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3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城里城外剧情

是一部反映百姓琐碎生活的电视剧。解放初期,城郊太阳村修了一条路,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条路成为日后划分北京城乡的分界线。一边是城里,吃商品粮,另一边则还要继续种地,做农民。商品粮、农业粮、户口本这些仿佛已经没那么重要的东西被再次提起,一个小本子,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8年秋,北京即将和平解放,城郊太阳店村的人们有幸成为了这场巨变的亲历者。解放军即将进北平,全村人都在准备迎接大军的到来。解放军队伍进了村,全村人都来欢迎。部队行进受阻,一辆炮车陷在路中间。朱团长赶来,见村中土路阻碍了大军行进,命令修一条路。
    郑汉民的铁匠铺靠在路边,因阻碍修路必须拆除,郑汉民正在给自己喜欢的对象吴玉萍修鸟笼,解放军要拆铺子,汉民不让,一定要修完鸟笼才让拆,双方僵持中朱团长赶到,亲自帮着拉风箱。...[详情]

    1948年秋,北京即将和平解放,城郊太阳店村的人们有幸成为了这场巨变的亲历者。解放军即将进北平,全村人都在准备迎接大军的到来。解放军队伍进了村,全村人都来欢迎。部队行进受阻,一辆炮车陷在路中间。朱团长赶来,见村中土路阻碍了大军行进,命令修一条路。
    郑汉民的铁匠铺靠在路边,因阻碍修路必须拆除,郑汉民正在给自己喜欢的对象吴玉萍修鸟笼,解放军要拆铺子,汉民不让,一定要修完鸟笼才让拆,双方僵持中朱团长赶到,亲自帮着拉风箱。郑汉民的铺子终于顺利被拆掉了,不想,正好把随军民工冯大奎和他的骡子砸在了墙底下。
    冯大奎受了点伤,骡子却死了。冯大奎失去了依靠,朱团长命令村里安排住处给冯大奎养伤,又给冯大奎赔偿了骡子钱。郑汉民仗义说出了拴马桩空房子的事,大奎被安排在拴马桩的房子,黄保长却犯了难。[收回]

  • 第2集

    郑汉民找冯大奎下棋,试探大奎。大奎却说自己无依无靠,不愿离开太阳店。郑汉民古道热肠,不忍大奎流落,答应大奎住下。解放军走了,赵绿娥带领高大炮等人强行要把大奎轰走,恰好汉民赶到,与高大炮比试摔跤,赢了高大炮,暂时压住了赵绿娥等人。 冯大奎好不高兴,找了郑汉民这个靠山真好。
    吴玉萍的父亲老中医吴景春找汉民,劝汉民让冯大奎离开,汉民深以为然。大奎剃头,被腻子等人捉弄,头被剃成了“王八盖”,被汉民看到。见大奎被人欺负,汉民...[详情]

    郑汉民找冯大奎下棋,试探大奎。大奎却说自己无依无靠,不愿离开太阳店。郑汉民古道热肠,不忍大奎流落,答应大奎住下。解放军走了,赵绿娥带领高大炮等人强行要把大奎轰走,恰好汉民赶到,与高大炮比试摔跤,赢了高大炮,暂时压住了赵绿娥等人。 冯大奎好不高兴,找了郑汉民这个靠山真好。
    吴玉萍的父亲老中医吴景春找汉民,劝汉民让冯大奎离开,汉民深以为然。大奎剃头,被腻子等人捉弄,头被剃成了“王八盖”,被汉民看到。见大奎被人欺负,汉民十分生气,将吴景春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为大奎讨回了面子,并与大奎结拜为兄弟。
    绿娥偷偷溜进冯家的地窖子给丈夫林排长送饭,并告诉他伺机再出来。他们的儿子宝儿尚未起大名,村民都叫孩子为排长,全因为绿娥总说自己丈夫是解放军排长的缘故。[收回]

  • 第3集

    大奎烧了几个菜,为汉民饯行。汉民对大奎的手艺赞不绝口,出主意让大奎摆馄饨摊。汉民酒醉,在回家路上与大奎撞上了准备偷溜出村的绿娥的丈夫林排长。林排长是在告别了绿娥怀揣幼子的照片仓皇出逃的。临行前绿娥许诺他们的孩子到什么时候也姓林。林排长面对喝醉的汉民和贪财的大奎,哭诉自己要去南方寻找八十的老母和孩子。
    汉民被排长的苦情感染,放走了林排长,大奎却偷偷留下了排长的金表。汉民在工厂找到了工作,大奎的馄饨摊也开张了。郑汉民穿...[详情]

