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1
  • 集数:39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草民县令剧情

一个九品芝麻官的官场、情场的人生喜闹剧清乾隆年间。张富贵本是顺城县肉店少东,父兼营高利贷,利息虽高,但也能及时救乡民之急,在乡间人缘不俗,贵生就一张油嘴,死的可以说成活的,在市集中甚得民心。顺城县令近缺任,道台方孝之只得半月到此地暂理公务,贵无意中结识孝之女儿方柔,为她的美丽所倾倒,决意非她不娶。为了接近柔,贵决定捐官......[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贵助三向牛讨债,手段辛辣,牛求情不果,躲入衙门避债,三贵大刺刺的直追入内,牛向县令诉说三贵不是,但被贵三言两语摆平,县令命牛即时还债,牛走后,贵在公堂之上直接把部份债款给县令,柔娥初到顺,无意中见到,认定三、贵勾结县令在顺城横行霸道,对贵留下极坏印象。
    春能人所不能,把肉店、贵家与自家武馆都打点得头头是道,三与妻对春都极为佩服,再三打听贵意向,但贵对春全无爱意,还把自己理想的妻子人选说出,既要温柔,又要绝顶美丽,三与...[详情]

    贵助三向牛讨债,手段辛辣,牛求情不果,躲入衙门避债,三贵大刺刺的直追入内,牛向县令诉说三贵不是,但被贵三言两语摆平,县令命牛即时还债,牛走后,贵在公堂之上直接把部份债款给县令,柔娥初到顺,无意中见到,认定三、贵勾结县令在顺城横行霸道,对贵留下极坏印象。
    春能人所不能,把肉店、贵家与自家武馆都打点得头头是道,三与妻对春都极为佩服,再三打听贵意向,但贵对春全无爱意,还把自己理想的妻子人选说出,既要温柔,又要绝顶美丽,三与妻认为贵妄想,柔刚在不远处出现,贵示为梦中情人,马上追过去,却失柔踪影,贵遍寻不获,假称柔亲友欠三债务,命春替之找寻,春马上答允。
    春找到柔,见柔弱质纤纤,怕贵三难为她,劝柔躲藏,柔娥误会贵为贿赂县令一事欲灭口,担心,但因约了父在此相见,不知到何处暂避,春义助之,柔感激。春代父带队往邻村采青,着柔小心。
    贵终找到柔,一张油嘴把柔赞得天上有,地下无,柔本想直斥其非,娥怕贵老羞成怒,对两人不利,着柔假意受落,找机会逃脱,柔被贵缠绕,脱不得身,娥却逃之夭夭。柔以为贵是十大恶人,心存恐惧,后来牛妈找贵道谢,才知牛是赌徒,对母不孝,近日赢了一些钱,却不还旧债,所以三贵才迫之还钱,贵还把多收旧债给了部份牛妈,让她作用度,至于给县官的银两,只因他快要离任,顺城贫困,官也穷得要命,贵只代表村民送些盘川给他,柔恍然,对贵改观。
    县令离任,道台亲临接收官印,三贵等人往看热闹,却突被官兵递住,贵正想问因由,已被下令重打三十大板。[收回]

  • 第2集

    贵被官兵重打几板后,柔至,阻止,原来柔是道台之女,娥之前逃出求助,孝误以为贵是乡中恶霸,故惩之。柔抱歉,对贵表示关怀,贵以为柔对他有意,喜极。
    春夺得狮子青回,虎高兴,春第一时间找贵,知贵被无故仗责,心痛,欲找道台晦气,被贵阻止,春见贵对此事不怒反喜,奇怪,但贵对柔事绝口不提,称自己有伤在身,春已马上答应替贵送货,贵大喜,静待柔来探望。
    贵在柔面前装可怜,让柔细心照顾,被娥识穿,戏弄,差点小伤变重伤,贵有苦自知。
    县...[详情]

    贵被官兵重打几板后,柔至,阻止,原来柔是道台之女,娥之前逃出求助,孝误以为贵是乡中恶霸,故惩之。柔抱歉,对贵表示关怀,贵以为柔对他有意,喜极。
    春夺得狮子青回,虎高兴,春第一时间找贵,知贵被无故仗责,心痛,欲找道台晦气,被贵阻止,春见贵对此事不怒反喜,奇怪,但贵对柔事绝口不提,称自己有伤在身,春已马上答应替贵送货,贵大喜,静待柔来探望。
    贵在柔面前装可怜,让柔细心照顾,被娥识穿,戏弄,差点小伤变重伤,贵有苦自知。
    县令一职未有人接任,孝要暂时兼顾顺城事务,贵高兴可继续与柔见面,春对此事懵然不知,继续替贵一家卖命。
    娥看贵甚不顺眼,多次令贵难堪,但贵却不在乎,娥忍不住直言贵身份低微,请贵自量,贵称会想办法改善,回家找出多年前荒废书本重读,春不明所以,三与妻知原因,但没好气。
    孝向上级要求派人到顺城上任,但因抽调不到人手,着孝自行决定人选。幕僚建议将此官职以捐官方法找人递补,孝怕官位落入坏人之手,否决此议,并决定亲自选拔贤才出掌顺县。
    贵知孝选贤才出任县官一事,立即向三请求助选,众愕然。[收回]

