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美丽无声剧情

本剧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乌镇梳头女菊儿的传奇故事。天生丽质的贫苦人家姑娘阿菊险被当地恶绅霸占,菊儿爹娘为保护菊儿先后被害身亡,菊儿幸被进步学生梁守平所救,投奔苏州梳头师傅阿田学手艺谋生,为苏州日伪旅长吴克贤的三个太太梳头。与梁守平相爱后,菊儿方知阿田、梁守平都是新四军地下交通员,菊儿对共产党人从陌生到熟悉,从漠然到祟敬......[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如画的江南水乡乌镇。
    烟雨濛濛,天色如纱,一艘小船悠然地行进在乌镇的浣浣溪流中,一位秀丽的少女轻摇船橹……
    一袭白色西服的乌镇乡绅单景成被眼前这一幕如梦的景色所吸引,不由向身边的管家马二叔打听,马二叔告诉他:划船的女孩子叫菊儿,年方十八,她的爸爸就在单景成家的柒坊做工,菊儿的家境贫寒,没读过书。
    回单家的路上,单景成阴沉地对马二叔说:“这个女孩子,我要了!”马二叔一脸的坏笑,心领神会。 ...[详情]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如画的江南水乡乌镇。
    烟雨濛濛,天色如纱,一艘小船悠然地行进在乌镇的浣浣溪流中,一位秀丽的少女轻摇船橹……
    一袭白色西服的乌镇乡绅单景成被眼前这一幕如梦的景色所吸引,不由向身边的管家马二叔打听,马二叔告诉他:划船的女孩子叫菊儿,年方十八,她的爸爸就在单景成家的柒坊做工,菊儿的家境贫寒,没读过书。
    回单家的路上,单景成阴沉地对马二叔说:“这个女孩子,我要了!”马二叔一脸的坏笑,心领神会。
    夜晚的单家柒坊,一声凄历的惨叫声打断了柒布工辛勤的劳作……挂布的大石辊子居然从断裂的木架子上掉下来,砸在了菊儿爸的头上。当菊儿妈林申氏和菊儿赶过来时,菊儿爸已经咽了气。
    马二叔因柒坊出事死了人,挨了单景成的打。马二叔委屈地说,柒坊石滚子的木轴被人锯过,石辊子才会掉下来砸死菊儿爸。单景成信誓旦旦地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乔妹在一旁听得真切。
    单景成的太太曾是单景成的大学同学,可是已瘫在床上多年,乔妹是单太太的陪房丫头,也是单太太的耳目。她事实上已成了单景成的小妾,单太太对此也早已默认。
    单景成差谴马二叔找来菊儿妈,惺惺作态地陪罪了一番,硬是免了菊儿家欠的三十五块大洋的债。最后,他劝菊儿妈带着菊儿到单家来,菊儿妈如惊雷轰顶,她终于看出了单景成的心思,她此时心如刀绞,悲惧交加。菊儿妈跪下请求单景成放过她们孤儿寡母,单景成也是一介豪绅,菊儿妈不答应,他也只能暂且作罢。不过,忌恨从此落下了,故事也就从这里牵出来了。
    单景成把柒着菊儿爸鲜血的两匹红绸布交给了菊儿妈,还话里有话告诉她,菊儿爸是被人害死的。
    菊儿妈明显感觉到了潜伏在女儿周围的危险,连夜送菊儿赶往苏州拜师学梳头,这个叫阿田的梳头师傅,是菊儿的姑妈辰妈介绍的。
    可是,菊儿妈和菊儿一进阿田家的门,阿田便改主意了:瞧这丫头那水灵劲儿,早晚惹出事来呢!菊儿妈给阿田跪下了,哭诉菊儿爸被害,不得不送菊儿离开家。妈妈的话让单纯的菊儿大吃一惊,倔强的她就是不愿拜师下跪……[收回]

