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女驸马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新女驸马剧情

妙州知府冯小卿的女儿冯素贞,才貌双全,引得王公大臣的公子纷纷来比武招亲。天香公主化名闻臭公子,打败了侯爷公子东方胜和相爷公子刘长赢,成全了冯素贞和她的心上人李兆廷。太监总管王公公,设计陷害李兆廷,逼迫他写血书退婚。东方胜讨来皇帝赐婚的圣旨,要三日后与冯素贞成亲。冯素贞吃了乞丐老太太给的"喜饼"便"死"去......[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拱桥下,一只小船。妙州知府千金冯素贞和丫鬟梅竹,白纱蒙面,眼睛里露出期盼的神情,好像在等待谁的出现。
    鼓乐喧天,彩旗飘舞。两面“御赐比武招亲”的旗帜,两支浩荡的队伍,争抢着冲上拱桥。因为互不相让,两支队伍发生了冲突。两个轿顶同时飞起,两个年轻人从轿子里飞出,他们一个是侯爷公子东方胜,一个是相国公子刘长赢。
    梅竹嘲讽地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冯素贞冷笑笑说:“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一少年骑着毛驴冲...[详情]

    拱桥下,一只小船。妙州知府千金冯素贞和丫鬟梅竹,白纱蒙面,眼睛里露出期盼的神情,好像在等待谁的出现。
    鼓乐喧天,彩旗飘舞。两面“御赐比武招亲”的旗帜,两支浩荡的队伍,争抢着冲上拱桥。因为互不相让,两支队伍发生了冲突。两个轿顶同时飞起,两个年轻人从轿子里飞出,他们一个是侯爷公子东方胜,一个是相国公子刘长赢。
    梅竹嘲讽地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冯素贞冷笑笑说:“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一少年骑着毛驴冲上拱桥,把两支迎亲队伍搅得乱七八糟。 一算命先生来到桥上。冯素贞深情地遥望着算命先生。
    骑驴少年自称是江湖第一大侠“闻臭”。他拉着算命先生给东方胜和刘长赢算命。算命先生用“十卦九不准”的幌子,巧妙地戏弄了两位大家公子。东方胜大怒,一脚把算命先生踹到桥下。冯素贞踏水飞起,接住算命先生,腾空而去。
    江湖杀手一剑飘红凌空飞了来,要杀宰相之子刘长赢。刘长赢不是敌手,眼看命丧剑下,闻臭及时出手,救了刘长赢。混乱之中,闻臭趁机抢了比武招亲的御笔,骑驴而去。
    妙州府衙。知府冯少卿和夫人正在为女儿的婚事而犯愁:侯爷和相爷都是不可得罪的人,还有和女儿青梅竹马的李兆廷…… 闻臭骑着毛驴啃着甘蔗晃晃悠悠地到了知府门口。算命先生也来到冯府,原来他就是冯素贞日思夜想的李兆廷。一只大狗,对闻臭摇头摆尾,对李兆廷又扑又叫。管家得意地说:“这狗能闻出官职来,专咬七品以下的官。”李兆廷问闻臭:“你是七品以上?”闻臭指桑骂槐地说:“畜生说得话,你也信?”李兆廷哀叹:“如今连狗也能分出官职等级,不知道是人变傻了,还是畜生变聪明了。
    冯夫人嫌贫爱富,要把李兆廷轰出去。闻臭递给他一块黄缎子。李兆廷刚一展开,冯少卿夫妇便惶恐地跪倒在地连呼万岁。李兆廷也不知所措地跪下来。原来这是皇帝“比武招亲”的御笔。闻臭哈哈大笑。 东方胜和刘长赢也来到了冯府。当晚,在小姐绣楼下,闻臭、李兆廷、东方胜和刘长赢,四个人打赌看谁能把小姐请下来。东方胜凭借家族的权势起誓要娶冯素贞为妻,被泼了一身冷水。刘长赢指着月亮发婚姻的誓言,得到的答复是月亮有盈亏圆缺,你指着月亮起誓,说明你的誓言也会像月亮似的初一十五不一样。李兆廷解下古琴,弹唱了一首古曲,小姐走下了绣楼。
    夜深人静。梅竹把李兆廷引进了绣楼。冯素贞和李兆廷隔着一层薄纱默默地对视着。梅竹走出闺房,捅破窗户纸,偷偷观看。在梅竹的头顶上,闻臭倒挂在屋檐下,也从窗棱往里看。 闺房内,冯素贞和李兆廷隔着薄纱述说衷肠。多年的相思苦,相思累,使俩人激情爆发,紧紧拥抱在一起……
    冯素贞弹响了古琴,琴弦发出一阵奇妙的声音。声波冲向闻臭,闻臭脸色骤然一变,手一松,落下屋檐,闯进屋内。冯素贞让李兆廷和梅竹出去。她对闻臭说:“除了兆廷,我谁也不会爱,谁也不愿嫁。女人的心,其实很小,只能装下一个男人,我想,闻公子应该有同感吧。”闻臭笑着说:“冯素贞,你果然冰雪聪明,知道我这个公子是冒牌的了。”冯素贞述说了她与李兆廷的爱情,请闻臭在比武招亲时帮助李兆廷打败东方胜和刘长赢。闻臭答应帮忙,并开玩笑地说:“如果我是王子,一定讨你做王妃;如果我是公主,一定要你做驸马,女驸马。”[收回]

