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银杏飘落剧情

一个落叶飘黄的深秋,离开故乡十年的詹华,随着返城知青的大潮回到了自己美丽的家乡——小城海东。满怀美好憧憬,抱着幼小孩子的詹华还没下车,便一眼看到朝思暮想的恋人关飞龙。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不足一年的分离,那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关飞龙已经和指导员沈红结了婚!詹华失望痛心地抱着孩子远去,关飞龙悲痛万分地转身责问沈红......[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一辆小车碾过满地的落叶,卷起一片秋黄。车上新婚不久的关飞龙和沈红催促司机快一点,以免耽误了去接远方返城的兵团战友。海东的火车站里,来自东北的知青专列已经靠站,带着美好梦想的知青们急急忙忙走下火车。车厢的一角,疲惫的詹华还在睡梦中。熊熊的大火夹着孩子的哭声和自己恋人的呼唤,詹华从噩梦中醒来。隔着车窗詹华真的看见了自己朝思梦想的恋人关飞龙,她激动的呼唤了起来。正在寻找战友的关飞龙似乎听到了什么似地回过头来,让他震惊的是,...[详情]

    一辆小车碾过满地的落叶,卷起一片秋黄。车上新婚不久的关飞龙和沈红催促司机快一点,以免耽误了去接远方返城的兵团战友。海东的火车站里,来自东北的知青专列已经靠站,带着美好梦想的知青们急急忙忙走下火车。车厢的一角,疲惫的詹华还在睡梦中。熊熊的大火夹着孩子的哭声和自己恋人的呼唤,詹华从噩梦中醒来。隔着车窗詹华真的看见了自己朝思梦想的恋人关飞龙,她激动的呼唤了起来。正在寻找战友的关飞龙似乎听到了什么似地回过头来,让他震惊的是,出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早已逝去的詹华。看着向他飞奔而来的詹华,关飞龙用嘶哑的声音说着:你不是死了吗?抱着一个幼小的生命的詹华欣喜若狂地告诉关飞龙,那只是一个误会。这时,在他们身边又响起了一个惊恐的声音,詹华看到了分别已久的兵团指导员沈红。绝没想到的是沈红告诉她了一个令人绝望事实:自己深爱的恋人关飞龙,此刻已经和沈红结了婚。从惊喜的高峰跌入失望的低谷,詹华责问关飞龙为什么违背了两人的誓言。关飞龙无语而沈红松了一口气的告诉关飞龙,詹华肯定也结婚了,因为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詹华万念俱灰的抱着孩子转身离去,疑惑的关飞龙转身责问沈红:为什么曾经告诉自己,詹华死了。
    满怀伤感的詹华回到了离开许久的老家,她看到了悲喜交集的父亲詹万年,还知道了父亲在五七干校与继母马淑萍结了婚,且为自己带来了一对弟妹詹玉、詹伟。妹妹詹玉对詹华的回来很不感冒,不让詹华和孩子住到自己的房间,詹伟却主动让出自己房间。这让詹华感到了更多的失落,好在马淑萍的热情接待破天荒地割肉包起了饺子以及父亲暖人的安慰,让詹华一时有了家的感觉。
    满怀疑虑的关飞龙回到家里后,对沈红表示自己要出去向詹华问问清楚,可是沈父已经摆好了酒席等着他们吃饭。饭间沈父告诉关飞龙,沈红把去市政府工作的机会让给了他,这让关飞龙更是陷入了迷茫之中。
    在詹华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很不经常吃到的饺子。詹伟对有詹华这样一个姐姐很是感到高兴。而詹玉却没事找事地询问詹华为什么不带着孩子回到自己的家去,姐夫又是谁?詹华不情愿地表示自己还没有结婚,这让大家都感到吃惊,但又都没有说出口。詹玉却不依不饶地说,自己已经看过孩子的证明,那孩子姓关。这不仅让詹华深感气愤,也让詹万年发了脾气。马淑萍违心地打了詹玉,詹玉怒气冲冲地摔坏了盘子,饺子宴不欢而散。
