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5
  • 集数:3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女子戏班剧情

《女子戏班》以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为时代背景,以南方某大城市申城为历史舞台,以戏班艺人的跌宕命运和情感纠葛为线索,通过曲折的故事情节,在如诗如画的江南美景的映衬下,在艺人们为生存而抗争的一幅幅画面中,集中刻画了郑世昌、青莲、白长起、罗瑞英、高小菊、裘百灵等艺人形象,既揭示了郑世昌、罗瑞英由普通艺人成长为共产党员的曲折历程......[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郑浩华带着景宏戏班来到江浙某地。早在此地摆下场子的泰和戏班班主黄易廷,为赶走景宏戏班,在师爷的主持下,和郑浩华签下斗戏合约,双方约定,输的一方不仅要当众宣布解散戏班,还要赔偿胜方一千块大洋。
    黄易廷通过开赌场的左老板,收买了欠下赌债的景宏戏班当家花旦白长起。白长起暗恋师妹彩云,想在斗戏失败后带着彩云远走高飞。彩云深爱大师兄、郑浩华的儿子郑世昌,两人商定,等戏班站住脚之后,一起去申城找表姐雨虹...[详情]

    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郑浩华带着景宏戏班来到江浙某地。早在此地摆下场子的泰和戏班班主黄易廷,为赶走景宏戏班,在师爷的主持下,和郑浩华签下斗戏合约,双方约定,输的一方不仅要当众宣布解散戏班,还要赔偿胜方一千块大洋。
    黄易廷通过开赌场的左老板,收买了欠下赌债的景宏戏班当家花旦白长起。白长起暗恋师妹彩云,想在斗戏失败后带着彩云远走高飞。彩云深爱大师兄、郑浩华的儿子郑世昌,两人商定,等戏班站住脚之后,一起去申城找表姐雨虹。雨虹因要结婚,已多次来信催彩云来她所在的鸿运戏班接替她。彩云拒绝了白长起的求爱,同时对他所说的戏班万一斗戏失败感到不解,从两个戏班的实力来看,景宏是绝无可能输给泰和的。白长起要她放弃郑世昌,因为郑世昌已和师妹高小菊订下娃娃亲。
    郑浩华的老婆李秋兰埋怨郑浩华不该卤莽行事,景宏戏班是她父亲传给郑浩华的,斗戏合约的签定使她感到不安。郑浩华则对斗戏充满信心,因为郑世昌、彩云和白长起都是红遍江浙的名角。
    斗戏以第六天清晨鸡叫三遍时戏台下的观众人数决定输赢。随着时间的推移,黄易廷的半傻儿子黄昌来越来越焦急。黄易廷却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态,和左老板在台下谈笑风生。第六天黎明,最后一个上台的白长起喝下哑药,上台后只做动作不张嘴,引起观众骚动。郑浩华让高小菊赶紧找郑世昌来救场。高小菊在后场见到郑世昌和彩云拥抱在一起,使她吃惊和不解。郑世昌来不及解释,赶紧上台救场,白长起突然开口,却口吐鲜血。师爷宣布,斗景宏戏班斗戏失败。按照合约规定,郑浩华来到泰和的戏台,当众跪地磕头宣布解散戏班。[收回]

  • 第2集

    郑浩华因悲愤过度,病倒在床上。白长起来向师傅忏悔,却被轰了出去。郑世昌追问白长起为什么倒嗓,愤怒之下举拳欲打,被高小菊叫住。她想问郑世昌为什么和彩云好,一直把她当妹妹的郑世昌已被突然的变故搞得心力憔悴,一时又说不明白,只好敷衍她说以后再向她解释。
    郑世昌和母亲商量,想趁黄易廷来要帐前,先把路费发给大家。白长起不接路费,说他砸了大家的饭碗,他跑到酒馆把自己灌醉。琴师瘸腿罗担心照顾不了女儿罗瑞英,求郑浩华收罗瑞英为干女儿...[详情]

