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34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皇上二大爷剧情

硕二爷又称硕王爷,是活在老北京人口头上的一位既有着浓厚传奇色彩,又独具老北京味儿的奇特人物。他不事宫廷,为民请命,是一个行走于街巷鸡毛蒜皮小事之间的 “青天”,他经意与不经意之中,为老百姓解决了掰扯不清又纠缠不断的诸多难事儿,他不务虚不空谈,体味民间真实疾苦,切实解决问题,因而深受百姓的喜欢和爱戴,天下无人不......[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万历十二年的一天,灰蒙蒙的夜,有几分阴森森的宁静的长廊。远方一个红点晃动着,渐近了,原是一盏灯笼自深处急急跑来,似乎能听见提着灯笼的小太监急促的呼吸。
    在这个凉爽的深秋,一脚脚踩着冰冷的青砖,“咯咯”的回响声渐远……
    椒房宫院内,灯火通明,难产的郑妃在床上突然一松拳,没了声息。 接生婆取出擀面杖,狠狠顺着她肚子往下擀去,郑妃一声惨叫,贴身侍女素玉和众宫女们大惊失色。
    豆房宫内,性情温和的宋妃正在为生产的郑妃祈福。剃着...[详情]

    万历十二年的一天,灰蒙蒙的夜,有几分阴森森的宁静的长廊。远方一个红点晃动着,渐近了,原是一盏灯笼自深处急急跑来,似乎能听见提着灯笼的小太监急促的呼吸。
    在这个凉爽的深秋,一脚脚踩着冰冷的青砖,“咯咯”的回响声渐远……
    椒房宫院内,灯火通明,难产的郑妃在床上突然一松拳,没了声息。 接生婆取出擀面杖,狠狠顺着她肚子往下擀去,郑妃一声惨叫,贴身侍女素玉和众宫女们大惊失色。
    豆房宫内,性情温和的宋妃正在为生产的郑妃祈福。剃着虎头的小男孩洛儿睡在床上,浑然不觉这一场关乎自己命运的浩劫。
    郑妃娘娘终于诞下了一位小皇子,众人如释重负。
    与此同时,煞是平凡的“硕二爷府”上,枣红马降子,二爷将足金的痒痒挠往腰上一插,忙不迭和大魁前去看看这早产的马驹。
    皇宫南书房里,万历兴奋异常,命令大太监冯宝在紫禁城中齐燃焰花,庆贺小皇子的诞生。随着一阵巨响,角炮齐鸣。紫禁城夜空一片绚丽,五颜六色的焰花满天飞舞。
    而在豆房宫院内,太监关于郑妃生下小皇子的急报使翠喜担心起立洛儿为太子的事,于是命太监急速禀报娘娘。
    硕二爷马厩里,硕二爷从腰里取下金痒痒挠,给小马驹挠着痒痒儿。大魁好奇先皇所赐圣物为何这般用途,二爷不以为然。
    突然一声巨响,小马驹吓得缩到母马身下。硕二爷抬头看天,隐约有彩色的光焰闪烁。他朝院门外走去,搭救了驴车下叫花子模样的小伙子,然而大魁对二爷的爱管闲事,颇为不满。
    椒房宫里人影忙碌,万历抚弄着皇子的小脸,开怀朗笑。郑妃见状面有得意。
    采菊斋内,硕二爷拿起画好的菊花,发现上面有泡鸟屎,他笑着从印盒里取出一枚闲印盖在屎旁,并高高兴兴将鸟屎拔去。
    皇上的笑声充斥在椒房宫内。郑妃顺势要求万历允诺,立新生的皇子为储。万历一震,冯宝见状吞吞吐吐地替万历解围,郑妃怒气冲冲,寻死寻活。
