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舞者剧情

云朗舞蹈学校毕业的高纯因生计所迫成了出租车司机,机缘巧合,他与云朗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金葵相遇,金葵的一段《冰火之恋》,激发了少年高纯的爱情,对舞蹈共同的热爱也让他们一见如故。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高纯父亲朋友的生命,除了父亲的名字和一张北京某俱乐部的会员卡外,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寻找父亲的线索。漂在北京的生活充满艰辛,但萌......[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由母亲一手带大的少年高纯,自幼酷爱舞蹈,一心梦想投身于舞蹈艺术。在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后,从小城云朗艺校毕业的高纯,却为生计向车主李师傅租了车,当了个出租车司机,从事着一份无人喝彩但可以勉强度日的工作。然而,他梦想的火焰,并没有因此而熄灭。
    一个阴沉的雨天,正打算回车的高纯,偶然救下了离家出走的少女金葵。金葵也是艺校毕业,现在云朗歌舞团工作。两人谈起对舞蹈的憧憬,相见恨晚,立志一起考上北京舞蹈学院。
    ...[详情]

    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由母亲一手带大的少年高纯,自幼酷爱舞蹈,一心梦想投身于舞蹈艺术。在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后,从小城云朗艺校毕业的高纯,却为生计向车主李师傅租了车,当了个出租车司机,从事着一份无人喝彩但可以勉强度日的工作。然而,他梦想的火焰,并没有因此而熄灭。
    一个阴沉的雨天,正打算回车的高纯,偶然救下了离家出走的少女金葵。金葵也是艺校毕业,现在云朗歌舞团工作。两人谈起对舞蹈的憧憬,相见恨晚,立志一起考上北京舞蹈学院。
    原来,金葵的父亲为挽救岌岌可危的酒楼生意,不惜出卖女儿的色相,去接近早已垂涎三尺的台湾商人。在金葵出走后,他更是指派儿子和手下四处搜索。
    歌舞团长方圆劝金葵还是早日回家,以免殃及高纯。金葵无奈,只得向高纯说“后会有期”。
    高纯没料到“后会”居然那么快。被父亲打得伤痕累累的金葵再次出走,求助高纯。
    一个不速之客从天而降,自称是高纯生父挚友,令两人简直有些不知所措。这位蒋先生称高纯的生父高龙生即将病故,决定将巨额家产留给高纯……
    高纯因抛弃自己和母亲而一直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心存怨恨。然而,在蒋先生一番诚挚的言语和金葵的劝说下,他终于答应去北京,在父亲临终前见他一面。
    一场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突如其来,夺去了在车内蒋先生的生命,而高纯和金葵却因下车买东西而幸免于难。
    父亲存在的唯一线索岌岌可危,蒋先生只留下一张工作证和观湖俱乐部的健身卡,和父亲公司的名字——百科。
    高纯和金葵互相对视,决定一道向着北京走去……
    北京,一个陌生的世界,茫茫人海,想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蒋先生的单位同事说他早已死去,也有人说他出家当了和尚,弄得高纯和金葵云里雾里,不知所措。线索还是断了……
    金葵突发奇想——联手参加正在举行的北京“劲舞团”的招聘考试,这使得两人再次燃起激情。他们租下了一个车库作为居住和排练的场所,买来合适的音乐,开始创作他们的处女作——“冰火之恋”。他们的配合出奇的默契,练习进展迅速。
    虽然高纯有些紧张,但考试中他俩默契的舞步还是赢得了考官的关注。
    钱包越来越瘪,父亲的消息却石沉大海,连公安局也查不到,所幸高纯考上了劲舞团,才让他高兴一些。然而,因落选而懊丧的金葵却得了肺炎……
    高纯只得白天练舞,晚上找了份开出租的工作,抽空照顾病中的金葵。两人感情日深,渐渐萌生了一种离不开的依赖感。
    在高纯悉心的照料下,金葵的病日益好转,而连续超负荷工作的高纯却因疲劳过度扭伤了胳膊。
    高纯以应聘的名义来到观湖俱乐部大厅蒋先生的线索,高纯也跟着一起努力却徒劳无功,却意外地又遇见了惊人的一幕……[收回]

