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警察故事剧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老何是个老刑警了,和他一起进公安局的老谭已经当了局长,可他还是个普通的刑警。说他普通也不全对,他负过伤,也立过功,可他说,没受过伤没立过功还叫刑警吗……《警察故事》之《较量》:缉毒英雄梁立勇是山城缉毒二支队的支队长,独自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与医生罗芳准备结婚,但是女儿妞妞却不接受这......[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一集:
    刑警老何59岁多了,正准备要退休。
    临退休前,刑警老何接了个任务:去保护一个女证人。这任务在老何多年的刑警生涯中,算是轻松的。老何从20多岁就当了刑警,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也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但他坚持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公安局谭局长兼任着打黑专案组的组长。谭局长交给老何一张照片,是个女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谭局长说,就是她,常佳,“528”大案的关键证人,她是黄可的未婚妻。老何...[详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一集:
    刑警老何59岁多了,正准备要退休。
    临退休前,刑警老何接了个任务:去保护一个女证人。这任务在老何多年的刑警生涯中,算是轻松的。老何从20多岁就当了刑警,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也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但他坚持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公安局谭局长兼任着打黑专案组的组长。谭局长交给老何一张照片,是个女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谭局长说,就是她,常佳,“528”大案的关键证人,她是黄可的未婚妻。老何有些吃惊。老何说,黄可的未婚妻?谭局长说,是,他们原订五一结婚,可黄可却在结婚前两天,听到我们要行动的风声,逃了,现在小薛他们正在湖南追捕他;老何,这常佳的生命安全可就交给你了。老何说,只要我活着,她就没事。
    刑警老何就这一句话,足以让谭局长放心。
    老何驾车去找常佳。来刑警队实习的岳岚非要搭老何的车。岳岚要去练瑜伽。而那个常佳,正是瑜伽馆的教练。老何到了瑜伽馆,找到常佳,没有想到常佳却对他很冷淡。常佳说她根本就不需要保护,没有人会害她。
    可常佳却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载货的大卡车险些撞死。
    常佳的红色小摩托车倒在了路边,已经被撞坏了。这看似普通的车祸,其实隐藏着一个险恶的阴谋。“526”大案是省公安厅督办的“打黑”行动的首个战役。案情涉及主犯赵泽平、胡强、黄可三个人,这三人组织了“江北帮”,是长期横行在古城江北的黑恶势力,涉嫌欺行霸市、造假贩假、非法拘禁、非法买卖枪支以及行凶伤人等等。江北一带的群众受害多多。谭局长趁着这次“打黑”行动,下决心要拔除这个社会毒瘤。因为常佳知道赵泽平和黄可等人的密谋,所以,赵泽平等人急欲要除掉常佳。
    老何接到谭局长的电话,又匆匆赶到中心医院,找到了常佳,将她保护起来。
    刑警老何所在的这座城市有些来历,一条嘉陵江,将城市分为南北两岸,往南顺流而下,可到山城重庆;往北逆流而上,可到南充市。古城依嘉陵江而建,三国时就有,千百年了,沧桑中透着沧桑。
    刑警老何带常佳到了嘉陵江边的一座简易小码头,上了一条运输船。
    船是旧的,斑斑驳驳。机器老出毛病,正在修理。船家是个中年人,叫马九。老何显然跟马九相熟。老何上了船,就对船家马九说,我带个客人来,到你这儿住几天。马九说,好啊,这两天正要修理机器,有你在,才好喝酒。老何说,我戒酒了。船家马九就笑,说,你能戒酒,我就能戒饭。
