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5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九品芝麻官剧情

满清期间,表面上天下太平,物盛民丰,但其实贪官为患,百姓民不聊生,只有腰缠万贯或豪霸一方者,方可真正得享所谓太平日子。官不廉,天不青,尤幸人间尚存一点浩气,致令天地长青,日月长明。 话说广东有一个凤来村,村不算大人不算多,却有一间“鸣凤茶楼”,水滚茶靓,复有一班由年轻女子组成的乐班日夜抚琴奏乐,以为茶楼添上一......[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夜凉如水,蓬莱镇茶家老板陆一儒偕儿子小凤突然走到官府处击鸣冤;知县好不情愿升堂开审。原来一儒父子要状告县中乡绅万家夫人,因其义妹叉烧包于过门为妾当晚,就投井而死,知县恐事情闹大,欲草草了事结案。
    小凤不值知县官绅勾结,大闹公堂,被知县判打八十大板,幸得老父出钱摆平事件。愤愤不平的小凤于是找来当晚为叉烧包当喜婆的妇人,力证是万家夫人率众毒打叉烧包,非是万家中人声称是叉烧包投井自尽。小凤终成功劝说老父,出钱聘请状王宋世...[详情]

    夜凉如水,蓬莱镇茶家老板陆一儒偕儿子小凤突然走到官府处击鸣冤;知县好不情愿升堂开审。原来一儒父子要状告县中乡绅万家夫人,因其义妹叉烧包于过门为妾当晚,就投井而死,知县恐事情闹大,欲草草了事结案。
    小凤不值知县官绅勾结,大闹公堂,被知县判打八十大板,幸得老父出钱摆平事件。愤愤不平的小凤于是找来当晚为叉烧包当喜婆的妇人,力证是万家夫人率众毒打叉烧包,非是万家中人声称是叉烧包投井自尽。小凤终成功劝说老父,出钱聘请状王宋世杰为义妹申冤。起初,宋世杰本不欲接下此案,还大放厥词,惹起女扮男装的侠女展风出手刺杀,幸得小凤从中搞混,事情才告平息。最后,一儒终以巨额打动世杰答应为叉烧包申冤。
    公堂上,世杰突然讹指小凤与义妹有染。小凤父子惨被屈打成招,被打入大牢等候问斩。展风出现劫狱之际,世杰突然出现,声称可用五万两买他一句就话,就可免罪,一懦答应。果然,小凤父子获释,但感申冤无望,二人唯有失望地回乡……[收回]

  • 第2集

    小凤明白与其上告为小宝平反,不如考上功名,做一个青天县官。在穷书生公孙安份的鼓励下,开始苦读考秀才。怎奈他天生不是读书的料,闭门苦读、即便悬梁刺股也进步甚少。一儒疼儿心切,以银两贿赂官场旧友,暗中帮小凤捐个秀才。小凤欢天喜地的回来,要一儒帮自己捐官。一儒反唇相讥,表示决不会给小凤一两银子。
    小凤向全镇百姓发起全民捐款大行动,小凤的努力被一儒看在眼内,只是他明知官场险恶,不想自己的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当小凤明白了一儒...[详情]

    小凤明白与其上告为小宝平反,不如考上功名,做一个青天县官。在穷书生公孙安份的鼓励下,开始苦读考秀才。怎奈他天生不是读书的料,闭门苦读、即便悬梁刺股也进步甚少。一儒疼儿心切,以银两贿赂官场旧友,暗中帮小凤捐个秀才。小凤欢天喜地的回来,要一儒帮自己捐官。一儒反唇相讥,表示决不会给小凤一两银子。
    小凤向全镇百姓发起全民捐款大行动,小凤的努力被一儒看在眼内,只是他明知官场险恶,不想自己的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当小凤明白了一儒的心意,父子二人终于重归于好,而小凤开始了官场之路,而他目标就是宋世杰所在的广东梅龙县。因为梅龙县内有宋世杰、方唐镜两大名状等,因此几乎无人敢出任梅龙知县,现任段知县胆小怕事,早已想辞官返乡,只惜无人继任,为了一桩已打了18年的官司,终日躲避方唐镜。宋世杰劝段知县赶紧了结此案,好辞官回乡以便留住名声性命!岂料升堂之日四大名状齐齐到场,段知县当场吓晕。小凤独自上路,豪情满怀,却遇上劫匪何东何西。段知县硬着头皮升堂。四大名状针锋相对,不相上下,但始终是世杰略胜一筹。刘华东为救败势,突然剑走偏锋,指责段知县收受贿赂,要挟将他告官,将段知县气得当场吐血。[收回]

