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5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太极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太极(粤)剧情

以武证道 以武演道。功夫展演太极之道。晓星是苍龙武馆的少东家,使用苍龙拳行走江湖,本来是个无忧无虑的人,父亲让他去上海读书,他却偷偷跑去学音乐,但他很有武术天分;直到巫马(赵文卓饰)出现,自己心爱的女人子规(胡杏儿饰)却爱着巫马,自己的父亲在与巫马比武中突然去世,这些都让他开始变得不辩是非,一心只想报仇。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军队狩猎,射中野猪,却遭巫马抢走,众军人围捕巫马,巫马却以一敌百,成功逃去。另一方面,丰年带同母亲蒲氏与未过门妻子桑青到市场卖菜,其间蒲氏对桑青诸般苛刻,桑青却逆来顺受。村庄的宁财主表示日后村民要缴交税项,令村民苦不堪言。
    巫马将野猪拿到市集,以换取一包米,却遇上宁财主的军队,表示要他纳税,巫马誓死不从,得罪了宁财主。另一方面,丰年常到山上找巫马,表示想和他结成朋友,但生性孤辟的巫马却不多言。
    丰年因为巫马的关係而弄...[详情]

    军队狩猎,射中野猪,却遭巫马抢走,众军人围捕巫马,巫马却以一敌百,成功逃去。另一方面,丰年带同母亲蒲氏与未过门妻子桑青到市场卖菜,其间蒲氏对桑青诸般苛刻,桑青却逆来顺受。村庄的宁财主表示日后村民要缴交税项,令村民苦不堪言。
    巫马将野猪拿到市集,以换取一包米,却遇上宁财主的军队,表示要他纳税,巫马誓死不从,得罪了宁财主。另一方面,丰年常到山上找巫马,表示想和他结成朋友,但生性孤辟的巫马却不多言。
    丰年因为巫马的关係而弄伤脚,巫马背他下山,却被米蒲指他害了自己的儿子。巫马的家被宁财主烧毁,巫马到宁财主家找晦气,被众人围攻,巫马惟有胁持宁财主的儿子反锁在屋内。此时,丰年赶至,自动请樱表示可以游说巫马放了宁公子。
    桑青知道丰年与巫马困在屋内,拿饭到屋内,巫马吃罢饭后晕倒,原来桑青怕丰年有危险,预先在饭内下了迷药。巫马大难不死,扶伤逃走,丰年表示会协助他逃离村庄。两人到了京城,并当兵希望可以出人头地,岂料到了战场,才知道自己要杀的是子规与翠翘的弟弟,两人下不了手,反助子规与翠翘逃走……[收回]

  • 第2集

    巫马与丰年拼死将两女救出后逃往破屋;为官之路幻灭,但巫马并没有气馁,更提出明早将到京城碰运气,丰年提出欲先安顿两女,但巫马却没有理会。晚上巫马见翠翘洗衣服,但气血方刚的丰年,却与她发生关系,令翠翘成为了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翠翘回破屋后发现子规悲伤不已,更努力开解她;原来二女是同父异母姊妹,因翠翘的母亲是下人,因此她虽是家姐却同被视为下人般遭差使。子规欲对付出卖自己父亲的军官,但遭翠翘反对。早上巫马独自出发上京,丰年努...[详情]

    巫马与丰年拼死将两女救出后逃往破屋;为官之路幻灭,但巫马并没有气馁,更提出明早将到京城碰运气,丰年提出欲先安顿两女,但巫马却没有理会。晚上巫马见翠翘洗衣服,但气血方刚的丰年,却与她发生关系,令翠翘成为了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翠翘回破屋后发现子规悲伤不已,更努力开解她;原来二女是同父异母姊妹,因翠翘的母亲是下人,因此她虽是家姐却同被视为下人般遭差使。子规欲对付出卖自己父亲的军官,但遭翠翘反对。早上巫马独自出发上京,丰年努力追上;翠翘发现二人欲到京城,竟讹称仇人的首级有重赏,令巫马下决心杀此人立大功。这边厢子规欲私下暗杀仇人,却遭巫马阻止;巫马当街杀人,令京城第一的苍龙派掌门人段泰北看不过眼欲捉拿他。但他亦说出如巫马能接下他叁拳便让他离开;巫马在重伤下使出山越曾教授的太极令自己安然脱身。
    新市长到任,众商人欲送上厚礼,但他却将之用作赈灾;巫马杀人被通缉,竟遇上到来寻找丰年的桑青,更得她之助逃过追捕。但有人通告桑青与巫马曾走在一起,警察局长柴威当街拷问桑青,巫马为救她而主动投案。[收回]

  • 第3集

    丰年发现巫马被捕之际,亦发现了桑青到了京城;四人苦思对策,子规遂提出向副市长徐江求助。原来子规与徐江的儿子已订下了婚约;但徐江得悉子规要求后却不允,更提出解除婚约。柴威主动提出协助,但暗示要子规以身相许,两姐妹不禁拂袖而去。
    子规探望巫马,却从他口中得悉明天将被处决,不禁大吃一惊。另一边厢,卓市长亲到苍龙会馆与泰北见面,原来有利害的苏联拳手挑战当地高手,卓市长欲请泰北出手,但泰北却推辞,更推荐好友山越出战。丰年等苦无...[详情]