    大奎烧了几个菜,为汉民饯行。汉民对大奎的手艺赞不绝口,出主意让大奎摆馄饨摊。汉民酒醉,在回家路上与大奎撞上了准备偷溜出村的绿娥的丈夫林排长。林排长是在告别了绿娥怀揣幼子的照片仓皇出逃的。临行前绿娥许诺他们的孩子到什么时候也姓林。林排长面对喝醉的汉民和贪财的大奎,哭诉自己要去南方寻找八十的老母和孩子。
    汉民被排长的苦情感染,放走了林排长,大奎却偷偷留下了排长的金表。汉民在工厂找到了工作,大奎的馄饨摊也开张了。郑汉民穿上了工装,还给吴玉萍买来了梳子与小镜子,这一对即将成为夫妻的恋人沉浸在新中国的美好憧憬中。
    赵绿娥无意中发现了自己男人的金表,怀疑大奎杀人越货,乘着开展的镇压反革命的运动,绿娥要抓出反革命冯大奎,便纠合黄保长和高大炮到派出所找麻所长告发了冯大奎。[收回]

  • 第4集

    麻所长带人来抓冯大奎,恰好康区长来视察工作,替大奎解了围。汉民和大奎喝酒,无意中发现了炕地下的地洞,才知道国民党军的排长一直藏在大奎屁股底下。吴玉萍的女伴、黄保长的女儿黄小凤有个恋人,是村里的村民刚子,黄小凤托郑汉民给刚子在城里找个工作,最好也当工人。
    村里将军庙突然冒起了黑烟,迷信的村民十分害怕,以为大将军显灵、世道要变。麻所长不信,爬上了将军庙顶,发现原来黑烟是一大群蛾子。麻所长在轰赶蛾子时差点大头朝下摔下来,...[详情]

    麻所长带人来抓冯大奎,恰好康区长来视察工作,替大奎解了围。汉民和大奎喝酒,无意中发现了炕地下的地洞,才知道国民党军的排长一直藏在大奎屁股底下。吴玉萍的女伴、黄保长的女儿黄小凤有个恋人,是村里的村民刚子,黄小凤托郑汉民给刚子在城里找个工作,最好也当工人。
    村里将军庙突然冒起了黑烟,迷信的村民十分害怕,以为大将军显灵、世道要变。麻所长不信,爬上了将军庙顶,发现原来黑烟是一大群蛾子。麻所长在轰赶蛾子时差点大头朝下摔下来,幸亏郑汉民给接应上了,麻所长挺感激汉民。这一恩情就记了几十年。
    村里来了土改队,要进行土地改革。高大炮等贫农非常高兴,而黄保长因为是地主所以很害怕。赵绿娥见土改队长是个女的,十分高兴,借机把冯大奎占房的事说出,博得了赵队长的同情。[收回]

  • 第5集

    黄保长害怕土改队报复,要自杀,汉民爬上屋顶劝说。赵队长赶到,一番劝说打消了黄保长自杀的念头。小凤的表姐黄爱娟这时赶来,黄爱娟大着嗓门的一声喊叫把本来已经要下来的黄保长吓得从屋顶摔倒地上。
    黄爱娟原来和汉民一个厂子的,喜欢郑汉民,玉萍在一旁看着很不是滋味。
    郑母因为吴玉萍家成份的问题,又不同意汉民和玉萍的婚事。汉民找赵队长询问划分阶级的事情,赵队长耐心向他解释。村里来了勘探队勘测道路,被冯大奎探听到要把太阳店村一分...[详情]

    黄保长害怕土改队报复,要自杀,汉民爬上屋顶劝说。赵队长赶到,一番劝说打消了黄保长自杀的念头。小凤的表姐黄爱娟这时赶来,黄爱娟大着嗓门的一声喊叫把本来已经要下来的黄保长吓得从屋顶摔倒地上。
    黄爱娟原来和汉民一个厂子的,喜欢郑汉民,玉萍在一旁看着很不是滋味。
    郑母因为吴玉萍家成份的问题,又不同意汉民和玉萍的婚事。汉民找赵队长询问划分阶级的事情,赵队长耐心向他解释。村里来了勘探队勘测道路,被冯大奎探听到要把太阳店村一分为二,北边还是农村,化到路南的就成了城市户口。冯大奎并不清楚城里城外的好与坏,找吴景春讨教,得知城里总是要胜过农村,便暗自打定主意。
    玉萍很羡慕赵队长的风采,剪了短发,来看汉民,却看到黄爱娟与郑母正说得热乎,十分生气。郑母也惊诧吴玉萍的短发,十分看不上眼。当着黄爱娟就没给吴玉萍好脸色。吴玉萍十分尴尬。冯大奎为了成为城里人,以汉民结婚要房子为由,跟汉民换房,郑母贪图房子同意与大奎换房。太阳店村被划分成两部分,路北的还是农村,贫农都领到了土地,路南的被划成了城里人,只领到了城市户口本,没有土地。这些原来的农村人十分惊慌,冯大奎也感到后悔。[收回]

城里城外剧照海报(4个)

城里城外剧照(4个)

城里城外精彩对白

城里城外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城里城外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城里城外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