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人评价)

  • 基本信息
  • 剧照海报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诡信号剧情

影片讲述了一个三段式的恐怖故事,背景则是一个被一种奇妙的信号频率逼疯的世界:在特梅纳斯市的新年前夜,任何形式的通信设施,都因为一个高深莫测、谜一般的信号而受到了阻碍,它掠夺走了这个城市中每一个人的恐惧和绝望,迫使了一半的人因为无法抵制的杀戮欲而发了疯,也导致另一半的人因为随时害怕被猎杀而陷入了水深火热的恐惧当中,街道上......[详细]

诡信号剧照海报(22个)

诡信号剧照(22个)

诡信号精彩对白

诡信号幕后花絮

  【大卫·布鲁克纳】

  最初的时候,《信号》这部影片只是作为一部名叫《尸恋》(Exquisite Corpse)的实验电影进行拍摄的,当一位电影人以此拍摄了一个故事之后,交给另外一个电影人继续下去,然后又交给一位电影人,直到把影片拍完……在整个过程中,这个故事变成了一部集科幻、恐怖、惊悚于一身且风格独特的影片,通过三位充满想象力的编剧兼导演大卫·布鲁克纳(David Bruckner)、丹·布什(Dan Bush)和雅各布·詹特利(Jacob Gentry)之手,以三个不同的视角讲述了三个不同的部分,观众将会透过影片经历一场恐怖的旅程,因为它会带领我们发现,最残忍无情的怪物,可能就隐藏在我们中间。

  虽然是由三位导演以不同的风格执导,不过影片中的三个篇章还是有互相的关联性的--第三章,几乎就等同于前两章的总结……负责第一个篇章的是大卫·布鲁克纳,他回忆道:“我对这个故事有着太多绝妙的想法了,不过它们显然过于厚重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无意识地情况下进入了世界末日,两群胡言乱语外加精神错乱的人在打仗,他们手中拿的不是武器,而是像锅碗瓢盆这样的家庭用品,以此营造一种过分恐怖却也异常简单的气氛,他们通过杀死彼此来解放精神上的自我约束和愤怒。故事中的主角是玛雅·登顿,一个结了婚却有了外遇的女人,我们会用摄像机一刻不停地记录她是如何在这场混乱当中仔细丈量着前进的。最后,我们选择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方式,使用网络摄像头来讲述这部分故事。我们使用了每一个能够强调这一点的辅助手段,包括摄像机、语言、声音、节奏、剪辑甚至还有音乐。”

  没错,大卫·布鲁克纳确实想到了一个非常绝妙的办法,可是他却忘记了,这部影片是由三位导演共同执导出来的,虽然三个人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可是在讨论的过程中,也是分歧重重。由于布鲁克纳的是开篇,所以他不得不接受另外两位无休止的提问,比如说:“你觉得玛雅和她男友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又或者是:“我们不喜欢你提出的方式,我们应该让玛雅的丈夫刘易斯这个角色更具戏剧性一些。”当然也有布鲁克纳最喜欢的:“听着!如果你非要让你的角色们进行火拼,那么我就要毁掉我这里那辆该死的车,这样才公平!”布鲁克纳很快就意识到,再绝妙的想法,也需要沟通的艺术,因为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些东西,到了其他人眼中,感觉上往往是截然相反的。

  大卫·布鲁克纳为了确信让丹·布什和雅各布·詹特利能够理解自己那牢不可破的逻辑学,反而更加坚定了他们合作一定要成功的信念。布鲁克纳说:“如果这部影片不是以一种风格迥异的三段式拍摄出来的话,我们可能没办法制作出它来,即使我们设法把我们的想法融会贯通,每一个部分却仍然有着它本质上的不同,因为它们来自于不同的逻辑背景。也许这正是这部影片的魅力所在呢?也许这么做才能真正呈现出这样一个完整的故事呢?也许在我的那些自认为绝妙的想法背后真的有缺陷需要填补呢?总之,我在这部影片实现了我所有想过、甚至也包括没想过的东西。”

  【丹·布什】

  也许大卫·布鲁克纳所经历的是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对于丹·布什来说,却等同于“黎明前的黑暗”,布什说:“当最后的剧本被敲定之后,如果我们必须按定好的日程开拍的话,那么中间就不能再发生任何变故了。然而就在这个当口,第一篇章的故事却突然出现了非常根本的调整……我觉得自己受骗了。”整个过程中,布什一再强调的是,如果第一篇章的游戏规则被改变,那么作为非常有关联的第三篇章也就不复存在了。布什说的都是事实,尤其他还需要和另外两个编导合作完成一部影片,于是他产生了退出的想法,可是却被告诫这么做也只是节外生枝而已。