    关飞龙和沈红对死而复生的詹华也充满了疑惑与担忧,对詹华怀中的孩子更是猜忌不已。隐约间,关飞龙似乎意识到,詹华抱回来的孩子跟自己有关。
    詹家的卧室里,詹万年和马淑萍也在追问着詹华死而复生的疑问,詹华告诉他们:在一场大火中和自己一起留守的战友牺牲了,自己也被掉下的房梁砸伤了腰,路过的牧民把她救去家中。大雪封山,兵团得不到他们的消息,所以就造成了误会。等她伤好回到团部时,又赶上了知青返城的高峰,各种机构都失去了控制,她也就随着最后一批知青回到了海东。
    沈红给兵团战友打电话,得知詹华没有被大火烧死的真相,也知道了詹华在给孩子开户口证明的时候表示孩子是自己的。沈红意识到丈夫陷入了巨大麻烦之中,而自己的婚姻和家庭也面临着空前的考验。她焦急地走向丈夫却发现关飞龙已经离开了家里。
    詹万年向詹华询问孩子的身世,当着马淑萍的面詹华不愿讲诉什么。詹万年只好查看了孩子的户口证明,看到了孩子叫关小萌。正当父女俩还要说什么时,詹伟却告诉他们孩子发高烧了,在马淑萍的决策下,一家人把孩子送到了医院。关飞龙来到詹家门口表示想和詹华谈谈,从医院回来的詹华不愿再和关飞龙谈什么。詹万年和马淑萍却把两人推了出去。
    关飞龙向詹华讲诉了自己听到詹华牺牲后曾悲痛万分,还曾冒着大雪去找她。是沈红把他从暴风雪中救了回来,回城后还帮助他一起抢救病危的父亲。因此父亲在临去世前嘱咐他要和沈红结婚。詹华认为现在一切都晚了,关飞龙请求詹华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詹华走了,在他们的背后,沈红寻找而来。
    当詹万年和马淑萍知道关飞龙已经结婚的消息十分气愤,他们表示一定要为詹华讨回公道。早晨去买菜的马淑萍在街上碰到了关飞龙,她质问着关飞龙,如何让詹华和孩子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下去?关飞龙表示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会给詹华和孩子一个交代。马淑萍回到家中,满以为自己带回的消息能让全家人感到欣慰,没想到一旁吃饭的詹华却对她说:孩子和关飞龙没关系,他不用有什么交代。这让马淑萍心里很是不高兴,詹万年左右为难地两面劝解着。
    关飞龙为了和沈红了结关系,没去单位报到,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岳父在晚饭时欣喜地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沈红怀孕了。这让本想提出离婚的关飞龙无奈地喝下了一大杯苦酒。沈红清晰地洞悉关飞龙内心的矛盾,她赌气地告诉关飞龙自己要去做掉肚子里的孩子,关飞龙拼命拦住沈红,说是不能再让一个无辜的生命失去父爱,沈红看着痛苦的关飞龙低声地告诉他,现在的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詹华没有等待关飞龙的交代,而是和弟弟詹伟抱着孩子来到了离家不远的槐树巷,他们看到紧锁的大门,便向一位路过的大妈打听着槐树巷7号潘家的人。让满怀信心找来的詹华没想到的是,那位大妈慌张小声地告诉他们,姓潘的那家人因为儿子投敌叛国,一家人早不知搬到那里去了,要想没麻烦还是赶紧走吧。[收回]

  • 第2集

    战友的家人找不到,自己又不能再和关飞龙走到一起了,詹华只好先去上户口。到了派出所里詹华把孩子的姓改为詹,这引来街道王大妈的猜疑。得知消息的马淑萍很不满意地表示,应该把孩子的户口上到关飞龙的家里去。这时户籍警找上门来,表示詹华办户口时忘了出示结婚证。一旁的詹玉幸灾乐祸地道出了詹华没结婚的事实,这一切被门外的邻居听了个正着。户口一时也上不了了,马淑萍也憋了一肚子气,叨唠着詹华的不是。伞厂的李老太收活来了,她好心地告诉马淑...[详情]

