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5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恶女阿楚剧情

殷楚楚,外号阿楚。自幼因父亲事业成功,为父母捧为掌上明珠,所有千金小姐该学的芭蕾、钢琴,她都学,但却对武术跆拳道等情有独锺。看起来就是个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却见不得欺负弱小的事在她眼前发生,她著执傲的脾气、灵活的拳脚,总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童年一场大火吞噬疼爱她的双亲,从此阿楚必须与素未谋面的祖父殷天正同住,开始了......[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开成衣厂忙碌工作的父母趁送货之便带七岁的小楚楚来到海边玩。小楚楚不意看见一个小孩被几个跟她一般大的孩子欺负,随即见义勇为地把几名大孩子给打跑,却误会在旁的小平之也是那几个坏小孩之一,而打了小平之。后来误会解开,小楚楚向小平之道歉,小楚楚的父母见小平之被打伤,甚感歉疚,忙塞了些钱给小平之,小平之把钱退还表示小楚楚已经道歉,扯平了。小楚楚的父母见小平之的衣服缝补甚多,于是从车里拿出几套衣服给小平之做为补偿,小楚楚也说服小...[详情]

    开成衣厂忙碌工作的父母趁送货之便带七岁的小楚楚来到海边玩。小楚楚不意看见一个小孩被几个跟她一般大的孩子欺负,随即见义勇为地把几名大孩子给打跑,却误会在旁的小平之也是那几个坏小孩之一,而打了小平之。后来误会解开,小楚楚向小平之道歉,小楚楚的父母见小平之被打伤,甚感歉疚,忙塞了些钱给小平之,小平之把钱退还表示小楚楚已经道歉,扯平了。小楚楚的父母见小平之的衣服缝补甚多,于是从车里拿出几套衣服给小平之做为补偿,小楚楚也说服小平之收下。不久,阿兰拉着小平之带着那几套成衣还给小楚楚的父母,表示真的不用补偿,不等小楚楚父母开口,便拉着小平之离开。
    阿兰知道儿子不舍衣服被送回去,于是安慰儿子等阿爸捕渔回来,卖了鱼,就有钱帮他买衣服。小平之却懂事地表示他穿的衣服还很好,他要把钱存起来给阿母买衣服。阿兰感窝心,要儿子别操心,说钱就存起来让小平之长大读书用。母子俩感情深厚。小楚楚玩累了,一路睡回到家,妈妈抱怨从小就让小楚楚学钢琴芭蕾舞,为的是希望教育楚楚成为一个气质优雅的才女,不料却因为不意看到武侠片,吵着要去学武,只好送她去学跆拳道,不料却越打越入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脾气跟爷爷殷天正简直是一模一样。提到爷爷殷天正,爸爸的语气却一冷,要妈妈别再说了。爸爸妈妈回到家,才刚放下睡得正香的小楚楚,就有守夜工人来敲门告知工厂火灾。爸爸妈妈没惊动小楚楚,赶去救火,却葬身火窟。一夜之间,小楚楚从什么都有的天之骄女变成什么都没有的小小孤女。
    在这同时,远在这小渔村,也发生了天人永隔的悲剧。懵懵的小平之半夜被母亲压制的哭声给吵醒,看到村里的叔伯婶婆们安慰母亲,还来不及问发生什么事,就听到了从未想过的恶耗。父亲遇到船难丧生!他不知该如何安慰母亲,但是当他看到母亲宁可饿坏自己也要让他吃饱健康长大时,内心立下一个志愿,就是要赶快长大,努力赚钱,让阿母过最好的生活!
    小楚楚被从未谋面的爷爷殷天正接到北部来住。殷天正经营一家叫『爱买不买』营业时间随自己选择的便利商店。小楚楚听到爷爷不但没有为儿子媳妇的死悲伤,反而还叨念一堆,越听越不是滋味,便与爷爷吵了起来。殷天正管不住孙女,在这个社区,没有人知道楚楚是谁,却知道殷天正的孙女,阿楚不是好惹的。小阿楚才来到社区没几天,就跟地方上的小霸王鬼娃打了一架,成了这一带人见人怕的小恶女。
    『爱买不买』天天有人登门告状,说小阿楚不是弄坏人家的门窗,就是打翻人家的菜篮,要不就是把他家的酒瓶全打碎等等。殷天正被搞得大为心烦,把小阿楚抓来质问,方知那些人家不是把小孩一个人关在家里,就是在打狗,还有的是酒后发疯对家人动粗等等。殷天正这清官难断别人的家务事,日后遇到邻居抱怨,也只有充耳不闻。邻居见殷天正对小阿楚放牛吃草,也只有一见到小阿楚,纷纷闪避,免得灾祸降临。倒是附近的小孩对小阿楚是像头目一样崇拜。小阿楚就是和鬼娃跳头这群孩子一起长大。鬼娃知道小阿楚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时,暗喜在心,有谁敢说小阿楚怎样,肯定得先吃鬼娃的拳头。
    阿楚虽野,但学业从来不需要殷天正操心。当她考上拥有全国最优质的国文系的圣若望大学时,殷天正还搞不清楚那个学校是干什么的,但他比较关心的是鬼娃的奶奶小春的动向,虽然小春与社区三姑六婆谈着超级偶像甜心教主汪芷儿的话题令他感到乏味,但小春谈笑间流露似小姑娘的活泼十分吸引他。
    阿楚与鬼娃跳头等人考上同一所大学,除了阿楚是国文系外,鬼娃是兽医系,花花是大传系,而跳头则是体育系。他们完全没料到从南部特地上来,住在小春奶奶学生公寓『桂林山庄』的平之,也刚好是体育系学生。
    阿兰不放心儿子生平第一次出远门,遂跟着北上来看看儿子要住的环境,母子俩在寻找『桂林山庄』时,意外目睹有小孩困在公寓顶楼下不来,一个老人出现抱着孩子,轻松跃下,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轻功一般,此人正是殷天正。平之因母亲赶车班,但对殷天正留下印象,只是刚好跟也在现场的阿楚错过。谁也没发现谁。阿楚这才知道爷爷是身怀绝技的高人,逼着殷天正要教她轻功。
    命运的绳子把平之和阿楚两人拉近,但两人始终没有机会碰面,直到这一天,阿楚守柜台,见几名上班族不耐催促初来乍到,国语说不好的菲佣,语气尖酸苛薄。阿楚火大把人都赶走,误会排在后面的平之也是一丘之貉,狠狠骂了一顿后,所幸殷天正为平之平反,其实是逮到机会要好好嘲弄阿楚。平之和阿楚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很久以前,这样的场面曾经上演过。[收回]

