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爱情两好三坏剧情

为了要向文姿﹙赵虹乔饰﹚告白,阿克﹙陈奕饰﹚接受了店长『地狱搭讪百人斩』的建议,走上街头搭讪100个女孩,以训练自己的胆识。同一天生日的小雪﹙曾之乔饰﹚和文姿,在生日前一晚都遇到了冒牌『塔罗牌大师』,断言在生日当天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阴错阳差之下,扭蛋女孩小雪成了阿克第100个搭讪对象,她兴奋地拿出『爱的小手铐』铐住了阿克......[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阴郁无风的天空,彷彿如同呼应坐在十五层楼高的医院天台边缘上的小雪的郁闷心境。小雪木然地看著代表著厄运的厄运炸弹扭蛋,似乎随时都会纵身一跳。这同时小雪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吊著点滴瓶巍巍峨峨走来一脸想自杀的中年男子…
    同样郁闷的天空下,正准备上班的阿克,似乎没被这个阴郁的天气所影响,『文姿,生日快乐!同时我也想告诉妳,我喜欢妳!』阿克抱著超大噜噜米对著浴室的镜子一脸笃定地说著,随即放下噜噜米,告诉自己明天一...[详情]

    阴郁无风的天空,彷彿如同呼应坐在十五层楼高的医院天台边缘上的小雪的郁闷心境。小雪木然地看著代表著厄运的厄运炸弹扭蛋,似乎随时都会纵身一跳。这同时小雪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吊著点滴瓶巍巍峨峨走来一脸想自杀的中年男子…
    同样郁闷的天空下,正准备上班的阿克,似乎没被这个阴郁的天气所影响,『文姿,生日快乐!同时我也想告诉妳,我喜欢妳!』阿克抱著超大噜噜米对著浴室的镜子一脸笃定地说著,随即放下噜噜米,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要在送文姿生日礼物同时跟她表白。阿克信心满满地出门,一下楼也不忘跟卖彩券的阿娇姐买张彩券。阿娇姐问起明天的表白阿克可有信心?被这么一问,阿克反而有点踌躇,『我的爱情运应该会比偏财运好些吧?』阿克看著手上的彩券喃喃自语…
    在这同时一辆引人注目的跑车经过,MIT集团小开谢孟学,今天是他回国后第一天到卖场接任经理一职的日子,途中…他遇见一个女孩,「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女孩转身离开,孟学怅然,这女孩…正是文姿。文姿到了公司发现卖场冷气订单出了问题,副理急得跳脚,身为企划组长的文姿忙著处理,早上无聊的搭讪男子却突然出现,还从容的指示后续,文姿没想到…这个人正是他未来的长官。
    医院天台上,小雪目不转睛地看著男子站在天台边缘。男子显然对十五层楼的高度有著恐惧,小雪随口问他是否要自杀,对方随即有著激烈反应。对这些小雪并不感兴趣,只有专业地建议男子割腕会是最佳选择,不但可将器官捐出来帮助需要的病人,又不会太麻烦到别人处理摔烂的尸体,小雪说著便将憷目惊心的战绩秀给男子看,并以『资深割腕人』的态度告诉男子正确的割腕方式,男子被小雪惊骇怪异的言行举止吓到了,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来到天台的目的,看到男子惊骇的跑掉反应,小雪感到好笑,对著男子背影喊著她还没说完,其实自己只是得了『缺乏幸福病』,而自杀恐怕是最笨的作法…小雪说著看向自己手腕上第三条犹新触目的疤痕,喃喃却坚定地说著『结果到头来,我才发现自杀是解决事情最糟糕的方法……我想…我应该不会再那么笨了吧…』
    卖场里,阿克懒懒地看著自己所负责的销售区-Ace电脑区。几个年轻男女惊喜地把玩著令人爱不释手的产品,阿克并没马上过去,他的论调就是逗留超过五分钟的客人,才是真正有购买意愿的客人,阿克可不想用一堆专业术语来打扰随意浏览的客人。但孟学却不这么认为!见孟学如背后灵似地出现训戒阿克,店长保罗试图上前缓颊,却被孟学如电目光给瞪开。这时远远传来企划组长文姿不带感情的叫唤『阿克,有空的话过来帮我盘点仓库。』如天使般地解救了被训斥中的阿克。『明天,我生日。』在根本不需盘点的仓库里,文姿直率地告诉阿克。这令原本从容的阿克随即慌张地说出自己早已准备了文姿所爱的噜噜米大玩偶。这让文姿感到有点吐血,并要酷爱棒球的阿克以想打出全垒打的力气去想出更有新意的生日礼物。
    就在阿克绞尽脑汁却状似发呆地想著该如何准备如全垒打般有爆发性的生日礼物时,店长保罗也在一旁提点阿克。眼看四下无人,保罗纤手一举,卖场三猛男-情圣、华伦、堤诺火速上前,七嘴八舌、语焉不详地提出建言,在保罗的翻译下,总结出阿克应该把自己当礼物送给文姿,也就是在文姿生日当天,阿克必须告白。见阿克沉吟,一旁负责收银的男人婆小P素来崇拜文姿,忍不住表示文姿这么优怎么看得上阿克?小P说著一脸神秘地看向不远处正在跟副理说话的孟学,意有所指地表示,明天情场鬼见愁孟学可是有告白必杀技!想到孟学,那个公司大股东的独子,阿克顿感挫折,但是文姿…这个让他想到就脸红心跳的女主管,阿克不禁想到他初见文姿的情形…