  • 第3集

    三对选官一事,本无兴趣,贵不得要领,唯有动之以利,声言很快回本,母说前任县官穷得可以,贵却说生意做法各有不同,其他肉档也不是生意淡薄,只有三一家生意滔滔,三被说服。
    春知贵想当官,大喜,以为自己可快当县官夫人。
    乡中尚有三名士绅出选,参予竞逐,一为屡考不第的秀才,二为邻县捕头,三是顺城最有钱的当铺老板,贵无论文才,武功经验,钱财都不能跟他们相比,甚是苦恼,娥得知贵想当上县官拉近两家距离,对贵揶揄更甚,贵更感不能败阵,...[详情]

    三对选官一事,本无兴趣,贵不得要领,唯有动之以利,声言很快回本,母说前任县官穷得可以,贵却说生意做法各有不同,其他肉档也不是生意淡薄,只有三一家生意滔滔,三被说服。
    春知贵想当官,大喜,以为自己可快当县官夫人。
    乡中尚有三名士绅出选,参予竞逐,一为屡考不第的秀才,二为邻县捕头,三是顺城最有钱的当铺老板,贵无论文才,武功经验,钱财都不能跟他们相比,甚是苦恼,娥得知贵想当上县官拉近两家距离,对贵揶揄更甚,贵更感不能败阵,向春求助,春暗示要贵以身相许才助之,贵答应,春全力相助。
    春为终身幸福挺而走险,既出阴谋,也出阳谋,阻止三人参选,自己也弄得遍体鳞伤,贵没半句感激,只是追问是否已万无一失。虎不满,但春反为贵申辩,虎无言。反之柔只是鼓励一句,贵己感激流涕,幸春对两人交往仍无所知。
    四人竞逐当日,贵突围而出,赢过三人,令孝大感意外。贵终达成心愿,当上顺城县令,官拜九品。[收回]

  • 第4集

    贵当官,三与妻欣喜,但最高兴的当然是春,以为贵不日便会上门提亲,着虎好好打点,虎也高兴,暗地里告诉亲友,春好事将近。
    贵到道台府由孝亲教贵官场礼仪,办案程序,贵无心闻问,只想多见柔,孝更觉贵朽木不可雕,声言如捉到贵错处,马上会把他罢免,贵方肯较认真学习。贵在道台府多日,知柔琴棋书画样样皆精,更感爱慕,娥却对贵流氓习气,看不过眼,针对贵,贵却甘之如饴,嬉皮笑脸接受,令娥更为气结。
    贵受训完毕回乡,春急不及待暗示婚事,贵...[详情]

    贵当官,三与妻欣喜,但最高兴的当然是春,以为贵不日便会上门提亲,着虎好好打点,虎也高兴,暗地里告诉亲友,春好事将近。
    贵到道台府由孝亲教贵官场礼仪,办案程序,贵无心闻问,只想多见柔,孝更觉贵朽木不可雕,声言如捉到贵错处,马上会把他罢免,贵方肯较认真学习。贵在道台府多日,知柔琴棋书画样样皆精,更感爱慕,娥却对贵流氓习气,看不过眼,针对贵,贵却甘之如饴,嬉皮笑脸接受,令娥更为气结。
    贵受训完毕回乡,春急不及待暗示婚事,贵装作不知,春气结,贵私下将春柔比较,觉春无一可取,三与妻虽觉有点对不起春,但又觉春真的配不起儿子,三人决定连成一气,让春知难而退。
    虎苦候不见张家来提亲,被友取笑,虎催促春,春有苦自知,决定找贵说清楚,三与妻处处阻拦,春气极,贵知躲得一时,躲不了一世,决定引春发火,然后给春一个悍妇之罪,大家反脸,婚事免问。春被屈,难过,后终查出贵心中另有爱恋之人,大怒。[收回]

  • 第5集

    春知贵移情别恋,与贵大吵一场,追问情敌是谁,贵那敢说出,春不肯罢休,声言一定要揪出情敌,作一比并。贵知春能耐,处处提防,生怕春伤及柔,春多方查探不果,更气。
    春再遇柔,两人合力对付一无良商贩,甚是投契,柔见春神色黯然,略问一句,春有冤无处诉竟把心事和盘托出,柔好言安慰,并着春别气馁,先查出对手是谁,知己知彼才是必胜之道,春把柔引为知己。
    贵初次升堂,错漏百出,幸好都是乡中鸡毛蒜皮之事,无伤大雅,孝暗中观察,不禁摇头。...[详情]

    春知贵移情别恋,与贵大吵一场,追问情敌是谁,贵那敢说出,春不肯罢休,声言一定要揪出情敌,作一比并。贵知春能耐,处处提防,生怕春伤及柔,春多方查探不果,更气。
    春再遇柔,两人合力对付一无良商贩,甚是投契,柔见春神色黯然,略问一句,春有冤无处诉竟把心事和盘托出,柔好言安慰,并着春别气馁,先查出对手是谁,知己知彼才是必胜之道,春把柔引为知己。
    贵初次升堂,错漏百出,幸好都是乡中鸡毛蒜皮之事,无伤大雅,孝暗中观察,不禁摇头。派师爷相助,着师爷如贵有大错,即时向他回报。
    贵知柔随父到此,多方摆脱春,与柔见面,春假装被贵甩掉,再行跟踪,发现情敌竟是柔,愕然。[收回]

草民县令精彩对白

草民县令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草民县令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草民县令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