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风流戏王剧情

清代著名戏曲理论家李渔的传奇人生首次被搬上了荧屏。以李渔生平事迹为蓝本演绎的28集电视连续剧《风流戏王》,从今天起,将在浙江影视娱乐频道播出。 李渔一生酷爱戏剧,戏剧活动是他一生中最主要的事业。作为一个戏剧全才,一个精通戏剧艺术各个组成部分的戏剧实践家,李渔除了训练演员、导演剧目外也登台演戏,同时又写了不少戏供自己的戏班......[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顺治年间杭州府,才子李渔因戏名而名满江南,一时引来无数人到戏班学艺,李渔戏班居住的大宅院人丁兴旺。
    盐商附庸风雅,当年曾资助戏班,后乃至赠送宅院。可如今李渔声誉日隆,邀他演出的达官贵人趋之若鹜,戏班也日益殷实起来。盐商重利,不愿失去这绝好的挣钱机会,趁势以宅院为要挟,欲让李渔排演新戏牟利。他们搜肠刮肚,提出要将杭州府广为流传的《白蛇传》搬上舞台。李渔无奈,为保住戏班栖身之处,只好勉强应允下来。
    可李渔深知《白蛇传》中...[详情]

    顺治年间杭州府,才子李渔因戏名而名满江南,一时引来无数人到戏班学艺,李渔戏班居住的大宅院人丁兴旺。
    盐商附庸风雅,当年曾资助戏班,后乃至赠送宅院。可如今李渔声誉日隆,邀他演出的达官贵人趋之若鹜,戏班也日益殷实起来。盐商重利,不愿失去这绝好的挣钱机会,趁势以宅院为要挟,欲让李渔排演新戏牟利。他们搜肠刮肚,提出要将杭州府广为流传的《白蛇传》搬上舞台。李渔无奈,为保住戏班栖身之处,只好勉强应允下来。
    可李渔深知《白蛇传》中白娘子一角难觅,戏班中虽然人才济济,即使颇为出挑的乔、王二姬出马,依然难挑大梁。为此他颇为踌躇,之后决定张榜招聘,但效果不佳。偶然间李渔路遇佳人李香君,不知不觉跟踪于后,发现如此佳人竟客居于山中道院。正奇怪时,发觉了更奇的事情,道院门口有几个公差模样的人把持大门,硬将李渔给赶下山去。
    到江西祭祖返京的洪承畴,乃降清大将,在江南声名狼藉。此番微服过浙江,一时来了雅兴,令人寻找遁迹于民间的李香君。在兰溪他点看名剧《牡丹亭》,却突遭反清人士郑雪阳剌杀,未果。承畴依然看戏,不想一出新戏《首阳山》借伯夷、叔齐的故事,暗讽洪承畴卖主求荣之行径。承畴不禁大怒,挥剑欲杀戏场老板,后查明戏的作者是兰溪人氏李渔,遂怀恨在心,欲除李渔。
    道士吴湘是南明遗老,曾任浙江经历司经历,与洪承畴是同科进士。此公迂腐,当年便认定李渔写淫书《金瓶梅》毒化民风,专为此请旨要给李渔治罪,未想到一次改朝换代让李渔逍遥于街肆,而自己反而落得隐迹山林的境遇。这次他带侄儿吴强是来找李渔算十年前的账的,没想到在诸葛村邂逅洪承畴。洪承畴灵机一动,假称当年崇祯皇帝曾在吴湘请禁《金瓶梅》奏本上作过御批,令吴湘激动不已,竟然忘了对洪承畴的憎恨,发誓一定完成崇祯爷的遗愿,惩治李渔。
    吴湘叔侄找到李渔老家,只有妻妾二人独守空房,他们打探到李渔在杭州经营戏班,便朝杭州赶来。此刻洪承畴正派手下铁五四处找寻李香君踪迹,终于找到了她栖身的道院,发现当地富商嗅觉颇为灵敏,早有人上门纠缠香君去了,铁五赶紧去向洪承畴复命。
    再说李渔一直在寻觅旦角,自从在衣铺见过李香君一面,坚信此人正是他苦苦追寻的戏中之人,虽说上次自己给公差堵在山门外,可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见上姑娘一面,让这出戏有个着落。李渔没想到的是,这次他见到的这位戏中人,是位正在落发为尼的佳人,李渔大惊。[收回]