    刚退伍的阿克,一进卖场工作就碰上了气势凌人的文姿。高学歷的她,似乎看不惯事事淡泊的自己,但不管文姿如何操阿克,对这个不茍言笑的女主管,阿克总是二话不说地将事情弄好,还会偶尔说几个冷笑话给文姿听。只有一次,阿克为了热爱的职棒总冠军赛,坚持要请假一天,甚至硬拉著文姿一起去看球赛。那天,文姿原本冷硬的脸庞,似乎被阿克的热情所融…但最让阿克刻骨铭心的是球赛后,文姿对流浪狗的温馨态度,那笑容深深地烙印在阿克心中,不但没随时间消退,反而益发鲜明地在阿克心中膨胀…
    透过百叶窗缝隙中看著正兴高采烈为客人介绍产品的阿克,文姿心中亦对明天有著期待…然而另一个抱著期待心理的小雪回到家中,失望地发现男友剑南并没有如预期地在家里等她。除了那几缸原本就病焉焉的小鱼变得更虚弱外,房间仍旧保持跟五天前一样触目惊心。这一切都沉默地告诉小雪他心爱的剑南在送她去医院急救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太忙了吗?』小雪想尽千百个剑南不出现的理由,终于还是在喂完她心爱的病鱼后,决定直捣剑南所围事的弹子房。
    小雪铁青著脸坐在计程车里,紧握著厄运炸弹扭蛋,胡乱想著看到剑南该会是什么悲惨局面,为了占卜自己与剑南的未来,特地到工作的水族馆外的扭蛋机,花了五十元,结果掉下来的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厄运炸弹。车子经过3C卖场后门,阿克与店长刚好拿著便当走出…
    『你会怎样跟文姿告白?有没有好好练习过?』店长边吃著便当,边关切地问著阿克。阿克自信地表示已对镜子练习许久,却被店长一语道破阿克虽然平时面对文姿还算正常,但只要一触到面临告白的边缘就马上退缩。除了面对棒球热血沸腾外,文姿是阿克这23年来唯一怦然心动的女生,一想到这里,顿时手足无措的阿克用了一颗滷蛋、一块滷肉及三个便当换得了失传已久、瞬间成为情场鬼见愁、无耻男的秘技-『搭讪地狱百人斩』!
    另一方面,烟雾缭绕、电音充斥的『辣妹弹子房』在小雪一踏入后,空气顿时凝住,阿猛与阿爆不安地看著握著厄运炸弹扭蛋,脸色不善的小雪。不待众人解释,小雪直觉地冲向了弹子房一百零一间厕所,一脚踢开那摇摇欲墬的门,碰地一声,门打到了正在跟辣妹卿卿我我的剑南。一阵歇斯底里的打骂后,剑南一反手打倒了小雪,决绝地羞辱了小雪一顿,并告诉她永远得不到幸福…
    在得到了店长的特赦半天假后,阿克先从小P开始告白,『超白滥!』小P看都不看他一眼,还在他额头上盖了个退货的章。尽管如此,阿克还是鼓起勇气地继续了他的百人斩。从妙龄女子、已婚妇女到国小女孩及至收垃圾的老太太,阿克看著手掌的十几个正字(一个正代表五个被告白者),收了几十张好人卡及无数的白眼,没有半个成功!但是阿克仍祈求上苍能够祝他早日脱离『情侣去死团的VIP』。继续寻找告白对象的阿克迳自走向目标,与低头走著、一脸颓丧的小雪擦身而过… 文姿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一走出办公室便看到孟学捧著一大束各式各样的花,分送给一群女同事。见每个女同事一收到花各个喜笑颜开,『自命不凡的花花公子!』文姿不屑一笑地走向出口。这时孟学也看到文姿,忙从容上前地表示可以送文姿回家。『不用麻烦!』文姿看了远处各个拿花的女同事一眼,表示孟学要真的没事做,大可一个个送她们回家!孟学自嘲地地耸耸肩,『被误会了吗?或许过了明天,妳就不会这么看我了…』看著文姿离开的背影,孟学眼神充满希望与期待…文姿走出卖场,看著星空,『除了噜噜米,明天阿克还会给我什么惊喜呢?』…
    忽明忽暗的地下道,有著唱黄梅调的乞丐、卖口香糖的妇人及其他零零落落的摊贩。一个嘻哈女不屑地看著小小算命摊的假半仙,不相信在这接近尾声的夜里还能有啥偏财运。假半仙央求嘻哈女暂替他看一下摊位,让他去解个手,就不算她的算命费,相对也算是偏财运…嘻哈女闲来无事也就答允。其间嘻哈女无聊拿出塔罗牌打发时间,刚好文姿经过见状,随性地要嘻哈女为她算命,竟然被嘻哈女瞎矇到文姿明天生日,还会有真命天子的告白…文姿留下一百元后,神采飞扬地离开。就在嘻哈女惊喜自己的误打误撞竟还能赚到钱时,小雪无精打采地走来。嘻哈女灵机一动地叫住小雪,听小雪无力地问及明天是否能转到代表无上幸运的大吉大利蛙扭蛋时,嘻哈女傻眼,又听到小雪指著之前文姿的牌问到能否直接套用,嘻哈女只好一字不漏地将对文姿的话说给小雪。不料明天竟也是小雪生日,迷信的小雪顿时喜极而泣。嘻哈女错愕,除了价值一百元的算命外,还附送一句爱的真言『真爱稍纵即逝,唯有神圣的枷锁才能一生一世!』。小雪听得眼一亮…[收回]

