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5
  • 单集片长:4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婚内外剧情

程雪逸被确诊为脑癌晚期,她因此与外遇不断的丈夫离婚,并带着5岁的儿子星宅离开北京去厦门,想把他交给他的亲生父亲--前男友韩若定。而此时韩若定婚姻很幸福。韩若定虽然很震惊,但是依然接受了儿子。但是为了不让怀孕的妻子莫荔受到影响,他决定暂时不跟她说明真相。一个月后程雪逸重新爱上了韩若定,将医院误诊的事情隐瞒下来。虽然程雪逸采......[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脑部扫描CT片被医生冷静的手指在灯箱上一张一张更换着,它们从不同角度向程雪逸说明着一个事实,她的脑部长出了一个胶质瘤,这个胶质瘤将会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夺去她年轻而美丽的生命。巨大的哀伤使得世界突然变的静悄悄,雪逸漫无目的走在这静悄悄的世界里,马路上车来车往,人们的笑脸在眼前穿梭,此时却都变成了无声的嘲笑,雪逸觉得自己被上帝戏弄了。精神恍惚的回到家中,把病历往床上一扔,雪逸躺倒在床上,乌黑的长发在雪白的床单上披散开,像...[详情]

    脑部扫描CT片被医生冷静的手指在灯箱上一张一张更换着,它们从不同角度向程雪逸说明着一个事实,她的脑部长出了一个胶质瘤,这个胶质瘤将会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夺去她年轻而美丽的生命。巨大的哀伤使得世界突然变的静悄悄,雪逸漫无目的走在这静悄悄的世界里,马路上车来车往,人们的笑脸在眼前穿梭,此时却都变成了无声的嘲笑,雪逸觉得自己被上帝戏弄了。精神恍惚的回到家中,把病历往床上一扔,雪逸躺倒在床上,乌黑的长发在雪白的床单上披散开,像黑色恶梦一样展开着。在这豪华而静悄悄的家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保姆带着五岁的儿子迟星宅回到家中,雪逸看到保姆的嘴在冲自己动着,但听不到声音,儿子也跑到自己床前向自己诉说着什么,然后被保姆领了出去。雪逸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又不知过去多久,丈夫迟宗志回来了,雪逸拿起床上的病历,想告诉丈夫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不幸,但迟宗志的手机突然响了,迟宗志拿起手机躲到阳台上去讲,雪逸开始只听到一片嗡嗡声,但慢慢的,声音清晰了,雪逸听出迟宗志又在和外面的情妇通电话。迟宗志温柔的声音似一根根利针扎入雪逸的大脑中,使雪逸的头痛欲裂,雪逸绝望了,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阳台上,要从窗口跳下去,迟宗志飞身扑过来,拉住了她,把她拖回屋里去。迟宗志指着雪逸的鼻子骂她不懂事、不可救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公还不知足。雪逸悲愤而歇斯底里的骂迟宗志卑鄙、无耻、不忠、虚伪、欺骗她的感情、背叛家庭利益。迟宗志反手给了雪逸一个耳光,告诉雪逸,自己早就受够了她,不愿过就滚,财产她可以随便叫价,说完摔门而去。星宅被如此剧烈地争吵惊醒了,光着脚,满脸惊恐地站在门缝里,极力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雪逸看到儿子,忽然平静了下来,悄悄把病历藏了起来。既然婚姻已经没有了感情做基础,雪逸不想把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在迟宗志施舍的眼神注视下一点点消耗待尽。虽说感情不和,但感情中的裂痕自己也有很大责任,况且迟宗志在三年前知道星宅不是自己亲生儿子后,依然对星宅视如已出般的关爱有加,作为养父,迟宗志无可挑剔。迟宗志在离婚财产分割上表现得很有风度,完全不辱没他富豪的身份。雪逸也没想得到更多,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她可能选择空手离开的。在法院门外的台阶上,迟宗志拿着离婚判决书痛哭失声,雪逸强拉起哭喊着要爸爸的星宅走去,身后传来迟宗志的声音:“儿子,咱爷俩的缘分大概只能到这儿了……”按医院的医生诊断,雪逸应该马上住院进行治疗和化疗,但雪逸还有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她要抓紧在自己还没有倒下的不多时间里,把儿子星宅还到他亲生父亲韩若定手里去。雪逸把公司里的事物和儿子交给好友兼经理的吴美,匆匆踏上了飞机。清晨,梦中,莫荔是一家名为“啡韵”咖啡屋的女主人,“啡韵”里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优雅的,缓缓流淌的钢琴曲,温馨雅致的壁画,每一个角落都飘着醇厚的咖啡的香味,每一寸空间散发着无拘无束的闲适风味,莫荔在咖啡流淌的哗哗声中醒来。