    从街上背回的小伙假寐中偷偷看着马厩里的一切,他自称傻三。
    太后对郑妃新生下小皇子有几分欣喜,却不满其独受万历专宠,又欲借机立小皇子为储之事。万历惊慌中急急告退。太后看着他远去的方向,似有预感,心事重重。
    万历对冯宝诉说立储之难,冯宝告知,郑妃哥哥——平王已等在南书房外要拜见皇上。而万历似乎早已知道他的来意。平王借“观音谱”向万历提议立小皇子为储,万历笑而不答,沉默不语。
    收了好处的冯宝暗示平王,立储之事除太后外,闲居在大兴的硕二爷也不可小觑,因为听说先皇赐给他的圣物痒痒挠中,藏有关乎立储的密诏。平王一脸惊愕。
    大魁怀疑跑得没影儿的傻三夹带了家里的东西,硕二爷不以为然,顺手写下嘲讽的贺喜对联。上联是,紫禁城喜得龙子普天同庆;下联是,硕王府福降马驹二爷高兴,横批,人畜两旺。硕二爷请诸位乡邻吃小红薯,众人齐声叫好,轰地涌进院去。大魁无奈。
    文华殿内挂红披彩,喜气盈盈。万历兴致勃勃地在朝上接受百官的祝贺,并赐皇二子名为“常洵”。
    素玉向郑妃禀告皇上赐名“常洵”之事,郑妃心中牵挂的却是立储。而此时,宋妃和大皇子前来探望郑妃,两宫女为郑妃梳妆,郑妃心烦意乱迁怒宫女,等在门外的宋妃皱眉听着。
    平王启奏万历有仙鹊翩跹起舞,万历与众臣观看,脸露惊喜。平王顺势携诸大臣跪请皇上立下太子,顺乎天意。兵部左侍郎刘齐光和言官于直等人却在一旁不以为然。
    椒房宫院屋里,郑妃仍慢条斯理梳妆打扮,素玉跑来禀告殿上情形,郑妃仰天大笑,吩咐把宋妃请进屋内。
    文华殿内,万历欲立皇二子常洵为太子,刘齐光、于直欲上前劝诫,平王却挡在两位大臣身前。而此时,久病在家的首辅张不歪跌跌撞撞地上殿来,和于直一起强调“废长立幼,有悖旧制”之说。平王和九门提督葛坤联手与之争辩。万历见状扫兴退朝,拂袖而去。
    椒房宫内,郑妃讥讽宋妃和皇长子常洛,双方不欢而散。宋妃牵着皇长子走出院门,突然听得宫内啪的一声脆响。原是郑妃得知了朝中之事,发了大怒。
    宋妃担忧起自己与洛儿的命运,拉着洛儿加快脚步往外走去。
    坤宁宫内,太后得张不歪授意,欲请硕二爷进宫。双方势力在紫禁城内外,剑拔弩张。
    文华殿内,百官肃立,皇帝万历高坐,召见意大利教士克里蒂安和硫球国使臣广林。广林献上的夜明珠让万历欣喜不已。
    硕二爷府门前,新任大兴县令冯青云和衙役们等在门口,欲收马驹税,大魁与之争论,硕二爷听得冯青云一身正气的回答,邀其入内。
    硕二爷让大魁卖马垫税,大魁牵马欲走,却在马厩中发现了一把名贵的女用梳子。
    万历在南书房宴请国外使节,克里蒂安建议万历用西洋的方法公决立储之事,万历颇为所动。
    硕二爷府门前,太监周顺奉太后指令一行骑马奔至,大魁以为又是前来讨税的,便谎称二爷不在府上。周顺却似早有准备就地一坐,大魁见情势不妙暗急,但还未来得及禀明二爷,周顺已闯进院内。硕二爷顺势拿周顺怀里的银子,付了冯青云的税。周顺欲请硕二爷进宫,二爷却把周顺拉入马厩,独自磨起驴牙。周顺傻眼,道出太后娘娘让硕二爷速带痒痒挠,进宫制止皇上废长立幼的实言。硕二爷却依旧装傻充愣。[收回]