  • 第2集

    初到杭州的李渔教乔王二姬学戏,二人演艺不相上下,形成竞争关系,李渔常从中调停,师徒关系颇为和谐。
    再说郑雪阳兰溪刺杀洪承畴失败,好不容易摆脱了官府的追捕,洪承畴也知江南乃是非之地,便急忙往杭州赶路。郑雪阳得知洪承畴行踪,竟一路尾随至杭州,伺机再次行刺。杭州知府知道洪承畴酷爱看戏,一边准备迎接,一边早早安排戏班来府中演戏。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洪承畴的杭州之行,不光招来了刺客郑雪阳,也招来了众多的反清人士,他们都想将洪...[详情]

    初到杭州的李渔教乔王二姬学戏,二人演艺不相上下,形成竞争关系,李渔常从中调停,师徒关系颇为和谐。
    再说郑雪阳兰溪刺杀洪承畴失败,好不容易摆脱了官府的追捕,洪承畴也知江南乃是非之地,便急忙往杭州赶路。郑雪阳得知洪承畴行踪,竟一路尾随至杭州,伺机再次行刺。杭州知府知道洪承畴酷爱看戏,一边准备迎接,一边早早安排戏班来府中演戏。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洪承畴的杭州之行,不光招来了刺客郑雪阳,也招来了众多的反清人士,他们都想将洪承畴置于死地。
    郑雪阳认定知府定会看中李渔戏班,故动员李渔借到知府家中演出之际,由自己假扮伶人,再次行剌承畴。李渔不愿让徒弟们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坚决不允,借故推却。为确保洪承畴的安全,知府派人半夜将戏班接进府。
    第二天郑雪阳等人得知李渔戏班被软禁在知府衙门,无法再借用戏班来行刺,只好准备届时攻入知府衙门硬拼。李渔未料到知府来这么一着,顿时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他发现知府为确保安全,里里外外都做了周密的布置,而郑雪阳等人一直蒙在鼓里,一旦他们误打误撞进来,肯定吃亏无疑。他越想越不对,第二天一早练功的时候,他假称戏用的道具扇子遗忘在家里,提出要亲自去取。捕头铁五起疑,令捕快上门索取,李府管家李三心中疑惑,便借故上府衙面见李渔。
    再说吴湘叔侄也在李渔家人的指点下来到杭州,暂时在葛岭道院落脚,边打听李渔戏班的情况,边四处联络旧时同僚,以彻底清算李渔的诲淫之罪。
    巧的是皇上得知民间憎恨洪承畴,江湖上人时刻在筹划刺杀洪承畴,便下旨让洪承畴火速进京面君。这天晚上洪承畴没有出现在杭州知府的堂会上,而是悄悄无声地径直北上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剌洪风波化解于无形中。知府有所不快,让李渔安原计划演出,自己府上老小痛痛快快地看了一场演出。
    疲惫不堪的李渔刚刚回到府上,突然一帮读书人在道士吴湘带领下,包围了住所,口口声声指名要见李渔。李渔诧异不已,经询问才知事情原委,不禁哑然。吴湘称自己乃大明旧臣,已追踪李渔数年,为的是李渔撰写淫书《金瓶梅》,伤风败俗,先帝崇祯曾御批查禁,他这次把李渔带到京城煤山下悔罪具结。李渔否认《金瓶梅》出自他的手,劝吴湘更不可听信洪承畴的话。乔、王二姬见师傅有难,立即报官解围。官兵包围李府,当即拘捕了为首的吴湘。
    李香君亲自上门为吴湘求情,让李渔利用知府的关系疏通关节,李渔大方地表示他不与吴湘计较,会去给他说情的。[收回]

