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1
  • 集数:26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温柔陷阱剧情

惠娟、馨月与奇亮三人是大学同学,感情深厚,奇亮与馨月是男女朋友,惠娟的先生大伟,儒雅优秀,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两人育一男孩乐乐,因乐乐失聪,他们申请获准再生第二胎。然而,一个可怕的陷阱已经布好……某大公司董事长周莉为替母复仇,假意以高薪聘请大伟,大伟因此忽略了对家庭的照顾,惠娟抱怨连连,孩子不幸早产夭折,夫妻......[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惠娟与大伟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皆是上班族,两人育有一子乐乐。
    乐乐三岁时发高烧,由于惠娟的疏忽而延误送医,最后导致乐乐听觉障碍,夫妻两人皆有遗憾,因此申请想再生育第二胎。
    惠娟个性强烈多疑,先生几次应酬晚归,惹得惠娟不悦猜疑,总是怀疑老公会有外遇,两人也为此事多次争执,惠娟甚至帮着大伟的上司太太捉奸,更使大伟在公司里难堪难为,两人嫌隙日益扩大。
    惠娟再次怀孕,可是大伟此时由于惠娟捉奸一事受到上司报复,从经理贬为仓库保...[详情]

    惠娟与大伟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皆是上班族,两人育有一子乐乐。
    乐乐三岁时发高烧,由于惠娟的疏忽而延误送医,最后导致乐乐听觉障碍,夫妻两人皆有遗憾,因此申请想再生育第二胎。
    惠娟个性强烈多疑,先生几次应酬晚归,惹得惠娟不悦猜疑,总是怀疑老公会有外遇,两人也为此事多次争执,惠娟甚至帮着大伟的上司太太捉奸,更使大伟在公司里难堪难为,两人嫌隙日益扩大。
    惠娟再次怀孕,可是大伟此时由于惠娟捉奸一事受到上司报复,从经理贬为仓库保管员,他又不想让妻子知道,终日拼命工作,因此忽略了对惠娟的照顾,家庭的责任几乎都落在惠娟一人的身上,所以惠娟抱怨连连,诸多不平。
    一日惠娟例行产检,回家途中经过一家精致小巧的咖啡馆,赫然发现老板娘竟然是大学同窗馨月,两人大学毕业分开八年,今日重拾友谊分外开心。
    惠娟、馨月与奇亮三人是大学的同学,感情深厚,情如手足,奇亮喜欢馨月追求多年,两人成为男女朋友。
    但奇亮个性浮躁,屡换工作,毕业多年来仍然一事无成,使得馨月不敢委以终身。
    惠娟重遇好朋友,两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无所不谈,馨月自然成为惠娟倾吐心事的对象。馨月个性直爽,听到好友对现有的婚姻品质抱怨连连,也为此深深感到不平,因此对大伟充满了挑战性的好奇,想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何面目。
    这天,下班时分,大伟又受上司责难,无法脱身去接上学的孩子,乐乐在校门口等候时听不到身后车喇叭因而发生车祸,虽然最后幸无大碍,但大伟的妈妈非常愤怒,决定搬来同住,以便就近照顾孩子。
    惠娟的婆婆传统而自私,什么事都先怪媳妇,因此婆媳不合。
    惠娟邀请馨月与奇亮到这里吃便饭,馨月第一次见到大伟,却震惊于他斯文儒雅的气质,也为他谈起公事时的宏观与博闻而吸引,相形之下,奇亮就显得浮躁不实,馨月心有感慨。[收回]

  • 第2集

    大伟被调职之后,合作伙伴公司女性董事长周丽赏识其能力,有意挖角大伟到香港开设分公司,并立他为总经理。
    大伟很彷徨,既想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但又为不能兼顾家庭而挣扎,一次与惠娟讨论,惠娟认为大伟太自私,大伟也认为惠娟毫不理解与宽容,两人大吵一架。
    惠娟为了大伟工作的事,倍感苦恼,因此去找馨月发泄与诉苦,馨月是个仗义直言又重情谊的人,为了替好友出力,所以邀大伟在某一天下午商谈,想帮助排解,没想到却听得大伟有无限苦衷,馨月的...[详情]

