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杨门虎将剧情

七郎去、六郎归,忠烈杨门血荐大宋轩辕,舍挚爱,潜敌营,爱恨情仇铸造悲剧英雄。杨业投奔大宋后立下汗马功劳,太宗赐其天波府,威望一时,引起潘仁美(寇振海饰)不满。杨四郎英挺俊朗性格孤僻,深受母亲佘赛花(赵雅芝饰)呵护,但常与父亲产生冲突。四郎和语嫣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前提下,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然而这注定得不到祝福。潘仁美用尽......[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夺取后周政权,建立大宋王朝。北汉大将杨业不满北汉主刘祟,携妻儿归顺大宋。为报太宗厚待之恩,率杨家将南征西讨,为宋室平边疆,巩国位,立下汗马战功。太宗册封杨业为右领军卫大将军,幷赐予天波府,令杨家将威名远播。杨业的功绩使得朝中佞臣对之侧目,同时也使他成了辽人的心腹大患,辽人无时无刻不想要将这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杨四郎因儿时救六郎而受伤,故而杨业只让其在军营中做一名文书,四郎心中虽有不甘,却也...[详情]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夺取后周政权,建立大宋王朝。北汉大将杨业不满北汉主刘祟,携妻儿归顺大宋。为报太宗厚待之恩,率杨家将南征西讨,为宋室平边疆,巩国位,立下汗马战功。太宗册封杨业为右领军卫大将军,幷赐予天波府,令杨家将威名远播。杨业的功绩使得朝中佞臣对之侧目,同时也使他成了辽人的心腹大患,辽人无时无刻不想要将这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杨四郎因儿时救六郎而受伤,故而杨业只让其在军营中做一名文书,四郎心中虽有不甘,却也不敢提出。一日,四郎与三郎、六郎、七郎听楚楚说潘豹又在街上惹事。兄弟四人来到街上,潘豹不但出言不逊还意图调戏楚楚。结果被四兄弟痛打一顿。此时杨业赶到,责备四兄弟惹事,将四人带回家中。畲赛花得知后想为儿子们说话,却引得和杨业的一场争论。
    潘豹前去寻找妹妹潘语嫣,语嫣却不在。潘语嫣女扮男装捉拿淫贼,一路追到杨家军营。四郎不明就里和语嫣比试,无意中玉佩被语嫣拿走。最终四郎用自己发明的手语助语嫣抓住淫贼。
    辽人蠢蠢欲动,宋太宗欲征求杨业与潘仁美的看法。不料两人偏偏意见相左,太宗只得作罢。眼看两人势同水火,太宗只得一方面安抚杨业,另一方面私下又对潘仁美表示信任。
    与此同时,辽国探子营也在公主明姬的指挥下抓紧训练。
    不明刺客驾马车直闯皇宫,被杨业拼死拦下,杨业却因此受伤。朝廷上下一阵慌乱,太宗欲亲去探望杨业,却被潘仁美阻止。太宗命潘仁美调查此事。
    天波府内,众郎担心杨业,杨业却劝慰众人自己没事。为掩敌人耳目,杨业强打精神教七郎练枪,结果伤势加重。杨四郎回到天波府,得知杨业受伤颇为担心,又得知潘仁美调查此事,恐怕其会对杨家不利。但杨业却相信太宗一定不会偏听偏信,会体恤杨家忠心。
    而闯宫的刺客,原来是辽国公主明姬的手下漪云所派。行刺失手,明姬大为恼火,但漪云也已经留下北汉兵器,意欲嫁祸杨家将。[收回]

  • 第2集

    四郎正在寻找玉佩,正巧杨业回到军营。杨业不问就里便责怪四郎对教头不敬,还用所谓的手语来哗众取宠,于是罚四郎跑步。赛花得知便责怪杨业心狠要杨业撤销处罚,杨业不听。四郎赌气领罚通宵跑步,杨业却在连夜修改手语图。次日,四郎看见图上父亲批注,才知杨业用心良苦。
    四郎去书院演讲却迟到,巧遇语嫣,被语嫣一顿调侃。语嫣对四郎心存好感。四郎请语嫣喝茶,言语之中四郎怀疑语嫣是女子。两人心中揣测,又借玉佩相互试探。
    七郎调皮想要捉弄...[详情]