  • 第3集

    知府因前一日看戏看得高兴,果然答应立即释放吴湘,但李渔戏班得给他白唱三天的戏。
    吴湘因而被释放,但他声明不会因为李渔有救命之恩而放过李渔,他声称要去北京取来崇祯的御批,让李渔心服口服,届时李渔得随他到北京煤山向先帝悔过。李渔见此公顽固透顶,也不愿与他再争辩,将他送到码头搭船北上。
    船经苏州,吴湘遇到皇上宠臣江南织造曹玺的官船,船上笙歌不断、纸醉金迷,让吴湘好一番感叹。
    却说香君虽然与李渔戏班关系日益密切,但她对李渔排...[详情]

    知府因前一日看戏看得高兴,果然答应立即释放吴湘,但李渔戏班得给他白唱三天的戏。
    吴湘因而被释放,但他声明不会因为李渔有救命之恩而放过李渔,他声称要去北京取来崇祯的御批,让李渔心服口服,届时李渔得随他到北京煤山向先帝悔过。李渔见此公顽固透顶,也不愿与他再争辩,将他送到码头搭船北上。
    船经苏州,吴湘遇到皇上宠臣江南织造曹玺的官船,船上笙歌不断、纸醉金迷,让吴湘好一番感叹。
    却说香君虽然与李渔戏班关系日益密切,但她对李渔排演新戏的计划颇为冷淡,推托说自己已皈依佛门,早已了却尘世恩怨,不愿在戏中与法海再来一段纠葛。李渔猜测香君心高气傲,不愿再上台献艺去取悦达官贵人,于是就不再勉强。几日后,盐商上门问及新戏情况,李渔称排戏难度很大,旦角无人可胜任,故决定放弃该剧。李渔的决定让盐商十分扫兴,懊丧之际他指责李渔在戏弄他,扬言立即收回李渔的宅院,并按当初约定支付罚金。
    北京城。长于王府的隆格格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父亲系皇太极帐下大将,死于松山一役,后被皇家收养。曹玺从江南归来了,还带来几个苏州伶人,这在当时是非常稀罕的事情。曹玺打算在宫中给皇上太后演折子戏,顺便看望给太子玄烨当奶妈的妻子孙氏。隆格格虽是满人,但从小陪玄烨玩耍,受到诗书技艺的熏陶,对南方戏曲兴趣浓厚,尤其是李渔的戏文。曹玺的这次不寻常的安排,让太后十分高兴,顺治见太后高兴,自然对曹玺感到十分满意,而隆格格也大开眼界。这次演的是《风筝误》,正好对了太后的胃口,太后要求曹玺在她寿辰的时候,从苏州多带几个戏班来热闹热闹。
    伶人告知李渔乃是奇书《金瓶梅》作者,格格好奇,偷偷潜入宫逼迫掌库把书送到曹府。掌库向回京的洪承畴报告。承畴震惊之余,向顺治皇帝夸大此事的严重性,叹前明之亡,亡于文化堕落。洪承畴领旨入曹府查抄《金瓶梅》,风波遂起,得罪了正追求隆格格的醇亲王之子三贝勒。
    李渔被赶出宅院,暂时寄身于客栈。所谓祸不单行,此时爱徒乔姬又染病卧床,眼看答应下来的演出得取消。李渔去药铺抓药邂逅李香君,顺便说起了此事,没想到李香君决定顶替乔姬上台,度过眼前的困难。
    吴湘终于赶到京城,径直来到洪府向洪承畴索要崇祯帝的御批。洪承畴吃惊于吴湘的穷追不舍,称私藏前朝奏章乃杀头之罪,容他去向掌库索取。掌库乃郑雪阳之父,洪承畴以此胁迫他伪造崇祯御批,且不得泄漏。吴湘终于看到了“御批”真迹,从此不再怀疑其真实性。
    顺治见曹、洪不睦,趁势安抚,对是否查禁《金瓶梅》一事采取回避的态度。皇上和太后宠爱隆格格,曹府查抄事件后,欲将其许配三贝勒。性格率真的隆格格不从,但又不好抗旨,便借故年幼要求推迟,其实是为了躲避。[收回]

