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5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戊子风雪同仁堂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同仁堂剧情

全剧39个日日夜夜,京味儿、药味儿、火药味儿,惊心动魄;家族、悬疑、情爱,扣人心弦——1948年(民国37年)12月24日,北平。一派大战前的仓皇景象:电台里不时传出被围的消息,报童在奔走呼号,街头到处是“买两块,卖两块!”的银元倒卖声,军警驱赶着游行队伍,东单机场南逃的飞机像苍蝇一样飞上飞下……同仁......[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民国37年,戊子鼠年,公元1948年,12月24日。北平,一派大战来临前的仓皇景象。同仁堂掌柜乐柏年从广播里得知北平天津被合围的消息,开始担心起了天津的三弟乐柏松一家,他几次给天津打电话都无法接通。他更担心带着乐家几乎全部资金去祁州办药的大哥乐柏龄。同仁堂将向何处去?乐柏年哼起了京剧《洪洋洞》杨延昭的唱段:“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
    就在此时,一块门板抬回了大爷乐柏龄,他和大查柜在去祁州的路上被自称是“八路”的人给...[详情]

    民国37年,戊子鼠年,公元1948年,12月24日。北平,一派大战来临前的仓皇景象。同仁堂掌柜乐柏年从广播里得知北平天津被合围的消息,开始担心起了天津的三弟乐柏松一家,他几次给天津打电话都无法接通。他更担心带着乐家几乎全部资金去祁州办药的大哥乐柏龄。同仁堂将向何处去?乐柏年哼起了京剧《洪洋洞》杨延昭的唱段:“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
    就在此时,一块门板抬回了大爷乐柏龄,他和大查柜在去祁州的路上被自称是“八路”的人给劫了,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用哈德门烟纸写成的借条,他叫乐柏年向乐家的朋友北平警察局代局长杨冠雄报警。
    杨冠雄很快查出事情是侦缉队长李复干的,李复苦苦哀求,杨冠雄举起了手枪,但此刻他意识到这件事水太深了……
    乐柏年的二女儿乐小珊正和他的老师孙浩高喊着:“反内战,保和平。”的口号参加游行,她被孙老师的朝气与热情所感动了。游行队伍被军警冲散,孙浩为保护小珊而受重伤,乐莲珊及时赶到,拦住了张友鹏的轿车,将小珊和孙浩救回乐家。乐柏年不希望家人参与时事,于是与小珊发生了一番冲突,最后他还是用家传的药救了孙浩。张友鹏悄悄地走了,乐莲珊捡到了他掉到地上的一张名片,得知了他的身份,花旗银行驻北平总代表。其实张友鹏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
    在乐柏龄处,杨冠雄告诉乐柏年保密局新来了一位特派大员黄家才,督办北平诸事,尤其是共产党的地下金库和像同仁堂这样的大商号的南迁事宜,祁州劫案很可能不了了之……
    大查柜悄悄告诉乐柏年在洪升钱庄存了些应急用的钱,乐柏年嘱咐他赶紧兑成金条。洪升钱庄其实是共产党的地下金库,侦缉队长李复已经开始怀疑钱庄。钱庄老板宋洪生指挥许六、同顺、二平将金条藏在白菜里,往西直门扇子胡同28号运,接头暗号是河北梆子《大登殿》。
    许六等人在街头遇上了搜查,一国军连长命令斗鸡眼班长征用这两车白菜。许六他们好一顿周旋,终于只征用了一车没藏着金条的白菜。但他们并不知道扇子胡同28号已被破坏,在那里撞到了蹲坑的便衣特务,许六机智脱身。
    在同仁堂,大查柜建议让办事沉着稳当的乐莲珊去洪升钱庄,不会乍眼,乐柏龄的病情也稳定了,这使乐柏年又看到了一线希望。[收回]

  • 第2集

    李复得知便衣特务放走许六恼羞成怒,随后追去。许六躲到面馆,但还是被尾随而来的李复用枪顶住了,幸好二平及时赶到,用木杠子打晕李复,二人仓皇撤离。
    许六逃回洪升钱庄,宋洪生决定立刻转移。警察局杨冠雄也接到了李复的报告,率队奔洪升而来,宋洪生烧毁文件后,自杀牺牲。许六背着一褡裢金条逃出钱庄。
    杨冠雄安排警员埋伏在钱庄内外,准备扣住所有接近钱庄的人。
    下午五点,乐莲珊、大查柜前来取钱,正好被扣住。乐家管家老陈随后来找也被扣住...[详情]