  • 第2集

    阿田猜出了菊儿家一定是因菊儿而遭难,阿田心软了,可为了杀杀菊儿的任性,阿田逼着菊儿下跪拜师……
    阿田还是收下了菊儿,可是菊儿却恨阿田,因为母亲给她下跪!阿田也奇怪,她不教菊儿梳头,而是教她为人处事的方法,她告诉菊儿,女人活在世上,首先要懂得把自己的心思藏起来,怎么看人,怎么听别人说话,怎么看别人的脸色,就是心里藏着一把刀子脸上也要笑,要学会保护自己!手艺倒是次要的,要紧的是心里的功夫!
    菊儿跟阿田去了东家,看阿田...[详情]

    阿田猜出了菊儿家一定是因菊儿而遭难,阿田心软了,可为了杀杀菊儿的任性,阿田逼着菊儿下跪拜师……
    阿田还是收下了菊儿,可是菊儿却恨阿田,因为母亲给她下跪!阿田也奇怪,她不教菊儿梳头,而是教她为人处事的方法,她告诉菊儿,女人活在世上,首先要懂得把自己的心思藏起来,怎么看人,怎么听别人说话,怎么看别人的脸色,就是心里藏着一把刀子脸上也要笑,要学会保护自己!手艺倒是次要的,要紧的是心里的功夫!
    菊儿跟阿田去了东家,看阿田有口无心、逢场作戏,假称菊儿是自己的外甥女,已经和一个连长订了亲,还嘻嘻哈哈地要东家太太给菊儿再说个婆家。菊儿讨厌阿田这样,当着东家的面就与阿田吵了起来,气得阿田回家来罚菊儿跪在厅堂里。菊儿抓了两个饭团子,逃出了阿田的家。
    菊儿妈回到乌镇家里,把那些用丈夫的血染红的绸布洗干净,拿出去换了条小舢舨,在河道上运桑叶谋生,菊儿妈不清楚,收她绸布的是船匪屠老大,马二叔得知消息后来找菊儿妈,话里有话地说屠老大在菊儿爸死前的那天是来过乌镇的。
    这件事,马二叔很快就告诉了单先生,单先生便找到屠老大门上去了。单老爷拿出几十块大洋买通屠老大,说是屠老大杀死了菊儿爸。
    屠老大派手下的几个船痞子砸沉了菊儿妈谋生的小船,声称:我们老大明天在船上等你呢!正在这种时候,菊儿却从阿田那儿逃回了乌镇。
    菊儿妈又恨又难过,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她无路可走,为了女儿,她准备把一切都豁出去,她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正一步一步走进单景成给她布下的圈套。
    菊儿妈决定去见那个屠老大。清早,她坐在镜子前面,一声不响地梳头、宽衣,独自一人上了船靠,独自一人撑着小船走了。菊儿居然尾随着母亲,一直跟到了屠老大的船上。
    为了女儿,母亲这天把身子给了屠老大, 菊儿看见了母亲和屠老大的事情,吓得惊叫起来,母亲冲出来追她,她一扭头,跑进芦苇荡,任凭菊儿妈声嘶力竭地呼喊……[收回]

  • 第3集

    单景成来到菊儿家,恶语污蔑菊儿妈私通屠老大害死了菊儿爸,菊儿妈的心情可想而知,可她不能死的,她无法撇下孩子,可是单景成威胁她,她活着也要被全镇人的唾沫淹死,她无法面对女儿,也无法面对这个家。巨大的耻辱使母亲忍不住了,她裂锦般地叫着,朝单景成扑过去!单景成顺手把母亲推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去死吧,你死了,对大家都好!当菊儿回到家时,看到的是妈妈僵直地躺在自家的床上。菊儿大声地哭着、喊着,可是母亲却永远也不能回答...[详情]

