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6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英雄无名剧情

60多年前的重庆,是国际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中心。公开身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少将的阎宝航,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周旋于国民党政府核心和美、英、德等国的外交圈,以过人的智慧和无畏的胆略,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间谍战。1941年初,“皖南事变”爆发。为维护抗日统一战线,打击国民党顽固派,阎宝航巧妙利用国民政府的外......[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重庆。1941年初的一个雨夜。一个民房中发出滴滴嗒嗒的发报声,谢恩城夫妇正在大雨和黑夜的掩护下向延安发报。
    军统办公室里,已经睡着的谭文强接到戴笠电话,立即前往戴笠办公处。戴笠告知,军统利用美国人最新提供的无线电测向器材,刚刚侦测到北碚一带一个秘密电台信号,要求谭文强牵头组建一特别行动小组,迅速破获这个地下电台。戴笠要求谭文强,所有行动进展必须直接向他本人汇报。
    北碚的一片居民聚集区,一夜的大雨之后,谢恩成家隔壁的邻...[详情]

    重庆。1941年初的一个雨夜。一个民房中发出滴滴嗒嗒的发报声,谢恩城夫妇正在大雨和黑夜的掩护下向延安发报。
    军统办公室里,已经睡着的谭文强接到戴笠电话,立即前往戴笠办公处。戴笠告知,军统利用美国人最新提供的无线电测向器材,刚刚侦测到北碚一带一个秘密电台信号,要求谭文强牵头组建一特别行动小组,迅速破获这个地下电台。戴笠要求谭文强,所有行动进展必须直接向他本人汇报。
    北碚的一片居民聚集区,一夜的大雨之后,谢恩成家隔壁的邻居因为屋顶漏雨,第二天就请来一个工人在房顶翻瓦检漏,随着房瓦一排排的翻起,工人在两家屋顶的交接处无意中发现了隐藏在屋瓦中的电台天线。王芳带着四五岁的儿子外出买菜归来,发现事端,与工人和邻居争辩、解释,最终敷衍过去。谢恩成和王芳庆幸未出大事。
    黄昏,阎宝航从大明公司下班回到重庆村17号家门外的时候,意外地被特务黎永庄把他堵在了家门口。黎永庄要阎宝航和自己走一趟。阎宝航无奈地跟着他来到路口的一辆轿车上,在车内等着他的谭文强告知,戴老板要见你。阎宝航镇定询问,谭文强推说不知详情。
    看着阎宝航被特务带走,高素和交通员李正文、刘国平交谈,刘国平忐忑不安。李正文有些紧张,认为应该立即向红岩村通报此情况。高素很镇静,反对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草率行事,并安慰李正文,估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红岩村,周恩来和叶剑英正在分析目前形势,认为日军在武汉战役之后,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军事进攻势头明显减弱,同时通过德国的斡旋加紧了对蒋介石的劝降活动。而种种迹象表明,蒋介石一边与日本人秘密和谈,一边也在准备掀起又一次反共高潮,最近国民党内的顽固反苏反共势力活动频繁。周恩来预感可能会有大事发生。阎宝航跟着谭文强来到戴笠办公室。阎宝航虽镇定依然,但显然也在紧张思索,四处观察。这时候戴笠却热情地迎出来,说请玉蘅兄来是有事情商量。阎宝航放下心来,随即笑着抱怨戴笠不能以这种方式请朋友。戴笠在闲聊般地关切询问阎宝航大明公司的近期业务之后,遂假借军统名义开口借钱。阎宝航爽快地答应了,但暗示军统怎么会缺钱,此款戴笠一定另有他用,且以孙科另建豪宅,金屋藏娇之事影射戴笠。戴笠不置可否,一笑了知。当晚,阎宝航和戴笠同车来到梁鸿钧家。下车后,已经在这里王宠惠和梁鸿钧一起迎出来。四人寒暄,一同进屋。
    梁鸿钧与阎宝航是东北老友,王宠惠和阎宝航又都是“欧美同学会”成员,彼此关系不错。四人开始玩“梭哈”。牌局上,不免谈论眼下时局。闲谈中阎宝航向梁鸿钧和王宠惠打探去年蒋介石与日本人进行的代号“桐工作”的和谈之事。王宠惠语焉不详,说此事外交部仅仅是傀儡,戴老板的人才是谈判的真正操作者。梁鸿钧认为,日本人的劝降是用心险恶,幸亏由于在对待汪伪政府的问题上分歧,“桐工作”没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阎宝航愤然表示反对对日和谈,并以东三省的陷落和不抵抗为例,抨击蒋介石的两面性。戴笠听不下去了,让其打住,四人继续很融洽地玩起了“梭哈”。在家里忧心忡忡的高素和刘国平,接到了阎宝航抽空打来的电话,告知自己正在梁鸿钧家,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特务匆匆来到梁鸿钧家,对戴笠低声耳语,戴笠随即匆匆离去。剩下的三人送走戴笠之后,分手前站在门外闲谈。王宠惠暗示,现在似乎情势相当复杂,可能会有大事发生。阎宝航却并不追问。其间,梁鸿钧也欲言又止,对阎宝航略有暗示。阎宝航家经营着一家在城里的茶楼。这天,在茶楼上,阎宝航和谢恩成秘密接头。谢恩成汇报了有关电台天线险些暴露的事情,阎宝航顿生警觉。谢恩成认为事情已经应付过去,不会有危险。阎宝航却坚持电台必须转移,地下工作绝不能心存侥幸,命令谢恩成夫妇与电台立即转移到备用地点。军统办公处,梁栋碰见匆忙之中的谭文强,好奇地随意询问。谭文强说刚刚在北碚发现一个共党的地下电台,正准备去戴笠处汇报。并说他很快还要找梁栋好好谈谈。黄昏,梁鸿钧家。梁栋回到家里,与父亲闲聊之间,阎宝航突然登门拜访,询问那天王宠惠话里有话的真正含义。梁鸿钧言及日本人对蒋介石的诱降,说如果没有汪伪政权的障碍,以及日本人实在要价太高的原因,蒋介石和日本人的和谈恐怕很容易达成协议了。因为英美两国对中国抗战的暧昧态度,蒋介石现在对英美和日本两方都有讨价还价的心态。国民党内的反共势力早就想生事,所以,现在局面十分复杂,恐怕真会出大事情。阎宝航询问蒋介石态度,梁鸿钧则说蒋介石的态度你应该去问宋美龄。梁栋在此过程中,关注着阎宝航和梁鸿钧的谈话,几次欲言又止。谭文强带着黎永庄等特务来到北碚,根据检修房瓦的工人的供诉,到谢恩成家抓人,却发现已经人去屋空,在一通搜查之后,遂带走了谢恩成家的邻居。[收回]