    战友的家人找不到,自己又不能再和关飞龙走到一起了,詹华只好先去上户口。到了派出所里詹华把孩子的姓改为詹,这引来街道王大妈的猜疑。得知消息的马淑萍很不满意地表示,应该把孩子的户口上到关飞龙的家里去。这时户籍警找上门来,表示詹华办户口时忘了出示结婚证。一旁的詹玉幸灾乐祸地道出了詹华没结婚的事实,这一切被门外的邻居听了个正着。户口一时也上不了了,马淑萍也憋了一肚子气,叨唠着詹华的不是。伞厂的李老太收活来了,她好心地告诉马淑萍,邻居都在背后指手画脚议论着詹华和那个没有父亲的孩子。马淑萍大为生气,责问詹华:孩子的事情到底她想怎么办?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大家。难以承受来自各方压力的詹华抱起孩子,来到了一个教堂的门口。詹华想悄悄把孩子放在教堂门口,又依依不舍再三回头,当她看到一群孩子差点把球踢到婴儿身上时往事出现在眼前:战友张萌为了救她身受重伤,牺牲前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詹华。想到这些詹华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夕阳下詹华母性萌发了,她决心一定要把孩子抚养大。
    大雨纷纷的夜晚,詹华向父亲詹万年讲述了事实真相:孩子叫小萌,是战友张萌未婚所生的孩子。牺牲前张萌把小萌托付给了自己,而孩子的父亲和家人不知去向。目前,即不能告诉别人孩子的真正身份,自己也不能再抛弃孩子。
    在父亲的理解和帮助下,詹华开始积极地寻找着工作。眼看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詹华还没什么动静,不知情的马淑萍有些着急了,怂恿詹万年去找关飞龙。詹万年含蓄地告诉马淑萍孩子不是关飞龙的,马淑萍却不肯相信。为了让自己一家早日摆脱困境,马淑萍又去找了关飞龙。面对马淑萍的责问,关飞龙只能说出自己的难处,因为沈红怀孕他不能实现自己的承诺了。马淑萍却认为:詹华有个连户口都上不上的孩子,更需要他关注,否则就和他没完。关飞龙犹豫再三后,将马淑萍来找自己的事告诉了沈红……
    沈红来詹家,告诉他们孩子的户口已经托人帮助解决了。同时她也婉转地向詹华透露,自己也有了孩子,希望詹华不要再追究以前的情感。詹华冷静地告诉沈红,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自己会独自去面对新的生活。詹小萌的户口得以顺利解决,詹万年放了心,可马淑萍却认为这是关飞龙的金蝉脱壳之计,把一个大包袱扔给詹家了,就在这时关飞龙出现在大门口,他表示,自己是来找詹华的。
    大海边关飞龙掏出抚养费,再次向詹华表示自己的无奈。詹华对关飞龙说起孩子和他没有关系,并流着泪祝福他和沈红,还把曾经纪录过他们爱情的口琴还给了关飞龙,悲伤地离去。
    心潮起伏的关飞龙翻出了当年詹华为他精心编制的银杏叶毛衣,回想着他们当年纯真的爱情,甜蜜的表白,不禁伤感万分。沈红发现关飞龙又翻出了代表往日爱情的毛衣。[收回]

  • 第3集

    沈红气急败坏地撕拆着毛衣,哭喊着叫关飞龙不要再想过去了。看着伤心的妻子,关飞龙真切地感到过去已经不在,他静静地将毛衣递给了沈红。
    同样想忘却过去的詹华,也在这天夜里扔掉了自己与关飞龙恋情。她整理了旧日的记录,把自己的一顶军帽送给了弟弟詹伟,希望他永远拥有快乐。深夜,疲惫地詹华准备给小萌洗澡,为了不惊醒熟睡的家人,她摸黑在厨房烧开水,不料碰上了走进厨房的詹玉,满壶的开水烫在了詹玉的脚上,詹玉的哭喊声吵醒了全家人。由于内...[详情]