    郑浩华因悲愤过度,病倒在床上。白长起来向师傅忏悔,却被轰了出去。郑世昌追问白长起为什么倒嗓,愤怒之下举拳欲打,被高小菊叫住。她想问郑世昌为什么和彩云好,一直把她当妹妹的郑世昌已被突然的变故搞得心力憔悴,一时又说不明白,只好敷衍她说以后再向她解释。
    郑世昌和母亲商量,想趁黄易廷来要帐前,先把路费发给大家。白长起不接路费,说他砸了大家的饭碗,他跑到酒馆把自己灌醉。琴师瘸腿罗担心照顾不了女儿罗瑞英,求郑浩华收罗瑞英为干女儿。裘百灵等几个女孩子虽然领了路费却无处可去。而彩云根本就没去领取路费。
    高小菊想跟郑浩华和李秋兰回乡下伺候二老,李秋兰执意要让郑世昌和高小菊结婚。她早已察觉儿子和彩云之间的关系,想趁散班机会让彩云离开郑世昌。郑浩华说这要看儿子的意思。黄秋云提醒他,十几年前师弟临终托孤,见到世昌和小菊在床前跪拜后才闭眼的。她让高小菊把路费给彩云送去。彩云和郑世昌正在江边商量下一步怎么办。郑世昌想把父母和高小菊送回乡下,托父母给高小菊找个婆家,等一切安顿好了以后再和彩云去申城找雨虹。
    罗瑞英陪高小菊寻找彩云。罗瑞英想办一个新戏班,让无处可去的姐妹们有个落脚之地。俩人正商议,黄昌来跑来,当面夸高小菊漂亮,被罗瑞英赶跑。罗瑞英拜认了郑浩华和李秋兰为干爹、干妈,提出成立新戏班,让郑世昌当班主的请求。高小菊将路费交给彩云,质问彩云为什么要和郑世昌相爱,彩云告诉她,她在郑世昌的心目中始终是个妹妹。高小菊去找郑世昌,郑世昌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发过路费后,戏班所剩的钱已不够赔偿黄易廷,郑世昌想拿戏班的道具和服装抵债,被黄易廷拒绝。黄易廷当众羞辱郑浩华。郑浩华被逼吐血。郑世昌和彩云想去抵债,黄昌来却非要高小菊不可。高小菊因感情受挫,在师傅受辱、戏班危难之机,毅然认李秋兰为母,以身抵债,答应了黄昌来。临别时高小菊提出要郑世昌抱抱她。郑世昌怀抱小菊泪如雨下。
    罗瑞英认为小菊自愿卖身救戏班,是因为彩云从小菊身边夺走了大师兄。她找茬和彩云吵架,被父亲说了一顿。罗瑞英和彩云都哭着回房了。裘百灵心地单纯,喜欢打扮自己,被罗瑞英抢白一顿,搞得裘百灵莫名其妙。白长起来找左老板把帐结清,左老板给他写了封推荐信,要他去申城投靠他的兄弟阿标。李秋兰突然失去高小菊后,异常悲伤,埋怨郑浩华不该斗戏,让他把小菊找回来。郑浩华觉得对不起师傅、师弟和戏班的人,决定以死谢罪,在黄家送来高小菊成亲请柬之后,向瘸腿罗交代了后事,拜托他帮助儿子。[收回]

  • 第3集

    郑世昌心情郁闷地喝酒,彩云抢夺酒瓶时被郑世昌推倒在地。郑世昌对着滔滔江水倾诉对小菊的愧疚,醉倒在江边。白长起收拾好行李,再次恳求彩云跟他一起走,彩云表示不会离开世昌的。白长起无奈,只好一人在船上叩别师傅后离去。郑浩华悄悄来到戏台上吊身亡。郑世昌和母亲带着戏班没走的人送郑浩华的灵柩回乡安葬。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黄家举行了婚礼。
    高小菊望着新房里的陈设,不禁悲从心来。她让黄昌来离开洞房,在房中沐浴,想干干净净地和过去的日子...[详情]