  • 第2集

    一大早,阎家的茶楼还没开门。茶楼主管李正文来到,和侍者闲聊的同时,将作为联络信号的一个花盆摆在了窗台上。
    另一时刻。红岩村机要秘书贺建群乘车路过茶楼外,留意到了摆放在窗台上的花盆。
    晚上,接到信号的贺建群来到阎家二楼阎宝航室内。阎宝航告知,根据面前国际国内局势和综合种种迹象判断,近期蒋介石可能会有针对我党大动作,但具体内容和指向暂时还无法知晓。贺建群让阎宝航继续关注,并传达周恩来指示,中央对此也已有察觉,形势不容乐观...[详情]

    一大早,阎家的茶楼还没开门。茶楼主管李正文来到,和侍者闲聊的同时,将作为联络信号的一个花盆摆在了窗台上。
    另一时刻。红岩村机要秘书贺建群乘车路过茶楼外,留意到了摆放在窗台上的花盆。
    晚上,接到信号的贺建群来到阎家二楼阎宝航室内。阎宝航告知,根据面前国际国内局势和综合种种迹象判断,近期蒋介石可能会有针对我党大动作,但具体内容和指向暂时还无法知晓。贺建群让阎宝航继续关注,并传达周恩来指示,中央对此也已有察觉,形势不容乐观,让阎宝航注意自身安全。
    谭文强把梁栋叫道办公室,让其加入自己的特别小组。梁栋推辞,说现在国共合作抗日,不愿意参与此类对付共产党的事情。谭文强告知,这是戴老板亲自下令的行动,不得推辞。并指责梁栋政治上幼稚,蒋介石对付共产党的行动从来也没停止过,而且新的行动可能已经开始了。
    阎宝航来到蒋介石在重庆的官邸林园,参加宋美龄组织的一个酒会。在门口碰见重庆城防司令刘峙。刘峙喜形于色地低声告诉阎宝航,何应钦已经在皖南对“新四军”的部队下手了。
    军统审讯室,谭文强和黎永庄审问谢恩成家的邻居,试图知晓谢恩成夫妇身份,邻居对谢恩成夫妇虽有所描述,但无法提供更多细节。谭文强拿出一大堆被特务监视的进步人士照片让其辨认。邻居依然无法提供答案。
    北碚郊外,刘国平与带着儿子作为掩护的王芳接头,传达阎宝航指示。认为局势险恶,让其暂时停止一切活动,并保护好电台。
    [一组“皖南事变”的图片资料。
    [字幕:1941年1月,国民党军队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红岩村。周恩来和叶剑英等人召开紧急会议,就“皖南事变”和目前的局势进行研判和分析,认为相当情况危急。周恩来要求大家作好最坏的打算,且有两种可能:国民党亲日派和顽固派继续倒行逆施,国共关系和抗日统一战线破裂;或者蒋介石虽然要反共,但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又不敢完全撕下面纱。周恩来认为南方局必须做好应对新的突发事变的准备,并说明延安党中央可能做出南方局从重庆撤离的决定。
    第二天清晨,重庆街头,报童大声叫卖《新华日报》。走在街上的阎宝航也买了一份报纸展开阅读。报纸上,有周恩来关于“皖南事变”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晚上,周恩来、贺建群来到阎宝航家,与阎宝航商谈有关“皖南事变”后的局势和安排。为确保安全,周恩来征询阎宝航小组是否转移。阎宝航表示,目前自己营造的这种局面来之不易,认为在这种时候自己还能坚守岗位,并会对我党应对未来局面发挥作用。周恩来表示同意。