醒来才发现,梦中的哗哗声来自于老公韩若定沐浴的水声。莫荔穿着宽松的睡裙出现在卫生间门口,有些娇憨的对正在冲澡的韩若定说:“感冒好了?这么早就洗,弄得人家睡不成,死兔。”韩若定擦着身上的水珠儿:“不冲一下怎么去公司,都臭了。”莫荔半睁着睡眼:“不是下午才有航班吗?”韩若定扔下毛巾快步离开卫生间:“开会。”莫荔皱皱眉:“开什么会?今天没例会呀,这么突然?”韩若定道:“安全整顿,J-186飞机出了点问题,我得过去。”莫荔顿时紧张起来,满面睡意立时无踪:“什么时候?有你责任吗?”在得知没有老公的责任后,莫荔松了一口气,冲进厨房中去给韩若定做早餐,莫荔熟练而迅速地操作着厨房中的锅碗瓢盆,韩若定在另一个房间整理着飞行箱。五分钟后,简洁、雅致又有营养的早餐被莫荔揣上了餐桌,韩若定亲昵地拍拍莫荔红彤彤的脸蛋表示感谢,坐下来狼吐虎咽起来。莫荔向韩若定提起自己的梦,韩若定告诉她:“不要胡思乱想,你工作的事包在我身上,我正在想办法把你弄回JE航空公司去,你要有精力就找人设计一下新房装修,家庭建设就全靠你了。”说完吻了莫荔脸一下,拿起飞行箱冲出门去。韩若定驾着“新森林人”吉普风驰电掣来到JE航空公司,找到在航空公司跟自己最铁的哥们,也是这次出事故航班的责任机长朱世经,出于关心对朱世经一通臭骂:“机轮偏离跑道,百分之百操作原因。正常情况下,如果按标准执行降落,一名合格的机长不该把飞机冲出跑道……”朱世经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让韩若定急不得恼不得。莫荔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迎着朝阳在海滩上慢跑,一架客机在莫荔头顶飞过,莫荔停下来,抬起头仰望。客机上,雪逸回忆着当初和韩若定在一起时的一点一滴,想着想着,流下泪来,擦去眼角的泪痕,雪逸从舷窗中向下看去。两个命运相连的女人,在时空中第一次交错而过。韩若定早上狠批了朱世经,上午开会,公司老总熊总又狠批了朱世经,中午吃饭时,韩若定本想安慰一下朱世经,结果朱世经却反过来安慰起韩若定,告诉他,莫荔的工作问题不用太着急,总会有办法的,让韩若定哭笑不得。执行完下午的飞行任务,韩若定与机组成员走下飞机,乘机组车离开机坪,匆匆换了便装,下楼启动车子,沿着熟悉的道路往家的方向奔驰。上车后打开手机,传来有短信的提示音,韩若定以为是天气预报等拉圾短信,就没有理会,车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灯前停稳后,打开手机,一条使韩若定大脑出现短暂黑屏的短信跳了出来:“我在青岛,雪逸。”雪逸在18层的豪华酒店房间里渡过了一个煎熬的下午,不停地打开手机看了又看,怀疑掌握的韩若定手机号是否正确,又怀疑掌中的手机是不是坏了。忽然“哗”地一声,韩若定的短信回来了:“在哪儿?”雪逸从床上弹起来,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雪逸不假思索接通了韩若定的电话:“若定,是我……”韩若定在电话里和雪逸约好了吃晚餐的地点,掉转车头,往与家相反的方向驶去。其间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又给莫荔的手机打电话,莫荔告诉他正在买菜,韩若定告诉莫荔,晚上来了一个外地朋友,需要应酬一下。莫荔显然有些失望,但仍装作很愉快的同意了,并关照他一定要少喝酒。雪逸放下手机,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擦去眼角的泪痕,在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平息一下激动的情绪,对着镜子挤出一个笑容,但镜中的笑容竟是那样酸涩。对着镜子补好妆,穿上为见韩若定而早已搭配好的衣服,任黑色的长发随意飘散在肩头,时光仿佛倒流了回去,镜中的雪逸依然年轻而漂亮。黑衣白裤的雪逸来到酒店餐厅,找了个优雅而安静的角落坐下来等待韩若定到来,尘封的往事从撕裂的脑缝中闪来闪去,原以为已经隔世,谁知稍一碰触居然还历历在目。那时韩若定24岁,还是××航空的见习飞行员,而自己刚刚成为一名空姐,俩人一见衷情,没少花前月下的浪漫,在大家的眼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双锃亮的皮鞋站在了桌边,打断了雪逸的回忆,雪逸抬眼看去,韩若定挺拔俊逸地站在桌旁。[收回]

  • 第2集

    雪逸小心翼翼观察着韩若定,面前的韩若定,已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毛头小伙子了,他成熟、平和、举止自若,温文尔雅。除了这些气质变化,从外形上几乎找不到岁月的痕迹,与六年前一样面庞清秀,挺拔俊逸。尤其他成熟的风度,动人的微笑,让雪逸的感觉刷地回到了六年之前。餐桌上,雪逸用语言试探着韩若定,想知道韩若定是否也如同自己一样,在这分隔的六年里时刻惦记着对方,也想知道如果把星宅的事情告诉韩若定,他是不是可以接受。而韩若定却满脸幸福地告...[详情]