  • 第2集

    皇宫南书房内,万历向众大臣提出以西方国家公决的方法处理立储的事宜。
    大臣们面面相觑,以张不歪和平王为首的两派人出于各自利益,都对以投票的方式来确立太子,心存芥蒂。 万历欲将立储之事押后,平王和于直却唯恐事有变化急忙劝阻,于直更是话中带话,讥讽平王居心叵测。万历见双方斗来斗去,龙颜大怒,决定依照西方公决的方法处理立储事宜,违者严惩不贷。
    平王前往椒房宫,将公决的事告诉郑妃。因为宫中三宝和老臣都向着皇长子,郑妃担心凶多吉...[详情]

    皇宫南书房内,万历向众大臣提出以西方国家公决的方法处理立储的事宜。
    大臣们面面相觑,以张不歪和平王为首的两派人出于各自利益,都对以投票的方式来确立太子,心存芥蒂。 万历欲将立储之事押后,平王和于直却唯恐事有变化急忙劝阻,于直更是话中带话,讥讽平王居心叵测。万历见双方斗来斗去,龙颜大怒,决定依照西方公决的方法处理立储事宜,违者严惩不贷。
    平王前往椒房宫,将公决的事告诉郑妃。因为宫中三宝和老臣都向着皇长子,郑妃担心凶多吉少,掉起泪来。平王为保妹妹和自己在宫中的地位,更为了郑家千秋万代的基业决定放手一拼。郑妃对哥哥感激不尽。
    张不歪气咻咻地在坤宁宫向太后禀明公决之事,太后气恼不已,欲将皇上请来。张不歪劝诫太后还是让硕王爷出面,千万不可与皇上有半点嫌隙。太后着急周顺找没找到硕王爷,谈话间,得知原来双方军队在城内外都有了各自的把守。
    硕二爷早就看出了周顺来意,软磨硬泡不肯走,在周顺的再三哀求下,决定带着驴儿再进紫禁城。
    周顺牵着驴,大魁背着包袱朝门口走去,二爷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不料大门一开,一群百姓轰地涌进院子。人们七嘴八舌地叫硕二爷给他们作主,周顺急眼,二爷却定要听听百姓的话,周顺无奈。juqingwang.com(剧情网)
    而在紫禁城里的太后等的颇为着急,得知催周顺的人已经奔赴大兴。
    吴秀才在采菊斋道出缘由——他是一书馆教师,近日对门齐刘氏家丢了鸡便无故怀疑到他头上,害得他寝食难安,遂邀二爷前去,讨个公道。周顺听之气急,众人被吓得争先恐后退下。硕二爷追出门去,吴秀求他与之一走。此时一太监手捧太后懿旨,请硕王爷火速进宫。硕二爷跪拜行礼,却借“方便”为由,与大魁、毛驴由后门溜走去往老秀才处。周顺等人发现时已晚,只得前往齐家庄。
    公决马上就要开始,文官坐轿,向午门而去。太后在坤宁宫燥怒,决定亲自前往午门。公决开始,两位宫女各执一写着“常洛”、“常洵”的牌子,姗姗走到午门广场前方。大臣们小声议论纷纷,各自向两块牌子下走去,片刻功夫成了杂乱的两队。原地站着的平王拿眼瞪着一些臣子,被盯住的大臣不得不走向小皇子常洵的牌下。 克里蒂安站在两块牌子中间,阻挡着有些不知所措跑来跑去的大臣,差点撞翻了几个颤颤巍巍的老臣。台上的万历看着乱成一团的大臣们,决定开始计数。
    而在坤宁宫门前,宋妃和皇长子拦住了太后的轿子,
    希望她为她们母子做主, 太后看了心慈,抱着常洛,脸上满是慈爱之情。
    午门前,广林宣布常洛得249票,常洵得250票。平王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万历正欲张口之时,张不歪又一次跌跌撞撞地从午门拱洞下蠕蠕跑来,使得双方票数相等。平王斥责张不歪迟到,该票应该作废,张不歪则称皇上曾口谕恩准他体迈可量力而行。万历高深莫测,不语。
