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1996
  • 集数:29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真情给你剧情

方百合看着这个她进进出出十几回的戒毒所,心中百感交集,她没有愧对母亲的遗愿,把自己深爱的男人成默让给了双胞胎姐姐紫兰。但她耳畔又突然听起初生女儿的哭声,这是她和成默真爱的结晶,可刚一生下就被紫兰悄悄送给了别人。百合就此落下来子宫痉挛的病,为解除病痛染上了毒瘾。她痛恨姐姐,血脉相连的姐妹变了仇敌。紫兰在这十六年间也备受煎......[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十六年身心的伤痛将百合这个坚强的女人折磨得疲惫不堪,她看着这个她出出进进不知多少回的戒毒所,面对来接她的成默和萧荻,内心的痛苦和仇恨再一次无法抑制地爆发。眼前冷酷无情的百合让成默心痛,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抹平百合心里的创伤。走出戒毒所的成默和萧荻遇到也来接百合的柯立凡,成默指责柯立凡用毒品控制百合,两人争执之际萧荻接到精神病院的电话得知紫兰又犯病了,两人匆匆离去,柯立凡看着两人的背影得意得笑着。紫兰看到报纸上一篇《我为女...[详情]

    十六年身心的伤痛将百合这个坚强的女人折磨得疲惫不堪,她看着这个她出出进进不知多少回的戒毒所,面对来接她的成默和萧荻,内心的痛苦和仇恨再一次无法抑制地爆发。眼前冷酷无情的百合让成默心痛,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抹平百合心里的创伤。走出戒毒所的成默和萧荻遇到也来接百合的柯立凡,成默指责柯立凡用毒品控制百合,两人争执之际萧荻接到精神病院的电话得知紫兰又犯病了,两人匆匆离去,柯立凡看着两人的背影得意得笑着。紫兰看到报纸上一篇《我为女儿找妈妈》的报道,想起十六年前自己对妹妹百合犯下的不可弥补的错误而再次发病,成默为了控制紫兰的用药量冲上前去紧紧抱住紫兰希望她发泄好了能够自己平静下来,紫兰肆意地在成默身上挥打着。萧荻颤抖地拿着报纸,她预感到了将要发生的一切。柯立凡将百合接回家,却引起了柯母的不满,她不能接受儿子跟这样一个吸毒的女人在一起。丈夫去世后的一湄艰难地靠卖报纸维持着她和女儿子鹤的生活,子鹤因参加柯立凡公司的模特比赛进了前八名而兴奋不已。一湄掩饰着眼里的泪,她希望心爱的女儿能永远快乐下去,但女儿的病已不容再拖了。成默抱着渐渐平静的紫兰,他知道紫兰对百合一直都有一种很强烈的负罪心理。他打电话给百合希望百合能来看看紫兰,化解紫兰心中的愧疚。百合却冷漠地拒绝了他,成默感到了自己的无能,百合是他深爱的女人,而紫兰是他一辈子都负有责任的妻子,他的心痛只有自己明白。萧荻拿着那张报纸来找百合,告诉她这很可能就是十六年前抱走孩子的贺一湄。百合冷漠地说她的孩子已经死了。百合的态度让萧荻感到迷茫惊恐,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百合忘掉仇恨。[收回]

  • 第2集

    一湄来到医院找好友周含月给子鹤再开些药并且换了药瓶以骗子鹤是营养药。含月劝一湄找电视台把这件事公开,尽快找到子鹤的亲生父母,因为子鹤的病情已无法再拖了。一湄不敢,生怕多疑脆弱的子鹤受到伤害,只能决定再多登几份报纸。柯立凡的非凡广告公司正在召开举办广告模特大赛的会议,淑女在一旁介绍进入决赛的八名选手,当投影幕上出现子鹤的照片时,百合震惊了,她感到这个女孩子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气质神情像极了当年的她。萧荻翻阅护士放...[详情]