    雪逸小心翼翼观察着韩若定,面前的韩若定,已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毛头小伙子了,他成熟、平和、举止自若,温文尔雅。除了这些气质变化,从外形上几乎找不到岁月的痕迹,与六年前一样面庞清秀,挺拔俊逸。尤其他成熟的风度,动人的微笑,让雪逸的感觉刷地回到了六年之前。餐桌上,雪逸用语言试探着韩若定,想知道韩若定是否也如同自己一样,在这分隔的六年里时刻惦记着对方,也想知道如果把星宅的事情告诉韩若定,他是不是可以接受。而韩若定却满脸幸福地告诉雪逸,自己婚后的生活很幸福,自己是多么爱妻子莫荔,莫荔是多么优秀。看着韩若定脸上洋溢起的幸福,雪逸的胸口好像被大石撞了一下,感觉闷的发慌,于是让服务员开了一瓶顶级法国红酒,独自喝起来。饭后,雪逸请韩若定用车拉着自己去看看青岛,吹吹海风,韩若定欣然同意。韩若定的家中,莫荔坐在电视机前,边看肥皂剧,边包着饺子,已经包好的饺子,整整齐齐摆在扑了面的案板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纱布。韩若定打来电话:“大宝,你在干什么?”莫荔用肩膀夹着免提电话:“我在看电视包饺子。”韩若定:“我不是说好不回去吃了吗,还包什么饺子呀。”莫荔委屈地:“可是我下午已经把面和好了,不包出来,面到明天就干了呀。”韩若定关切地:“你不要太累了,我这边还没有完事,你不要等我了,自己先睡。”放下韩若定的电话,家里的大嫂薛梅又打来电话,告诉莫荔这两天爸爸和妈妈总吵架,让她抽空回宁夏路的家去看看。莫荔放下电话,看看手表,已经十点了,站到窗口向下望去,马路上一辆辆车子急速驶过。韩若定载着雪逸从自家楼下经过,绕着青岛跑了一圈后把雪逸送回了酒店大门口。韩若定想就此离开,雪逸却说自己有点头晕,韩若定只有送雪逸上去。长长的走廊中空无一人,雪逸掏出房卡打开门,眼神凄迷的转过身来:“若定,能抱抱我吗?”韩若定用双手轻轻扶住雪逸的双肩:“你怎么啦?”雪逸的眼泪在时隔六年后,在韩若定面前留了下来,顺势倒在韩若定怀里:“若定,今夜不要走,陪陪我好吗?”韩若定轻轻推开雪逸。雪逸声音凄切:“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来青岛干什么来了?”韩若定留下一句:“明天我会给你打电话,晚安,”然后就坚决、迅速转身而去,没有一丝犹豫。雪逸关上门,扑倒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打湿了床单。韩若定的车子在夜色里划出一道硬朗的弧线,消失在车流中。韩若定回到家中,发现莫荔还在等着自己,俩人一起吃过莫荔包的饺子后。躺到床上,韩若定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此时的雪逸独自一人在大海边徘徊,海浪一波波冲上沙滩,回忆也一波波的涌上心头:(改成回忆寻找韩若定,因找不到,同意与迟宗志交往)当初自己和韩若定闹别扭,为了气他,也为了验证一下韩若定是不是真正爱自己,答应了迟宗志的交往要求,在与迟志宗第一次共渡晚餐后,迟宗志开车送自己回家,碰到了守在自己家门口等待的韩若定。韩若定看看躺在身边熟睡的莫荔,帮她掖好被子,起身来到客厅,拿出手机,把白天雪逸发给自己的短信调了出来,“我在青岛,雪逸”几个字跳了出来,韩若定的思绪随着闪亮的屏幕跳回到六年前:(改成回到青岛,加盟JE,与莫荔认识)自己和雪逸吵架后,找了她三天,雪逸不去上班,也不开手机,在雪逸家楼下等了三晚上,终于在第三晚看到雪逸被一辆“宝马”送回了家,与一个已经秃顶的中年男人亲密告别,“宝马”车从自己身边驶去,追到雪逸家楼道里,与正在开门的雪逸一番争吵后,韩若定从北京的××航空公司辞了职,带着疲惫的身心离开了北京,回到老家青岛加入了JE航空公司。刚入公司的三年里,韩若定把精力放在了训练和学习上,过硬的飞行技术使自己受到公司的器重,被破格提升为副队长。与身为空姐的莫荔也在工作中慢慢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把韩若定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雪逸长发飘飘站在已经没过膝盖的海水中给韩若定打电话,一开始还是接通了的声音,但马上就挂断了,再拨过去,电话里传出:“对不起,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雪逸流着泪,在沙滩上往回走去,身后留下一串足迹,一丝天光从海平面上挣扎了出来。清晨的韩若定家,莫荔穿上一身红运动服跑步去了,韩若定从窗户中看着莫荔跑出小区,拿出手机,本想给雪逸打电话,但一开机雪逸的短信的就蹦了出来:“今天有时间吗?我有要事跟你谈。”看看短信的发送时间,是一小时前,韩若定知道雪逸也跟自己一样,这一夜没有睡好。韩若定与雪逸再一次在酒店的中餐厅见面了,雪逸向韩若定讲出了星宅的存在,韩若定被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震惊了,强烈谴责雪逸当初的不理智,愤怒的雪逸在甩给韩若定一个耳光后,离桌而去。韩若定独自喝光一瓶红酒后,驱车回到家中,莫荔留条说回娘家一趟,韩若定独自坐在沙发上,大脑里一片混乱。莫荔提着大包小包吃的和日用品回到宁夏路的家中,一进门就听到嫂子薛梅在辱骂母亲李蕴华,莫荔上前推了大嫂一把,俩人扭打起来。在母亲和妹妹莫桔的连劝带拉下,好不容易分开了俩人。薛梅哭着跑了出去,母亲坐在沙发上号啕大哭,指责薛梅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好。莫荔再向莫桔询问后,方知自己打错了大嫂,今天的事情确实有母亲很大责任,但看着眼泪止不住的李蕴华,自己也无能为力,莫荔只能劝慰李蕴华,然后带着还没有吃午饭的母亲和妹妹一起出门吃饭去。韩若定又来到雪逸酒店房间的门前,在一番犹豫后,还是敲开了雪逸的门。韩若定告诉雪逸,儿子星宅他可以接受,但希望雪逸可以告诉他,为什么要事隔五年后再告诉他。在韩若定的连番追问下,雪逸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出来后平静而郑重地拿出自己的病历和核磁共震给韩若定看,把自己身患绝证的事情告诉了韩若定,韩若定愣住。[收回]