    周恩来匆匆离去后,贺建群向阎宝航说明,蒋介石日前拒绝了周恩来会见的请求,同时南方局已安排叶剑英返回延安向中央说明这里的情况,以及提交撤退部分人员的名单。周恩来认为中央可能会和国民政府决裂,但自己的意见是以民族国家利益为重,忍辱负重,尽全力维持目前的国共抗日统一战线,党中央已经认可。同时指出,周恩来的意图是利用国际舆论,对蒋介石形成压力,并已经指示在香港的廖承志把内情转告同在香港的美国记者斯诺等友好人士,通过英美传媒将“皖南事变”真相告知国际社会。
    蒋介石官邸,蒋介石召见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王宠惠在座。蒋介石再次询问自己关于美、中、英三国结盟的设想,为何迟迟不见罗斯福政府的回音。詹森言明,希望蒋介石理解,中国在美国的政界和百姓当中并不是一个重要的棋子。不过,近期罗斯福将派总统行政助理居里作为特使前来重庆,相信到时候会有一个说法。同时詹森告知,居里特使的使命之一是关于“皖南事变”的真相,届时可能会与国共双方正式接触,以便为罗斯福政府的决策提供依据。蒋介石闻讯十分不高兴。
    市内一家叫做“露露”的咖啡馆,阎宝航与梁鸿钧见面。咖啡店的老侍者陶祖佑显然与他们认识,送来咖啡后寒暄几句便回到了吧台后面。
    梁鸿钧告知,王宠惠近日焦头烂额,因蒋介石召见何应钦和陈布雷等幕僚,决定设法阻止居里特使与周恩来的会见。何应钦认为将周恩来软禁起来即可。陈布雷则认为可以双管齐下:第一,以行政院院长的名义再次发布撤销新四军的训令,造成决裂态势,逼走共产党在重庆的存在;第二,责成外交部巧妙安排外交日程,让居里没有闲暇同周恩来见面。蒋介石赞同陈布雷的说法。阎宝航玩笑说,王宠惠最终可能会让梁鸿钧来安排居里特使的日程。梁鸿钧大笑,说此事与自己无关,况且自己上面还有司长。
    深夜,徐仲航紧张不安地来到阎家,说情势危急,自己准备遵照指示撤退。阎宝航告知,自己有周恩来交付的任务在身,不能撤退。目前是要争取让周恩来与居里见面,并掌握美国政府对“皖南事变”的真实态度。徐仲航认为阎宝航当然可以不走,即使被抓还有宋美龄和张学良保驾,而自己绝无此保护伞,所以只能一走了之。
    码头,一群特务检查上岸的旅客。谢恩成夫妇带着儿子,携带电台带转移。黎永庄正准备检查谢恩成夫妇,暗中护送的刘国平塞给了黎永庄一大笔钱,见钱眼开的黎永庄最终对谢恩成夫妇放行,却对刘国平充满了怀疑。[收回]

  • 第3集

    军统办公处,谭文强再次询问谢恩成家的邻居,邻居终于在一堆照片中辨认出刘国平的照片,指认此人曾经多次去过谢恩成家。一旁的黎永庄立即认出了照片上的刘国平,暗自心惊,却没敢言语。
    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宠惠的轿车上,王宠惠要求梁鸿钧细心安排居里特使的访问日程,以阻断美国特使和周恩来见面的一切可能。并说周恩来先前的外交动作和舆论工作已经产生作用了,苏联大使潘友新见过蒋介石,表明了苏联政府坚决反对国共分裂的强硬态度。驻华武官朱可夫...[详情]