  • 第2集

    比武场。冯少卿和冯夫人以及几个官员坐在看台上。冯素贞和梅竹蒙面坐在角楼上。台下,李兆廷神情忧郁地遥望着冯素贞。
    比武开始。冯素贞拨动琴弦,哀怨的琴声在刀光剑影中回响。经过几轮角斗,东方胜打败了刘长赢,闻臭打败了东方胜。闻臭故意输给了毫无武功的李兆廷。
    冯少卿夫妇无奈地答应了女儿与李兆廷成亲。
    婚礼之前,内务总管王公公来到妙州。一位讨饭老太太,衣衫褴褛,步履蹒跚。王公公的轿子迎面过来。衙役们推搡老太太。王公公喝令...[详情]

    比武场。冯少卿和冯夫人以及几个官员坐在看台上。冯素贞和梅竹蒙面坐在角楼上。台下,李兆廷神情忧郁地遥望着冯素贞。
    比武开始。冯素贞拨动琴弦,哀怨的琴声在刀光剑影中回响。经过几轮角斗,东方胜打败了刘长赢,闻臭打败了东方胜。闻臭故意输给了毫无武功的李兆廷。
    冯少卿夫妇无奈地答应了女儿与李兆廷成亲。
    婚礼之前,内务总管王公公来到妙州。一位讨饭老太太,衣衫褴褛,步履蹒跚。王公公的轿子迎面过来。衙役们推搡老太太。王公公喝令住手,赶忙下轿,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老太太拿出一颗黄豆,王公公恐惧地低下了头。老太太旁若无人地离去了。 知府冯少卿叫人赶快准备金豆子水。这个王公公,就喜欢金豆子。洗手、洗脸、洗脚,都要用金豆子水。冯少卿得意地说如果不知道朝中大员的喜好,我这个知府的位置也坐不到今天。
    在金豆子水里洗完了手,王公公说他是奉旨来请天香公主回宫的。冯少卿恍然大悟:闻臭――天香,天香――闻臭。
    听说王公公来了,假扮闻臭公子的天香公主急忙告别冯素贞。 王公公向冯少卿传达了菊妃娘娘的话:把冯素贞许配给东方胜。他设计诬陷李兆廷盗窃御笔,对李兆廷严刑拷打,并以冯素贞的生命威胁李兆廷写退婚书。李兆廷质问王公公为什么要如此狠毒?王公公哈哈大笑:“我就是喜欢看别人的痛苦,尤其是我亲手制造的痛苦;给别人制造的痛苦越深,我的快感就越强烈。”李兆廷咬破手指,用血写了退婚书。
    公堂之外,乞丐老太太神情愤恨,她把一颗黄豆装进布袋里。
    盛装的冯素贞焦急地等待着婚礼的举行。冯少卿送来了李兆廷的退婚书。冯素贞呆呆地站着,泪珠儿滚落在血红的退婚书上。“无情人连眼泪都舍不得滴,他怎么会写血书呢?”冯素贞冲进大堂,看见了刑具上的血迹,悲愤地:“我能感觉出来,这是兆廷的血。” 李兆廷被迫离去。冯素贞追赶李兆廷,路遇乞丐老太太。老太太对她说:“人生一半随机,一半随缘。姑娘,你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回宫后,东方胜对冯素贞念念不忘。为了娶到冯素贞,东方胜闯进了御花园暖房。他的父亲东方侯和菊妃娘娘正在偷情。东方胜威胁说:“我要娶冯家小姐。”菊妃答应帮他请皇上请皇上赐婚。[收回]