    四郎正在寻找玉佩,正巧杨业回到军营。杨业不问就里便责怪四郎对教头不敬,还用所谓的手语来哗众取宠,于是罚四郎跑步。赛花得知便责怪杨业心狠要杨业撤销处罚,杨业不听。四郎赌气领罚通宵跑步,杨业却在连夜修改手语图。次日,四郎看见图上父亲批注,才知杨业用心良苦。
    四郎去书院演讲却迟到,巧遇语嫣,被语嫣一顿调侃。语嫣对四郎心存好感。四郎请语嫣喝茶,言语之中四郎怀疑语嫣是女子。两人心中揣测,又借玉佩相互试探。
    七郎调皮想要捉弄杨业,于是拖着三郎去偷紫玉簪。不料被楚楚撞见,失手将玉簪弄断。楚楚想要买一支同样的玉簪弥补,又遇潘豹。潘豹假买玉簪想要讨好楚楚,楚楚却不领情。七郎以为潘豹调戏楚楚,和三郎一起要打潘豹,却被潘豹用紫玉簪狡胜。七郎不服,与潘豹打赌,幷将楚楚作为赌注。七郎将打擂之事告诉四郎,四郎却误会。
    大郎与大嫂回到天波府,带回不少特产。三郎与七郎为了讨好楚楚一反常态互相谦让。四郎却收到语嫣用手语所写的信。七郎一阵乱猜,四郎也不点破。
    七郎与潘豹比武却弄得两败俱伤。四郎再度与语嫣交手,取得紫玉簪。楚楚想起这天正是赛花与杨业的结婚纪念日。三郎六郎忙着抬着七郎回家时,恰巧被畲赛花撞见。[收回]

  • 第3集

    杨四郎在校练场遇见一老兵,老兵感激杨业让自己能在军中养老。但四郎却觉得军中人员老龄化对战斗力有所影响,故而提出裁军建议。大郎恐怕裁军引起军中慌乱,觉得应该从长计议。四郎却从大局着眼,愿意代杨业做这个难人。大郎颇受感动。
    杨业得知裁军大为不满,在老兵面前责斥四郎。四郎却坚持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大郎情急之下道出其实杨业一直是用自己的年饷在赡养老兵。四郎与众老兵都大为吃惊。老兵们纷纷离去,四郎深感到情与理之间的矛盾。畲赛花...[详情]