    军统办公处,谭文强再次询问谢恩成家的邻居,邻居终于在一堆照片中辨认出刘国平的照片,指认此人曾经多次去过谢恩成家。一旁的黎永庄立即认出了照片上的刘国平,暗自心惊,却没敢言语。
    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宠惠的轿车上,王宠惠要求梁鸿钧细心安排居里特使的访问日程,以阻断美国特使和周恩来见面的一切可能。并说周恩来先前的外交动作和舆论工作已经产生作用了,苏联大使潘友新见过蒋介石,表明了苏联政府坚决反对国共分裂的强硬态度。驻华武官朱可夫还与何应钦正面交锋,让何应钦处境尴尬,难以应付。蒋介石对此事相当敏感。梁鸿钧接受任务,但有言在先,认为居里特使的日程表可以尽力去做,但是美国人向来自作主张,也许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况且以周恩来的魅力和外交手段,我们虽然煞费苦心但恐怕也无力阻挠。王宠惠诡谲地一笑,说你我尽力便行了,并表示自己将会寻机向蒋介石美言,让梁鸿钧能得到提拔和重用,以摆脱目前被冷落的赋闲困境。
    一家医院,阎宝航手拿鲜花像是来探视病人,站在病房外的却是警惕的贺建群。阎宝航进入病房,周恩来已经等在这里。
    病房里,周恩来告诉阎宝航,他已经与英国卡尔大使进行了交谈,认为蒋介石再次通过发布解散新四军的训令,是有意施加压力,让共产党首先做出破裂举动,为国民党争取主动。同时,周恩来表示已经得知美国总统特使居里要来中国的消息,他判断蒋介石不论是为掩盖真相还是打压共产党的影响力,一定不愿意自己和特使见面,于是他请卡尔帮忙做出安排,促成与居里的会见。卡尔已经爽快答应。卡尔也将会把“皖南事变”详情告知英国政府,促使英国政府正式对蒋介石表明反对一切内战的态度。周恩来要求阎宝航利用他在国民党上层的关系,随时掌握动向。
    离开病房后,贺建群送阎宝航离开医院,他告诉阎宝航,周恩来非常关切秘密电台的安全,并表示准备要给阎宝航从延安派一个译电员来协助工作。不过对这个译点员的身份却有些故作神秘。阎宝航却已经心里有数。他回头望望医院,看见周恩来正在病房的窗口微笑看着自己。
    [回述之一]:
    1937年的南京。周恩来与刘澜波密谈,要求在东北上层有影响的人士中间发展党员,并指名提及阎宝航的入党问题。
    不久以后,刘澜波向周恩来汇报阎宝航入党问题的进展,汇报由于阎宝航的复杂背景,并且还是个基督徒,以及与张学良、宋美龄等国民党高层的特殊关系,在他的入党问题上个别同志有不同看法。周恩来严肃批评,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说自己在处理西安事变时就已经和阎宝航谈到过基督教信仰问题。经过这些年的考验,他已经完成了从信仰基督到信仰共产主义的转变,要求刘澜波做好同志们的工作。指出正是因为阎宝航的基督徒身份,才能和宋美龄有特殊关系,构成广泛的上层人脉,并当了“新生活运动”的总干事。这种特殊背景和关系,使得他能办到的事情,却是我们无法办到的。周恩来表示,自己愿意作为阎宝航的入党介绍人。
    南京的玄武湖,在神秘的氛围下,刘澜波带领阎宝航来到一条船上,面对一面小小的党旗,宣誓入党。
    上岸后,刘澜波与阎宝航分别离去。阎宝航看见刘澜波走向轿车。轿车里,周恩来透过车窗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这天晚上,阎宝航回家就让高素拿酒来。高素有些纳闷地询问,阎宝航却笑而不答,只说很快就会有让高素喜出望外的事情了。阎宝航等高素拿来酒杯斟上酒,他却让高素也要喝一杯,这才告诉她,女儿阎明诗马上会从延安回家了。高素激动不已,却又不敢相信。阎宝航得意地说,虽然贺建群当时故作神秘,但是自己的判断绝不会有错儿的。
    一日,刘国平来到北碚谢恩成家外面的街上,却发现身后黎永庄的跟踪,遂过谢家而不入,若无其事地走上了另外一个方向。
    谢恩成家里,带着儿子正在床前玩耍的王芳发现刘国平过家门而不入,以及身后有人跟踪,遂忧心忡忡地告诉王芳,刘国平可能有危险了。
    黄昏,刘国平回到茶楼内,向李正文汇报自己已经被跟踪,所以取消了去谢恩成家的计划。李正文要其小心,以后不能再去北碚,且就在茶楼呆着,也暂时不要再回阎家,自己将向阎宝航汇报此事。
    “东总”地下党员徐仲航和党小组成员苏明见面,商量撤退事宜。告知撤离方案正在拟定当中,阎宝航已经答应帮忙,指派李正文负责安排具体的撤退方法和路线。苏明于是对阎宝航到底是不是共产党感到好奇。徐仲航警惕地否认和回避了。苏明坚定表示现在也许不应该撤退,而是留下来和国民党斗争,况且如果真的出事,以阎宝航在上层的关系,起码也会以“东总”的名义斡旋营救的。徐仲航说此事已定,不容再议。
    蒋介石的官邸,英国大使卡尔向蒋介石和王宠惠转告英国丘吉尔政府的正式态度,反对中国的内战。蒋介石怒形于色,却又不便发作。等卡尔离去后,蒋介石怒气冲冲地对宋美龄说,“皖南事变”搞得自己太被动了,如果再让周恩来见到美国特使居里,恐怕事情会更加糟糕。
    谭文强来到戴笠办公室,汇报有关刘国平的情况,秘密电台依然没有下落,但谢恩成的邻居指证过的刘国平曾出现在北碚,应该与侦测到的电台有关系。并且刘国平是阎宝航家雇佣的人,“东总”人士,怀疑此事和阎宝航也扯上了关系。因此,要求跟踪刘国平,并立即派人监视阎宝航的家。戴笠否决了监视阎宝航家的建议,但命令谭文强逮捕刘国平,同时可暗中对阎家外围人员“多加关照”。[收回]

