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人评价)

  • 基本信息
  • 剧照海报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三个家伙剧情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大乱,位于亚洲东北部朝鲜半岛被日本帝国侵占之后,不少朝鲜人逃忙至接壤中国边境辽阔荒野。但要在这个只有马匹的贫瘠平原上求生,不少离乡别井的朝鲜人都被迫当上了土匪。“怪家伙”大邱(宋康昊 饰)是个惯偷,一大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军官身上抢得了一张藏宝图,而这张地图则关系着清王朝藏在满......[详细]

三个家伙剧照海报(14个)

三个家伙剧照(14个)

三个家伙精彩对白

三个家伙幕后花絮

  “韩式西部片”:大导演的“叶公好龙”?

  大名鼎鼎的金知云与宋康昊、李秉宪和郑宇成三位忠武路当家男星合作,光是卡司的级别就令观众无法不期待。影片在中国敦煌、蒙古和俄罗斯等地取景拍摄长达六个多月的时间,特别是嘉峪关山中行驶的火车,敦煌的荒野清晨,戈壁峡谷和长河落日等壮美的景色都被以独特的角度吸取进镜头中,光是制作费就高达100亿韩元以上,杜文、昌邑和大邱各自不同的鲜明个性,在过去满洲谱写的一出游牧英雄的冒险大戏。

  片名的灵感来源于对经典西部片《黄金三镖客》,但比旧版更摇滚,更浓烈,也更娱乐。金知云在一次旅行中感受到原野的壮阔气魄后萌生出想拍一部韩国式的西部片的念头:“被祖国和时代所遗忘的个人在无止境的草原中,在原始暴力和善良的冲突里,体验残酷而不平淡的人生。”蒸汽车、摩托车……不必担心只是乏味的单纯杀戮,三个男主角各自的人生和汇合都加入了讽刺和幽默的元素在里面,没有一个好东西,全是坏蛋,片里的三人都有着残缺的过去和严酷的现实,不是单纯叫卖暴力和血腥的恶徒,而是很有内心深度的人物。三人的对手戏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来年的各大奖项谁是真正意义上被大家认同的“第一男主角”,悬念吸引了各大媒体的眼球。CJ娱乐更是喊出了“《三个家伙》一片取得成功,韩国电影才能复兴”的豪迈宣言,希望有爱国之心的观众都能进电影院捧场。

  回望过去三年内韩国推出的《力道山》、《台风》和《中天》等大片都入不敷出,本片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后也给人留下了充当“电影节花边”的并不太深刻的印象,预告片也让不少人士对其前景并不看好,出征戛纳的华丽仗势,甚至被评价为有给自己壮胆的嫌疑。

  20世纪初的满州,是一帮好家伙,坏家伙和怪家伙亡国者求生和追逐梦想的暴力乐园,导演认为其与美国西部有不少类似的气质。片子是具有摩登风格的西部片,制作方也想借此证明东方人同样可以拍出成功的西部电影。一直认为韩国影坛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帮片的金知云,如此的“野心”能否得到观众的认同?东方式的思维方式可以打造出符合全球口味而又不失本土电影风格和尊严沦为“叶公好龙”的笑柄?另外,加入了“政治”和“国家”等符号的本片,相信届时引起的争议也不会少。

  天价演出费?大明星的“身先士卒”

  早在拍摄《怪物》时,宋康昊就把自己当时5亿韩元的演出费转换成影片的投资费用的方式来支持低迷的本土电影圈,结果电影卖座,他得到的报酬是原先的3倍以上。同样的,本片他也连同李秉宪、郑宇成一起,与制作方签下了合约。片方表示这样的合作方式在好莱坞早已不是新鲜事“至少可以节约15亿韩元以上的制作费”。演员的此举也被称赞为具有名副其实的“骑士冒险精神”,有圈内人士就评价到:“这对演员来说,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一方面要投入到沉重的拍摄任务中去,一方面也要撑起对电影票房的自信。”不过,不少电影导演就表示对金知云十分地羡慕:“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可以同时掌控三位最顶级的男明星的机会和能力的。”

  “大长征”式拍摄?大明星的头一遭

  尽管三位男主角都是电影拍摄经验丰富的演员,不过却异口同声地表示《三个家伙》的拍摄历程算是第一次,因为跨越不同国家的拍摄和自然环境带来的辛苦都是他们需要克服的。不过,拍摄也令三人大开眼界,宋康昊之前对自己在《怪物》里的一头黄发“耿耿于怀”,此次的列车怪盗则满足了他“帅气一把”的愿望,有趣的是,刚拿到影片剧本的宋康昊不知道自己演“哪个家伙”,于是跑去问金知云,后者和郑宇成等人都笑口同声地说:“当然是奇怪的家伙”,令“想晋升偶像派的我再次梦想破灭”,他自嘲道。郑宇成则连说自己儿时幻想中的英雄画面终于可以身临其境地实现,很幸福。难怪拍摄途中左手骨折的事故也被他轻描淡写地带过,只言:“庆幸伤的不是右手”,因为要穿服装的原因,为了不耽误电影的拍摄进度,他甚至不打石膏坚持拍摄了一周多的时间。如此“壮烈”,过去也拍过动作片的他坦言《三个家伙》所带给其的成就感是全新的。三位主演戏外的交情如何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郑宇成和李秉宪表示:“很想追赶上前辈的步伐(演技功力)”,而宋康昊则“倚老卖老”道:“我就是费尽心机地想怎么把高难度的动作留给他们年轻人,我只演简单的。”其中有一幕讲到宋康昊和郑宇成两人要在海拔2000米高的地方跳上火车,后者是骑着马,而前者则是双腿奔跑,宋康昊甚至在家人的建议下带上了便携式的吸氧设备,结果真的派上了用场,拍摄环境的严峻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该片与郑宇成朝夕相处不是以往温柔可人的女主角,而是一匹退役的赛马,每次要与它配合拍摄高难度的场面时,前者都会拍拍搭档的耳朵鼓励道:“一定会成功的,”事后想起来,郑宇成更觉得话是给自己壮胆的。

  在中国敦煌地区戈壁拍摄时,日均气温高达35度,剧组在当地建造了造型奇特的“木板村”。村子里的房子全用木版筑成,错落有致,大都是就地取材,不过韩国式的民族风格依然十分鲜明。早上最高气温40度,最低时则有10度,30多度的温差和经常来“光顾”的沙尘暴以及在异国拍摄所需克服的语言沟通等问题对剧组的考验是不言自明的。在100天的时间里,在长达33公里的路途中,演员就这样奔走于片场和住宿的地方,但正如金知云所言:“中国是一个永远超乎你寻常想象的地方,本片将呈现出韩国电影前所未有的震撼和美丽的影像。”全部的工作人员都是乐在其中。近来的韩国电影圈内响起了“本土电影文艺复兴运动”的冲锋号,《三个家伙》一众剧组人员也用了自己的行动来支持。

  李秉宪的“坏家伙变身法”

  不知是巧合还是早有渊源,日本电影大师北野武在见到李秉宪时就曾评价到他是韩国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而李秉宪此次出演的《三个家伙》原型《黄金三镖客》恰是伊斯特伍德当年演绎过的。为了演好影片中的反派赏金猎人,他不仅戒了酒,在食物上做了惊心的调节,就连爱喝的饮料水也换成了清水,结果短时间内就瘦了3公斤,面孔轮廓更加清晰得贴近角色的气质特征。

三个家伙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三个家伙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三个家伙的短评

(16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6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