  • 第2集

    阿楚才上大学没多久,就自动休学。原因是看不惯同班校董的儿子欺负老师打了校董的儿子,校董的儿子不敢动阿楚,反而为难老师。阿楚一气之下便自动退学了。殷天正也因为这件事被叫到学校去,得知事情经过后,反而对孙女阿楚的决定举双手赞成,虽然事后两人还为此事吵了一架。不过当他知道平之为此事不但被阿楚不小心踢了一脚,还被校董之子打,事后竟然能无大碍地照常上课,啧啧称奇,直认为是练武之材。但话说殷天正虽赞成阿楚自动退学,但见阿楚整天除...[详情]

    阿楚才上大学没多久,就自动休学。原因是看不惯同班校董的儿子欺负老师打了校董的儿子,校董的儿子不敢动阿楚,反而为难老师。阿楚一气之下便自动退学了。殷天正也因为这件事被叫到学校去,得知事情经过后,反而对孙女阿楚的决定举双手赞成,虽然事后两人还为此事吵了一架。不过当他知道平之为此事不但被阿楚不小心踢了一脚,还被校董之子打,事后竟然能无大碍地照常上课,啧啧称奇,直认为是练武之材。但话说殷天正虽赞成阿楚自动退学,但见阿楚整天除了忙店里的事外,没别的事,也难免嘀咕,这一囉唆,两人又在店里大打出手,不过两人打得兇,店里的东西却丝毫无损,鬼娃跳头及花花等人早已司空见惯,在旁翻着杂志看着。唯独当阿楚掷出算盘时,殷天正一闪,差点打到刚进来的平之。平之反应也快,随即本能接住算盘。大家一愣。
    穿着土气的平之买了一包米就离开了。阿楚与殷天正对突然出现的土气的青年颇好奇,鬼娃表示那个土气男从刚从南部渔村上来,在他奶奶的学生公寓里租了一个最便宜的单位,平常好像都吃白饭配从南部带来的小鱼乾和酱菜,但他忘了土气男叫什幺名字了。阿楚与殷天正责鬼娃怎不早说。殷天正却因为小春奶奶竟然都没跟他说而感郁郁,免不了被阿楚取笑一番。虽然大家认为平之土气,但跳头的女友花花却说钻石在没磨亮以前,常会被人拿来当石头看待。耐人寻味。
    平之果然用旧锅煮饭配小鱼乾和酱菜吃。他安份地吃完饭后,拿出学校的书认真看着,连考了两年才考取学校,也亏晚了这两年,他才存够学费和生活费北上读书。这时鬼娃来敲门,是奶奶要他来看看平之住得还习不习惯,见平之努力看着第二天要上的中国通史,但总是记不住书上说的重点,表示自己也差不多,不像阿楚不但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平之这才知道『爱买不买』的女店长叫阿楚。鬼娃也问了平之的名字,知道他叫凌平之。
