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2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风雨龙虎山剧情

在动荡的局势下,上清古镇张家和岳家为了保护“藏宝图”,可谓煞费苦心。然而因为家贼,“藏宝图”几次险些落入日本人之手。岳相忠是岳家的独子,在外读书时爱上了同班同学柳叶飞,然而他却不得不奉父命与张家大小姐张晨曦成亲。柳叶飞不辞而别。在一系列的冲突碰撞中,张晨曦凭着自己的努力终于感化了岳相忠,并与其生了一......[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层峦叠嶂的龙虎山地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两千六百年前的春秋时期,一位民间音乐艺人倾其一生打造了一把玉雕十三弦琴,这把琴比我们已知的战国编钟还早了数百年,堪称世界音乐史上器乐之鼻祖。艺人仙逝后,这把琴随之同葬于龙虎山一座神秘的崖墓之中……盗墓者蜂拥而至,有的帝王将相甚至派兵镇守,暗地里寻觅宝藏。两千多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把宝琴的真正下落,它神秘地湮没在历史的烟云里,直到我们的故事开始……
    民国十七年(1928年)初夏...[详情]

    层峦叠嶂的龙虎山地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两千六百年前的春秋时期,一位民间音乐艺人倾其一生打造了一把玉雕十三弦琴,这把琴比我们已知的战国编钟还早了数百年,堪称世界音乐史上器乐之鼻祖。艺人仙逝后,这把琴随之同葬于龙虎山一座神秘的崖墓之中……盗墓者蜂拥而至,有的帝王将相甚至派兵镇守,暗地里寻觅宝藏。两千多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把宝琴的真正下落,它神秘地湮没在历史的烟云里,直到我们的故事开始……
    民国十七年(1928年)初夏,上清古镇。
    古镇里有张家和岳家两大家族,两家以泸溪河为界,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这一日正是张府里张老太爷张寿山过六十大寿,前来道贺的官宦富贾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气象。张家大少爷张雪辰(在古镇上开了家瓷器店)、二少爷张雪芒(自幼习武,现为张府的总管家)以及待字闺中的小女儿张晨曦陆续登场。
    张晨曦亭亭玉立,举止大方,惊艳四座。更有宾客借机流露出欲与张寿山结为亲家之意,张寿山不愿违女儿的意,一一回绝了。可张寿山心里也未免着急,毕竟女儿已二十出头,再不选婿恐有风言风语。张晨曦的姆妈私下询问张晨曦是否已有属意之人,张晨曦含羞不答。
    此时,一个背着画板、绳索的青年正在遍布崖墓的峭壁上敏捷地攀沿着,他正是岳府里岳老太爷岳叔良的独子岳相忠,现就读于南昌美术学院,这次利用假期的时间回家写生。岳相忠对张家小姐的美貌早有耳闻,他画了一些奇山异石之后便觉百无聊赖,拿起望远镜俯瞰起了张府大院,张晨曦的一颦一笑尽收眼底,岳相忠大喜过望,如痴如醉地画了起来。
    在古镇的一间密室里,一个阴谋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中,小头目藤井小野得到指令后决定当晚实施行动。
    岳相忠的画纸上跃然而现一个天仙般的美女,岳相忠在落款处落上一个“岳”字后,举起画纸满意地欣赏起来,这时张府里鞭炮齐鸣,惊起了山林间一群飞鸟,岳相忠手里的画不慎飘落山崖,不偏不倚落在了张府后堂的屋脊之上。
