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54
  • 单集片长:62分钟
  • 又名:家门之光家门荣光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家门的荣光剧情

河万起会长一手振兴了已经没落的河氏宗家,虽然他并非河家的亲子孙,但他决心把河氏宗家精神传承下去。然而他寄予厚望的孙子们并不争气,那对双胞胎兄弟竟然同一天因通奸罪被传唤到警察局,之后又双双离婚……孙女河丹雅端庄典雅,在大学里教授民俗学,十分喜欢传统文化。可她偏偏会遇到无礼之人,近来一位坏家伙总是与她狭路相逢,他就是靠收旧......[详细]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妻子贤玉带着警察突然袭击旅馆,泰泳身着内裤被逮了个正着。泰泳被警察以通奸嫌疑带离旅馆时,在走廊里撞上了嫂子英姬和一个年轻男子从房间里出来,泰泳和那个男子大打出手,结果两人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秀泳接到电话急急忙忙赶到警察局,方才知道妻子外遇之事,震惊中又接到曾祖父去世的电话。英姬提出离婚,秀泳当着众人的面在英姬面前跪下,求她帮助料理曾祖父丧事。
    在济州岛出差的丹雅也接到了曾祖父危急的消息,她火速赶到机场却没有买到机票。...[详情]

    妻子贤玉带着警察突然袭击旅馆,泰泳身着内裤被逮了个正着。泰泳被警察以通奸嫌疑带离旅馆时,在走廊里撞上了嫂子英姬和一个年轻男子从房间里出来,泰泳和那个男子大打出手,结果两人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秀泳接到电话急急忙忙赶到警察局,方才知道妻子外遇之事,震惊中又接到曾祖父去世的电话。英姬提出离婚,秀泳当着众人的面在英姬面前跪下,求她帮助料理曾祖父丧事。
    在济州岛出差的丹雅也接到了曾祖父危急的消息,她火速赶到机场却没有买到机票。正焦急之时,丹雅发现了下午见过面的江锡,求他把票转让给自己……[收回]

  • 第2集

    全家人都回到了宗家,按照传统葬礼程序,换上丧服,迎接前来吊丧的客人。李千甲前来吊唁,拿出了一大笔礼金,但却被拒收,望着名门宗家的丧礼,李千甲大惑不解。
    李千甲的儿子江锡也来吊唁,在后院里遇到丹雅,由于出言讥讽丹雅,挨了丹雅一耳光。
    前来吊唁的宣传室长李英仁因害喜而不舒服,锡浩一边为她拍背,一边焦急地望着她,英仁说要做手术拿掉孩子。丹雅在背后担心地看着二人。宗家屋内,河万起会长盛怒之下丢起木枕向锡浩砸去,血从锡浩头上流...[详情]

    全家人都回到了宗家,按照传统葬礼程序,换上丧服,迎接前来吊丧的客人。李千甲前来吊唁,拿出了一大笔礼金,但却被拒收,望着名门宗家的丧礼,李千甲大惑不解。
    李千甲的儿子江锡也来吊唁,在后院里遇到丹雅,由于出言讥讽丹雅,挨了丹雅一耳光。
    前来吊唁的宣传室长李英仁因害喜而不舒服,锡浩一边为她拍背,一边焦急地望着她,英仁说要做手术拿掉孩子。丹雅在背后担心地看着二人。宗家屋内,河万起会长盛怒之下丢起木枕向锡浩砸去,血从锡浩头上流下来……[收回]

  • 第3集

    锡浩交代丹雅照看河万起会长,自己出门上班。河万起会长在宗家祠堂里行罢礼,像罪人一样双手合十站了一会儿,然后虔诚关上牌位门,边喃喃自语:有生之年不会再进此门里了,丹雅在旁边看到这里,紧咬嘴唇没让眼泪掉下来。
    泰泳承诺给东东再买一个游戏机,让东东帮他说服贤玉,但是无论泰泳怎么求情,怎么表白自己爱贤玉,贤玉也不为所动,告诉泰泳不要再浪费时间,自己带着警察去旅馆捉奸时,两人的夫妻情分就已结束。
    江锡很偶然地看到妹妹惠珠把玄奎...[详情]

    锡浩交代丹雅照看河万起会长,自己出门上班。河万起会长在宗家祠堂里行罢礼,像罪人一样双手合十站了一会儿,然后虔诚关上牌位门,边喃喃自语:有生之年不会再进此门里了,丹雅在旁边看到这里,紧咬嘴唇没让眼泪掉下来。
    泰泳承诺给东东再买一个游戏机,让东东帮他说服贤玉,但是无论泰泳怎么求情,怎么表白自己爱贤玉,贤玉也不为所动,告诉泰泳不要再浪费时间,自己带着警察去旅馆捉奸时,两人的夫妻情分就已结束。
    江锡很偶然地看到妹妹惠珠把玄奎用过的杯子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收回]

