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单集片长:4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花树下的约定剧情

在沙巴五光十色的夜店里,主持人正介绍著来自台湾的「天地雷」乐团。在一阵吉他PICK之后,主唱阿雷现身,他的歌声让全场年轻人陷入庞克摇滚的疯狂。就在此时,阿雷发现台下有名年轻的女子正被色狼骚扰而引起拉扯。阿雷看不过去决定英雄救美,和色狼起了激烈的肢体衝突,一场好好的演唱会结果演变成为斗殴事件,却也让阿雷认识了这名美丽的高中老......[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下着大雨的夜里,传来阵阵叫唤妈咪的童稚哭声。春姨急忙拿着伞下楼来,却只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紧抓着娃娃及一封信:「请帮我照顾她,她叫涂芮旻(DoReMi)。」
    春姨哄着哭个不停的DoReMi,抬起头来,只见大智、心怡、筱蓉、阿杰—四个被她收养的孩子,站在楼梯上方冷冷地旁观这一切,然后默默走开…
    机场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位气质美女,她,是高中老师--唐深深。来到沙巴旅游的深深,想到马上可以见到未婚夫智英,兴高...[详情]

    下着大雨的夜里,传来阵阵叫唤妈咪的童稚哭声。春姨急忙拿着伞下楼来,却只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紧抓着娃娃及一封信:「请帮我照顾她,她叫涂芮旻(DoReMi)。」
    春姨哄着哭个不停的DoReMi,抬起头来,只见大智、心怡、筱蓉、阿杰—四个被她收养的孩子,站在楼梯上方冷冷地旁观这一切,然后默默走开…
    机场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位气质美女,她,是高中老师--唐深深。来到沙巴旅游的深深,想到马上可以见到未婚夫智英,兴高采烈地在街市上走着,想要买个礼物送给智英。就在她看上一件漂亮的水晶饰品时,却有另一个男人同时伸出手来,深深婉转说明希望对方能把这件饰品让给他,对方却蛮不讲理。就在拉扯中,水晶饰品摔落地面,那男的居然就落跑了,留下深深面对小贩的索赔。
    总算买到礼物的深深,赶忙打电话与智英连络,没想到智英却在电话中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深深的心,就像失手掉落的水晶饰品,碎成一地。
    失意的深深来到酒吧买醉,在半醉半醒间发现在台上唱歌的,居然就是与他抢饰品的那个怪男人,不过唱起歌来却又还好听的。就在此时,深深发现皮包被偷,她连忙抓住那个人,两人就这样发生激烈的拉扯。
    在台上唱歌的阿雷看见深深与小偷的争执,一向热血的他立刻就想冲下台去帮忙,却被一旁的高手给拉住,不过最后忍不住,还是向前拦住了小偷。小偷拔腿就跑,阿雷与深深连忙追了出去,三人在大街上追逐。最后虽然追到了,不过深深也因为喝了太多而醉倒路旁。阿雷只好背着深深回到饭店,却被吐了满身…。
    深深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个打赤搏的男人,吓得大叫,后来在阿雷的解释下才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不过此时衰神却已悄悄转移到阿雷身上,经纪人对他一再于演唱时闹事大为不满,乾脆带着团员回台湾,把阿雷一人丢在沙巴。本来阿雷还想向女友琳达求助,没想到琳达居然在电话里告诉他要嫁给别人了!没钱又没地方住的阿雷只好厚着脸皮向深深借钱,才得以回到台湾。
    刚回到家的深深,马上就接到训导主任的电话,原来是班上的沈大智又打架闹事,幸好经过深深求情,主任答应让大智写悔过书作为惩罚。深深在篮球场上找到正在投篮洩愤的大智,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是因为同学嘲笑大智的妈妈,所以他才出手打人,不过深深也劝他要改一改脾气,不要再让收容他的春姨担心。深深离开后,大智狠狠地把篮球灌进篮框,却仍然无法抒解他心里的苦闷。
    春姨来到橘子店里买东西,却为了赊帐的问题吵了起来,路过的深深赶紧帮春姨付了帐,劝两人不要因此伤了感情。回到家中,春姨原本坚持要把钱还给深深,却实在找不到钱,只好接受深深的好意。此时深深看见春姨桌上有张小男孩的照片,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春姨的姪子…
    回到台湾的阿雷前往经纪公司,想询问接下来演唱的行程,却被告知因为他一再闹事,合约已经取消,天地雷乐团也形同解散,阿雷只能到练团室告诉团员这个消息,众团员对阿雷颇不谅解,气得纷纷离去。阿雷只能默告诉自己,虽然现在乐团解散了,将来有一天,还是一定会再继续。
    大智来到阿杰的房间,软硬兼施拗阿杰帮他写悔过书,还叫他帮忙写数学作业,阿杰逼不得已只能答应。心怡打工回来带了桶炸鸡与大家分享,却独独不见大智踪影,结果阿杰说熘了嘴,春姨才知道大智又在学校跟人打架,现在不知跑哪儿去了,连忙交待心怡照顾家里,决定自己到街市找人。
    大智来到母亲改嫁的夫家,向妈妈表示不想再待在春姨那儿,不过大智妈因为受限于目前的状况而无法答应。大智一气之下拒了母亲塞给他的钱,坐上公车离去,留下大智妈压抑不住心中的无奈而痛哭失声…
    大智无处可去,只好跑到电玩店,却又碰上两名损友。心情不好的大智不想理人,却又被他们的冷嘲热讽惹得性起,忍不住大打出手。刚好被出来找人的春姨看到,春姨连忙阻止,将大智带回家。
    大智回家把自己关进房里,心怡特别送来春姨留下来要给他宵夜的炸鸡,并对他好言相劝,不过大智并不领情,两人不欢而散,徒留下一个不愉快的夜晚。[收回]

