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银楼金粉剧情

母凭子贵 近身丫环升格二太太尚家在佛山无人不识,‘尚银楼’在广州一带更是无人不晓。尚铿是尚家的一家之主,传统而封建的铿继承了祖业‘尚银楼’,成为了当家,在他的带领下,生意蒸蒸日上。铿的元配夫人赛小蝶出身小康之家,自嫁入尚家之后,持家有道,甚得铿信任,可惜多年来蝶只能为尚家诞下一名女儿,无法替重男轻女......[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老太爷尚在山大寿将至,尚家上下忙于筹备宴会,尚家大太太小蝶负责打点一切,而家中各人对她甚为尊敬。二太太年旺则忙于挑选上等布做衫,对丫环玉兰常又骂又打。年旺恃?为尚家诞下长子嫡孙,在家中横行霸道,更抢去三太太秀杏的布匹,惟秀杏处之泰然。
    年旺在家中大吵大嚷,终触怒尚家大老爷尚铿,?她要懂得分寸,更表示他不在的时候,就由小蝶作当家。另一方面,在山非常挂念二子尚鋆,希望对方能从外国回来出席其寿宴,尚铿表示会尽力找对方回来。...[详情]

    老太爷尚在山大寿将至,尚家上下忙于筹备宴会,尚家大太太小蝶负责打点一切,而家中各人对她甚为尊敬。二太太年旺则忙于挑选上等布做衫,对丫环玉兰常又骂又打。年旺恃?为尚家诞下长子嫡孙,在家中横行霸道,更抢去三太太秀杏的布匹,惟秀杏处之泰然。
    年旺在家中大吵大嚷,终触怒尚家大老爷尚铿,?她要懂得分寸,更表示他不在的时候,就由小蝶作当家。另一方面,在山非常挂念二子尚鋆,希望对方能从外国回来出席其寿宴,尚铿表示会尽力找对方回来。小蝶对秀杏十分关怀,更?她代自己与尚铿出席官府宴会,年旺听罢抢?要去,秀杏表示自己不稀罕。秀杏在街上遇见尚鋆,无奈对方已结婚,并育有一子,令秀杏心痛不已。
    秀杏临时改变主意,愿意与尚铿出席官府宴会,令年旺甚为激气。尚鋆与太太咏彤经过尚家建立的「尚银楼」过门不入。尚铿终亲自到旅馆邀咏彤与姪儿世冑先返尚家,此举令匆匆赶回家的尚鋆甚为不满,两兄弟再碰头,即发生冲突争拗……[收回]

  • 第2集

    年旺当众指在山急病死去,原因是为了尚铿尚鋆兄弟与秀杏之间的暖昧关系,大感激动而昏倒;咏彤得悉丈夫一直欺骗自己,大为心痛。尚鋆只好对妻子坦白;原来尚鋆与秀杏自小相识,而尚鋆原配在诞下世冑不久便离世,秀杏因常照顾世冑而与他发生感情,两人更到达谈婚论嫁的阶段。
    但当时尚银楼遇上经济困难,尚铿发现开采金矿的沈家有意撮合女儿咏彤与尚鋆,因此使计调开弟弟,更联同小蝶骗秀杏尚鋆已变心,令她改嫁尚铿。回来后的尚鋆得悉此事,为了大局终...[详情]

    年旺当众指在山急病死去,原因是为了尚铿尚鋆兄弟与秀杏之间的暖昧关系,大感激动而昏倒;咏彤得悉丈夫一直欺骗自己,大为心痛。尚鋆只好对妻子坦白;原来尚鋆与秀杏自小相识,而尚鋆原配在诞下世冑不久便离世,秀杏因常照顾世冑而与他发生感情,两人更到达谈婚论嫁的阶段。
    但当时尚银楼遇上经济困难,尚铿发现开采金矿的沈家有意撮合女儿咏彤与尚鋆,因此使计调开弟弟,更联同小蝶骗秀杏尚鋆已变心,令她改嫁尚铿。回来后的尚鋆得悉此事,为了大局终屈服娶了咏彤解救了尚银楼;但尚鋆却与咏彤到了法国八年。最后咏彤终原谅丈夫,但尚鋆却要她不让秀杏得知此事。嫁到广州的三妹文君赶回家,抱?父亲遗体痛哭;在山之死因被外间传得甚嚣尘上,尚铿两兄弟惟有在长辈前上演一场「兄友弟恭」戏。尚鋆在尚银楼发现有女子自称是尚家四姨太。
    小蝶鼓励秀杏送汤给尚铿,但秀杏最终只把尚铿激怒。尚铿一意孤行,终把怀有身孕的霏霏娶入尚家成为四姨太。晚上秀杏与尚鋆遇上,秀杏掌掴了尚鋆后,竟说出要他带自己私奔,但此时,他们却听到年旺的声音……[收回]

