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1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祈望剧情

《祈望》通过一对离了婚的普通男女,分别带着自己的孩子组成新的家庭,他们都是在普通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普通工作的好人,对新的家庭和新的生活充满着美好的祈望。但林林总总看似平静的生活中充满着由不经意的细节构成的矛盾,人与人沟通的愿望是每个人都向往的,但是要真正达成和谐却需要付出诸多的努力、情感和牺牲,因此充满着戏剧矛......[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卫生局医政处副处长姜文君的婚姻走到了悬崖边,起因是妻子冯丽萍与别人做了个交易,她承诺丈夫将为一份手续不全的牙科诊所的开办申请开绿灯,条件是对方将他们读四年级的女儿转入一所重点小学。坚持原则的姜文君却拒绝了这个交易。冯丽萍便以离婚相要挟,要姜文均盖章,并大闹姜文君办公室,还在激愤中当众给了姜文君一记耳光……
    这场家庭闹剧最终以悲剧收场,在痛苦与无奈中,两人走进了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几乎同一时间,这个城市的另一...[详情]

    卫生局医政处副处长姜文君的婚姻走到了悬崖边,起因是妻子冯丽萍与别人做了个交易,她承诺丈夫将为一份手续不全的牙科诊所的开办申请开绿灯,条件是对方将他们读四年级的女儿转入一所重点小学。坚持原则的姜文君却拒绝了这个交易。冯丽萍便以离婚相要挟,要姜文均盖章,并大闹姜文君办公室,还在激愤中当众给了姜文君一记耳光……
    这场家庭闹剧最终以悲剧收场,在痛苦与无奈中,两人走进了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几乎同一时间,这个城市的另一对中年夫妻也在同一间屋里离了婚,这是另一出悲剧:护士长芦苇在半年前发现身为药剂科主任的丈夫与一个漂亮的护士有了婚外情,本以为丈夫已与她断绝联系,却发现丈夫又与旧情人在外面开房,她毅然决然写了离婚协议。
    走出民政局的姜文君由于连日的身心俱疲突然虚脱了,表弟杜锦波将他送到医院,并请求值班的姨姐芦苇关照他……
    病房里,两个刚刚离婚的男女之间,有一种同病相怜的默契。一年半以后,姜文君和芦苇的婚礼即将举行,而新娘的面纱忽然不翼而飞!洗手间,芦苇看见继女姜雨澄将正用打火机将面纱烧成灰烬扔进马桶,姜雨澄仇视地看着芦苇,随即冲离了婚礼现场。
    芦苇对姜文君只字未提雨澄的事情。婚礼按部就班地进行,但对芦苇来说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了味道。姜文君的寡母没有来参加婚礼,芦苇知道婆婆并不接受自己,心里很不好受。
    婚礼结束,回家的途中。姜文君忽然接到前妻电话,说女儿没回家,他连忙赶了过去……
    此时,雨澄就躲在奶奶与小姑所住的大杂院的杂物间里,手里攥着一张她和爸妈的合影照。
    凌晨,父母和小姑找到她时,看见她靠在一堆杂物上睡着了,手上捏着的半张照片上只剩下她和妈妈,姜文君的头像被撕下扔在门前的雨地里……一夜未睡的奶奶眼见着自己的孙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心疼不已,一把搂着孩子哭了,问是不是后妈给她气受了,又骂姜文君喜心厌旧,不关心女儿……
    整整一夜,芦苇独守空房。直到凌晨,姜文君才打电话来说雨澄找到了。
    芦苇有些心酸地提醒姜文君蜜月旅行的事情。姜文君满怀深情地说自己一直在等这一天。[收回]

  • 第2集

    妹妹芦溪给芦苇送来托旅行社朋友买的打折机票。
    两年前一向标榜要独身的芦溪忽然嫁给了离婚带着个10岁女儿的某药厂医药代表杜锦波,他们的日常经济收支实行AA制,同时为了避免与继女共同生活的尴尬,芦溪还别出心裁提出采取两栖式生活,与杜锦波做了“周末夫妻”。
    芦溪偷偷向姐姐打探新婚夜的细节,芦苇苦笑说自己的新婚之夜新郎是与前妻一起度过的,直到现在都还没露面呢。她后悔不该举行什么婚礼到头来自讨没趣。
    芦溪提醒芦苇从种种迹...[详情]