    杨四郎在校练场遇见一老兵,老兵感激杨业让自己能在军中养老。但四郎却觉得军中人员老龄化对战斗力有所影响,故而提出裁军建议。大郎恐怕裁军引起军中慌乱,觉得应该从长计议。四郎却从大局着眼,愿意代杨业做这个难人。大郎颇受感动。
    杨业得知裁军大为不满,在老兵面前责斥四郎。四郎却坚持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大郎情急之下道出其实杨业一直是用自己的年饷在赡养老兵。四郎与众老兵都大为吃惊。老兵们纷纷离去,四郎深感到情与理之间的矛盾。畲赛花开解四郎,耐心讲解做人道理,四郎颇受鼓舞,心结顿解。
    七郎醒来发现比武未果,于是想要偷走盒子来掩饰紫玉簪之事。而四郎此时已假杨业之名将紫玉簪送给赛花。等七郎摸到杨业房间却被赛花撞到,只得掩饰过去。
    杨业与老兵促膝长谈,互相都颇为不舍。杨业怪四郎不通人情,老兵却责怪自己拖累了杨业。老兵离去,杨业暗自神伤。此时大郎提醒,杨业忽然想起结婚纪念日之事。
    赛花和众郎等待杨业回家吃饭,七郎心里却怕事情被发现。杨业将礼物送给赛花,赛花当众打开盒子。七郎以为事情败露心里紧张。赛花从盒中拿出紫玉簪,七郎才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
    四郎深感亏对老兵,向杨业认错。杨业却觉得当务之急是如何更好地帮助老兵安顿。赛花得知,欲当紫玉簪作为给老兵们的补偿。
    另一方面,潘豹责怪语嫣把紫玉簪输给杨家。语嫣却毫不在意,急着出门找四郎。四郎为了裁军一事心中过意不去,无意中耽误了时间。等他赶到时,却又与语嫣失之交臂。
    次日,四郎回到军营,却发现一夜之间老兵已经走光,不禁伤怀。四郎主持募新兵,语嫣却突然出现说要参军。语嫣质问四郎为何爽约,四郎俱实相告。幷说潘家不好,要语嫣少与潘豹来往。而此时,潘豹为了讨好楚楚,却卖起了猪肉。
    语嫣参加征兵考试,大获四郎赞赏。四郎向杨业提出要带兵,杨业却要求四郎立下军令状。语嫣顺利通过考试,却在与男兵相处时屡缝尴尬。四郎询问语嫣为何要参军,语嫣却东拉西扯。[收回]

  • 第4集

    在四郎带领的新兵训练中,语嫣表现出色。唯独吃饭时语嫣总是抢不过他人。四郎勉励语嫣,两人共同努力。但是杨业却觉得四郎练兵太狠,而四郎却说自己练兵不希望旁人插手。杨业无奈。
    潘豹得知语嫣去当兵,心疼妹妹,大说杨家不好。语嫣却要求潘豹在潘仁美面前给自己打掩护,要潘豹保密自己的行踪。潘豹只得答应。
    语嫣回到兵营,四郎给送来伤药幷告诉语嫣接下去的训练会更精彩。语嫣不以为然。夜里,化妆成蒙面人的四郎考验新兵。语嫣身份差点暴露...[详情]

    在四郎带领的新兵训练中,语嫣表现出色。唯独吃饭时语嫣总是抢不过他人。四郎勉励语嫣,两人共同努力。但是杨业却觉得四郎练兵太狠,而四郎却说自己练兵不希望旁人插手。杨业无奈。
    潘豹得知语嫣去当兵,心疼妹妹,大说杨家不好。语嫣却要求潘豹在潘仁美面前给自己打掩护,要潘豹保密自己的行踪。潘豹只得答应。
    语嫣回到兵营,四郎给送来伤药幷告诉语嫣接下去的训练会更精彩。语嫣不以为然。夜里,化妆成蒙面人的四郎考验新兵。语嫣身份差点暴露,四郎却浑然不知还夸奖语嫣警觉。语嫣有气却无处可撒。
    楚楚与七郎上街,发现百姓对楚楚出奇地热情。后来两人才发现原来是潘豹挂出楚楚画像,花钱让百姓讨好楚楚。七郎要潘豹摘下画像,不料却被潘豹打伤。七郎不服气,要楚楚回家,自己却去找三郎帮忙。三郎正在练兵,七郎却让他带着兵去帮自己教训潘豹。结果杨家军和潘豹等在城门展开了一场混战。杨业随后赶到,怒斥二子,幷当众处罚两人。
    四郎去找语嫣,语嫣还在为前事生气。四郎对语嫣讲起自己儿时故事,语嫣颇有感触。此时潘仁美突然来到兵营,语嫣只得想办法避过。
    语嫣无意间看见四郎洗澡,不由心跳加速,失足与四郎撞到一起。四郎让语嫣洗澡,语嫣勉强答应。不料洗澡时却被大郎发现,大郎责问四郎为何带女人进军营。四郎辨说没有,弄得大郎也是一头雾水。随后三郎和七郎得知,觉得四郎和语嫣有所暧昧,一时间军营里传得沸沸扬扬。
    四郎教语嫣兵法。七郎说语嫣是潘豹派来的奸细,暗地里让三郎跟踪语嫣。不料三郎反被语嫣戏弄。七郎回想语嫣往日种种表现,觉得语嫣是女人,四郎心中也开始怀疑。
    三郎吃了语嫣的亏,正和七郎忿忿不平,没想到他们的谈话又被杨业听见。[收回]