  • 第3集

    韩若定不愿相信雪逸身患绝症,但痛哭的雪逸,桌上的病历却使他不得不相信,只能尽量去安慰雪逸,告诉雪逸一定要有活下去的信念。雪逸拿出星宅的照片给韩若定,指着照片中的男孩告诉若定,这就是他的儿子,韩若定在看到照片时,就相信了这个和自己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孩是自己的儿子。莫荔来到大嫂薛梅做服务员的超市找到薛梅,向薛梅承认昨天自己太冲动了,希望大嫂可以原谅自己,也希望大嫂可以原谅母亲李蕴华,不要跟母亲一般见识,毕竟平时母亲也...[详情]

    韩若定不愿相信雪逸身患绝症,但痛哭的雪逸,桌上的病历却使他不得不相信,只能尽量去安慰雪逸,告诉雪逸一定要有活下去的信念。雪逸拿出星宅的照片给韩若定,指着照片中的男孩告诉若定,这就是他的儿子,韩若定在看到照片时,就相信了这个和自己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孩是自己的儿子。莫荔来到大嫂薛梅做服务员的超市找到薛梅,向薛梅承认昨天自己太冲动了,希望大嫂可以原谅自己,也希望大嫂可以原谅母亲李蕴华,不要跟母亲一般见识,毕竟平时母亲也为了照顾家人而很辛苦。大嫂向莫荔诉说自己平时是如何迁就李蕴华,最后告诉莫荔,既然事情也过去了,就算了,自己也不打算记母亲的仇。莫荔听到大嫂答复,于是又回家去做母亲李蕴华的思想工作。酒店里,韩若定整个一下午都在开导雪逸,让她一定要坚强,晚上带雪逸去吃海鲜。吃过晚餐后,又载着雪逸去栈桥等风景优美的地方去散心。如果雪逸真将不久于人世,韩若定希望自己可以让这个给他带来一个儿子的女人,可以尽量开心的离开人世。疲惫了一天,为了调和家里的矛盾而嘴皮子都磨破了的莫荔回到家中,本想向韩若定倾诉一番,谁知家里却没有韩若定的踪影,以前韩若定不管去哪里,总是会告诉自己一声,今天一天都没有打给自己一个电话,莫荔很奇怪,不知道韩若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给韩若定打电话,韩若定告诉陪一个外地来的朋友,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于是莫荔边收拾屋子边等韩若定回来。韩若定一天中,知道了自己有个儿子,初恋女友得了绝症,剩下的生命已经不多了,这一切使韩若定心乱如麻。回到家中,想把这一切都跟莫荔说,但却发现莫荔有一肚子委屈的样子,于是让莫荔先说。莫荔把这两天在娘家中发生的争斗一股脑的向韩若定倾诉而出,当韩若定得知薛梅居然跟患有心脏病的莫荔动手时,拿上车钥匙冲出家门,要去跟莫荔的大哥莫志理论去,让他把自己的老婆薛梅管好些,莫荔拦住韩若定,后悔把家里的事告诉韩若定。韩若定看到莫荔本身就不高兴,就没敢把雪逸和儿子的事情告诉莫荔,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莫荔,毕竟这件事情很复杂,如果在莫荔心情本就不好时告诉她,她更加接受不了。深夜了,雪逸在床上睡不着,想着白天韩若定温柔地载着自己去散心,吃饭时对自己细心的关照,雪逸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在北京的好友兼公司经理的吴美家打通了电话,电话里,吴美告诉雪逸这两天公司业务开展的很正常,星宅也一切平安。雪逸把自己想把星宅也接到青岛来,把北京的资产都处理变卖掉,把自己生命最后的时光放在青岛渡过的想法向吴美说了,并让吴美帮助她变卖掉自己在北京的车和房子。