    老何将马九住的前舱收拾了收拾,就让常佳住了进去。常佳说,怎么要住在江上啊?老何说,这儿安全。刑警老何没有再多说,住在船上,躲开闹市区,容易保护她。正可谓进可攻退可守。刑警老何很喜欢《孙子兵法》的。可常佳却道:我怕江水,小时候就在江边被淹过,差点淹死,从那以后就怕这嘉陵江。刑警老何说,你不用怕,有我呢,人要是真有前生,那我肯定就是这江里的一条鱼。刑警老何说得很轻松,这让常佳踏实了下来。常佳不再多说,进了前舱,倒下就睡,可是睡不着。
    马九将老何拉到一旁,向前舱示意了一下,问,她犯啥子事了?老何说,你不要多问,没啥子,你就拿她当是客人好了。马九用手朝脖子上又示意了一下。老何没看懂,说,啥子嘛?马九说,她她她,会不会要我的命?老何说,你想哪儿去了,她像吗?不过,我要不在的时候,你帮着看着点儿,别让她投了江,她怕水,肯定连泳都不会游,别丢了她的命。马九就显出一副很明白的样子,说,那我懂了!放心,我帮你看着她。停了停,马九吧嗒吧嗒嘴,馋也似地说,长得蛮好看哩,那细腰,一扭一扭的。老何说,别动歪心思,她不是那路女娃子。马九说,晓得晓得,我也就说说,我没有啥子歪心思。
    刑警老何很喜欢这欢腾的嘉陵江。老何说,他要是不当警察,就当船家。一条船,顺流而下,逆流而上,浪里来,浪里去,几多自在!老何说,马九,等我退休了,就到你这船上来吧,你给我碗饭吃,咱俩一起跑船。马九说,用不起,你是个警察哩。刑警老何说,退休了,老警察,给你壮胆儿。马九说,那好,那我就等你了,正想招个小工来使使。刑警老何说,不用招了,我来给你当小工。
    刑警老何去了江边的市场,买些熟食,还有酒,还有菜。老何要照顾好常佳。
    可可何刚回到小码头,往船上一望,就吃惊地看见船上正有一个女人在推搡着常佳。常佳险些被推进了江水里去。老何急忙跑上了船,拉开了那女人。船家马九对那女人说,他来了,老何来了,不信你问问老何嘛!那女人就盯视着老何看,好像要从老何的脸上看出啥破绽来。老何就问船家马九,出啥子事了?她是哪个?船家马九嗨了一声,没明说是那个,可老何就明白了。马九说,她非得说这女娃是我找来的,非要赶人家下船,我说是你带来的客人,她就是不信呢。老何就盯着那女人说,别在这儿撒泼,快下船去!老何是怕吵架招摇了,惹得岸上的人都来围看。常佳到这儿来住本来是躲难的,要是太招摇了,传了出去,可就犯了大忌。
    老何边说边将常佳往舱里塞,可常佳却又偏偏不干。常佳委屈得很。常佳说,她打了我!我活这么大,还没有挨过耳光,倒被她打了!连个偷人的寡妇都敢打我!那女人——邢丛妹一听,嗷地叫喊着就扑了过来,说,我是寡妇我就偷人了你个卖货还敢笑话我!俩个女人重又撕扯在一起。常佳哪里是邢丛妹的对手,被撕扯得衣衫都爆了扣子。老何将俩个女人给拼命拉开了,又将常佳给护到了身后。船家马九也将邢丛妹给拉到了身后。邢丛妹硬气得很。邢丛妹道:我就偷了马九,咋哩?你眼红?生气不?不但偷他的人,还要当他的家!你们俩,都给我滚!滚下船去!刑警老何看着马九。马九说,别急嘛,急啥子嘛!邢丛妹指着马九的鼻子说,你让他们滚!快让他们滚!马九就说,有话好说,别急嘛!马九边说别急嘛别急嘛边就急急地将邢丛妹向后舱拖去,由不得邢丛妹闹腾,就将邢丛妹给拖了进去,嘭然关上了舱门。邢丛妹开始还呜哩哇啦地叫喊,可进了舱,那声音便就越来越小、越来越缠绵了。
    刑警老何见常佳的衣衫都被撕坏了,就要回家去给常佳拿两件衣服来。老何的女儿何虹与常佳的年龄相仿。何虹正在家中保胎,肚子隆得高高的,就快要生了。何虹看爸爸要年轻姑娘的衣服,就跟爸爸开玩笑,告诫他别在外面找个相好的,对不起妈妈。老何的老伴儿却很信任老何。
    老何一回到船上就惊呆了:常佳不在了,马九也不在了,只有邢丛妹在!邢丛妹告诉老何说,常佳走了,独自回家了。马九去追她去了。
    邢丛妹对马九有误解。马九一路跟踪常佳。可没有想到半路上,马九却被市场联防队员当成流氓给扣了下来。马九怎么辩解也无济于事。
    常佳跑回了家。温馨的家,令她牵挂也令她留恋。更何况,还有小猫贝贝。贝贝已经饿了两天了,见常佳回来,扑上来,与她亲热。常佳抱起贝贝,心疼不已。常佳浑身发痒,两天没洗澡了。常佳找出内衣什么的,要和贝贝一起洗澡。
    刑警老何几乎是一路飞奔,跑上了五层楼梯,每耽误一秒,他都能感觉到死神在狞笑。老何急急地按响了门铃。常佳吓了一跳。常佳小心翼翼地过来,从猫眼中认出来的是刑警老何,才开了门。老何很恼火。老何进来后就指责她乱来!不听话!老何说,你还要命不要命了你?常佳说,我两天没有洗澡了,我回来洗个澡!老何说,草木皆兵,你懂不懂?常佳说,我不懂!我要是连个澡都洗不了,那还怎么活?再说,这还是在我家里!