  • 第5集

    四郎请语嫣喝酒。四郎借着酒力对语嫣表白。语嫣连忙借口掩饰,两人直喝到酩酊而归。没想到刚回到军营正巧遇上杨业,杨业一反常态幷未惩罚两人。可四郎离开后,杨业却突然出手揭穿语嫣女子身份幷要求语嫣离开军营。次日,四郎找不到语嫣,杨业佯装不知。四郎若有所失,魂不守舍。
    语嫣回到家中也是闷闷不乐,潘豹便拉她去打猎。潘豹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语嫣逗乐,可语嫣心中仍旧放不下四郎。
    四郎练兵心不在焉,忽然想起语嫣说她妹妹喜欢去看皮影戏...[详情]

    四郎请语嫣喝酒。四郎借着酒力对语嫣表白。语嫣连忙借口掩饰,两人直喝到酩酊而归。没想到刚回到军营正巧遇上杨业,杨业一反常态幷未惩罚两人。可四郎离开后,杨业却突然出手揭穿语嫣女子身份幷要求语嫣离开军营。次日,四郎找不到语嫣,杨业佯装不知。四郎若有所失,魂不守舍。
    语嫣回到家中也是闷闷不乐,潘豹便拉她去打猎。潘豹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语嫣逗乐,可语嫣心中仍旧放不下四郎。
    四郎练兵心不在焉,忽然想起语嫣说她妹妹喜欢去看皮影戏。四郎来到皮影戏摊前,发现正是语嫣在演她和自己的故事。四郎存心逗语嫣,让语嫣自表身份。语嫣高兴之际四郎却对其女扮男装之事认真起来,幷要语嫣归还玉佩。语嫣生气,两人不欢而散。
    回到军营,四郎发现语嫣还给她的却是一块女子的玉佩。突然杨业来找四郎,四郎慌忙中随手将玉佩藏在一旁,不料却被兵士拿走。
    四郎始终放不下语嫣,再去书院寻找却又落空。四郎情急之下贴出捉拿逃兵的告示寻找语嫣,语嫣看见却大为生气。
    军营中杨业发现有士兵拿着一块玉佩聚赌。四郎认出正是语嫣送给自己的玉佩,但却不愿对杨业说明真相,杨业不得不连四郎一同处罚。杨业探望四郎,四郎仍在赌气。杨业只得留下伤药和玉佩,四郎心中不免惆怅。
    潘豹约楚楚看戏,楚楚欣然赴约。潘豹大费周章向楚楚求婚,被楚楚拒绝。三郎十分失落,与七郎去酒店买醉。楚楚想要离开杨家,三郎酒醉向楚楚表白。
    语嫣遛进军营探望四郎,四郎假作与语嫣调情趁机拿回玉佩。语嫣赌气,四郎借着解释玉佩来历向语嫣求婚,语嫣却心存顾虑没有答应。四郎让语嫣考虑清楚之后再给自己答复,两人定下深潭之约。
    翠儿向潘仁美告发语嫣之事,潘仁美不准语嫣出门。潘豹帮着语嫣引开翠儿让语嫣出门,但仍被翠儿发现。
    七郎追问四郎语嫣之事,四郎不愿说,七郎决定自己查个清楚。七郎跟踪四郎,在深谭发现四郎与语嫣相会。七郎兴奋之余撞见翠儿,翠儿误以为七郎便是语嫣所见之人,得意而归。七郎又要拉三郎去看热闹,不想被杨业发现。[收回]

杨门虎将精彩对白

杨门虎将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杨门虎将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杨门虎将的短评

(5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