  • 第2集

    阿克拖著疲惫的脚步回到自己满是家电空壳的窝。闷热的房间里,刚洗完澡的阿克将冷气『打开』拿出了一套乾净的衣服换上,无力地将自己摔在床上,想著明天要如何跟文姿告白,却嘀咕楼下卖彩券的阿娇姐怎么这么早就收摊,否则她就会是他第96个告白对象,还可以顺便问问她意见…想著想著,阿克睡著,摊开的手掌满是依稀可见的正字…
    子弹房的墙上,高高地悬挂著镇店之宝『圣者的枷锁』。据传那是一付曾经铐过一个被判死刑的某大哥遗留下来的手铐,至于是...[详情]

    阿克拖著疲惫的脚步回到自己满是家电空壳的窝。闷热的房间里,刚洗完澡的阿克将冷气『打开』拿出了一套乾净的衣服换上,无力地将自己摔在床上,想著明天要如何跟文姿告白,却嘀咕楼下卖彩券的阿娇姐怎么这么早就收摊,否则她就会是他第96个告白对象,还可以顺便问问她意见…想著想著,阿克睡著,摊开的手掌满是依稀可见的正字…
    子弹房的墙上,高高地悬挂著镇店之宝『圣者的枷锁』。据传那是一付曾经铐过一个被判死刑的某大哥遗留下来的手铐,至于是谁已不可考,但重点是这是还是剑南这群小弟的精神指标,亦是他心目中偶像级大哥-华哥耳提面命要他守护好的圣物…这是小雪从剑南那边听来的,于是她摸黑进了子弹房,不顾一切地偷走了这个能够铐住她真爱的神圣枷锁!
    阿克精神抖擞地抱著超大噜噜米玩偶走出公寓,一看到阿娇姐出来,便开心上前买了张彩券并告白。在阿娇姐的鼓励下,阿克信心满满地准备上班。途中阿克继续百人斩最后冲刺,直到第九十九个,阿克仍旧失败…另一边小雪兴奋地站在扭蛋机前,颤抖地看著久违的大吉大利蛙扭蛋,深信她的真命天子将会出现…就在阿克闪避著某欧巴桑的追打时,不意撞上了小雪。看著眼前这个怪怪美少女,阿克灵机一动地说出了动人的告白,在还没说完前,已听到喀嚓一声,他的手已与小雪铐在一起……阿克错愕地看著手上这亮晃晃的手铐,自认倒楣地随著小雪走在街上。误把小雪当女警的阿克求小雪放他一马『不过是无聊的搭讪,应该罪不至触法…』但阿克没料到眼前这个让他略感炫目的怪怪美少女,的确就是他百人斩的第一百个搭讪的对象,也是第一个搭讪成功的对象。看著小雪开心地接受了噜噜米及热衷地拉著自己去看电影,阿克似乎没理由告诉小雪这一切只是个美丽的错误,毕竟话都是由自己嘴里说出…所幸电影相当不错看,至少让阿克很快就忘掉十分钟前自己还在苦恼要怎么从一进场就熟睡的小雪身上取得手铐钥匙,甚至是在进场前就被小雪强制剥去的手机电池,而精彩的剧情,似乎也让阿克暂时忘却今天是要对文姿告白的大日子…
    卖场Ace电脑的贩卖区空无一人。文姿数度有意无意地经过,失望难掩地拿出没有任何来电的手机看看。一转身就看到店长似笑非笑地表示文姿今的爱情运超强,肯定能得到想要的礼物…文姿冷著脸不以为然地转身离开,只是不想让店长发现自己其实笑得很开心…不料却见到孟学捧著一束香水百合自信地说出生日快乐。文姿一脸不屑地嫌花太少,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后不绝的惊呼声,一转身文姿就被各种不同的花海所包围。几乎无法呼吸的文姿,听著孟学浪漫的告白,脑海中充斥著昨晚地下道的爱情预言,莫名的哀愁,让文姿不禁落泪,原来她的真命天子并非阿克,而是眼前这个自命不凡的男人!文姿失望得拒绝孟学下班后看电影的邀约,但当她一个小家电销售企划案受到上司刁难质疑时,是孟学出面替她解决。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更不喜欢欠孟学人情,当她听到孟学说感觉亏欠他就让他请看电影时,觉得孟学是有心机的,这种条件交换的感觉很差。孟学回说,虽然他也痛恨这个方法,但是在他任何正面的邀约都被文姿拒绝之后,只有这种条件交换的方法才能换得跟文姿相处的机会。孟学语气少了惯有的霸气,多了几分无奈与苍凉,文姿又想到小P在午休时有跟她提过目睹孟学为了准备这个花海告白,煞费苦心,昨天还送花给所有的女同事,来做练习,还不愿假别人的手,可见孟学多重视对文姿的告白…文姿想想,看向已收到一旁的花海,一时心软,答应了孟学去看电影,但只是纯粹不想欠孟学人情,文姿强调地说著。听到孟学表示没差,这至少是个开始,文姿又有点后悔答应,但既然已说出口了,也只有跟著孟学离开卖场。
    辣妹弹子房里,剑南跟阿猛与阿爆恭迎华哥来巡场,三人不时忐忑地瞄向墙上的『圣者的枷锁』。此刻『圣者的枷锁』正泛著不自然的反光,华哥在众人簇拥地经过时恭敬地对『圣者的枷锁』一拜,剑南见华哥似乎没有发现有异,松了口气。突然一阵风吹来,『圣者的枷锁』被吹起,飘呀飘地飘到了华哥面前,华哥一手接住,竟是同尺寸照片,顿时脸色大变,沉声责问。『找不回来你们就等著吃香烛!』剑南等人被一顿毒打后悻悻离开!
