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7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血荐轩辕剧情

司马家为独占兵工业市场,将唐家灭门。二十年后,锦衣卫首领宇文峰(郑少秋)与京城第一大镖局的王夫人(汪明荃)交手,刀光剑影间,二人似曾相识……原来当年峰改名换姓,戴上眼罩,当上了锦衣卫,其夫人唐碧则改嫁王家,强忍屈辱,两人均静候复仇之日。可惜他俩均有难言之隐,……碧招揽了孟磊(林峰)作剑手;磊与碧......[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明万历帝在皇极殿外观赏杂耍之际,镇抚司都统宇文峰率锦衣卫匆匆赶至,指杀手山庄的刺客已混入杂耍艺人中,刺客随即发难。太监冯保心知刺客目标是他而非历,但向太傅张君正直言不会重用宇文峰,即使他有勇有谋,可惜是死于张诚手下。保赏赐歌姬柳倩娘给宇文峰,宇文峰却冷淡对娘。镇江镖局总镖头王侠带病押镖至岐县,飞龙寨新寨主杨虎来找碴,幸王夫人唐碧使计打发虎,唐碧提议改行水路。宇文峰得悉刺客主脑人物端木旗混在镖队中,但表示三月初八不想开...[详情]

    明万历帝在皇极殿外观赏杂耍之际,镇抚司都统宇文峰率锦衣卫匆匆赶至,指杀手山庄的刺客已混入杂耍艺人中,刺客随即发难。太监冯保心知刺客目标是他而非历,但向太傅张君正直言不会重用宇文峰,即使他有勇有谋,可惜是死于张诚手下。保赏赐歌姬柳倩娘给宇文峰,宇文峰却冷淡对娘。镇江镖局总镖头王侠带病押镖至岐县,飞龙寨新寨主杨虎来找碴,幸王夫人唐碧使计打发虎,唐碧提议改行水路。宇文峰得悉刺客主脑人物端木旗混在镖队中,但表示三月初八不想开杀戒,手下皇甫英一怔。另边厢,唐碧独自祭祀亡父母及前夫凌峰,王侠劝她放下心中包袱。
    众锦衣卫至左岸戒备,宇文峰飞身进入王侠的船舱,大开杀戒。宇文峰与唐碧在漆黑的船舱内交锋,突然右岸有乱箭向船射来,宇文峰即退回左岸。宇文峰发现东厂统领徐爵也接报来捉端木旗,与锦衣卫彼岸对峙。王侠推断两岸人马是官府中人,目标并非镖局,唐碧使计令假扮商人的端木旗现真身,并决定跟宇文峰交易。宇文峰收到唐碧的箭函,答应让王侠上岸就医,唐碧则奉上端木旗。王侠离开后,唐碧发现给端木旗逃脱……[收回]

  • 第2集

    唐碧发现给端木旗逃脱了;另边厢,宇文峰也猜出端木旗逃跑了,着皇甫英循着天上苍鹰追跳他,自己则留下牵制徐爵。唐碧扮出端木旗上岸接着逃走,徐爵不虞有诈追捕,宇文峰也假装追去。宇文峰接到唐碧派人送来锦盒,得悉端木旗可能在桐芦,宇文峰心知她在还人情。大夫指王侠随时油尽灯枯,唐碧难过。王侠坦言储了一笔钱给唐碧开铸剑坊,也知道唐碧与铸剑商司马家有血海深仇,唐碧愕然。
    关外,明军与蒙古军交锋之际,「天下第一剑」司马义将明主将戚继光...[详情]