  • 第3集

    一心想长生不老的皇上热衷于炼丹术。菊妃和东方侯请来江湖邪派欲仙帮帮主,为皇上炼制不老丹。在诡秘的炼丹房里,国师说无论多么伟大的帝王,他都会被人们所征服。因为有两样东西――美女和仙丹,帝王是永远无法抗拒的。东方侯好奇地打开炼丹炉,国师腾空而起推倒东方侯。菊妃狠狠地给了国师一个耳光,说:“我还告诉你,这金丹,这皇宫,这皇宫里所有的人,包括你这个老杂毛,都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东方侯!” 作为皇上的接班人,太子迷恋于木鸟的制...[详情]

    一心想长生不老的皇上热衷于炼丹术。菊妃和东方侯请来江湖邪派欲仙帮帮主,为皇上炼制不老丹。在诡秘的炼丹房里,国师说无论多么伟大的帝王,他都会被人们所征服。因为有两样东西――美女和仙丹,帝王是永远无法抗拒的。东方侯好奇地打开炼丹炉,国师腾空而起推倒东方侯。菊妃狠狠地给了国师一个耳光,说:“我还告诉你,这金丹,这皇宫,这皇宫里所有的人,包括你这个老杂毛,都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东方侯!” 作为皇上的接班人,太子迷恋于木鸟的制作,近乎痴呆了。他要让木鸟飞上蓝天。而皇上因为要集中精力研究长生不老的事情,却命太子主持朝政。
    皇帝五十大寿,太子献上了一只呆头呆脑的木鸟。皇上不悦地问太子木鸟有什么好处?太子说能飞。皇上震怒说木鸟没心没肺。太子却恍然大悟:“木鸟没心怎么能飞呢?”太子被轰出大殿。 东方侯献了个西域美人,皇上封他的儿子东方胜为御前带刀侍卫。
    国师用盘子托着一枚仙丹。仙丹从大殿下飞到皇帝的头顶上。国师说仙丹不能用手接,必须用嘴接。皇帝便随着仙丹的坠落而跪倒在国师的脚下,吞下仙丹。
    太子痴呆呆地琢磨着给木鸟装心的问题,无意识地在御花园撞上了搂抱在一起的菊妃和东方侯。他们决定除掉太子,让小皇子――他们的私生子继任太子。菊妃鼓励东方侯:皇上抢了你的女人,要他用江山来赔偿你。菊妃曾经是东方侯的恋人,被皇上看中后,纳为王妃。 在国师的协助下,菊妃演了一场太子调戏她的假戏。皇上震怒。太子被关入天牢。
    丞相为太子的事,心急如火。他担心从今以后,国无宁日了。夫人水月儿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刘倩,从小跟妙峰师太学武,最近就要回来了。丞相预感到倩儿会遇到麻烦。
    果然,回家途中,刘倩陷入了欲仙帮五大护法的五行阵中。恰巧李兆廷路经此地,因为算命而深熟阴阳五行,他指点刘倩大破五行阵,打败了五大护法。欲仙帮是江湖上最邪恶的一个门派,刘倩担心李兆廷得罪了欲仙帮而不得安生。李兆廷说他已经得罪了比欲仙帮更厉害的人,就不再怕得罪任何人了。刘倩奇怪,比欲仙帮更厉害的人是皇上,一个算命先生怎么会得罪皇上呢? 天香手持金牌,闯入天牢,把太子救了出来。眼看就要出了宫门,被已封为御前带刀侍卫的东方胜拦住去路。因为持有御赐宝刀,东方胜有恃无恐,一场激斗,劫持了太子。突然王公公赶到,假传圣旨,说皇上召见东方胜。天香趁机救走了太子。
    王公公告诉东方胜,天牢里戒备森严,连只苍蝇都不能随便出入,太子怎么能被救走呢。东方胜恍然大悟:原来是皇上有意要放走太子。
    菊妃有一手泡菊花茶的绝技。皇上每天都离不开她的菊花茶。利用泡茶的时机,菊妃哭哭啼啼地说:“臣妾身心只属皇上一人所有,太子他……”皇帝答应派人缉拿太子。菊妃推荐东方胜担当此任,并趁机菊提起东方胜想娶冯素贞为妻的事。皇上答应赐婚。[收回]