    妹妹芦溪给芦苇送来托旅行社朋友买的打折机票。
    两年前一向标榜要独身的芦溪忽然嫁给了离婚带着个10岁女儿的某药厂医药代表杜锦波,他们的日常经济收支实行AA制,同时为了避免与继女共同生活的尴尬,芦溪还别出心裁提出采取两栖式生活,与杜锦波做了“周末夫妻”。
    芦溪偷偷向姐姐打探新婚夜的细节,芦苇苦笑说自己的新婚之夜新郎是与前妻一起度过的,直到现在都还没露面呢。她后悔不该举行什么婚礼到头来自讨没趣。
    芦溪提醒芦苇从种种迹象表明,姜雨澄已开始向她这个后妈“出招”了,要她当心点儿,何况姜雨澄后面还有个绝非省油的灯的亲娘!芦苇 14岁的儿子蒲卓立是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成绩优异,各方面都很全面,他是家族所有孩子的榜样和全家的骄傲。但自从父母离婚后他变得不爱说话了,永远戴着随身听在写作业,冷冷地和这个世界保持着一段距离。
    姜雨澄在妈妈的影响下对后妈很敌视,姜文君请求前妻不要把女儿强拉进她冯丽萍的“感情同盟”,在女儿和芦苇之间制造隔阂,也加重他们父女的隔膜。
    两个人互相指责。一个电话打断了他们。女儿“小升初”出现了突发状况,没有办法进重点中学的实验班了。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姜文君只能推掉了和芦苇的蜜月旅行,芦苇尽管表示理解,但是心里依然一阵难过。
    姜文君抱着一大堆东西满怀兴致地回家了,他想弥补新婚的妻子。两人十分甜蜜想补上洞房夜的“功课”,结果蒲卓立突然回家,芦苇安顿好儿子之后,两人都有些放不开了,最后闹了个“无功而返”……
    结果,从第二天早晨开始,姜文君与蒲卓立的矛盾就露出冰山一角。
    姜文君看不惯蒲卓立的“小皇帝”作风,卓立却仗着自己成绩好处处都不忍让。
    婆婆的冷淡是芦苇的一块心病,她准备了礼物以新媳妇的身份上门看望老人,却遭遇了老人的一顿冷言冷语。芦苇忍气吞声听婆婆发泄种种不满,小姑也在一旁添油加醋……
    芦苇回医院上班。而姜文君继续休婚假,身不由己地与前妻一起投入了女儿小升初的“入学大战”!然而两人处处碰壁求助无门。[收回]

  • 第3集

    芦苇为了继女“小升初”求了病人家属,为雨澄填了省重点中学的报名表。学校怕被上边儿查,整个过程像做小偷一样。学校办了个考前辅导班,两人忙为雨澄报了名,并当即交了八百块辅导费。
    入夜,姜文君转换角色收敛心神,与芦苇继续“未竟的事业”,两人刚刚“升温”,冯丽萍电话找来,姜文君又在电话中与她商量雨澄上学的事情,大半天电话结束,姜文君小心翼翼地爬上床陪罪,芦苇已没了心情。
    考前辅导班在晚上和周末授课,姜文君负起了接送姜雨澄...[详情]

    芦苇为了继女“小升初”求了病人家属,为雨澄填了省重点中学的报名表。学校怕被上边儿查,整个过程像做小偷一样。学校办了个考前辅导班,两人忙为雨澄报了名,并当即交了八百块辅导费。
    入夜,姜文君转换角色收敛心神,与芦苇继续“未竟的事业”,两人刚刚“升温”,冯丽萍电话找来,姜文君又在电话中与她商量雨澄上学的事情,大半天电话结束,姜文君小心翼翼地爬上床陪罪,芦苇已没了心情。
    考前辅导班在晚上和周末授课,姜文君负起了接送姜雨澄的责任。每晚从前妻家接上女儿送到学校,完了再把女儿送回前妻家,等他回到自己家时总是半夜12点以后了。芦苇要不睡了,要不就上夜班去了。新婚还在蜜月期的芦苇几乎抓不到丈夫的影子,他的中心工作就是陪女儿。两人就算“偶然”碰上,姜文君总是在和冯丽萍开电话会,探讨有关姜雨澄升学的各种技术性细节……
    考前辅导班的一次测验,姜雨澄成绩中下。老师预测她就是参加考试也上不了分数线。学校招办的负责人悄悄通知芦苇,让他们做好交6万“赞助费”的准备。
    姜文君打电话告诉前妻冯丽萍赞助费的事。芦苇在另一间屋子偶然拿起听筒准备打个电话,正好听见冯丽萍正在阴阳怪气地讽刺她。芦苇气得摔掉电话,十分委屈。
    姜文君与冯丽萍紧急讨论有没有必要化这么多钱把雨澄硬塞进省重,冯丽萍十分坚持,姜文君只好回家与芦苇商量出钱的事儿。芦苇知道按离婚协议教育费姜文君该出一半,她虽然对冯丽萍不满,但孩子上学是大事,二话没说拿出一个3万的存折要丈夫去取钱。可姜文君却说,冯丽萍的意思是她现在手头紧,让他们先垫付她的那3万。
    妹妹芦溪骂姐姐心太实,劝她不要出额外的钱。
    一番犹豫后,芦苇向姜文君表态,3万可以出,6万她不同意。[收回]

  • 第4集

    姜文君向前妻表示只能出份内的三万块。冯丽萍变得忧心忡忡,但却努力安慰女儿要她放宽心,她会筹齐学费,不会让女儿进差学校被人欺负的。
    冯丽萍骑车接女儿放学晕倒在路上,她为了省钱不去医院,雨澄很心疼妈妈。
    第二天是周末,雨澄按例过来跟父亲过一天。她没有跟后妈说一句话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吃饭时,雨澄问爸爸要了30块钱买课外习题集。芦苇以为是冯丽萍将雨澄支来要钱的,心里有点赌气,偷偷跟姜文君埋怨,却被雨澄听见了,伤心地跟父亲...[详情]