夜深更阑,莫荔鼾声微微,韩若定满脑子都是照片中的儿子,实在睡不着,于是爬起来,坐到书桌前,拿出星宅的照片,看了又看,连莫荔起床下地的声音都没有听见,直到莫荔出现在书房里,韩若定才慌忙把照片收进抽屉中。在莫荔追问他是不是有心事,白天见了谁后,本想一狠心把雪逸的事全盘托出,但想着莫荔的心脏不好,现在又没有工作,完全依靠自己,几番犹豫后,还是没说出口。明亮而宽敞的机场大厅,韩若定带领着几个漂亮的空姐和帅气的飞机驾驶员昂首走过安全通道,不经意看到正在候机大厅等飞机回北京的雪逸,雪逸在此时也在人群中看到了韩若定,俩人遥遥相望,雪逸想走过来,但又突然停下了脚步。韩若定回头看着雪逸,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做停留,只能带领机组上飞机做起飞前的准备工作,在飞机起飞前,接到雪逸发来的短信:“若定,我会把星宅带到青岛来,等我。”韩若定心情矛盾的关机,飞机冲出跑道,冲入蓝天。韩若定单位分的房子下来了,错层180多平米,韩若定与莫荔第一次走进新房,俩人在新房里兴奋地一起规划着未来的生活。莫荔又把自己想开咖啡屋的想法向韩若定说起,韩若定极力反对,让莫荔先把新家装修好再说,莫荔欣然同意。青岛海边顶级海景别墅“玫瑰山庄”中,雪逸牵着星宅的手,在房屋中介经理人的介绍下,一栋栋看着。星宅边走边好奇地问雪逸,为什么咱们以后要住到青岛来,以后是不是都再也见不到爸爸迟宗志了,雪逸被问的烦燥不安,于是把气全撒到中介经理人身上,总是挑房子这儿不好或嫌那儿不好。经理人委曲求全的带着雪逸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最后雪逸还是选择了第一栋看的别墅。接下来的几天里,雪逸去广本轿车的“四S”店里购卖了一辆白色的广本轿车,店里本来是没有现货的,但在雪逸多出一万块钱的情况下,店老板不知从哪里立马给开来一辆崭新的白色广本。开着崭新的广本轿车来到保姆市场,雪逸又以月薪三千的天价从一群保姆中雇下了保姆文嫂。JE公司,韩若定正在办公室里处理着一些报表,朱世经带着几个同事走进来,告诉韩若定因为公司给的薪水太低,所以大家要展开一系列对公司的抗意行动,并把他们拟好的行动细节展开给韩若定看,希望韩若定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参加进来。正当韩若定不想参加,但又不想直接回绝朱世经等同事时,雪逸打来电话,告诉韩若定在JE公司门口等他,一起去看儿子。于是韩若定撇下一屋子同事,匆匆而去。愤怒的朱世经追到公司门口,看到韩若定上了雪逸的白色广本车而去。雪逸驾车把韩若定带到星宅入托的幼儿园外。韩若定看到星宅因为是新入园的,跟其他小朋友还格格不入,一人坐在铁栅栏边,双手支着头,非常孤独,韩若定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收回]

  • 第4集

    韩若定与星宅,在幼儿园的栅栏边,一里一外,一番交流,星宅热情而大方,韩若定隔着栅栏忍不住摸了摸星宅红苹果一样的脸。上课的铃声响了,星宅有礼貌地与韩若定告别,向教室跑去,韩若定看着向前跑去星宅,突然感觉鼻子发酸,心中的父子之情被唤醒,如同海啸一样淹没了自己。幼儿园外,雪逸与韩若定坐在车上等待星宅放学,雪逸向韩若定讲起很多星宅小时候的趣闻,韩若定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向雪逸发问。星宅放学了,雪逸带着韩若定一起进幼儿园接星宅,...[详情]

