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4
  • 单集片长:43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剧情

故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就在一次振海微恙,两个女人为让他在自己家里养病互不相让,不料振海却静静出了门。两方还在混乱争执之时,恶耗传来,佟振海死了!然而灵堂上,两个女人继续争的是家产和未亡人的身分。未料云生携一双儿女出现,弱智小磊当场冲着遗像喊爹,举座震愕哗然,这才知道,振海外头还......[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故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一次振海微恙,在映瑶处养病,然而玉英不依不饶,派女儿少琪、儿子平川前往映瑶家,想要强行将老爷接回家。少琪与映瑶唇枪舌剑之后大打出手,仍旧无功而返。玉英一时气极,拿着菜刀到映瑶家要人,两方人马争闹推攘之际,映瑶不甚被菜刀约略划伤便大肆叫嚷,玉英恨恼之余竟自残见血,映瑶这才输掉气焰。佟振海难耐老婆儿女哭喊吵闹,动气起身离开映瑶家。
    玉英大喜过望,携一双儿女回...[详情]

    故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一次振海微恙,在映瑶处养病,然而玉英不依不饶,派女儿少琪、儿子平川前往映瑶家,想要强行将老爷接回家。少琪与映瑶唇枪舌剑之后大打出手,仍旧无功而返。玉英一时气极,拿着菜刀到映瑶家要人,两方人马争闹推攘之际,映瑶不甚被菜刀约略划伤便大肆叫嚷,玉英恨恼之余竟自残见血,映瑶这才输掉气焰。佟振海难耐老婆儿女哭喊吵闹,动气起身离开映瑶家。
    玉英大喜过望,携一双儿女回家等候,可是左右不见老爷归家,平川凉薄,丝毫不理会母亲心情,玉英痛苦难当,与少琪抱头痛哭。玉英夜不能寐,独自熬药,回想多年前在丈夫的执意下,映瑶宁愿背负“三不准”的严苛条件,也要忍气吞声进门的情景,仍旧余恨难消。映瑶也负气回到唐姓娘家,兄嫂全家本来全仗她养活,因此对她的使气任性百般纵容讨好。因为当年答应玉英不准生养,所以侄子可凡也成为映瑶百年后的指望,好在可凡单纯善良,她心里才有些许安慰。
    玉英追问公司律师方天宇是否知道老爷的行踪,天宇心中有数但是虚与委蛇。天宇只身前往某处看望佟振海,劝说佟先生回家,然而佟振海言语中良多感慨。
    映瑶在唐母的撺掇下来到章氏纺织找振海,天宇闻讯想要阻拦,不料还是让大房、二房撞了个正着,玉英、映瑶于公司内战火再起,双方争执打闹之时,突然一个惊人噩耗传来……[收回]

  • 第2集

    佟振海死了!玉英、映瑶赶到医院时,佟振海因为心肌梗塞抢救不及早已咽气,玉英震惊悲痛,映瑶呼天抢地哭倒在病床前。
    映瑶准备搬回家住,却被哥哥赶回家,唐父对妹妹映瑶晓以厉害关系,撺掇她与玉英争夺未亡人的身份。谈判桌上,双方人马对峙,恶言相向,可少琪却在此初见可凡,萌动了少女情怀。
    可凡被父母劝说替佟振海戴孝,在校园里被少琪拦住,有意羞辱,可凡避无可避,冲动推倒少琪,却被平川撞见,携一帮不良少年对可凡大打出手,少琪后悔莫及...[详情]