  • 第4集

    曹玺怒,令船到沧州稍停,一边快马报知醇王爷和三贝勒,让贝勒赶赴沧州接回格格。这厢格格私自离京的事很快传进宫里,孙氏急忙为格格说情,拿下江南学戏的理由来掩饰逃婚的真相。太后倒也未追究,称让王爷父子自行处理。
    杭州。李渔夜巡戏班,发现李香君深夜未归,便外出寻找。街上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李香君,被李香君发觉,躲避中一时无法摆脱。恰好李渔赶到,使李香君逃脱了那些人的追捕。李渔问李香君那些人的身份,李香君似乎知道内情,但不愿意...[详情]

    曹玺怒,令船到沧州稍停,一边快马报知醇王爷和三贝勒,让贝勒赶赴沧州接回格格。这厢格格私自离京的事很快传进宫里,孙氏急忙为格格说情,拿下江南学戏的理由来掩饰逃婚的真相。太后倒也未追究,称让王爷父子自行处理。
    杭州。李渔夜巡戏班,发现李香君深夜未归,便外出寻找。街上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李香君,被李香君发觉,躲避中一时无法摆脱。恰好李渔赶到,使李香君逃脱了那些人的追捕。李渔问李香君那些人的身份,李香君似乎知道内情,但不愿意回答,威胁说如果逼迫她说她就离开戏班,李渔只得作罢。
    船到沧州,隆格格坚决不愿下船,并以跳河胁迫曹玺答应她去江南。曹玺无奈,勉强答应,但约法三章:不许暴露格格身份,不许私自出门,不许跟李渔学戏。隆格格见曹玺口气上软下来,就假装答应下来,心想等去了江南再说。可是三贝勒却扑了个空,格格甩下他走了!他心中着急,一面让家丁飞报王爷,一面自己快马兼程赶赴苏州。
    郑雪阳上门找李渔,说他知道李香君深夜外出的缘由。原来李香君收养了多个孩子,那天深夜就是去看孩子们的,之前她也一直在照顾他们,不想那天被官府密探发现了,并一路跟踪,幸亏李渔搭救才脱离险境。李渔不解,香君收养孩子跟官府何干?郑雪阳说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反清人士,被官府杀害了,留下了这些没人照顾的孩子。李香君决意要担负起抚养的责任来,让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可眼前李香君连自己都有危险,孩子们的处境更是岌岌可危。李渔爽快地说,把孩子送到戏班来吧,戏班总比其他地方安全一些。
    孩子们很快给接到了戏班,他们的到来给戏班增添了经济困难,因为此时戏班客栈暂居,也面临着困境。李渔为改善孩子们的生活,到西湖边钓鱼,让李香君十分感动。她不愿再给戏班增添麻烦,毅然决定独自离开,安顿完孩子以后,她忽然觉得心中已无牵挂,惟一的是有些不舍。这些孩子正式拜李渔为师学戏。
    戏班的一时困难让外边人乘机觊觎,一些徽商看了戏班的演出,对乔、王二姬垂涎三尺,互相商量着如何千金购得她们二人。结果酒席上徽商们欺负她们是女子,欲打赌比拼酒量。乔姬识破他们的伎俩,不惜以命拼酒量,让这帮徽商败下阵来。第二天,徽商们不死心,纠集在一起来找李渔,称是知府大人保媒,乔姬无论如何也得跟他们走,扔下了千两银票。相持间,中途出来了一个人……[收回]

  • 第5集

    此人是郑雪阳,随他一起出现的还有李香君。二人的出现让徽商们大惊:一个凶似杀手,一个美如娇娘!他们认出了李香君,也似乎认出了郑雪阳,在郑雪阳的威势前他们不敢造次,赶紧去知府衙门报告,称当年秦淮八艳的李香君如今现身江湖,居然与刺杀洪承畴大人的凶手在一起!知府觉得事态严重,不敢稍加懈怠,派出手下悄悄去打探虚实。
    杭州附近的三墩有家酒坊开业,这里已经是余杭县辖区,当地请李渔戏班去演出。李渔戏班拮据,正需要有人邀请唱戏,便爽快...[详情]