  • 第4集

    美国特使来到重庆了。这天晚上正在林园举行欢迎美国总统特使居里的酒会。蒋介石和宋美龄对居里极为热诚。英国卡尔大使寻机把居里拉到一旁,邀请他抽空到英国使馆茶叙。居里叫苦说中国政府把日程安排太很紧,有些为难。卡尔暗示这次茶叙也许会对居里在重庆的使命有所帮助,而且非常重要,要居里务必设法来一趟。居里从中读懂了卡尔的暗示。
    酒会进行当中,阎宝航见到了宋美龄。宋美龄热情地问阎宝航,怎么许久都不见他参与社交活动了。阎宝航半开玩笑地...[详情]

    美国特使来到重庆了。这天晚上正在林园举行欢迎美国总统特使居里的酒会。蒋介石和宋美龄对居里极为热诚。英国卡尔大使寻机把居里拉到一旁,邀请他抽空到英国使馆茶叙。居里叫苦说中国政府把日程安排太很紧,有些为难。卡尔暗示这次茶叙也许会对居里在重庆的使命有所帮助,而且非常重要,要居里务必设法来一趟。居里从中读懂了卡尔的暗示。
    酒会进行当中,阎宝航见到了宋美龄。宋美龄热情地问阎宝航,怎么许久都不见他参与社交活动了。阎宝航半开玩笑地说,因为蒋委员长把自己列为“不可重用”之人,所以不敢四处露面。宋美龄急忙安慰,说那是传说,自己对阎宝航的看法从来都是正面的。梁鸿钧来到,阎宝航在宋美龄和梁鸿钧之间寒暄。之后,阎宝航把梁鸿钧拉到一边闲聊,梁鸿钧暗中拿出自己拟定的居里在重庆的日程表给阎宝航看,指出他在这份日程安排上煞费苦心,并已经巧妙地给阎宝航留下了所希望的空间,并问此事阎宝航到底是为谁帮忙。阎宝航说,自己和朋友们在和美国人做生意,能见到总统特使当然是最好的一种交往。梁鸿钧便不再深究。
    这天,梁栋在街上奉命跟踪刘国平,刘国平发现被跟踪,试图摆脱,但却始终没能成功,只能与等候在预定地点的徐仲航擦肩而过,放弃了接头。徐仲航不明就里,也只好放弃,前往第二接头地点。
    梁栋跟踪刘国平,刘国平正在城内兜圈子,突然,空袭警报响起,日机来袭。路上行人纷纷四散躲避。日机飞临重庆上空,爆炸声中梁栋和刘国平一同躲避到路边。此时一个吓呆了的小女孩站在路中央,哇哇大哭。眼看日机俯冲而下,正躲在马路另一边的卢波和沈慧也看见了这一幕。沈慧突然起身跑过去,将小女孩抱起,将其抱回了马路边,躲过了日机的疯狂扫射。
    徐仲航来到第二接头地点,还是没有看见刘国平的身影。轰炸中,他也只好躲避,离开。
    梁栋看见沈慧抢救小女孩的经过,同时也看见了在惊讶之中大声呼喊的卢波。梁栋回头看时,此时刘国平却已经不知去向。梁栋这才来到躲避轰炸的卢波身边。卢波介绍梁栋和沈慧认识,沈慧才知道卢波和梁栋之间的恋人关系。
    刘国平回到茶楼,向阎宝航和李正文汇报自己再次被特务跟踪,所以放弃了和徐仲航的接头计划。阎宝航考虑之后,让刘国平暂时在一个安全地方躲避,不要再参与任何地下活动。
    次日下午,在梁鸿钧陪同下,特使居里被安排去视察在长江上停泊的美军军舰“图图拉号”,因为在前一天的日机轰炸中,“图图拉号”险些被炸弹击中。车至中途,居里突然要求改变计划,要前往英国大使馆与卡尔会面。梁鸿钧急忙劝阻。居里推说自己太累,而且视察“图图拉号”美舰,第一不重要,第二自己更有决定权。梁鸿钧表现得很无奈。汽车径直驶向英国大使馆。