  • 第2集

    没了工作又了爱情的阿雷,在走投无路之际突然收到婶婶的来信,大喜不已,于是立刻赶回竹东。不过出了车站,阿雷才发现身上连坐计程车的钱都没有,只好认命地一步一步拉着大包小包走回家,结果偏偏又踩到牛屎…幸好有好心乡亲的帮忙,让他搭了一段铁牛便车,这才回到熟悉的故乡。
    童心未泯的阿雷立刻就往橘子的杂货店钻,翻找自己小时候最爱的芒果乾,并大声叫唤老板娘结帐;橘子出来看到青梅竹马的阿雷兴奋不已,马上对他产生爱慕之情。阿雷翻遍全身...[详情]

    没了工作又了爱情的阿雷,在走投无路之际突然收到婶婶的来信,大喜不已,于是立刻赶回竹东。不过出了车站,阿雷才发现身上连坐计程车的钱都没有,只好认命地一步一步拉着大包小包走回家,结果偏偏又踩到牛屎…幸好有好心乡亲的帮忙,让他搭了一段铁牛便车,这才回到熟悉的故乡。
    童心未泯的阿雷立刻就往橘子的杂货店钻,翻找自己小时候最爱的芒果乾,并大声叫唤老板娘结帐;橘子出来看到青梅竹马的阿雷兴奋不已,马上对他产生爱慕之情。阿雷翻遍全身,才又想起自己身上没钱,幸好橘子大方表示不用付才免得尴尬,不过阿雷也因此把手机遗忘在柜枱上。
    此时大智来到店里买饮料,橘子看见柜枱上的手机以为是大智的,就边数落边把手机塞给他。大智对这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也不拒绝,马上换上自己的sim卡边走边研究,没想到刚好碰上阿雷折回店里,看到大智手上拿着他的手机,立刻要求大智还给他,两人的争执引来橘子的关切。
    刚开始大智还辩称手机是自己的,正好唐深深经过,一方面为了维护学生,一方面因为两人在沙巴的不快,两人唇舌相讥互不相让。此时阿雷想到手机里有乐团的照片,橘子从大智手中抢过手机一看果然如此,不过除了乐团照片还有很多清凉照…。阿雷虽然尴尬,却也得理不饶人地指责大智是贼,更指责大智的爸妈,两人因此在街上扭打起来,还把手机都踩坏了。橘子原本在一旁帮阿雷叫好,经深深提醒才赶忙硬将两人分开。
    回到家中的阿雷立刻受到春姨热烈欢迎,不过小朋友们则是对这突然冒出来的「阿雷哥」颇多疑问。一开始,阿雷还以为婶婶是帮人带小孩,后来得知是收养,还一口气收养了五个,不禁大惊失色…不过此时阿雷还不知道那第五个小孩就是大智。
    与春姨一同买菜回来的阿雷,撞见正要进屋里的大智,两人立刻在院子里展开追逐,搞得大家不知如何是好。此时众人却没发现,阿雷与大智激烈的冲突,又唤起了曾遭受家暴的筱蓉心中的恐惧…
    阿雷发现春姨因为收养五个孩子,不仅生活品质大受影响,开支也更形吃紧。再加上自己心中对老屋有别的盘算,而在某次与筱蓉的对话中明白表示可能不便再收留他们。这更加深筱蓉的忧虑,埋下了一颗不安的种子…
    深深将自己在沙巴购买的一些礼物拿来给春姨,也聊起孩子们的情形。正当春姨发现深深的婚戒不见的时候,深深也意外发现原来阿雷就是春姨的姪子。结果两人又为了大智摔坏阿雷手机,及春姨收养小孩的事吵了起来…
    对未来深感不安的筱蓉,试着去问其他人「什幺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总得不到答案。结果众人直到吃晚饭才发现筱蓉没有回家,春姨、深深急得立刻出门去找,心怡、大智也顾不得筱蓉的隐私,打开她的电脑希望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原来还在客厅愉快地看着电视的阿雷,最后也在阿杰及DoReMi带谴责意味的眼神下,出门找人。
    众人四处找不到筱蓉,深深跟阿雷还发现路旁的恶犭正啃噬着筱蓉的娃娃,更是着急得不得了。此时大家在想起来筱蓉最近老在问「什幺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想起教堂是最有可能,也是唯一还没去找过的地方…[收回]

