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35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下载影片

原来就是你剧情

湖州葛家经营蚕丝业,富甲一方,葛老太太(赵敏芬饰)唯一依靠的是长孙葛家宏(陈司翰饰),偏偏家宏生性贪玩好斗、神经大条,常令葛老太太忧心不已,所幸身边贴身丫头锦儿(刘涛饰)温柔细心,常替葛老太太分忧解愁。在庙会上,锦儿巧遇慕雪,二人照面惊讶万分…原来二人容貌竟是一模一样!慕雪兴致所至,提议二人换装,再拍照留念,却因闪光爆......[详细]

  • 在线观看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870年(光绪年间),上海。川流不息的上海码头,前来迎接杜家小姐的丫头小圆喜因误闯入洋人区被接待洋人老板的中国人威廉当成扒手欺负,杜家小姐杜慕雪出现,和威廉及其手下战成一团……慕雪灵活的身手及以伞当剑的攻防,把对手整得团团转。慕雪姨表哥萧培元驾车前来,慕雪得以脱身,留下威廉满是欣赏的笑脸。慕雪返家,竟发现是杜母装病骗她辍学归来,而且目的居然是为了其父杜震帮她安排的相亲!威廉来到出岫园——这个上海华洋商贾齐聚的高级交...[详情]

    1870年(光绪年间),上海。川流不息的上海码头,前来迎接杜家小姐的丫头小圆喜因误闯入洋人区被接待洋人老板的中国人威廉当成扒手欺负,杜家小姐杜慕雪出现,和威廉及其手下战成一团……慕雪灵活的身手及以伞当剑的攻防,把对手整得团团转。慕雪姨表哥萧培元驾车前来,慕雪得以脱身,留下威廉满是欣赏的笑脸。慕雪返家,竟发现是杜母装病骗她辍学归来,而且目的居然是为了其父杜震帮她安排的相亲!威廉来到出岫园——这个上海华洋商贾齐聚的高级交际场所,其中当家的便是交际手腕一流的柳如烟,两人关系暧昧。小圆喜在街上被威廉拦住,要逼问她家小姐的名字,葛家宏带着仆人小盖子挺身相救,和威廉及其手下打了起来,威廉带来的租界巡捕将家宏逮捕。小盖子见状飞奔回葛家向老夫人搬救兵,却被葛家丫头锦儿挡下。这锦儿,竟是个跟慕雪长得一模样儿的姑娘!锦儿请葛家二爷葛顺昌出面救家宏,顺昌前去请求素有丝绸生意往来的杜震帮忙,杜震爽快答应。[收回]

  • 第2集

    威廉低下姿态,想要一舞化干戈,慕雪却是嘴上不饶人,借机恶整他。威廉继续纠缠,两人借着舞姿再度交手,在舞池中满场飞舞,赢得满堂喝彩,其间威廉注意到慕雪耳后有颗朱砂痣。舞曲终了,慕雪借口要威廉帮她从提包中拿手绢,却抓出一条水蛇来!惹得现场大乱,慕雪径自得意诡计得逞,暗想这下子恐怕威廉是不敢来提亲了,哈!如烟也以此事调侃威廉,然而威廉乐得棋逢对手,对如烟透露:慕雪这匹“悍马”跟他在码头遇上的“野马”是同一匹“马”,并以驯服...[详情]

    威廉低下姿态,想要一舞化干戈,慕雪却是嘴上不饶人,借机恶整他。威廉继续纠缠,两人借着舞姿再度交手,在舞池中满场飞舞,赢得满堂喝彩,其间威廉注意到慕雪耳后有颗朱砂痣。舞曲终了,慕雪借口要威廉帮她从提包中拿手绢,却抓出一条水蛇来!惹得现场大乱,慕雪径自得意诡计得逞,暗想这下子恐怕威廉是不敢来提亲了,哈!如烟也以此事调侃威廉,然而威廉乐得棋逢对手,对如烟透露:慕雪这匹“悍马”跟他在码头遇上的“野马”是同一匹“马”,并以驯服她为挑战。[收回]

  • 第3集

    慕雪白天要翻墙逃出,却被杜母挡下,夜里背着包包要逃走,也被培元逮个正着。原来是杜震为防慕雪逃婚,交代众人看紧她。慕雪抱怨,培元只好答应在城隍庙会陪她去透透气。城隍庙会好不热闹,慕雪四处找人拍照。锦儿到观音堂求神,因缘巧合的与慕雪碰个正着,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令人不敢相信。两人一见如故,慕雪跟锦儿换装,调皮地恶整算命仙一番,最后还威胁算命仙帮她们拍张照片作纪念,却不料意外引起火灾,现场一片混乱。牌楼摇摇欲倒,人群更加混...[详情]