    单景成来到菊儿家,恶语污蔑菊儿妈私通屠老大害死了菊儿爸,菊儿妈的心情可想而知,可她不能死的,她无法撇下孩子,可是单景成威胁她,她活着也要被全镇人的唾沫淹死,她无法面对女儿,也无法面对这个家。巨大的耻辱使母亲忍不住了,她裂锦般地叫着,朝单景成扑过去!单景成顺手把母亲推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去死吧,你死了,对大家都好!当菊儿回到家时,看到的是妈妈僵直地躺在自家的床上。菊儿大声地哭着、喊着,可是母亲却永远也不能回答她了。
    菊儿的姑妈,在苏州吴旅长吴克贤家做管家的辰妈来了,她对菊儿说:明天你到单老爷家里去。菊儿不去,她不想离开爸爸妈妈留给她的家,“可是你怎么活?!” 辰妈大声喝斥菊儿,告诉她,家里的房子已经卖给单先生了。辰妈是想,给单景成做小,也比过穷苦日子饿死强。
    菊儿犟不过辰妈,到底还是跟着辰妈走进了单景成的家。
    在单家,辰妈绵里藏针地警告了马二叔:下人做事都要有尺度,否则东家翻脸,马二叔可就回不了头了。辰妈还求单太太关照菊儿,单太太心如明镜,不置可否。
    单太太把菊儿放在了自己身边,警告马二叔,不要弄出什么鸡飞狗跳的事。菊儿说自己能给太太梳头,尽力地伺侯好单太太。单太太虽然看出菊儿不会梳头,可仍当着马二叔的面夸奖菊儿梳头的手艺。
    晚上,乔妹告诉菊儿,单先生是倒插门进这个家的,单家真正有势力的是单太太。苏州吴旅长的大太太是单太太的表姐。单先生对菊儿不安好心呢,菊儿爸的死,这里头一定有鬼! 单景成听说太太把菊儿留在身边,心急火燎,他叫马二叔去打听单太太的父亲梁老太爷的事情,企图抓住单太太身世的什么把柄……[收回]

  • 第4集

    单太太的表弟梁守平就要来乌镇了,梁守平在北平杀了人,吴克贤让梁守平来乌镇躲一阵子,单景成知道,梁守平曾是单太太的初恋。
    夜晚,单景成让乔妹到他屋里,逼问她对太太说了什么。乔妹说她说给太太听的,都是先生让她看见的、让她说的,单景成一顿打骂,又把乔妹拉上床吹熄了灯……恰巧路过的菊儿看到了这一切。
    第二天,菊儿问乔妹为什么这样做,乔妹告诉菊儿,大家都知道单景成要菊儿,菊儿你是跑不掉的。菊儿听了又惧又怕。
    单太太好象对...[详情]

    单太太的表弟梁守平就要来乌镇了,梁守平在北平杀了人,吴克贤让梁守平来乌镇躲一阵子,单景成知道,梁守平曾是单太太的初恋。
    夜晚,单景成让乔妹到他屋里,逼问她对太太说了什么。乔妹说她说给太太听的,都是先生让她看见的、让她说的,单景成一顿打骂,又把乔妹拉上床吹熄了灯……恰巧路过的菊儿看到了这一切。
    第二天,菊儿问乔妹为什么这样做,乔妹告诉菊儿,大家都知道单景成要菊儿,菊儿你是跑不掉的。菊儿听了又惧又怕。
    单太太好象对梳头很有兴致,经常从书上、从画上找来一些发式,逼着阿菊梳。
    马二叔给菊儿一张银票,让菊儿去梁大夫的诊所拿药,梁大夫的药房就开在她家里。菊儿摇着船来到曾经是自己的家,梁守平正在屋里用留声机听着“马赛曲”,他开了两包药给菊儿,交待了服药的方法,菊儿却什么也没听清楚就扭头走了。
    菊儿把药送到先生书房,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先生把两包药都和水吃了下去,他令菊儿站在自己身边,把脸翻了过来:你在太太那边都说了我什么?!
    菊儿那里有这种准备?先生步步紧逼:我留下你,你就得是我的人。你姑妈当初把你送过来,我们有言在先!先生不想强迫她,可是每一句话里都充满了凶恶,他得收她的魂儿。先生也不想让太太知道,更不想让镇里的人们知道,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一介绅士。
    菊儿吓坏了,她决不会从了先生!在她无路可走的时候,先生忽然变得恍惚起来,脸儿蜡白,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菊儿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马二叔急忙把梁大夫请来,梁守平一看就知道了,是单景成把药吃错了,药量过大中了毒,睡够了就会醒了。
    菊儿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太太,没想到太太眉毛一竖:是不是你故意给老爷下错了药?乔妹,扇她的嘴。
    菊儿委屈,太太为什么一定要诬她给老爷下错了药呢?
    梁守平来看表姐单太太,问起菊儿,太太睇眼看了他好一会,冷冷地笑:哼,你们这些男人!梁守平也笑了起来:我看她很不错。
    醒来的单景成怀疑菊儿下毒是单太太授意,他觉得是太太才真正掌控着单家大院,正对太太处处和他做对、事事从中做梗不满,马二叔告诉单景成单太太的身世秘密。[收回]