    当小雪要求要看第二部电影时,阿克顿时傻眼,阿克以仅有的智慧说尽所有不能再这么下去的理由,总被小雪以理所当然的态度驳回。当小雪高举著与阿克的『爱的小连结』向众人炫耀著自己的幸福时,阿克只能尴尬地低头,完全想不出摆脱这个古怪少女的方法…然而阿克完全没想到自己在身不由己的状态下,在旁人眼中却是一对甜蜜小情侣,更糟糕的是这一切都被孟学邀来看电影的文姿看在眼里…孟学发现文姿的神情不对,顺著文姿的视线看到了阿克,心头一震,难道文姿喜欢阿克?这对孟学来说,是有一千万个不可能,因为阿克跟他相比毫无条件可言,若文姿真的喜欢上阿克,他可不会接受这样的情敌!
    电影散场之后,阿克还得依照搭讪的约定和小雪一起吃饭,才能摆脱眼前缠人的女孩。他们选了一家名为 『等一个人』的咖啡店吃饭。怪异的店名,配上诡异的女服务生兼店长阿不思,外加号称什咖啡都能喝到的菜单,及随阿不思的情绪浮动的价钱,这是一间很…特别的咖啡店!饭后小雪惊喜地喝著 『真命天子之爱情咖啡』,而阿克却以三百多元的代价喝著号称『永挚不渝之爱情咖啡』而其实却是外面一杯三十元烧仙草。面对著阿不思吊诡的爱情哲理及随时以倍数增涨的价钱,阿克也只有傻愣地全盘接受…
    折腾了一天,阿克以为被爱情绑架的恶梦就要结束,却因一通多媒体简讯,才发现真正的恶梦这才要开始… 原来在咖啡店时小雪拍下了阿克的照片就传给了剑南表示这是她的新男友,并要剑南去死。剑南当然不甘势弱地回传了自己凶恶的照片并威胁要去海扁小雪一顿,同时怒责小雪偷走弹子房的『圣者的枷锁』,因为小雪的脚印就留在现场,害他被华哥海骂了一顿,这笔帐非跟小雪讨回来不可。在小雪泪眼婆娑下,完全状况外的阿克自小雪手中接过了剑南的兇悍来电,并胡乱地回呛剑南,随意定下了完全不负责任的死约会,吓得小雪惊惧不已…再一次,阿克因自己种下的因,不得不自食其果地收留这个恐怕会被兇暴男友大卸八块的小雪一晚!
    海边的小渔港里,一艘艘的渔船停泊在港口里,孟学和文姿站在渔港边,欣赏著远处点点的渔火,孟学以渔船和避风港作为暗喻,暗喻自己是一处可靠的避风港,为文姿避风遮雨。对孟学的心意,文姿不作回应,看著渔火,那个突然人间蒸发的阿克又闪进了文姿的脑海里…孟学看著文姿,暗暗苦笑,文姿不但是远洋渔船,还是艘破冰船,看来他要当能够包容破冰船的渔港还有努力的空间…
    回到阿克的住处,小雪终于将手铐解开。阿克终于得到了自由及那颗哈了一天唯一可以求救的手机电池。见小雪看著去年去花莲旅行与文姿的合照,阿克直言不讳地告诉小雪搭讪的真相,都是为了要向文姿告白所做的练习。小雪反认定文姿是让自己遇到阿克的红娘,让阿克不禁失笑;更让阿克哭笑不得的是小雪以理直气壮的态度『霸佔』了阿克的床。在这七坪不到的小小空间里,阿克为了不被冠上『人面禽兽』的雅号,极尽所能地远离床,但累极的阿克却怎么也睡不著,想著文姿,看著全无简讯的手机,阿克开始怀疑自己在文姿心中的份量,终究还是传出了一通迟来的生日道贺及表示会补上生日礼物的简讯给文姿…
    滨海公路上,孟学开车准备要送文姿回家,两人一路无言。这时文姿的手机响起了简讯声音打破了沉默。见是阿克传来的,文姿虽然赌气地将简讯删除,脸上却忍不住地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看在孟学的眼里,心里多少有些了然,能够让文姿开心自然是他所希望了,只是,最令他感到难堪和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竭尽所能地取悦文姿,所有的努力竟比不上这通迟来的简讯,而这简讯是阿克发来的吗?孟学不愿证实…
    同样的夜里,公园除了一对对恋人的身影出没之外,还有成群结对的蚊子兵团,及等著要与阿克干架的弹子房围势的小弟剑南和他身边的两个小小弟-阿猛与阿爆。在猛受蚊子兵团的围击下,三人从一脸兇悍到最后满头苞地僵站在公园的公厕旁,等待著这个自称海贼王的小弟-阿克!
    闷热的房间让小雪辗转难眠。听著小雪从扭蛋占卜聊起了自己两好三坏的人生遭遇,阿克深深觉得小雪的人生哲学隐含在自我诠释的扭蛋里,虽不切实际,却又带著点悲伤的荒谬,带著隐约的恻隐之心,阿克疲惫不堪地睡著了…彷彿梦见文姿拿爱的小手铐把他铐住,他终于有勇气向文姿告白,感觉好像这个幸福会延续到永远……永远……[收回]

