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香樟树剧情

故事发生在1992年至2002年十年间的上海。曾经在大学校园的香樟树下“校园三结义”三个同窗好友陶妮、芳芳、司马小杉,曾天真地发誓一生中都把她们的友情放在第一位。但就在大学毕业前,她们的铁三角关系面临考验:陶妮小衫为了一个留校名额产生了误会;芳芳意外地被小衫的二哥司马小松奸污,她刚毕业就奉子成婚嫁到了司马家;陶妮因为......[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2002年春节,上海。陶妮陪着怀孕并且病弱的司马小杉在青浦的监狱门口等待着她们的好友吴芳芳过年放假出来团聚。但芳芳最终没能出来。因为她固执地想把这珍贵的一天假期,挪到和陶妮、小衫十年前就约好了的开春后的四月二十八那一天。那是十年前她们盟誓约定要团聚的一天。十年前在离开校园走向社会之际,她们对今后可能会发生的世事常情以及人生变故充满忧虑,所以她们才会盟下这个誓约。那时侯,她们还是天真烂漫的女大学生……
    1991年秋。申...[详情]

    2002年春节,上海。陶妮陪着怀孕并且病弱的司马小杉在青浦的监狱门口等待着她们的好友吴芳芳过年放假出来团聚。但芳芳最终没能出来。因为她固执地想把这珍贵的一天假期,挪到和陶妮、小衫十年前就约好了的开春后的四月二十八那一天。那是十年前她们盟誓约定要团聚的一天。十年前在离开校园走向社会之际,她们对今后可能会发生的世事常情以及人生变故充满忧虑,所以她们才会盟下这个誓约。那时侯,她们还是天真烂漫的女大学生……
    1991年秋。申江大学举办的冬运会上,芳芳给最亲密的好友陶妮打气,要她一定拿下800米冠军,以便评为最后一期的优等生,这样选择留校就可以十拿九稳了。陶妮最强的竞争对手就是同系同级另一个班的司马小衫。小衫为人比较孤傲,四年来没在学校交过一个朋友。这时她也站在陶妮相邻的跑道上。开跑后,在弯道上小衫被操场上的一个队员干扰,踩错了跑道,被陶妮碰撞摔倒,陶妮放弃了成绩扶起小衫并把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陶妮和芳芳惊奇地发现,小衫竟也和他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她们立即成了好朋友。后来她们又要求老师把她们调到一个寝室,又成了形影不离的室友,由于芳芳是从安徽考来的孤儿,在上海无亲无故。小杉虽家在本地,但因与母亲不和,也极少回家。结果陶妮家便成了三个人逢年过节以及周末聚会的好地方,陶家也把芳芳,小杉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小衫与她们迅即成为铁三角。
    然而,她们的铁三角关系立刻面临考验:小衫的哥哥司马小松开始觊觎芳芳的美丽,正直的小衫冷静地提醒芳芳小松是个危险的陷阱,天真的芳芳却不以为意。小杉的二哥小松应其母之命,来邀请“铁三角”到他们家过生日的。小松是一家歌厅的老板,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看到漂亮女孩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他眼见芳芳温柔漂亮,便极力怂恿两人接受司马家的邀请。由于大学四年,陶妮和芳芳从来没到过小杉家,于是就自作主张答应了下来。小杉知道后,非常不满,但事到如今,也只好随大流。到了司马家,陶妮,芳芳才知道什么叫“阔。”司马母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心洁保健品公司董事长,家里住在一所西式洋楼里,除了已退休的司马父,家中还有一个当医生的儿子小珂。人很厚道,就是有些迂。在玩卡拉OK时,芳芳嗓子一亮,立即镇住了小松。他极力邀请芳芳到他的歌厅上班,但芳芳没有答应。
    司马母表面上彬彬有礼,但骨子里却很世故。当她得知陶妮不过来自普通的工人家庭,而芳芳又是一个孤儿时,鄙夷之情溢于言表。同时她也看出儿子小松似乎在打芳芳的主意,在私下教训他时,恰被陶妮听到。两人发生了龃龉,司马母对陶妮更加是厌恶有加。
    小衫告诉陶妮和芳芳,这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回家的原因了,她埋怨她们不听她的话与,俩人发生了严重的口角;小衫又跑回家和母亲夏心洁大吵一架。深夜,小衫回到寝室,看到陶妮买给她们的三只形态各异的小狗挂件,想起三个人都是70年生属狗的,不禁为陶妮的细心笑了。也消除了当晚互相争执产生的隔阂。[收回]