    此人是郑雪阳,随他一起出现的还有李香君。二人的出现让徽商们大惊:一个凶似杀手,一个美如娇娘!他们认出了李香君,也似乎认出了郑雪阳,在郑雪阳的威势前他们不敢造次,赶紧去知府衙门报告,称当年秦淮八艳的李香君如今现身江湖,居然与刺杀洪承畴大人的凶手在一起!知府觉得事态严重,不敢稍加懈怠,派出手下悄悄去打探虚实。
    杭州附近的三墩有家酒坊开业,这里已经是余杭县辖区,当地请李渔戏班去演出。李渔戏班拮据,正需要有人邀请唱戏,便爽快地应承下来。他力邀李香君与他同台客串一把,李香君见李渔态度诚恳,便同意了。正当他们赶到三墩准备演出的时候,知府衙门派出铁五等衙役出现在三墩,他们悄悄包围了戏班。余杭知县听说知府衙门是来抓混进戏班的李香君的,因为李香君勾结反清乱党,颇为吃惊,但心中更多的是不快,称这是在他的地盘上,未经他同意不得抓人,要抓也得等他看完戏抓人。铁五与知县交涉未果,只得在一旁悄悄等待。
    戏班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完成调包计,让乔姬假扮李香君。戏演完后,乔姬和李香君一起出现在舞台上,可服饰已对换了,铁五心疑,怀疑起乔姬的真实身份,幸亏知县暗中帮了李渔一把,于是府衙兵仅带走了乔姬。
    李香君心中不忍,李渔安慰她说他自有办法。深夜,李渔偷偷潜回杭州,设计告诉知府的大小夫人,说是知府在外新纳小妾,偷偷安置在知府大狱里。知府夫人对这种纳妾做法闻所未闻,心中异常气愤,称要治一治这个花心的知府大人。
    白天升堂的时候,知府发现从狱中带出来的不是李香君,而是乔姬,不禁大为惊奇。加上两个夫人存心寻事,见堂下女子根本不是什么李香君,就更相信知府金屋藏娇的事实,干脆一起闹到公堂上来,让知府颜面皆失,只得下令释放乔姬。
    再说知府退堂回到府中,越想觉得这个事情越蹊跷,其中肯定有诈,便让铁五立即抓捕李渔戏班一干人。可是铁五迟了一步,李渔料定知府吃了这个哑巴亏,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赶紧带着他的戏班坐船离开了杭州,铁五带人来到客栈时,早已是人去楼空了。
    吴湘叔侄带着洪承畴伪造的御批,胸有成竹地回到杭州。刚住下,他们满世界打听李渔的行踪,一边到处纠集当年的同僚,满怀信心让李渔彻底认罪,完成他十多年来的夙愿。吴湘对李香君为他出狱到处奔走心存感激,李香君的为人也让他敬佩,故他极不放心李香君和李渔在一起,他打算一定要把他们分开。[收回]

风流戏王精彩对白

风流戏王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风流戏王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风流戏王的短评

(18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真不喜欢隆格格这样自作多情意单相思。李渔干嘛就不能直接了断一点,断了隆格格的这份念想呢。

    209517435发表于2012-07-27 14:10:41

  • 宁静越看越漂亮。秦淮边上那个李香君的近镜头把宁静都给拍老了,都怪导演。

    209517435发表于2012-07-26 21:11:55

  • 我就挺喜欢宁静的,虽然戏中是有点老,难道你们就不会老吗?

    209517435发表于2012-07-26 09:40:12

  • 用林静就是一败笔

    1234发表于2012-05-10 21:12:28

  • ni

    1234发表于2012-05-10 21:11:59

  • 我查了一下,李香君39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哎……

    乐雨电子发表于2011-06-01 21:38:16

  • 李香君太丑了,演的也不好!这是这部电视剧的败笔!

    乐雨电子发表于2011-06-01 21:34:17

  • 年纪都那么大了,就算是除了皱,但扮演年轻人还是老气横修了些。

    花美发表于2011-05-14 20:51:14

  • 格格和三贝勒演的真好,由其格格和三贝勒在最后一集里的戏很真切很感动啊!

    浪漫的回忆发表于2011-05-03 15:27:45

  • 焦恩俊拍的我都喜欢看 但有了李香君这个角色我都不喜欢看了。

    鸿运科技发表于2010-08-25 20:55:05

全部18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