  • 第3集

    一早阿克醒来小雪已不见踪迹,整个房间就好像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样。阿克除了有恶梦初醒的恍惚外,竟还有一丝的怅然若失,直到从镜子里发现自己额头上被小雪用口红画了一个爱心,原本对小雪的同情及那一丁点的怅然顿时荡然无存!一出门,阿克照惯例跟阿娇姐买了张从未中过的彩券外,还被阿娇姐调侃昨晚的艳遇!
    一到卖场阿克忙不迭地将昨天遇到小雪妖怪的事告诉店长,出乎意料地,店长居然会相信他所说的话。阿克边不安地寻找文姿的身影边嗫嚅地问起文...[详情]

    一早阿克醒来小雪已不见踪迹,整个房间就好像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样。阿克除了有恶梦初醒的恍惚外,竟还有一丝的怅然若失,直到从镜子里发现自己额头上被小雪用口红画了一个爱心,原本对小雪的同情及那一丁点的怅然顿时荡然无存!一出门,阿克照惯例跟阿娇姐买了张从未中过的彩券外,还被阿娇姐调侃昨晚的艳遇!
    一到卖场阿克忙不迭地将昨天遇到小雪妖怪的事告诉店长,出乎意料地,店长居然会相信他所说的话。阿克边不安地寻找文姿的身影边嗫嚅地问起文姿的生日。听著三猛男叽叽喳喳地爆料,店长不慌不忙地翻译著孟学超豪华浪漫的告白,并感嘆阿克少了点爱情运,又听到小P在旁替文姿感到不值,这让阿克更加坚定地要跟文姿澄清误会。
    小雪回到住处,发现住处一片零乱,鱼缸养的鱼全都因为被倒出来而乾死,小雪大急,忙抢救病鱼,结果没有一只鱼是活的,小雪发现一张白字连篇的字条,是剑南留下来的,要小雪快快归还手铐的警告。小雪一气之下发了通影音简讯,说剑南是杀鱼兇手,会得到报应的,死不瞑目的鱼灵会缠著剑南云云……满脸叮疱的剑南接到小雪的简讯简直气炸,又想到昨夜被那个什么海贼王的小弟晃点,一肚子火的剑南随即要杀去小雪家,把小雪大卸八块,随即被华哥叫住,为了手铐未找回来的事,又被痛扁一顿。阿猛与阿爆惊异,看来小雪的诅咒是真的,剑南被横死的鱼灵缠上了……剑南少不了把气出在两人身上,恨不得把小雪碎尸万段!
    阿克带著从未有过的勇气,阿克迳自走向办公室,却因文姿正在做简报,让阿克不得不等在外面…
    由于超额进了过量的冷气机,文姿有条不紊地拟定了一套完整的销售方案,更提出要与一个门市人员做为期三到四天的问卷调查。就在孟学正要毛遂自荐时,被阿克抢先了一步。『你会统计软体吗?』文姿冷然问阿克一个她早已瞭然的问题,明知阿克胡诌,却仍旧冷冷答应了。看在孟学眼里,瞬间瞭解不能再掉以轻心,或许…昨夜那通让文姿失笑的简讯正是来自这个他素来不屑的小小工蜂-阿克!
    走出办公室的孟学实在想不透文姿为何会对一个除了热衷棒球外根本就没有前途的阿克青睐有加,不禁又回头看了看正与文姿讨论问券的阿克。『或许我也该去打棒球…』,孟学想想随即摇头否决了这个荒谬的想法,深信凭著自己的条件,只要不放弃,文姿肯定能认清他才是值得去爱的人…此时父亲来电,要孟学别管冷气的东西,并提醒孟学今晚要跟某财团女儿吃饭之事。孟学严辞告诉父亲自己早已说过不要这种政治联姻,况且他已有真心喜欢的人…孟学与父亲不愉快地结束了对话,想到父亲要自己婚前玩玩没关系,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去做,孟学更是不悦。『怎么可能玩玩?我的心已经牢牢的繫在那个女孩身上了…』
    鱼博士错愕看著哭丧脸来上班的小雪。小雪捧著一只盒子,为横死的鱼难过,希望能为这些鱼举行葬礼。鱼博士点点头,领著小雪来到马桶前,『南无阿弥陀佛,愿真主保佑,哪里来哪里去…』鱼博士拿起一尾鱼,口中唸唸有词就将鱼丢进马桶里冲掉。小雪傻眼,见鱼博士正要拿起第二尾鱼,号啕大哭,硬是逼著鱼博士将鱼尸找回…镜头一转,鱼博士无可奈何地拿出一只假鱼代替被冲掉的鱼,小雪勉为其难地将假鱼放进已做好的『鱼棺』中,并埋在水族馆后面的小空地做为鱼冢。鱼博士煞有其事地唸了一段中西合併的『经文』,鱼葬算是『隆重』地结束。
    水族馆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剑南凭著之前残破的记忆,领著阿猛与阿爆找来。一眼瞥见水族馆的小雪,剑南等剑拔弩张地准备进去堵小雪,突然剑南手机响,华哥来电问到手铐找得如何,剑南信心满满地表示已在某某水族馆找到了『嫌犯』正要进去…剑南话还没说完就被华哥喝阻,并表示不得骚扰水族馆。剑南不解的一句『为什么?』,硬是被华哥叫回又是一顿毒打…
    徒劳无功的剑南等人被华哥修理后,又被赶出找手铐。三人哀声嘆气地在街上,阿猛、阿爆两人不解华哥为何不让他们进那家不起眼的水族馆?原本就一肚子火的剑南粗暴地K了两人后却也暗自讷闷,『难道这家水族馆是华哥的大大哥还是亲戚开的?否则干嘛不能碰?』三人走著,刚好遇上做问卷调查的阿克,心血来潮还替阿克做了问卷调查,却完全不知道那就是他们要找的海贼王的小弟…
