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危机边缘剧情

天达电子有限公司软件设计师苗建文神秘失踪,此前他刚刚开发一个商业价值极高的软件,这令公司总经理冯韧万分焦急。某日深夜,苗建文的妹妹苗绚独自开车回家,却遭遇一辆不明来路黑色轿车的围追堵截,苗绚回家后又发现有不速之客闯入的痕迹……这一系列神秘的事件引起了连城公安局刑侦中队长苏澎的注意。失踪的苗建文两年前曾控告其......[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凌晨3点,街道上几近无人,苗绚独自开车回家,突然斜刺里冲出一辆黑车向她撞来,她大吃一惊左冲右突躲开,之后黑车并不撞她,只是不远不近跟着她,眼见就到公寓的地下车库口了,苗绚吓得一身冷汗,她有意把车停在路边,黑车也不远处停下,苗绚赶紧拿起手机给相识不久的苏澎打电话。正在值班的刑侦大队一队队长苏澎接到苗绚的电话后,迅速向苗绚停车的方向赶去。就在苏澎出现的前两分钟,黑车走了。苗绚紧张的神经并没得到缓解。此时苏澎赶到。在苗绚的...[详情]

    凌晨3点,街道上几近无人,苗绚独自开车回家,突然斜刺里冲出一辆黑车向她撞来,她大吃一惊左冲右突躲开,之后黑车并不撞她,只是不远不近跟着她,眼见就到公寓的地下车库口了,苗绚吓得一身冷汗,她有意把车停在路边,黑车也不远处停下,苗绚赶紧拿起手机给相识不久的苏澎打电话。正在值班的刑侦大队一队队长苏澎接到苗绚的电话后,迅速向苗绚停车的方向赶去。就在苏澎出现的前两分钟,黑车走了。苗绚紧张的神经并没得到缓解。此时苏澎赶到。在苗绚的要求下,苏澎陪她一起上楼。让两个人大吃一惊的是,房门开着,屋里却纹丝未动。苗绚紧张地说最近总有人盯着她,她感觉像是个女的。 痕迹员采完脚印走了,窗外雷声滚滚,要下雨了,苗绚让苏澎留下别走,苏澎分明在她眼里读到什么,他还是决定把苗绚带回队里,苗绚有些失望。天亮了,苗绚独自靠在苏澎的床上睡着了,手机突然响了,接吓之下,是苗绚哥哥苗建文的老板冯韧,他着急地说已经两天没找到苗建文联系,果然发现苗建文找不到了。在苏澎的追问下,苗绚说出哥哥刚刚研究出来一个先进的软件编程,如果哥哥有意外,那一定跟这个软件有关。两人马上开车前往苗建文的住处。苗建文住处人去楼空,没有任何线索,苗绚焦急地四处打电话询问,苏澎却看见墙角隐蔽处反扣着一张女人照片,苗绚翻过来,是苗建文的前妻叶灵兰她忧郁地说就是她害了哥哥,而哥哥却始终对她念念不忘。苏澎不语。这段曾经轰动一时的爱情故事苏澎十分清楚,叶灵兰跟苗建文的好朋友傅滔好了,两年前叶灵兰被苗建文控告雇佣伤害未遂被判入狱两年,之后两人离了婚。只不过苗绚并不知道苏澎与傅滔刚刚发生的特殊关系,傅滔是苏澎正躺在医院里的妻子丁菲的救命恩人,然而丁菲究竟因为什么差点死了,傅滔怎么救也不是因为傅滔,所以才异常敏感。看着苗绚忧郁的眼神,苏澎突然说我觉得你并不相信叶灵兰会雇人害你哥,苗绚如梦初醒地叫起来,今天正是叶灵兰的出狱日,她恐惧地说哥哥找不着了会不会跟叶灵兰有关。正在此时冯韧焦急地走进来。叶灵兰穿过长长的走廊跟在女狱警江薇身后,即将出狱的她看不出有任何欣喜。监狱门外,傅滔焦急地等待着空着两手的他似乎已经无法再多等一刻。叶灵兰终于年走出铁门,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围上来的一群记者,记者的提问句句令叶灵兰难堪。江薇的办公室里,江薇和苏澎相对而坐,他们是警官院校曾经的同学,当年如果没有苏澎精神异常卧病在床的孤母执意干涉,俩人也许早就是夫妻了。江薇至今未婚。因为许多说不清的误会,当年风华正茂的江薇才赌气选择了远离城区的监狱当狱警。几年不见,两人心情十分复杂。此行苏澎是来调查叶灵兰。苗建文失踪的消息让江薇十分吃惊。她说自己早对叶灵兰最近情绪有些变化,比过去更加沉闷不语,好像跟她最好的朋友向红阳一个月前出狱有关。她拿出向红阳的照片,是一个很有姿妖娆的女人。最后又加上一句,向红阳是诈骗犯,没有她查不到的事。苗建文偏偏在叶灵兰出狱的头一天夜里失踪了,好像总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傅滔开车的路上,苗绚把车横在他们之间,痛斥叶灵兰,叶灵兰有说不出的痛心。苏澎走了,江薇心绪纷乱地打工抽屉,里面是一纸调令,正是调往苏澎所在的刑侦大队,她说不清自己是为什么而没有告诉苏澎这个消息。 傅滔的别墅四处挂着叶灵兰的照片,看得出来为了迎接叶灵兰出狱傅滔费了一番苦心,而叶灵兰却冷冷地问苗建文失踪是不是你你有关,傅滔心里一震。[收回]