  • 第2集

    一个叫周欣的少女在观湖俱乐部遭遇蓄意伤害,被高纯出手救下。晚上,一个神秘人物来医院看望少女,令高纯觉得些许迷惑。
    方圆因云朗歌舞团倒闭,来到北京谋生。
    金葵忍不住给妈妈打了电话。
    高纯和金葵依然计划着报考北京舞蹈学院,一直坚持着“冰火之恋”的排练,可经济状况摆在面前,高纯决定赚钱供金葵先考。
    高纯为了两人共同的目标拼命着,金葵也为这份感情而沉醉其中。
    父亲通过方圆,找到了正在俱乐部里做教练的金葵,并带来了一个风度翩翩...[详情]

    一个叫周欣的少女在观湖俱乐部遭遇蓄意伤害,被高纯出手救下。晚上,一个神秘人物来医院看望少女,令高纯觉得些许迷惑。
    方圆因云朗歌舞团倒闭,来到北京谋生。
    金葵忍不住给妈妈打了电话。
    高纯和金葵依然计划着报考北京舞蹈学院,一直坚持着“冰火之恋”的排练,可经济状况摆在面前,高纯决定赚钱供金葵先考。
    高纯为了两人共同的目标拼命着,金葵也为这份感情而沉醉其中。
    父亲通过方圆,找到了正在俱乐部里做教练的金葵,并带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疲惫的高纯没接到金葵,却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产生误会的高纯与金葵发生激烈的口角,高纯含着泪水夺门而去。
    那个叫陆子强的神秘男人派人找到高纯,为上次救了少女之事再次道谢,并塞给高纯两万元钱。
    余怒未消的高纯将钱交给金葵,声称是承诺她的学费。尽管仍有情绪,但深深爱着对方的两人终于还是摒弃前嫌,高纯相信了金葵的解释。
    因为工资太少,高纯索性辞去了劲舞团的工作,一心开起出租。两人用那笔钱先买了心仪已久的舞鞋。
    高纯在出勤时再次见到了那个受伤害的少女周欣,溜溜地跟踪了一天,并用相机拍下了一些有关她的信息。第二天依然如故。原来,那个神秘男人之所以给高纯两万元钱,就是让他跟踪这个女孩。他发现周欣经常和一些画家在一起,尤其是一个年青的男画家。他们常去一个叫独木画坊的地方。
    高纯对“冰火之恋”的艺术潜力产生了怀疑,令金葵觉得难以接受。
    再次跟踪周欣的时候,高纯的车因一时疏忽被拖车拖走。
    高纯取回了车。陆子强建议他换一辆车跟踪,以免被周欣察觉。
    金葵的母亲突然出现在面前,向金葵哭诉家里生意的不幸,苦口婆心劝他嫁给那个看似颇有风度的男人杨峰,并说杨峰已经替家里还了十万元的帐。
    金母知道了金葵和高纯同租一屋,极力反对,金葵只得安慰母亲。第一次独处一室的高纯倍感寂寞。
    因为打出租的男子,高纯跟丢了周欣,遭到陆子强的恶语相加。高纯只得按照陆子强的吩咐准备换车,寻找租赁公司。正规公司需要户口簿,高纯只得找到一家小公司,对方却提出要一万元钱作为押金。
    为了分担高纯的压力,金葵硬着头皮回到云朗,向父亲开口求助。金父却将计就计,反而提出金葵必须离开同租一屋的高纯,并且至少要答应和杨峰开始接触。虽然金葵满腹的不情愿,无奈之下也只得屈从。
    杨峰以借款为暗示,要挟金父撮合与金葵的婚姻,并慷慨地硬向金葵怀里塞了一大笔钱。[收回]