    常佳和老何争吵起来。
    常佳最终要赶老何走。
    常佳转身进了浴室可转瞬间就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喊。
    刑警老何急忙赶了过去。常佳已经吓呆了![收回]

  • 第2集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二集:
    浴盆中,贝贝在抽搐着抽搐着抽搐着挣扎。有热气腾腾的热水喷洒而下。常佳未等清醒就要扑过去,却被刑警老何一把给拖了回来。刑警老何过去,察看着,断了电源——热水器被人做了手脚,连电了!
    要不是刑警老何赶来及时,常佳必死无疑!
    常佳又逃过了一劫!
    刑警老何带常佳回到了船上。
    夜晚的嘉陵江,多出了几分的神秘,也多出了几分的柔情。常佳的情绪更加不安。她怀孕了!怀的正是黄可的孩子!
    刑警老何也不...[详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二集:
    浴盆中,贝贝在抽搐着抽搐着抽搐着挣扎。有热气腾腾的热水喷洒而下。常佳未等清醒就要扑过去,却被刑警老何一把给拖了回来。刑警老何过去,察看着,断了电源——热水器被人做了手脚,连电了!
    要不是刑警老何赶来及时,常佳必死无疑!
    常佳又逃过了一劫!
    刑警老何带常佳回到了船上。
    夜晚的嘉陵江,多出了几分的神秘,也多出了几分的柔情。常佳的情绪更加不安。她怀孕了!怀的正是黄可的孩子!
    刑警老何也不能让常佳免了检查这一关,他主动提出陪常佳去。刑警老何能这样对待她,是常佳没想到的。到了中心医院妇产科,老何跑前跑后的,如那些陪女人来检查的丈夫一个模样。常佳看着老何脸上的汗,很感动。
    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常佳心情很复杂,她没有要做母亲的喜悦,倒是心烦、焦虑、不安。孩子是黄可的,可黄可在哪儿?常佳一点消息也没有。黄可是死是活她都不知道!
    回到船上,常佳情绪一直低落着,连饭都吃不下。刑警老何特意去买了一只乌鸡来,炖了,劝常佳吃两口。可常佳却吃了就吐。
    常佳半夜睡不着,那船在江水里摇动,还有浪拍打着船帮,哗哗地响。常佳就出了舱,很孤独地坐在了月夜下。刑警老何就躺在她舱外的甲板上。
    常佳说:老何,谢谢你!
    老何说,谢啥子嘛,你一个女娃子家的,不易!老何说,看她现在这般难受,就想起女儿何虹来了。刑警老何一直拿女儿何虹当心疼肉。女儿前几个月,也是这样,天天的吐,吃啥吐啥,连喝水都吐。老何说,我女儿快生了,嘿,怀的是个女娃子,好!我喜欢!我女儿一生了,我就要当外公了!常佳说,你女儿多大?老何说,跟你差不多大,是个幼儿园的老师。常佳说,她老公对她好不好?老何说,好,好着呢!我那女婿,学计算机的,现在自己办了个电脑公司,人家自己就能装个电脑呢。他们都住在我家,热闹,我喜欢!常佳说,老何,你觉得幸福吗?老何说,啥叫幸福我不懂,文人的词儿,可我老觉得没活够是真的!还有我那老伴儿,这一辈子就在疼我了,好!巴蜀之地的女人,都疼自己的男人。常佳看老何。老何说这些时,那脸上无疑就荡漾着深深的幸福。常佳哭了。常佳说,告诉我,黄可还活着吗?老何不语了。
    常佳说,求求你告诉我,黄可要是还活着,这孩子我就想留下;可他要是不在了,我就不想留,我不能生下个没有爸爸的娃儿。
    老何说,能留下就留下,怎么说,这也是一条命啊!