    岳相忠急忙下山,他自知闯祸不小,回家后不敢向父亲隐瞒,岳叔良听后暴怒不已,他训斥儿子说,此画若是落到张家人手中,正好给了张家藉口兴师问罪,若是落到外人手中,流言蜚语毁了张家小姐的清誉,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一阵山风吹来,画纸缓缓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张晨曦的脚下,张晨曦捡起画纸,看到画像中的自己栩栩如生,不禁大为惊异,再看到落款的“岳”字后,不由花容失色,紧紧捏住画纸的落款处。张晨曦看到父亲走来,连忙向姆妈使眼色,姆妈会意,在其掩护之下,张晨曦把画纸悄悄藏在怀中。
    家丁们在大门口发现一个奇怪的大礼盒,忙呈到后堂之上,打开后竟然是一具遍体鳞伤的尸体!死者正是张姓村人,死者妻子很快赶来,痛哭流涕述说丈夫一早去河里捕鱼,怎么会无端遭此横祸,并下跪乞求张老太爷为之做主。张雪芒检查死者伤痕得出结论,死者是被人乱棍打死,伤口特征是岳家特制的棍棒所至,并推测死者可能无意中闯进岳家的水域捕鱼而惨遭群殴,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下张雪芒招呼起众家丁持械出门,众宾客见状纷纷告退。
    夜幕降临,张家众人举着火把聚集在泸溪河畔,喊声震天兴师问罪,岳叔良父子不明所以,也带着众家丁赶到河畔从容应对。张家说岳家欺人太甚,岳家说张家血口喷人,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互相投掷起石块。张雪芒划船把尸体运到了河中央,岳相忠也划船前来甄别,面对事实,岳相忠无言以对。张家要把岳相忠押回张府,待水落石出,岳家给出一个说法后才能放人,岳家自然不从,双方僵持不下,张雪芒和岳相忠两人在船上较量起来,河两旁的家丁纷纷助威,张雪芒说三十年前父亲的张家刀虽然败给了岳叔良的岳家棍,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今天就是要为父亲一雪前耻。就在此时,张寿山心头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急匆匆赶回家。果然不出张寿山所料,张府里出事儿了:围墙外打着灯笼巡夜的家丁边走边敲着梆子,他放下灯笼解开腰带小便,突然一个黑衣蒙面人迅速潜到家丁身后,摸出匕首一刀结果了家丁,随后他便“蹭”地窜上了张府的高墙。张府里只有张晨曦的房间亮着灯,她正焦急地等待着家人的消息,姆妈在一旁轻声安慰。黑衣蒙面人屏息一跃,落到了张府大院里,黑衣蒙面人见没有惊动任何人,便悄然向张府正房摸去,他抽出匕首,用刀尖拨动门栓,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黑衣人闪身进去。姆妈侧耳细听,询问张晨曦是否听到什么动静,张晨曦面露惊恐之色,连连摇头,姆妈笑言可能是野猫,便出门一探究竟,姆妈看到正房半掩的房门,正心生疑虑,一只野猫“蹭”地从房门缝隙穿过,姆妈释然,上前关门,突然被一掌击中,无声无息昏倒在地。
    黑衣蒙面人直奔后堂而去,一个箭步蹿上香案,一把扯掉张家祖上的画像,画像后的墙上果然暴露出一个暗柜,黑衣蒙面人大喜过望,抽出背后的东洋刀将暗柜撬开,柜子里的金银细软“哗啦”一下流落一地,而他似乎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继续急切地寻找着,终于,一个用绸子包裹的东西映入眼帘,黑衣人迅速扯开,见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忙揣入怀中,准备抽身离开。
    张晨曦见姆妈迟迟不归,举着蜡烛来到院子中忐忑不安地呼唤着姆妈,她突然发现了昏倒的姆妈,不禁大惊失色,惊叫起来。黑衣蒙面人见只有张晨曦一人,便举刀一步步逼来,正在此时,大门被推开,张寿山赶到,连忙操起一把刀与黑衣蒙面人打斗起来。黑衣蒙面人武功也十分了得,眼看张寿山体力不支,已现败势,张晨曦急中生智,把蜡烛丢到柴堆之上,火苗蔓延开来。
    泸溪河畔,张家大少爷张雪辰发觉父亲不知所踪,心中一惊,大声呼喊张雪芒上岸,这时张家众人看到张府大院里火光冲天,便知出了大事,一呼百应急奔张府而去。[收回]