    一湄来到医院找好友周含月给子鹤再开些药并且换了药瓶以骗子鹤是营养药。含月劝一湄找电视台把这件事公开,尽快找到子鹤的亲生父母,因为子鹤的病情已无法再拖了。一湄不敢,生怕多疑脆弱的子鹤受到伤害,只能决定再多登几份报纸。柯立凡的非凡广告公司正在召开举办广告模特大赛的会议,淑女在一旁介绍进入决赛的八名选手,当投影幕上出现子鹤的照片时,百合震惊了,她感到这个女孩子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气质神情像极了当年的她。萧荻翻阅护士放在桌上的报纸,又看到了寻亲启示。她越来越感觉这就是十六年前被他们遗弃的女孩,百合的女儿,现在她需要他们的出现。为了稳住紫兰,成默和萧荻一直骗她百合在国外,并托朋友从加拿大冒名给紫兰寄信。紫兰因为思念百合再次犯病,成默又来找萧荻要信。萧荻认为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能够救紫兰的只有百合。狂热爱着柯立凡的淑女不满百合住在柯家,在柯母的热情迎接下强硬搬进了柯家。成默为了病情越来越严重的紫兰再次找到百合请求她去看望紫兰。而百合对紫兰只剩下恨,因为是他们让她生不如死。百合冷酷的神情和眼里的泪水,又一次刺痛了成默。这么多年,虽然他从未间断过对她的牵挂 ,但这单纯的牵挂还远远不能平息百合对他们的怨恨。[收回]

  • 第3集

    萧荻以为一湄只是经济困难而为女寻母的,她给一湄送去一笔钱,希望她收了钱之后就此作罢。一湄拒绝接受这笔钱,只恳求萧荻尽快通知孩子的亲妈,只有她才能救女儿,不然一切后果谁也负不了。在成默和百合的谈话过程中,百合突然面色苍白,疼痛难忍,成默不由自主抱住百合问她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被百合制止住,说过去的一切她都忘了。柯母自打百合搬来就没睡过一天踏实觉,紧紧地盯着儿子,柯立凡在家焦急地等着百合回家,柯母也只得在旁边等着,柯立...[详情]

    萧荻以为一湄只是经济困难而为女寻母的,她给一湄送去一笔钱,希望她收了钱之后就此作罢。一湄拒绝接受这笔钱,只恳求萧荻尽快通知孩子的亲妈,只有她才能救女儿,不然一切后果谁也负不了。在成默和百合的谈话过程中,百合突然面色苍白,疼痛难忍,成默不由自主抱住百合问她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被百合制止住,说过去的一切她都忘了。柯母自打百合搬来就没睡过一天踏实觉,紧紧地盯着儿子,柯立凡在家焦急地等着百合回家,柯母也只得在旁边等着,柯立凡无奈端着水盆给娘泡脚,让娘今天早点睡觉,并指着厨房间的淑女说已经有接班人来了。百合告诉成默希望他今后不要再来打扰她,她现在很快乐。成默无奈但还是告诫百合,柯立凡并不是能给她带来快乐的人。百合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子鹤,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女儿在找她,但她又能给女儿什么?自己已经有十年的吸毒历史了,该怎么去面对女儿。想到这些,百合只有心痛、愧疚和仇恨。子鹤再次犯病住进了医院,一湄追着周含月让她快点开出院证明,她怕子鹤住久了,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会接受不了。含月劝一湄尽快找到子鹤的亲生父母,不想却被门外的子鹤听到。董事会上,百合提议要把这次大赛赚来的钱捐给孤儿院和敬老院,遭到淑女的反对。柯立凡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百合才是他真正要征服的目标,而淑女无非是他这个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一湄脚踏平板车带着子鹤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了随成默出来散步的紫兰,她回想起十六年前就是这个女人将孩子交给自己的,却突然被紫兰衣服上印的精神病院几个字惊呆了。百合又看见了萧荻,从她的目光中,百合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幸。[收回]

  • 第4集

    紫兰一手拽着成默的衣角、一手举着糖葫芦吃着,突然停住脚步,双目呆滞,喊道那个人我见过,脑中闪现一湄接过孩子以及百合撕心裂肺的哭喊。紫兰似乎想起了往事,又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成默不停的劝着把她稳住。子鹤问一湄她是不是得了跟爸爸一样的病,因为爸爸有着家族遗传病史。一湄强装轻松,让她别胡思乱想。已经意识到什么的子鹤只有跟已故去的爸爸倾诉,因为她舍不得再给妈妈压力。百合坐在车内沉默不语,不肯回家,也不让停车,一旁的柯立凡不知发...[详情]