  • 第3集

    众人来到教堂,果然看到筱蓉跪在神坛前祈祷。从她的祈祷文中,才知道筱蓉虽然不太开口,却把家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的心愿只是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也希望阿雷不要像自己的爸爸一样,是个会使用暴力的人,希望他能成为家里的一份子,和乐地生活在一起。听到这里,众人不禁纷纷流下泪来,也对阿雷投以指责的眼光。
    为了让筱蓉放心,被指为「暴力份子」的阿雷连忙表示他和大智不是打架,而是「男人之间的一种肢体语言」,大智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配...[详情]

    众人来到教堂,果然看到筱蓉跪在神坛前祈祷。从她的祈祷文中,才知道筱蓉虽然不太开口,却把家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的心愿只是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也希望阿雷不要像自己的爸爸一样,是个会使用暴力的人,希望他能成为家里的一份子,和乐地生活在一起。听到这里,众人不禁纷纷流下泪来,也对阿雷投以指责的眼光。
    为了让筱蓉放心,被指为「暴力份子」的阿雷连忙表示他和大智不是打架,而是「男人之间的一种肢体语言」,大智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配合称是。而经过筱蓉的解释,大家才知道原来她不是离家出走,而是因为教堂刚好有聚会,她只好等到聚会结束才能祷告,一场虚惊到此总算告一段落。
    回到家中,阿雷与深深又为了今天的事发生争执,不过阿雷最后也承诺往后在筱蓉面前会动作斯文、轻声细语。
    在春姨的强力要求上,阿雷护送深深回家,路上两人又谈起春姨收养五个小孩的事,阿雷以光脚走路为比喻这些小孩的人生,才让深深了解原来他其实有很多深入的考量,也对阿雷有了不一样的认知。
    经过一夜长考,阿雷决定将开一家以音乐为主题的民宿,众人也为可以继续留下来共同生活而雀跃不已,但对于民宿的名字则是各有意见。
    阿雷首先提出「查克贝瑞摇磙之家」,让众人一头雾水,经过阿杰解释才知道查克贝瑞有摇磙之父之称,也惊讶于阿杰的博学。阿雷随即解释查克贝瑞有如台湾的伍佰,却被大智亏说不如直接叫「伍佰之家」,但这个名字立刻被春姨推翻,怕别人以为住一晚只要500元,不仅没赚还倒贴。
    心怡提出「小甜甜之家」,让筱蓉以为是因为他们都像孤儿的缘故,结果原来心怡说的是小甜甜布兰妮。春姨则独排众议,主张不要用外国人的名字,直接叫做「快来我家」!最后阿雷只好宣布,他将自己决定民宿的名字。
    经过大家同心协力、兴高采烈地粉刷、布置,「查克的摇磙屋」终于要开张囉!众人还为此放烟火、天灯庆祝一番。在烟花灿烂中,阿雷与深深两人之间似乎也有种情愫正在悄悄滋长…
    为了空出房间容纳更多客人,大智与阿杰、心怡与筱蓉,必须两人共住一间,而阿雷则被众人赶去住原本厠所旁的仓库;可是不同生活习惯的人住在一起,却引起了许多冲突。心怡爱听音乐、习惯关灯睡觉,可是筱蓉却怕吵怕黑;阿杰爱在衣橱里藏东西,又不爱乾净,甚至床下还有长香菇的袜子!让有洁癖的大智大呼受不了,想要把这些「垃圾」全清掉。总算在春姨的安抚之下,勉强开始「同居」的生活。
    「查克的摇磙屋」有了第一位客人,但这位贵客一入住就有许多要求:单人房,但要双人床;要能看到日落又不能西晒;还频频叮咛她的箱子很贵,要特别小心…究竟这第一位客人,会为「查克的摇磙屋」带来什幺样的故事呢?[收回]