  • 第2集

    张府大院里已是危机万分,张寿山被黑衣蒙面人踢到在地,黑衣蒙面人举刀向张寿山砍去,就在此时,一把刀飞来将黑衣蒙面人的刀击偏,张寿山躲过一劫,张雪芒大喝一声,随即抽出身边家丁的一把刀,飞扑过去与黑衣蒙面人展开一场恶战。黑衣蒙面人无心恋战,抽身欲逃,众家丁连忙将其团团围住,张府大院里锣鼓声天,秩序井然。
    苏醒的姆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浑身哆嗦起来,张晨曦将其扶到房中歇息,自己又跑到院子里,焦急地观战。
    泸溪河畔的岳家众家丁...[详情]

    张府大院里已是危机万分,张寿山被黑衣蒙面人踢到在地,黑衣蒙面人举刀向张寿山砍去,就在此时,一把刀飞来将黑衣蒙面人的刀击偏,张寿山躲过一劫,张雪芒大喝一声,随即抽出身边家丁的一把刀,飞扑过去与黑衣蒙面人展开一场恶战。黑衣蒙面人无心恋战,抽身欲逃,众家丁连忙将其团团围住,张府大院里锣鼓声天,秩序井然。
    苏醒的姆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浑身哆嗦起来,张晨曦将其扶到房中歇息,自己又跑到院子里,焦急地观战。
    泸溪河畔的岳家众家丁隔岸观火,幸灾落祸地说张家是遭了报应,活该如此。而岳叔良却高兴不起来,他也觉得今晚事出蹊跷,张家不像是招了一般的贼人,岳相忠见父亲心事重重,便向前询问,父亲欲言又止,岳相忠不便再问,只是进言说城门失火,必会殃及池鱼。就在岳叔良踌躇犹豫是否出手相救之时,张府里锣鼓声突然乱了阵脚,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惨呼嚎叫之声,岳叔良脸色大变,下令即刻渡河救人。
    原来就在张家众家丁准备蜂拥而上,将黑衣蒙面人拿下之际,突然又有几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把众家丁打得东倒西歪。张雪芒心中大骇,手中刀法也乱了阵脚,被为首的蒙面人找到破绽,一刀砍在了肩膀上,张雪芒负痛抵抗,几个黑衣蒙面人聚到一齐,交换一下眼色,已露抽身逃离之意。幸好岳家族人及时赶到,岳家棍法和张家刀法相得益彰,形势立刻大转。岳叔良和张寿山联手将几个黑衣蒙面人打得东倒西歪,岳相忠和张雪芒更是打得为首的黑衣蒙面人毫无还手之力,眼看败局已定,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突袭张晨曦,用匕首抵住张晨曦的咽喉,逼迫众人弃械退开,张寿山爱女心切,忙令众人就范,几个黑衣蒙面人见势聚到为首的身后,步步撤离,途径岳相忠身边之时,岳相忠示意张晨曦反击,张晨曦会意,用脚猛踩身后的黑衣蒙面人脚面,黑衣蒙面人一声惨叫,负痛推开了张晨曦,几个黑衣人乱刀向张晨曦砍去,岳相忠就势将张晨曦扑倒在地,搂着张晨曦连翻了几滚,众人忙将几个黑衣蒙面人团团围住,他们见大势已去,突然一排盘腿倒地,就在众人愣神之际,他们调转刀头切腹自杀,其状之惨烈,众人无不骇然。此时的藤井小野正在密室里焦急等待着消息,他抬头盯着墙上的挂钟,秒针正在朝零时逼近,藤井小野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迅速换上了黑色夜行衣,打开了暗道的门,准备逃走,一个鬼魅般的黑影飘然而至,当住了藤井小野的去路,藤井小野抬起头,惊愕地张大了嘴巴,黑影手里的匕首迅速划过,藤井小野毙命倒地。