    重庆50兵工厂厂长姜诚到大明公司找到阎宝航,邀请他到兵工厂任职帮忙。阎宝航婉言谢绝,并笑称自己俗务缠身,且“颜色红”,实在不便前往。姜诚执意相邀,说只需每周两天就可。阎宝航才勉强答应考虑一下儿再说。
    英国大使馆里,在卡尔的陪同下周恩来已经在此等候。周恩来向居里特使介绍了“皖南事变”前前后后的真实情况,并指出共产党至今仍保持克制,忍辱负重,努力维护了合作抗日的局面,大敌当前,绝不愿意打内战。居里认真听后,并没有明确的表态,只是告诉周恩来,蒋介石的说法与周恩来相左,自己还需要更多地了解情况。
    晚上,阎宝航在自己的轿车上与贺建群秘密见面,汇报了被邀进入兵工厂的事情。贺建群表示可以考虑,掌握兵工厂的情况也很重要。阎宝航遂决定接受姜诚的邀请,去兵工厂做一个闲职,管职工福利,趁机探究兵工厂情报。
    阎宝航和梁鸿钧在江边散步。梁鸿钧询问周恩来与居里的会见情况。阎宝航说自己并不知道详情,只听说见面气氛很好,但居里并没有明确的态度。梁鸿钧不大相信,有些责怪阎宝航不够朋友,认为自己为促成这次见面暗中帮忙,事后阎宝航却不肯说实情相告。阎宝航解释说这件事情自己也只是受人之托,绝无隐瞒,大家都只是帮忙而已。梁鸿钧谈及美国对“皖南事变”态度的关键性,认为国共合作的前景也许就取决于居里的最终态度,表示了自己对此的悲观和忧虑。阎宝航趁机把话题岔开,和他谈起了东北的白山黑水和国难家仇。阎宝航同时表示,等事情完后,请梁鸿钧吃饭,把王宠惠也叫上,一并聚聚。
    晚上,刘国平离开茶楼,没走多远就被黎永庄带人秘密逮捕了。
    重庆机场,梁鸿钧到此为居里特使送行。分别时,居里问梁鸿钧,一路上为什么梁鸿钧并不关心自己此行与蒋介石的会见结果。梁鸿钧轻松地回答说,今天只有自己代表政府到机场来送居里,也就大致可以猜出居里和蒋介石所谈的内容了。居里哈哈一笑,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是不受蒋介石欢迎的人了。
    晚上,贺建群来到阎家,传达周恩来指示,认为刘国平被捕,事态非常严重。周恩来十分担心刘国平被捕会否带来连锁反应。阎宝航表示认同,但同时也镇定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第一,特务抓刘国平未必有证据;第二,自己可以动用戴笠等关系弄清楚局势,及时做出判断;第三,刘国平是自己在东北基督教“奉天平儿学校”带来的人,应该不可能叛变。阎宝航简述了当年“奉天平儿学校”的事情,以及张学良对学校的关心和自己与张学良的早年交往。
    蒋介石官邸,因为居里还是见到了周恩来,蒋介石对王宠惠大发脾气,说周恩来在此次外交交锋中大获全胜,显出王宠惠领导下的外交部相当无能,应该深刻检讨。王宠惠走后,戴笠对蒋介石表示,这次外交失败不能全怪王宠惠,而是因为周恩来之外交手腕的高明。同时建议可以在其外围动动手脚,打击一下共产党的气焰。鉴于“皖南事变”带来的窘境,蒋介石虽有犹豫,但还是默许了。[收回]