  丹·布什试着顺应变化,重新安排他的那部分故事,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适合的方法,他继续说:“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一个大地震突然发生在了我面前,然后把每一条我能走的路都堵上或炸毁了,因为有些东西一旦改变了,就再也恢复不到以前的模样了。如果第一个章节作为开篇而被改变的话,你还能期望在作为结局的第三个篇章中得到一样的结果吗?”就当布什不假思索地说出了疑惑的同时,他也渐渐理解了自己出奇愤怒的原因:“我故事的每一个场景,每一句对白,都是绝对依赖于前两个章节的,我很快就认清了一个事实,就是我必须得重写这部分内容了。”

  虽然这件事过去已经有快两年的时间了,可是丹·布什觉得好像就发生在昨天:“那个时候,我认为自己随时有可能崩溃,在我租住的房子的花园里,我在大雾中徘徊漫步,然后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开始歇斯底里地大笑……可是当我彻底地发了一次疯之后,却开始意识到大卫·布鲁克纳和雅各布·詹特利也许是对的,这种改变也许真的能够简化一切。于是,我第一次开始尝试着接受它,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当时就想,‘该死的,我应该更加开阔一下思路,可是我怎么能放弃原先的一切呢?放弃我的故事?放弃我的主角?放弃我的身份?也许放弃之后,我就会再度发现这个故事还是不错的。我抓起一瓶酒,走到我的电脑前,开始创作,带着一种狂热,带着一种打趣的心理。当我再一次在显示器面前深陷于《信号》的剧本中时,突然之前,一个关于第三个篇章的全新故事就那么展现在我面前,我的手指不停地敲击。那是我有过的最佳、最流畅的一次写作经历。”

  第二天晚上,丹·布什约了雅各布·詹特利在一个水潭边见面,他们打算共同评估一下,第一篇章的改变都给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不便和损失,让人惊奇的是,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经历了抓狂之后的冷静分析,一至认为这种“改变”是良性的。布什说:“即使这只是我们在制作《信号》时所面对的多重挑战的第一个,挑战不是来源于其他电影人,而是来源于你的内心世界……所以我要说的是,黎明前你总要经历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即使我已经重新写了第三个篇章,我们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大卫·布鲁克纳,告诉他我们都错了,他应该跟着自己当初的感觉走。”

  【雅各布·詹特利】

  毫无疑问,雅各布·詹特利自然是第二篇章的编剧兼导演了……对于他来说,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了,詹特利说:“我之前最愿意做的事,就是漫步在洛杉矶的街头,然后随便走进一家碟店,去邪典分类区找找看那里有没有我的第一部导演作品《最后的告别》(Last Goodbye)。”也许你多多少少会对詹特利的这种行为感到奇怪,其实他是在借助这种行为,对“电影流派”的分类进行反思。对于一位电影人来说,流派的概念一直是一个左右着他每一个决定的主因:这部影片是哪类的?哪类人群会想要去看它?它是一部喜剧片吗?还是动作片、惊悚片或西部片?因为对于观众来说,他们需要影片能够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这样他们才能够舒服地做下自己的选择。

  不过,尽管那些被广泛接受的电影题材,是电影人们一直在努力维持的传统,但也经常有那么一两部影片拒绝被打上标签的现象出现。这些小成本电影通过公然反抗所谓的流派,来搅乱好莱坞这个已经非常具有组织性的工业机器,我们称之为“邪典电影”。 雅各布·詹特利表示:“名字来源于这些电影的反其道而行,然后突然有一天,一小群人对这些’不入流‘的作品产生了迷恋,最终成就了这种独特的一支,就好像未经打磨的珠宝终于找到了慧眼的主人。所以,它们在碟店中,往往是被束之高阁的那一伙,而我的《最后的告别》就夹杂在其中。当我们决定制作《信号》的时候,第一个谈论到的,也是这部影片应该归属的流派,因为这个决定对于剧本的创作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指导方向,于是《信号》就被归类到恐怖电影当中了。”

  雅各布·詹特利喜欢恐怖电影,与他喜欢咖啡的道理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是始终如一地黑暗,詹特利说:“我当然希望可以制作出来一部能够满足你对一部恐怖片所有幻想的作品,不过也不特别地认这个死理。因为我可能还会在故事中加进一些科幻、爱情和滑稽闹剧,当然还有一些深思的诗意。我希望我们能够制作一部拥有着奇思怪想以及强烈的情感力量的影片,然后通过自己公然藐视规则的态度,制作出一部非恐怖的恐怖片,拥有着全新且原创的关联性,能够完全推翻你当初对这种类型片的想象。”

诡信号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诡信号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诡信号的短评

(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