  • 第2集

    爱情在春天的季节悄然造访了她们三人。小衫和陶妮发现篮球队长和芳芳互有好感,于是她们俩冒充篮球队长给芳芳写了封辞情兰俗的信,不知情的芳芳兴奋不已。
    一天早上,陶妮在清晨跑步时,遇到一位叫韩波的英俊青年。韩的仪表与谈吐深深打动了陶妮,那日,陶妮与他竟然三次不期而遇,她坚信自己遇到了一见钟情。当陶妮还陶醉在这段不期而至的少女憧情时,她突然发现,原来韩波是她们新来的辅导老师。而小衫见到韩波后大惊失色。原来他也正是小衫少女时代...[详情]

    爱情在春天的季节悄然造访了她们三人。小衫和陶妮发现篮球队长和芳芳互有好感,于是她们俩冒充篮球队长给芳芳写了封辞情兰俗的信,不知情的芳芳兴奋不已。
    一天早上,陶妮在清晨跑步时,遇到一位叫韩波的英俊青年。韩的仪表与谈吐深深打动了陶妮,那日,陶妮与他竟然三次不期而遇,她坚信自己遇到了一见钟情。当陶妮还陶醉在这段不期而至的少女憧情时,她突然发现,原来韩波是她们新来的辅导老师。而小衫见到韩波后大惊失色。原来他也正是小衫少女时代的一见钟情——在福建时无疾而终的初恋。
    原来小衫在厦门读高中时,在海边遇到当时正准备研究生考试的韩波。他们一见钟情。然而小杉的初恋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小衫和母亲发生了严重冲突。在小衫全家就要离开厦门搬回上海的时候,小衫发现她无论如何都再也找不到韩波的身影了。在上海填高考志愿时,小衫有意远离父母,全部填了北京的学校,夏心洁未经与小衫商量,擅自把她的志愿改为上海的学校。小衫入学后便不再回家了。与韩波的相见,过去的伤疤又被揭开。小衫的心情极度低落……
    因为韩波是他们新调来的辅导员,陶妮变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天,陶妮把芳芳,小杉领到家里,像往常一样过周末。到了家,才发现开公交车的哥哥陶汉郁郁寡欢。原来他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的女朋友苏玲玉又把他蹬了。而在此之前,“铁三角”刚刚凑钱为苏买了一个钻戒。陶妮当即率领芳芳和小杉去讨回戒指,但戒指没讨回来,三个人却把苏玲玉邻居家的玻璃砸了。“铁三角”忐忑不安地回到学校,等待邻居的告发以及学校的处罚。
    “铁三角”找到韩波,原本想打探苏玲玉邻居举报问砸玻璃的事,却意外听到小杉母亲在底下活动,企图通过金钱赞助使她毕业后留校。但如果她留下来了,陶妮的名额就会被占去,韩波坚决抵制学校这么做。尴尬的小衫找到母亲夏心洁,让她停止这种不光彩的活动。司马母振振有词,两人不欢而散。小衫和陶妮也因为这事变得有些疏远了。
    韩波终于把铁三角叫到办公室,询问砸玻璃的事情。三个人争着承认是自己干的,韩波反复启发她们只要一个人承认就可以了,但她们谁都不肯拉下似的把韩波搞得头疼不已。面对可能的处分,三个女孩儿心里都似乎有一种兴奋和悲壮交杂的情绪,她们似乎用自己的行动印证了对互相的承诺,她们在心里为她们的友谊经受了这样的考验而自豪。韩波被她们的单纯和互助感动,这才告诉他们,实际上他已经做了苏家邻居的家访,苏的邻居已经答应不追究她们了。三个女孩惊愕不已。[收回]

  • 第3集

    陶妮以为韩波如此的关照,是因为他对她的好感,并也对这个辅导员的感觉更好了。但小杉似乎并不领情,当韩波宣布排演自己创作的毕业话剧《昨天再来》时,她只是很不情愿地加了盟,出演剧中女一号。
    排练场上,小杉的美籍华人男友盖瑞前来探班,小杉故意做出许多亲昵动作,声称毕业后将和盖瑞一起远赴美国。这些举动更加深了小杉与韩波之间的隔阂。
    与此同时,作为助理导演的陶妮兢兢业业地做好剧组的后勤工作。当她得知韩波还没有女朋友时,欣喜过望,...[详情]

    陶妮以为韩波如此的关照,是因为他对她的好感,并也对这个辅导员的感觉更好了。但小杉似乎并不领情,当韩波宣布排演自己创作的毕业话剧《昨天再来》时,她只是很不情愿地加了盟,出演剧中女一号。
    排练场上,小杉的美籍华人男友盖瑞前来探班,小杉故意做出许多亲昵动作,声称毕业后将和盖瑞一起远赴美国。这些举动更加深了小杉与韩波之间的隔阂。
    与此同时,作为助理导演的陶妮兢兢业业地做好剧组的后勤工作。当她得知韩波还没有女朋友时,欣喜过望,把手中的盘子打落在地。陶妮在心底下决定韩波即是她所要找的人。
    上次没成功的小松再次来到学校,出大价钱邀请芳芳去他歌厅唱歌。芳芳不为所动,小松悻悻而归。。
    本来就有些吊儿郎当的小杉,在开演前与男友盖瑞困在电梯里,无法参加演出。救场如救火。陶妮挺身而出,出色完成了小杉的角色。[收回]

