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走过幸福剧情

敢爱敢恨、富有追求的高干子女朱小北已结婚三年,丈夫陈言是一个过日子按部就班、一成不变的编辑,日复一日平谈的家庭婚姻生活让妻子朱小北感因惑,心中渴望着激情。摄影家果青因为自己的“失足”不被妻子谅解而离婚,这是他第一次从婚姻的危机中逃脱,为了这个“自由”,他付出的代价是一贫如洗,发誓再不陷进爱情和家庭婚......[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朱小北是老干活动中心医务室的保健大夫,她的丈夫陈言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小俩口结婚快两年了,他们一直住在陈言单位的临时宿舍里,日子过的虽然简朴,但很甜蜜。一天早晨,小俩口在嬉闹中起床,开始了一天上班下班的平静生活。
    果青是一个曾经获过奖且小有成就的摄影家,离婚后,他从深圳回到北京,为投稿出自己的影集和找工作,他跑了几家出版社均无所获。
    朱小北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他的父母亲在她还是婴儿时在建设成昆铁路时因事故牺牲了。爷...[详情]

    朱小北是老干活动中心医务室的保健大夫,她的丈夫陈言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小俩口结婚快两年了,他们一直住在陈言单位的临时宿舍里,日子过的虽然简朴,但很甜蜜。一天早晨,小俩口在嬉闹中起床,开始了一天上班下班的平静生活。
    果青是一个曾经获过奖且小有成就的摄影家,离婚后,他从深圳回到北京,为投稿出自己的影集和找工作,他跑了几家出版社均无所获。
    朱小北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他的父母亲在她还是婴儿时在建设成昆铁路时因事故牺牲了。爷爷朱久学是个离休的老干部,在家里常和老伴张茹斗嘴皮,朱小北觉得爷爷欺负奶奶,她为奶奶打抱不平,而爷爷仍然我行我素,朱小北很生气,更让她生气的是奶奶还为爷爷辩护。让她觉得很没劲。
    陈言所在的编辑部一共三个编辑,老编辑马尔福的妻子带着女儿在美国,他孤身一人住在陈言和朱小北的小家的隔壁。这是一个怪癖的男人。编辑汪丽琴的丈夫度震再电视台工作,是一个艺术监制。她是在度震的前妻去世后嫁给他的。
    果青来陈言所在的出版社投稿求职,偶然碰到了回家的朱小北。从一个职业摄影家的眼光角,他感受的朱小北的率真。他欣赏朱小北的纯真。朱小北对此并无察觉。因为出版社在开会,果青没有见到编辑部的人反为朱小北奚落了一番,失落地离开编辑部。汪丽琴的丈夫与一个外地来京的年轻漂亮的女演员鬼混,二人臭味相投,互相利用。汪丽琴有所察觉,她带来家里的饭菜与陈言午餐时向陈言倾诉,善解人意的陈言劝导她时,被马尔福看见。马尔福觉得大家都是同事,而汪丽琴总是和陈言交流,和自己却很少有话,他心生醋意,并把汪丽琴请陈言吃饭的事告诉了朱小北,朱小北表面上不以为然,但心里不高兴。
    果青再次来到陈言所在的出版社,他的作品为汪丽琴所欣赏,汪丽轻将他推荐给出版社的杨主编,杨主编决定临时聘用果青作美术编辑,果青总算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收回]

  • 第2集

    果青和老朋友刘明在酒吧里边喝酒边叙往事,刘明为果青离婚而遗憾,在聊天中他们也谈到了共同的老朋友胡大伟。刘明帮果青拉活拍广告,果青的生活似乎又充满了光明。
    陈言为朱小北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而朱小北拐弯抹角的探问陈言和汪丽琴吃午餐的事,陈言无意讲这件事,而朱小北穷追猛问,陈言不得不说了实话,朱小北抱怨陈言讲真话真难,小两口为此小吵小闹一番后又言归于好。住在他们隔壁的马尔福为小两口的吵闹而不感寂寞,他不得不"偷"听小两口...[详情]

