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2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情欲失控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围城内外剧情

故事围绕男主人公周逸雄的婚外恋情,《围城内外》对芸芸众生的复杂情感进行了全景式描写:成年男人周逸雄已经到了被女人称作“四十如花”的年龄。于是,面对权势声誉、家庭妻儿与婚外情人,周逸雄陷入了极端矛盾之中。一边是如日中天的远大前程,一边是与高官千金组成人人羡慕的小家庭,一边又是秉性浪漫的从艺女子叶恬恬。是要江山,......[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省电力公司年轻有为的总经理周逸雄,外出回来刚下飞机,就从副总经理宋家驹那里得知,公司在金地集团的投资将面临严重亏损。他立即召开公司高层会议,采取止损措施。单位上叱咤风云的周逸雄回到家,就没那么威风八面了。妻子于桐性情孤傲,是周逸雄的大学同学,她对丈夫的关心更多体现在丈夫的仕途升迁和荣誉上。在生活中,有时又过分挑剔,连丈夫刷牙洗脸也有明确规定。在外人看,他们是一对相敬如宾的“模范夫妻”。
    宋家驹的老伴张华,内退在家。她...[详情]

    省电力公司年轻有为的总经理周逸雄,外出回来刚下飞机,就从副总经理宋家驹那里得知,公司在金地集团的投资将面临严重亏损。他立即召开公司高层会议,采取止损措施。单位上叱咤风云的周逸雄回到家,就没那么威风八面了。妻子于桐性情孤傲,是周逸雄的大学同学,她对丈夫的关心更多体现在丈夫的仕途升迁和荣誉上。在生活中,有时又过分挑剔,连丈夫刷牙洗脸也有明确规定。在外人看,他们是一对相敬如宾的“模范夫妻”。
    宋家驹的老伴张华,内退在家。她对政事不感兴趣,更关心丈夫的衣食住行,身体好坏,总让宋家驹有种舒舒服服做“城防司令”的感觉。但也有让张华不放心的事,丈夫在外面有没有“沾花惹草”。
    天生丽质的叶恬恬是文化宫的舞蹈教师,她的美貌和气质,让广告公司经理文浩为之倾倒,梦想娶她为妻。这天,正在拍广告的叶恬恬,被周逸雄夫妇、宋家驹夫妇碰上。靓丽的叫恬恬使两位领导停下脚步,观望她拍广告。跟随领导的公司女秘书修铃,善于察言观色。事后,很快联系上叶恬恬,邀她辅导职工业余舞蹈。
    “世纪工程”招标,引来许多有实力的公司参加竞标,马来西亚金鼎集团派彭燕来竞标。于桐也背着周逸雄,让她下属的公司参加竟标;修铃丈夫的建工集团也虎视眈眈盯着世纪工程。这几家公司都使出浑身解数,明争暗斗,志在必得。
    宋家驹一大早因为换衬衣,同张华吵了一架,神情沮丧的来到办公室。修铃见状,忙端来热咖啡,并拿来新衬衣给他换上,使宋家驹的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文浩大胆向叶恬恬求爱,痴情的文浩不让叶恬恬离去,叶恬恬的朋友哈代路过此地,上前与文浩打了起来,两人成了仇人。[收回]

  • 第2集

    修铃请叶恬恬到公司排练职工舞蹈,顺便办了场舞会,安排周逸雄和宋家驹参加,使周逸雄和叶恬恬相识,俩人一见如故,都被对方的气质和学识所吸引。宾馆里,宋家驹同张华赌气不回家,让修铃陪着,宋家驹暖昧的神情,使修铃害怕,借宋家驹洗澡之机,迅速离去。
    彭燕到电力公司与修铃相遇,俩人心知肚明对方的意图,便唇枪舌剑地展示各自的实力,力图让对方退出角逐场。但不服输的性格,使俩人更加叫劲。负责招标工作的宋家驹便成为俩人争夺的对象。
    修铃...[详情]