    郑世昌心情郁闷地喝酒,彩云抢夺酒瓶时被郑世昌推倒在地。郑世昌对着滔滔江水倾诉对小菊的愧疚,醉倒在江边。白长起收拾好行李,再次恳求彩云跟他一起走,彩云表示不会离开世昌的。白长起无奈,只好一人在船上叩别师傅后离去。郑浩华悄悄来到戏台上吊身亡。郑世昌和母亲带着戏班没走的人送郑浩华的灵柩回乡安葬。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黄家举行了婚礼。
    高小菊望着新房里的陈设,不禁悲从心来。她让黄昌来离开洞房,在房中沐浴,想干干净净地和过去的日子告别。黄昌来在门口偷听到高小菊的自语,以为她要离开他,急忙跑去告诉父亲。黄易廷带着儿子来找高小菊,告诉她郑浩华已上吊身亡,景宏戏班的人全走了,要她好好过日子。高小菊得知干爹的死讯,心情更加难过,让黄昌来独自睡觉,自己干坐一夜,第二天一早,跑到景宏戏班驻地,在院子里为干爹烧纸。黄昌来醒来后发现高小菊不在房间,和父亲找到高小菊。黄易廷让儿子拽高小菊回家,高小菊无意中碰倒黄昌来,黄昌来犯了癫痫病,黄易廷吓唬高小菊说她杀了人。高小菊跑到江边,黄易廷带人来追,高小菊跳入江中。正巧路过这里的地下党领导人陈涛和他的助手小马将高小菊救下。黄易廷告诉儿子高小菊投江了,黄昌来喊着“小菊”走进江中,黄易廷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卷走当即疯了。
    高小菊坐船追上了戏班的人,向李秋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李秋兰重提她和世昌的婚事,被彩云无意中听到。郑世昌向彩云再次表白,即使母亲让他和小菊结婚,他也会答应的。彩云为了让李秋兰心情好些,独自悄悄离开了戏班。郑世昌追到江边码头,船已走远。日军飞机来轰炸,郑世昌赶回去,母亲已被炸死。在父母合葬的坟前,郑世昌呜咽痛哭,戏班还剩下一群无处可去的师妹,他不知道路在何方。
    在牛车上,面对高小菊的连续询问,陷入沉思的郑世昌无言回答。高小菊担心郑世昌出了什么毛病,裘百灵害怕郑世昌丢下她们一走了之,罗瑞英以古代女英雄自励,要自己挑头办戏班。郑世昌带着大家来到一家大车店,这里挤满了逃难的人,里面有卖孩子的,有要饭的,一个鸡头甚至来向他买戏班的姑娘们。郑世昌认为自己不能逃避责任,理解他的瘸腿罗将郑浩华临走前留下的遗愿告诉了他,使他坚定了让戏班重新立起来的信念。在一座山神庙里,他带领艺人们向祖师唐明皇跪拜,成立了韶华女子戏班。[收回]

  • 第4集

    彩云来到申城雨虹表姐家,雨虹喜出望外。她让彩云换上自己的衣服,带彩云来见鸿运戏班的周班主。周班主正为艺人马香瑶和姚飞飞的排练生气,他用精明的眼神打量彩云,马上同意试戏。马香瑶本以为雨虹离去后她会挂戏班头牌,没想到彩云突然冒了出来,而且艺高一筹。周班主明确告诉马香瑶,谁受观众追捧谁就挂头牌。马香瑶让恋人姚飞飞在台上和彩云演对手戏时出彩云的丑,以便挤走彩云。彩云从容应对挑战,给姚飞飞留了面子,她的首演获得成功,也赢得了姚...[详情]

    彩云来到申城雨虹表姐家,雨虹喜出望外。她让彩云换上自己的衣服,带彩云来见鸿运戏班的周班主。周班主正为艺人马香瑶和姚飞飞的排练生气,他用精明的眼神打量彩云,马上同意试戏。马香瑶本以为雨虹离去后她会挂戏班头牌,没想到彩云突然冒了出来,而且艺高一筹。周班主明确告诉马香瑶,谁受观众追捧谁就挂头牌。马香瑶让恋人姚飞飞在台上和彩云演对手戏时出彩云的丑,以便挤走彩云。彩云从容应对挑战,给姚飞飞留了面子,她的首演获得成功,也赢得了姚飞飞的敬佩。
    韶华戏班在乡间四处流浪演出,这一日路过山涧溪谷,姑娘们在水中洗浴,裘百灵追逐蝴蝶跑远,遇到3个下山找女人的土匪。罗瑞英去找裘百灵,和土匪打了起来,救下裘百灵,自己却被土匪抓住了。陈涛和小马正在这一带活动,在山洞里开完会出来,正遇到土匪捆绑罗瑞英,他们将土匪打跑,解救下罗瑞英。陈涛夸奖罗瑞英是女中豪杰,罗瑞英对救命恩人感到格外亲切。陈涛认出了高小菊。郑世昌对陈涛感激不尽,陈涛向他讲述简单的革命道理,叮嘱他离开土匪出没的山区,让郑世昌心头暖融融的。
    戏班流落到某座县城,演出受到观众的欢迎。瘸腿罗却感到不安,他听说此地有个什么规定,对戏班非常不利,想劝郑世昌带戏班离开。罗瑞英劝他不要多想。不料,警察果然在戏班演出时来查抄了。瘸腿罗想用钱买通警察,被警察当场宣布是赃款。戏班的人和警察打了起来,警察放枪才镇住局面。
    郑世昌在县城里被当街吊打,宁死不屈。高小菊等姐妹上前护着,同样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焚烧戏班行头,警告一番后,丢下被打昏的郑世昌离去。瘸腿罗劝郑世昌服软,郑世昌认为服软就更没活路。[收回]