    慕雪白天要翻墙逃出,却被杜母挡下,夜里背着包包要逃走,也被培元逮个正着。原来是杜震为防慕雪逃婚,交代众人看紧她。慕雪抱怨,培元只好答应在城隍庙会陪她去透透气。城隍庙会好不热闹,慕雪四处找人拍照。锦儿到观音堂求神,因缘巧合的与慕雪碰个正着,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令人不敢相信。两人一见如故,慕雪跟锦儿换装,调皮地恶整算命仙一番,最后还威胁算命仙帮她们拍张照片作纪念,却不料意外引起火灾,现场一片混乱。牌楼摇摇欲倒,人群更加混乱,慕雪被踩在地,家宏却错认是锦儿,牌楼砸下来,家宏及时推开慕雪……真正的锦儿已被人推挤到远处的庙口,后脑撞到了石狮子,昏倒。培元将锦儿错认成慕雪,急忙抱起离去。[收回]

  • 第4集

    杜家一阵慌乱,锦儿昏迷不醒,大夫诊断无生命危险,却恐有失忆的后遗症。另一头慕雪醒来,却已是随着老夫人在坐船回湖州的路上了!慕雪自是大喊着要回上海,又急于解释自己的身份,但长相和打扮都无异,老夫人又怎会听信她的话?慕雪脑筋一转,想到刚好可趁此机会逃婚,索性将错就错了。顺昌和威廉对丝货讨价还价,威廉硬是要杀价到100两,并以进口洋酒为诱饵,挖洞引顺昌往下跳。
    顺昌禁不起诱惑,宁愿赔本也要答应之际,家宏阻止,非150两不卖...[详情]

    杜家一阵慌乱,锦儿昏迷不醒,大夫诊断无生命危险,却恐有失忆的后遗症。另一头慕雪醒来,却已是随着老夫人在坐船回湖州的路上了!慕雪自是大喊着要回上海,又急于解释自己的身份,但长相和打扮都无异,老夫人又怎会听信她的话?慕雪脑筋一转,想到刚好可趁此机会逃婚,索性将错就错了。顺昌和威廉对丝货讨价还价,威廉硬是要杀价到100两,并以进口洋酒为诱饵,挖洞引顺昌往下跳。
    顺昌禁不起诱惑,宁愿赔本也要答应之际,家宏阻止,非150两不卖,连顺昌也没辙。威廉损失惨重,如烟却冷静分析要威廉把这赔本生意做起来,才不致断了市场,并表示宁愿抵押出岫园都会帮威廉到底。慕雪随老夫人回到葛家,家宏一如往常地伸手去捏慕雪双颊,慕雪却迎面给了他一拳,家宏错愕不已![收回]

  • 第5集

    慕雪发现自己失控,面对家宏“她怎么突然会起武功”的怀疑,连忙心虚掩饰。另一头杜家,锦儿终于醒来了,却全然失去了记忆。杜震和威廉反而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得以让威廉和锦儿有个全新的开始。如烟对蕙姑表示绝不会放弃威廉,现在威廉被她的钱绑住还不敢甩了她,蕙姑一语道破:钱还清之后呢?如烟愕然。威廉频频对锦儿献殷勤,看到她陶醉其中,径自得意,以为一场意外倒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慕雪”给收服了!另一头家宏无意间发现“锦儿”手上的疤不...[详情]

    慕雪发现自己失控,面对家宏“她怎么突然会起武功”的怀疑,连忙心虚掩饰。另一头杜家,锦儿终于醒来了,却全然失去了记忆。杜震和威廉反而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得以让威廉和锦儿有个全新的开始。如烟对蕙姑表示绝不会放弃威廉,现在威廉被她的钱绑住还不敢甩了她,蕙姑一语道破:钱还清之后呢?如烟愕然。威廉频频对锦儿献殷勤,看到她陶醉其中,径自得意,以为一场意外倒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慕雪”给收服了!另一头家宏无意间发现“锦儿”手上的疤不见了!家宏知道眼前的人不是“锦儿”,慕雪只好将事实全盘托出,家宏认为慕雪另有目的,转身就要对老夫人说去![收回]

原来就是你精彩对白

原来就是你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原来就是你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原来就是你的短评

(3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3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