    果青和老朋友刘明在酒吧里边喝酒边叙往事,刘明为果青离婚而遗憾,在聊天中他们也谈到了共同的老朋友胡大伟。刘明帮果青拉活拍广告,果青的生活似乎又充满了光明。
    陈言为朱小北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而朱小北拐弯抹角的探问陈言和汪丽琴吃午餐的事,陈言无意讲这件事,而朱小北穷追猛问,陈言不得不说了实话,朱小北抱怨陈言讲真话真难,小两口为此小吵小闹一番后又言归于好。住在他们隔壁的马尔福为小两口的吵闹而不感寂寞,他不得不"偷"听小两口的吵架。陈言在猜到是马尔福告诉朱小北和汪丽琴吃午餐的事后,心里对马尔福产生厌恶。
    马尔福在办公室和对汪丽琴套近乎,他告诉汪丽琴,他的同学也在电视台,电视台已传出度震和那个女演员的风流事,他告诉汪丽琴那个女演员叫梁微微,汪丽琴沉默地哭着出门。这时,果青恰巧走进办公室,他开玩笑地指责马尔福气哭汪丽琴,马尔福觉得果青得到来搅了他和汪丽琴的谈话,他气愤的教训果青少管闲事,当好临时工,抓紧把编辑部的书的封面设计好,说着他出门去找汪丽琴。果青感到马尔福莫名奇妙地往他身上撒气,心里很不高兴,他气哼哼地坐到电脑前开始设计封面。这时朱小北到编辑部找陈言,她看到办公室里只有果青一人在工作,两人聊起天来,聊的很投机。对朱小北率真及其欣赏的果青突发灵感:他要给朱小北拍一组照片,用朱小北的肖像做书的封面。朱小北稍做推辞后在办公室里配合果青拍照片,果青边拍边与朱小北聊天,他感到朱小北真可爱。汪丽琴看到了这一切,朱小北向汪丽琴解释,果青想用她的肖像照片做马尔福的书的封面。
    晚上,陈言询问朱小北做封面的事,朱小北不以为然的告诉了陈言。谨慎又极爱朱小北的陈言瞻前顾后的劝告朱小北,不要用自己的照片做封面,原因有二条,一是马尔福编辑的那本书有点像《查太来夫人和他的情人》,他不希望他的老婆做那种书的封面,二是他自己是出版社的职工,用自己老婆的照片做封面,社里的人会有不好的议论,会认为他陈言拿了多少钱,这样影响不好。朱小北不无轻蔑地说自己的丈夫活着太累,陈言辩解着。这时马尔福敲门进来问陈言楼下的办公室为什么还亮着灯,陈言说他离开时已经关了,说着二人下楼去看。
    果青在办公室设计封面,陈言和马尔福进来,马尔福不无挖苦地说国庆真积极,下班了还加夜班。当他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朱小北照片时,他觉得有话可说了。他赞扬国情的设计好,而陈言则明确地告诉国情:他已经与朱小北商量好了朱小北也不同意用她的照片做封面,正说着,朱小北走进门和丈夫较劲儿,说她同意用她的照片做封面,因为照片上是她,她有这个权利,陈言感到难堪。见惯小两口吵闹的马尔福借口炉子正烧水遛走了。朱小北看到电脑屏幕上自己有些兴奋,她想看果青怎么做封面。自尊心使陈言装做一个不在乎自己老婆和谁在一起的姿态与妻子和果青道别后上楼去了。朱小北看着果青工作,二人聊起来。果青告诉朱小北。明天礼拜天,他的摄影作品在北师大艺术系展览,他欢迎陈言和朱小北去参观,朱小北信以为真。
    陈言没有回家,马尔福也在观察,二人尴尬地在楼道上相见。陈言有些恼火地问马尔福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屋里,马尔福嬉皮笑脸地回自己屋里,而陈言则又回到楼下办公室。马尔福在自己屋门后听着陈言下楼的脚步声偷乐着自言自语地说:"我是谁呀!我是过来人。"
    办公室里,陈言不愿再为妻子是否上封面的事多讲话,他让果青看着办,朱小北也感到了丈夫的难处,她拥着丈夫回家,果青则继续工作。
    在家里朱小北问丈夫明天是否与他一块儿去看果青的影展,陈言觉得妻子挺傻,他告诉朱小北在出版社干临时工混的人怎么有能力办自己的摄影展?朱小北则不以为然,坚持明天要去看看,陈言则说他肯定不去,因为要赶稿件挣钱买房子,二人拌了几句嘴后睡去。
    第二天,朱小北独自来到北师大,她看到的是在小树林里挂了许多自己照片的果青摄影展,更可气的是学校保安多次让果青不要违章办影展,并争吵起来。这事让朱小北啼笑皆非。但同时她感到了果青对她的那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情分。[收回]

  • 第3集

    果青和刘明在泡酒吧,二人就婚姻问题穷聊了一阵。
    礼拜一,上班了,编辑部就果青设计的封面讨论了一番。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马尔福无奈,果青也放弃了这个方案。此后马尔福与果青为其它设计方案激烈地争吵起来。陈言试图调和,反为二人指责,他们都认为所以争吵都是因为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这时,引起争吵的朱小北来到编辑部,果青则一怒之下找刘明拍广告去了,马尔福气愤中向大家揭发果青上班干私活,朱小北则讲那是果青有本事,为什...[详情]