  • 第5集

    兵工厂,阎宝航下班离去后,一个黑影进入阎宝航办公室,翻看阎宝航的文件等物。
    兵工厂,姜诚的办公室,另一个秃头的黑影也悄悄地搜出了姜诚的文件,并进行拍照。完事之后,黑影溜出来,却意外地发现了从阎宝航办公室闪出的黑影。
    餐馆雅间,阎宝航宴请梁鸿钧,王宠惠和戴笠。戴笠谈及此次居里的重庆之行,说王宠惠被蒋介石骂得狗血喷头,共产党无孔不入,这么严密的防范,都还叫周恩来见到了居里。王宠惠说也全靠戴笠在蒋介石面前帮忙说话,以报复共...[详情]

    兵工厂,阎宝航下班离去后,一个黑影进入阎宝航办公室,翻看阎宝航的文件等物。
    兵工厂,姜诚的办公室,另一个秃头的黑影也悄悄地搜出了姜诚的文件,并进行拍照。完事之后,黑影溜出来,却意外地发现了从阎宝航办公室闪出的黑影。
    餐馆雅间,阎宝航宴请梁鸿钧,王宠惠和戴笠。戴笠谈及此次居里的重庆之行,说王宠惠被蒋介石骂得狗血喷头,共产党无孔不入,这么严密的防范,都还叫周恩来见到了居里。王宠惠说也全靠戴笠在蒋介石面前帮忙说话,以报复共产党为由,让蒋介石稍有心安。阎宝航玩笑说,戴局长那也是逢场作戏,他不知道共产党在哪里,怎么报复。戴笠阴笑说,共产党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也就没有。阎宝航随即提起,自己家的刘国平被军统抓去,难道是共产党?并要戴笠给个说法。戴笠虚与委蛇,说军统抓人自己不是全都知道,但答应帮忙查查。二人情绪有些对立,王宠惠和梁鸿钧连忙从中和稀泥。打“梭哈”间,阎宝航和戴笠斗智斗勇,二人在言谈中旁敲侧击。最终,阎宝航用一手烂牌赢了戴笠一局。
    50兵工厂,阎宝航再来上班时,警惕地发现自己办公室的文件已经被人翻动过。随即找到姜诚抱怨,姜诚不以为然地让其放心,并说自己也经常受到监视,也许是军统戴笠的人,也许是中统徐恩曾的人,但都不必在意,习惯了也就好了。说话间,那个秃头男人从窗外经过,阎宝航刻意地看了他一眼。他认出那是一个叫做何康的东北人。
    军统办公室,谭文强和黎永庄、梁栋都在。谭文强命令梁栋监视阎家茶楼的主管李正文,梁栋惊问何故。谭文强告知,抓到的刘国平已经坦白,茶楼是地下党的窝点。梁栋问,北碚的秘密电台也搞到手?二人却让梁栋少打听。谭文强交给梁栋李正文的照片,让其严密监视。
    德国驻华使馆的翻译卢波和沈慧是同学兼老乡,这天她们在重庆街上闲逛。卢波抱怨德国大使馆的人非常固执,拒绝将大使馆迁往南岸以躲避日机轰炸,以为日本人不会轰炸自己的轴心国同盟,结果多次轰炸都被波及,令自己也身处险境。沈慧谈及前两天在东北大学听过的阎宝航演讲,对阎宝航的口才和风度倍加赞赏。卢波说自己认识阎宝航,此人乃重庆上流社会之社交明星,几乎无处不在。沈慧不敢相信,说阎宝航的思想很进步,卢波则说此人和上层的关系相当复杂,思想进步,但似乎连蒋介石都对他没有办法。卢波的说法让沈慧疑惑不已。
    露露咖啡馆,阎宝航见到军统少将,东北人王化一。陶祖佑为二人端上咖啡。阎宝航问及在50兵工厂见到过的秃头何康,说当年在沈阳的时候,王化一也认识何康。当年这人就和日本人有些来往。王化一回忆,何康已经离开军统,现在在兵工署干事。但听说他与意大利使馆三秘的老婆安妮有些瓜葛。此话引起阎宝航注意。阎宝航同时告知王化一,戴笠抓了刘国平,估计正在搞自己。王化一也证实,听说刘国平已经承认自己是共产党。阎宝航心中暗惊,却依然故作惊诧地表示这不可能,一定是军统屈打成招。王化一遂警告阎宝航要注意自己身边的人,共产党无孔不入。阎宝航豁达地笑着说,自己倒真希望和共产党有所接触。
    晚上,贺建群来到阎宝航车上,紧张地告知得到军统内部消息,刘国平可能已经叛变,转达周恩来指示,让阎宝航考虑立即做出善后方案。阎宝航告知自己也得到同样消息,但仍然表示怀疑。因为谢恩成夫妇和电台依然安全,且其他人也没有遇上意外情况。贺建群表示可以转达阎宝航的意思,但叮嘱一定小心。
    50兵工厂,兵工署署长找到姜诚,告知何应钦知道阎宝航来此工作大为不满,要求姜诚让阎宝航离开。姜诚不解,署长勒令让阎宝航立即离开兵工厂,否则谁也不能承担责任。姜诚无奈只好答应。
    晚上,阎宝航乘车经过苏联使馆,停车之后,阎明诗从里面出来匆忙上车。父女相见,百感交集。阎宝航询问女儿的病情,同时说周恩来认为从安全角度出发,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可让阎明诗回家与高素和家庭团圆。并嘱咐心急的阎明诗好好准备,随时待命投入工作。
    晚上,军统内,梁栋押着刘国平经过阴森无人的走廊上楼,整个过程气氛诡谲。
    审讯室里,谭文强和黎永庄开始再次审问刘国平。刘国平仍然态度强硬,绝不坦白。梁栋突然上去打了刘国平几耳光,威胁说刘国平叛变的消息传出去了,现在他已经不能洗清自己,还不如趁早交待。刘国平平静一笑,说自己当然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谭文强正待询问,刘国平却突然从窗户跳了出去,自杀身亡。
    这天,阎宝航和高素带着几个年幼的儿女到北碚郊游,徐仲航同时上船,途中与阎宝航接头。阎宝航告诉徐仲航,关于刘国平叛变的消息已经被证实是谣言,刘国平英勇牺牲。根据红岩村指示,已经不用再转移,没有暴露就可以继续工作。谈话完毕,阎宝航让徐仲航中途下船。徐仲航颇有不满之意,下船离去。
    北碚,谢恩成夫妇再次转移后的电台藏匿地,高素带着孩子们和王芳在在院子里玩耍,王芳同时在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屋里,谢恩成向阎宝航汇报电台藏匿地点。阎宝航认为米缸不是一个万全之地,让其将电台放在门槛下面的地板内,如遇搜查,此乃盲点,不易暴露。同时告知自己正在准备一个备用电台,人选也正在物色。而且新的译电员也即将就位。指示虽然现在这里很安全了,但必须保持高度警惕,确保秘密电台随时可以工作。[收回]