    韩若定与星宅,在幼儿园的栅栏边,一里一外,一番交流,星宅热情而大方,韩若定隔着栅栏忍不住摸了摸星宅红苹果一样的脸。上课的铃声响了,星宅有礼貌地与韩若定告别,向教室跑去,韩若定看着向前跑去星宅,突然感觉鼻子发酸,心中的父子之情被唤醒,如同海啸一样淹没了自己。幼儿园外,雪逸与韩若定坐在车上等待星宅放学,雪逸向韩若定讲起很多星宅小时候的趣闻,韩若定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向雪逸发问。星宅放学了,雪逸带着韩若定一起进幼儿园接星宅,在教室门口,雪逸告诉星宅的老师,韩若定会经常来接送星宅,让老师可以放心的把星宅交给韩若定。韩若定爽快地接受了以后接送星宅的任务,在接孩子放学的人群中,自豪地领着星宅走出幼儿园大门。在路上,韩若定与星宅坐在汽车后座上聊的热火朝天。雪逸从反光镜里看着满脸父爱的韩若定,知道韩若定不会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里离开自己了,因为他心里现在全都是对星宅的爱,对自己感激,对自己的同情。但想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心中的留恋使雪逸流下泪来。韩若定看到雪逸流泪,赶忙劝慰,告诉雪逸一定要心宽,自己会抽出更多时间来照顾她和星宅的,雪逸含泪点头。白色广本在久阳中,沿着海边的公路驶进“玫瑰山庄”。莫荔回到娘家,母亲为哥哥与嫂子没回来吃昨天的晚饭和今天的早饭而喋喋不休,哭闹不止。莫桔不但不劝母亲,还一副事不关几高高挂起的态度。父亲退休以后找的补差的工作也不顺心,今天又被老板说一顿,找老哥们儿去唱酒述述苦,还把莫荔新送给他的新手机弄丢了。莫荔安抚完母亲又去安慰父亲,安慰完父亲又去教育妹妹,正教育着妹妹呢,母亲又和父亲在厨房里因为午饭吃什么而吵了起来。莫荔感觉自己在家里如同一个救火队员一样,自己虽然为此筋疲力尽,但火总是扑不灭。韩若定来到雪逸家,发现雪逸的规矩繁多,进门时韩若定忘了脱鞋,雪逸不说让韩若定脱鞋,却让文嫂拿着面巾纸跟在韩若定身后,把韩若定的脚印一个一个擦掉。进门后要求至少洗手两遍,每遍不得低于5分钟,不然就不能碰屋内的任何东西。韩若定与星宅在庭园里玩累了一起吃苹果,一个苹果里有一条小肉虫,雪逸尖叫着把一盘子苹果都倒进了拉圾桶。雪逸这些过分洁癖的行为,使韩若定很不适应。晚饭后,韩若定劝雪逸再去青岛的医院查一下,接受治疗。雪逸说每当去医院都会使自己想到死亡,想到自己会因化疗而变得惨不忍睹的脸。韩若定没办法,只能拿着雪逸在北京医院的病例和CT片离去,准备找青岛最好的脑肿瘤医生再给雪逸去看看。从雪逸家回到自己家中的韩若定,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看一会足球比赛,但莫荔又跟自己提出开咖啡管的设想,韩若定在考虑过莫荔的身体和经营能力后,予以莫荔坚决的否定。第二天早上,俩人在海边慢跑,莫荔不放弃地又提起开咖啡馆的事,韩若定说起莫荔因炒股票而已经赔进去的几十万,不能再让莫荔拿着钱去打水漂。莫荔不理解韩若定为什么这样坚决的否定,坐在家里生闷气,韩若定拿上雪逸的病历和CT悄悄去了医院。在医院中,韩若定被医生一再追问与患者关系,着急的韩若定谎称雪逸是自己妻子,被医生告知,雪逸已经是癌证晚期,做不做手术,接受不接受化疗对雪逸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作为丈夫,如果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让雪逸得到更多的人生快乐,对雪逸来说反而更加实际一些。韩若定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雪逸尽可能多的快乐一些。JE航空公司大会议室内,熊总警告在座的飞行队长和副队长们,一定要专心于飞行,专心于技术的提高,好像洞察了朱世经等人的行动,但没有点破。朱世经在会议桌上偷偷给韩若定写条子,问韩若定前几天开白色广本的漂亮女人是谁,一副洞查真相的神情。韩若定写条子把雪逸的事情告诉了自己最铁的哥们儿,并让朱世经给自己保密。散会后,韩若定开车去幼儿园接星宅,在幼儿园门口遇到莫荔最好的女友叶岚也去幼儿园接女儿放学,韩若定本想上前与叶岚打招呼,但叶岚好像没看见韩若定一样带着女儿匆匆离去。韩若定接了星宅送回雪逸家,雪逸让文嫂烧好洗澡水让父子俩回来后先洗澡,然后吃点心。听着父子俩在浴室里的嬉闹声,看着父子俩吃点心时的开心,雪逸找到了家的幸福。韩若定为了可以哄雪逸开心,边吃点心边不停的讲着与飞机有关的笑话,欢笑声充满了别墅。回到家中的韩若定与莫荔继续冷战,朱世经给韩若定打来电话,告诉韩若定有一个老中医对治疗肿瘤有很好的中药控制方法,他已经帮韩若定约好了,现在就可拿着雪逸的病历去咨询一下。韩若定到老中医家中,被老中医告知可以试着用中药对患者身体进行一些调节,对肿瘤进行以毒攻毒的削弱,韩若定听到这个消息,开车又赶去雪逸家。深夜,雪逸坐在电脑前,上网查着脑癌资料,当看到因做头部放疗和化疗而变得面目狰狞的患者后,痛不欲生,蓬头垢面。此时接到北京医院打来的电话,让雪逸无论如何回北京一趟,雪逸感觉自己大限已到,更加悲痛欲绝。韩若定此时来到雪逸房间门外,雪逸因自己蓬首垢面而不给韩若定开门,无论韩若定说什么,只在房间里痛哭不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韩若定心急火燎,不得以破门而入。绝望的雪逸扑入韩若定怀中,哭着告诉韩若定北京医院让她回去的事,韩若定让她勇敢的去面对,无论怎么样,都会照顾她的。感动的雪逸主动吻上韩若定的嘴唇,韩若定在自己失去理智前逃走。韩若定回到家中,莫荔已经躺下休息,知道韩若定回来,假睡看韩若定什么反应,韩若定看出莫荔是在装睡,就从后面轻轻搂住莫荔,轻声的向莫荔赔礼道歉,给莫荔讲笑话,莫荔忍不住笑出声来,俩人的冷战宣告结束。雪逸在韩若定逃走后,关着灯一动不动站在窗前,月光照着雪逸苍白的面孔,在天亮起来时,雪逸开始写遗书……[收回]