    郑妃在屋里坐立不安,听得最新消息,由喜转忧。
    午门前平王央求万历立幼储,葛坤在一旁帮腔反而越帮越乱,惹得万历不悦。张不歪则提议让久未上朝的硕王爷投上关键一票,万历应准。平王、葛坤傻愣。
    皇宫南书房内,万历正在和克里蒂安、广林品茶,太监小扣子报告,有人重金买了马戏团的仙鹤,但不知是谁。万历不悦转而与克里蒂安和广林继续喝茶,道出硕王爷淡薄名利的个性。克里蒂安和广林二人借机向万历提出兴办教会和寻找逃婚的琉球公主椿美之事,万历应准。
    平王府厅堂内,平王贿赂冯宝,冯宝提醒平王找到琉球公主,以此和万历重用的外国人搞好关系,而硕王爷更是不可掉以轻心。平王心下有了不让二爷活着进宫的想法。
    平王府后花园,皇宫内飞舞过的仙鹤正在草坪上踱步。大江健八郎突然造访,管家刘川前去禀告,并告之正在练武的平王,西山刀客已去往大兴,明天落晚之前必取硕王爷的人头。
    皇宫里,万历得知宋妃拦了太后的轿子,盛怒。
    大江健八郎多年与平王暗中来往,于是以此威胁平王帮他找到逃婚的琉球公主椿美,并以另一个夜明珠诱惑平王。平王也知他绝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来,但觉得他日此贼寇必会助他做成大事,于是应准。
    豆房宫外的夜空静谧,宋妃长吁短叹中得知了二爷的下落。此时冯宝传来谕旨,万历邀洛儿单独到南书房一见。万历独坐在灯下看书,冯宝领着皇长子进来。万历被常洛的孝心打动,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郑妃得知皇上召见常洛,遂令素玉将燕窝粥送到南书房,一探究竟。
    灯下,万历饶有兴趣地教常洛读书,冯宝端来郑妃的燕窝粥,借机劝万历将常洛送回,常洛恋恋不舍,万历目送他走远。
    郑妃得知皇上夸她是个心细的妃子,常洛也被送回,终松了口气。
    豆房宫灯下,被送回来的常洛与母亲紧紧抱着。翠喜也身边抹着泪儿。
    而此时的平王看着城外的驻军,觉得自己大势在握。
    清晨的大兴谷库门口,一群人前后忙碌着。当地恶霸牛怀根看中傻三的傻劲,让他运一批见不得人的货,可傻三临行前的一句话让牛怀根起了疑心,遂让手下盯紧他。
    硕二爷和大魁风尘仆仆地赶到齐家庄私塾,果见一妇人在骂糊涂街。当地地保告诉二爷,齐刘氏原是牛怀根的奶妈,所以跋扈的很。可吴秀才不把她放在眼里,所以齐刘氏怀恨在心,找事骂街。二爷让地保将齐刘氏带来,若她不从就骗她说二爷跟牛怀根是拜把子兄弟。齐刘氏将信将疑前往,得知被骗,便耍起泼来,将二爷撞翻在地。
    而此时,周顺等也正为了二爷,快马加鞭赶往齐家庄。
    齐刘氏得知二爷身份,瘫倒在地求饶。二爷惩戒她封嘴三天。吴秀才前来道谢,村民们自发地往硕二爷和大魁身上塞土特产和鸡蛋,大魁推辞。吴秀才带着孩子们要跪下,硕二爷拦住。
    在往齐家庄的道上硕二爷骑着毛驴,大魁跟在一旁,有说有笑。
    周顺的人马急奔着,朝齐家庄而来……
    藏在丛树后的硕二爷目送着周公公的人马奔齐家庄而去。
    硕二爷几分得意,说要“回家”。[收回]