  • 第2集

    苗绚屋里的脚印查出来,是一个女人的,痕检确定此人是用钥匙开门进屋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苗绚无论如何想不出来,但这个人也许跟苗建文失踪有关。苗建文仍然音信皆无,苗绚焦急万分。她跟苏澎说,苗建文的失踪一定与叶灵兰有关。苏澎问她为什么如此肯定,苗绚答非所问地说你会知道的。因为妻子的病情,苏澎提出调动,然而因为苗建文突然失踪又变了主意,苏澎来到王总队长办公室,意外看见坐在屋里的江薇,王总告诉苏澎,他调走后,江薇接他的班,让他们...[详情]

    苗绚屋里的脚印查出来,是一个女人的,痕检确定此人是用钥匙开门进屋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苗绚无论如何想不出来,但这个人也许跟苗建文失踪有关。苗建文仍然音信皆无,苗绚焦急万分。她跟苏澎说,苗建文的失踪一定与叶灵兰有关。苏澎问她为什么如此肯定,苗绚答非所问地说你会知道的。因为妻子的病情,苏澎提出调动,然而因为苗建文突然失踪又变了主意,苏澎来到王总队长办公室,意外看见坐在屋里的江薇,王总告诉苏澎,他调走后,江薇接他的班,让他们交接一下工作。 苏澎办公室,两人有点别扭地坐着,苏澎苦笑着说真没想到接他的是江薇,并说自己找王总是想提出延缓调动。江薇问为什么,苏澎说他觉得苗建文失踪很有内容,想查清楚后再走。两人自然谈起叶灵兰,谈起了曾经的误会和情感,两个曾经的有情人各有说不出的痛楚。苏澎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写上无法改变的失败的一笔,他娶了不爱的丁菲,以至性情倔强的丁菲与苏澎越走越远,这也许是造成丁菲不幸的原因,他对不起她。他错过了曾经爱过的江薇,也使性情同样倔强的江薇至今未婚,并且苏澎敏感地意识到曾经的爱在江薇孤独的心里已经变成扭曲的恨,只不过掩盖在江薇善良的天性下,这,也是一种潜在的危险。他同样对不起她,苏澎心中黯然。 苗建文仍无下落,那个珍贵的软件也无下落。冯韧说公司的现在和将来就靠这个软件,没有这个就全完了,苗绚认定哥哥失踪一定与叶灵兰有关,她告诉冯韧,控制叶灵兰就能控制那个软件,就看冯韧有没有办法了。冯韧自信地说办法是为人而设立的。在传唤叶灵兰就苗建文失踪一事作案中调查时。苏澎暗示叶灵兰有人指控叶灵兰入狱是个阴谋,实际上是为了的发制人除掉苗建文,报一箭之仇。江薇告诉罗兰,苗建文失踪之前,那个软件除了苗建文本人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在哪儿,现在更是下落不明,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苗建文对叶灵兰和傅滔是非常不利的。叶灵兰欲言而止,因为心里对傅滔的担心让她硬气不起来。她说不出让人信服的理由,在苏澎和江薇怀疑的目光里,叶灵兰心事重重地走出公安局。 市局门口,叶灵兰碰上冯韧,冯说他是特意在等叶灵兰,叶灵兰是营销方面的高手,如果不是跟苗建文的情感纠纷,她早在本市电脑界称霸。冯韧盛邀叶灵兰加盟到他的公司,被叶灵兰冷冷拒绝了,两个人对话里有心照不宣的较量,似乎两年前叶灵兰入狱跟冯韧不无关系。最后冯看着她突然问,你想知道苗建文因为什么失踪吗?这很可能跟你有关。叶灵兰看着他也不语,她听出了指向傅滔的弦外之音,这使她心骤然紧缩。但她还是镇静地断然拒绝了。冯韧看着叶灵兰远去久久无语。这一切被苏澎看在眼里,他本能地对冯韧有了关注。 冯韧对苏澎坦然承认自己认定软件在叶灵兰手里,他要用一切办法得到它,因为自己在这个软件上投入了大是的财力。傅滔向叶灵兰发誓自己绝对跟苗建文失踪无关,叶灵兰略有放松,她说自己已经随不起这方刚刚晴的天空再次阴云密布,傅滔的脸上却布满阴云。 在调查工作茫然无序中江薇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苗建文的失踪是叶灵兰一手制造的,叶灵兰花了大我雇了一个女杀手,电话说到这就断了。放下电话江薇苦思冥想电话内容的可靠性有多少,她终于想到和叶灵兰一同服刑,比叶灵兰一个月出狱的女犯向红阳,她马上带着肖黎明赶往向红阳的家,撬门而入,发现向红阳已死于非命。[收回]

  • 第3集

    稍后赶到的苏澎因为江薇破坏了重要物证而愤怒万分,江薇内阁又懊恼,对案情的看法不同两人又发生争执,夹在两个领导中间,肖黎明敏感地发现二人关系非同一般同事。苏澎和江薇同时看见楼下叶灵兰欲停又突然开走的白车。向红阳家里有叶灵兰留下的东西,很明显叶灵兰出狱后来过这里,可以说好她有最大的嫌疑。江薇怀疑叶灵兰让向红阳杀了苗建文而后又灭了向红阳的口,苏澎说一个侦查员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不能随便让怀疑误导自己。两人不欢而散。 叶灵兰又被...[详情]