  • 第4集

    泰泳带东东回到宗家,河万起会长要东东和自己住一起,由自己亲自教导,以免像他父亲那样没有学好。河万起会长找到贤玉,向她保证自己会努力改变状况,请她不必把泰泳当丈夫,权当是多带了一个孩子。贤玉向会长道歉,说自己虽然是为了带大泰泳的孩子而嫁进来的,但仅凭这一点没法坚持下去。
    丹雅的课堂上,惠珠因为害怕当着全体同学的面讲话,压力太大以致晕倒,丹雅把惠珠送到医院。江锡接到丹雅电话赶到医院,指责丹雅:既然是惠珠的老师就应该知道惠...[详情]

    泰泳带东东回到宗家,河万起会长要东东和自己住一起,由自己亲自教导,以免像他父亲那样没有学好。河万起会长找到贤玉,向她保证自己会努力改变状况,请她不必把泰泳当丈夫,权当是多带了一个孩子。贤玉向会长道歉,说自己虽然是为了带大泰泳的孩子而嫁进来的,但仅凭这一点没法坚持下去。
    丹雅的课堂上,惠珠因为害怕当着全体同学的面讲话,压力太大以致晕倒,丹雅把惠珠送到医院。江锡接到丹雅电话赶到医院,指责丹雅:既然是惠珠的老师就应该知道惠珠不喜欢站在别人面前……[收回]

  • 第5集

    河万起会长屋中,锡浩在请求允许他和李英仁结婚,但得到的答复是:3年服丧期满后再说。锡浩仍不死心,继续说服父亲,河会长询问李英仁的家庭情况,当听说是公司的弘报室长时,万起坚决不同意。家人们在门外听到要做锡浩要娶的人是弘报室长,感到既荒唐又不可思议。
    秀泳送要去美国的英姬到了机场,突然发现真儿闯到马路上,急踩刹车……

家门的荣光精彩对白

家门的荣光幕后花絮

  李江锡 - 朴施厚

  爆发户李千甲的儿子。父母原本又穷又没有知识,后靠收旧货、放高利贷发家,但江锡并不以这样的父母为耻,他反而能理解父母的处境,理解父母跻身上流社会的想法。他不愧为其父母之子,天性冷酷好斗,一心想做一名像猛兽一样霸道的实干家。

  他不喜欢浅薄的女人,但在优雅的女人面前他也不是绅士,问问题时单刀直入,回答问题则模棱两可

  河丹雅 - 尹晶喜

  河万起会长的孙女,品行端庄,举止优雅,大学攻读民俗学专业,现在是一名助教。她喜欢、崇尚传统的东西,对家里的长辈也敬爱之极,下定决心要为曾祖父送终,但却未能做到。

  丹雅年纪轻轻时就披上了婚纱,然而新婚旅行途中新郎不幸死于交通事故。失去爱人是她最伤心的事,尽管大学生郑玄奎常常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却不容易敞开心扉。

  李惠珠 - 全惠珍

  李江锡的妹妹。也许是因为儿时父母太忙无暇给她太多的呵护,她懦弱、胆小,说话稍微有一点结巴。她在丹雅工作的学校上学,爱慕着单恋丹雅的郑玄奎。惠珠对玄奎的爱有多深呢?玄奎用过的纸杯她都当宝贝一样收起,见到玄奎时却会紧张地躲起来。她是她家中唯一单纯的人。

  惠珠很善良,甚至不知道讨厌玄奎单恋的丹雅,丹雅也对与同学合不来的她照顾有加。她把玄奎喜欢的丹雅当成偶像,暗中效仿丹雅,这也是她生活中的唯一爱好。

  郑玄奎 - 李玄镇

  电子工程系学生。作为工学院的学生,他每天都不辞辛苦地去听历史系的课,朋友们对此迷惑不解,其实他为了爱情没有不能做的事。

  他可爱地围着丹雅转,丹雅待他像弟弟一样,但他对此并不满意,于是使出浑身解数争取丹雅芳心,有时会撒撒骄,有时又像个男子汉。

  河秀泳 - 全卢民

  河家宗孙河万起会长的长孙,也许是从小受爷爷的影响,他比父亲河锡浩更看重家族的意义。他不太善于表露自己的内心,尊重家族长辈、延续宗家的荣耀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对于妻子,他也更多的是强调宗妇的身份,以致妻子红杏出墙;当妻子宣布要与他分手时,他不但没有发火,反而跪下求妻子尽到宗妇的责任。

  然而最终他还是离婚了,这可是作为宗孙来说的一大不孝之事。经此打击之后,他开始反思人生,并与孤儿吴真儿开始了新的恋情。

  河泰泳 - 金成民

  河秀泳的孪生弟弟,外表、性格、兴趣等都与哥哥完全不同,因为晚出生10分钟,他没有受到所谓宗孙的束缚。

  他的性格单纯冲动,外遇被抓了个正着时,恰好发现嫂子和别的男人正从同一家旅馆里出来,于是火冒三丈,对那个男人大打出手。妻子对他无可奈何,向他提出离婚。孪生兄弟双双婚姻破裂,致使家族陷于不光彩之中。

  泰泳后来遇上了“男人婆”交警罗茉顺,坠入情网并渐渐浪子回头。

家门的荣光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家门的荣光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家门的荣光的短评

(62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62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