    张府的正堂上灯火通明,几个黑衣蒙面人的尸体被抬了上来,张雪芒一一除去他们的蒙面布,又从为首的怀里掏出劫走的东西交给张寿山。岳相忠也向前查验尸体,他在为首的身上找到了一块小铜牌,上刻“松本太郎”四个字,显然他们是一伙日本武士。张寿山看到铜牌后心中一凛,但他不露声色,将铜牌作为战利品奖给了岳相忠。待众人散去,房间里只剩张寿山和岳叔良两人时,张寿山颓然长叹,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两人当下决定,决不能让“藏宝图”落到倭寇的手中,他们都知道日本人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大敌当前,至于“藏宝图”到底应该属于张家还是岳家已经不重要了,张岳两家惟有放下多年的恩怨,齐心协力才能不让倭寇得逞。
    张寿山和岳叔良像两个老朋友一样从正堂里走出,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张寿山解释说这次完全是误会,先是中了贼人的离间计,后又被调虎离山,才让贼人有机可乘,由此推断,张姓村人之死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两人当即决定,用竹筏搭建一座浮桥,以便两家相互照应。
    清晨,薄雾笼罩,古镇上的药店里人满为患,全是受了刀伤的众家丁,药店老板程老爹麻利地配着草药,其女程素素一一为伤者包扎,草药很快用完,程老爹令女儿上山采摘,程素素领命而去。
    此时,一个西装革履,提着旅行箱的青年男子正在山间小路上疾步走着,此人正是张家三少爷张雪赣,数年前出洋留学,现学成归来,也算是衣锦还乡。程素素和张学赣打了个照面,程素素已然认不出张学赣,倒是张学赣脱口喊出了程素素的名字,程素素这才算认出张家三少爷,简单寒暄后,三少爷得知家中突遭大劫,不免大惊失色,匆匆赶回家中。
    岳家查验棍棒,发现某家丁几日前曾报损一根,又到库房新领了一根。刚开始家丁还百般搪塞,后见事态严重,才扑通跪地倒出实情,说几日前在泸溪河畔遇到了一个嗜好收藏兵器之人,有意重金买下,家丁为了给家中老母凑钱抓药治病,便动了心思卖了棍棒。
    程素素在山间采药,看到杂草从中一个秘密甬道,好奇心促使她上前一探究竟,甬道里藤井小野的尸体赫然在目!程素素花容失色,扔下药篓,踉跄着奔下山去。
    藤井小野的尸体被搬下山,张姓村人的妻子见到藤井小野便说此人正是近来几日每天到家中收鱼的鱼贩子,岳家某家丁也认出藤井小野正是买他棍棒的所谓收藏家。至此,张姓村人之死真相大白,张寿山心里泛起一丝寒意,为了“藏宝图”日本人如此苦心积虑,而且事情败露后连自己人也要灭口,看来更是有一双无形的黑手藏在身边,这个人不但知道“藏宝图”的藏匿之处,而且还深知若是张岳两家联手,即便他们有了“藏宝图”,也很难从龙虎山找到宝物并带走,必须挑起张岳两家的争端,他们才有机可乘。[收回]