    沈红气急败坏地撕拆着毛衣,哭喊着叫关飞龙不要再想过去了。看着伤心的妻子,关飞龙真切地感到过去已经不在,他静静地将毛衣递给了沈红。
    同样想忘却过去的詹华,也在这天夜里扔掉了自己与关飞龙恋情。她整理了旧日的记录,把自己的一顶军帽送给了弟弟詹伟,希望他永远拥有快乐。深夜,疲惫地詹华准备给小萌洗澡,为了不惊醒熟睡的家人,她摸黑在厨房烧开水,不料碰上了走进厨房的詹玉,满壶的开水烫在了詹玉的脚上,詹玉的哭喊声吵醒了全家人。由于内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詹华耐心地服伺着百般挑剔的詹玉,成了詹玉的护理和保姆。
    看着后母马淑萍的白眼和家里越来越艰难的生活,詹华只好抱着詹小萌天天去找工作。一天,走在大街上的詹华意外的碰到了一个正准备辞去环卫队工作的兵团战友,詹华请求战友把环卫队临时工的工作留给自己做,战友痛快地答应了。
    沈红看着变得十分体贴的关飞龙,试探着说有份工作能给詹华,关飞龙表示无所谓。沈红却为了让自己的丈夫能够更加安心,她再次来到詹家。沈红向詹万年和马淑萍表示:自己帮詹华找了份工作,是公交车的售票员。当她得知詹华已找到工作,大大地松了口气。而马淑萍却悄悄尾随沈红走出了詹家,她委婉地要求,让沈红将这个工作给自己的女儿詹玉,沈红答应了。
    第一天上班的詹华十分认真地清扫着大街,詹伟前来探望刚刚工作的姐姐。正在姐弟俩说笑之际,一个学生抢了詹伟的军帽飞奔而去,詹华和詹伟奋力追了上去。在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帮助下,詹华和弟弟拿回了被抢的军帽。当詹华微笑着向那个小伙子道谢时,小伙子却潇洒地骑着自行车走了,詹华感激地看着他,小伙子微笑着转过身向詹华高喊着:我叫于波!
    时光荏苒,詹华已经习惯了环卫队的工作,小萌萌也会走路说话了。一天,詹万年带着孩子去医院打防疫针,正碰上了带着沈红做孕检的关飞龙,关飞龙误以为小萌有什么大病,他将沈红送入妇产科后便急忙赶到儿科询问,悄悄走出来的沈红看到了焦虑走过的关飞龙。
    回家后,关飞龙细心地为沈红炖着补药。看着忙碌的丈夫,沈红主动向关飞龙提出:将詹华的孩子接回来抚养,这让关飞龙很感动。
    在环卫队工作的詹华告诉父亲,自己想读夜校以便参加高考。詹万年非常欣慰,一口应下了承担照顾詹小萌的事情,马淑萍认为詹万年身体不好是在逞能。詹万年告诉马淑萍,詹华的学习很好,一定会考上大学。心里酸酸的马淑萍教训着詹伟,让他一定要给自己争口气。工作了一天的詹玉下班归来,看着疲惫不堪的女儿,马淑萍悄悄塞给她一个西红柿,受宠的詹玉撒娇地告诉母亲:自己在工作中碰到一个心仪小伙子。
    詹华吃过晚饭后就前往夜校报名,走出教导处的时候,刚好与前来报名的于波擦肩而过,于波用关爱的眼光目送着詹华,还悄悄地通过詹华的入学登记表了解了她的姓名和住址。
    晚上,关飞龙来到詹家,表示自己与沈红想抚养詹小萌的意愿。詹万年严辞拒绝,而马淑萍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能够给家里和詹华都带来好处。
    早上,沈红发现牛奶少了一瓶,质问起阿姨来。关飞龙忙说是自己昨天去詹家时,把奶票送给了詹华的孩子。沈红大怒,指责关飞龙人在曹营心在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他却还是想着詹华和孩子,两人争吵起来,激愤之下沈红冲出家门。[收回]

  • 第4集

    行动不便的沈红在穿过马路时被自行车撞倒了,后面追赶来的关飞龙急忙将沈红送进了医院。詹伟在上学的路上看到这一幕,急忙赶回到家把事情告诉了詹华。
    医院的大夫警告关飞龙,沈红决不能再受刺激,要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和大人都会有生命危险。病房里,心情沉重的关飞龙向沈红保证,自己不再谈詹华,也不会再提把孩子抱回来的事了。这一切都被赶来的詹华听到了。回家后,詹华严肃地向家人宣布孩子与关飞龙无关,以后不要再和关飞龙有来往。马淑萍很是气愤...[详情]