    一早开店,阿楚便惊愕发现平之捧着一只受伤的鸽子站在门口,表示在门口捡到,正苦无人帮忙,问阿楚有没有紫药水和纱布。于是阿楚与平之两人就埋头处理受伤的鸽子。阿楚惊讶平之熟练处理鸽子的伤处,平之表示在海边常会捡到受伤的海鸟,就是这样处理牠们的伤口。阿楚不意抬头看到平之认真的神情,竟有些看怔,因为小时候看过父亲工作时认真的神情外,深深为父亲的认真努力而感动,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男生认真的表情,不能否认男生认真的神情很容易令人看呆掉。阿楚发现自己看平之的脸看得出神,有些脸红地低头看着鸽子,暗暗奇怪自己在干什幺,幸好平之没抬头,否则四目交对肯定尴尬。阿楚才刚想完,与平之两人不约而同抬头刚好看向对方,两人都第一次与异性的脸靠得这幺近,似乎连对方的呼吸都感觉到,不禁都一怔。阿楚脸红,平之却好像没事发生似地将鸽子交给阿楚保管,问明有空可以来看鸽子,点头离开。阿楚抓着鸽子,愣看平之离开背影。这时鬼娃要去上课顺路弯过来,见阿楚神情怪异,奇怪阿楚难道中邪?还是因为鸽子的关系染上禽流感。阿楚兇兇瞪鬼娃一眼,转身去安置鸽子。没有人知道其实鬼娃目睹阿楚和平之一起为鸽子上药的经过,看着阿楚安置鸽子背影,鬼娃突然要阿楚当他的女友。阿楚责鬼娃发什幺神经,别以为这样,鬼娃从柜上拿的麵包就能打折。鬼娃付了钱,拿着麵包,沉默离开。
    平之一早就到学校跑步,巧遇有人在拍运动饮料广告,但主角之一临时出状况来不了,导演抓狂,制片临时找不到人,对带一高一矮男模来的助理小八大为恼怒,模特儿经纪人寇经理赶来处理,原来二男模其中一人出状况,寇经理硬塞了一个小个子男模,与之前协商不同。制片要寇经理负责损失时,寇经理看到跑步经过的平之,不由分说地抓了过来,对制片指称真正的人选来了,要平之上阵。
    平之一脸莫名其妙。但听到有钱可赚,随即点头答应,拍摄结果很不错。导演很满意,随口问平之叫什幺名字,寇经理忙随口替平之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Norman』。平之就这样煳里煳涂成了天衣经纪公司旗下的模特儿之一了。
    鬼娃无意间帮浓妆艷抹又失恋的Evonne捡起散落一地的书本,却不晓得从此Evonne就这样缠上他。
    殷天正想要趁送货之便接近小春奶奶,却被阿楚识破,在出店之前,阿楚抢先一步把小春奶奶要的东西送过去。殷天正一气之下,关店,追上阿楚,祖孙俩在学生公寓前闹得不可开交,殷天正一见小春奶奶出现,随即像换了个人似地显得温柔体贴。小春奶奶正在收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殷天正自己不动手却叫阿楚去帮忙。阿楚却无意间看到厨房里用旧锅煮的半锅白饭。小春奶奶说那个新来的渔村孩子自己动手做的饭,三餐都是配鱼乾酱菜,虽然小春奶奶好心邀他一起吃饭,但平之总是笑笑婉拒,是个颇有骨气的孩子。阿楚看着那锅饭沉默听着,忽见平之回来,竟有种做贼被抓似的尴尬,忙找藉口匆匆离开。 若音剧情网
    殷天正虽然在看电视上偶像明星汪芷儿主演的爆点制作公司的年度大戏『飞!飞!蒲公英』的宣传,但却注意着神色怪异的阿楚离开的身影,觉得阿楚的反应好奇怪。[收回]