    佟振海死了!玉英、映瑶赶到医院时,佟振海因为心肌梗塞抢救不及早已咽气,玉英震惊悲痛,映瑶呼天抢地哭倒在病床前。
    映瑶准备搬回家住,却被哥哥赶回家,唐父对妹妹映瑶晓以厉害关系,撺掇她与玉英争夺未亡人的身份。谈判桌上,双方人马对峙,恶言相向,可少琪却在此初见可凡,萌动了少女情怀。
    可凡被父母劝说替佟振海戴孝,在校园里被少琪拦住,有意羞辱,可凡避无可避,冲动推倒少琪,却被平川撞见,携一帮不良少年对可凡大打出手,少琪后悔莫及。可凡挨打,映瑶气愤非常,更坚定要与玉英一争高下,哪怕分别发丧。天宇为佟老爷揪心,对玉英万般劝解宽慰,终于说动玉英答应与映瑶一同发丧。
    丧礼上,云生带着一双小儿女齐非、齐磊意外出现,众人惊愕,这才知道佟振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玉英、映瑶两方人马,愤怒争吵,灵堂上乱作一团。可凡仗义而为,于混乱中救出齐非、齐磊。
    天宇心中彷徨,深知佟先生生前曾打算下半生与云生母子度过,因此并未为他们留下钱财傍身。为让这母子三人有所依靠,天宇不惜劝说妻子友宁帮忙作伪,证明云生母子有资格分得遗产。宣读遗嘱的仪式上,平川不屑继续闹事,然而玉英疲累,只觉得所得胜过映瑶即可,少琪心系可凡,也大大收敛脾性。友宁良善,出面作伪心中不安,天宇宽慰妻子,并坦然道出为保护云生母子不被大房、二房欺负,所得财产在齐非成年前,他会代为保管。[收回]

  • 第3集

    映瑶贪心不足,仍觊觎云生母子所得,带着可凡拜访云生母子。映瑶花言巧语,骗得云生在财产放弃书上签字。可凡对弱智的小磊丝毫没有嫌弃之心,齐非对可凡越发多了好感。
    天宇知晓映瑶骗局,于事后毅然撕掉签字的放弃书。映瑶气他多管闲事,到公司找天宇理论,天宇告知她云生签字原本就无效,财产是由齐非继承,即便云生母子放弃继承,财产也会重新分配,没有名份的映瑶根本就分不到,映瑶愤恨。玉英很快得知这个讯息,心中气极映瑶的贪婪之余,也暗自动...[详情]

    映瑶贪心不足,仍觊觎云生母子所得,带着可凡拜访云生母子。映瑶花言巧语,骗得云生在财产放弃书上签字。可凡对弱智的小磊丝毫没有嫌弃之心,齐非对可凡越发多了好感。
    天宇知晓映瑶骗局,于事后毅然撕掉签字的放弃书。映瑶气他多管闲事,到公司找天宇理论,天宇告知她云生签字原本就无效,财产是由齐非继承,即便云生母子放弃继承,财产也会重新分配,没有名份的映瑶根本就分不到,映瑶愤恨。玉英很快得知这个讯息,心中气极映瑶的贪婪之余,也暗自动了旁心。
    玉英带着少琪前往看望云生一家,假装亲昵之时,恰巧映瑶带着可凡也来虚情假意探望。映瑶猜到玉英来意,言语之中故意挑衅,还着意显示自己与云生母子交情菲浅,玉英不甘受气,两人针锋相对,互揭短处,最后竟厮打做一团,吓坏柔弱的友宁。
    少琪对可凡暗许芳心,主动借故邀约看戏,映瑶看透少琪心思,但并不点破。
    唐父、唐母也借着就近照顾映瑶新寡的由头,光明正大地举家搬到映瑶处。
    天宇无法眼睁睁看着云生母子受欺负,而此时玉英又逼他投靠一方,因此他毅然辞去在章氏纺织的工作,然后苦劝云生母子离开上海,以躲避更多的是非。可云生母子依然没有看清映瑶的居心叵测,对天宇对映瑶的评价颇有疑惑。但是禁不住天宇的再三坚持,云生最后还是决定带齐非、小磊离开。可凡得知消息,匆匆赶来送行,齐非伤心,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这个大哥哥。[收回]

  • 第4集

    云生母子搬到平城,齐非既要照顾恍惚的母亲,又要照顾懵懂的弟弟,甚至因为旁人嘲笑她的傻弟弟,而与人打斗受伤,然而她坚强地承担这一切,直到长大成人,她唯一的精神依傍就是一直和可凡的鸿雁传书。
    佟振海死后五年,映瑶表面维持着风光的生活,但心中的诸多不满却常常被兄嫂刺激。映瑶找到天宇,求他帮忙让她参加股东大会,天宇厌烦其不知足,不愿多此一举,映瑶转而在友宁面前装可怜,友宁单纯相信,事后替映瑶求情,天宇辛酸道出真正可怜的,依旧...[详情]