  • 第4集

    「查克的摇磙屋」终于来了第一位客人,但却是位娇客—作家安琪。偏偏几位小服务生还没有建立起观念,任意地更换音乐、给客人吃的苹果咬了一口又放回篮子里,更夸张地在客人面前大打出手,最后还不小心打破了安琪从奥地利买回来的水晶羊,气得她立刻退房走人。
    客人被气跑了,众人正担心阿雷会大发雷霆,突然传来震耳的摇磙乐。众人小心翼翼地打开阿雷房门,只见他正激烈地弹着电吉它,似乎气坏了,后来才发现原来阿雷是用CDPlayer播放音乐对...[详情]

    「查克的摇磙屋」终于来了第一位客人,但却是位娇客—作家安琪。偏偏几位小服务生还没有建立起观念,任意地更换音乐、给客人吃的苹果咬了一口又放回篮子里,更夸张地在客人面前大打出手,最后还不小心打破了安琪从奥地利买回来的水晶羊,气得她立刻退房走人。
    客人被气跑了,众人正担心阿雷会大发雷霆,突然传来震耳的摇磙乐。众人小心翼翼地打开阿雷房门,只见他正激烈地弹着电吉它,似乎气坏了,后来才发现原来阿雷是用CDPlayer播放音乐对「手」演出。正当众人为此感到发噱时,阿雷却告诉他们,没有音箱的电吉他就是半调子,与其做个半调子,他宁可做一个对「手」的乐手。众人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犯下了许多错误。
    深深追上阿雷,想劝他不要生气也别灰心,阿雷却以摇磙乐为例,说出他对「查克的摇磙屋」及五个孩子的期待,深深这时才发现,阿雷总是有一套特别而合理的想法,而非外表所呈现的痞子样。
    为了挽救错误及阿雷对自己的信心,五个小孩在晚餐时异口同声表示,之后将会依心怡的工作分配努力达成,不过阿雷却仍不置一语吃完饭迳自散步去。深深见状,也连忙追了出去,却被阿雷亏说这样会让那些小鬼以为她在倒追他,气得深深骑上单车而去。
    亮黄的指甲油、大红的唇膏、闪亮的饰品加上三吋高跟鞋,是哪位美女?原来是盛妆打扮的橘子,吓得阿雷一大跳,连忙后退。原来是橘子知道民宿的第一位客人被小朋友气跑了,特别邀阿雷去喝酒解闷。两人坐上亟具「摇磙味」的货车来到酒吧,橘子诉说着自己被人骗了感情又骗了钱的故事,阿雷却又想自己在Pub演唱的往事。
    橘子故意装醉,想要藉机与阿雷「一夜情」,却反被阿雷带到民宿,成了「查克」真正的第一位客人,偷鸡不着蚀把米。
    大智在阿雷房内偷偷弹着电吉它,被阿雷发现。正当大智要离开时,阿雷提出条件,要是大智这次月考全部及格,就教他电吉它基本指法。一向冷漠的大智,终于露出欣喜的笑容。
    美华为了请心怡帮她去见网友,答应要把新买的MP3借她一天。心怡来到美华与网友事先约好的泡沫红茶店,却撞见原本在狱中服刑的惯窃爸爸在店里工作,还频频打翻了杯子,被老板指责做小偷时手脚灵活,现在却笨手笨脚。心怡不愿意见到父亲,于是悄悄离开了红茶店。
    「查克」来了一组客人,是一对看到网页被吸引而来的夫妇,他们频频称赞阿杰会做网页,DoReMi聪明伶俐,筱蓉气质好又巧手,让众人高兴不已。
    美华跑到「查克」质问为何心怡偷偷熘走,害她被网友责怪,却刚好碰到阿雷。曾经在海洋音乐祭看过阿雷表演的美华大为兴奋,还一直邀阿雷去唱KTV。结果心怡偷偷向深深打小报告,深深便立刻打电话要阿雷不要乱泡她的学生。
    课堂上,美华翻着包包找她的MP3,却找不到,于是便认为是心怡偷走了她的MP3。心怡大感冤枉,一气之下正要把书包丢给美华搜查,以示清白,却看到爸爸站在教室门口,便拿了书包急忙离开,结果让美华更相信心怡是作贼心虚。
    民宿这边也不好过,那对和气的夫妇客人因为丢了一个LV的皮包,便一口咬定「查克」是家黑店,认为春姨等人之前的殷勤服务都是为人让他们放松戒心,让阿雷大感不满,坚持他们应该道歉。而偏偏阿杰又有意无意地提起昨天是由心怡负责打扫房间,让在学校已经蒙受不白之冤的心怡更加气愤,情绪大为失控…[收回]

