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人评价)

  • 基本信息
  • 剧照海报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马克思·佩恩剧情

这个世界上最难以平复的痛苦,无疑是被迫与亲人至爱阴阳两隔的愤怒……马克思·佩恩是一个严肃至极的警察,虽然独来独往惯了的他还有点蔑视规章制度的小毛病,却仍然不啻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优秀执法者。像警察这个行当,是最容易树敌的职业之一,马克思也不例外,每一个被他亲手抓住扔进监牢的罪犯,都对他恨这入骨,欲除之而后......[详细]

马克思·佩恩剧照海报(33个)

马克思·佩恩剧照(24个)

马克思·佩恩海报(9个)

马克思·佩恩精彩对白

马克思·佩恩幕后花絮

  游戏改编电影

  《马克思·佩恩》改编自非常具有传奇色彩、在玩家中受到极大好评的交互式同名电脑游戏……以电影人的观点来看,从魅力超群的主演马克·沃尔伯格到才华横溢的导演约翰·摩尔,每当他们提起这个可以堪称为“犯罪传奇”的故事时,都会先说起原著游戏是多么地优秀、多么地令人兴奋。如果单纯地进入电玩的世界,你会发现这里更多的其实是根据电影而制作出来的各类游戏,至于将受欢迎的游戏改编成电影的,不是没有,但数量上绝对还够不上电影界的一个主流分支,摩尔说:“我之所以会做出这种比较冒险的尝试,还是源于原版游戏本身所蕴含的那种显而易见的戏剧冲突。我作为游戏的玩家,每次玩的时候,都会生出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它希望自己能够在大银幕上重新得到绽放。现如今,游戏改编电影在电影工业中还不是那么普及,反响也差强人意,主要是因为这种故事载体的形式本身就带有一定的限制。可是我却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部分,就以这款游戏为例,我觉得这样的内容即使是到了电影画面中,仍然会透着一股冷酷的气息,这可能就是我愿意执导这部游戏改编作品的原因吧。整个过程确实不若嘴上说说那般简单,但我在尽量让一切都往好的一方面发展。”沃尔伯格则补充道:“当我读完剧本之后,我本能地感到这个故事真的有着非常强的可塑性,几乎已经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于是我开始追问这个故事的‘源头’来自于何处。当我被告知这个剧本改编自一款电脑游戏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后来,我专门为这部影片做了一些相关的调查,当我最终看到了这款游戏并渐渐被其所吸引时,我意识到也许我真的得到了一个非常精致优雅的故事,能够把它包装成电影工业中那种不常见的优秀作品。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样好的一个素材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搬上大银幕?难道以前的电影人真的不懂得什么叫做欣赏吗?”

  虽然最终确定会主演这部改编自热门电脑游戏的影片,可是马克·沃尔伯格却坚持自己对游戏一窍不通的一贯原则,他继续说:“好在我的助手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游戏迷,我将原版游戏交给他后,就坐在旁边看着他是如何通关的……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不去碰游戏并不是因为我对此全无兴趣,而是我有那种容易上瘾的性格,肯定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现在的我毕竟和以前不一样了,肩上需要承担的责任也比以前重了,我有小孩和期盼得到的一切,所以我不想在片场待了8个小时之后,又花上整整14个小时,去玩一个游戏。”

  由于游戏中的人物设定本来就是非常平面化的,所以马克·沃尔伯格在饰演马克思·佩恩这个角色时所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将单一的人物变得立体化,他说:“我在这里所取得的成就,完全归功于导演约翰·摩尔的帮助。我们在片场总是不断地去讨论类似的问题,因为我在影片中所展现的人物性格直接影响着我对这个角色的完成程度,就像我之前在《无间行者》和《四兄弟》中所达到的水平一样。当然,我也有意将马克思塑造成一个在本质上完全不同的角色,所以我要感谢摩尔,由于他对整个故事实在是太过了解了,真的将所有的一切弄出了一种难能可贵的层次感。一直以来,我的角色大多是那种‘沉默寡言’的男人,但我其实从未间断地想要尝试改变。”摩尔也表示:“没错,整部影片的风格都在追求一种非常酷的意境,对于这样一个失去了老婆和孩子的男人,如果不设定一个情感波动范围的话,很容易走向一种无法控制的极致。好在沃尔伯格找到了那种平衡的感觉,让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坚决抵制CGI