    常佳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就是一个女人最大的不幸!她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可爱上了,又解脱不了。常佳说,没人知道我现在多么痛苦!
    刑警老何没有向常佳透露黄可是死是活。黄可已逃到了湖南,刑警薛点晨正带着两个助手在追捕他。薛点晨是老何的徒弟,是老何带出来的。只要把胡强和黄可缉拿归案,“江北帮”所犯的罪行就将昭示于天下,赵泽平再有背景和手段,也逃脱不了惩罚。刑警老何让常佳自己来决定,孩子究竟留还是不留。
    刑警老何把常佳怀孕的情况向谭局长做了汇报,并要求加派一个女刑警来跟他倒班陪着常佳。刑警老何说,常佳现在情绪不稳,女的和女的好说话,劝劝她。谭局长说,正好,让岳岚去!老何一楞,说,能不能换个别人来?谭局长说,专案组人手太紧了,小薛他们几个都在外面追逃,家里还得留几个人手,配合省厅其它的打黑行动,现在能抽出来的就是岳岚。谭局长说,再说,我也正想让岳岚去跟你学一学,这女娃子让我很恼火,你带带她。老何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道:那就让她来吧。
    女刑警岳岚很年轻,刚从警官学校毕业,还是个实习警官。她爸爸曾经是个优秀的刑警,为了追捕逃犯牺牲了。这些年一直是谭局长在照顾着她。
    但岳岚却要辞职,因为她的男朋友不喜欢她当警察。岳岚将辞职信交给谭局长,惹得谭局长很是恼火。
    岳岚穿着一身休闲装,嚼着口香糖来了。刑警老何有些看不惯她,就说了几句。刑警老何说,我要是你的老师,不会让你毕业的。岳岚说,我怎么了?老何说,你还没学会怎么去当一个好警察。岳岚就笑,说,老何,你跟我爸不愧为生死兄弟,一个腔调说话。老何说,你爸把你交给我了,以后你要听我的。岳岚说,好啊!老何,那你就批准我吧。岳岚说着,掏出一份申请来递给了老何,老何疑惑地接过来一看,楞了,竟然是辞职报告!老何说,你要辞职,不想当警察?岳岚说,不想!从来就没有想过!老何说,那你怎么还上警官学校?岳岚说,我没考上大学嘛,是我爸逼我去读的警官学校,还走了后门。老何说,你既然读了,既然穿上了警服,就应该记住你是一个警察。岳岚说,不用教育我了,老何,这些话我爸天天都跟我说!可我给我爸递这辞职报告,他连收都不肯收!不过,你放心,没批准之前,我该干啥还干啥,组织纪律还是懂的。
    刑警老何就把常佳交给岳岚照顾。老何说,这也是机会,你多练练吧。
    刑警老何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远去美国多年的萧月瑛。老何接到萧月瑛的电话,心情就很不好,但还是答应去西餐厅去见萧月瑛……[收回]

  • 第3集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三集:
    老何见到了萧月瑛,俩人虽然是多年未见,但怨恨还在,老何不肯原谅萧月瑛。萧月瑛恳求老何,让她见一见何虹,但被老何拒绝了。
    不巧,老何与萧月瑛的见面,被女儿何虹和女婿高远看见了。女儿何虹误会老何有了外遇,要娶追问爸爸,被高远拉住。
    常佳去医院做手术,却遭遇了意外。
    刑警老何带着岳岚一起陪着常佳去医院,毕竟老何一人不太方便。岳岚那几天正失恋,为了挽救爱情,她就在楼道口煲电话粥。岳岚对着电...[详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三集:
    老何见到了萧月瑛,俩人虽然是多年未见,但怨恨还在,老何不肯原谅萧月瑛。萧月瑛恳求老何,让她见一见何虹,但被老何拒绝了。
    不巧,老何与萧月瑛的见面,被女儿何虹和女婿高远看见了。女儿何虹误会老何有了外遇,要娶追问爸爸,被高远拉住。
    常佳去医院做手术,却遭遇了意外。
    刑警老何带着岳岚一起陪着常佳去医院,毕竟老何一人不太方便。岳岚那几天正失恋,为了挽救爱情,她就在楼道口煲电话粥。岳岚对着电话说,我辞职报告都写了,写了我,可我爸连收都不收!你再等等我嘛!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岳岚就焦急,说,我跟你说了现在正在出任务,我走不开……
    那常佳正坐在一堆候诊的人群中哀伤着,忽然一楞,一个民工打扮的男人撞了她一下,塞给了她一张纸条。黄可!常佳惊得差点叫了起来!虽然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黄可的脸面,但从那背影上她已经认出是黄可!