  • 第4集

    一剑飘红把一张十万两的银票还给菊妃。在拱桥上,他突然出手杀丞相的儿子刘长赢,就是受雇于菊妃的。菊妃让他再杀一次。一剑飘红摇头。因为他有一个规矩,一次不成,就再也不对这个人下手。菊妃说银子不用还了,再加十万两,另杀一个人。一剑飘红问杀谁?菊妃说太子。一剑飘红说不必,太子和贫民一样,都是十万两。
    他们的对话被小皇子听见了。小皇子告诉了天香,但就是不说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天香急匆匆出宫去寻找太子。 皇上召见东方胜。东方胜向...[详情]

    一剑飘红把一张十万两的银票还给菊妃。在拱桥上,他突然出手杀丞相的儿子刘长赢,就是受雇于菊妃的。菊妃让他再杀一次。一剑飘红摇头。因为他有一个规矩,一次不成,就再也不对这个人下手。菊妃说银子不用还了,再加十万两,另杀一个人。一剑飘红问杀谁?菊妃说太子。一剑飘红说不必,太子和贫民一样,都是十万两。
    他们的对话被小皇子听见了。小皇子告诉了天香,但就是不说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天香急匆匆出宫去寻找太子。 皇上召见东方胜。东方胜向皇上献忠心:胜儿愿做皇上的一条狗,皇上让咬谁,就咬谁,就是咬不好,也要死咬。皇上答应把冯素贞赐婚给他。但同时用一种似乎是经验之谈的口吻告戒他,女人是一种死心眼的动物,只要心里有了一个男人,她就永远忘不了他,说不定就会弄一顶特大的绿帽子给你戴在头上。
    东方胜来到妙州,宣读圣旨:冯素贞许配东方胜;三日后完婚。
    深夜,绣楼,冯素贞在思念李兆廷。她决心以死相抗。她忽然发现父亲跪在绣楼下。急忙下楼,跪在父亲面前。冯少卿向女儿泣诉:皇上的圣旨,你让爹爹怎么办…… 冯府内外,在一片新婚喜庆的布置中,透露出一种悲哀、凄凉的氛围。冯素贞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东方胜进来,得意地称她为东方夫人。冯素贞长剑爆出,指着东方胜问:你觉得强扭的瓜甜吗?东方胜傲慢地说:我不管是强扭的瓜还是瓜熟蒂落的瓜,不管这个瓜是甜还是苦,我追求的只是这个瓜是我的。
    婚礼前夕,那位乞丐老太太给冯素贞送来一份贺礼――半块乞讨来的饼。老太太说,如果需要,你就把它吃了,它会给你一个解脱。老太太离去了,冯素贞慢慢地吞咽着饼,如同吞咽着婚姻的苦果。