    稍后赶到的苏澎因为江薇破坏了重要物证而愤怒万分,江薇内阁又懊恼,对案情的看法不同两人又发生争执,夹在两个领导中间,肖黎明敏感地发现二人关系非同一般同事。苏澎和江薇同时看见楼下叶灵兰欲停又突然开走的白车。向红阳家里有叶灵兰留下的东西,很明显叶灵兰出狱后来过这里,可以说好她有最大的嫌疑。江薇怀疑叶灵兰让向红阳杀了苗建文而后又灭了向红阳的口,苏澎说一个侦查员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不能随便让怀疑误导自己。两人不欢而散。 叶灵兰又被传到公安局,傅滔非常焦虑,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在激烈地斗争着。而心烦意乱的叶灵兰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办公室里,叶灵兰对于向红阳的死非常悲痛,她认为向红阳死于无辜,这无辜就是为嫁祸于她,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执意要置她于死地。案情象一团乱麻,苏澎和江薇决定分头作起,从最初查起。江薇把向红阳的脚印和进入苗绚家的脚印对上,这令苏澎十分吃惊,他本能地觉得向红阳跟苗绚不会没有关系,在问苗绚是否认识向红阳时,苗绚却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更不知道她到自己的家里干什么。而房门钥匙的来源她却能跟叶灵兰联系在一起。 搜集到的证据对叶灵兰越来越不利,苏澎查出向红阳曾经找过苗建文,江薇质问苏澎难道现在她的怀疑还是无端猜测吗?苗建文失踪一案到底跟向红阳有没有关系,向又受谁代码指使?她的死是不是被灭口?这些疑问是该纵深调查下去了。案情初露端倪,一切似乎都是叶灵兰蓄意所为。正在江薇若闷之余,冯韧找到江薇,对江薇承认他知道向红阳曾经找过苗建文,具体干什么并不知道。冯韧分析向红阳这么做并不一定是受叶灵兰指使,而是向红阳对叶灵兰知恩图报,想对叶灵兰的感情负点责。那么问题又回到最初的疑问,向红阳到底死于谁手?这与苗建文失踪有没有关系。 在苏澎的感召下,叶灵兰终于向苏澎吐露实情,在狱中叶灵兰与向红阳转为好友,她无私的帮助让向红阳非常感动,向出狱后,曾经找过苗建文,据她自己说是为了替叶灵兰讨回她应得的那部分财产,但向红阳毕竟是个诈骗犯,叶灵兰并不敢相信她说的话,后来傅滔对叶灵兰说自己非常反感向红阳,向多次来找他借钱。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让叶灵兰对向红阳产生了警惕,出狱后叶灵兰找过向一次,当时向的屋里好像有别人,叶灵兰坐了一会就走了,临走把纱巾落在那。之后一次路过想去拿纱巾,看见苏澎的车就没上去。[收回]