    李复得知便衣特务放走许六恼羞成怒,随后追去。许六躲到面馆,但还是被尾随而来的李复用枪顶住了,幸好二平及时赶到,用木杠子打晕李复,二人仓皇撤离。
    许六逃回洪升钱庄,宋洪生决定立刻转移。警察局杨冠雄也接到了李复的报告,率队奔洪升而来,宋洪生烧毁文件后,自杀牺牲。许六背着一褡裢金条逃出钱庄。
    杨冠雄安排警员埋伏在钱庄内外,准备扣住所有接近钱庄的人。
    下午五点,乐莲珊、大查柜前来取钱,正好被扣住。乐家管家老陈随后来找也被扣住。乐柏年不放心,亲自来到洪升钱庄。家里,出去的人一个个没了音信,二奶奶陈玉婷独自看着已经凉了的饭菜,担忧地说:“这顿饭又吃不成了。”
    张友鹏不知钱庄已被破坏,前来布置任务,被当场扣住,关进仓棚。乐莲珊与张友鹏再次见面,乐莲珊热情地和他说话,张友鹏却言语不多。乐柏年被警察抓了进来,正遇杨冠雄和李复。杨冠雄深知乐家是被误会的,但李复又不依不饶,于是杨冠雄和乐柏年演了一出双簧,在杨冠雄的暗示下,乐柏年知道了李复就是那个用大前门烟盒纸打借条的“八路”,一番唇枪舌战,搞得李复很是尴尬,只得放了乐柏年一家。
    特派大员黄家才连夜到警局见杨冠雄,他说同仁堂是该放的,因为它是重点工作对象,他夸奖杨冠雄“吕端大事不糊涂”,并嘱咐他再接再励,尤其要好好审问张友鹏。
    杨冠雄却未能从张友鹏的口中审出什么,张友鹏反而说:“明天就是圣诞节,会放他出去的。”
    许六在追捕过程中将金条藏进一辆水车,回来时水车却已经不见踪影……[收回]

  • 第3集

    民国37年,戊子鼠年,公元1948年,12月25日。卖水的老李头在水车里发现了金条,他琢磨着金条的来历,连忙去找他的侄子锁三商量,却被锁三的徒弟吴德卯发现。
    黄家才命令徐世林继续追查共产党的地下金库,并布置如何逼同仁堂从速南迁。黄家才训斥李复在祁州劫乐柏龄做得太毛草,又督促李复再接再励。
    许六打听到水车的主人是老李头,却又碰上了便衣特务,他化装成卖金鱼的才脱了身。
    乐莲珊请父亲帮助救出张友鹏。乐柏年和乐莲珊借给蔡司令...[详情]

    民国37年,戊子鼠年,公元1948年,12月25日。卖水的老李头在水车里发现了金条,他琢磨着金条的来历,连忙去找他的侄子锁三商量,却被锁三的徒弟吴德卯发现。
    黄家才命令徐世林继续追查共产党的地下金库,并布置如何逼同仁堂从速南迁。黄家才训斥李复在祁州劫乐柏龄做得太毛草,又督促李复再接再励。
    许六打听到水车的主人是老李头,却又碰上了便衣特务,他化装成卖金鱼的才脱了身。
    乐莲珊请父亲帮助救出张友鹏。乐柏年和乐莲珊借给蔡司令的夫人看病之机提起张友鹏的事,恰巧张友鹏是蔡夫人的老朋友,于是蔡夫人让手下的罗秘书给警察局打电话要求放人。
    杨冠雄无奈,只得将张友鹏交给黄家才,黄家才请张友鹏吃西餐听音乐,装模作样的谈肖邦、谈评弹、谈中外音乐与文化,张友鹏沉着应对,黄家才几番试探都未能探出任何有用信息,最后拖来一个刚被枪决的政治犯想震住张友鹏,但张友鹏不为所动。罗秘书带着蔡司令的手谕来与黄家才交涉,并当面接通了美国大使馆的电话……黄家才无奈,恨恨地放了张友鹏。孙浩在乐家养病。思想激进却不成熟的小珊竟说父亲是封建卫道士。乐柏年气得要打女儿,四弟乐柏寿半道杀出来,对哥哥说:“你要是打珊儿,我就和珊儿一块儿离家出走。”
    夜里,天津达仁堂的掌柜三爷乐柏松领着三奶奶李淑贤回来了。原本他俩想赶回来为二哥解困,没想到落得个轿车换驴骑回家的狼狈景象。[收回]