    唐碧发现给端木旗逃脱了;另边厢,宇文峰也猜出端木旗逃跑了,着皇甫英循着天上苍鹰追跳他,自己则留下牵制徐爵。唐碧扮出端木旗上岸接着逃走,徐爵不虞有诈追捕,宇文峰也假装追去。宇文峰接到唐碧派人送来锦盒,得悉端木旗可能在桐芦,宇文峰心知她在还人情。大夫指王侠随时油尽灯枯,唐碧难过。王侠坦言储了一笔钱给唐碧开铸剑坊,也知道唐碧与铸剑商司马家有血海深仇,唐碧愕然。
    关外,明军与蒙古军交锋之际,「天下第一剑」司马义将明主将戚继光掳走,众兵大惊。司马义与家仆刍狗带继光到鞑靼营地,要求与将军阔尔都比武,阔尔都答应若输了放三人离开。司马义望着阔尔都倒卧血泊中,竟没有半点喜悦。司马义与刍狗在一片黄沙上走,司马义突然跟空气厮杀。
    宇文峰向万历汇报已捉拿刺客首脑端木旗,但将功全归镇抚司的指挥使张张诚,万历下旨召张诚回来。宇文峰严刑拷问端木旗元凶是谁之际,张诚却杀了他,更交给宇文峰一份名单,趁机清除异己。宇文峰到曹府灭门,忆起二十年前唐门被灭情景,心如刀割。张诚不满宇文峰偷偷放过曹家后人,提醒他不要忘记二十年之约。唐碧等送王侠灵柩返镇江镖局,王侠的堂弟王庆说镖局不可一日无主,唐碧无奈召集乡亲父老宣读王侠的遗书,骇然发现遗书不翼而飞……[收回]

  • 第3集

    唐碧女儿王怡与镖师们在灵堂上醉酒,唐碧严惩众人。王怡无意中得悉堂叔父王庆与镖头李昌偷偷将王侠遗书收起,往找寻时被二人发现,匆忙间将遗书放入棺木内,其后被二人绑起。大殓后,黑道中人欲向唐碧敲诈,王庆即指镖局不可一日无主,怂恿众人推举新当家,此时,王怡出现,指证其恶行,唐碧却不肯开棺取遗书。
    王侠的妻舅兼镖头贺坤及时而回,当众表示怀疑王侠是被唐碧毒死,要开棺验证,却原来此乃贺坤狡计。唐碧顺利成为当家,王庆、李昌本要接受家...[详情]

    唐碧女儿王怡与镖师们在灵堂上醉酒,唐碧严惩众人。王怡无意中得悉堂叔父王庆与镖头李昌偷偷将王侠遗书收起,往找寻时被二人发现,匆忙间将遗书放入棺木内,其后被二人绑起。大殓后,黑道中人欲向唐碧敲诈,王庆即指镖局不可一日无主,怂恿众人推举新当家,此时,王怡出现,指证其恶行,唐碧却不肯开棺取遗书。
    王侠的妻舅兼镖头贺坤及时而回,当众表示怀疑王侠是被唐碧毒死,要开棺验证,却原来此乃贺坤狡计。唐碧顺利成为当家,王庆、李昌本要接受家法伺候,唐碧却不追究,只将他们逐出镖局。唐碧知道贺坤所做一切皆为其子贺飞铺路,答允他会履行诺言让王怡跟贺飞成亲。
    唐碧带王怡与贺飞往京城开铸剑坊,更购入唐门旧居而住,并将剑坊起名「天刃坊」。贺飞陪同唐碧出席司马信寿宴,却因不慎弄坏贺礼,开罪司马信。天刃坊的工匠不敢得罪司马家,纷纷离开。唐碧往找唐门旧人火生,火生答应为她找铸剑高手光复唐门,却愧于有负唐碧当年所托,照顾其遗腹子唐骏。
    火生与好友风铁山、莫一笑前往牛家村找沈星河,途中闻一人用重金购下司马家宝剑,一笑使计让众人知道司马家名过其实。火生等闻牛家村村民为避瘟疫离村,原来星河因得罪山贼,为免祸及无辜,使计吓走村民并装死……[收回]

  • 第4集

    火生等以为前来沉家借宿的孟磊母子是山贼,大打出手,及后始知一场误会。孟氏双脚瘫痪导致脾气暴躁,孟磊惟有尽量满足其要求。山贼终至,并打算向孟氏下毒手,幸孟磊及时而回,与众人对付山贼,火生更将山贼头目杀死。星河闻孟磊要找「温州华佗」秦清福为母医治,即表示清福染急病离世,火生遂提议孟磊到京城寻颐。
    一笑、铁山不值孟氏沿途对孟磊无理取闹,决与二人分道扬镳。火生放心不下,回头始发现原来孟氏用心良苦,为免拖累儿子,一直伺机寻死,...[详情]