  • 第3集

    演歌双栖的偶像明星汪芷儿的年度大戏『飞!飞!蒲公英』找不到第二男主角的适合人选。目前的人选全被汪芷儿给推翻了。第一男主角秦亮认为大家都觉得他与汪芷儿是萤幕上的金童玉女,只要戏里有他与汪芷儿在,第二男主角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汪芷儿不悦要秦亮闭嘴,骄纵地对制作公司老板董董表示她已经厌倦目前制式的组合,要是没有满意的新面孔,那她不拍了。董董一听,忙要助理浩子去通知经纪公司再递资料。秦亮忙安抚汪芷儿不要压力太大,并再次拿出『金...[详情]

    演歌双栖的偶像明星汪芷儿的年度大戏『飞!飞!蒲公英』找不到第二男主角的适合人选。目前的人选全被汪芷儿给推翻了。第一男主角秦亮认为大家都觉得他与汪芷儿是萤幕上的金童玉女,只要戏里有他与汪芷儿在,第二男主角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汪芷儿不悦要秦亮闭嘴,骄纵地对制作公司老板董董表示她已经厌倦目前制式的组合,要是没有满意的新面孔,那她不拍了。董董一听,忙要助理浩子去通知经纪公司再递资料。秦亮忙安抚汪芷儿不要压力太大,并再次拿出『金童玉女』的说法,令汪芷儿大感不耐,表示秦亮再废话,就要秦亮演第二男主角,第一男主角让新人演。秦亮也觉气恼,向董董抱怨。董董表示汪芷儿是他爆点制作公司最大王牌,是公司的大太阳,秦亮虽然也是偶像剧王牌一哥,但相较也只是小月亮,当然要对汪芷儿多让让。现在令他头痛的是,要到哪里去找让汪芷儿满意的第二男主角。
    寇经理看出平之善良可欺又有外表,说服平之签下合约,十分得意。
    阿楚无故被殷天正拉出来练气功,十分不奈,与殷天正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殷天正却打着打着熘掉了,因为去探视小春奶奶的时间到了。阿楚见殷天正无故消失,四下寻找,却遇到在找受伤流浪狗的平之。两人聊起,平之忍不住与阿楚分享之前无意间拍广告赚钱的喜悦,是他生平第一次一下子赚这么多钱。阿楚得知自己是平之第一个告知的人,也觉得欢喜。两人喜欢这种分享的感觉,却不知这是两情相悦的开端。
    由于平之提到流浪狗的问题,让阿楚有了想法,便把鬼娃等人找来,准备商量社区里日益增多的流浪狗问题。鬼娃先是感到奇怪,后来听说是平之的意见,心里难免有疙瘩。加上平之刚好来来买白米,阿楚偷偷给他算便宜,虽然平之发现了,要补足差额,但阿楚却表示这白米已经快过期了,刚好要便宜卖,所以平之也不用谢她,另外又拿了几个三明治说是过期,平之要就拿去,不用算钱。鬼娃跳头等人刚好来到,鬼娃看到白米的有效期限还有一年,看着阿楚与平之的互动,不悦地拿着白米上前,说也要买白米。阿楚顿感尴尬,瞪鬼娃这时来搅和。一旁的殷天正见店里火药味浓厚,而点燃火药的平之仍无自觉,遂不着痕迹要他们四人不是去打麻将就去打二对二的篮球。鬼娃等人正决定不下时,阿楚表示数到三,店门若开就去打球,店门若没开,就打麻将。大家同声数到三,门竟然无故开了,却没有客人进来。大家定睛一看,竟有一只猫站在门口。