  以马克·沃尔伯格的标准来衡量,这显然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扮酷了,可是他在饰演马克思的时候,却仍然感觉到了一些需要跨越的障碍,沃尔伯格说:“差不多是拍完了《可爱的尸骨》之后的事吧——那同样是一部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失去的痛苦与可怕的暴力上的作品,在我看来,能够继续关注类似的故事元素,感觉还是不错的。我还记得应该是在《灭顶之灾》公映的前后,我和约翰·摩尔一起走进了《马克思·佩恩》的剪辑室,他给我展示了其中的一个部分,我因为太兴奋了而忍不住发出尖叫……我真的是太开心了,甚至有一种因为这部影片而得到了事业上的救赎的感觉,我回归街头的本能在这里得到了彻底地复苏。虽然短片只有5分钟的时间,我却觉得自己的肺里仿佛充满了激动的气泡。我其实非常喜欢尝试不同的东西,我希望我的角色可以是律师、医生,不过我发现自己在诠释马克思这类人物的个性时,反而有一种更加舒服的熟悉感。”

  众所周知,马克·沃尔伯格因为在《无间行者》中的出色演绎,而得到了奥斯卡提名,不过他同时也表明,这样的荣誉是不会左右自己在挑选电影作品时所做出的决定的,沃尔伯格说:“我相信这对我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要知道我从没想过自己真的能够得到一个奥斯卡提名……我现在完全把它当成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并不会因此有太多的想法或改变,否则你就会看到我出现在一些疯狂的英国历史剧当中了——当然,如果有人肯给我机会的话,偶尔演上一两部也是不错的。我确实曾经和几个要好的朋友说过,表示自己从今以后要做一名严肃的演员,不再随便在镜头前脱裤子,结果他们都用不相信的嘲笑声回应了我。而这部改编自游戏的动作片,在我所谓的‘改变’当中,算是让我最为满意的一次尝试了,我相信我的说法肯定会获得相当一部分男士的支持,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就愿意看着一些人在那里互相踢屁股。”

  早在约翰·摩尔决定为《马克思·佩恩》做导演之初,他就深刻地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一定要让影片和原版游戏区分开来,摩尔说:“也许有人会说,过大的差距肯定会带来相应的负面影响,但我更愿意将其想象成是一种推动力量,就好像是你最喜欢的餐馆,刚刚更新了菜单一样。我真的不能让影片太过遵循游戏的设定,因为激烈的动作场面只是电影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真正的核心还是在故事上。再加上我实在是不怎么喜欢现在非常流行的CGI技术,所以观众将会在影片中看到的,都是一些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场面--真正的背景,真正的打斗,肉搏战和枪击的系列场景也都非常地逼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是个人都不会愿意再回头去寻求CGI的帮助,而且这也不是一部靠特技去吸引人的作品。”

  《马克思·佩恩》还在预告片中显示了几个北欧神话中战神的婢女的身影,似乎在暗示着影片很可能会包含一些超现实元素在其中,约翰·摩尔说:“是有那么一些,点缀在影片中,主要是为了制造一种微妙的感觉……我相信那些知道原版游戏的起源的超级粉丝应该了解,超现实的部分其实只是存在于幻想中的东西而已。不过在塑造这些神话人物时,我们主张地是为演员的身体或面部做上一些弥补术——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CGI拒绝到底。”

马克思·佩恩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马克思·佩恩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马克思·佩恩的短评

(2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