  • 第4集

    乐家四房爷是凑齐了,可是祁州开市愈发无望。祁州来人请乐柏年赶紧去祁州开市,乐柏年许诺一定尽快筹集资金,同仁堂会讲信用。杨冠雄来六国饭店归还张友鹏的扣押物品,张友鹏请杨再带自己去一趟洪升钱庄,在钱庄,张友鹏趁杨冠雄不备拿走了一颗象棋子,从象棋子里面的纸条上得知金条已被安全转移到铁门酱园,并派助手小毛跟铁门酱园接上了头。
    吴德卯用从老李头那儿偷来的金条去赌,却被李复盯住,李复想知道金条的主人是谁,要吴德卯将金条放回原处。...[详情]

    乐家四房爷是凑齐了,可是祁州开市愈发无望。祁州来人请乐柏年赶紧去祁州开市,乐柏年许诺一定尽快筹集资金,同仁堂会讲信用。杨冠雄来六国饭店归还张友鹏的扣押物品,张友鹏请杨再带自己去一趟洪升钱庄,在钱庄,张友鹏趁杨冠雄不备拿走了一颗象棋子,从象棋子里面的纸条上得知金条已被安全转移到铁门酱园,并派助手小毛跟铁门酱园接上了头。
    吴德卯用从老李头那儿偷来的金条去赌,却被李复盯住,李复想知道金条的主人是谁,要吴德卯将金条放回原处。
    孙浩醒了要吃饭,乐小珊跟乐柏年软磨硬泡,父女俩重归于好,乐柏年叫赵妈弄碗鸡蛋羹给孙浩送过去。董天娇来教乐柏寿唱大鼓,二人聊起拜师的事,乐柏寿一定要大操大办。
    四大房公事房议事分红,大爷坐着轿车来了,三奶奶李淑贤看着轿车直赌气。四爷乐柏寿忙着跟董天娇学大鼓不来。大查柜一报完账,竟然亏了。乐柏松明确表态无论如何也不能卖祖产。[收回]

  • 第5集

    乐柏年无奈领着众人去细料库,细料已经所剩无几。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乐柏寿却送来了拜师宴的请柬,说这是喜事,没准喜气儿一冲,同仁堂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老李头发现家里进了人,他赶紧揣好金条去找锁三,许六随后跟踪,被小毛拦住。老李头和锁三发现金条少了两根。老李头找了一宿,最后竟在水缸里发现了那两根金条。他找锁三商量,二人觉得这个偷金条又放回来的人肯定是吴德卯。
    夜深人静,乐柏年跟大查柜算着帐,看来只有卖园子一条出...[详情]

    乐柏年无奈领着众人去细料库,细料已经所剩无几。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乐柏寿却送来了拜师宴的请柬,说这是喜事,没准喜气儿一冲,同仁堂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老李头发现家里进了人,他赶紧揣好金条去找锁三,许六随后跟踪,被小毛拦住。老李头和锁三发现金条少了两根。老李头找了一宿,最后竟在水缸里发现了那两根金条。他找锁三商量,二人觉得这个偷金条又放回来的人肯定是吴德卯。
    夜深人静,乐柏年跟大查柜算着帐,看来只有卖园子一条出路了,但别的房能同意吗?陈玉婷说明天拜师宴上先探探口风。乐柏寿在自己的院子里举行了隆重的拜师宴,乐柏寿和董天娇的一班姐妹唱起大鼓,李淑贤张罗着打几圈牌。陈玉婷在牌桌上还未张口,李淑贤就说起了歇业的想法,并明确表示不能卖祖产,气氛很是尴尬。
    老李头、锁三设计将吴德卯引到一处废墟,果然不假,但吴德卯并未说出背后人的来头,这时传来瓦片被踩碎的声音,锁三追过去没发现人,吴德卯也逃掉了。
    乐柏年没去柏寿的拜师宴,在药厂和大查柜商量卖园子的事,决定在报上登广告。
    饭桌上四爷的一番鸽子经借物喻人,说鸽子都知道成排的飞,何况人呢?他说同仁堂的牌子金贵,同仁堂的人更金贵。无论什么时候乐家人都得抱成一团。
    老李头和锁三儿叔侄俩回到家,发现放倒的炕桌底下压着几幅画,暗示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小毛陪着张友鹏到老李头处索要金条,没想到却被锁三拎起石锁哄出了门,张友鹏留意到供在佛龛上的同仁堂药签。
    陈玉婷受了些风寒,躺在床上,陈玉婷将众人歇业的想法告诉乐柏年,乐柏年说:“歇业就是倒下”。无论怎么着他一定要撑着。[收回]

同仁堂剧照海报(8个)

同仁堂剧照(8个)

同仁堂精彩对白

同仁堂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同仁堂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同仁堂的短评

(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