    丰年发现巫马被捕之际,亦发现了桑青到了京城;四人苦思对策,子规遂提出向副市长徐江求助。原来子规与徐江的儿子已订下了婚约;但徐江得悉子规要求后却不允,更提出解除婚约。柴威主动提出协助,但暗示要子规以身相许,两姐妹不禁拂袖而去。
    子规探望巫马,却从他口中得悉明天将被处决,不禁大吃一惊。另一边厢,卓市长亲到苍龙会馆与泰北见面,原来有利害的苏联拳手挑战当地高手,卓市长欲请泰北出手,但泰北却推辞,更推荐好友山越出战。丰年等苦无对策之际,却想起曾遇上山越,因此欲寻他协助;子规主动见柴威,更因此险被他污辱,受伤而回。丰年寻得山越,塬来山越与卓市长是多年好友,卓市长更特赦巫马,条件是要他代表出战苏联人并胜出。万念俱灰的子规欲替巫马收尸,始发觉他没有被处决。
    心想必死的巫马被带往山上道观后更被释放;摸不着头脑的他却遇上当年将他遗弃的山越,巫马扑向老师父怀中哭闹,山越亦老泪纵横。翠翘偕子规欲探望巫马,巫马却以练功为由拒见,翠翘怒闯道观,更向他说出子规为他的牺牲……[收回]

  • 第4集

    自丰年与桑青重遇后,丰年一直黏着与她一起,令翠翘难过非常;翠翘要求丰年让她成为正室,令他为难非常。苦恼的丰年竟向山越请教,却无法参悟当中道理。纸终包不住火,当丰年与翠翘温存之时,却被桑青遇上,大受打击的她不禁夺门而出,更在桥上放声痛哭。
    当丰年与桑青在桥上纠缠不清之际,本欲送药予子规的巫马遇上此事,禁不着出手打了丰年。三人回到客栈相对无言之时,桑青大方说出让爱。丰年送别时,更托桑青向母亲解释此事;但当桑青向巫马辞别之...[详情]

    自丰年与桑青重遇后,丰年一直黏着与她一起,令翠翘难过非常;翠翘要求丰年让她成为正室,令他为难非常。苦恼的丰年竟向山越请教,却无法参悟当中道理。纸终包不住火,当丰年与翠翘温存之时,却被桑青遇上,大受打击的她不禁夺门而出,更在桥上放声痛哭。
    当丰年与桑青在桥上纠缠不清之际,本欲送药予子规的巫马遇上此事,禁不着出手打了丰年。三人回到客栈相对无言之时,桑青大方说出让爱。丰年送别时,更托桑青向母亲解释此事;但当桑青向巫马辞别之际,却被山越留下,负责替众安排伙食。为了让巫马掌握太极的窍门,山越特意用豆腐为他特训,可惜却无大进展。苏联大使与徐江及柴威见面,声称已下了重注买拳手胜出,要两人查探山越与巫马的实力;两人借故测试山越,发觉其功力深不见底。巫马在特训途中,受到桑青启得,悟出了柔劲卸力之实际运用。
    为了保证让苏联拳手胜出,徐江等不惜买凶暗算巫马令他受伤。子规探望巫马时,发现他正猛击树木折磨自己;子规不忍,更说服他随自己逃出京城,但终被桑青阻止。比赛前夕,山越以羽毛寄意,说巫马如能发展太极精华,即使受伤亦能胜出……[收回]

  • 第5集

    比赛当天,众人一起替巫马打气;但巫马初时仍欲以力取胜,结果惨败连连。正常苏联拳手得意洋洋之际,遍体鳞伤的巫马却忆起山越对他儿时的教导,成功使出太极打倒对方。比赛之事完结后,翠翘追问丰年何时将带他回乡,丰年却说出想先创一番事业。
    翠翘决定以积蓄与丰年在京城开办食店,当众人办货时,却遭柴威留难;正当他欲将所有人带返警署时,幸得巫马出现解围,令柴威恨得牙痒痒。徐江与柴威诉苦,说儿子不幸患上肺痨,担心继后香灯之事;柴威竟提议...[详情]

    比赛当天,众人一起替巫马打气;但巫马初时仍欲以力取胜,结果惨败连连。正常苏联拳手得意洋洋之际,遍体鳞伤的巫马却忆起山越对他儿时的教导,成功使出太极打倒对方。比赛之事完结后,翠翘追问丰年何时将带他回乡,丰年却说出想先创一番事业。
    翠翘决定以积蓄与丰年在京城开办食店,当众人办货时,却遭柴威留难;正当他欲将所有人带返警署时,幸得巫马出现解围,令柴威恨得牙痒痒。徐江与柴威诉苦,说儿子不幸患上肺痨,担心继后香灯之事;柴威竟提议徐江重提与子规的婚约,更说将由他出面促成。丰年与翠翘的食店开张,柴威竟带着聘礼到访,更当众向子规提亲,令众人不知如何回应。巫马练功时,子规突然到访,更不慎弄伤了桑青;看到巫马对桑青关怀有嘉之际,子规不禁夺门而出。巫马追出,子规说出自己将结婚之事,竟换来巫马一声:‘恭喜’。
    心碎的子规,接受翠翘的劝告,暂时离开京城。山越招待好友海心师太时,众人提到战争让无辜孩子受罪;自己本为孤身的桑青,竟主动说出欲当跟随海心师太当尼姑,以照顾众孤儿。当翠翘问及巫马是否不想她离开之际,却有事情发生……[收回]

太极(粤)精彩对白

太极(粤)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太极(粤)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太极(粤)的短评

(10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0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