    修铃请叶恬恬到公司排练职工舞蹈,顺便办了场舞会,安排周逸雄和宋家驹参加,使周逸雄和叶恬恬相识,俩人一见如故,都被对方的气质和学识所吸引。宾馆里,宋家驹同张华赌气不回家,让修铃陪着,宋家驹暖昧的神情,使修铃害怕,借宋家驹洗澡之机,迅速离去。
    彭燕到电力公司与修铃相遇,俩人心知肚明对方的意图,便唇枪舌剑地展示各自的实力,力图让对方退出角逐场。但不服输的性格,使俩人更加叫劲。负责招标工作的宋家驹便成为俩人争夺的对象。
    修铃利用工作之便,和宋家驹对她的好感,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办事老道的宋家驹对把世纪工程给谁并不轻易吐口。
    彭燕亲自到来家驹家拜访,对彭燕为人了如指掌的张华,想拒彭燕于门外。但彭燕似乎并不在乎她的态度硬闯进来,还送给她礼物。在家里,于桐对周逸雄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她总是以关心的名义出发,告诉丈夫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好在周逸雄也习惯了于桐的发号施令,俩人相安无事。
    彭燕对宋家驹异常热情,不断请宋家驹吃饭听歌。当宋家驹想占彭燕便宜时却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兴致盎然的宋家驹回来后,倒头就睡。张华悄悄检查宋家驹的衣服,两根女人的头发和脖子上的口红印,使张华大怒,她打醒丈夫,让他说出和哪个女人鬼混的事,被冤枉的宋家驹,自然难以解释出是谁的头发,俩人大闹一夜。电力公司下属的机修厂发生厂房倒塌事故,叶恬恬随姐姐的采访车来到事故现场。见到周逸雄有条不紊地指挥抢险,在姐姐的采访中,周逸雄高度的责任感和不推诿责任的勇气,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收回]

  • 第3集

    厂房倒塌事迹,牵涉到电力公司的老局长,也就是于桐的父亲。于桐为父亲着急,她让周逸雄想办法保护父亲最注重的名声。周逸雄陷入两难的境地。
    文浩的前妻安丽,因为女儿住院治疗,到文浩广告公司要钱,文浩不但不给,还说这孩子并不是他想要的,愤怒的安丽打了文浩。
    周逸雄和于桐为了父亲的事发生了争执,周逸雄不愿让老父亲承担所有的责任,而于桐告诉他,这是她和父亲做出的丢卒保车的策略,为的是不影响他上调北京的事。
    张华难平心中的遗憾,搬...[详情]

    厂房倒塌事迹,牵涉到电力公司的老局长,也就是于桐的父亲。于桐为父亲着急,她让周逸雄想办法保护父亲最注重的名声。周逸雄陷入两难的境地。
    文浩的前妻安丽,因为女儿住院治疗,到文浩广告公司要钱,文浩不但不给,还说这孩子并不是他想要的,愤怒的安丽打了文浩。
    周逸雄和于桐为了父亲的事发生了争执,周逸雄不愿让老父亲承担所有的责任,而于桐告诉他,这是她和父亲做出的丢卒保车的策略,为的是不影响他上调北京的事。
    张华难平心中的遗憾,搬来女儿小玉助战,“审问”宋家驹,宋家驹自知理短,反而以攻为守,大战母女俩勉强躲过“审查”。
    文浩到处找叶恬恬拍广告,在街上碰见逛马路的恬恬和哈代,没说几句,文浩和哈代大打出手。
    于桐自持自己的魅力和才能,想给丈夫设下一道美人关以考验丈夫的她的情感。她发现叶恬恬是合适的人选后,逼着周逸雄找叶恬恬教女儿平平学舞蹈。周逸雄无奈接受了“任务”。[收回]

  • 第4集

    张华为找到丈夫不检点的证据,密切注视丈夫的一举一动。连丈夫偷着打摩丝的细节也没逃过她的眼睛。她跟随丈夫到单位,不辞辛苦的蹲坑守侯,这更引起宋家驹的反感。
    于桐为得到世纪工程,抓紧做宋家驹的工作,于桐和宋家驹的频繁来往,引起修铃的警惕,她暗中监听两人的谈话。
    叶恬恬为失学儿童举办个人舞蹈晚会,请周逸雄提供赞助,他公事公办的态度,并没引起叶恬恬的反感,反倒觉得他挺诚实。
    于桐在书房里挂了很多的袜子,以发泄周逸雄阻拦她参加...[详情]