  • 第4集

    对叶灵兰的话,苏澎不敢全信又不能不信,从时间上看,向红阳就是在叶灵兰走了之后死的,苦恼之中苗绚突然情绪异样地找到他。没待说出什么,便被赶到的冯韧拦住,苏澎分明感到两人之间有不能告诉他的秘密。苏澎本能地把目光对准冯韧,这又与江薇的方向大相径庭,两人都发觉对方觉得似乎很陌生。冯韧在与江薇的交往中彼此都有触动,事情在悄悄起着变化,决韧发觉自己真正开始关注这个美丽又倔强的女警察。苏澎敏感地查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他有说不出的担...[详情]

    对叶灵兰的话,苏澎不敢全信又不能不信,从时间上看,向红阳就是在叶灵兰走了之后死的,苦恼之中苗绚突然情绪异样地找到他。没待说出什么,便被赶到的冯韧拦住,苏澎分明感到两人之间有不能告诉他的秘密。苏澎本能地把目光对准冯韧,这又与江薇的方向大相径庭,两人都发觉对方觉得似乎很陌生。冯韧在与江薇的交往中彼此都有触动,事情在悄悄起着变化,决韧发觉自己真正开始关注这个美丽又倔强的女警察。苏澎敏感地查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他有说不出的担心。 为了获得一年前叶灵兰雇佣杀人案的真实情况,苏澎马一停蹄地去找一年前被叶灵兰的对手不知何时浮出水面,苗绚对苗建文失踪一事突然不再焦虑,苏澎捉摸着她那冷冷的仇恨到底针对谁。他心里知道自己是在等待对手的动作,如果对手的目的没有达到,他就一定会有所动作。向向阳的死苗建文失踪和苗绚深刻的敌意对叶灵兰造成的压力的痛苦外人无法体会,向红阳的事虽然暂时与她无关,她知道一切仅是开始。傅滔又有让她说不出的担心,失败了一次的婚姻让叶灵兰变得脆弱,她似乎没有勇气承担另一次失败。痛苦中,叶灵兰说出对傅滔的怀疑,傅滔态度可疑却又断然否认了叶灵兰的怀疑,他告诉叶灵兰向红阳的死肯定跟钱有关,她是为了财而死,她太爱钱了。叶灵兰琢磨着向红阳会跟谁的钱产生联系。之后,傅滔问叶灵兰当初为何明知是诬陷还要顶罪,叶灵兰说是为了置于死地而后生。一年前的谜昭然若揭。 为了让身陷绝境的叶灵兰再展才华,傅滔拿出珍藏几代的绝世珍品拍卖,此举轰动了整个城市,傅滔用所获巨额资金注册了先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傅滔把它当做向叶灵兰求婚的礼物,两个有情人终于能见天日,叶灵兰走马上任,公司前景辉煌,两人婚事也走上日程。然而就在此时,苗绚突然找到苏澎,拿出哥哥苗建文失踪那天夜里与傅滔在一起证据,事情急转直下,傅滔被扣留在刑警队,叶灵兰又被甩进生活的旋涡,苏澎内心也掀起风波。[收回]