    篮球架下,平之和阿楚一组,跳头与鬼娃一组,双方打得剧烈。球场上突然来了一个浓妆艳抹戴着一身饰品的女生(Evonne)直为鬼娃加油。大家都感到奇怪,询问地看鬼娃。鬼娃摇头表示不认识这个女生,要大家继续打球。鬼娃硬是与平之硬碰硬,阿楚认为鬼娃吃错药。鬼娃反当下再次小声问阿楚要不要当他的女朋友。阿楚一愣,尚未反应,寇经理已经来了,拉着平之要去试镜。阿楚不让寇经理就这样把人带走。寇经理见鬼娃等人像山一样压过来,也不敢太嚣张,忙拿出平之已与他签下的合约,表示Norman是他天衣经纪的一员,他赶着要带平之去试镜。阿楚与鬼娃等人甚为诧异。另外他嫌弃平之的衣服太土气,要带平之去置装,见阿楚与鬼娃等人跟着来,虽然不悦,但忌惮鬼娃等人一脸兇样,也不敢多说。阿楚等人见平之置装无法自己作主,费用还要从自己酬劳里扣,大骂平之笨,寇经理压榨。但听到平之表示只要以后赚的钱能比在麦当劳打工多,这也没什么,大家傻眼。但看到平之换了套衣服后,竟玉树临风,阿楚鬼娃等人看了更是傻眼。寇经理就这么趁大家傻眼之际,把平之带走了。待大家回过神,寇经理与平之已不见了。阿楚不禁有几分怅然,不料鬼娃还在问之前要阿楚当他女友,阿楚尚未回答。阿楚恼鬼娃『故意』破坏情绪,以一拳做为回答。
    汪芷儿对再找来的第二男主角人选一个比一个不称头,感到不耐,对每个前来应试的人,批评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直到看见平之时,竟然就没讲话,反而在旁的秦亮直批评平之土气,除了高以外,看不出其他优点等等。汪芷儿还是沉默不语。
    猫就在店里不走了。大家忙着要跟猫取名字,无法决定,只有阿楚坐在柜台后面,心不在焉地翻着琼瑶小说,殷天正见状,有种不祥的预感,把鬼娃跳头找来,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阿楚从来不看文艺小说的,竟然一下子看琼瑶小说,阿楚的文艺水平未免升得太快。两个男生也一脸茫然,只有花花说出一个道理,平常阿楚心情好时,就看笑傲江湖,生气就看倚天屠龙记,郁闷就看射鵰英雄传。殷天正归纳了一下,这么说阿楚看琼瑶小说,不就表示阿楚在谈恋爱?顿时大家一阵譁然。殷天正大剌剌问阿楚是不是谈恋爱,阿楚当下与殷天正翻脸。两人又在店里一场混战,跳头与花花见状,准备闪人,鬼娃却关心地看着阿楚,显然对阿楚是否谈恋爱感到挂心。场面一片混乱,直到平之走入,大家一怔。阿楚与殷天正这才休战。平之告诉大家,既然当时大家这么关心他与寇经理的关系,他有义务让大家知道他被选为偶像剧第二男主角。也在这同时,他无意间说了那猫对人爱理不理,从此『爱理不理』成了猫的名字。
    大家一阵安静,只有花花提醒平之当心得大头症。金童秦亮就是这样,所以才会只要离开汪芷儿所拍的戏都会挂。平之点头。阿楚看着平之不觉微微一笑。鬼娃看在眼底,有些不是滋味。[收回]

  • 第4集

    鬼娃冷眼旁观,从平之一进门,阿楚态度虽然冷淡,但眼光始终注意平之,而小春奶奶正好与一些社区三姑六婆街坊邻居正好也走进来要找殷天正,听到,纷纷向平之恭喜。鬼娃见平之一下子成了大家的焦点,平之一脸腼腆反而更受那些三姑六婆称赞,而阿楚却在旁微笑看着,跳头在旁听着花花为平之分析影剧圈生态,更令受冷落的鬼娃气闷,在大家没发现的状况下,沉默离开。
    鬼娃一个人郁闷地在篮球场上打球,那个浓妆艳抹的女生又出现了。她递毛巾和饮料给鬼娃,...[详情]