  • 第3集

    金葵恰巧偶遇因车祸而失去生计的李师傅,将钱索性全部给了他。
    一直跟踪的高纯发现周欣每夜都会去芳华里小区见一个中年女人,便报告陆子强。陆子强授意他必须查处具体的门牌号码。
    入夜,进入芳华里的高纯却在电梯上与周欣遭遇,正好遇到停电,两人被困在电梯里。幸好周欣对高纯的形象并没有印象,高纯悬着的心放下了,开始想方设法出去。
    周欣因低血糖而晕倒在电梯里,来电后高纯将她再次送到医院。
    还是没能查出芳华里门牌的高纯,又遭到了陆子强...[详情]

    金葵恰巧偶遇因车祸而失去生计的李师傅,将钱索性全部给了他。
    一直跟踪的高纯发现周欣每夜都会去芳华里小区见一个中年女人,便报告陆子强。陆子强授意他必须查处具体的门牌号码。
    入夜,进入芳华里的高纯却在电梯上与周欣遭遇,正好遇到停电,两人被困在电梯里。幸好周欣对高纯的形象并没有印象,高纯悬着的心放下了,开始想方设法出去。
    周欣因低血糖而晕倒在电梯里,来电后高纯将她再次送到医院。
    还是没能查出芳华里门牌的高纯,又遭到了陆子强的训斥。
    高纯又来到那户人家门口,犹豫了一下举手敲门。
    高纯决定主动出击,敲开了那户人家的大门。然而结果令他失望,他什么也没得到。邻居们告诉他那个中年女人只不过是一个下岗工人而已。
    为了给金葵过生日,高纯又跟陆子强开口要了两千,为她买了一个昂贵的皮包,而对金葵却对考北舞院的前途产生了一丝怀疑。高纯的鼓励,无疑是此时最大的欣慰,金葵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从前的车主李师傅为了给老婆治病,拖家带口来到北京投奔高纯。看着李师傅和女儿小君相濡以沫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情。高纯安排一家人在车库住下,金葵答应为他在俱乐部里找份差事。
    李师傅在北京的第一天过得很愉快,晚饭时如同一家人般其乐融融。
    杨峰再次向金父和金葵的哥哥金鹏施加经济上的压力,提出要第三方担保。金母知道杨峰想要的是金葵,只得又来北京找金葵商量,看见了李师傅一家人。
    金葵帮小君找到了工作,而李师傅的妻子却病倒了。金葵将生日礼物——皮包退掉,给李师傅的妻子交了医药费。
    金鹏设法与杨峰的助理周旋,以推延还贷的时间。[收回]

  • 第4集

    周欣主动请高纯吃饭,言语之间,才知道两人的家庭背景竟极其相似。此后,他们经常见面,甚是投缘。
    小君将看见高纯在餐厅的消息告诉了金葵,令金葵疑窦顿生。
    陆子强首次要高纯去他的公司谈事。高纯走进这幢大楼,赫然映入眼睑的竟是——百科投资有限公司。
    金父的潮黄大酒楼遭到一伙不速之客的捣乱,客人的婚宴被骚扰,双方打在一起,整个酒楼一片狼藉。
    再次与高纯约会的周欣突然提出要去观湖俱乐部取回自己的东西。高纯非常意外,却不好拒绝,只...[详情]

    周欣主动请高纯吃饭,言语之间,才知道两人的家庭背景竟极其相似。此后,他们经常见面,甚是投缘。
    小君将看见高纯在餐厅的消息告诉了金葵,令金葵疑窦顿生。
    陆子强首次要高纯去他的公司谈事。高纯走进这幢大楼,赫然映入眼睑的竟是——百科投资有限公司。
    金父的潮黄大酒楼遭到一伙不速之客的捣乱,客人的婚宴被骚扰,双方打在一起,整个酒楼一片狼藉。
    再次与高纯约会的周欣突然提出要去观湖俱乐部取回自己的东西。高纯非常意外,却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一起去了。
    高纯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还是被金葵无意中瞥见了。等他们离去后,金葵立即拨通了高纯的电话。令她失望的是,高纯说了谎。一气之下,金葵离家出走。
    高纯找遍了大街小巷,还打了金葵家里的电话,还是没有结果。
    此时金葵的家人正面临着一场官司,前次被搅乱了婚宴的客人状告金父,提出赔偿要求,并已经着手通过媒体宣扬此事。
    方圆找到焦急万分的高纯,告诉他金葵愿意摒弃前嫌,和好如初。高纯心绪复杂,眼中顿时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在方圆家,两个相爱的人再次相拥。
    高纯坦白了陆子强让他盯梢的工作,三人对陆子强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收回]