    紫兰一手拽着成默的衣角、一手举着糖葫芦吃着,突然停住脚步,双目呆滞,喊道那个人我见过,脑中闪现一湄接过孩子以及百合撕心裂肺的哭喊。紫兰似乎想起了往事,又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成默不停的劝着把她稳住。子鹤问一湄她是不是得了跟爸爸一样的病,因为爸爸有着家族遗传病史。一湄强装轻松,让她别胡思乱想。已经意识到什么的子鹤只有跟已故去的爸爸倾诉,因为她舍不得再给妈妈压力。百合坐在车内沉默不语,不肯回家,也不让停车,一旁的柯立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百合面无表情的告诉柯立凡,十六年前她生的那个孩子,这回真的快死了。百合对柯立凡并无爱意甚至有些恨意,但现在柯立凡却是她惟一可以依靠和倾诉的人,两人倾谈一夜未归,在家焦急等待的淑女哭喊着冲进厨房拿刀要死给他看,柯母连哄带劝将刀夺下。淑女告诉柯母,本想赚点钱让她年底带回老家修路盖小学校,可百合却要把这次赚的钱全部捐出去。孤儿寡母一直靠乡邻照顾的柯母一直想为老家做点事,听到这个消息对百合更是不满了。子鹤提出要陪一湄一块出摊,并把一湄先打发走自己随后就到,但子鹤却是带着种种疑问来到医院找周含月。成默和儿子海海来到精神病院为紫兰过生日,一派欢乐之际,成默脑中闪现的却是与百合快乐的初恋及痛苦的分手。萧荻来到成默身边,递上机票,让他去寻找百合的前夫胡浩明。柯立凡回到家想为百合庆祝生日,却被娘告知百合已经走了,并让他先紧着把老家土路修好了、小学校盖上,再把他和淑女的婚事办了,再去搞那个捐献活动。柯立凡知道必是淑女跟娘说了什么。[收回]

  • 第5集

    一湄在报摊等了很久也没见到子鹤,她担心子鹤又发病了,提前收了摊往家赶去。一湄回到家中没看见子鹤却发现那张《我为女儿找妈妈》的报纸上子鹤醒目写了一行字:贺一湄,你就是我妈妈!一湄蒙了,原来女儿早就知道了一切,她明白了前几天女儿的快乐和懂事都是做给她看的。柯母拎着包要走,被柯立凡死死拽住,他向母亲保证年底一定让她拿上钱回老家修路盖学校。柯母又提出要他跟淑女结婚,柯立凡急了,只得告诉母亲百合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他害的,百合要是...[详情]

    一湄在报摊等了很久也没见到子鹤,她担心子鹤又发病了,提前收了摊往家赶去。一湄回到家中没看见子鹤却发现那张《我为女儿找妈妈》的报纸上子鹤醒目写了一行字:贺一湄,你就是我妈妈!一湄蒙了,原来女儿早就知道了一切,她明白了前几天女儿的快乐和懂事都是做给她看的。柯母拎着包要走,被柯立凡死死拽住,他向母亲保证年底一定让她拿上钱回老家修路盖学校。柯母又提出要他跟淑女结婚,柯立凡急了,只得告诉母亲百合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他害的,百合要是出个什么事,他这辈子也别想过踏实。大家在给紫兰过生日,不远处百合仇恨的目光在窥视着,在她看来紫兰是快乐的,她有丈夫儿子陪伴着,而自己却一无所有,更让她痛心的是她的女儿正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这一切都是她这个同胞姐姐紫兰造成的。紫兰突然失态喊着:百合,百合回来了。生日现场乱做一团,百合急忙抽身离去。从医院出来的子鹤迷茫的在街上徘徊,另一处百合也无奈与绝望地在街上徘徊着。百合猛然回头,子鹤也发现了百合,这是一对母女的感应。百合称自己是模特大赛的评委见过子鹤的照片而与她聊了起来,二人相约等比赛完了还在这个地方见面。柯立凡把百合的离开怪罪于淑女,非让她把百合找回来。子鹤的出现让百合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她要救女儿,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百合来到医院做妇科检查,她想要切除子宫以根除子宫痉挛的毛病,长年来她依靠吸毒止痛,这个病成了她吸毒的根源。但医生却认为切除子宫伤害太好,不赞成动手术。[收回]

真情给你精彩对白

真情给你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真情给你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真情给你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