    火生等以为前来沉家借宿的孟磊母子是山贼,大打出手,及后始知一场误会。孟氏双脚瘫痪导致脾气暴躁,孟磊惟有尽量满足其要求。山贼终至,并打算向孟氏下毒手,幸孟磊及时而回,与众人对付山贼,火生更将山贼头目杀死。星河闻孟磊要找「温州华佗」秦清福为母医治,即表示清福染急病离世,火生遂提议孟磊到京城寻颐。
    一笑、铁山不值孟氏沿途对孟磊无理取闹,决与二人分道扬镳。火生放心不下,回头始发现原来孟氏用心良苦,为免拖累儿子,一直伺机寻死,幸未铸成大错。唐碧期望,尽快重新开炉铸剑,赶及三个月后比试之期,夺去司马家兵部生意,引仇人司马义出来,火生担心新剑会被认出唐门出品惹祸,唐碧却不以为然。
    张诚向万历帝献计,肃清贪官用其赃款兴建玩乐场,不料冯保趁继光向万历帝要求增加军饷时,竟提议将赃款用来作军饷,张诚暗气。宇文峰忽闻仇人司马义消息,心头一震,张诚见状,决以此来试探他,不料他竟将讯息烧毁,更表示不会因私怨忘记与他二十年之约。宇文峰回忆少年时与司马义在武当学艺情景。司马义重返武当找师傅青虚道人比试,宇文峰公干后闻武当山出事,急忙赶回,看见青虚奄奄一息,悲愤交集。宇文峰安葬青虚后,劝武当弟子联络各师叔伯,重建武当……[收回]

  • 第5集

    宇文峰在船上巧遇司马义与其仆人刍狗,其杀气竟令司马义的剑鸣声示警。宇文峰发现司马义经脉受创,欲追杀他时,不料刍狗慌忙带司马义离去,宇文峰气极。天刃坊正式开炉铸剑,唐碧率众祭天,并按传统将铸剑师的血加入炉火中,王怡与贺飞大感好奇。火生铸出天刃坊第一把剑,唐碧试剑后大感满意。
    司马信女儿娉婷为孪生兄长逍遥向父求情,始能与他外游,不料途中见一妇人穿上与自己相同服饰,顿时怒气冲天,逍遥上前替妹教训妇人,并往绸缎庄捣乱,逼老板...[详情]

    宇文峰在船上巧遇司马义与其仆人刍狗,其杀气竟令司马义的剑鸣声示警。宇文峰发现司马义经脉受创,欲追杀他时,不料刍狗慌忙带司马义离去,宇文峰气极。天刃坊正式开炉铸剑,唐碧率众祭天,并按传统将铸剑师的血加入炉火中,王怡与贺飞大感好奇。火生铸出天刃坊第一把剑,唐碧试剑后大感满意。
    司马信女儿娉婷为孪生兄长逍遥向父求情,始能与他外游,不料途中见一妇人穿上与自己相同服饰,顿时怒气冲天,逍遥上前替妹教训妇人,并往绸缎庄捣乱,逼老板当众向娉婷道歉。司马信得悉事件始末后,竟不追究他惹事生非,反斥他暗中赔偿事主,处事拖泥带水。王怡与贺飞首天到平湖书院上课,即与娉婷及逍遥发生磨擦。
    兵部军械大使史道同到天刃坊视察,唐碧为了参加试剑大会,以田氏白玉贿赂他。娉婷不满王怡与贺飞马匹挡路,逍遥向贺飞挑衅,要跟他策马较量,却在途中不慎撞倒孟氏。孟磊将娉婷拉下马,背着孟氏到书院讨回公道,院长顾显祖向孟磊赔罪,并收留孟磊母子。王怡要贺飞跟孟磊母子道歉,此时山贼前来绑架王怡勒索唐碧,幸孟磊机警智擒山贼。唐碧与火生到书院,火生重遇孟磊,欣喜。唐碧欲赠银两给孟氏医病作为报答,孟磊却指自己不为报酬救人,拒受恩惠……[收回]

血荐轩辕精彩对白

血荐轩辕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血荐轩辕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血荐轩辕的短评

(3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3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