    鬼娃冷眼旁观,从平之一进门,阿楚态度虽然冷淡,但眼光始终注意平之,而小春奶奶正好与一些社区三姑六婆街坊邻居正好也走进来要找殷天正,听到,纷纷向平之恭喜。鬼娃见平之一下子成了大家的焦点,平之一脸腼腆反而更受那些三姑六婆称赞,而阿楚却在旁微笑看着,跳头在旁听着花花为平之分析影剧圈生态,更令受冷落的鬼娃气闷,在大家没发现的状况下,沉默离开。
    鬼娃一个人郁闷地在篮球场上打球,那个浓妆艳抹的女生又出现了。她递毛巾和饮料给鬼娃,并自我介绍叫Evonne。鬼娃接过饮料和毛巾,对Evonne道谢。Evonne大方地邀鬼娃去看电影,鬼娃正感犹豫,想起阿楚看着平之的眼光,一时气闷,于是答应。
    阿楚见殷天正与小春奶奶搭讪,竟看也不看店一眼就跟着小春等人离开,忍不住大骂之后,意外看到平之仍在店里。一时间店里只剩下她与平之,阿楚竟觉得脸发热得很奇怪,不禁粗声粗气问平之要干嘛。原来平之知道阿楚的国文程度好,剧本里有些话他不太懂是什么意思,想请教阿楚。阿楚看着平之认真研习剧本的神情,竟有些发怔。忽然一阵骚动惊醒阿楚和平之,鸽子跟猫差点打起来。阿楚与平之忙将猫与鸽子分开。原来猫肚子饿了,阿楚想起平之那锅只有酱菜鱼乾的白饭,转身拿了几个茶叶蛋及饭糰,表示这些要过期的东西,不能再摆,拜託平之帮忙处理。平之拿出钱,阿楚推拒,表示如果平之真感到过意不去,就当作为平之成为偶像剧第二男主角庆祝。平之看着茶叶蛋和饭糰片刻,生硬点头。两人见鸽子好得差不多,相约第二天一起去社区公园放鸽子。
    鬼娃看完电影回到家后,意外看到奶奶在公寓里外四处张贴『Norman住的房间』、『Norman用的锅子』、『Norman用的浴室』等等,大感奇怪。原来小春得知平之是汪芷儿的新戏『飞!飞!蒲公英』的第二男主角,认定平之会红,所以先做准备,等平之一红,她就可以带三姑六婆及追星族参观公寓坐收门票。鬼娃开始对平之有些反感,忍不住抱怨奶奶都不关心他,甚至连他交了女朋友都不理。小春好奇,鬼娃不是一直想找阿楚当他的女友,难道阿楚答应了。鬼娃摇头。
    当大家看到这个浓妆艳抹名叫Evonne的女生自称为鬼娃的女友,而鬼娃也点头时,十分震惊。大家批评在心,看在鬼娃的份上,勉强接受。Evonne见穿着土气的平之走进门时,不屑一顾,但认出进门的客人有名不见经传的演员穿得跟平之一模一样,却说演员穿得真帅。这时电视打出『飞!飞!蒲公英』的开镜宣传,这次多了平之在里面。Evonne看到,对平之的态度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大家忍不住看向鬼娃,意外看到鬼娃一脸不在意,看着平之的眼神反有几分不满。
    平之对Evonne的态度倒是处之泰然,说出与阿楚一起去放鸽子的约定。阿楚见鬼娃跳头等人质疑看来,有些尴尬,随即嚷着大家一起去,心里却有几分失望。于是大家到社区公园放鸽子。Evonne发现平之随身带着剧本,十分好奇。阿楚拉着大家帮平之对戏。鬼娃在阿楚的要求下,帮忙对戏,但心里对平之是十分不爽。
    夜里,鬼娃起来上厕所,意外看到平之仍认真研习剧本,一聊之下,见平之表示自己头脑不好,不容易记住东西,所以更要努力用功背下剧本。鬼娃听着,不禁教平之背书的小诀窍,表示这是阿楚教他的,教完平之后,心里又后悔干嘛帮情敌。
    秦亮不满新人Norman,也就是平之在宣传活动里,风头比他健。加上汪芷儿不满秦亮在排练时就开始抢戏,当着秦亮的面,对老板和导演表示要加Norman 的戏。秦亮一懔,助理阿哈私底下为秦亮抱不平。秦亮决定要给新人Norman一个教训。[收回]