  • 第3集

    官司就此延后,待新任县官接手审理。世杰指责梦吉师徒逼死知县之举过分,梦吉却告诉世杰新任县官是陆小凤。陆小凤和何东何西二人又遇上受了伤的随风。小凤为照应随风,以新任知县之名假作被何东何西所迫,令官兵退去。随风眼睛为石灰所伤,小凤悉心照顾受伤的随风,并向随风表明自己为官的理想,希望随风当其护卫,伸张正义。
    随风对官员已无信心,深信天下乌鸦一样黑,但感于小凤的为人,答应了小凤的邀请,但提出以三个月为期,若小凤不是好官,便...[详情]

    官司就此延后,待新任县官接手审理。世杰指责梦吉师徒逼死知县之举过分,梦吉却告诉世杰新任县官是陆小凤。陆小凤和何东何西二人又遇上受了伤的随风。小凤为照应随风,以新任知县之名假作被何东何西所迫,令官兵退去。随风眼睛为石灰所伤,小凤悉心照顾受伤的随风,并向随风表明自己为官的理想,希望随风当其护卫,伸张正义。
    随风对官员已无信心,深信天下乌鸦一样黑,但感于小凤的为人,答应了小凤的邀请,但提出以三个月为期,若小凤不是好官,便一刀杀了他!小凤与随风终于来到梅龙县,却遇段知县送棺入土。一儒不放心小凤一人闯荡官场,带上公孙急急赶来,却在路上遇到回乡的世杰之母李鬓。两人因误会恶言相向,更致大打出手,一儒随手撒了李鬓一头的面粉,二人势如水火,就此结怨。小凤自称体察民情去“第一楼”喝茶,岂料方唐镜早已恭候,存心捉弄。[收回]

  • 第4集

    一儒为了小凤以钱财打点衙门上下,四处拜访乡绅恶霸,忍气吞声求唐镜高抬贵手。县衙拜官当日,小凤满怀热心跟百姓见面,却倍受打击,唐镜再次出手捉弄,却被小凤挫败,正得意之际,李鬓出现认出前日遭遇的一儒,要状告一儒侵害财产及人身案,世杰更与小凤定下赌约,在公堂一决高下。小凤没想到接受的第一件官司就是自己的父亲!小凤派东方南宫做民意调查,却知全城百姓都不看好小凤官途,参赌且买小凤会吐血而死。

  • 第5集

    一儒为不让小凤为难,亲访宋府,世杰趁机要求一儒向李鬓负荆请罪,一儒饱受羞辱,愤而反击,却与李鬓积冤更深。小凤身穿崭新的官服,首次宣布升堂。李鬓状告一儒侵害财产及人身案,小凤与世杰首次堂上过招。世杰拿出一儒遗失的“官场秘籍”,其中尽是为官的歪门斜道,百姓哗然、小凤结舌;但世杰丝毫不给小凤喘息的机会,又以不清律法、滋长赌风两大罪状说得小凤一败涂地,颜面尽失,小凤气急拍案,不想竟被“公正廉明”的牌匾当头砸晕。
    小凤初出茅...[详情]

    一儒为不让小凤为难,亲访宋府,世杰趁机要求一儒向李鬓负荆请罪,一儒饱受羞辱,愤而反击,却与李鬓积冤更深。小凤身穿崭新的官服,首次宣布升堂。李鬓状告一儒侵害财产及人身案,小凤与世杰首次堂上过招。世杰拿出一儒遗失的“官场秘籍”,其中尽是为官的歪门斜道,百姓哗然、小凤结舌;但世杰丝毫不给小凤喘息的机会,又以不清律法、滋长赌风两大罪状说得小凤一败涂地,颜面尽失,小凤气急拍案,不想竟被“公正廉明”的牌匾当头砸晕。
    小凤初出茅庐,受此打击,遂寻酒买醉解愁。幸随风开导,当头棒喝,小凤如梦初醒,发誓要重新振作,继续努力,立志做一个再世青天。适时,何东何西因为当日随风不杀和小凤点拨之恩,也来了衙门投靠小凤当上捕快,看着公孙先生、展护卫等人组成的青天衙门渐渐成形,小凤复又踌志满怀,整装深夜出巡。夜半出巡,小凤路遇民妇莫李氏喊冤,听闻与世杰有关,决定受理此案。公孙彻夜不眠不休查卷宗研究案子,以助小凤一臂之力![收回]

九品芝麻官精彩对白

九品芝麻官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九品芝麻官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九品芝麻官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