    果青和刘明在泡酒吧,二人就婚姻问题穷聊了一阵。
    礼拜一,上班了,编辑部就果青设计的封面讨论了一番。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马尔福无奈,果青也放弃了这个方案。此后马尔福与果青为其它设计方案激烈地争吵起来。陈言试图调和,反为二人指责,他们都认为所以争吵都是因为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这时,引起争吵的朱小北来到编辑部,果青则一怒之下找刘明拍广告去了,马尔福气愤中向大家揭发果青上班干私活,朱小北则讲那是果青有本事,为什么没有人找你马老师,陈言不愿自己的妻子搅和自己单位的事,他劝朱小北回家,朱小北悻悻然地走了。马尔福则阴阳怪气地警告陈言:情人眼里出西施。陈言感到怅然。
    杨主编找来编辑部的三人询问果青和马尔福吵架的情况,陈言还算客观地向领导做了汇报,杨主编决定找果青谈次话。
    晚饭之前,陈言和朱小北就是否用朱小北的照片进行了讨论,朱小北觉得丈夫小心眼,陈言则装做漫不经心地把话题引到别处。小两口之间出现了交流障碍。
    度震又要去约会梁微微,在家里他编瞎话欺骗妻子汪丽琴,汪丽琴第一次向丈夫提问梁微微是谁?度震倒打一耙,指责妻子胡乱猜疑,影响夫妻感情。汪丽琴气愤又无奈。
    杨主编与果青谈话,果青坦率地告诉杨主编他在出版社干就是为了混人缘,以待机会出自己影集,杨主编也明确表示不赚钱的书不能出,同时让果青自己决定是否离开出版社。
    果青辞职了,离开出版社之前,他将所拍的朱小北的照片给了陈言,让陈言将照片转交给朱小北,陈言把照片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他对果青的走既有些说不清的高兴,又有些失落。晚上,在家里他和朱小北讨论果青说辞职就辞职的事,他觉得果青活着比他潇洒。二人心里想着各自的心事。
    果青又开始为找工作四处奔波。
    汪丽琴为丈夫的外遇而痛苦,马尔福表示要帮助汪丽琴彻底查清真相。他去找在电视台工作的同学去了。陈言告诉汪丽琴让马尔福调查是个错误,婚姻危机了,不怕,关键是自己要坚强自立,不能靠别人,汪丽琴觉得陈言的话很对,心里得到很大安慰。
    果青经刘明介绍来到一家图片社,见到了图片社老板李加加。[收回]

  • 第4集

    经过面试,李加加决定聘用果青在图片社做摄影师。二人的谈话使果青感到他遇到了一个即严厉又通情达理的老板。 果青晚上在街头电话亭向刘明道谢后给远在深圳的前妻方芳打电话,他告诉前妻自己目前的处境,前妻方芳则责备他不给儿子寄钱,果青想与儿子通话,前妻不允挂断电话。果青愤怒地几乎要疯狂,但又极其无奈。 朱小北偶然在传达室看到果青的邮件,她把它交给出版社人事处。 办公室里,马尔福告诉汪丽琴他在度震单位侦察到的情况,汪丽琴"落实了...[详情]

    经过面试,李加加决定聘用果青在图片社做摄影师。二人的谈话使果青感到他遇到了一个即严厉又通情达理的老板。 果青晚上在街头电话亭向刘明道谢后给远在深圳的前妻方芳打电话,他告诉前妻自己目前的处境,前妻方芳则责备他不给儿子寄钱,果青想与儿子通话,前妻不允挂断电话。果青愤怒地几乎要疯狂,但又极其无奈。 朱小北偶然在传达室看到果青的邮件,她把它交给出版社人事处。 办公室里,马尔福告诉汪丽琴他在度震单位侦察到的情况,汪丽琴"落实了"
    丈夫的外遇后心里发慌头晕,马尔福让汪丽琴到他家躺会儿,这时陈言进来,汪丽琴随陈言到他家休息,马尔福很生气,认为是他帮汪丽琴搞清的情况,汪丽琴却不买帐。
    汪丽琴在陈言家向陈言倾诉自己苦恼,善良的陈言劝慰着他,这时朱小北回家看到了汪丽琴,汪丽琴告诉朱小北,自己遇到了麻烦,请她丈夫帮助出点儿主意。汪丽琴回办公室去了,朱小北心中涌出些许醋意,她让丈夫也帮她分析解决一下自己妻子的思想问题。陈言觉得妻子在耍小脾气,耐着性子哄着朱小北,小两口打闹着。陈言买来白兰地哄笑朱小北。
    马尔福在办公室和在美国的妻子通长途,他求妻子允许他去美国,妻子不同意。
    朱小北在公共汽车上无意中发现一家图片社的橱窗里挂着果青给她拍的照片,他在图片社找到了正在拍广告照片的果青,果青让朱小北等他忙完活再聊。
    出版社的福利房分配方案公布了,陈言榜上有名,他兴奋地打电话到朱小北单位,但没找到朱小北。
    工作完了的果青在摄影棚里兴奋地为朱小北拍艺术照,在拍摄过程中,果青问朱小北,陈言是否把照片交给了她,朱小北一楞转而叉开话题告诉果青他有信在出版社人事处。
    晚上,陈言画着将要购到的福利房的格局图与朱小北商量着如何分配住房。并说要是有了孩子可以单独给孩子一间,朱小北则认为现在要孩子太早,陈言不语。
    汪丽琴在家里接到梁微微打来找度震的电话,知道了梁微微所住的宾馆,她琢磨着如何应对。
    果青忙着冲印朱小北的照片。[收回]

