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2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男人之苦(粤)剧情

康天任行年五十,是结构工程师。天任早年丧妻,独力抚养当年只有八岁的儿子康世熙。为了弥补失去的母爱,天任十分纵容世熙。顽劣的世熙愈大愈难管教,令天任非常头痛。世熙的班主任黄德荞是个充满爱心,热心助人的好老师,很受学生爱戴。德荞知道世熙来自单亲家庭,对他循循善诱,还主动上门替世熙补习,把世熙纳回正轨。天任对她深怀感激,渐生......[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设宴贺寿惹来狐疑
    任职工程师的天任为外父启昌摆大寿,竟找来地盘员工到场充撑场面;儿子世熙则找来性感兔女郎为外公贺寿,逗得启昌大悦。然而免女郎的热情举动,却惹来天任妻子德荞的姐姐德兰怀疑,天任与自己丈夫振驰偷欢。
    天任带新上任的太子爷子聪与承建商饭局,天任在席中被抬举赞扬,不疑有诈之下,种下答应兼任出外接洽旧楼翻新工程的祸根。天任欲借碰巧到访的丽云之口回拒亦不果,教他烦恼不已。另一方面,德荞得悉教师语文基准试的合格率...[详情]

    设宴贺寿惹来狐疑
    任职工程师的天任为外父启昌摆大寿,竟找来地盘员工到场充撑场面;儿子世熙则找来性感兔女郎为外公贺寿,逗得启昌大悦。然而免女郎的热情举动,却惹来天任妻子德荞的姐姐德兰怀疑,天任与自己丈夫振驰偷欢。
    天任带新上任的太子爷子聪与承建商饭局,天任在席中被抬举赞扬,不疑有诈之下,种下答应兼任出外接洽旧楼翻新工程的祸根。天任欲借碰巧到访的丽云之口回拒亦不果,教他烦恼不已。另一方面,德荞得悉教师语文基准试的合格率不足一半,因此担心自己将成为缩班被裁的对象,深感压力。德荞在放学时主动向丈夫要求亲自驾驶,却弄至险象环生。德荞更借此吐出心中疑虑,因她质疑天任借故避开自己,感夫妻情爱不再,浓情转淡的心结。
    世熙从德荞口中得知继母的疑虑后,决定亲自跟踪天任,到最后他却发现天任只是工作并非外遇,但天任反误会世熙不务正业四出玩乐。振驰以疲倦为由拒绝行房,令妻子德兰不满,更向妹妹投诉,但德荞却不以为然。[收回]

  • 第2集

    事出有因力证忠贞
    惊闻德荞与天任竟已超过半年未有房事,德兰直言必为外遇使然,更率德蕙誓要找出通奸罪证;但世熙因曾跟踪天任,于是力证天任无辜,认为天任因旧区重建等工务缠身,压力繁重而有心无力,绝非如德兰所言与他人有染。
    然而言犹在耳,世熙却与前阵子参加大寿的兔女郎联络时,意外发现天任真的会到夜总会留连消遣的事实,相反德荞因早前得世熙力证,结果对天任深信不疑。此事令世熙懊悔不已,苦思之下,世熙遂决定亲身去阻止天任。世熙...[详情]

    事出有因力证忠贞
    惊闻德荞与天任竟已超过半年未有房事,德兰直言必为外遇使然,更率德蕙誓要找出通奸罪证;但世熙因曾跟踪天任,于是力证天任无辜,认为天任因旧区重建等工务缠身,压力繁重而有心无力,绝非如德兰所言与他人有染。
    然而言犹在耳,世熙却与前阵子参加大寿的兔女郎联络时,意外发现天任真的会到夜总会留连消遣的事实,相反德荞因早前得世熙力证,结果对天任深信不疑。此事令世熙懊悔不已,苦思之下,世熙遂决定亲身去阻止天任。世熙刻意让天任看到性病资料小册子,希望以此作出暗示,善意警告劝戒天任悬崖勒马,不料反让天任误会世熙染上性病!贻笑大方扰攘一番之后,天任一直埋藏心底的男人之苦,终被世熙意外揭穿......
    适逢困扰多时的基准试终告一段落,德荞在德兰、德蕙姊妹的推波助澜下,铺排出浪漫缠绵夜,誓要一尝久违的夫妻敦伦之乐。天任眼见真相恐要败露之际,世熙为保亲父颜面,终于在最后关头献计解困......[收回]

  • 第3集

    惨被误会无辜辞退
    世熙因早前送外卖时遗下性病资料小册子,惨被中学高材生高芬误会他染有性病,世熙欲解释更反被追打。世熙不忿因此无辜被辞退,强拉高芬一同到德兰的皮肤诊所,向其证明自己实乃清白之身。
    世熙的行径几乎令高芬错失到试场应考的机会,幸最后总算有惊无险,此事让高芬对世熙留下深刻印象。世熙虽可还以清白得以复工,但因不忿老板态度,竟愤而离职。天任本欲训斥他意气用事,但偏偏启昌出手帮忙,要世熙与他结伴同游玩乐,让天任...[详情]

