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4
  • 单集片长:44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旗舰剧情

海军某测量船船长郑冀当年是东江基地的测量船船长,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出现了沉船事故,导致老战友鲁淮成(王庆祥饰)的妻子女工程师高明艳牺牲。农民梅得贵的妻子难产被送到城里的医院,孩子夭折。面对生命垂危的妻子,梅得贵为安慰妻子抱走了鲁淮成托付郑妻许欣芳的女儿,但却并没有能够挽救妻子的生命,当他想送还孩子的时候,却找不到了许欣芳,......[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战机横空划过,战舰编队航行。
    旗舰作战室里的海军东江基地少将参谋长鲁淮成下达:向敌滩头阵地实施火力突击,为登陆部队开辟通道的命令。各舰万炮齐鸣,滩头阵地硝烟四起。水陆两用坦克前导,冲锋舟一字型排列,朝滩头战地冲去。
    冲锋舟上的陆站队大学生学员郑远海、谢庭群、于季东等在教官陈建军的指挥下,在炸弹的爆破烟雾中,攻占海滩,朝丛林纵深搜索。
    陆战队学员在丛林中与女兵侦察队展开了近战,郑远海在同陆战队女兵连一班长秦思婷的格斗中...[详情]

    战机横空划过,战舰编队航行。
    旗舰作战室里的海军东江基地少将参谋长鲁淮成下达:向敌滩头阵地实施火力突击,为登陆部队开辟通道的命令。各舰万炮齐鸣,滩头阵地硝烟四起。水陆两用坦克前导,冲锋舟一字型排列,朝滩头战地冲去。
    冲锋舟上的陆站队大学生学员郑远海、谢庭群、于季东等在教官陈建军的指挥下,在炸弹的爆破烟雾中,攻占海滩,朝丛林纵深搜索。
    陆战队学员在丛林中与女兵侦察队展开了近战,郑远海在同陆战队女兵连一班长秦思婷的格斗中,夺过她的匕首,戏弄地朝自己大腿刺去,没料匕首是真的,由此受伤住院。在一系列遭遇战中两人不打不相识的成为了朋友。
    在残酷的训练中,“魔鬼”教官陈建军不讲情面的严格执教,使学员又怕他,又恨他,郑远海与他发生冲突,认为他是军阀作风,没有人道,陈建军则让他放下大学生的“臭架子”,在训练中似乎跟他过不去,专给郑远海小灶伺候。
    郑远海倔强和顽强的个性给鲁淮成深刻的印象,他嘱咐秘书,回基地后调郑远海的档案。
    大浪淘沙,在严格残酷的训练中,大学生学员于季东终于支撑不住了,他不顾老同学郑远海和谢庭群的劝阻,上交了离队申请回到地方,和来接他的林雪合办了公司,走上了经商的道路。[收回]

  • 第2集

    郑远海的妹妹秀竹来到部队训练营地看望哥哥,洗衣服的谢庭群在小河边看见了漂亮的秀竹,当他知道这是郑远海妹妹时,兴奋地与秀竹聊了起来。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郑远海豪放地宣称自己的理想是当舰长,并认为绝不会比现任的舰长差,鲁淮成喜欢这位有理想,有志气,甚至有些狂妄的年轻大学生,他默默地看着抽屉里老战友的照片:郑冀啊,你的儿子来接班了!于是,他开始了对郑远海特殊的励练。分配他到了基地养猪场工作。
    郑远海万万没想到,自己报...[详情]