    回『妳看错了吧?明明我看到的价钱就不是这样!』一个要买墨水夹的客人不悦地对小P抱怨价钱不符,眼看小P就要跟客人呛了起来,店长忙上前道歉,并表示价格的确如此。客人不服地拉著店长与小P走到墨水夹区指著眼花撩乱的价目牌,执意表示明明就不是小P所打的价钱。店长拼命跟客人道歉表示客人的确看错,那是因为…店长还没说完,孟学就上前指示小P给客人所看到的价格,一场喧闹的风波终于在孟学的处理下结束。见小P心不甘情不愿地领著客人买单,孟学告诉店长既然是我们自己在价格的陈列上让客人看不清楚,那就是卖场自己的失误,并与店长将紊乱的价目牌规划好。孟学处理完后,走到卖场后门喝著咖啡,看著毒辣的太阳,不禁想到文姿现在跟阿克在一起做问券的情景,心痛难忍……
    阿克从开始做问卷就抽空对文姿一股劲地重复著昨天的荒诞故事。但文姿总以冷脸沉默地回应。虽然文姿早已相信了阿克,但仍对阿克为何不能强行抢回手机电池跟想办法弄开手铐感到无法释怀。更另她生气的是阿克为何不能拒绝那怪女孩要求庇护一晚的可笑要求?然而文姿仔细想想,要是阿克真的拒绝,那自己恐怕也不会喜欢上阿克了…在阿克异于常人的体贴下,文姿的『冷战』终于在黄昏时分告终…『你欠我的生日礼物呢?』文姿仍旧故作冷淡地问起,这让阿克再次傻眼,也气自己竟会将如此重要的噜噜米忘在家里!在文姿的暗示、明示下,迟钝的阿克终于开口邀请文姿到不远处的家,一起分享著迟来的生日蛋糕…看著迳自觉得巧合的阿克,文姿恼怒地瞪了阿克一眼…毕竟接近爱情蠢蛋的好男孩,正需要像她这种聪敏的女孩搭配,眼前这个浑然不觉爱情蠢蛋,完全没看出文姿其实是刻意挑了一家离阿克家不远的蛋糕店!
    在没有电梯的狭小楼梯间,住在顶楼加盖的阿克想到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向文姿告白,心里涌起一阵紧张,就在快到顶楼时阿克索性停下脚步想拿起手机想向店长求救。文姿见状不解,但听到因过于紧张而直言的阿克慌乱地表示有想说却不知该如何说的话,令等待告白的文姿也紧张起来…羞赧的两人走到了阿克门前,阿克边紧张地翻著钥匙,边鼓起勇气要告白,谁知阿克才刚开口,缓缓打开的门让两人顿时呆若木鸡地看著门内笑得灿烂的小雪…文姿瞥了一眼屋内桌上的蛋糕,淡然转身离开,阿克反应要追,却冷不妨地又被小雪用『爱的小手铐』铐住了。这时的阿克再也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界限,拼死要抢手铐钥匙,就在僵持不下的抢夺间,一道银色弧线,小雪将钥匙抛出窗外。阿克绝望惨叫中,小雪飞快地在阿克的鼻子上吻了一下…阿克心中竟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文姿心情盪到了谷底,她思绪紊乱地徘徊在街道上,突然有人在她背后轻拍她一下,文姿转头见是小P一脸关切地看著自己,顿时如溺水者抓住浮木般地落泪…听著文姿黯然地说著自己的心境,看著素来干练的文姿竟会罔顾耀眼无瑕的黄金单身汉孟学的热烈追求,而心繫卖场公认的痞子男阿克?小P摇头晃脑地背起电视上两性专家的话表示,女人在每个不同的年龄阶段,对男人的接受度,都会有不同的标准,现在喜欢的对象,将来未必就会喜欢,而现在不在乎的人,未来也许就是渴望寻求的对象…听著小P说著连她自己都不甚瞭解的理论,文姿不禁莞尔。虽然如此文姿似乎也因为小P的话,想著『如果真的有缘份,该是属于自己的男人自然就会在该出现时出现吧…』
    孟学父亲约孟学出来吃饭,结果到了餐厅竟是某集团千金琦琦臭著脸等他。一顿饭沉闷地吃完,两人随即一拍两散。孟学不快地离开餐厅后,忍不住地打电话给文姿,其实只是想听文姿的声音,但听到的却是答录机的声音,于是一再打电话去,重覆听著文姿在答录机里的声音,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心头的压力也卸去许多,文姿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她对他有多重要……
    文阿克绝望地看著已拨了七七四十九通的手机,文姿的号码始终传来机台机械式地告知『您拨的号码未开机…』桌面上连残留的奶油都不剩的蛋糕盒显示著阿克即便心乱如麻,却仍挡不住饥饿的威胁,与小雪将蛋糕吃完…阿克无力地看著小雪悉心照顾著迳自搬来的小鱼缸中的小病鱼,听著她侃侃而谈地说著养鱼的专业知识以及如何照顾病鱼,并说明自己将病鱼带回来照顾的心情,阿克随口说说小雪也有可爱的一面,但目光仍旧不时地看向自己的手机。明知阿克的郁结全因自己而起的小雪,虽对阿克及那位即使戴著眼镜都看得出是个美女的文姿颇感愧疚,但一想到阿克就是自己最后命定的真命天子,小雪忍住愧疚,故作不知地提议去找那位专说好话的地下道女算命师或许能够解郁!在阿克的无力抗争及小雪的荒诞恫吓下,阿克被小雪逼著闭眼说出『爱的通关密语』后,手铐『神奇』地打开…阿克一获得自由,马上冲出去,下意识要追回文姿,但显然太迟…跟著跑出去的小雪看到阿克受伤落寞的背影,内心歉疚更深,把手铐交给阿克,说给阿克一个机会用这个去铐住文姿,她属到三,若阿克仍无反应,就当阿克拒绝,小雪忍痛数到三后,见阿克仍无反应,欢喜收回。阿克不禁推了下小雪的头,用手铐铐文姿是他打死都不会做的事,文姿不爱的,他绝对不会勉强…[收回]