    行动不便的沈红在穿过马路时被自行车撞倒了,后面追赶来的关飞龙急忙将沈红送进了医院。詹伟在上学的路上看到这一幕,急忙赶回到家把事情告诉了詹华。
    医院的大夫警告关飞龙,沈红决不能再受刺激,要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和大人都会有生命危险。病房里,心情沉重的关飞龙向沈红保证,自己不再谈詹华,也不会再提把孩子抱回来的事了。这一切都被赶来的詹华听到了。回家后,詹华严肃地向家人宣布孩子与关飞龙无关,以后不要再和关飞龙有来往。马淑萍很是气愤却又不好发作……
    和詹华一起上夜校的于波默默地关注着詹华。有一天,于波到詹家门口等待詹华,碰巧见到了詹玉,詹玉高兴地认出他就是自己心仪的小伙子,当她知道于波不是来找她而是在等詹华时,詹玉没有告诉自己和詹华的关系而是生气的走开了。放学夜归的詹华被自行车摔倒在身边的于波惊动了,于波尴尬地爬起来塞给詹华一张纸条,匆匆跑了。詹华认出了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就是帮助自己和詹伟拿回军帽的人。但是第二天詹华并没有按照纸条去赴约看电影。夜校教室内,于波当着同学的面大声质问詹华为什么失约,詹华的脸不由地红了,于波却大方坐在了詹华的身边。
    由于于波的热情主动和细心关怀,詹华开始和他来往了。两人在一次逛街时,于波拉着詹华走进了海东市刚开张的第一家婚纱店,在店里试穿了漂亮的婚纱。望着眼前天使一般的詹华,于波发誓一般地说出:“等我结婚的时候,我要让我的女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子!”詹华似乎感到什么似的跑开了。于波追上詹华向她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可情感受过伤害的詹华不敢再尝试去爱。
    由于总得不到詹华回应的于波不请自来的走进了詹家。他大声的向詹万年和马淑萍宣布自己是詹华的男朋友,这让詹华措手不及,非常尴尬。马淑萍却十分兴奋,热情的询问、招待着。望着执着而充满阳光的于波,詹华的心动了……
    树林里于波带着詹华骑着自行车,拐弯时两人摔倒了,于波焦急地询问詹华是否摔伤了?詹华却在惊慌之后,放声笑了起来。她第一次用开朗的笑容对着于波说着,感谢他让自己懂得了:其实摔交并不是那么可怕,摔倒后爬起来就行了。詹华终于打开心扉和于波走到一起了。
    于波高兴地告诉母亲自己找到了心中的女神,母亲笑儿子像个孩子,提醒儿子要尽快把完美的女神娶回家。于波到詹家向詹华求婚,马淑萍为很好地解决了詹华未来深感欣慰,满心欢喜地招待着于波。然而下班归来的詹玉得知自己喜欢的于波就要成为詹华的丈夫时,心中大为不平。乘大家吃饭之际,詹玉抱出了詹小萌。听到孩子是詹华的,于波一时无法接受,他仓皇逃离詹家。
    马淑萍大怒,抬手要打詹玉,被詹华拦了下来。詹华表示,自己让于波来,就是准备坦白此事。如果于波不接受这个孩子,自己也不打算与他结婚。
    思来想去,马淑萍还是去找了关飞龙。她要求关飞龙把孩子抱走,让詹华也能有个幸福的归宿。正当关飞龙为难之际,沈红推门进来,告诉马淑萍,她和关飞龙明天就去抱走孩子。下班回家的詹华,意外地看到关飞龙和沈红抱着詹小萌走出家门,詹华冲上去将孩子抢了回来。看着不满的马淑萍,詹华倔强而又坚定地告诉家人,以后不会让孩子再给家里添麻烦了。詹华从夜校退了学,开始带着詹小萌去上班,一个未婚姑娘带着一个孩子,这一举动引来了环卫队女工们的非议。经过再三挣扎,于波终于忍不住来到环卫队寻找詹华。[收回]