  • 第5集

    阿雷告诉心怡,其实社会很现实,有很多事说也说不清,问心无愧就好。并提点心怡其实真正记得他老爸是惯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然而心怡仍然半信半疑,无法全然释怀。
    当民宿里的众人还沉浸在被客人误解的不快,刚刚离去的那对夫妇却又折了回来,原来是他们发现皮包其实掉在车上,而不是民宿里面,因而特别回来致歉。众人也接受了他们的道歉,一场误会总算雨过天晴。
    然而学校里的风波才正要开始。美华的妈妈气冲冲地跑来学校兴师问罪,认...[详情]

    阿雷告诉心怡,其实社会很现实,有很多事说也说不清,问心无愧就好。并提点心怡其实真正记得他老爸是惯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然而心怡仍然半信半疑,无法全然释怀。
    当民宿里的众人还沉浸在被客人误解的不快,刚刚离去的那对夫妇却又折了回来,原来是他们发现皮包其实掉在车上,而不是民宿里面,因而特别回来致歉。众人也接受了他们的道歉,一场误会总算雨过天晴。
    然而学校里的风波才正要开始。美华的妈妈气冲冲地跑来学校兴师问罪,认为深深处事不公,欲直接找校长投诉。公布栏上则是多了张「窃贼世家程心怡父女」的海报,引来同学议论纷纷,也让看到海报的大智与阿杰担心不已。不料心怡及筱蓉正好经过,大为震惊。心怡忍不住掉下泪来,此时美华更口出恶言,指心怡哭是为了搏取同情。大智忍不住向前拨开围观人群,一把撕下海报,狠狠地看了众人一眼后离去。
    正当众人以为已经没什幺好戏可看时,阿雷现身叫住了所有同学,并拿出美华的MP3。原来是美华自己把MP3连同皮包掉在KTV里,正好皮包里有「查克的摇磙屋」的名片,于是便送到民宿去了。原本要去校长室美华母亲与深深经过看到这一幕,以为女儿那天是去找心怡讨论功课的美华母不禁大怒,正要责怪美华,心怡却以德报怨帮美华解释,终于平息这场风波,两人的友谊也重修旧好。
    开车载众人回到民宿的阿雷,被阿杰与大智猛亏是否与橘子的感情日益增长,让深深颇感不悦。偏偏橘子又刚好在民宿帮春姨煮猪脚麵线,不知情的橘子还力邀深深留下来吃晚饭,让深深尴尬不已。
    将车开回杂货店的阿雷,意外碰见程父。原来是程父来请阿雷帮忙,化解他们父女间的紧张关系,并帮他找工作。阿雷只好用简讯把大智找出来商量,不过大智却奉劝阿雷不要管这个无解的问题,并表示要回去唸书了。原来大智牢记着阿雷要教他电吉他的承诺,并提醒阿雷不要食言。
    阿雷只好转而找深深想办法,却被吃醋的深深酸了一阵,后来深深才知道阿雷是为了程父的事找她商量。两人来到深深家中,阿雷意外发现深深有张小时候的照片居然有拍到他,而乐不可支...
    阿雷决定请橘子帮忙,将程父介绍到她表哥的瓦斯行工作。橘子的表哥答应让程父在店里工作,但希望阿雷能当保证人。阿雷迟疑了一下,最后为了表示义气还是签了。
    民宿办了一个Party要欢迎深深的朋友,众人没想到原来就是心怡的父亲。心怡生气的表示不愿跟小偷一起吃东西,然后跑了出去,程父连忙追出解释,然而心怡仍不愿意受这个让她一直忍受别人异样眼光的父亲。
    DoReMi半夜发烧到39度半,让众人大为担心,偏偏医生表示诊所的钥匙被医师娘带去台北娘家,药和针剂都锁在诊所里。阿雷只好请医师先带春姨及心怡等人前往诊所,并表示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开门的问题。原来阿雷找来了程父帮忙开锁,但程父一见到心怡,却怕因此让心怡又想起他当小偷的事,而不愿帮忙...[收回]

花树下的约定精彩对白

花树下的约定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花树下的约定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花树下的约定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