英雄无名剧照海报(8个)

英雄无名剧照(8个)

英雄无名精彩对白

英雄无名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英雄无名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英雄无名的短评

(9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片中戴笠我是见过的演的最好的戴笠,戴笠手下的特务头子是我见过的演技最差的特务,表情动作只适合于黑白片时代

    小雄猫发表于2012-12-05 18:11:22

  • 怎么能说是假呢比阎宝航厉害的角还有的~

    你是我的发表于2012-11-22 11:33:59

  • 怎么能说是假呢比阎宝航厉害的角还有的~

    你是我的发表于2012-11-22 11:33:48

  • 孩子的死实际上是让他妈妈害死的,住在那个简陋的地方穿的花枝招展的,不 让敌人怀疑那才怪了呢。

    多嘉氼发表于2012-11-11 07:19:37

  • 戴笠扮演者,他是我见过所有扮演军统BOSS级最棒的,笑里藏刀,牛,演技太棒了。

    黑色221发表于2012-07-18 14:59:23

  • 唐,神乎其技

    li10800发表于2010-08-11 22:14:32

  • 阎宝航真有其人,不是虚构的,说虚假的,不知道历史

    兆荣发表于2009-10-10 22:01:22

  • 此剧有历史的真实,对革命先辈们的大智大勇、事业忠诚怀着深深的敬意

    yg发表于2009-09-07 09:19:22

  • 唐国强演得太假了

    我就是我发表于2009-08-02 22:24:42

全部9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