    惨被误会无辜辞退
    世熙因早前送外卖时遗下性病资料小册子,惨被中学高材生高芬误会他染有性病,世熙欲解释更反被追打。世熙不忿因此无辜被辞退,强拉高芬一同到德兰的皮肤诊所,向其证明自己实乃清白之身。
    世熙的行径几乎令高芬错失到试场应考的机会,幸最后总算有惊无险,此事让高芬对世熙留下深刻印象。世熙虽可还以清白得以复工,但因不忿老板态度,竟愤而离职。天任本欲训斥他意气用事,但偏偏启昌出手帮忙,要世熙与他结伴同游玩乐,让天任为之气结。世熙陪同启昌四出玩乐时,却因启昌遇上故人,看到外公送上大笔款项接济周转,此善举却引来德兰不满,她重提启昌曾经为求得子,几乎欲找代母之旧事。
    启昌回港以来的不满,终因德兰的言行被引爆,启昌不知所踪,各人大惊亦遍寻不获,幸得天任猜出启昌心意,终寻回外父。然而,天任因与世熙打赌,以勤奋工作刻苦耐劳为赌注,将被迫放弃再到夜总会消遣减压......[收回]

  • 第4集

    把握机会乐而忘返
    世熙被安排到补习天王展翔为慧敏买下的日式料理店内工作,遇上出席谢师宴的高芬,世熙借高芬家人遗失证件,一时未能返港的机会,主动带同高芬参加街头舞聚会,两人更几乎乐而忘返。
    德荞对教学的自信随家长的无理投诉而动摇,特别是世熙的玩世不恭游手好闲,更让德荞忧心。果然,高芬意外揭穿世熙与友人间的打赌,于是愤然拂袖而去,但真相是,世熙此举实际上却是出于对高芬的真心使然。
    天任痛下决定,投向子聪一派。天任为舒...[详情]

    把握机会乐而忘返
    世熙被安排到补习天王展翔为慧敏买下的日式料理店内工作,遇上出席谢师宴的高芬,世熙借高芬家人遗失证件,一时未能返港的机会,主动带同高芬参加街头舞聚会,两人更几乎乐而忘返。
    德荞对教学的自信随家长的无理投诉而动摇,特别是世熙的玩世不恭游手好闲,更让德荞忧心。果然,高芬意外揭穿世熙与友人间的打赌,于是愤然拂袖而去,但真相是,世熙此举实际上却是出于对高芬的真心使然。
    天任痛下决定,投向子聪一派。天任为舒缓压力兼拉拢关连人士,竟偷偷破戒到夜总会。公关莉莉好言相劝,促天任勿再讳疾忌医,早日检查治疗,但天任碍于面子仍不肯面对。
    另一方面,眼见德荞动摇,加上有感自己为天任隐瞒实情犹如共犯,于是世熙悉心开解继母,除了与她共舞外,得知辅导营一事后更主动提出协助。然而,世熙却不知道高芬也是这次宿营活动的义工。[收回]

  • 第5集

    百密一疏另有发现
    天任到健身室做运动,莉莉指出问题应是个人的心理障碍,更建议一同到酒店尝试解决,不料却引来德兰率众登门大兴问罪之师;表面上虽一无所获,天任更指房间是客户所有,此行纯因公事,然而......
    在德荞力赞下,高芬对世熙的误解渐渐为好感所盖过;更因适逢雨夜,二人狼狈避雨时,因沉醉于浪漫情感之中而越过道德线,同渡过了浪漫缠绵的一夜。两人回营地时,却刚好遇上对不忠疑虑余波未了,眉头深锁的德荞。德荞深知德兰的...[详情]

    百密一疏另有发现
    天任到健身室做运动,莉莉指出问题应是个人的心理障碍,更建议一同到酒店尝试解决,不料却引来德兰率众登门大兴问罪之师;表面上虽一无所获,天任更指房间是客户所有,此行纯因公事,然而......
    在德荞力赞下,高芬对世熙的误解渐渐为好感所盖过;更因适逢雨夜,二人狼狈避雨时,因沉醉于浪漫情感之中而越过道德线,同渡过了浪漫缠绵的一夜。两人回营地时,却刚好遇上对不忠疑虑余波未了,眉头深锁的德荞。德荞深知德兰的偏见对大家的关系有害无益,遂找德蕙来作倾诉,商量当下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高芬因与世熙的感情发展如何向家人交待,而至恐防珠胎暗结而仿徨不已。
    天任如常找莉莉倾诉,方才惊觉原来德荞近日忽然疯狂消费,背后其实大有玄机;终醒觉酒店一事非但原来尚未解决,莉莉遗下的耳环更成关键......这次天任、世熙父子不约而同遇上大麻烦![收回]

男人之苦(粤)精彩对白

男人之苦(粤)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男人之苦(粤)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男人之苦(粤)的短评

(8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8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