  • 第3集

    郑妃在椒房宫内神情烦燥,担心二爷给太后抢了先,平王提出杀而后快,郑妃则要他赶到大兴去拜会二爷。
    皇上询问视同己出的小扣子该派谁去大兴请二爷回京,小扣子提议克里蒂安。 万历大悦。
    周顺和太监们骑马奔往齐家庄,突然三个蒙面人从树上跳下来将两个太监的马抢走。至河边,蒙面人掀开面罩,却是大江和他的两个随从。刘川骑马赶来,询问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江,大江却依然一幅贼寇像。
    京南大红门酒楼的窗户外,跳进三条黑影与牛怀根较量起武功,经...[详情]

    郑妃在椒房宫内神情烦燥,担心二爷给太后抢了先,平王提出杀而后快,郑妃则要他赶到大兴去拜会二爷。
    皇上询问视同己出的小扣子该派谁去大兴请二爷回京,小扣子提议克里蒂安。 万历大悦。
    周顺和太监们骑马奔往齐家庄,突然三个蒙面人从树上跳下来将两个太监的马抢走。至河边,蒙面人掀开面罩,却是大江和他的两个随从。刘川骑马赶来,询问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江,大江却依然一幅贼寇像。
    京南大红门酒楼的窗户外,跳进三条黑影与牛怀根较量起武功,经刘川介绍原是大江三人,并托牛怀根安顿三人,牛怀根满口答应。
    广林以查问椿美公主下落为由想求见平王,贿赂之下,兵头道出平王去大兴找硕二爷的实情。
    风尘仆仆的硕二爷和大魁牵着毛驴走在大兴街头,二爷欲带毛驴寻酒,毛驴却不听使唤,挣脱缰绳随母驴奔去。
    胡同深处,硕二爷气喘喘,只见自家那头毛驴正与一短耳草驴耳鬓厮磨。另一头的大魁急急忙忙撞上了傻三。原来傻三的驴让巡街的衙役给吓跑了,于是缠着大魁给他找驴。小胡同里,硕二爷牵着自家的驴走来,那母驴也跟在身后走着。
    傻三和大魁二人找驴不成,走在大兴街市上,却无意被被人流隔开着。傻三高声询问自己小梳子的下落,大魁却问他哪里偷的,傻三道是他亲娘给的,却又忽然神伤再也见不到亲娘了。突然,两匹马带着杀手山虎山豹奔来,众人惊呼躲闪着。大魁一把将傻三推开,傻三却不顾大魁,寻驴声而去,大魁搔着头皮,跟上。
    硕二爷命小儿把毛驴儿牵到后院,好料好酒伺候。而店门外,杀手也到了。
    在往大兴的道上,平王拼命催促,生怕二爷的人头落地。而慢悠悠走着的另一辆里,坐着的正是克里蒂安和助手比尔。
    酒馆里,杀手两人盯着二爷的痒痒挠,相视一笑。二爷低着头只顾喝酒,却也觉出了一股莫名杀气。
    大兴街市上大魁追傻三而来,煞是辛苦。
    小酒馆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杀手二人目光相视,脚踩暗号,正要拔剑,二爷也握紧了痒痒挠。突然傻三闯入,一声尖叫将二人怔住。同时一帮人却拥了上来,把傻三团团围住。山虎山豹见势悻悻坐下。
    原来,傻三的驴脱缰乱跑,一群商人要他赔钱。二爷见大魁和傻三被推拥进了酒馆,而众人也认出了二爷。二爷发现自己捡的正是傻三的驴,众人却决意不放过傻三。二爷承诺替他赔钱,生意人才悻悻离开。坐在桌旁的山虎山豹冷眼看着,大魁发现,拉了拉硕二爷,二爷若无其事陪傻三去看驴。
    刘川在京南大红门酒楼看戏听曲雅兴十足,以为一场杀二爷的好戏即将到来,而那边他的主子平王为了保住二爷的命此刻也来到了大兴。
    后院里,硕二爷给驴喂酒,傻三乐得哈哈大笑,抚摸着自己的那头驴,决定把小梳子送给二爷。硕二爷询问傻三父母的情况,傻三眼神里晃过一丝伤感,抢过二爷的酒壶就往自己嘴里倒。