  • 第5集

    韶华戏班因为没有演出收入,客栈老板担心戏班赖帐,串通警察将戏班强行赶走。浑身是伤的郑世昌趴在牛车上,戏班一行走在泥泞的山路,秋雨绵绵,南归的大雁传来阵阵悲鸣。
    白长起来到申城,在一家旅店结识了来收保护费的小流氓丘三。在丘三的引见下拜会了流氓头子阿标。丘三因为贪色没收上保护费,阿标让白长起当场杀了丘三,在下手时又被阿标喝住,阿标让白长起做丘三的跟班。丘三为报复白长起,在餐馆吃饭时,逼他喝尿赔罪。
    雨虹陪着干爹警察局赵局...[详情]

    韶华戏班因为没有演出收入,客栈老板担心戏班赖帐,串通警察将戏班强行赶走。浑身是伤的郑世昌趴在牛车上,戏班一行走在泥泞的山路,秋雨绵绵,南归的大雁传来阵阵悲鸣。
    白长起来到申城,在一家旅店结识了来收保护费的小流氓丘三。在丘三的引见下拜会了流氓头子阿标。丘三因为贪色没收上保护费,阿标让白长起当场杀了丘三,在下手时又被阿标喝住,阿标让白长起做丘三的跟班。丘三为报复白长起,在餐馆吃饭时,逼他喝尿赔罪。
    雨虹陪着干爹警察局赵局长来看彩云的演出。社会局的王处长带着手下小张子来后台耍威风,被彩云弄得很尴尬。周班主怕惹出是非,责怪彩云不懂规矩。赵局长在看戏时突然提出要收彩云为干女儿,王处长正巧来包厢拜望赵局长。雨虹认为在申城要想成名必须得有靠山,劝说彩云拜赵局长和他夫人丁香为干爹干妈。彩云勉强答应下来。
    韶华戏班在一座集镇的土地庙落脚,无钱无粮,饥寒交迫。郑世昌因为被打,又感染风寒,一病不起。瘸腿罗眼见戏班没活路了,想让罗瑞英离开戏班。罗瑞英表示和大家死活都在一起。瘸腿罗为多挣几个钱,发疯般地砍柴。郑世昌处于昏迷状态,高小菊流着眼泪用勺喂郑世昌米汤。瘸腿罗舍不得喝完稀粥,剩下一半递给女儿,推让中碗掉到地上,瘸腿罗趴在地上舔米粒。罗瑞英被父亲的可怜相激怒了,使劲用脚踩地上的米粒。瘸腿罗跪求老天爷给戏班一条活路。罗瑞英和裘百灵商议,准备上街乞讨。
    郑世昌回光返照苏醒,口里却喊出彩云的名字。高小菊异常惊愕,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郑世昌重新陷入昏迷状态。当郑世昌再次醒来时,高小菊已累得趴在他床边睡着了。当小菊醒来后,郑世昌向她讲述了自己做的梦,吓得小菊不让他再讲。郑世昌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快撑不住了,坚持给小菊讲完,然后就昏了过去。
    罗瑞英和裘百灵在街上唱乞讨赋子要饭,遭到流氓恶少的羞辱。陈涛和小马正在附近地下党的交通站德仁堂药铺取药,在他们的帮助下,罗瑞英将流氓打跑。[收回]

女子戏班剧照海报(18个)

女子戏班剧照(18个)

女子戏班精彩对白

女子戏班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女子戏班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女子戏班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