    张华为找到丈夫不检点的证据,密切注视丈夫的一举一动。连丈夫偷着打摩丝的细节也没逃过她的眼睛。她跟随丈夫到单位,不辞辛苦的蹲坑守侯,这更引起宋家驹的反感。
    于桐为得到世纪工程,抓紧做宋家驹的工作,于桐和宋家驹的频繁来往,引起修铃的警惕,她暗中监听两人的谈话。
    叶恬恬为失学儿童举办个人舞蹈晚会,请周逸雄提供赞助,他公事公办的态度,并没引起叶恬恬的反感,反倒觉得他挺诚实。
    于桐在书房里挂了很多的袜子,以发泄周逸雄阻拦她参加世纪工程的不满。周逸雄对于桐的做法很为恼火,同她吵起来。于桐不为所动,告诉他:我们是模范夫妻。
    下班了,不愿回家的宋家驹,向修铃倾诉心中的郁闷。他将彭燕、于桐、张华对他的态度,做了“深入的分析”认为只有修铃对他最好。面对宋家驹的美誉,修铃并不为其所动。
    张华的疑神疑鬼,引起小玉的嘲笑,她建议母亲于其每天做母老虎,还不如把自己打扮的年轻漂亮些。晚上,美容后的张华回到家,见宋家驹还没回家,她顿生疑窦,来到来家驹办公室,将正在跳交谊舞的宋家驹和修铃抓了个正着。张华气血攻心,病倒了。无论宋家驹怎么解释,都打不开张华的醋心,在母女俩的猛烈追问下,宋家驹有嘴说不清,又气又急晕倒了。[收回]

  • 第5集

    周逸雄和于桐送女儿学舞蹈,于桐话里带刺问起赞助的事,使周逸雄和叶恬恬颇为尴尬。
    文浩对叶恬恬一往情深,不在乎叶恬恬不理他,只要一有机会,就向叶恬恬求爱,并把自己的身世、追求都告诉她,但这一切并没有打动叶恬恬的心。机修厂倒塌事故中的死难者家属,聚众抗议,使周逸雄深感责任重大。回到家,于桐劝他放弃原则,但一向听从她的周逸雄,依然不改初衷,这使她大为恼火,俩人大吵一通。使原本平淡如水的生活,充满火药味。
    被张华的疑心病搞得...[详情]

    周逸雄和于桐送女儿学舞蹈,于桐话里带刺问起赞助的事,使周逸雄和叶恬恬颇为尴尬。
    文浩对叶恬恬一往情深,不在乎叶恬恬不理他,只要一有机会,就向叶恬恬求爱,并把自己的身世、追求都告诉她,但这一切并没有打动叶恬恬的心。机修厂倒塌事故中的死难者家属,聚众抗议,使周逸雄深感责任重大。回到家,于桐劝他放弃原则,但一向听从她的周逸雄,依然不改初衷,这使她大为恼火,俩人大吵一通。使原本平淡如水的生活,充满火药味。
    被张华的疑心病搞得焦头烂额的宋家驹,感到自己很孤独,总把一肚苦子苦水吐向同情他的修铃,但修铃并不想把自己弄成宋家驹的情人,因此总和宋家驹保持一定的距离,使俩人的关系总是若即若离,非常微妙。
    周逸雄回到家,于桐拿着印有叶恬恬照片的杂志,请周逸雄欣赏,周逸雄不明白于桐的用意,于桐暗示他可以和叶恬恬发展关系,周逸雄对于桐的挑衅,怒不可遏。俩人的关系更趋冷淡。
    叶恬恬的个人舞蹈晚会,在周逸雄的赞助下,成功举行,俩人的友谊更深了,来往更密切了。文浩面对周逸雄的介入,提高了戒心。他暗中监视着俩人的行踪并加快对叶恬恬的追求。叶恬恬对周逸雄逐渐产生了暗恋的心情,她的变化,引起母亲叶玉涵的注意。[收回]

围城内外精彩对白

围城内外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围城内外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围城内外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