  • 第3集

    吃早饭时,旺在席上不断发噜囌,原来她见霏嫁入尚家后,因没有依传统于早上拜访各房并给长辈们敬茶而心有不甘。杏的婢女秋菊担心尚未诞下一儿半女的杏在家中地位不保,不惜以所有积蓄买下灵验的多仔佛,但诚在茶楼误会菊被骗,竟出手将多仔佛像打烂。诚答应赔偿菊损失,却带她到尚银楼,原来是铿派他往东北学师,现满师归来。众人打麻将期间,霏受到旺针对,竟说出旺以奴婢身分勾引铿而嫁入尚家往事来反击。菊与可怡情同姊妹,更替她购入坊间小说,却被...[详情]

    吃早饭时,旺在席上不断发噜囌,原来她见霏嫁入尚家后,因没有依传统于早上拜访各房并给长辈们敬茶而心有不甘。杏的婢女秋菊担心尚未诞下一儿半女的杏在家中地位不保,不惜以所有积蓄买下灵验的多仔佛,但诚在茶楼误会菊被骗,竟出手将多仔佛像打烂。诚答应赔偿菊损失,却带她到尚银楼,原来是铿派他往东北学师,现满师归来。众人打麻将期间,霏受到旺针对,竟说出旺以奴婢身分勾引铿而嫁入尚家往事来反击。菊与可怡情同姊妹,更替她购入坊间小说,却被铿发现;菊受铿独子世祖作弄,扮作受惊但诚介入,令菊啼笑皆非。[收回]

  • 第4集

    诚发现有人欲卧火车轨自杀,救回对方后,始发现是打金工人牛;原来他被铿指控偷窃了首饰设计而被辞退,最后更走投无路。兰晚上夜祭山,被菊得知山被气死的秘密。霏喝酒游玩时动了胎气,因蝶不在家,旺趁机要菊到远方请大夫;霏虽能保住胎儿,但旺却借此事对菊执行家法,毒打她一轮。蝶偕女儿可怡探望菊,菊私下向蝶说出听到山之死的秘密。祖不满母亲毒打下人,赌气爬上屋顶,蝶为劝他竟也爬了上屋顶。牛遇上祖与冑,更发现自己被辞退是因为祖,盛怒的牛...[详情]

    诚发现有人欲卧火车轨自杀,救回对方后,始发现是打金工人牛;原来他被铿指控偷窃了首饰设计而被辞退,最后更走投无路。兰晚上夜祭山,被菊得知山被气死的秘密。霏喝酒游玩时动了胎气,因蝶不在家,旺趁机要菊到远方请大夫;霏虽能保住胎儿,但旺却借此事对菊执行家法,毒打她一轮。蝶偕女儿可怡探望菊,菊私下向蝶说出听到山之死的秘密。祖不满母亲毒打下人,赌气爬上屋顶,蝶为劝他竟也爬了上屋顶。牛遇上祖与冑,更发现自己被辞退是因为祖,盛怒的牛不停追打他,祖竟弃下冑自己逃回家。[收回]

  • 第5集

    铿没有依从鋆意见在报纸刊登道歉启事,反而悬红追缉牛;鋆不满兄长为面子不顾冑安全,特意在尚银楼的员工前说出铿冤枉牛之事。铿要求霏留家安胎,但她却偕翠竹偷到外面游玩,不幸跌倒小产。杏在祠堂替冑祈福,离开时不慎把香炉灰弄泻,霏因利乘便说因炉灰而跣倒。铿发现霏小产大怒,用家法惩罚杏打得她昏过去。鋆组成的搜索队开始搜山,发现牛胁持冑只想讨回公道。当牛带众人寻找冑之际,却遇上其他追捕牛的人;为了逃命牛离开众人,却因此救回失足差点...[详情]

    铿没有依从鋆意见在报纸刊登道歉启事,反而悬红追缉牛;鋆不满兄长为面子不顾冑安全,特意在尚银楼的员工前说出铿冤枉牛之事。铿要求霏留家安胎,但她却偕翠竹偷到外面游玩,不幸跌倒小产。杏在祠堂替冑祈福,离开时不慎把香炉灰弄泻,霏因利乘便说因炉灰而跣倒。铿发现霏小产大怒,用家法惩罚杏打得她昏过去。鋆组成的搜索队开始搜山,发现牛胁持冑只想讨回公道。当牛带众人寻找冑之际,却遇上其他追捕牛的人;为了逃命牛离开众人,却因此救回失足差点堕崖的冑。鋆不想铿的专横製造更多悲剧,决定留在尚家。[收回]

银楼金粉剧照海报(13个)

银楼金粉剧照(13个)

银楼金粉精彩对白

银楼金粉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银楼金粉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银楼金粉的短评

(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