  • 第3集

    张寿山心中非常清楚:张府里出了家贼!可这个家贼到底是谁着实让张寿山伤透了脑筋。张学赣留洋归来,带回了不少西洋的新奇玩艺儿,引得乡亲们前来围观,张雪赣的博学多识着实让村里人开了眼界,加上张雪赣客气仁义、彬彬有礼,很得村里人尊重,尊称其为先生。
    岳相忠收拾行囊准备返校,没想到父亲突然哮喘病发,行程只得暂时搁置。程老爹带着女儿程素素登门为岳叔良开药方。程素素找到机会和岳相忠悄悄说了一句话,岳相忠闻后大窘,恳请程素素一定代为...[详情]

    张寿山心中非常清楚:张府里出了家贼!可这个家贼到底是谁着实让张寿山伤透了脑筋。张学赣留洋归来,带回了不少西洋的新奇玩艺儿,引得乡亲们前来围观,张雪赣的博学多识着实让村里人开了眼界,加上张雪赣客气仁义、彬彬有礼,很得村里人尊重,尊称其为先生。
    岳相忠收拾行囊准备返校,没想到父亲突然哮喘病发,行程只得暂时搁置。程老爹带着女儿程素素登门为岳叔良开药方。程素素找到机会和岳相忠悄悄说了一句话,岳相忠闻后大窘,恳请程素素一定代为保密,程素素一笑了之,说自己只不过代人传个话而已。
    张雪赣见父亲心事重重,便向父亲说起了心中的猜测,他觉得第一个发现藤井小野尸体的程素素有重大嫌疑,张家家贼极有可能和其里应外合,适时姆妈敲门,端着茶水进来,张雪赣似有防备,转而和父亲唠起了家常。姆妈知趣离开,张雪赣向父亲提议何不秘密监视程素素,父亲点头赞许。
    张晨曦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看着那张画纸,姆妈推门进来,张晨曦连忙把画纸藏到身后,面露羞怩之色。姆妈看在眼中,玩笑说小姐终于有了意中人,想要嫁人了,姆妈接着又正色,告诉张晨曦她偷听到张家父子的谈话说是要彻查家贼,并劝张晨曦这几天最好别出张府的大门,以免招来猜疑。
    程素素回到家中,拿出一个大蜈蚣风筝转身出门,在空旷之地放了起来。
    张晨曦在家中看到大蜈蚣风筝,心头一紧,回到房中来回走动着,像是在思索着对策。
    入夜时分,张晨曦悄悄从张家后门溜出,张寿山大为震惊,和张雪赣一齐悄悄尾随,当尾随到程素素住处时,张寿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雪赣问父亲要不要进去揭穿她们,张寿山颓然摆手,说不要打草惊蛇,待回去再说。
    原来张晨曦心中早已暗属岳相忠,前日一役,岳相忠的舍身相救更是让她芳心大动,她把心中的秘密告诉了程素素,请她帮自己探问那副画纸是否就是岳相忠所画,若真是,她偶得画纸倒也算是天意,可她也深知张岳两家结怨已久,她万万不敢向父亲提起此事。
    程素素向张晨曦描述了岳相忠的窘态,说岳相忠肯定也是早就看上了张晨曦,说得张晨曦一阵面红耳热。
    张晨曦又悄悄潜回家中,她小心翼翼推开房门,刚点亮蜡烛,端坐在房间中央的张寿山站了起来,张晨曦吓了一跳,失声尖叫起来。
    张家正堂上灯火通明,张晨曦被众人围在中间,张寿山质问女儿深夜离家所往何地,张晨曦见无法搪塞,只好如实道来,张寿山又问女儿找程素素所为何事,张晨曦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在父亲的一再逼问下,张晨曦只得拿出画纸,壮着胆子说出了芳心暗许岳相忠之事,张寿山闻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说此事包在自己身上。女儿并不是那个家贼,张寿山的心里坦然了,转念一想,他心里更加担忧起来,这么一闹,要想揪出真正的家贼就难上加难了,但女儿若是能与岳相忠结为秦晋之好,张岳两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家贼外贼岂不是都不敢贸然造次?[收回]

  • 第4集

    得知张寿山要把女儿许配给岳相忠,张雪芒大为不安,在他看来,将来父亲百年之后,张家上上下下还不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家业也罢,“藏宝图”也罢,还不全是他的囊中之物,如今要是插进来一个岳相忠,那岂不是坏了他的好事?张雪芒心有不甘,找到老大张雪辰商议对策,张雪辰一门心思只在他收集的那些瓷器古玩上,对张家家业毫无眷恋之意,倒是张雪辰的妻子郝氏颇为上心,郝氏劝张雪芒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毛毛躁躁成不了事。张雪芒心绪难平,又找到张雪赣...[详情]

