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老柿子树剧情

抗日战争时期,如火如荼的抗战热潮席卷天下,处于黄河上游的柿子滩一片寂然。地下党员马龙带着失去双亲的外甥刘铁蛋乘坐羊皮筏子,从敌占区返回家乡途中,突然听到傻子金德清唱的黄河歌声时十分意外。金德娘有四个儿子,老大金德智障在家,老二木德被抓壮丁,老三水德教书育人,老四火德失手打死作恶多端的县保安队队长,被迫落草为寇,做了不扰......[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抗日战争时期,如火如荼的抗战热潮席卷天下,处于黄河上游的柿子滩一片寂然。地下党员马龙带着失去双亲的外甥刘铁蛋乘坐羊皮筏子,从敌占区返回家乡途中,突然听到傻子金德清唱的黄河歌声时十分意外。金德娘有四个儿子,老大金德智障在家,老二木德被抓壮丁,老三水德教书育人,老四火德失手打死作恶多端的县保安队队长,被迫落草为寇,做了不扰民的土匪。金德娘信守耕读传家不习武的家规,对金德失言说火德是土匪感到义愤。
    临近的大柳村和陈家营村...[详情]

    抗日战争时期,如火如荼的抗战热潮席卷天下,处于黄河上游的柿子滩一片寂然。地下党员马龙带着失去双亲的外甥刘铁蛋乘坐羊皮筏子,从敌占区返回家乡途中,突然听到傻子金德清唱的黄河歌声时十分意外。金德娘有四个儿子,老大金德智障在家,老二木德被抓壮丁,老三水德教书育人,老四火德失手打死作恶多端的县保安队队长,被迫落草为寇,做了不扰民的土匪。金德娘信守耕读传家不习武的家规,对金德失言说火德是土匪感到义愤。
    临近的大柳村和陈家营村为争夺丰粮滩械斗百年,死伤无数。有些文化的少女白翠翠主张冲破族规,停止械斗,遭到伯父白善民怒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为防再次发生流血事件,翠翠找到陈家营族长陈喜贵劝说也告失败。如何平息氏族争斗,翠翠无奈地承诺,谁阻止了械斗谁就是自己稀罕的男人。
    刘铁蛋的亲人被日寇枪杀的血泪史,让学堂里读书的孩子们陷入痛苦中,而马龙的抗日思想影响着水德,萌发了出外寻求真理的念头。
    金德娘酿的酒柿子人人喜欢,马龙娘端碗讨要的时候,透露了船弯镇大财主张金贵的儿子被土匪绑架的消息。说者无言,听者有心,金德娘心急如焚,拉着金德外出寻找当土匪的火德。刚刚赎回儿子的张金贵气急败坏地咒骂土匪,殴打上门寻找儿子的金德娘俩,家丁一拥齐上轰其出门。事后,张金贵有些后怕,担心火德寻衅报复,让管家柱子拿些钱财封堵金德娘的嘴,并告知绑匪在天龙山一带活动。思儿心切的金德娘重又踏上寻找火德的路。两村族人欲大肆复仇,械斗一触即发。[收回]

  • 第2集

    金德娘俩费尽周折来到槐树村,锁儿爷收留娘俩,并帮着打听火德音讯。次日早上,金德娘俩来到老狼口呼喊火德的时候,山头上放哨的土匪紧急通报,过山虎为拉火德入伙,亲自出马把金德娘骗进山寨。
    山路漫漫,梁上村的英子和伙伴们看戏途中,突然杀出一干土匪,天龙山匪首过山虎看到秀气的村姑英子,强抢民女欲坐压寨夫人。伙伴不敢抗争,急忙回去报信。英子家人闻讯,乱成一团,英子三舅冲动地拿着砍刀准备上山救人,被当厨师的大舅夺下,众人一筹莫展...[详情]

    金德娘俩费尽周折来到槐树村,锁儿爷收留娘俩,并帮着打听火德音讯。次日早上,金德娘俩来到老狼口呼喊火德的时候,山头上放哨的土匪紧急通报,过山虎为拉火德入伙,亲自出马把金德娘骗进山寨。
    山路漫漫,梁上村的英子和伙伴们看戏途中,突然杀出一干土匪,天龙山匪首过山虎看到秀气的村姑英子,强抢民女欲坐压寨夫人。伙伴不敢抗争,急忙回去报信。英子家人闻讯,乱成一团,英子三舅冲动地拿着砍刀准备上山救人,被当厨师的大舅夺下,众人一筹莫展。
    黄河边的柿子滩学校异常热闹,铁蛋领着学生和水德唱着黄河在咆哮的歌。在家里,马龙绘声绘色地讲述山外的人们众志成城打鬼子,保黄河、护家园的故事,从没出过远门的水德饶有兴趣地听着,心情难以平静。水德把娘做的一罐酒柿子送给马龙饯行,表达对马龙懂大理、知大事的敬佩之情,水德的心点燃了希望,表露出了对革命事业的向往。
    白翠翠为阻拦氏族间的械斗欲罢不能,又无可奈何,心存爱意的恋人为家族荣誉坚持械斗,她没好气地关上大门。两村参与械斗的人群手持刀枪棍棒,冲向丰粮滩。火德率几匹快马从黄河边飞奔而来。火德悠然地手抓木炭点烟,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枪打碎抛向空中的饼,让参与械斗的村民人人自危。火德趁势把陈喜贵、白善民的手叠压一起,一枪穿透手背,三人的血融为一体,火德不寻常的举动折服了众人,延续百年的械斗仇恨就此平息。这一幕正好被白翠翠看到,她对火德的勇气和胆识敬慕不已。两村祖宗牌位供奉堂上,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和好如初。
    火德娘没见到儿子十分不满,二当家狗子火速派人给火德送信。[收回]

