘎子口渴不渴,有人干脆喊嘎子累了到家喝粥。
    嘎子脖子都憋粗了,说纹银老汉落后。纹银说我就是落后,你们打鬼子和我无关,要枪毙我儿子就是不行。嘎子当着全村人说纯刚是汉奸!纹银气得胡子哆嗦,说是汉奸也是我儿子,有种先枪毙我。
    胖虎在一边就拿二十响冲纹银比划,纹银急了一把夺了枪扔进屋里炕上。嘎子埋冤胖虎没用被缴了枪,胖虎说不怪我,两个孩子脸红耳赤吵起来。村民哈哈地象看戏一样过瘾。嘎子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一点辙也没有。嘎子的奶奶都是纹银老汉帮着埋的,嘎子管纹银叫爷,管全村人都叫叔叫阿姨大爷。
    纹银说要再胡闹,我一顿乱棒先打死你们两个小王八蛋!说着鬼子围了村。
    肥田吊着被嘎子打伤的胳膊,红眼队长将乡亲们围拢,喊着挖地三尺也要找出嗄子和昨晚上唱皮影的两个小八路。
    鬼子来得很突然,嘎子胖虎只来得及躲入草垛。草垛就在空场边,嗄子和胖虎听得清鬼子的每一句话。
    纹银老汉是村里的长者,不交出八路就点火烤。儿子还在屋里炕上,纹银一言不发。嘎子和胖虎躲在草垛里觉得要完蛋了,纯刚是汉奸和鬼子一伙的,老汉刚才恨不得生剥了两个小家伙,交待是肯定的了。两人冒着汗准备冲出去。
    谁知老汉破口大骂鬼子,拒不交待。鬼子搜村回来什么人也没找到,看样子纯刚已不在家里。火点得旺旺的快烧着纹银老汉了,老汉还是不说嘎子和胖虎的下落。两个小家伙觉得纯刚是汉奸,老子却是好汉。觉得身为八路就要挺身而出,不能让老百姓受苦。
    嘎子对胖虎说我冲出去,然后分头跑,到县城集贤居佟乐那里聚头。胖虎说万一你被鬼子抓起来怎么办?嘎子说你救我!胖虎说万一你死了呢?嘎子说那你替我报仇。
    胖虎有一把宝贝弹弓一口袋铁弹,走哪儿带哪儿弹无虚发。这会儿交给嘎子,扯满了瞄准一个鬼子,喊一二三,准备铁弹飞出去人就往外冲,喊到三时,外头啪地一声枪响!一个鬼子倒下。鬼子炸了,往枪响的地方追八路。
    嘎子和胖虎从草垛里出来,乡亲们已经扑灭了纹银身上的火。嗄子说银爷爷你干嘛不把我们交给鬼子?纹银说小王八蛋别让我再看见你!嗄子说不管咋样,纯刚是汉奸,他跑了得抓回来,不然八路区队要受损失。
    村外那一枪是纯刚打的。他醒过来从炕上抄了枪,到村口放倒一个鬼子,跑入芦苇荡找区队去了。
    鬼子抓不着人返回鬼不灵,嘎子和胖虎分头跑。嗄子腿脚利索往村里跑。
    纹银老汉在自家门口使嘎子在全村人面前丢脸,嘎子和纯刚结仇了,不抓到纯刚这个汉奸,并且在全村人面前亲手枪毙,嘎子难消郁闷。可是纯刚不见了,鬼子眼看又到了村口,嘎子翻墙跃户钻了水围子。
    胖虎跑不快,在村头被鬼子抓住带回县城。
    玉英家受伤的女人醒过来,蹒跚着离开,走到屋外再次晕倒。爷爷奶奶不在,小玉英无计可施。女人说自己叫刘燕,是来白洋淀看亲戚的。刘燕请玉英在天黑之前,到县城照相馆找人,几句话说对了,无论如何带回来。
    爷爷奶奶不在,玉英不敢离开白洋淀。
    纯刚在孟良营附近找到了区队,把二十响交还罗金保。石磊也在屋里。支走石磊,纯刚将和嘎子碰见以及发生的事大约说了一遍。嘎子的话到底是否可信,石磊到底是否特派员一时无从可证。
    钱队长决定先对石磊不动声色,控制石磊脱离区队视线。当务之急马上找到嘎子。
    罗金保和纯刚连夜回鬼不灵和县城一带找寻嘎子。
    唱皮影那天晚上佟乐被肥田扇了一巴掌,就关在了司令部。肥田去鬼不灵抓人,没抓到嘎子抓回了胖虎,一起关进了大牢。
    两个孩子在牢里见面也不知道害怕,佟乐说我干爹马上就会来带我出去,胖虎说嘎子哥马上就来救我出去。聊着聊着成了朋友,聊着聊着又吵了起来。胖虎觉得佟乐虽然是朋友,不该认贼作父。
    李仙花被鬼子招到司令部,曲里拐弯领到一间房里,房里有一个刚满月的孩子。肥田进来,什么也没说让李仙花喂奶。
    李仙花也没敢问鬼子司令部怎么会有一个满月的孩子,反正自己奶水足就喂了,心里琢磨着怎么向肥田求情,放了儿子佟乐。
    肥田平时就借口常去酒楼,对李仙花早有想法,碍着斋藤的面子不好动手。肥田就是不明白,中国女人随便动,为什么斋藤独对佟掌柜一家护着。眼下李仙花酥胸半露,又有求于自己,肥田再没理由不动手了!
    谁知李仙花儿子想救,又不让肥田近身,肥田一怒之下拔刀要劈了李仙花。斋藤进来,赔着笑脸的佟掌柜跟在后面,斋藤说放了佟乐,小孩子帮八路不懂事,迟早会知道皇军是好人。
    肥田气不消,斋藤让佟掌柜先去带人,自己随后就到集贤居看干儿子。
    佟掌柜一走,斋藤拉下脸。要李仙花以后每天来一次喂这个满月的孩子,但不许对外透露半字,不然集贤居一家四口老少不留。
    佟掌柜去牢里带人的时候,胖虎已经和佟乐彻底反目成仇,佟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斋藤放佟乐一半是出于大东亚共荣的虚伪,更想是利用佟乐引出嘎子这个小八路,再利用嘎子引出八路军区队。肥田说不是有石磊假冒特派员混入区队了么?斋藤说我们算计八路也有算计,对付八路只用一种办法根本不够。[收回]

小兵张嘎精彩对白

小兵张嘎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小兵张嘎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小兵张嘎的短评

(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