  • 第5集

    经过再三挣扎,于波终于忍不住来到环卫队寻找詹华。刚好遇到詹万年来劝说詹华回夜校继续读书,詹万年看着处于矛盾之中的于波,下决心要和于波谈谈。
    面对平静的大海詹万年向于波讲述了詹华坎坷的经历。他告诉于波,那个孩子并不是詹华亲生的小孩,而是詹华已经牺牲了的战友张萌的私生子。由于找不到孩子的父亲,詹华决心自己抚养。于波激动地问着詹华为什么早些不告诉自己?詹万年表示由于詹华不愿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不利,也不愿让战友的嘱托落空,因此...[详情]

    经过再三挣扎,于波终于忍不住来到环卫队寻找詹华。刚好遇到詹万年来劝说詹华回夜校继续读书,詹万年看着处于矛盾之中的于波,下决心要和于波谈谈。
    面对平静的大海詹万年向于波讲述了詹华坎坷的经历。他告诉于波,那个孩子并不是詹华亲生的小孩,而是詹华已经牺牲了的战友张萌的私生子。由于找不到孩子的父亲,詹华决心自己抚养。于波激动地问着詹华为什么早些不告诉自己?詹万年表示由于詹华不愿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不利,也不愿让战友的嘱托落空,因此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她自己却承担了巨大的痛苦。
    被感动的于波立即找到詹华,向她说明是自己错了,他的詹华永远是圣洁和美丽的,还是崇高的,自己要和她结婚一起抚养这个孩子!詹华看着激动的于波说道,生活不会那么简单,自己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好。于波坚决的表示一定要和詹华在一起。看着固执而孩子气的于波,詹华玩笑地说;如果要她答应结婚,除非这大晴的天里会马上下起大雨。果然一会的工夫,站在窗前的詹华看到大雨倾盆,当她走出房门看到是于波在用水管子制造人工雨时,脸上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两人关系的好转让马淑萍松了一口气,她拿出了自己多年攒下的各种票据递给詹华,为结婚做起了一切准备。然而就在婚检时,詹华亲眼目睹一个女孩被查出不是处女,遭受到男友的谩骂,她再次犹豫了。马淑萍了解詹华的难处,为了让她能够早日顺利的结婚,马淑萍通过邻居帮忙,为詹华开了一张假的婚检证明,趁詹华不注意时交给了于波,把两人的婚事就定下来了。
    一天沈红假装无意似地告诉关飞龙:詹华就要结婚了,让关飞龙送些礼物。关飞龙正在为难之中,沈父推门进来对着他们大发雷霆。他责问是谁打着自己的旗号,走后门安排工作的?为了不让沈红为难关飞龙说是自己干的。沈父压着火让关飞龙写一份检查交给组织,并让他们马上去通知走后门的人另谋它职,因为自己已经通知有关部门退回这个名额。沈红告诉关飞龙,趁詹华结婚时去一趟他们家,因为这个走后门的名额詹华没接受,却让给了詹华的妹妹。
    詹华结婚当天,关飞龙几经犹豫还是前来道贺,但没有机会讲出詹玉工作出了问题。就在关飞龙走出詹家的时候与于波擦肩而过。
    清晨,詹玉的单位打来电话通知她,因为她是走后门参加工作的,被单位开除了。詹玉大怒,认为这是詹华过河拆桥,她转身冲向詹华新家。
    詹玉冲进了于家,当着于波的面大肆辱骂着詹华,于波气愤地阻止她。詹玉口不择言地告诉于波,他受骗了,因为那孩子根本就是詹华和关飞龙的,为了能解决这个包袱他们全家都欺骗了他。詹玉从于波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信任,于是便告诉于波:詹华的婚检证明是假的,而且她还能用事实来证明。新房内,于波看到了没有落红的床单。詹玉走了,于波责问詹华事实真相,詹华承认婚检是假的,但孩子的事的确没有说假。詹华的话让于波备感受骗,他认为真是像詹玉所说的那样,詹华只是因为孩子才和自己结婚的,因为他自己也在结婚现场看到了担忧的关飞龙。美好在心中坍塌,于波斥问詹华还有什么没对自己讲真话?愤怒的于波将新房砸的一片狼籍,詹华阻止无效痛苦地流下了泪水。于波走了,原本充满温馨的新房一片凄凉。[收回]

银杏飘落精彩对白

银杏飘落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银杏飘落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银杏飘落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