    郑远海的妹妹秀竹来到部队训练营地看望哥哥,洗衣服的谢庭群在小河边看见了漂亮的秀竹,当他知道这是郑远海妹妹时,兴奋地与秀竹聊了起来。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郑远海豪放地宣称自己的理想是当舰长,并认为绝不会比现任的舰长差,鲁淮成喜欢这位有理想,有志气,甚至有些狂妄的年轻大学生,他默默地看着抽屉里老战友的照片:郑冀啊,你的儿子来接班了!于是,他开始了对郑远海特殊的励练。分配他到了基地养猪场工作。
    郑远海万万没想到,自己报着当舰长的崇高理想,放弃了北大研究生来到海军,不但没能上舰,还成了饲养兵。一心想留在陆地机关里工作的谢庭群却被分到了基地的旗舰180上任见习导水长。两人都怀着不情愿的心态来到了各自的岗位。
    养猪场的饲养兵姜喜子是个老兵,他愤怒地制止了朝猪发泄不满的郑远海,两个人从此开始了充满矛盾冲突和相互影响的生活。
    谢庭群刚刚上舰,就赶上了出海值勤的任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他差点把苦胆吐出来。他所在的180舰接到基地指挥部的指示,命令前往公海,解救正被两艘外国军舰驱赶的台湾渔船,紧张的临战气氛,加剧了谢庭群的恐慌,他在一旁观察着导水长陈建军沉着镇定地做着战斗准备。
    这时,突然一艘不明国籍的潜艇突然从水里冒出来,拦住了180舰航行的方向。[收回]

  • 第3集

    谢庭群来到猪场,向郑远海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出海的感受,更激起郑远海上舰的欲望。晚上,姜喜子给郑远海讲述了一个老兵坚守理想的故事,使他似乎悟道了鲁淮成让他到猪场是励练自己意志的真正意图,开始静心地搞起了科学养猪。
    鲁淮成看到了郑远海进步,开始了第二步对他的考察,让他带队到深山里维护军事通讯线路的畅通,并不准带钱和干粮,考验他野外生存的能力。
    郑远海的护线小组沿着军用线路在深山中行进,几天下来,负责伙食的姜喜子用聪明才智使...[详情]

    谢庭群来到猪场,向郑远海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出海的感受,更激起郑远海上舰的欲望。晚上,姜喜子给郑远海讲述了一个老兵坚守理想的故事,使他似乎悟道了鲁淮成让他到猪场是励练自己意志的真正意图,开始静心地搞起了科学养猪。
    鲁淮成看到了郑远海进步,开始了第二步对他的考察,让他带队到深山里维护军事通讯线路的畅通,并不准带钱和干粮,考验他野外生存的能力。
    郑远海的护线小组沿着军用线路在深山中行进,几天下来,负责伙食的姜喜子用聪明才智使大家吃着野菜野果,喝着是山泉小溪,包括烤熟的大蚂蚁。虽苦但没饿着。这天,姜喜子在山里发现了一头山羊,战士们高兴坏了,但郑远海严令不准把它弄死,要等老百姓上山来找。这下可把大家馋死了,他们只能拉着这头羊继续巡逻。[收回]

  • 第4集

    山羊失足掉到了山涧摔死了,郑远海只得下令把山羊烤着吃了。大家欣喜若狂的刚吃完烤羊,一个小姑娘站在了郑远海身边,她坚持说这羊是她家的,要索赔。这下难坏了郑远海,他好言相说没钱,等护线任务结束了一定加倍偿还,但小姑娘说什么也不行,最后她哭着而去。
    一天清晨,郑远海在丛林巡逻中,看见一个小伙子在欺负那个小姑娘,他赶上去一顿爆打,小伙子连滚带爬地逃下山,找到梅杏儿父亲告状,并要梅父退回他给的财礼。
    郑远海后来才弄清,这个小姑...[详情]