  • 第5集

    李加加欣赏着果青为朱小北拍的艺术照,萌发出为果青专门设立一个艺术写真照的工作室,以扩展图片社的业务,二人一谈即合。
    陈言和朱小北躺在床上,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汪丽琴在家里睡不着,她给陈言发了个信息征求陈言她是否去宾馆见梁微微的意见。躺在床上的陈言看到信息,怕引起妻子的误会,骗朱小北只是一条推广彩票的信息。
    果青借口来出版社取信,把朱小北的艺术照送到她家后走了。朱小北怕丈夫猛然看到照片不高兴,她把照片放到了...[详情]

    李加加欣赏着果青为朱小北拍的艺术照,萌发出为果青专门设立一个艺术写真照的工作室,以扩展图片社的业务,二人一谈即合。
    陈言和朱小北躺在床上,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汪丽琴在家里睡不着,她给陈言发了个信息征求陈言她是否去宾馆见梁微微的意见。躺在床上的陈言看到信息,怕引起妻子的误会,骗朱小北只是一条推广彩票的信息。
    果青借口来出版社取信,把朱小北的艺术照送到她家后走了。朱小北怕丈夫猛然看到照片不高兴,她把照片放到了沙发背后,想对丈夫解释清楚后再拿出来。
    汪丽琴来到宾馆欲见梁微微谈判,却碰到度震和梁微微在一起并准备出门,汪丽琴怕面对这个现实,慌忙地溜出宾馆,度震隐约看到了汪丽琴的背影,心里犯起嘀咕。
    陈言回家在沙发背后发现了果青为朱小北拍的艺术照,他纳闷妻子为什么要藏起来,生起闷气,等待朱小北交代。小两口为这事拌起了嘴。朱小北拿出沙发后的照片耍着脾气将照片挂在墙上,陈言询问朱小北拍照片的是男人吧?两口子吵了几句,朱小北也坦然地告诉陈言,照片是果青拍的,并指责陈言为什么不把果青交还给她的照片给她,陈言感到有些莫名的怅然。
    汪丽琴在办公室里告诉陈言她在宾馆里看到了度震和梁微微。陈言觉得汪丽琴挺傻,不该去宾馆。汪丽琴则怪陈言接到她的短信也不给出主意,尽说马后炮的话,陈言则告诉汪丽琴以后再别发这样的信息,以免朱小北误会。这时度震打来电话约汪丽琴吃晚饭,汪丽琴答应了。
    下班后,陈言和朱小北看着度震接走了汪丽琴,二人对此事发表各自的看法。
    度震在一家高级餐厅请妻子吃饭,并讲这是他们相识7年的纪念晚餐,度震向汪丽琴表白,在他前妻病势,他心情沮丧时,是汪丽琴走进了他的生活,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二人回顾着曾经的幸福时光,汪丽琴被感动,她似乎原谅了丈夫的过失。而不思悔过的度震在与妻子谈心时仍不忘抽空给梁微微打电话约会,这一切都是背着汪丽琴干的。
    李加加约果青来家里做客,二人谈起各自的身世,果青加深了对李加加的了解和尊重。
    果青干完工作来到出版社见到朱小北,他想约朱小北出去玩,朱小北没同意,这一幕被陈言撞见。[收回]

走过幸福精彩对白

走过幸福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走过幸福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走过幸福的短评

(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别老说雷哥这个雷哥那个的,絮叨啥啊?你行你去演!演要饭的啊!力挺雷哥!

    大龙发表于2010-10-02 19:15:14

  • 孙的好片子:《刀锋1937》,《潜伏》,《落地请开手机》,《像雾像雨又像风》,还有几部演黑社会老大的也很不错的。后来的新片,就差演了。

    必来发表于2009-05-10 21:02:39

  • 孙的好片子:《刀锋1937》,《潜伏》,《落地请开手机》,《像雾像雨又像风》,还有几部演黑社会老大的也很不错的。后来的新片,就差演了。

    必来发表于2009-05-10 21:02:35

全部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