  • 第5集

    周欣突然提出要跟高纯学驾驶,令高纯一时间不知所措。
    高纯与金葵又开始了“冰火之恋”的训练。兴许只有此刻,他们才最能忘却一切纷繁的事务,找到本该属于他俩的青春活力。
    方圆猜测那个周欣一定是陆子强的情人,陆之所以盯着他,是要监控情人周围的朋友。高纯对此评价不置可否。
    回家路上,金葵与高纯又一次为了周欣而拌嘴。高纯告诉金葵,其实他接受周欣的要求,只是为了多赚一些钱。
    高纯开始教周欣练车,还不时帮助周欣在画画时打打下手,却引...[详情]

    周欣突然提出要跟高纯学驾驶,令高纯一时间不知所措。
    高纯与金葵又开始了“冰火之恋”的训练。兴许只有此刻,他们才最能忘却一切纷繁的事务,找到本该属于他俩的青春活力。
    方圆猜测那个周欣一定是陆子强的情人,陆之所以盯着他,是要监控情人周围的朋友。高纯对此评价不置可否。
    回家路上,金葵与高纯又一次为了周欣而拌嘴。高纯告诉金葵,其实他接受周欣的要求,只是为了多赚一些钱。
    高纯开始教周欣练车,还不时帮助周欣在画画时打打下手,却引起那个和周欣很熟的年轻画家谷子不满。
    高纯利用跟踪的间歇时间,来到那个有百科公司牌子的写字楼,大厅有关父亲高龙生的消息,却依然一无所获。
    已然被官司和恶评逼得走投无路的金父带着金鹏找到车库,威逼着金葵屈服。金葵还想劝说父亲,被他们一把拉走。慌乱之间,金葵挣脱了父亲的束缚,夺路而逃。
    闻讯而来的高纯找到落荒的金葵,两人商定后分头行动。
    高纯向陆子强提出辞职。虽未到结束的时间,陆子强还是慷慨地将五千元的尾款给了高纯。高纯来到观湖俱乐部帮金葵提出辞呈,正遇早已守候多时的金鹏。
    高纯奋力逃脱,迅速回到住处,安排好李师傅的妻子,拿了衣物,又赶往租车公司退了车,这才来到一个旅馆,与金葵相会。谁知金鹏尾随而至,还是劫走了金葵。
    高纯在每个可能的地方寻找金葵,但毫无音讯,他确定金葵是被父兄劫回了老家云朗。
    高纯来到云朗,直奔潮黄大酒店,且遭到金鹏的奚落。怒不可遏的高纯终于出手,金鹏的手下一拥而上,将高纯打出了酒店。
    金葵遭到父母的软禁,一语不发。
    高纯听说金葵在父母安排下即将和杨峰结婚的消息,心力交瘁,失魂落魄地回到北京。李师傅已经将车库退租了。高纯回到这熟悉的房间,摘下晾在绳子上的那块红色头巾和心形琉璃,现在,这成了他们相爱的物证。
    金葵即日将和杨峰远赴香港结婚。
    高纯来到劲舞团,希望回来继续工作,却吃了闭门羹。出租车公司也一样拒绝了高纯的请求。
    金父为了缓和金葵的情绪,向杨峰提出,资助金葵和高纯的学业。杨峰立即痛快地答应了。
    周欣向陆子强提出要学财务,陆非常欣赏周欣的单纯。[收回]

舞者剧照海报(17个)

舞者剧照(17个)

舞者精彩对白

舞者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舞者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舞者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