  • 第4集

    陶妮为演出成功立下大功。但等小杉从电梯里出来,赶到后台时,韩波的火气仍没消。他大骂小杉纪律涣散,自私自利。小杉也不示弱,大庭广众之下,回敬了韩波几句。前来看演出的陶母在演出结束时,突发疾病。两眼一黑,变得什么都看不见。送到小柯的医院做检查,才发现陶母长了脑瘤,需立即动手术。
    陶母生病,令陶家的经济状况陷入困境。东拼西凑,手术费仍缺五千块。在紧急关头,小杉去找司马母借,但被獗了回来。芳芳则瞒着陶妮,小杉,找到小松。同意...[详情]

    陶妮为演出成功立下大功。但等小杉从电梯里出来,赶到后台时,韩波的火气仍没消。他大骂小杉纪律涣散,自私自利。小杉也不示弱,大庭广众之下,回敬了韩波几句。前来看演出的陶母在演出结束时,突发疾病。两眼一黑,变得什么都看不见。送到小柯的医院做检查,才发现陶母长了脑瘤,需立即动手术。
    陶母生病,令陶家的经济状况陷入困境。东拼西凑,手术费仍缺五千块。在紧急关头,小杉去找司马母借,但被獗了回来。芳芳则瞒着陶妮,小杉,找到小松。同意到其歌厅上班,但需预支五千元工资,随演随抵。小松欣然应允。
    手术前夕,陶母百感交集,特别是不放心陶妮的个人感情的事,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着女儿了。陶妮强忍泪水,告诉母亲她已爱上了一个人,但还没有向对方挑明。陶母执意要在手术前见一下这个人。陶母见到韩波,非常满意,直夸女儿有眼力。
    临近毕业的这个生日,由于小衫毕业后要出国,三个人都有点伤感,她们在校园里的那棵大香樟树下订立了十年后不管她们分隔多远,都要回到香樟树下见面的誓言。
    有了母亲的首肯,陶妮决定大胆进攻。一天,她给韩波写了一封信,约他晚上出来,在操场见面。[收回]

  • 第5集

    毕业分配也基本上是尘埃落定。陶妮留校和韩波做了同事,芳芳分到一所中学,小杉则准备和盖瑞一起去美国。
    小杉临行前一天,在家中储藏室发现一批韩波过去写来的书信。原来为了拆散这一对,司马母多年来把韩波写来的信统统扣下,结果造成小杉与韩波相互指责对方不忠。司马母恰好从外边回来,愤怒的小杉把信件向她脸上掷去。
    由于《昨天再来》的成功,韩波成了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每天寄来的情书信件令他应接不暇,他基本不看,而是把它们大捆,大...[详情]

    毕业分配也基本上是尘埃落定。陶妮留校和韩波做了同事,芳芳分到一所中学,小杉则准备和盖瑞一起去美国。
    小杉临行前一天,在家中储藏室发现一批韩波过去写来的书信。原来为了拆散这一对,司马母多年来把韩波写来的信统统扣下,结果造成小杉与韩波相互指责对方不忠。司马母恰好从外边回来,愤怒的小杉把信件向她脸上掷去。
    由于《昨天再来》的成功,韩波成了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每天寄来的情书信件令他应接不暇,他基本不看,而是把它们大捆,大捆地锁在抽屉里。也正因为此,陶妮写给他的那封信也和其他人写的一起,锁进了韩波的柜子。
    不知内情的陶妮在操场上等啊等。起风了,下雨了,仍然不见韩波的踪影。陶妮怏怏不乐地走回寝室,不想在路上竟撞见小杉与韩波在雨中拥抱。原来,小杉知道内情后,主动找到韩波,两人冰释前嫌,决定携手再爱一次。陶妮吃惊不少,酸甜苦辣涌上心头。但碍着两个人的面,也只好强忍下泪水。
    第二天,小杉与盖瑞分手,同时也决定不再出国,留在韩波身边。陶妮将此事告诉手术后一直昏迷不省的陶母,陶母的眼里竟然流出了泪水。
    芳芳成为小松歌厅里甚为走红的歌手,同时也交上了一个男朋友。这个人叫高端,是乐队里的一个吉他手。[收回]

香樟树精彩对白

香樟树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香樟树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香樟树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