    大伟被调职之后,合作伙伴公司女性董事长周丽赏识其能力,有意挖角大伟到香港开设分公司,并立他为总经理。
    大伟很彷徨,既想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但又为不能兼顾家庭而挣扎,一次与惠娟讨论,惠娟认为大伟太自私,大伟也认为惠娟毫不理解与宽容,两人大吵一架。
    惠娟为了大伟工作的事,倍感苦恼,因此去找馨月发泄与诉苦,馨月是个仗义直言又重情谊的人,为了替好友出力,所以邀大伟在某一天下午商谈,想帮助排解,没想到却听得大伟有无限苦衷,馨月的同情与理解使两人建立进一步的交情。
    另一方面,大伟细想之后,为了家庭,还是舍弃发展的大好机会。
    可周丽似乎非常赏识他,再度邀约大伟, 提供另一个工作机会,请大伟担任上海总公司的总经理。大伟对于眼前的好机会大吃一惊,但大伟没有对惠娟说,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一个貌似温柔的陷阱已经布好了。原来,周丽在查阅大伟的人事档案时,赫然发现大伟的父亲竟是当年诱拐母亲私奔,又致使母亲病死狱中的仇人。周丽发拆要报仇,要大伟父仇子还。
    馨月在路上撞见大伟与周丽,误以为两人关系暧昧,也误以为周丽即是惠月心里怀疑的外遇对象,因此一时不忍上前指责,气跑了周丽,后来发现是误会,馨月满脸羞愧并自愿代为道歉,两人于是到周丽的办公室道歉,这令大伟转而欣赏馨月的明理与勇敢。
    下楼后在路边看见花店,因缘巧合之下大伟买了一盆勿忘我给馨月,种下了日后相恋的契机。
    周丽从窗口看见馨月与大伟的身影,料想以馨月直爽的个性与美貌,必定能帮助她更迅速完成复仇计划,周丽脑中盘算着,嘴角泛起了微笑。[收回]

  • 第3集

    隔日中午馨月与惠娟闲谈时,惠娟抱怨大伟有意前往香港工作,不顾家庭,再加上自从惠娟怀孕后,一方面大伟疏于照顾,另一方面与婆婆观念及作息不合,因此惠娟诸多委屈,说时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早产,馨月赶紧将惠娟送进医院,且打电话给大伟,但电话无法接通,四处找不到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让奇亮前往公司寻找大伟,并联络了惠娟的婆婆。
    早产孩子进入保温箱,生死未卜,惠娟受婆婆谴责,压力极大,而生产时大伟又不在身旁,因此惠娟经常将情绪转注到...[详情]

    隔日中午馨月与惠娟闲谈时,惠娟抱怨大伟有意前往香港工作,不顾家庭,再加上自从惠娟怀孕后,一方面大伟疏于照顾,另一方面与婆婆观念及作息不合,因此惠娟诸多委屈,说时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早产,馨月赶紧将惠娟送进医院,且打电话给大伟,但电话无法接通,四处找不到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让奇亮前往公司寻找大伟,并联络了惠娟的婆婆。
    早产孩子进入保温箱,生死未卜,惠娟受婆婆谴责,压力极大,而生产时大伟又不在身旁,因此惠娟经常将情绪转注到大伟身上。
    大伟对夫妻关系演变至今,倍感沮丧,但自己为了家庭打拼,并无过错,大伟压力甚大,夫妻两人时有口角,后来孩子身体状况时好时坏,他们的关系也跟着起起伏伏。
    奇亮到医院探望惠娟,并将大伟调职一事告诉了馨月。奇亮看到孩子有感而发,因此对馨月提出结婚要求,希望两人能尽早结婚生子。馨月虽然与奇亮是多年的男女朋友,但始终定不下心来,奇亮的求婚施压令馨月错愕彷徨。
    一回惠娟在病房的洗手间盥洗,馨月正在整理房间,大伟带着一束花进来,馨月转过身来,吓了一跳,大伟觉得不好意思,赶紧道歉。
    惠娟从洗手间出来,瞧见两人神色有异,于是好奇询问,大伟与馨月说没事,但都有些心虚。
    而后馨月经常到医院照顾惠娟,与大伟见面的次数大增,两人对对方的好感越来越浓,虽然刻意避免闪躲,但眼光总会追随另一个人的身影。
    夜晚在医院,惠娟要求大伟送馨月回去,大伟与馨月意欲难托,避免单独相处,惠娟没有丝毫警觉,反而为了礼貌与交情,极力要自己的先生送好友回家,馨月只好接受,两人在途中谈起调职事,使馨月对大伟更添好感。
    馨月接到电话,咖啡馆的小妹小萱通报有人在咖啡馆闹事,大伟赶紧载着馨月前往协调。
    到咖啡馆时,奇亮已在试着处理,但他劝架不成,反而越弄越糟,还挨了打,却是大伟的成熟态度与协助排解才得以平息,馨月看着大伟好不喟然,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想着像大伟这样翩翩男子,成熟又有魄力,才是她想要的理想对象,可惜大伟竟然是自己好友的先生。
    这个时候惠娟的早产儿因黄疸过高生命危急,大伟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去,馨月也跟着去,可以等大伟与馨月赶去时小孩已经死亡,惠娟承受不了打击无法接受事实,于是将全部的过错都归到大伟的身上,惠娟并因为刺激太大而发生精神恍惚的现象,全家陷入悲境。[收回]