    刘川得知平王要留二爷性命,脸色大变。平王让牛怀根阻止杀手行动,刘川唯恐为时已晚,于是平王驾着马车狂奔,刘川急追而去。只留下什么也不清楚的牛怀根傻愣在那儿。
    大魁在店里发现了被绑的小二,二爷见状大惊和大魁急入厨间,见几个人被捆绑着,吱着乱叫。拔了嘴塞的小二喘着气,说不上话儿来,突然眼神直了,惊恐地看着暗处。暗处,山虎山豹提剑渐渐向二爷靠近,从背后用剑劈向二爷,二爷抬头猛地一吹,将柱上的灯“卟”地给吹灭了,屋里一团漆黑。刀剑风声骤起。小二和伙计会奔命而出,金属交锋的火花一闪一闪……
    傻三发现里面一团漆黑,将两头毛驴拴在树上,嘴里叫着硕二爷、大魁哥,朝店里走去。黑暗中,伙计们奔出,一双黑手捂住了傻三。
    山豹点亮了灯,与山虎一起持剑逼向二爷,大魁举着一叠碗碟连连飞掷过去,却都被山虎他们一一劈得粉碎。眼看一剑就要劈在硕二爷的头上,突然空中跳下一个人来,救了二爷一命,此人便是平王。傻三慌慌地从外面跑了进来,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马蹄声中,山豹与山虎夺命而逃,却被一马拦住去路,山虎山豹举剑要杀,却见前面立马者是平王的管家刘川。
    小酒馆内,二爷与平王针锋相对,平王欲笼络二爷送他进宫,二爷却不领情。平王冲二爷远去的背影啐了一口,然后一招手,与随从一起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的茫茫夜色中。
    树林子里,刘川要和山虎山豹解除杀二爷的契约,二人却以为刘川看不起他们,誓要取回二爷人头。
    坤宁宫内,周顺正向太后禀报两天内的经过,万历却也前来,告知已差洋人克里蒂安去大兴请二爷。太后不悦。广林一路追来了大兴,平王态度冷漠,并将牛怀根教训了一顿,当得知傻三所运之物已经到达,才露出了些满意之色。平王嘱咐刘川切莫让大江和广林照上面,后得知杀手二人誓要取二爷人头,赶紧派人保护。
    二爷与大魁回到家中,尾随而至的傻三却把他俩吓出一身冷汗。傻三执意要睡马厩,大魁抱着二爷掷给他的羊皮袄子追了出去。
    而院外,刘川的人马朝硕二爷府抄来。
    傻三见采菊斋的灯还亮着,遂从门缝里偷看,看见二爷摆弄着火盆,大魁已经睡着了。傻三悄悄离去。
    刘川在院外搜索着西山刀客。
    采菊斋里,火盆发出暗暗的红光。二爷一人独坐想着事,不能眠,于是给大魁掖了掖被子,又来到马厩,闭了窗,添了炭,给傻三掖了掖那件袄子。看着傻三眉清目秀,睡姿祥和,抱着那把梳子,二大爷若有所思。待硕二爷离去,傻三的眼角一颗泪淌下。
    硕二爷府院门敞开,深秋里,若隐若现的狗吠显得这夜很宁静。
    硕二爷坐在火盆旁边,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宁静的巷道,铁掌落在青石板上清脆的蹄声。逆光而行,两匹马并排踢踏而来,马上正是提着断魂剑的山虎、山豹他们……[收回]

  • 第4集

    山虎、山豹潜行至硕二爷府门前,却见埋伏在巷子两侧的众人飞身而下,一场厮杀,刀刃撞击声四起。
    二爷静静地倚卧在躺椅上,剑击声隐约传来,二爷微微睁开了眼皮,眼中闪出一束警惕的光。 而隔断的墙缝中,有一双眼偷看着硕二爷的举动——是傻三。屋内惟有大魁鼾声如雷。
    刘川他们押着山虎山豹进了京南大红门酒楼,平王却看中个性格耿直的二人,山虎和山豹急忙叩谢。
    阳光洒进马厩,大魁端着一碗豆腐脑,两根油条走进屋内,推着憨睡在旧柜上的傻三,...[详情]