    得知张寿山要把女儿许配给岳相忠,张雪芒大为不安,在他看来,将来父亲百年之后,张家上上下下还不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家业也罢,“藏宝图”也罢,还不全是他的囊中之物,如今要是插进来一个岳相忠,那岂不是坏了他的好事?张雪芒心有不甘,找到老大张雪辰商议对策,张雪辰一门心思只在他收集的那些瓷器古玩上,对张家家业毫无眷恋之意,倒是张雪辰的妻子郝氏颇为上心,郝氏劝张雪芒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毛毛躁躁成不了事。张雪芒心绪难平,又找到张雪赣倾诉,张雪赣说他也不想看到张家家业落到外人之手,可眼下父亲把张岳两家联姻看得如此重要,若是从中作梗,难逃与倭寇内外勾结之嫌,一席话说得张雪芒冒了一身冷汗。
    张寿山领着张晨曦到岳家登门谢恩,并提出有意联姻之事,闻听此言,岳叔良非常惊讶,张寿山说一方面是成全小女的心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觊觎“藏宝图”者一个震慑,张岳两家的恩怨是该彻底放一放了。岳叔良见张寿山坦诚相见,于是满口应允了亲事,两家定下三日后即为大喜之日。
    岳叔良把这一喜讯告诉儿子时,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子断然拒绝了这门亲事,说宁死也不会屈从,岳叔良为儿子的仵逆之举大发雷霆,告诉儿子他已经应了张家,不管儿子有什么理由,也必须要跟张晨曦完婚。
    岳相忠一气之下准备离家返校,岳叔良告诉儿子如果走出这个家门就不要再回来了,他没有这样的儿子,岳相忠扑通给父亲跪下,希望父亲原谅他的不孝,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家门。
    此时的张家那边正紧锣密鼓地操持着即将到来的婚礼,张府上上下下挂起了灯笼,裁缝忙着帮张晨曦量体裁衣,张晨曦满心欢喜地期盼着婚礼的来临。
    岳相忠在山路上健步如飞地走着,待走进一片遮天蔽日的山林,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岳相忠缠了个结结实实。
    傍晚时分,古镇里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他径直走进了张雪辰的瓷器古玩店,抱出一个青花瓷瓶,说是家传之宝,请张雪辰帮忙鉴定,两人对上暗号后,张雪辰送走客人,回到密室中砸碎青花瓷瓶,发现内藏一张字条,上写:近日有客造访,店小客多,不便留宿。[收回]

  • 第5集

    岳相忠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柴房之中,双手被铁链锁住,片倾有人送来饭菜,岳相忠看了一眼便一脚踢翻,柴房外的岳叔良看到儿子如此这般,不由勃然大怒,他推门进来告诉儿子,这门亲他是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岳相忠心急如焚但又无计可施,他只有抱定决心,以绝食和父亲抗争到底。
    张雪赣对程素素的怀疑并没有打消,他悄悄尾随上山采药的程素素,而程素素装作毫无察觉,专挑难走的山路走,张雪赣一无所获,累得苦不堪言。
    岳家的聘礼送上门来,明日...[详情]

    岳相忠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柴房之中,双手被铁链锁住,片倾有人送来饭菜,岳相忠看了一眼便一脚踢翻,柴房外的岳叔良看到儿子如此这般,不由勃然大怒,他推门进来告诉儿子,这门亲他是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岳相忠心急如焚但又无计可施,他只有抱定决心,以绝食和父亲抗争到底。
    张雪赣对程素素的怀疑并没有打消,他悄悄尾随上山采药的程素素,而程素素装作毫无察觉,专挑难走的山路走,张雪赣一无所获,累得苦不堪言。
    岳家的聘礼送上门来,明日即是婚期,张寿山询问岳相忠怎么没一并前来,岳叔良说儿子偶感风寒,正在家休息。说者有心,听者更是有意,姆妈觉得事出有因,事实并非如此。
    夜幕降临,一老妪在浮桥上踽踽而行,此人正是乔装打扮后的姆妈,她要到岳府一探究竟,老妪来到岳府门口,自报是岳家老爷的穷亲戚,日子过不下去了,讨点财物回去过活,岳叔良闻听,忙把老妪请到后堂,老妪卸下乔装,质问岳叔良实情,岳叔良只得相告。姆妈提出要看看岳相忠,透过柴房的窗户,姆妈看到岳相忠憔悴的模样不免动容,姆妈悄悄扔下一根银簪后离去。
    岳相忠发现银簪,打开铁锁,骗看守他的一个家丁到柴房,然后将家丁打晕,上演了一出偷梁换柱,连夜逃出岳家。[收回]

风雨龙虎山精彩对白

风雨龙虎山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风雨龙虎山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风雨龙虎山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