    山羊失足掉到了山涧摔死了,郑远海只得下令把山羊烤着吃了。大家欣喜若狂的刚吃完烤羊,一个小姑娘站在了郑远海身边,她坚持说这羊是她家的,要索赔。这下难坏了郑远海,他好言相说没钱,等护线任务结束了一定加倍偿还,但小姑娘说什么也不行,最后她哭着而去。
    一天清晨,郑远海在丛林巡逻中,看见一个小伙子在欺负那个小姑娘,他赶上去一顿爆打,小伙子连滚带爬地逃下山,找到梅杏儿父亲告状,并要梅父退回他给的财礼。
    郑远海后来才弄清,这个小姑娘叫梅杏儿,在县成上高中,放假回来帮她爹放羊,顺便复习功课,准备明年的高考,那个小伙子叫柱子,她爹为了供她上学,找柱子家借了钱,并承诺把梅杏儿将来嫁给柱子。郑远海惊讶地看着梅杏儿,告诉她这事要自己做主。并劝她报考军校,这样很多费用可以国家负担。梅杏儿感激地看着这个解放军大哥。
    基地为了考核陈建军,专门安排他以舰长身份指挥一次实弹演习,谢庭群为了巴结陈建军,从基地作战处的一个老乡处打听到了标靶的位置,悄悄地告诉了他,结果陈建军准确无误地击中目标。
    郑远海很好地完成野外护线任务,当鲁淮成来接他们的时候,看见了送行的梅杏儿,他仿佛看见了自己丢失了十多年的女儿。
    坦荡的陈建军诚实地告诉了鲁淮成,自己这次打靶算作弊,请求处分。鲁淮成其实心中有数,就看陈建军能不能自己承认错误,现在他不但没有给他处分,而且同意送他到舰艇学院参加舰副长班的学习,但同时给他一个任务,在上学之前,完成对海风导弹的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陈建军觉得自己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太大,他想到了大学生郑远海,于是,郑远海兴奋地来到了自己朝思慕想的舰艇上。
    心胸狭窄的谢庭群对陈建军请来郑远海,只让自己负责郑远海生活,而心怀醋意。几天下来郑远海出色的完成了控制系统的数据计算,陈建军对他大加赞赏,并答应他跟舰实施海风导弹的实弹射击。[收回]

  • 第5集

    鲁淮成专程随180舰出海,检查海风导弹的试射,他看见了因为晕船而把自己绑在床架上的郑远海,他鼓励郑远海要勇于在大风大浪里磨练自己。
    出海前夸口自己可以对海风导弹的实射输入数据的谢庭群,到了关键时刻躲进了船舱装做晕船。陈建军在郑远海准确的数据提供下,海风导弹试射成功。
    生意做得不错的于季东来到东江,说是来谈合同,顺便看看老同学,实际上是想见见秦思婷,三个同学自分手后再次聚到了一起,喜欢秦思婷的于季东劝她复员和自己一起办...[详情]

    鲁淮成专程随180舰出海,检查海风导弹的试射,他看见了因为晕船而把自己绑在床架上的郑远海,他鼓励郑远海要勇于在大风大浪里磨练自己。
    出海前夸口自己可以对海风导弹的实射输入数据的谢庭群,到了关键时刻躲进了船舱装做晕船。陈建军在郑远海准确的数据提供下,海风导弹试射成功。
    生意做得不错的于季东来到东江,说是来谈合同,顺便看看老同学,实际上是想见见秦思婷,三个同学自分手后再次聚到了一起,喜欢秦思婷的于季东劝她复员和自己一起办公司,郑远海则劝她不要离开部队,希望她报考军校,秦思婷对郑远海心存好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去向。
    鲁淮成暗暗地喜欢着郑远海,他没有让郑远海看出自己已经知道他是去世老战友的儿子。他开始了对郑远海培养的第三阶段,命令他读书几个月,报考舰艇学院的研究生,考不上永远不许上舰。郑远海无奈地离开自己刚刚登上的舰艇,回到了陆地宿舍,开始了枯燥,单调的复习生活。苦尽甘来,郑远海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舰艇学院的研究生。
    心仪郑远海的秦思婷也追随着他,报考了军医大学,他们又相聚到了一个城市。梅杏儿受到当年郑远海的鼓励,也报考了军医大学,父亲梅得贵得意地和柱子把她送到了省城,正好和秦思婷分到一个班,秦思婷是她的班长。
    舰艇学院读研究生的郑远海,在一次海上测量课时,为了使水上测量数据更为准确,擅自将测量艇开出教学规定的范围以外,结果与一条渔船相撞,致使渔船撞翻,渔民落水手臂骨折。
    学院对郑远海提出停课检查,听候处理的决定,郑远海悔恨自己的冒失,他来到医院探望受伤渔民,但被赶出了病房,他无奈地在一个餐厅独自喝酒,寻来的秦思婷发现了他。严厉制止了郑远海借酒消愁的行为。[收回]

旗舰剧照海报(20个)

旗舰剧照(20个)

旗舰精彩对白

旗舰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旗舰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旗舰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