    山虎、山豹潜行至硕二爷府门前,却见埋伏在巷子两侧的众人飞身而下,一场厮杀,刀刃撞击声四起。
    二爷静静地倚卧在躺椅上,剑击声隐约传来,二爷微微睁开了眼皮,眼中闪出一束警惕的光。 而隔断的墙缝中,有一双眼偷看着硕二爷的举动——是傻三。屋内惟有大魁鼾声如雷。
    刘川他们押着山虎山豹进了京南大红门酒楼,平王却看中个性格耿直的二人,山虎和山豹急忙叩谢。
    阳光洒进马厩,大魁端着一碗豆腐脑,两根油条走进屋内,推着憨睡在旧柜上的傻三,傻三惊地“霍”地坐起,一手捂住胸襟,警觉地往后一闪。大魁嘲笑他像个女的。二爷让傻三继续睡觉,大魁这才怏怏走出。
    二爷在厨房喝粥,和大魁讨论起昨夜的杀手,大魁怕是平王使出苦肉计有意拉拢,二爷让大魁劝傻三回家。傻三和大魁争着倒洗脸水,却泼了不请自来的平王一脸。刘川在旁呵斥,大魁看着换成一脸谦恭样的平王,不知所措。
    花园内一片田园风光,二爷侍弄着花草,却见平王和刘川出现在跟前。二爷以有违朝律之名,不肯随同平王回宫,平王与其言语相争,败下阵来。大魁和傻三远远地看着。大魁劝傻三回家,傻三却跟着两位王爷进了马厩。
    克里蒂安和比尔终于也来到了大兴,意图帮大明皇帝把事儿办好,得以在此传教。
    硕二爷在马厩里打扫,弄得平王呛得大咳,刘川冲上来拉下平王。远处的大魁和傻三看着马厩里的平王,相视而笑。刘川劝平王来硬的,平王认准二爷脾性,决意再入马厩。平王见二爷打扫马厩,捏着鼻,强忍住性子,试探痒痒挠中藏有立储密诏之说。硕二爷根本不理平王的茬儿,傻三跑了过来,告诉二爷门口来了金发绿眼的洋人。
    二爷听得克里蒂安和比尔来意,高兴地领其进门。
    太后在后花园嘱咐周顺办件紧急的事儿。
    原来,太后是命周顺寻找二十年前出宫的皇兄,周顺听后,怕受皇上责难。太后却言有预感二十年前的一幕怕是就要重演。周顺只得遵旨。
    二爷借着与克里蒂安谈话,暗讽平王与东洋人勾结。二爷准备应克里蒂安回宫,大魁却一头撞了进来,告之二爷的驴病了。听闻比尔做过乡间医生,平王如获至宝地眼睛一亮。因为傻三给驴喂多了黄豆,马厩内二爷那头黑驴躺在那儿,肚子鼓鼓的,傻三的那头白尾驴嗅着它。二爷埋怨傻三,傻三知错。随即,二爷请比尔给驴看病。
    与此同时,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跑向硕二爷府。
    比尔诊断下来驴确实吃撑了,二爷命大魁去抓巴豆。大魁,傻三开门走出,与跑来的小伙子撞了个对面,小伙子名叫六顺,他急着找二爷处理一起人命案。
    平王催二爷赶快上路,二爷却要等驴儿病好了才走。这时,六顺一头扎了进来,平王大怒,二爷却要六顺讲出原委。原来,张三尺一连三天经过六顺他爹胡掌柜的肉摊,就吐唾沫。胡掌柜觉得让人欺负了,心里窝火,就直撞南墙到头破血流。六顺害怕他爹的脾气会闹出人命,于是就来找二爷。平王觉得六顺小题大做,要治他的罪。二爷却执意跟六顺往外走,克里蒂安、比尔、刘川、平王也一同前去。
    胡掌柜与张三尺言语又不合,气得胡掌柜拿刀自残,二爷一把痒痒挠架住了他高举的刀。
    大江等人出现在大兴街市上,转眼又不知去向。平王生怕给二爷看到会出大事,忙命刘川将他们藏起。
    平王欲将张三尺和胡掌柜锁进大兴衙门,二爷不悦,胡掌柜讲起了和张三尺的过节。
    大魁和傻三提着一包药,在街上兴冲冲地走着。傻三告诉大魁想要求二爷带他进宫,却突遇大江等人骑着马儿招摇过市。傻三拼命闪躲,大魁这时发现,御马背上的竟是东洋人,于是大喊抓贼。大江和手下举剑向大魁杀来,大魁吓得脸色大变。街市上的人惊慌乱奔跑起来,街口正好冯青云一行巡查而来,双方厮杀,观者惊叫不绝。大江和随从被石子做的暗器击中。不远处,打暗器的傻三隐在暗处偷偷观察着。大江乘乱,揪住迎面而来的冯青云当人质,趁机平地跃起,踩着人们的头顶飞了起来,眨眼跃上房顶不见了。隐在暗处的傻三也纵身上了房。大魁四下里寻找,却不见傻三。刘川带大江等人离开,傻三偷偷观察后,撒腿便跑。
    胡掌柜道出近些天的恶气,心里舒坦了很多,二爷让六顺带他爹回家,好生洗澡敷药。面对张三尺的恶习,二爷有意将吐出的痰又咽了回去,以此教育他。街坊也都力劝张三尺把毛病改掉。二爷让克里蒂安想个方法帮张三尺。
    傻三急慌慌回到硕王府院,正在熬药的大魁埋怨他紧急时候溜了号,傻三定要见二爷禀告其中隐情。
    克里蒂安对于人们随地吐痰的陋习,素手无策。二爷见小贩身上背着的细长小竹筒,买了赠予张三尺,命他有痰吐于其中,张三尺乖乖听从。平王催促二爷上路,二爷以惦记家里的病驴为由,再次拖延。
    众人回到硕王府院内,傻三急忙找硕二爷,二爷却却顾不上理他,只关心病驴的情况。二爷听大魁说病驴已经窜了,这才安心。
    傻三单独将刘川与倭贼有勾结的事儿告诉了二爷,二爷嘱咐傻三事关重大切不可走漏风声,并让他在家中小憩几日,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便于把事情搞清楚。傻三见平王对二爷纠缠不休,想要帮他的忙,二爷一笑而过。
    二爷要和毛驴唠叨,平王想要听听,被大魁阻挡,平王愤而无奈。克里蒂安也好生奇怪,怀疑二爷的毛驴是他的牧师。
    马厩内,二爷抚着毛驴的头,将心中这几日的疑惑一一道出,原来,他已怀疑平王身后藏着一个不可告人之事,但又不知该回宫还是该留下。同时他也怕太后追问皇兄之事,而突然冒出的傻三,来历也有几分蹊跷。
    众人在外等的焦心,二爷终于牵着驴出来,准备回宫,却不料误喝傻三装在酒囊里的巴豆汤,拉得直不起腰来。刘川怀疑囊中是否真是巴豆汤,傻三却早一步将汤汁灌入驴嘴里。拉肚子的二爷请各位先行回宫吧,待他养好了肚子再进宫面圣。克里蒂安向大魁告辞,平王无可奈何也打道回府。
    回到大兴平王下榻处,刘川怀疑大江的行踪已被二爷察觉。平王愤然,准备对二爷的哑吧儿子下毒手。[收回]