  • 第5集

    韩若定拿着存折在银行排队取钱,前面的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大袋零钱去银行换整钱,韩若定想与她换个位置,中年妇女与韩若定争吵了起来。雪逸在家中化好妆,在柜子里挑出自己最喜爱的衣服穿上。赤着脚走上别墅的天台,在天台边缘徘徊着。银行中,排在韩若定前面的妇女站到了窗口前,工作人员在紧张地数着一大堆零钱,韩若定耐心等待。中年妇女拿着换好的整钱离去。韩若定从银行取出五万块钱,沿着海边的公路向雪逸家驶去。莫荔与好友叶岚一起逛商场,叶岚...[详情]

    韩若定拿着存折在银行排队取钱,前面的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大袋零钱去银行换整钱,韩若定想与她换个位置,中年妇女与韩若定争吵了起来。雪逸在家中化好妆,在柜子里挑出自己最喜爱的衣服穿上。赤着脚走上别墅的天台,在天台边缘徘徊着。银行中,排在韩若定前面的妇女站到了窗口前,工作人员在紧张地数着一大堆零钱,韩若定耐心等待。中年妇女拿着换好的整钱离去。韩若定从银行取出五万块钱,沿着海边的公路向雪逸家驶去。莫荔与好友叶岚一起逛商场,叶岚告诉莫荔,曾经四次看到韩若定与一个陌生女子在一起,还带着一个小男孩,而且这个陌生女子还面目娇好,警告莫荔一定要小心婚姻的变质,莫荔对韩若定的信任在叶岚的话语下开始动摇。韩若定来到雪逸的房间,看到床头放着雪逸的“遗书”大惊失色,跑到车库看到雪逸的车还在,又跑到厨房问文嫂雪逸是不是出去了,文嫂告诉他雪逸好像没有出门,韩若定发疯一般冲进别墅天台,看到雪逸表情呆滞,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在天台边缘徘徊,韩若定冲过去一把拽下来,把雪逸紧紧地搂在怀中。雪逸在韩若定怀里奋力挣扎,哭喊着告诉韩若定,自己已经把儿子星宅交到了他手中,自己不愿意在死前变得丑陋不堪,已经对这个世界无所留恋了。韩若定紧紧搂着在怀中燥动不安的雪逸,求雪逸不要自杀,如果她自杀了,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雪逸在知道韩若定是在乎自己后,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韩若定决定陪同雪逸一起回北京,在去机场的路上,雪逸突然抓住正在开车的韩若定的手,告诉韩若定自己不想死,自己想看到星宅长大,想看到自己与韩若定一起慢慢变老,摇着韩若定的手求他一定要想办法救救自己。方向盘摇晃着,车头摇晃着,车在公路上画出了S型,差点与对面驶来的大卡车撞上,韩若定只能停在路边安慰雪逸,直到雪逸情绪平稳下来后,才又向机场驶去。莫荔回到家中,给韩若定机场办公室打电话,朱世经告诉莫荔今天没有韩若定的飞行任务,也没有会议,韩若定没有来机场。雪逸与韩若定赶到机场,去北京的飞机刚刚起飞,俩人只能等下一班,韩若定带雪逸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休息,介绍雪逸与朱世经认识。朱世经告诉韩若定,莫荔刚刚打电话查过岗,让他赶紧给莫荔回电话,韩若定赶忙拿起单位的电话给莫荔手机打电话,刚刚接通,电话被雪逸按断。雪逸不愿让韩若定看到自己在北京医院里的狼狈,也不放心把星宅交给文嫂,固执地要求韩若定留下来照顾星宅。韩若定不放心雪逸一人回北京,双方争执不下,朱世经自动请缨陪雪逸回北京医院复诊,雪逸勉强同意。韩若定把雪逸和朱世经送上飞机,嘱咐朱世经一定要细心一些,雪逸的情绪很不稳定,并拿出五万块钱给朱世经,如果雪逸看病需要,让朱世经当用则用,雪逸无论如何也不肯收,朱世经大咧咧地替雪逸收下。莫荔在家支起熨衣板熨衣服,熨完衣服又把韩若定的皮鞋擦的锃亮,边干活边想着最近韩若定经常借故离开家的不正常行为,韩若定近几天不正常的举动在莫荔脑中一一闪现。韩若定从幼儿园接出星宅,带星宅去吃肯得鸡,因雪逸平时从来不带星宅去肯得鸡麦当劳这些拉圾餐馆吃饭,所以星宅吃得非常开心,在肯得鸡的儿童乐园里也玩得不亦乐乎,不愿离去。韩若定好不容易才把玩疯了的星宅带回家去,星宅拿出自己的各种卡片,向韩若定讲解这些卡片中的怪兽都叫什么名字,是多么厉害,韩若定惊讶于星宅的小脑袋里,居然能记住这么多东西。