  • 第4集

    在与小P聊过后,文姿似乎没那么郁闷了…走在仍旧灯光通明的街道上,文姿却还不想回家,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走到了遇上那个塔罗牌女孩的地下道面前。虽然文姿瞭解那天爱情预言只是塔罗牌女孩瞎矇到的,而那个结果也非自己所愿,但文姿仍旧带著些许期盼走下了地下道。一样唱著黄梅调的乞丐与卖口香糖的轮椅妇,然而原本该是塔罗牌女孩的摊位,此时却坐著一个怎么看都像骗财骗色的中年神棍。文姿失望地走出地下道,不意碰撞到了剑南等三人。身为职业小混...[详情]

    在与小P聊过后,文姿似乎没那么郁闷了…走在仍旧灯光通明的街道上,文姿却还不想回家,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走到了遇上那个塔罗牌女孩的地下道面前。虽然文姿瞭解那天爱情预言只是塔罗牌女孩瞎矇到的,而那个结果也非自己所愿,但文姿仍旧带著些许期盼走下了地下道。一样唱著黄梅调的乞丐与卖口香糖的轮椅妇,然而原本该是塔罗牌女孩的摊位,此时却坐著一个怎么看都像骗财骗色的中年神棍。文姿失望地走出地下道,不意碰撞到了剑南等三人。身为职业小混混的剑南等怎会放过这种揩油的机会,开始无赖地纠缠起文姿。就当文姿准备反击之际,孟学意外出现,两人联手将剑南三人打得落花流水…痛惩小混混让文姿的郁闷一扫而空,遗憾的是眼前的孟学若能变成阿克,文姿应该会更开心!『难道孟学才真的是自己的真命天子?』文姿不禁这么问起自己,但发生在父母身上的悲剧,令她十分排斥这个想法…父亲发迹后,就为了年轻貌美的女人抛弃了一路相互扶持的母亲,不知怎地,她永远在孟学身上看到父亲这样的影子……
    落荒而逃的剑南等三人,大嘆近来衰运连连,本以为能从看似柔弱的文姿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却不料去踢到铁板…殊不知自己所惹的文姿在大学时期是柔道社社长,外加不知哪蹦出来的跆拳高手孟学,要不是三人跑得快,后果简直难以想像!剑南不禁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小雪那个衰神…
    开心地与阿克到了棒球打击场时,小雪然觉得耳朵痒痒,同时也接到了剑南充满毒怨的恫吓简讯,但一看到阿克愣呆地看著戴著头盔的自己,小雪顿时将一切抛诸脑后,甜甜地要阿克快教她如何挥棒,别沉醉在刚才的鼻尖之吻…这让阿克惊觉自己不该对这个会读心术的妖怪有任何遐想,毕竟文姿才是自己心里所爱!面对时速一百四十的球,阿克几乎棒棒落空,但阿克却丝毫不以为意地尽全力挥棒,那力道之大,让一旁观看的小雪似乎都能感受到阿克挥棒时所颳起的风。『阿克的秀要开始了!』,不一会小雪身后已站满了观众,显然像阿克这样老打不到球,却又豁尽全力把自己转成陀螺的傢伙,对这里的常客来说颇具娱乐效果。『不管来的球是好是坏,都一定要紧抓住棒子,用无畏的勇气与球对决!』阿克带著豪迈阳光的笑容挥棒,那种挥空几次都无所谓的态度,让小雪不禁感动地想著『也许人生也该这么面对吧…』铜锣清响的声音及一段轻快音乐的恭贺录音播放,伴随著如雷的掌声及叫好声,阿克满足地吻著球棒,接受了店家所赠的六十枚代币。深受感动的小雪拉著阿克回到了时速九十的投球区,虽然成绩不尽理想,手腕也疼得不得了,但小雪仍旧感到满意…
    看著高脚杯中滟红98年Chateau Lafite,文姿接受了孟学的邀约来到了这家索价不菲的Wine House。见孟学从容品酒,文姿明白告诉孟学自己只是想答谢孟学的『搭救』…『虽然可以不这么做,但不想自己有欠孟学一份情的感觉…』文姿心里这么想著…孟学淡然表示他很清楚,但仍然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品尝著美酒。伴随著淡淡的爵士乐,两人各自聊著对感情的看法。孟学的自信让文姿不禁想起阿克吸引她的种种,更确定自己对阿克的心。而文姿高墙般地防卫,让孟学无法碰触到文姿的心,为什么阿克能,而他不能?受伤的优越感激起孟学对文姿的征服慾,更加坚定非文姿不可的心意…
    小雪与阿克带著犹有余温的感动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了夹娃娃机,小雪使出鱼博士所授的夹娃娃秘技,顺利地夹了一个绿色猴子送给阿克,并指导阿克成功地夹了个粉红色的猴子给她。这一晚,小雪还是找了十分『充分』的理由留在阿克家过夜。
    早上醒来时,阿克似乎也有点习惯了小雪不留痕迹的消失。一如所料,阿克的额头上仍旧多了个用口红画成的爱心。小雪虽然无厘头,但一想起她专注挥棒的样子,让阿克对她增加了不少好感。准备要出门时,发现放在房间角落一直还没送出去的噜噜米,才猛然想起一件天崩地裂的事,昨晚文姿离开时的表情,令阿克毛骨悚然,『我真是赔罪赔上瘾了…今天就算是外星人突击也要跟文姿告白!』这回绝不容许小雪妖怪来破坏!留下了一张『今天不回家』的字条后,阿克抱起噜噜米离开。到楼下照惯例跟阿娇姐买了张彩券,在阿娇姐的打气下,信心满满地去上班!
    酷热的街头问卷,仍让阿克不寒而慄,这全都是因为文姿出乎意料的轻柔态度。回想早上文姿微笑地收下了迟来的『生日礼物』,在一同去做问卷的路上文姿亦没问起昨晚的事。那抹冷到爆的微笑,推翻了阿克脑海里原本预期文姿会山洪爆发的剧本。文姿越是温柔,阿克越觉头皮发麻,看著夜幕低垂,心中闪过一百个令人丧胆的可能,阿克再也受不了地打电话求助于他的爱情顾问-店长保罗!『她肯定气到不行!』在店长敏锐、精闢的爱情理论里,阿克似乎见到一丝曙光,却也想到文姿怒气爆发时的恐怖威力…见文姿走来,阿克忙挂了电话。『跟女友聊天也别忘了有问卷要做噢。』文姿的和颜悦色让阿克头皮发麻到爆!阿克再也忍不住地解释小雪并非女友,及小雪会出现的原因…文姿从毫不在意到冷漠态度,冷却了阿克亟欲解释的热力!阿克简直呼吸困难,却终究开口说出了乌龟与刺猬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理论…霎时昨天那楼梯口的紧张情绪又出现了,文姿屏息等待著阿克这只大乌龟的正式告白,却在这时孟学突来的晚餐邀约电话,硬生生地打断了两人恋爱的未来式…两人没有发现孟学就在不远处,紧紧盯著两人,看到文姿眼里只有阿克,孟学的心好痛,感觉自己的自尊心、优越感全被阿克践踏在脚底,他不甘心,不愿相信自己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点上,既然这样,他更不能放过每个能争取文姿的机会,阿克若真爱文姿,就拿出让他能够心服口服的态度来吧![收回]