  • 第5集

    从律师那里,叶灵兰知道傅滔说出那晚确实与苗建文见过一面,见面的理由却让叶灵兰无法信服。叶灵兰对傅滔没说实话感到非常痛心,律师告诉叶灵兰,傅滔说有一个人能证明他的无辜,这人就是冯韧,那天晚上在离事发不远处偏僻的酒吧冯韧见过傅滔。然而叶灵兰知道如果请冯韧作证,这无疑是自投罗网。冯韧恐怕做梦想都盼着这样的一天,叶灵兰一时心情极为黯然。
    作为破案审讯人员,与傅滔相对,苏澎心情可想而知,尽管他们这层特殊的关系没人知道,苏澎仍...[详情]

    从律师那里,叶灵兰知道傅滔说出那晚确实与苗建文见过一面,见面的理由却让叶灵兰无法信服。叶灵兰对傅滔没说实话感到非常痛心,律师告诉叶灵兰,傅滔说有一个人能证明他的无辜,这人就是冯韧,那天晚上在离事发不远处偏僻的酒吧冯韧见过傅滔。然而叶灵兰知道如果请冯韧作证,这无疑是自投罗网。冯韧恐怕做梦想都盼着这样的一天,叶灵兰一时心情极为黯然。
    作为破案审讯人员,与傅滔相对,苏澎心情可想而知,尽管他们这层特殊的关系没人知道,苏澎仍然倍感压力,妻子病情又加重,苏澎两头奔忙。傅滔年说与苗建文见面的理由同样让苏澎与江薇不相信,而傅滔表现的软弱善良和对叶灵兰的感情又让苏澎动了恻隐之心,这引起江薇的反感。在矛盾和斗争中,走投无路的叶灵兰还是硬着头皮找到冯韧,冯韧果然推辞,叶灵兰再三求说,冯韧向红阳提出一个条件,他要叶灵兰嫁给他,这要求与叶灵兰无比震惊,叶灵兰不明白对自己从来没有一点感觉的冯韧为什么会提出如此不可思议的要求,似乎冯韧对此也感到并不情愿,叶灵兰知道这个条件的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救傅滔,叶灵兰答应了冯韧,然而又遭到苗绚的阻拦,一波三折中江薇和冯韧第一次有了面对面的情感对话,冯韧隐瞒了他对叶灵兰所说的一切,江薇反而对冯韧对自己坦然的剖析感动。
    有了冯韧及其咖啡老板娘等人作证,傅滔逃脱干系的重见天见,对这件事江薇与苏澎的态度又是截然相反,苏澎认为冯韧受制于人, 空虚证据并不十分可信,而江薇认为苏澎草木皆兵舍本求末,江薇对苏澎感到无法忍受和反感。心情沉重的傅滔因为无法得到叶灵兰的谅解而痛苦万分,叶灵兰已经在冯韧的公司上班了,傅滔心如刀绞,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茫然中他找到苏澎,说出向红阳令人生疑的一件事,她与苗建文关系非同一般。[收回]

危机边缘精彩对白

危机边缘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危机边缘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危机边缘的短评

(16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6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