    黄可还活着!
    常佳展开纸条一看,是让她赶到金同沙石场,黄可说他在那儿等她。常佳一阵惊喜,趁着刑警老何去交费、岳岚在煲电话粥也不在身边的时机,躲闪开,跑出了医院。
    黄可黄可黄可,黄可还活着!
    刑警老何交完费回到手术室门前,吃惊地发现常佳不在了。刑警老何急忙去问岳岚。岳岚说,她刚还在这儿啊,是不是上洗手间了?岳岚去洗手间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出来也有些慌神了。刑警老何说,你啊你,你!
    刑警老何和岳岚匆忙追出了医院,正看见常佳上了一辆出租车驶去。刑警老何和岳岚也拦了一辆出租车,不远不近地跟踪着。老何倒要看看,常佳要去哪里!
    可常佳发现了老何的企图。常佳在前面的出租车上很焦急。常佳不时地回头张望着。司机是个好心人。司机说,后面是谁啊?谁在跟你过不去啊?常佳无语。司机说,别怕,有我呢!光天化日之下,好人不能怕坏人!那司机也是自作聪明,看见前面正驶着一辆警察的巡逻车,竟然超车到前面去,将巡逻车给别到了路边。警察自然冒火,下车来就查问。司机说,我从妇产科医院拉着个孕妇,这后面就有人在追,肯定不是好人!警察听明白了,急忙将后面追上来的出租车给拦阻下来,不由分说就要拘了老何和岳岚。岳岚急忙出示了证件,巡逻的警察这才明白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老何和岳岚把常佳又给带回到了马九的运输船上。
    黄可从湖南又逃回了古城。黄可执意要将常佳带走,带常佳流落天涯……[收回]

  • 第4集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四集:
    刑警老何挺高兴,因为常佳没有做手术。
    常佳对老何说,我不想做手术了,我想留下这孩子。老何说,你想好了,想好了就好!常佳说,想好了,老何。老何说,能留下最好,这孩子虽然来的不是时候,可也是一条命呢!
    刑警老何掏钱,让岳岚去买乌鸡,岳岚去买了回来,老何就开始炖鸡。刑警老何炖好了鸡汤,端着送给了常佳。
    常佳很感动。常佳感动地说,老何,你不像警察。老何说,可我是警察。常佳说,你不像,倒像我...[详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四集:
    刑警老何挺高兴,因为常佳没有做手术。
    常佳对老何说,我不想做手术了,我想留下这孩子。老何说,你想好了,想好了就好!常佳说,想好了,老何。老何说,能留下最好,这孩子虽然来的不是时候,可也是一条命呢!
    刑警老何掏钱,让岳岚去买乌鸡,岳岚去买了回来,老何就开始炖鸡。刑警老何炖好了鸡汤,端着送给了常佳。
    常佳很感动。常佳感动地说,老何,你不像警察。老何说,可我是警察。常佳说,你不像,倒像我爸爸。老何笑了一下,看着常佳。常佳说,真的,不过我爸不是警察。老何说,你从医院出来,想去哪儿?常佳楞了一下,遮遮掩掩。老何就直视着她的眼睛,又追问,是不是看见黄可了?常佳急忙说,没、没有!停了停,常佳又急忙说,我是想起了黄可,他也喜欢孩子。他临走那天,还让我保证,有了孩子一定留下!刑警老何说,女娃子,你说谎了!
    刑警老何让岳岚守着常佳,他赶回了局里,向谭局长汇报。刑警老何断定:黄可又潜回来了,就在这座古城!
    谭局长自然很重视刑警老何报告的这情况。事实上,薛点晨他们几个人已从湖南回来了,从掌握的线索分析,黄可去湖南兜了一大圈后,又急速地返回了古城。
    黄可一定有他的计划!