夜晚,北京医院静静的走廊上,朱世经坐在长椅上等待。雪逸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医生小心谨慎地告诉雪逸并没有患脑癌,那只不过是一次医疗事故,是放射科的实习生因对医院有意见,故意把雪逸的核磁共震片子与另一患脑癌病人的片子对调了,雪逸拿起“颅内无异物”的诊断证明书放声痛哭。此时韩若定打通朱世经的电话询问情况,朱世经告诉韩若定,雪逸情况非常不好,已经在里面痛哭有一会儿了,韩若定责骂朱世经为什么不进去看看,朱世经告诉韩若定,雪逸不让自己进去。韩若定赶忙拨通了雪逸的电话,问雪逸情况,又让星宅说笑话给妈妈听,雪逸收住眼泪,告诉韩若定情况比较复杂,等明天回青岛见面再谈。莫荔独自在花园中徘徊,看到机场的大巴载着航空公司的人陆续回来了,直到晚上11点半才看到韩若定的车开进小区大门。莫荔抢先一步回到家中,像往常一样给韩若定开了门,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韩若定的脸上亲一下,转身去了卧室,韩若定去了卫生间,这晚夫妻间的对话从未有过的简单。韩若定睡着了,莫荔失眠了。雪逸在回青岛的飞机上,不停向朱世经询问韩若定的工作情况,询问莫荔的情况,朱世经一一回答,发自内心的想给予雪逸更多安慰。韩若定开着车出门了,莫荔打车跟在后面。韩若定到幼儿园接星宅,莫荔远远地看着。韩若定到机场接了雪逸一起回到“玫瑰山庄”,莫荔站在别墅围栏外,愤怒地看着这貌似幸福的一家三口,惊呆了,韩若定回身看到呆立在围拦外的莫荔也愣住了。雪逸抬眼看到莫荔愤怒的眼神,忽然意识到,战争已经打响,两个女人,必定有一个要不幸,那么雪逸不能让自己牺牲,毕竟儿子不能没有妈妈,更不能没有爸爸。雪逸走近韩[收回]

婚内外精彩对白

婚内外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婚内外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婚内外的短评

(3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这个程雪逸开始是可怜,最后是可恨,最可怜的是星宅和迟鑫志。

    zhanlantiankong151发表于2014-10-19 18:48:05

  • 苗圃依然如此迷人,太喜欢了

    719619072@qq.com发表于2012-11-30 00:37:55

  • 我看那 男的很不容易,两边女人都要负责.

    好看不放过发表于2012-11-18 22:05:00

  • 程雪逸很漂亮,她演也不错,在里面她也是受害者,

    好看不放过发表于2012-11-18 22:03:35

  • 教训完程雪逸回来竟然穿的拖鞋进门,国外归来借的朱世经的车说第二天还,没有回家的情况下结果晚上去海边竟然开的是自己的车,你说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导演也够差劲的,演技差劲也就算啦还竟穿帮,这片也敢拿出来放

    人鱼姐姐发表于2012-09-19 18:56:45

  • 假的不能再假了,而且好多穿帮的地方,什么破片啊

    人鱼姐姐发表于2012-09-19 18:51:48

  • 演技太烂,小姨超难看

    238482154发表于2012-08-21 16:37:58

  • 男主角演的太假了··跟莫荔演夫妻一点都不好,没有夫妻得感觉··苗圃爷演的太假!!

    pei253366233发表于2012-08-05 23:09:50

  • 韩若定真不要脸,只顾自己的感受从没为莫苈想想。不想想他的感受,还总说不理解他。程雪怡就更不要脸了,为了一个男人不择手段还害死了莫离的孩子,贱啊,

    涙妝发表于2012-07-28 21:21:25

  • 任泉的小八字胡怎么象土地公公一样。雪逸的内分泌严重失调了,豆豆阿豆豆豆豆。。。。。

    18721286987发表于2012-07-17 19:31:58

全部3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