  • 第5集

    文姿雖然拒絕了孟學的邀約,但此時的阿克似乎已經沒有勇氣再繼續討論烏龜與刺蝟的未來發展…『就算真的是烏龜,也應該沒這麼遲鈍吧?』見阿克在文姿提出肚子餓的話題後,聽話地依言打給店長詢問該如何聆聽女人說話,文姿哭笑不得地這麼想…
    賣場突然有個陌生美女跑來要找謝孟學,賣場三猛男全看傻了眼,小P卻不以為然,「你找我們經理要幹麻~~」,琦琦盯著小P「對你們未來的總裁夫人客氣一點」,眾人驚訝面面相覷,孟學出現拉走琦琦,留下竊竊私語...[详情]

    文姿雖然拒絕了孟學的邀約,但此時的阿克似乎已經沒有勇氣再繼續討論烏龜與刺蝟的未來發展…『就算真的是烏龜,也應該沒這麼遲鈍吧?』見阿克在文姿提出肚子餓的話題後,聽話地依言打給店長詢問該如何聆聽女人說話,文姿哭笑不得地這麼想…
    賣場突然有個陌生美女跑來要找謝孟學,賣場三猛男全看傻了眼,小P卻不以為然,「你找我們經理要幹麻~~」,琦琦盯著小P「對你們未來的總裁夫人客氣一點」,眾人驚訝面面相覷,孟學出現拉走琦琦,留下竊竊私語的員工…。孟學冷問琦琦來幹麻,琦琦甜笑…關心你的工作啊,孟學要琦琦別多管閒事,這個荒謬的婚約,他是不會再悶不吭聲了。琦琦臉一沉,表示你們家的企業冒得了失去我們家撤資的風險嗎?孟學沒有回應,頭也不回的離開,琦琦驕傲的臉上,卻出現了異樣的失落表情。
    小雪打理完最後一個水族箱,正準備離開時,手銬自包裡掉出。聽到小雪說出了手銬原是來彈子房的鎮店之寶,一抹錯愕閃過魚博士原本憨厚的臉龐,隨即笑罵小雪居然能為了神棍一句不負責任的胡謅,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小雪認真地糾正魚博士並非神棍,是個只會說好話還能非常靈驗的塔羅牌大師!看著手銬,小雪滿懷感激地表示從那天起,她總會扭到大吉大利蛙扭蛋,再不濟也能扭到代表愛情的丘比特蛙扭蛋…小雪說著像是要對魚博士證實自己所言非假地走到扭蛋機前,卻扭到了厄運炸彈扭蛋。小雪不信邪地再試仍舊是厄運炸彈,一連好幾個不是厄運炸彈就是代表小人的邪惡狼蛙。小雪抱怨這個扭蛋機肯定有鬼,要魚博士明天一定要跟扭蛋公司投訴!見小雪氣呼呼笑地離開,魚博士不禁失笑搖頭,腦中忽然閃過一雙手被手銬銬上的畫面……隨即臉色變得陰鬱…顯然對那段年代不可考的回憶有著無法告人的痛……
    阿克似乎對阿不思上次的『服務』態度仍意猶未盡,居然還能開心地帶著文姿來到『等一個人』咖啡店。吃著味道普普的餐點,阿克眉飛色舞地與文姿聊起了文姿最愛的話題-旅行。從歐洲一路聊到非洲草原,阿克簡直是沉醉在幸福裡,直到他喝到了阿不思送來的風流混蛋特調…難以入口的特調是對付負花心男之阿不思溫柔的正義!在兩人一來一往中,文姿笑得十分開懷,也只有在阿克身邊她才能如此放鬆…或許刺蝟只有在與烏龜擁抱時才不須擔心傷害對方吧?那…烏龜的告白呢?聽到文姿提出旅行的計劃,阿克還沒來得及害羞便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就這麼說定囉。』文姿銀鈴般地回應,讓阿克猛點頭地將混蛋特調如甘霖般地一口喝掉,還能笑得跟傻瓜一樣…透過落地玻璃窗,小雪看到阿克和文姿的互動,臉色一黯,垂頭離開……
    『哎呀!怎麼又跑來亂畫?』『誰家的死小孩吃飽沒事幹?』兩個警衛不以為然地看著牆上不成形的塗鴉抱怨著。小雪遠遠地看著,手上猶有殘留的噴漆…小雪頹喪地看著手上厄運炸彈扭蛋,就知道扭到厄運炸彈沒好事,果然馬上就看到阿克與文姿在一起的畫面,連塗鴉也平復不了心裏的痛,但倒霉的事似乎不止是這樣,因為小雪一抬頭就見到劍南等人不懷好意地遠遠走來…嚇得她拔腿就跑。聽著劍南等人的窮兇惡極的叫囂聲由遠而近,小雪更是卯足了勁跑。突然一陣台客爽電音終止了劍南等人的叫囂,小雪驚魂甫定地回頭,只見遠遠劍南恭敬地講完電話後(華哥的小弟來電要他們買宵夜回去),心有不甘地惡瞪了小雪一眼,悻悻地領著阿猛、阿爆離開。腿軟的小雪顫抖地拿起手機想打給阿克,卻連撥號的力氣都沒有地看著手機放聲大哭…
    阿克住處的桌上多了一個邪惡狼蛙扭蛋,扭蛋壓著早上他留給小雪的字條,字條上用口紅劃了一個大叉,還多了『阿克壞蛋』四個字。阿克不以為意地慶幸著自己的晚歸才讓妖怪撲了個空,看著那個塗鴉似的大叉,阿克想起剛上樓時遇到了剛下班的警衛鄰居,對自己抱怨著塗鴉怪客又出現讓他們很傷腦筋…那片牆上的塗鴉阿克是知道的,那是在自己工作的賣場附近的一片牆,之前三不五時就會有人來塗鴉,不同於一般塗鴉,那片牆上東一劃西一劃不成圖的線條,在阿克眼中似乎有著濃濃的怨懟,讓阿克覺得有點心酸…就在阿克胡思亂想時,小雪如清脆的聲音竟如幽靈似地自阿克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則是小雪可愛自拍…阿克茫然接起,聽到了小雪帶著啜泣地抱怨會哭全是因為阿克…阿克明白的告訴小雪,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和她當朋友可以,但是不能再睡在一起。就在阿克問著手機鈴聲的事情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阿克差點沒被嚇得魂飛魄散,小雪淚流滿面地告訴阿克手機鈴聲是她偷偷錄的…
    聽到有這麼一個怪怪美少女每晚都如倩女幽魂中的小倩來找阿克,賣場三猛男直留口水,主動地要跟阿克交換住所。店長大罵三人『人面獸心』並提醒阿克同情變成愛情的案例比比皆是,最好能狠下心來斬妖除魔,否則與文姿將會是還未開始就會結束的局面。小P在一旁則不屑地看著『腳踏兩隻船』的阿克,叨唸著文姿怎麼會喜歡這種人?同時亦不解文姿為何不讓她告訴阿克那晚的對話?店長見小P一個人叨叨唸唸,忍不住地問小P唸啥?小P一聽到店長叫自己男人婆也不客氣地回敬店長『性向不明的傢伙』,兩人開始鬥嘴,一個挺阿克並說出孟學自己還不是腳踏兩條船,都已經有未婚妻了,還要跟阿克搶文姿!小P亦不客氣地表示阿克還不是說愛文姿,結果居然還跟別的女生亂來,三猛男不禁也跟著加入戰局,頓時五人吵得不可開交。阿克忙緩頰,並表示他今晚在文姿家熬夜做統計分析,所以…阿克話沒說完就見小P與三猛男機靈地走向各自的工作崗位,阿克不轉頭也知道是孟學來了,從容地轉身要走卻聽到孟學冷淡地提醒他『工蜂』的本份。看著孟學離開的背影,阿克大感不服,店長暗示孟學已感到阿克的威脅性,並要阿克機警些,孟學可也是個懂得為愛奉獻的公子哥…不用店長提醒阿克也懂,雖然自己素來淡薄、不喜競爭,但是孟學耀眼的條件,還是不免讓阿克自認矮了一截…阿克暗自告訴自己儘管好像沒一樣能與孟學相提並論,唯有喜歡文姿,阿克是絕不會認輸的!
    最後一天的問卷終於結束,明明就已知道要去文姿家做簡報,但聽到文姿問起去哪吃飯,阿克又是一陣緊張…,文姿早已想好要在家吃火鍋,阿克欣然同意。文姿十足女孩味的家,讓阿克頗為驚喜,那感覺好像連空氣中都瀰漫著粉紅色的淡淡幽香,讓阿克感到幸福…聽著文姿再次提醒要記得兩人的旅行約定,阿克可是竭盡所能地壓下了內心的狂喜。在等待火鍋湯底煮沸時,兩人開始討論起專案的銷售方向。這回阿克可是卯足了勁做好準備,不知不覺都已接近午夜了,文姿這才想起還未吃飯。
    『明天就要匯報了,文姿一定還在熬夜做報告。』孟學開著車,看了一旁已買好的滷味,露出篤定又期盼的微笑…
    兩人吃著火鍋,文姿有感而發地提到了自己的家庭狀況和成長經驗。看到文姿精明、強悍的外表下,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在這帶著淡淡哀愁的一刻,阿克鼓起勇氣準備告白。阿克支支吾吾的開場白讓整個房間似乎迴盪著兩人劇烈的心跳聲…就在文姿充滿期盼著阿克說出那充滿魔法的三個字時,小雪那該死的自錄鈴聲伴隨著布穀鳥的叫聲(文姿的手機),中斷了兩人邁向愛情之路…阿克手忙腳亂地關機,文姿五味雜成地瞪了阿克一眼才接起手機。文姿果斷地拒絕了孟學不請自來要求,卻沒想到孟學已經帶著宵夜站在門口按門鈴…一時間,文姿僵立在門口,門內是阿克,門外是孟學,她該怎麼辦?
    這天晚上,小雪再次遇到劍南,為了躲過劍南的追殺,小雪慌不擇路的跑進了一所學校,躲到游泳池裏,劍南四下尋人不獲,不願就這樣離開,小雪躲在水裏差點憋不過氣來,但腦中閃過阿克,令她又有撐下去的意志……不能死…絕對不能死……[收回]

爱情两好三坏剧照海报(11个)

爱情两好三坏剧照(11个)

爱情两好三坏精彩对白

爱情两好三坏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爱情两好三坏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爱情两好三坏的短评

(6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6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