  • 第5集

    晚上,马二叔传菊儿去见先生,乔妹来说:菊儿,太太让你去梳头呢。
    晚上梳头?马二叔明白这里面的机巧……
    菊儿求太太救她,太太拿了件自己过去常穿的“学生装”套在菊儿身上,菊儿不解,太太笑笑:你还不快走?老爷不是叫你过去吗?
    菊儿在后院小门,碰见了梁守平,梁守平看着她身上的“学生装”笑了,他说:不管先生问你什么,你只管说实话,而且你一定要承认,是你故意给先生下错药,保险你没事。菊儿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菊儿走进先生...[详情]

    晚上,马二叔传菊儿去见先生,乔妹来说:菊儿,太太让你去梳头呢。
    晚上梳头?马二叔明白这里面的机巧……
    菊儿求太太救她,太太拿了件自己过去常穿的“学生装”套在菊儿身上,菊儿不解,太太笑笑:你还不快走?老爷不是叫你过去吗?
    菊儿在后院小门,碰见了梁守平,梁守平看着她身上的“学生装”笑了,他说:不管先生问你什么,你只管说实话,而且你一定要承认,是你故意给先生下错药,保险你没事。菊儿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菊儿走进先生书房,先生差一点跳起来:她身上那套学生装太扎眼了!这是什么意思?太太是一针一线都看在眼睛里的吧?!太太跟你说什么?!你给我下药?你想害我?!按照梁守平的意思,菊儿实话实说,单老爷脑袋嗡嗡做响…………这时候,菊儿明白了为什么太太要让她穿着这身衣裳来见先生,为什么梁守平一定要说是她给先生下错了药,先生不能再下手了,假如太太跟他较真,他恐怕是很难收场的!
    菊儿被先生赶出了书房,先生得先想办法让太太闭嘴!
    这一天,马二叔过来对太太说,先生下午要过来吃饭,太太知道肯定有什么事了。
    先生果然是有备而来,太太和先生起了冲突,句句尖锐,针针见血。单景成警告太太,他知道单太太不是梁老太爷的亲生女儿,是梁老夫人和一个评弹艺人——‘二月花’所生,单太太至今还在偷偷赡养他的身生父亲! 如果单太太不让他把菊儿收进房,他就把‘二月花’接到家来,这件事传扬出去,单太太怎么做人?
    第二天,单太太把一套精美的梳头盒子送给菊儿,对她说:先生喜欢你,你就跟了先生吧。
    菊儿眼前一黑,她哭了,跪下了。然而太太此时已经顾不了她了!
    菊儿怀揣了半把剪刀,被家丁架到单景成的睡房,单景成说他不会强要了菊儿,他有的是耐心呢,让菊儿自己想想清楚,夜深了,单景成睡熟了,菊儿仍缩在墙角举着剪刀不敢闭眼。太太让乔妹开了老爷院里的小门,放跑了菊儿,菊儿冒着雨,一气跑回了自己的家,跪在梁守平面前……
    梁守平冲进单家大院,质问单太太,单太太自然不能把她的隐密告诉他,那种弥漫在她心底深处的耻辱,如同鸦片般正一点儿一点儿地使她变得冷漠……梁守平打了单景成,愤怒地指着他说:从今天起你单景成就是我的敌人!
    梁守平离开了单家大院时,马二叔和几个家丁紧跟在梁守平身后,梁守平当着马二叔的面,戏虐地纵身跳进小河,马二叔大愕!
    梁守平送菊儿离开乌镇,去了苏州。[收回]

美丽无声剧照海报(9个)

美丽无声剧照(9个)

美丽无声精彩对白

美丽无声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美丽无声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美丽无声的短评

(1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