  • 第3集

    过山虎假意热情款待金德娘俩,每天好吃好喝供奉,借机软禁,妄图感化火德,百般威逼利诱,逼其加盟入伙。金德娘思念火德寝食不安,常与土匪顶撞,发生争执。狗子痛打欺负金德娘的土匪,过山虎假称与火德是兄弟,尽心尽力寻找火德接娘回家。平息械斗的两村族长大宴族人,答谢火德挽救两村从此不再自相残杀的恩情,场面热闹,群情鼎沸,恭请火德施展武艺。身手敏捷的火德一招一式都赢得喝彩,面目秀丽的白翠翠给火德留下了深刻印象。
    英子的舅父和姨夫...[详情]

    过山虎假意热情款待金德娘俩,每天好吃好喝供奉,借机软禁,妄图感化火德,百般威逼利诱,逼其加盟入伙。金德娘思念火德寝食不安,常与土匪顶撞,发生争执。狗子痛打欺负金德娘的土匪,过山虎假称与火德是兄弟,尽心尽力寻找火德接娘回家。平息械斗的两村族长大宴族人,答谢火德挽救两村从此不再自相残杀的恩情,场面热闹,群情鼎沸,恭请火德施展武艺。身手敏捷的火德一招一式都赢得喝彩,面目秀丽的白翠翠给火德留下了深刻印象。
    英子的舅父和姨夫冒险来到老狼口,欲求见过山虎施恩,释放英子回家。不料差点被过山虎手下乱枪打死。英子面对过山虎的软硬兼施,浑身抖成一团,她依然不依不从,既怕受辱,又唯恐亲属受惊,造成矛盾激化,不好收场,为此心乱如麻。过山虎仪仗匪气,以打佣人的手段逼迫英子吃饭,英子担心佣人挨打受气,只好顺从。
    白翠翠在山路上等候火德,直言快语表白心迹,并赠送定情荷包以身相许,主动示爱,令火德深感为难。无奈之下,火德暂将荷包收下,以求脱身。手下小六子抓获过山虎的送信人,火德才得知母亲和大哥身陷入困境,心里十分苦恼。白翠翠提议伯父带着火德的信物,接娘出山。白善民为报火德恩泽,冒险出行。
    为了庆祝两村和好,陈喜贵求见红遍黄河两岸的戏剧班主翻天红,希望她带苏家班来村里唱戏,并为行侠仗义的火德歌功颂德,编戏上演。翻天红请出火德叔叔李文编写戏曲,言谈语止中流露出爱慕。李文对火德广受群众称赞感慨万端。
    张金贵闻听火德了结百年械斗的传说,十分不安。而初次营救英子的行动失败,三舅欲再次上山以自己入伙为由换回英子,英子大舅怒不可遏,强行捆绑三舅回村,众人商议去找火德帮忙。[收回]

  • 第4集

    原本滴酒不沾的张宝玉吵着喝酒,张金贵只好为儿子压惊壮胆。渐明事理的张宝玉借酒说话,央求父亲张金贵多做善事,多积恩德。自打花钱从过山虎手中赎回儿子张宝玉,张金贵心中一直郁闷,担惊受怕之余,总感心中的耻辱。在管家柱子陪伴下常去黄河边散心,反思自己所作所为,悟出一点道理。
    金德娘情绪上有些平静,因为心存见到儿子的希望,强迫自己适应山寨的生活,每天为土匪洗衣做饭的同时,期待火德的突然现身。金德依旧习惯地去河边洗脸、挑水,他...[详情]