    在院子里,老太太嘟囔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该喜的不喜,该悲的不悲,人总是这样自寻烦恼。 梅竹送老太太回来之后,发现冯素贞静静地躺在床上,已经停止了呼吸。冯少卿懊悔不及:不该逼迫女儿接受她不愿意接受的婚姻。
    东方胜进来,望着冯素贞,冷冷地说:婚礼照常举行。
    白花和红花挂在一起,喜事和丧事同时举行。冯素贞躺在灵台上,身上盖满了鲜花。东方胜和冯素贞的遗体拜堂成亲。他掀开了红盖头,变态地哈哈大笑:我终于娶到天下第一美人了。
    夜晚,梅竹为小姐守灵。忽然听到外面有救命的呼喊,她追了出去,看见东方胜把一个年轻人推下了山崖。她急忙下去救人。
    灵堂,一个人影闪过…… 李兆廷哭喊着闯入灵堂。是刘倩把冯素贞的死讯告诉了他。他疯狂地扯碎鲜花,诅咒那些可恶的枝叶、丑陋的花瓣,腥臭的花蕊,不该来参加人世间最悲惨的葬礼。鲜花下,冯素贞的尸体不见了。
    冯少卿夫妇认为是李兆廷藏匿了女儿的尸体,把他关进了大牢。
    这时候,在一个破庙里,冯素贞醒了过来。是那位乞丐老太太救了她。老人说,我救你,是为了救另外一个人。冯素贞说,从今以后,世上就不再有冯素贞这个人了。
    梅竹在悬崖下救了太子,把他藏在小姐的房间里。见到太子,冯少卿刚要下跪,又站起来,假装不认识,让他赶快离开。太子悲愤地说了四个字:世态炎凉。 东方胜突然闯进来,挖苦冯少卿:官做大了,做长了,是不是都像你这样精明。太子对别人要杀害自己非常不理解,说自己没有得罪任何人。东方胜告诉太子,你用不着得罪任何人,但有时候,你的存在,就是对别人的得罪。
    太子被关进了妙州大牢。
    担心冯少卿会放走太子,东方侯和国师让菊妃去偷玉玺,伪造圣旨,杀害太子。菊妃说皇上身体衰败,早已不近女色了。国师给了菊妃一粒多情龙威丹,说这药能让皇上重新宠幸你。菊妃不愿意和一个糟老头子躺在一起。东方侯劝她以大业为重。菊妃伤感地说,你们男人都是政治动物,为了实现野心,连心爱的女人都可以放弃。 这天夜里,皇帝睡着了。菊妃厌恶地从皇帝身边爬起,偷偷地在空白圣旨上盖了玉玺大印。[收回]

  • 第5集

    菊妃把盖了玉玺的空白圣旨交给国师和东方侯。国师说美丽是女人最大的本钱,重要的是如何用好这个本钱。菊妃伤感地说,在名利场上,女人天生就是失败者。
    菊妃拿出十万两银子,让王公公去传这道假圣旨。王公公暗示说自己老眼昏花,满眼金星。菊妃一笑,让人拿专治花眼的偏方!那是一块大金砖。王公公喜笑颜开地说,娘娘的偏方真是灵验异常。
    王公公到妙州宣旨。他让冯少卿自己看。展开圣旨,冯少卿吓了一哆嗦,圣旨上只有一个字:杀! 大牢里。李...[详情]