    云生母子搬到平城,齐非既要照顾恍惚的母亲,又要照顾懵懂的弟弟,甚至因为旁人嘲笑她的傻弟弟,而与人打斗受伤,然而她坚强地承担这一切,直到长大成人,她唯一的精神依傍就是一直和可凡的鸿雁传书。
    佟振海死后五年,映瑶表面维持着风光的生活,但心中的诸多不满却常常被兄嫂刺激。映瑶找到天宇,求他帮忙让她参加股东大会,天宇厌烦其不知足,不愿多此一举,映瑶转而在友宁面前装可怜,友宁单纯相信,事后替映瑶求情,天宇辛酸道出真正可怜的,依旧还是云生母子。
    映瑶在天宇处被拒,心中黯然,酒醉发泄。可凡不忍姑姑如此,恰逢少琪邀约跳舞,可凡为想讨姑姑欢心而应承下来。
    映瑶转而向平川发难,逼迫平川答应她参与股东大会,平川欺软怕硬,在映瑶狠话之下被迫答应,回家就被玉英痛骂,少琪也在一旁添油加醋,令到平川心中不爽。
    平川和一群朋友在夜总会庆贺选美会举办之事,不料一眼瞟见了为讨好可凡而陪映瑶跳舞的少琪,平川正中下怀,连忙打电话请来母亲。玉英赶到夜总会,目睹女儿与自己多年宿敌共舞,气急败坏,几欲晕倒,愤然上前掌掴少琪,又与正当得意的映瑶扭打起来,被闻讯赶来的小报记者抓拍正着。
    少琪对玉英坦言爱慕心事,玉英更受打击,不支病倒入院。少琪心中痛悔,可凡赶来致歉,少琪心中百味。[收回]

  • 第5集

    母亲病重,平川不知尽孝床前,反而约见天宇讨论遗嘱之事,天宇心中叹息。
    可凡与少琪谈心,言语之中少琪对云生母子诸多不谅解,得知可凡与齐非一直通信,少琪更生醋意,气极而走。
    齐非让小磊学习油漆,不料小磊油漆过敏,云生怪责齐非不懂疼爱弟弟,不了解齐非希望弟弟能像正常人一样自食其力的真心,让齐非心痛非常,黯然离家,于暗夜中不甚跌落受伤。然而,次日当她返家,母亲对小磊的无微不至,和对她的无视如此鲜明,让她更为伤心。
    可凡心中有...[详情]

    母亲病重,平川不知尽孝床前,反而约见天宇讨论遗嘱之事,天宇心中叹息。
    可凡与少琪谈心,言语之中少琪对云生母子诸多不谅解,得知可凡与齐非一直通信,少琪更生醋意,气极而走。
    齐非让小磊学习油漆,不料小磊油漆过敏,云生怪责齐非不懂疼爱弟弟,不了解齐非希望弟弟能像正常人一样自食其力的真心,让齐非心痛非常,黯然离家,于暗夜中不甚跌落受伤。然而,次日当她返家,母亲对小磊的无微不至,和对她的无视如此鲜明,让她更为伤心。
    可凡心中有愧,主动每天帮忙炖鱼汤,让少琪带给母亲喝。映瑶偶然发现这个事实,心中不是滋味,然而她质问可凡时,可凡反而慷慨有词,气到映瑶。
    平川来到医院不是探望母亲病情,反而一心想要找母亲签字答应出钱赞助选美会,又被少琪一阵抢白,兄妹俩争执不下,玉英疲惫制止。
    映瑶故意前来探望玉英,两人言语周旋。少琪被她看破鱼汤的端倪,生怕她向母亲道出个中玄机,心中发慌。映瑶找少琪私下询问,更加确定少琪对可凡的心意,因此暗自有了打算。
    平川在母亲处碰壁,转念来找二姨娘映瑶,满嘴好话哄得映瑶开心,想请她出钱赞助选美会。映瑶为跟玉英争口气,对选美会主席颇有兴趣,对金钱反倒不在乎,这可急坏偷听的唐父,生怕被外人占了便宜去。[收回]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剧照海报(12个)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剧照(12个)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精彩对白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 那个姓佟的老头,他太花心了,还有那个唐可凡!如果没有他们,那些女主角们就不会斗成那样!所以罪魁祸首都是该死的男人!

    超级小潴潴发表于2009-10-19 19:47:24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