    原本滴酒不沾的张宝玉吵着喝酒,张金贵只好为儿子压惊壮胆。渐明事理的张宝玉借酒说话,央求父亲张金贵多做善事,多积恩德。自打花钱从过山虎手中赎回儿子张宝玉,张金贵心中一直郁闷,担惊受怕之余,总感心中的耻辱。在管家柱子陪伴下常去黄河边散心,反思自己所作所为,悟出一点道理。
    金德娘情绪上有些平静,因为心存见到儿子的希望,强迫自己适应山寨的生活,每天为土匪洗衣做饭的同时,期待火德的突然现身。金德依旧习惯地去河边洗脸、挑水,他吼唱的黄河歌让狗子心动。金德娘对曾怒打自己的土匪说明饿死不当土匪的死理,规劝土匪改过自新,认作义子,跟随自己走出大山,回家重新开始生活。白善民艰难地来到老狼口,土匪上前盘查,白善民按火德吩咐,把白翠翠的定情荷包交给守门的土匪,才得以进入土匪窝。见到过山虎,白善民讲明受火德委派,前来接金德娘俩出山。又讲火德制止械斗事,狗子佩服火德仗义,过山虎则恼怒火德的狡猾,又无计策对付金德娘俩,只好放人,静等火德上山谈判合并,壮大队伍。金德娘对火德没有亲自来接心生怨气,在白善民好言相劝下,勉强同意出山见火德。
    火德的侠义行为让叔叔李文自豪,为了编写戏文,提早赶着毛驴车,拉着翻天红赶往陈家营了解情况,路上巧遇陈喜贵率人抬着歌颂火德的石碑走来。李文看了百余年血腥械斗杀气冲天,好火德仗义执言了恩怨的碑文后感慨良久,认为火德的故事可以编台好戏,唱红黄河两岸。白翠翠为报火德平乱之恩,编写火字碑文,热心帮着李文写戏出主意,诉说让世人知道火德不是土匪,是为老百姓办事的神仙的心愿。李文对白翠翠的才气很是钦佩,但并不明白白翠翠喜爱火德的真实心思。
    过山虎对英子施加淫威,英子在土匪窝的炕上胆怯不已,痛感无助。[收回]

  • 第5集

    出山途中,白善民不住声地宣扬火德的好处。金德娘嘴上虽说生气,心中暗自为做了善事受到大伙拥护的儿子的做法感到高兴。
    火德面对营救英子的央求慨然应允,众人感恩戴德,跪拜致谢。听说母亲和哥哥已经走出天龙山,火德火速骑马狂奔至河边树林,面对渐行渐远的娘的身影,泪流满面地下马,磕头表达祝愿和愧疚的心情。火德路边跪别娘后,悄悄溜回家中,吃了娘酿的酒柿子,拿走了娘纳的布鞋。在村口,火德找到挑水的三哥水德,兄弟相见,相拥大哭,火德...[详情]

    出山途中,白善民不住声地宣扬火德的好处。金德娘嘴上虽说生气,心中暗自为做了善事受到大伙拥护的儿子的做法感到高兴。
    火德面对营救英子的央求慨然应允,众人感恩戴德,跪拜致谢。听说母亲和哥哥已经走出天龙山,火德火速骑马狂奔至河边树林,面对渐行渐远的娘的身影,泪流满面地下马,磕头表达祝愿和愧疚的心情。火德路边跪别娘后,悄悄溜回家中,吃了娘酿的酒柿子,拿走了娘纳的布鞋。在村口,火德找到挑水的三哥水德,兄弟相见,相拥大哭,火德叮嘱三哥水德照顾好娘,让娘相信儿子不会干恶事的。水德泪水涟涟地拥抱四弟,嘱咐火德善待百姓。
    李文对自己写火德的唱词很是满意,白翠翠哽咽着念不下去,在场的人也感动落泪。得知嫂子回到大柳村后,李文和白翠翠一起急匆匆赶回。几年流浪的戏人生活,使李文惧怕嫂子臭骂,担心在众人面前不好下台,先让翠翠通报,自己在门外等候。屋里,白善民和村中长者不停夸赞不做恶事的好土匪火德。正吃饭的金德大声说四弟火德不是土匪。走进家门的白翠翠大为赞同。金德被白翠翠美貌所迷恋,盯着不放,引起众人哄笑。李文鼓动翠翠让金德唱歌,金德唱起黄河鼓子曲,赢得好评。人们还在诉说火德的好话,金德娘突然生气发火,吵闹着欲回柿子滩,李文和众人相劝也没有效果。
    县保安队队长张银贵是张金贵弟弟,听说侄子被绑欲带人复仇。张金贵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想,试图说服张银贵别和土匪较劲,为了自己的宅院、铺面和良田,学会与匪为友。过山虎又来逼婚圆房,英子忍受煎熬,假意让其明媒正娶,过山虎得意忘形地离开。火德乘虎而入,打晕守卫,救出英子。过山虎闻讯勃然大怒,责骂看守时,又听说火德上山,赶紧把火德请进山寨。[收回]

老柿子树剧照海报(6个)

老柿子树剧照(6个)

老柿子树精彩对白

老柿子树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老柿子树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老柿子树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