    菊妃把盖了玉玺的空白圣旨交给国师和东方侯。国师说美丽是女人最大的本钱,重要的是如何用好这个本钱。菊妃伤感地说,在名利场上,女人天生就是失败者。
    菊妃拿出十万两银子,让王公公去传这道假圣旨。王公公暗示说自己老眼昏花,满眼金星。菊妃一笑,让人拿专治花眼的偏方!那是一块大金砖。王公公喜笑颜开地说,娘娘的偏方真是灵验异常。
    王公公到妙州宣旨。他让冯少卿自己看。展开圣旨,冯少卿吓了一哆嗦,圣旨上只有一个字:杀! 大牢里。李兆廷和太子关在一起。相互讲了自己的经历,两个人都有同命相怜的感觉。冯少卿进来,跪拜太子,说自己罪该万死,本想放太子走,可是没有办法。李兆廷挺身而出,说自己心爱的人死了,生命已经失去了意义,表示愿意替太子去死。
    东方胜亲自监督对太子执行死刑。荒野,侍卫们挖了一个深坑。一个人被捆在布袋里,蠕动着。侍卫正要把布袋扔进坑里,一剑飘红从天而降,打退了侍卫。虽然有了“杀”字假圣旨,但菊妃还是不放心,又收买一剑飘红来杀太子。一剑飘红让东方胜走开,他要杀的人,连一根头发都不许别人替他割。一剑飘红冲天而起,剑尖直刺那只布袋。突然,一蒙面人斜刺里飞来,打飞了一剑飘红的剑。两个人越打越激烈。蒙面人解下背上的琴,把琴抛向天空,剑尖拨弄琴弦,发出一阵尖利的声音。一剑飘红身子一颤,被蒙面人刺中前胸,一声尖啸,飞奔而去。东方胜等人听见琴声,痛苦不已,落荒而逃。 蒙面人用剑尖挑开布袋。李兆廷钻出布袋喊素贞,冯少卿也醒过神来喊素儿。蒙面人扔下古琴,飞身离去,很快失去了踪影。等冯少卿和李兆廷离去后,蒙面人从一棵大树后探出了脑袋,扑通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她就是冯素贞。
    冯少卿恋恋不舍地把知府大印摆在桌子上,和夫人正要离去,东方胜和王公公率人闯进来。王公公逼冯少卿交出太子。冯少卿不从。王公公狞笑着一刀刺死了冯夫人。冯少卿狂笑着手舞足蹈,用夫人的血把自己抹成了一个血人。李兆廷进入。王公公附耳对东方胜说了几句悄悄话。东方胜伸手点了李兆廷的穴道。 深夜。夫人浑身是血,躺在地上。李兆廷手持匕首,半蹲在夫人身边。一蒙面人飞身进来,一剑打飞了李兆廷的匕首。蒙面人剑尖顶着李兆廷的胸口:“是不是你杀的?”李兆廷麻木地:“是我,我害了素贞,害了素贞全家,……”蒙面人挥剑猛刺李兆廷。突然,又一蒙面人飞进来,挡住了刺向李兆廷的剑。第一个蒙面人转身飞出门外。第二个蒙面人揭开面巾,是刘倩。刘倩抓起李兆廷,飞身而去。 月光惨淡。第一个蒙面人摘下面巾,她是冯素贞。冯素贞对着旷野嘶哑着嗓子高声喊叫:“不是你――”
    一剑飘红身受重伤,躺在破庙里。天香用绳子捆着一串医生来给一剑飘红诊治。医生们个个愁眉苦脸。女扮男装的冯素贞进来,让天香放走医生,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塞进一剑飘红的口中,悄然离去。一剑飘红醒来,起身就往外走。天香紧随其后。她已经暗恋上了一剑飘红。
    欲仙帮徒强抢民女。刘长赢打抱不平,与欲仙帮五大护法之一的金亢龙打了起来。民间侠女张馨相助刘长赢。二人抵挡不住,险像环生。女扮男装的冯素贞打跑了金亢龙。刘长赢呆呆地望着冯素贞:“你长得太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了。”冯素贞称自己叫冯绍民,去京城投亲。[收回]

新女驸马精彩对白

新女驸马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新女驸马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新女驸马的短评

(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