    潜逃回来的黄可,雇佣了一个帮手假瘸子李庆。李庆扮成个小老板,来雇马九的船去辛门镇拉木柴。马九不愿意去,可邢丛妹却与马九争吵起来。老何要马九去。老何说有钱为啥子不赚?
    老何断定黄可会出现在辛门镇,就给谭局长发了个信息。谭局长立即布置人马,围捕黄可。船到辛门镇,趁乱之际,假瘸子李庆要带常佳出逃,被老何和薛点晨等人给拦住了。但黄可却又一次逃脱!
    回来的路上,马九和邢丛妹为修船的事爆发了争吵……[收回]

  • 第5集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五集:
    马九的运输船返航古城。
    常佳质问刑警老何:老何,你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老何说,啥?安排啥子了?常佳说,那些警察,是在等着抓黄可是吧?老何就看着常佳,不语。常佳有些气急。常佳说,说好你是来保护我,可又拿我当诱饵!想去抓黄可你去抓啊,别利用我来抓他!
    刑警老何发火了。刑警老何说,抓他是因为他该抓!也是在救你!那天在医院你跑出来,是不是要去找他?他是不是要带你走?你想跟他走,是吧?跟他亡...[详情]

    《警察故事》之《我是警察》第五集:
    马九的运输船返航古城。
    常佳质问刑警老何:老何,你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老何说,啥?安排啥子了?常佳说,那些警察,是在等着抓黄可是吧?老何就看着常佳,不语。常佳有些气急。常佳说,说好你是来保护我,可又拿我当诱饵!想去抓黄可你去抓啊,别利用我来抓他!
    刑警老何发火了。刑警老何说,抓他是因为他该抓!也是在救你!那天在医院你跑出来,是不是要去找他?他是不是要带你走?你想跟他走,是吧?跟他亡命天涯?常佳说,你啥子都知道嘛!刑警老何说,我当然知道!干了一辈子刑警了,连你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破,还配当个警察?!你好好想一想,能跟他逃哪儿去?啊?深山老林都逃不掉,早晚是要被抓回来的!可到那时,你和他都是逃犯!明白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孩子着想!
    常佳哭了,哭得很悲伤。
    当船回到古城码头时,常佳对刑警老何说,老何,我不想当逃犯,可我现在该怎么办?
    马九和邢丛妹争吵起来。邢丛妹要跟马九分手。痴情的马九很痛苦。老何去找邢丛妹说合,终于让邢丛妹答应,等马九换了船,就与马九成家。老何回来告诉马九,马九很高兴。
    萧月瑛又来找老何。原来,萧月瑛不是别人,而是何虹的亲生母亲。萧月瑛想把女儿何虹带去美国,老何很愤怒。老何不肯答应萧月瑛。老何指责她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谭局长来,告诉老何胡强因为拘捕,被当场击毙了。老何听了一怔:胡强一死,抓捕黄可就更为重要了,而且,还得要活的!
    刑警老何故意将胡强被击毙的消息透露给了常佳。刑警老何说,胡强因为拘捕,被打死了。从十二层高的阳台上,跌了下来,死得很惨。常佳当时就惊住了。刑警老何说,他太蠢了,一个逃犯,还要拘捕,到头来,只有死路一条!常佳说:黄可呢?老何,求求你告诉我,黄可怎么样?老何说:黄可,还活着。常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可老何跟着就道:可黄可这样逃下去,能有啥子结果他该清楚!天罗地网,他能逃到哪里去?常佳不语了。老何说,没用!我是警察,我太清楚了,只要盯上了你,没人能逃得掉,早晚要归案的!
    常佳问老何,你们要是找到黄可,要是黄可也拘捕,会怎么样?刑警老何说,逃犯一旦拘捕,警察就会开枪。常佳说,我了解黄可,他不是那种肯认输的男人。刑警老何说,这对他来说,更危险了。常佳说,老何,放我出去一天,就一天!老何看着常佳。常佳说,我去找黄可!找到黄可,劝他自首!我想通了,即使他被判个十年八年的,也还能保住一条命。老何说,这倒是一条正路。[收回]

警察故事剧照海报(13个)

警察故事剧照(13个)

警察故事精彩对白

警察故事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警察故事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警察故事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