    姜文君向前妻表示只能出份内的三万块。冯丽萍变得忧心忡忡,但却努力安慰女儿要她放宽心,她会筹齐学费,不会让女儿进差学校被人欺负的。
    冯丽萍骑车接女儿放学晕倒在路上,她为了省钱不去医院,雨澄很心疼妈妈。
    第二天是周末,雨澄按例过来跟父亲过一天。她没有跟后妈说一句话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吃饭时,雨澄问爸爸要了30块钱买课外习题集。芦苇以为是冯丽萍将雨澄支来要钱的,心里有点赌气,偷偷跟姜文君埋怨,却被雨澄听见了,伤心地跟父亲哭诉。姜文君埋怨妻子不该说这样的话。
    芦苇坐下发怔,一抬头看见儿子悠闲地坐在桌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芦苇心情郁闷地回到父母家。父母都劝她忍耐。
    傍晚,丈夫一脸灰暗地回家,芦苇拿出6万块钱的存折给他。姜文君知道芦苇嘴硬心软,感动地紧紧拥抱住她,猴急地抱她上床,可到头来却又是“无功而返”……
    姜文君约见冯丽萍,将6万块学费交给她。冯丽萍很意外——她本已不抱希望了。姜文君发现前妻更瘦更憔悴了,有些担心的问她身体怎么样?冯丽萍说一切正常。姜文君不知道,女儿的六万学费一落实,冯丽萍像了却了一件大事,当天就病倒了,并且检查出来了乳腺癌。
    冯丽萍带着女儿去交赞助费,结果刚刚排队到她们,记者突然蜂拥而至报道学校乱收费。学校方面看见爆了光立即停止收费,冯丽萍急坏了,一心要把钱交了,却还是被拒绝了。冯丽萍给姜文君打电话说要在重点中学旁买二手房,把孩子的户口迁到这套房子里,孩子顺理成章地就近入学了。姜文君反对也没有用,他认为冯丽萍走火入魔了。
    很晚了姜文君回到家,心事重重的他压根儿没注意到芦苇对七夕情人节的精心布置,满口都是雨澄的“小升初”。芦苇强压着失落,安慰他说大家一起想办法。
    此时冯丽萍打来电话。姜文君按了免提键,冯丽萍说找到了一个房子,但是要三十万……[收回]

  • 第5集

    芦苇听了冯丽萍的话,心里发堵,她坚决不同意出钱,姜文君也说自己不同意买房子的事情。
    但是冯丽萍从别处借到了钱,加上他们出的6万,买了那处房子。芦苇很吃惊,但是同时也庆幸这场围绕继女“小升初”进行的大战总算结束了。
    然而没过多久,妹妹芦溪在丈夫杜锦波的公文包里发现了一张借条。借款人是姜文君,借款金额是10万,期限是三年。这笔款子的用途芦苇一猜就着!
    芦苇在家中发现丈夫藏的小金库,里面有三千块钱,她一阵心凉。芦苇将...[详情]

    芦苇听了冯丽萍的话,心里发堵,她坚决不同意出钱,姜文君也说自己不同意买房子的事情。
    但是冯丽萍从别处借到了钱,加上他们出的6万,买了那处房子。芦苇很吃惊,但是同时也庆幸这场围绕继女“小升初”进行的大战总算结束了。
    然而没过多久,妹妹芦溪在丈夫杜锦波的公文包里发现了一张借条。借款人是姜文君,借款金额是10万,期限是三年。这笔款子的用途芦苇一猜就着!
    芦苇在家中发现丈夫藏的小金库,里面有三千块钱,她一阵心凉。芦苇将借条和卡放在姜文君面前。后者整个傻了。芦苇对丈夫骗他十分伤心,她认为姜文君和她不是一条心。
    姜文君解释他完全是被动的。说一切都是冯丽萍先斩后奏,借了钱才告诉他,但是芦苇已经听不进去了。
    姜文君与杜锦波喝酒,大醉一场。当晚,蒲卓立发现醉酒的继父坐在门口,头垂在胸前喃喃自语。他装着没看见,直到芦苇外出寻找姜文君的时候才发现他睡在自家门口。
    姜文君酒醒,朦胧记起被继子关在门外的事,芦苇向儿子求证,得到了证实。姜文君和芦苇都是一阵心惊,面面相觑。
    一番痛苦的思索和抉择,姜文君拿出一份《经济独立协议书》要芦苇签字。内容是为了家庭的安定团结,两人在经济上实行AA制。芦苇不同意,两人大吵了起来,姜文君夺门而出。
    芦苇此时借到了雨澄打来的电话说冯丽萍住院了。冯丽萍是癌症晚期,芦苇得知之后完全惊呆了。
    冯丽萍从病中醒来,看见前夫和芦苇守在病床旁。冯丽萍从贴身的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是她为了女儿上省重买的那套房子的房产证,产权所有人赫然写着“姜文君”三个字![收回]

祈望剧照海报(15个)

祈望剧照(15个)

祈望精彩对白

祈望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祈望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祈望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