  • 第5集

    ??在『飞!飞!蒲公英』拍摄时,秦亮故意关心平之,以前辈的姿态教平之错误的表现方式,导致平之在镜头错误连连,遭到导演马莲的责骂,平之反应慢当场傻在那里,只有傻傻向大家道歉。每个人都冷眼旁观。只有天衣经纪派来的助理小八目睹经过,为平之抱屈。在休息时忍不住为平之难过,平之反而安慰小八。秦亮与平之对戏时,故意临时改词,平之又是一愣,又遭到马莲一阵骂。马莲认为第二男主角的戏平之吃不下来,建议老板董董换人。汪芷儿见拍摄进度真的...[详情]

    ??在『飞!飞!蒲公英』拍摄时,秦亮故意关心平之,以前辈的姿态教平之错误的表现方式,导致平之在镜头错误连连,遭到导演马莲的责骂,平之反应慢当场傻在那里,只有傻傻向大家道歉。每个人都冷眼旁观。只有天衣经纪派来的助理小八目睹经过,为平之抱屈。在休息时忍不住为平之难过,平之反而安慰小八。秦亮与平之对戏时,故意临时改词,平之又是一愣,又遭到马莲一阵骂。马莲认为第二男主角的戏平之吃不下来,建议老板董董换人。汪芷儿见拍摄进度真的被平之耽误到,也无话可说,但现在要再找人显然来不及,只有删平之的戏。小八在旁又为平之抱不平。
    阿楚帮鬼娃跳头补习结束,几人在篮球场斗牛,Evonne在旁看得不耐烦,直嚷着要走,大家反而球打得没劲,决定回『爱买不买』喝饮料。一行人回到店里,意外看到平之在帮殷天正搬货,还帮忙整理货,清理门面。阿楚奇怪平之这时不是应该在拍戏。小八突然冒出来,激动告诉大家秦亮陷害平之,害平之的戏大幅被删,成了一个大配角。大家见满剧本的台词最后每一场只剩下一句或没话但要在场充当活道具,为平之感到不平。只有Evonne还白目地问平之下次若见到汪芷儿或秦亮,帮她要签名照。平之也点头答应。阿楚责平之怎幺到这时候还能回答Evonne那种白痴问题。殷天正沉默在旁不语,突然问起平之的生辰八字。事后阿楚奇怪殷天正在做什幺。殷天正表示殷素素配林平之乱了套,问来生辰八字,拿去给李铁口对一对,说不定有转圜余地。阿楚尴尬,与殷天正对骂起来。
    平之虽然只剩几句台词,但还是努力练习。这时小春奶奶喊平之去听电话。是阿兰打来。阿兰表示村里的人在电视里看到平之,大家都以平之为荣,要平之好好努力。平之点头,不敢跟阿兰说目前的状况。鬼娃看平之神情郁郁,找平之去打球。打球时,鬼娃突然问平之喜欢阿楚吗?平之一愣,球砸到头。
    鬼娃来买灯泡,殷天正得知学生公寓灯泡坏了,忙要鬼娃帮忙看店,阿楚在后面点货,于是兴冲冲带着灯泡准备到学生公寓当小春的志工。没想到殷天正来到时,平之已帮小春把灯泡都换好了。殷天正大为扫兴,故意表示坏灯泡店里有回收,要平之把灯泡送回『爱买不买』,好让自己有机会跟小春独处。
    平之抱着一堆灯泡回到『爱买不买』,却不意遇到有人来抢劫。Evonne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惊叫不已,最后还吓昏。平之吃惊看到三名歹徒其中一名持刀要刺向阿楚,当下想都没想就跑过去护住阿楚,却没想到阿楚轻易制服其中两名歹徒,另一名是他与鬼娃联手制服,而他还受伤。警察赶来,发现这三名歹徒就是通缉中的超商抢犯,平之也被送往医院。跟随警察而来的记者随即围上,寻找制服歹徒的英雄。阿楚灵机一动,表示制服歹徒的人是平之,还暗中拜託鬼娃配合。[收回]

恶女阿楚剧照海报(10个)

恶女阿楚剧照(10个)

恶女阿楚精彩对白

恶女阿楚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恶女阿楚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恶女阿楚的短评

(10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0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