  • 第5集

    大兴密室内,山虎山豹有些不敢相信似地看着刘川。原来刘川让他俩去杀二爷的哑巴儿子——黑叫驴,山虎山豹觉得这事儿有辱威名,刘川软硬兼施,二人不置可否。
    采菊斋内,二爷,傻三,大魁三人笑得前仰后,原来二爷误服巴豆汤只是和傻三串通起来蒙骗平王的。 此时,赵白眼偕同百来街坊探望生病的二爷,山虎山豹也在外悄悄打探着硕王府的动静。二爷面对大家送来的礼品,让大魁分送给有需要的街坊,然后与傻三一同去看驴儿。
    山虎山豹看在眼里,觉得一时...[详情]

    大兴密室内,山虎山豹有些不敢相信似地看着刘川。原来刘川让他俩去杀二爷的哑巴儿子——黑叫驴,山虎山豹觉得这事儿有辱威名,刘川软硬兼施,二人不置可否。
    采菊斋内,二爷,傻三,大魁三人笑得前仰后,原来二爷误服巴豆汤只是和傻三串通起来蒙骗平王的。 此时,赵白眼偕同百来街坊探望生病的二爷,山虎山豹也在外悄悄打探着硕王府的动静。二爷面对大家送来的礼品,让大魁分送给有需要的街坊,然后与傻三一同去看驴儿。
    山虎山豹看在眼里,觉得一时对人缘颇好的二爷家,没有下手的机会。
    二爷见驴儿们在院子里亲热得正欢,拉着傻三帮大魁一起给乡亲们送东西,看着连扁担也会用的傻三,二爷脸带沉思。二爷三人给马寡妇家送完了东西,又忙不迭去王绝户家。
    山虎山豹趁机潜入硕王府,见两头驴依猥在一起。却不知哪一头才是二爷的哑巴儿子,于是琢磨半天牵走了傻三的白驴,但黑驴却也一跟了过来。
    赵白眼见有两头驴被人牵出了硕王府后门外的胡同口,大喊捉贼。尚不知情的二爷此时似乎预感到了驴儿出了问题,心神不宁。
    平王和刘川在京南大红门酒楼房内,想象着二爷的驴儿已经身首异处,二人开怀大笑。
    赵白眼将有人盗驴之事告诉了二爷,二爷和傻三一时恍惚,决意寻找。
    山虎山豹将两头驴贱卖到了枣园驴肉店。
    硕二爷,傻三寻着驴叫声寻找,平王和刘川有意拿刚出炉的驴肉刺激二爷。屠夫认出了二爷的黑叫驴,不敢杀它,山虎山豹以屠夫的性命威胁。此时,硕二爷、傻三和大魁寻声找到了驴肉店,平王和刘川紧随其后。屠夫在山虎山豹的威胁下,只得杀驴,二爷等赶来时,小叫驴已倒在地上抽搐,湿着眼望着二爷断了气。傻三对着屠夫又打又骂,二爷似傻了般抱着哑巴儿子,一手的血。山虎山豹兄弟趁机溜走。平王和刘川则假意充当好人,被逼杀驴的屠夫跪地求饶。大魁誓要抓住山虎山豹这对元凶。
    硕王府后院出现了一座新坟,二爷对着已死的小叫驴痛彻肝肠。夜已深,饭也凉,没人动筷。傻三将自己的驴儿赠与二爷,二爷决定收留傻三。硕王府重展笑声,阴云散去。
    山虎山豹勒索平王1万两,否则就向二爷告密,平王让刘川派遣大江以绝后患。山虎山豹感到了杀身之祸,开溜而走,刘川带着大江等策马追来。关键时刻,蒙面人赶到,大江使出有毒暗器,山虎山豹气绝身亡。原来,这两个蒙面人才是真正声振江湖,誉满大明的西山双刀,此时二人已策马而去,准备向万里禀报。
    御书房内,克里蒂安向万历禀报了二爷误食巴豆,不能前来的事儿。万历表面不动声色,答应了洋人传教的请求。待克里蒂安一走,便大发肝火,觉得二爷仗着痒痒挠,有意戏弄自己。
    而太后得知了二爷的所为,倒是安下心来。她让周顺尽心去查找当年被宫女抱出宫的皇兄的下落,周顺只得遵命。
    郑妃在椒房宫内,要万历立下字据立小皇子为储,这些都被一宫女偷听到禀报给了周顺。万历软磨硬泡不肯写立储的字据,郑妃向他撒娇,万历犹豫之际,太后赶来责骂郑妃,坏了郑妃的好事。
    万历跪于坤宁宫中,太后向他讲述了自己当年的经历。原来当年为了立储之事,太后和当时的王妃娘娘斗法,搞得后宫不得安宁。结果,王妃被打入冷宫,不日便亡,比万历大几个月的哥哥也被太后逼出了宫。太后现在想来懊悔不已,即不再怨恨当日闯入后宫当着先皇责骂自己的二爷,也觉得亏欠了众人太多。万历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同时他感到自己当了皇帝有篡权之嫌,太后呵叱他,不可再言这种会天崩地裂的话。
    大兴县衙公堂内,冯青云断明杀山虎山豹的实乃日倭,不禁联想起了当日街上遇到的盗马贼。而这时,琉球国公使广林因为寻找椿美公主的事前来拜见冯青云, 并拿出了公主的贴身南珠,示意公主现在可能正在大兴,害怕她被日寇追杀。冯青云下令追查,广林以公主安危为由意与衙役军卒一同追查,冯青云犹豫再三同意。
    被通缉的大江想到当日出现的大明高手,怀疑平王想杀人灭口,来到京南大红门酒楼与平王交涉,平王让他先避避风头,大江却执意要寻找椿美公主。平王安抚了大江情绪,内心却对他惹是生非、招来通缉非常不满。同时,忽然出现的两大高手也让平王摸不着头脑,在接到郑妃指令后,只得留在大兴盯住二爷。
    皇宫御花园空地上,万历正与太监们踢着藤球,小扣子急急禀告畿万历——太后调集的兵马已经退下,大兴出现操日倭口音的盗马贼,平王也不知何故从东厂调动一拨人去了大红门酒楼,更重要的是,太后已派人在京南一带寻找皇兄的下落。
    万历听罢,手猛然一抖,茶杯落下,碎了一地……[收回]

皇上二大爷精彩对白

皇上二大爷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皇上二大爷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皇上二大爷的短评

(19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9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