  • 第4集

    惠娟终日不醒,一直对空床唱摇篮曲,大伟无奈找来馨月,三人一同外出散心,在商场的婴儿部赶来劝阻的奇亮,一番话使惠娟再受刺激。
    大伟动手拆除婴儿床时受到惠娟拼命抗拒,脸上多有抓伤。大伟受不了,奔出家不知不觉开车到了馨月的住所,正巧馨月回家并邀其上楼,馨月听了大伟的叙述后,万般不忍,想帮助惠娟面对现实。
    次日清晨大伟却发现惠娟失踪了,婆婆与小孩均不知惠娟到哪里,奇亮与馨月获悉也来帮忙,大家寻找多时不果,全家焦急万分。正准备...[详情]

    惠娟终日不醒,一直对空床唱摇篮曲,大伟无奈找来馨月,三人一同外出散心,在商场的婴儿部赶来劝阻的奇亮,一番话使惠娟再受刺激。
    大伟动手拆除婴儿床时受到惠娟拼命抗拒,脸上多有抓伤。大伟受不了,奔出家不知不觉开车到了馨月的住所,正巧馨月回家并邀其上楼,馨月听了大伟的叙述后,万般不忍,想帮助惠娟面对现实。
    次日清晨大伟却发现惠娟失踪了,婆婆与小孩均不知惠娟到哪里,奇亮与馨月获悉也来帮忙,大家寻找多时不果,全家焦急万分。正准备要报警时,惠娟开门回来。原来她是去野外焚烧孩子的衣物了,惠娟回家后,却对众人视若无睹,径自走入婴儿房里,又唱起摇篮曲,大伟掩面,婆婆叹息,乐乐啼哭,馨月看着这一切,随即进入痛斥惠娟一顿,这一骂虽然骂醒了惠娟,但却使得大伟的苦楚得到了解与安慰,更对馨月有了感情。
    不料第二天惠娟再次失踪,全家人又乱作一团,惠娟在公园里放飞着思念孩子的气球。公园一角周丽看着这一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收回]

  • 第5集

    馨月来看望惠娟,大伟在送馨月回家的过程中,两人压抑了多时的恋情一触即发,经过挣扎犹豫,大伟与馨月还是克制不住彼此的感情。
    惠娟到馨月的咖啡店来向她道谢,并说了许多心里话,使得馨月觉得愧对惠娟,于是下决心把大伟送的勿忘我给扔掉,正巧大伟就在她家楼下,经过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两人决定顺其自然,并相约星期天一起去散心。
    星期天正好是乐乐的生日,在全家为乐乐过生日的时候,大伟编了一个谎言,说是约了客户要谈生意,引起了惠娟的不满...[详情]

    馨月来看望惠娟,大伟在送馨月回家的过程中,两人压抑了多时的恋情一触即发,经过挣扎犹豫,大伟与馨月还是克制不住彼此的感情。
    惠娟到馨月的咖啡店来向她道谢,并说了许多心里话,使得馨月觉得愧对惠娟,于是下决心把大伟送的勿忘我给扔掉,正巧大伟就在她家楼下,经过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两人决定顺其自然,并相约星期天一起去散心。
    星期天正好是乐乐的生日,在全家为乐乐过生日的时候,大伟编了一个谎言,说是约了客户要谈生意,引起了惠娟的不满,在乐乐的调解下,大伟得以脱身。
    在大伟去与馨月约会的路上,他想起了乐乐的愿望,使之却步,却迎面碰上了来此地的奇亮,两人寒暄了一番。
    馨月在约会地点一直等着大伟的到来,不料碰上了奇亮,从他口中知道了大伟曾经来过。
    虽然大伟没赴约,但心里仍记挂着馨月,他来到馨月家的楼下,向她告白。与此同时,周丽也在派人密切关注两人的一切举动。
    周丽设计了字条邀游的计谋,热恋中的大伟和馨月双双浑然不知。
    馨月谎称回老家探亲,大伟则声称出差,一起相约到苏州游玩。[收回]

温柔陷阱精彩对白

温柔陷阱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温柔陷阱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温柔陷阱的短评

(0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